第六章 好没良心

    云浅月看着风烬^,大脑快速地消化着他的话*^。

    两道圣旨换成了空白圣旨*,老皇帝的遗诏成为了一纸空谈^^*?她眸光动了动,想起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手中各有一道圣旨^^,老皇帝言明三道圣旨归一为效,那么如今……

    是容景调换了圣旨*^?

    这大抵就是他能够在读罢第一道圣旨之后还淡定从容的原因吧^*^?

    她想起他一直对她说,不过是一道圣旨而已……

    “蠢女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后面两道是空白圣旨,所以将自己气成了这个鬼样子?”风烬看着云浅月*,脸色霎时又阴了*。

    “知道不知道管什么*?一道圣旨也是圣旨*!他怎么就不都给换了或者毁了?”云浅月哼了一声*^^,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消了气。

    风烬看着她,阴云散去,霎时笑了,哼道:“我早就看不惯某个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都能眼睛不眨*,简直不是人。你如今最好给我争气些*,让他吃些苦头^。你若这回不争气^*,以后别想再让我理你?^!?br />
    云浅月看着风烬蹙眉^,“我们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儿??!”

    风烬本来要拿着空碗离开床边,闻言猛地转回头^**,脸上再现阴云,恶狠狠地看着云浅月*,“死女人,你再说一遍试试^!”

    云浅月看着他*^,翻白眼*,“说一遍你能怎样^?”

    “现在就给你扔进湖里*,让你好好洗洗脑子^^!你信不信?”风烬瞪着她*,那模样让他俊美的脸有些凶神恶煞,似乎只要她敢说一个不字*,他绝对就会将她扔出去^。

    云浅月看了一眼外面,大雪飘飘下**,积雪将地面铺高了三尺深*,以前坐在这间房间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那一潭湖水,此时外面一片银白^**,除了雪还是雪,这样的天气连湖水都结冰了吧?若将她扔进湖里的话……她打了个寒颤**,识时务者为俊杰,摇摇头^,笑着道:“哪儿能不信呢?您是谁啊^,我家的风大公子嘛!谁也不敢惹的^?^^!?br />
    风烬哼了一声,转身向床前的桌子走去^*。

    云浅月看着他后背,吐了吐舌头^**,但心情却是好了起来*。没办法^^^,这么些年习惯后遗症*,无论经过了多大的事情^,只要风烬这张臭臭的脸往她面前一摆,她保准药到病除。连她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风烬走到桌前,将碗放下,忽然道:“玉太子不错*!”

    云浅月眨眨眼睛**^,得意地道:“那是自然^,子书一直就很不错!”

    风烬转回头,看着云浅月*,见她因为提到玉子书^,眉眼都弯起^,蹙眉问,“既然你心心念念了他多年^**^,从小就念着^,为何是容景^^,而不是他*?”

    云浅月得意顷刻间被收回,眉眼的笑意也消失不见^^。

    风烬看着他的模样*,眉头更是蹙紧。

    须臾^,云浅月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们上辈子已经错过,所有的东西都在上辈子终结了。如今过的是这辈子的人和事儿^。这一辈子我的心里已经注满了容景*。你不明白的*^,他只能是我的亲人^,比亲人还亲的人。以后,他之于我*,只是比你还亲近一些而已。别的东西^,都再不可能?!?br />
    风烬闻言冷哼一声,坐在了椅子上^,道:“我觉得他比容景那个黑心的强多了^!”

    云浅月忽然笑了,“你看他哪里比容景强了^**?因为没有容景黑心*?”

    风烬不说话,算是默认。

    云浅月笑意更深了,摇摇头道:“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他的心虽然不见准比容景更黑^,但同样黑着呢!尤其……”她顿了顿,笑道:“爱财如命!”

    风烬挑了挑眉^,“他爱财如命?”

    云浅月点点头,笑着道:“不遗余力为东海子民谋福利^,东海钱财分毫不外泄?!?br />
    风烬闻言立即道:“原来是这样^^!那说明他正是一个好太子^!”

    云浅月讶异地看着风烬,见他眉眼间隐隐着对玉子书的赞赏^*^,她疑惑地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这么快就将你收买了?”

    在她看来,风烬可不是一个好让人收买的人**!

    “什么叫做他将我收买?是本家主觉得能有一个和容景相提并论的人,从心里赞赏他^。最好让他将你带去东海^^。到了他的地盘,我就不信容景还能翻出大天来*?^!狈缃?。

    云浅月无语,原来是因为容景^。她很想问他^^,风大公子^*,你被容景得欺负多惨才对他这么恨?^?!

