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都是笨蛋

    云浅月气怒地出了皇宫*^,不想回云王府*^,便向城外而去。

    她刚出了城之后*,理智被风雪拉回来一些^*,但心中依然怒意不平**,知道青影在身后跟着她*,便挥手铲起了地面堆积了两三尺深的雪*,使得她周身十几米之内扬起一片雪雾*,趁着这片雪雾扬起的空挡,她使用移形换位变幻到了青影的身后^,那里正有一处雪堆^,她贴着雪面钻进了雪堆里^^。

    雪雾落下^*,同时掩盖了她的细微的痕迹*。

    青影从出了皇宫后一直跟在云浅月身后十米之处*,不远不近的距离^,知道浅月小姐在气头上,恐防被她发现将他喊出来撵回去,他即便不回去,怕是以着她的性子他也要吃些苦头,于是跟得消无声息。正当他走着,忽然前方掀起一片雪雾*,他眼睛不适地眨了一下****,再睁开^,眼前已经没了云浅月的身影,他一惊,连忙飞身上前^^,站在云浅月刚刚站的位置,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半丝痕迹也没留下,他一时间辨不清她离开的方向*,但可以肯定她是自己离开了^,心下懊恼*,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去禀告世子^,遂按原路返了回去。

    云浅月在雪堆里待了片刻^^,确定青影离开了,才从雪堆里钻了出来*,拍拍身上的雪**,又挥手铲起一片雪掩藏了痕迹*,足尖轻点^,向西而去。

    走了一段路*,来到紫枫林^*^,发现紫枫林前站了一抹熟悉的声音。似乎已经在这里等候许久,她停住脚步^,看着玉子书*^,“子书,你怎么在这里?”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微微一笑*,对她眨了眨眼睛^^,暖声道:“我会神机妙算^,知道你会来^*^,便等在了这里*?!?br />
    云浅月心情不好^,抬脚踹了他一脚**,怒道:“老实交待^!”

    玉子书着着实实挨了一脚*,无奈地看着云浅月苦笑道:“云儿^,别人惹了你*^,你不能拿我出气呀?!?br />
    “你怎么不躲?”云浅月瞪着他。

    “以前被你踹过无计其数,如今许久不踹,还有些怀念了^?!庇褡邮樾醋潘?。

    “贫嘴^^!”云浅月闷声闷气地哼了一声**^。

    玉子书见她头上都是雪*,上前一步^,站在她面前,如玉的手弹了弹她头上的雪^,低头看着她*,心疼地道:“今日真是气坏了^**?”

    云浅月眼圈一红*,不说话*。

    “你是气老皇帝的遗诏^,还是气景世子的隐忍*^?”玉子书低声询问。

    云浅月唇瓣抿成一线^*,依然不说话。

    玉子书看着她的样子*,轻轻一叹,对她道:“你虽然气老皇帝的遗诏^,但你更气景世子的隐忍对不对^**?你忍了十年***,已经不想再忍^,而他偏偏这件事情又忍下了,所以你才怒是不是^?”

    云浅月眨眨眼睛^^,泛红的眼圈有丝细密的晶莹。

    “云儿,景世子能忍,必是有他的考量和筹谋。你是不信他*?还是心有不平**?”玉子书盯着她的眼睛*^^,眸光一紧,用更轻的声音问^。

    “我不是不信他*^,只是……”云浅月闭了闭眼^,忽然扑进玉子书的怀里^,哽咽地道:“子书,小七,小七……我忍够了!”

    玉子书心里一疼,抱住云浅月*,轻轻拍着她后背,触手处是上好的雪貂皮毛**,他手指动了动,覆在上面,轻声道:“既然忍够了,那就不忍*^*,你今日本来就该如此^*,你这样做,没有人会意外^^?!?br />
    “你怎么知道*^?你今日也在皇宫里了是不是*?”云浅月低声问。

    “嗯^*!”玉子书点点头。

    “子书,我不喜欢容景了^!”云浅月气怒地道。

    玉子书挑了挑眉*^,低头看着她^^,笑道:“你真不喜欢了*?”