    “笨女人!赶紧睡吧!不养好伤不准出去!”风烬站起身^,走出去前丢下一句话*。

    云浅月看着房门关上,屋中已经没了风烬的人影^,她懒洋洋地收回视线,忽然觉得好笑,闭上眼睛,弯着嘴角,继续睡去。

    这一夜^,云浅月睡得极熟^,一个梦都没有做*^。

    第二日**,大雪依然未停,外面窗子上挂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当真当得上天寒地冻^^。今年的冬来得晚^*,来得急,似乎转眼间^,万物就被冰冻住,世间的一切都被一场大雪静止了^。

    云浅月睡够了*,推开被子起床*,屋内的火炉燃烧得极旺,显然是刚刚有人给加了炭**。她坐在床上想着容景昨日听到青影禀告会找她吧^*^?如今一夜太平,他该是没找来。毕竟这处隐秘之地^,她从来就没对他说起过^**。

    不过他应该不会冒着大雪四处找她吧^?应该知道她才不会那么傻^*,总要找一处落脚的??銮易邮橐膊辉谌偻醺?^^,他该想到他跟着她的*,所以*,应该理智不会再冒着雪找的*^。

    正在她想着的空挡^,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玉子书抬步走了进来^*,就见云浅月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神情有些担忧,他看了她一眼^,好笑地道:“担心景世子冒雪找你^?”

    云浅月抬头看了玉子书一眼,撇撇嘴道:“什么时候你会看面相了?”

    玉子书笑了一声,对她道:“放心吧!他如此聪明*^,不会犯傻的^?!?br />
    云浅月嘟囔道:“他虽然看着聪明^^,其实有些时候就专门会做别人不会做的傻事*^**!?br />
    玉子书仔细地看着云浅月眉眼*^,笑问:“这么担心他**?那就回去吧*!”

    “不要^^!”云浅月立即摇头。

    “又担心他^**,又不回去,那怎么办*?”玉子书看着云浅月^,似乎有些无奈^*。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似乎也很无奈,闷闷地道:“我本来气他那份气定神闲天塌下来都不带眨眼睛的死样子气得要死**,可是偏偏如今又担心了。你说,我是不是越来越不争气了*^^?不怪风烬鄙视我*?!?br />
    玉子书走过来^^,伸手摸摸他的头^*^,笑道:“这很正常,证明你是真的在乎他爱他^?!?br />
    云浅月伸手捂住胸口*,依然有些闷,愤愤地道:“容景这个混蛋*,将我吃得死死的^*!”

    “你放心吧*^*^!他那样的人***^*,不会让你担心的!”玉子书笑得温暖,“他知道你闹脾气^,气坏了**,不想回去^,我跟在你身边^,你定然会安然无事*。所以^,为了不让你反过来担心,他应该不会冒雪找你的**?**^!?br />
    “说得也是!”云浅月点点头**。容景那样的人*^,什么事情都乾坤掌握在他手里**^^,神机妙算*,又怎么会猜不透她的心思*?

    “所以,这里极好*,你既然不想回去^*,就在这里好好养伤吧*!我本来打算你及笄之后就离开**,如今下了这么一场大雪,我无法启程*,正好在这里多陪你几日?!庇褡邮樾Φ?。

    “对啊^,你都来天圣一个多月了,是该回去了^**?^!痹魄吃卤纠纯硐碌男?,闻言又有些闷^,她舍不得玉子书离开^。

    “天圣和东海虽然相隔甚远^,但又不是天涯海角^!庇褡邮榧鱿吕吹牧成?*^,笑了笑,“起来吧!我见到后山谷有一片梅林*,你想出去赏梅吗?”

    “想^^!”云浅月立即推开被子跳下了床。

    玉子书坐在床上,看着她忙着净面洗漱**,梳头*^,很快就将自己收拾妥当**,动作极其迅速*,他似乎又回到了以前训练的时候*,一分钟一个人可以干完几件事情的效率*,嘴角不禁露出怀念的笑意^^。

    云浅月收拾好之后^**,回头对他招手^^,“走了*,走了,一年没看见梅花开了!”