    “不喜欢了^,我今日恨死了他**,恨死了他那个样子,万事成足在胸,即便老皇帝遗诏宣读出来,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永远是那个死样子?!痹魄吃潞藓薜氐?^,几乎有些咬牙切齿,“更可恨的是^,我毁圣旨^,他还拦着我*!”

    玉子书轻笑*,拍拍她的后背道:“云儿^,你想过没有,你气他这份从容不迫,成足在胸^,闲庭看月^^^,可知道夜氏的男人比你更恨这样的他*?”

    云浅月哼了一声^*。

    “有爱才有恨^,哪里能说不喜欢便不喜欢了?”玉子书摸着云浅月的头笑了笑^^*,“明明都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如今看来真是一个小孩子^!”

    云浅月用手捶了玉子书一下,埋在他怀里不出来*,恼道:“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br />
    “嗯?”玉子书低头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回东海国,我跟你去东海国好不好^^?”云浅月闷声问。

    玉子书眨眨眼睛^*,笑问^,“你想跟我去东海国^?”

    “嗯^,这里乌烟瘴气的**,烦死个人。姑奶奶不待了*?^^!痹魄吃碌?*。

    玉子书轻轻呼了一口气*,笑道:“你舍得景世子?如今他官拜丞相,离不开这天圣的^?銮壹幢隳芾肟?,你能舍了云王府*^^*,他能舍了荣王府?”

    “他爱舍不舍,我能舍了^,不就是为了一个糟老头子爷爷吗^^?我在云王府跟他作伴了这些年**,如今他难道还想弄一个破府栓我一辈子?”云浅月恨恨地道:“我要跟你去东海*^,你到底收不收留我?”

    玉子书笑看着云浅月,拍拍她道:“你如今在气头上^,我若是真现在应了你,回头你后悔了*^,我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舒服?好了*,你先消消气,我们回府了!”

    “不回去^^^!”云浅月一把推开玉子书。

    “呵*,对了*,我怎么能忘了你以前每次生气都爱往外面跑,不想回家呢*!”玉子书被推开,笑了笑,问道:“那你想去哪里**?我舍命陪君子****?!?br />
    “哪里都行*^,反正不回府*!否则我会忍不住再跑去皇宫,将老皇帝的棺木劈开了将他鞭尸*?*^!痹魄吃屡呐纳砩系难?*^,她动用了没大成的天雷地火^*,如今体内受了重伤*^,真气体内循环都不足^^,更不会外泄将雪化水了*^。她用力地拍着雪貂皮毛上的雪,身上的雪因为她大力拍下*,簌簌而落^。

    “你本来想去哪里*^?”玉子书笑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嘟囔道:“我都气糊涂了*,每次有不顺心的事情^^,我首先就想到一个地方^,因为那里有一个人*,会对我发怒,将我暴打一顿*,或者真从千丈悬崖扔下去掉进水潭里,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如今可惜,那个人被人赶走了。我本来想去哪里,如今那人不在*^,我还去做什么?”

    玉子书眨眨眼睛,“什么样的人*^?”

    “他叫风烬*!”云浅月道。

    “风家的当今家主^^*^?”玉子书挑眉***。

    “嗯!”云浅月点点头,放下手*,“所以如今,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总不能跑去风家让他对我发一通脾气*!我的心里才好受些**?!?br />
    玉子书忍不住好笑^*,“我怎么没发现你居然愿意被人揍^^?”