    “披上披风,你如今重伤^,内力不能护体*,染了寒气的话**,伤势加重就麻烦了^?!庇褡邮槟米拍羌旁谝录苌系难跖缱呃?^^*,给云浅月披在身上*,又道:“再捧一个手炉*,这样可以抵御寒气*?*!?br />
    “玉大太子*^*^,您真婆妈*!”云浅月拉长音欢快地道***。

    玉子书瞥了她一眼**^^,慢声慢语地道:“我陪着你出来^^,若是不照顾好你的话^,待出去后*^^*,某人找我麻烦是小事,若是找我要在荣王府白吃白住的钱的话^,就是大事情*。所以……”

    “所以^&,为了你的爱民如子^,爱财如命&,我也要好好照顾好自己&*。行了吧?”云浅月猛翻白眼^。这个人*,以前没发现他这么爱财如命?^?!

    “嗯^^,你说得对^,所以,你能体会到我的难处就好!不枉我们相识一场^^?^&*!庇褡邮樾?。

    云浅月眼皮再次翻了翻*,抱着手炉出了房门^^,语气恶声恶气地道:“我不认识你?*!?br />
    玉子书看着她快步而出^&,在身后掩唇而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你们要去哪里?”风烬从隔壁房间出来&*,看到玉子书和云浅月出门&*,不等二人答话^^*,就脸色不好地道:“回京城&*?找容景那个混蛋去^?”

    云浅月瞪了风烬一眼,没好气地道:“我就那么没骨气吗^?不是*!”

    风烬闻言脸色暖了下来,挑眉问^*,“那你这是干什么去?不知道自己身体受重伤吗?这么大雪的天不好好在房间待着^&,乱跑什么^!”

    云浅月看着风烬&,拉长音*,“风大公子,在房间会闷长毛的!”

    “长毛也得忍着*,有本事你别受伤^!”风烬臭着脸道:“赶紧回屋去^*!”

    “风烬,你何时成了管家婆加长嘴婆了&?我没那么娇气*!”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我们去赏梅&,你去不去&?”

    “梅有什么好赏的*!穷酸文儒喜欢的东西^?&!狈缃车?&*。

    “你个不解风月^,不懂风情,不知欣赏的家伙&&!看将来哪个女人肯嫁给你*!”云浅月无语望天,恨恨地吐出一句话^,“你不去我们去,子书&,走^*!”

    “你们也不准去^!”风烬拦住二人。

    “风家主^**,她修习的是凤凰真经&,凤凰真经属火性&&,不畏雪。如今她虽然体内有重伤&,但凤凰真经可以随着她行动自行修复内伤^,又加之服了稳固根基的药^,在外面少待片刻无碍&?!庇褡邮樾Χ苑缃溃骸拔铱春笊焦鹊拿坊ǹ募?&&,风家主也一起去吧&**!”

    风烬皱眉&,不说话。

    “快点儿,磨蹭什么?走了&!”云浅月推了风烬一把&。

    “去待片刻就回来&?**!狈缃砜碜?,算是默认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踩着雪向前走去^。玉子书和风烬跟在她身后&*。

    出了这一片房舍庭院,后山的半山坡上远远看来如一片红色的云海^^,天飘大雪*,山谷在雪中清清寂寂^。那一片云海静静而开^,似乎与天相接&*,红白相间处&,美而炫目。

    云浅月啧啧地赞叹一声*,回头对玉子书道:“子书,你一会儿回去给我作画^&,将这一幅画卷画下来!?br />
    玉子书含笑点头^,“好^!”

    云浅月转回身&,抱着手炉向山上跑去。

    “云浅月^&,你受伤还敢跑^&,再跑滚回房间去&&!”风烬在后面喊了一声^。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郁闷地看着风烬*^,风烬不赞同的眼光看着她^,她收回视线,转回身^&,放慢脚步&&,嘟囔道:“我怎么还会想你?一点儿都不可爱^^^?!?br />
    玉子书好笑&,偏头对风烬道:“昨日她气得急了^,首先就想到你^&?*!?br />
    风烬挑了挑眉。

    玉子书又笑道:“她说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有一个人打她一顿,吼她一顿&^,对她摆一张臭脸,再发一阵大怒&&,她天大的事情都能好了*。那个人就是你*。风家家主,风烬**?&!?br />
    风烬闻言愣了愣*,须臾,嘴角微微弯起^&,片刻之后^,收了笑意&&,哼道:“这个女人!我本来都要死了&,她非手贱地将我从死人堆里扒拉了出来活在世上受苦^。所以,她活该^&!”

    云浅月在前面听二人说话听得清楚,一脸黑线&^。她手贱这事儿早已经后悔一百次了&*!