    云浅月白了她一眼^^*,“那是因为从来只有我打人家的份,从来没有人打我^,好不容易出来这么一个,我自然要好好利用?*!被奥?^,她撇了玉子书一眼^^,“要不你现在打我一顿^*,让我脑子清醒清醒^^!?br />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还是算了*,我还想毫发无损地回东海,不想带伤回去?!?br />
    “我如今身受重伤^,又打不过你?!痹魄吃掠职琢怂谎?。

    “你打不过有人打得过!庇褡邮樯焓掷≡魄吃碌氖滞刈?,“走吧^,我们回去^*,景世子的那个隐卫被你甩了*^,肯定回去找他了^^,他担心定然会追出来^^*。你有什么脾气攒着劲的对他发^?*!?br />
    “我不**!”云浅月站着不动^。

    “那总不能在这里站着不是^^?”玉子书看着她*,对她有些无奈^,“云儿^*^^,若不是你还记着前世那些事情,我真的会怀疑你入了轮回,重新投胎*,不止换了人,灵魂也换了*。真该给你拿块镜子照照^,真像一个和家长闹了脾气的孩子?!?br />
    “说什么呢^!”云浅月抬脚又踹了玉子书一脚^,“你才是孩子*!”

    “好*,我是孩子*!”玉子书笑意深深***,有些无奈地看着她,“总不能站在这里淋雪*。你身体今日亏损太重**,受了重伤,心血被你怒火强行压下去了,必须要及时医治,耽搁久了**,积血于胸^,对你身体不好*?^*!?br />
    “虽然风烬那个混蛋不在,我及笄他也没来^^^,但还是去那处吧,我又有好久没去了***!痹魄吃孪肓艘幌?,对玉子书道:“子书,你与我一起^,我要看着你,不准你给容景传信!?br />
    玉子书无奈地应声,“好*!”

    “走!”云浅月反手拉上玉子书*,向西而去*。她刚走两步*,就被玉子书拽住*,携带着她身形拔起^*。她偏头看向玉子书^,嘟囔道:“轻功这么好^!”

    玉子书笑着道:“老王叔和华王叔都是顽童的性子,从小就欺负我,喜欢将我扮作女孩取乐,我为了躲避他们,只能加紧练功^,直到他们也奈何不得我为止**?!?br />
    “今日容枫明明要帮我,被我爹给拦下了。容枫若是出手^^,圣旨没准就毁了!”云浅月提起云王爷有些恼恨,当时她虽然怒*,但谁有什么动静她还是知晓*。

    “一道圣旨而已^!毁了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云儿*^^,你确定你准备好了吗^^?今日就想反了夜氏江山*^?毁遗旨可不同于别的事情*。夜天逸即便包容你*^^,满朝文武和天下的百姓也会觉得你太过嚣张,实在难容*,就算你反,也不占正理。相反,也许会给夜天逸和夜皇室一个把柄,借此铲除云王府。云王府不得舆论支持^,又无兵力,太过被动?!庇褡邮榭醋旁魄吃?,叹道:“你该不是这不冷静理智的人才是,怎么今日这么……”

    “这么激烈是吧?”云浅月忽然冷笑^,“老皇帝欺人太甚*。我若是不发脾气*,和容景一样默默隐忍**,那么夜天逸如何能认清我心里想法?他会以为皇权能压住我^*,会以为一道遗诏就能拴住我*^^,会以为我和容景无论多相爱*^,都逃不出这道圣旨**,这场婚约,和他的手心。我意不是毁圣旨^^**,而是在毁他的心**?!?br />
    玉子书偏头看着她^,“原来如此*!”

    “我心里清楚,夜天逸和夜轻染一定不会让我毁了遗诏的*,他们拼死都会拦住我**。所以,不存在你说的今日会反*?^*!痹魄吃铝成薨?*^,叹道:“即便没有容景^,我也不可能爱上夜天逸^。他与我比容景早认识了两年半,算起来也就是十二年半。我用了十二年半都没有爱上他*,哪里还有以后?”