    玉子书闻言难得畅快地笑了^&。

    风烬看了前面走着的云浅月一眼*,似乎可以想象到她此时郁闷的表情,也笑了。

    二人本来都是俊美之人*,一个玉质盖华&,一个邪魅俊美&,两张笑脸在漫天飘飞的雪中&,可以和山上的红梅云海相辉映*^。

    云浅月回头看了二人一眼&,又转回头&,暗暗想着*,男人长得太好的话,也是祸?**?!

    三人一路来到半山坡*,走近了梅林,便可以清晰地看到红梅盛开*^,花枝料峭^&,每一束梅花枝上都覆着一层雪&,但这雪依然阻止不住徐徐绽开的梅花。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痹魄吃驴醋叛矍暗木跋?**,啧啧道:“世间最美的景色莫过于自然之景&*?!?br />
    “嗯*,是这样的!”玉子书含笑点头^,“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梅有傲骨^,雪下,而梅开^*。这一片梅海&*,可观览天下梅开盛景^&?!?br />
    风烬不说话,但显然也被这样的景色感染&,静静地看着^。

    片刻后^,云浅月偏头对玉子书道:“子书,你让雪落*&,让美景全部现出来吧^!我们赏一回梅,总要看看满山芳华&**,红梅云海?*!?br />
    “好!”玉子书笑着点头*,一挥手^&,一股轻轻浅浅的风向梅林扑去。

    风过,雪落&,梅花露出娇艳花颜*。暖风吹皱了枝头积压的雪&,一层层如被掀起了云雪棉被^,露出万千红梅花瓣的娇柔肌骨,红梅云海绽开&*,这一刻的芳华无法形容*。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看看轻风将雪层层叠叠掀起&,美景比她想象得要好千万倍。

    片刻后,玉子书撤回手。

    这一片山坡几乎所有的梅树枝头都再无覆盖的雪,浓郁的冷梅香弥漫在山间。

    三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

    云浅月思绪放空&*,想着什么时候她才能和容景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看雪赏梅?想法刚从脑中蹦出^,她就伸手揉揉额头,觉得自己真是无可救药了^,几乎每时每刻&,每一件事情^,都会想起他。她不是应该生气吗^?生气不该是这样子的吧……

    “走&,回去了&^!”风烬对云浅月催促。

    “再待一会儿*^!才刚来^*?^^!痹魄吃卵劬醋叛矍暗拿坊╚&。

    “这些又不会消失**,你看一天也是这样子^&,回去了!”风烬不解风情地道&。

    “你真是……”云浅月回头瞪了风烬一眼*,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笑笑^,对她温暖地道:“风家主说得对&,看一天也是这个样子*,我们回去吧!”

    “回去之后你给我作画^!痹魄吃绿岢鎏跫⺗。

    “好*!”玉子书颔首*。

    云浅月转回身,就见风烬足尖拔起,她一怔*,转头&,就见眨眼间他身影已经落在了梅树上&,她疑惑地问^^,“风烬*,不是回去吗^?你做什么?”

    风烬不答话,手下却利索地折了两株开得正艳的梅花,须臾&,他离开梅树**,飘身落在了云浅月的身边*,将手里的两株梅花递给她&,板着脸道:“你不是没看够吗^&?拿回去看*!”

    云浅月不伸手*,对他皱眉道:“怎么能一样&?折下的梅花^,脱离了枝木*,少了风骨不说**,还糟蹋事物&?!?br />
    “怎么糟蹋了?你以前不是一直挂在嘴边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吗&*?”风烬瞪着云浅月,“我如今给你折了枝&,你这个女人嘴里怎么又吐出了别的话^*?”

    云浅月一噎&&,这话的确她常说,可是……寓意不同啊^*,她说的不是折真花好吧?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吃噶的样子轻笑^,暖声道:“风家主一片好意&,反正你爱梅,放在房中也可以赏梅&,就拿着吧!”

    云浅月默默地伸手接过梅花&。

    “笨女人!真是心思复杂&?!狈缃佣竦厮?。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想反驳一句&^,但闻到手中梅花强烈的冷梅香住了口&。别扭又可爱的风烬&*,对她冷脸又凡事都以她为主的风烬&。她嘴角扯开*,无声地笑了笑&。

    玉子书看了她一眼,也浅浅地笑了^。

    三人回到房间*,用罢早膳&,云浅月便兴致勃勃地铺了宣纸,招呼玉子书和风烬&*,对二人道:“我们一起作画^&,每个人一张^*,将我们三个人眼中看到的梅花画出来^&,怎么样?”

    玉子书无异议&。

    “不画^*!”风烬没兴趣地拒绝。

    “不画你就滚回风家去^,你是风家家主*^,总是在这里待着做什么?”云浅月瞪着风烬。

    风烬哼了一声*。

    “画不画&?”云浅月看着他&&。

    风烬懒洋洋地翻了翻眼皮*,不做声*。

    “当你默许了??**!”云浅月开始研墨*,半响后,她放下手&,对那二人兴奋地道:“快过来*^?!?br />
    玉子书笑着走到桌前,风烬懒洋洋地抬起屁股*&,也跟到了桌前*。

    云浅月给二人一人一支笔后^,自己也拿了一支笔^。

    房中静静,三人不说话*,各自画了起来^。

    两柱香后&,风烬最先放下笔&,云浅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应付?”

    “没!”风烬丢下一个字^,甩了袖子看着二人*。

    云浅月不再管他,径自继续手中的画。

    又过了一炷香后,她放下笔,轻舒了一口气,抬头^,见玉子书也同时放下笔&,她对他笑问&,“画完了&?”

    “嗯,画完了^!”玉子书含笑点头&。

    云浅月将自己的画扔了过去*&&,又伸手将玉子书和风烬二人的话拿过来,三张画摆在桌案的正中间。三双眼睛齐齐看向三幅画*。

    第一幅*,风烬画的是云浅月捧着两株梅花低头无声而笑的模样*,她旁边站着看着她温暖含笑的玉子书^,前方一个背影&,正是他自己。

    云浅月看着这幅画对风烬惊奇地问,“你不是走在前面吗*?长了后眼了&?”

    “笨女人&,不用想也知道你会笑得这么傻^!”风烬叱了一声&。

    云浅月无语*^*。

    第二幅&*,玉子书画的是他轻轻挥袖吹皱春风^,万千梅花顷刻间如被掀起了如雪云被^。旁边云浅月赞叹欢喜的眉眼^*,风烬眸中隐隐滚动的神采**。露出冰肌玉骨的梅花娇颜^,占尽芳华&。三人眉眼的神情栩栩如真^&。

    云浅月啧啧了两声,拍拍玉子书的肩膀*,哥俩好地道:“你这倒笔的手法跟谁学的?教给我好不好*?”

    玉子书含笑点头,“好!”

    风烬鄙视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第三幅,云浅月画的是她和玉子书、风烬三人走在赏梅的路上**,她回头*&,正是玉子书和风烬两张含笑绽开的容颜&*,她背后*&,是红梅云海*。她的神情正是发出“男人长得太美&,也是祸害*?*!钡母锌?。

    玉子书看到的时候先笑了&,“云儿,这一幅图若是被景世子看到,醋坛怕是不够用?^*!?br />
    风烬则是哼了一声,“醋坛不够用就让他使醋缸*?&!?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以为意地道:“醋缸再不够用的话^*,就醋海吧!”

    三人话落,面上都挂了笑意,再不说话,看着这三幅图^。

    这三幅图每一个人都没有落下共同赏梅的人^,都共同画了三人一起的画面&*。三幅图手法各异&,但每一幅图画拿出去绝对都是上上之品**。

    “全部归我了!”云浅月将三幅画抱在一起&,对二人霸道地道&*。

    “归你怕是活不了几天就灰飞烟灭了&?!狈缃敛豢推卮蚧魉?&&。

    “我觉得也是有可能*?!庇褡邮榈?。

    “保证不会*!”云浅月不给二人抢夺的机会&&,将三幅画一同卷起,动作利索地收起来。

    玉子书和风烬对看一眼*^,自然不会跟她抢夺&,遂由了她。

    第二日,大雪依然在下。

    云浅月醒来看着地面的雪又厚了一尺&*,她皱眉&&,“这雪不知要下几日&?”

    “今冬一直到现在才下雪*,将积攒的雪怕是一起都下了&?^!庇褡邮榈?&。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第三日**,大雪依然还在下*。似乎有隐隐这个天下要被雪埋没的架势。

    云浅月站在窗前想着容景现在在做什么*?京城如何了?下这么大的雪&,老皇帝的灵没有人守了吧^?否则守一个冻死一个。

    第四日&*,大雪终于停了^。

    清早,云浅月推开房门&,外面再不见别的事物,全部被雪覆盖^,一片雪白&。雪后的风清清冷冷*,但气息清爽&。她站在门口看了片刻&,忽然扬声大喊*,“都起床了&,我们一起打雪仗!”