    玉子书一叹^,没说话*。

    “既然心中没他,为何不让他死心^^?若是这样都不能让他明白死心的话,那么我们真剩下最后一条路可走了^,就是崩裂,真正的崩裂*,需要在我们之间见血的那种**?**!痹魄吃绿镜溃骸拔掖永疵唤背赡?,虽然起初相识他是因为和你那一点相像,但是后来却不是,他只是他*,只是夜天逸而已**。我想让他死心,我这个人你该知道,别的长处没有*,就有一点**^,不会将就*,不想将就*^,就像是我认定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如今认定了容景,除非他放弃我,否则^,我心里再放不下别人^。而夜天逸不放弃*^,我只能这样让他放弃。子书,你明白的*!”

    玉子书点点头^,“嗯,我明白^*!”

    云浅月不再说话*^。今日之事^,她怒老皇帝,恨不得将他从棺材里拖出来鞭尸,恼容景拦阻她毁圣旨*^*,但最最根本的原因是想要夜天逸看清,别再执迷不悟。今日他说的话^,她虽然信老皇帝可能真没有告诉夜天逸这三道圣旨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她不信,圣旨中的赐婚,他一定知晓^。因为老皇帝不喜她恨不得杀了她是事实**^,怎么可能让她嫁给他最器重的儿子^^?若没有夜天逸的坚持或者一直以来对老皇帝的威胁***,他不可能下这样一道赐婚遗诏^。夜天逸也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当初她助他,也是赞赏这一点和她一样*?墒侨缃?,她以前赞赏他的东西,已经变成了最令她恼恨的东西。

    “别再想了^!”玉子书揉揉云浅月的头^^,缓声道:“你得给我指路^,我找不到你要去的地方^?!?br />
    “径直走*^,西山军机大营里面的后营房**^?!痹魄吃孪蚯耙恢?。

    玉子书点点头,携带着云浅月一个人可以脚不沾地^,笑道:“你也真是胆子大,居然将地下暗桩建在了人家的军机大营^!?br />
    “军机大营**,兵之重地。谁也想不到?^!痹魄吃禄奥?**,忽然又补充道:“不过上次我和风烬从后营房出来遇到了夜轻染,我想他应该有所发觉了^,只不过一直没动手查而已^^^!被奥?,她淡淡一笑*,“从有些事情上看^^,夜轻染还是维护我的^,还是对我不错的^^??上?,他姓夜^?!?br />
    “这一世的云儿很重情!”玉子书笑了笑^。

    云浅月笑意扯了扯*,又收回,低声道:“上一世经历过的事情*^^,不想再经历*。不想再为了什么信念放弃亲人以及最重要的人^。也许这种理由随着我出生就根植入了灵魂,所以*^,没想到欠了一大堆人情债*,当然,别人似乎也欠了我一大堆人情债^?!?br />
    玉子书心倏地一疼,心里清楚^,她这样转变*^,除了那一世压抑自己的灵魂为信仰和信念而活,这一世再不想那样,想随心所欲而活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他将云浅月的手攥了攥^^,传递给她温暖*^^,暖声道:“云儿^,这样不好,你欠的一大堆不是人情债,而是情债?^!?br />
    云浅月愣了愣*,忽然失笑^,无奈地道:“我也不想??^!”

    玉子书也失笑,须臾*^,收了笑意,正色地道:“夜天逸姓夜,夜轻染姓夜^*。该舍的东西就舍了吧!景世子已经对你包容许多了**,就莫要让他心里明明醋死,面上还要云淡风轻了^!?br />
    “我发现你今日是来给他做说客的!”云浅月不客气地瞪了玉子书一眼^。

    “我来了天圣住了这么久,在人家的府里白住不说*^*,还白吃,白喝,一切都是上好的待遇^,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大抵就是如此吧!总也要付些费用^^,而我身为东海国太子^,爱民如子^^^,生怕不能为东海国子民造福*,进财还嫌少,又怎可出财*^*?所以^*,定然是不对他拿银子的^,但好在还有一张嘴^^,可以这样帮他一下*,抵了费用吧^!”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薄薄的嘴片吐出一大段话*,连个磕绊都不带打的^^,她有些无语^*。