    她这几日修养喝药^,内伤恢复得差不多了。此时的声音在清晨极具穿透力^*。

    “都起床了^&,我们一起打雪仗!”云浅月又喊了一遍。

    三遍过后*,所有关着的房门被推开**,露出一张张好奇的脸向她看来&。

    小男孩黎亭疑惑地问,“云姐姐&,雪仗是什么&**?”

    云浅月一下子被问住了&,想起这里的小孩子似乎不玩打雪仗^*。她看着黎亭^*,正想着怎么解释^。

    隔壁房间的门推开,玉子书走出来&*,含笑对黎亭解释道:“打雪仗就是好多人分为两派*,将雪制成雪球,抛向对方**。很简单的游戏*?!?br />
    “哦^,我要玩^&!”黎亭立即附和&^*。

    “我们也玩!”顿时响起一片附和声*。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云浅月看着很给面子的众人^,很是得意**,抬步离开门口,向后山走去,语气欢快地道:“好吧*!那我们开玩吧&!走,去后山,那里宽敞?!?br />
    众人呼啦啦地跟在她身后*。风烬慢悠悠从房间走出来,看着簇拥着云浅月的众人&,撇撇嘴**&,看向玉子书。

    “走吧^*,我们也去玩^?&!庇褡邮樾ψ哦苑缃泻?。

    风烬点点头,二人跟在众人身后。

    大雪下了数日^,地面上的雪已经被积压得极为结实&,脚踩在雪地上*,只陷进去一个浅浅的脚印&&。一群人来到后山^,开始分派,自然所有人都想跟着云浅月一派&,争先恐后^,一时间只剩下玉子书和风烬两个人没开口。

    云浅月笑盈盈地看着二人,“怎么办?我人缘太好了*,你们两个一起&?”

    风烬哼了一声,“一群笨蛋&,我们两个一起未必怕了你们^?*!?br />
    玉子书笑看着云浅月身边围着的男女老少,一张张兴奋的脸*,他轻笑&,“也行^&!”

    “先说好^!不准使用武功?*&?&&!”云浅月和二人讲条件&,比起对面那两人,她身边的人可以说得上是乌合之众。

    “不用武功你们也不是对手^,一群乌合之众!”风烬哼了一声&,说出了云浅月心中的想法^。

    云浅月顿时怒了,她想想可以,但是他不能说。忽然抓了一把雪^*,瞬间攒成一个雪球*,照着风烬的脸打了过去&。

    风烬没防备云浅月说打就打,躲避不及,雪球擦到了脸部的一个边角&*,他顿时瞪眼,“笨女人&,这就开打了*?”

    云浅月拍怕手&&,得意地对他挑眉*,“谁叫你口不积德来着*^!”话落,对身边的人道:“都看见没^?就这样打*,给我狠狠地打他们&&*,我们今日赢了的话^,我给你们下厨&,让你们尝尝姑娘我的手艺**!?br />
    “好*!”

    众人发出雀跃的欢呼声&*,紧接着,照着云浅月的方法*,争先恐后地将雪球对着对面的风烬和玉子书扔了过去*。

    二人对看一眼,连忙躲闪^^,同时也抓了雪,扔向对面*。

    云浅月也连忙加入战场*。

    一时间雪球噼里啪啦扔起又砸下^&,场面极其热烈且热闹^。

    风烬以为这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想法在雪仗进行不久后就知道错了^。不知是这群人因为云浅月要下厨的刺激太大&,还是本身战斗力就很强^^。总之*,一群人攒着劲地发挥*。

    风烬和玉子书被云浅月言明不准用武功*,两人难敌百人^,即便躲得灵活,还是身上被打了不少雪球*,有些狼狈^^。

    云浅月看着二人狼狈的样子^*,站在人群最前面笑得欢畅&*。

    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热闹的声音传遍后山&。

    大约一个时辰后^,热闹声中忽然响起一个温润的声音*,清清幽幽地盖过了众人的声音&,“云浅月&*,我辛苦找了你几日,总算将你找到^,难道就让我看到你这副没良心的样子么&?”

    ------题外话------

    小景内伤了^&!O(n_n)O哈&!

    虐的够不够?有人心疼没?不够的话,可以再继续揉虐他……^^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好友简红装新文/坐享俊男之坊&;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章 好没良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章 好没良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