    玉太子*,您有多爱惜你的子民啊……

    不**^,玉太子,您有多爱财啊……

    二人说话间,来到西山军机大营*。军机大营同样被漫天飞扬的大雪覆盖*。按照云浅月的指引*,玉子书携带着她来到了后营房*。

    此时将近午时,军机大营内的士兵遇到如此大雪自然不会再练兵^^,都在房中休息^。二人飘身落在最后一间房间门前*^,透过门缝,见里面一个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她放了心*,推开门^^,拉着玉子书走了进去。

    “谁^*?”明明呼呼大睡的人很是惊醒***,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

    “铁老*^,是我!”云浅月轻声道*。

    “主子?”铁老一惊又是一喜^,看着她**^,“您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云浅月对身后一指*,“这是东海国的玉太子!”

    铁老顿时睁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玉子书,玉子书对他和气微笑^,片刻后,他叹道:“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玉太子玉质盖华*^,诚不欺负天下百姓?*^!?br />
    玉子书笑而不语^。

    “你继续休息*!我和他自己进去就行。大约要在这里住上几日*^。你不必理会*^,还照常一般!痹魄吃滤祷凹鋇,来到暗门*,自己先钻了进去^。

    玉子书听说她要住几日*,无奈笑笑,也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

    铁老刚要再说什么,暗门在二人身后合上*,他嘟囔道:“我小老儿刚想告诉主子风烬那小子回来了,如今正在呢,罢了^^,进去也就见到了?!彼蛄烁龉?,躺回床上继续呼呼大睡。

    暗门后是一处密道,密道能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而走,每隔几米处镶嵌着一小颗夜明珠*,大约走了一盏茶时间,云浅月转动了一下最后一颗夜明珠^^,一阵天旋地转^,她伸手一拉玉子书,二人顷刻间向下坠去。

    大约半柱香*^,云浅月忽然伸脚踢了一下左侧的壁角,壁角处无声无息打开一道门,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半山崖处,云浅月回头看了玉子书一眼,对他道:“跟着我!”

    玉子书伸手拉住她*,笑着道:“你还是跟着我吧*!你最后不要运功了*!”话落,他反手拉住云浅月,顺着绳索飞身而下,大约下了五十米处^,伸手拽住崖壁的两根蔓藤滑向崖底。

    一炷香后,来到西风崖崖底。

    这时**,崖壁有悦耳的铃声响起**,一路传向不远处的房舍。

    “这个风烬*!”云浅月嘟囔了一句^^^,忽然眼睛一亮,“他在这里*?!?br />
    “是云姐姐来了吗?”

    “是云姐姐来了*!”

    “小姐?”

    “是主子^!”

    “……”

    一片房舍里纷纷探出脑袋向外看来*,一张张或苍老**,或年轻*^*,或稚嫩,或男,或女*^,或孩童的脸*^^,目光都整齐一致地落在云浅月身上^^^,由讶异,变成惊喜*,紧接着响起数声欢呼^^,齐齐推开门^,不顾外面下着雪,纷纷迎了出来。

    云浅月看着向她奔来的众人*,所有的怒意,不平*^,抑郁^^*,气愤等等情绪从心底被一扫而空*,那一张张笑脸就像是一轮轮太阳,顷刻间照进了她心坎里^,她嘴角不禁露出笑意*,等待着众人走进,将她包裹^*。

    不多时**,所有人来到,被热情欢迎是一定的*。

    但这次的热情欢迎中众人都多了一丝矜持*,原因自然是云浅月身旁的玉子书***。

    云浅月看着众人想问又不敢问的神色^,笑着介绍,“他是东海国的太子*^,玉子书*!?br />
    众人“啊”了一声*^,都齐齐睁大眼睛看着玉子书^^。

    玉子书站在云浅月身旁,含笑看着众人**,他能透彻地感觉到这些人对云浅月发自内心的喜爱。眸光早在从暗道下来时就将这一处打量了一番^^^,暗暗赞叹,这的确是一处安静之地^。

    “你这个女人!被人欺负了一通?跑这里来找舒心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风烬依然住在以前自己住的房间门口*^,此时正靠着门框^^,满眼鄙夷地看着她^。

    云浅月来到这里,心情蓦然好了起来*,更何况她本来就想风烬,即便他的鄙夷^,她此时也看得极为顺眼*,拉着玉子书走了过去^,脚步轻快,“你怎么来了这里?我的及笄之日**,怎么没看到你^^^?”

    “你眼里只有那个男人,能看到我^?”风烬冷哼一声*^。

    “我的及笄礼物呢^?”云浅月自动屏蔽他的话^。

    “没有**!”风烬丢出一句话,转身回了房。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继续往他房间里走,“风烬,风家主*^,东海国太子来了,这是贵客*,你就是这样待客的*^?”

    “来这里的人一律平等*^,没什么太子**^!爱进来就进来,不进来就拉倒*^^*?!狈缃坪跣那椴惶?*,没好气地道*^^。

    云浅月闻言偏过头*,对玉子书摊摊手道:“看到了吧^^^?就是这个家伙*,高兴的时候可以给我笑一个*,不高兴的时候对我甩脸子*?*!?br />
    玉子书轻笑*^,“唔”了一声,对云浅月道:“难得你身边能有这样的一个人!”

    “不是我想的啊*^,以前他在死人堆里都快奄奄一息了,我手贱的将他扒拉了出来*。后来治好了他,就得管他*,同时也被他给染上了一个犯贱的毛病^^,哪天不听他冷嘲热讽我两句^*,就浑身不舒服^?!痹魄吃挛弈蔚氐?。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

    二人说话间进了风烬的房间^。众人簇拥着跟到房间门口*,对看一眼,都悄悄回了自己房间。这回的动作依然整齐一致*^,半丝声音也没发出^。

    玉子书回头看了一眼,了然,这些人想来很怕风烬^。

    风烬的房间极为干净,地面正中摆放了一个火炉^?;鹇谔炕鹑忌兆?,屋中暖意融融^。

    云浅月走进来*^,直奔火炉,唔哝道:“还是这里暖和,冻死我了*!?br />
    “你受了重伤,没有内力护体,自然冷^?*!庇褡邮樾ψ鸥?^,见她不理会身后的雪貂披风,就往火炉边靠,那架势恨不得钻进炉子里,他连忙出手拦住她,提醒道:“这是景世子好不容易打的雪貂做的披风吧*?你给烧了的话,暴殄天物^!?br />
    云浅月退后一些,撇撇嘴*,道:“尘封了多少年的破玩意儿了给我拿出来,烧了他这个**,有本事再去给我做一个!”

    “雪貂珍贵^,新做这个的话还要再杀几只***^,云儿,你的爱心哪里去了?”玉子书笑道^。

    “喂狗了^*!”云浅月叱了一声*^。

    玉子书笑着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转向风烬*^,“风家主,幸会^!”

    “玉太子真是好本事,让某人心心念念了许多年,从小就念着*^,如今终于给念来了?!狈缃沉擞褡邮橐谎?^,哼道。

    玉子书一怔^。

    云浅月也是一愣,讶异地看着风烬^^,“你知道他?”

    “自然知道^,你以前说梦话不知道说了几次*^,我想不知道都难?!狈缃谌黹缴蟐,翘着腿^,旁边摆了一把剑*,他手里拿一块布在擦拭剑身,看起来刚刚就在擦剑*^,听到云浅月和玉子书来**,擦了半截出去了,如今这是继续擦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说他叫玉子书?”

    风烬哼了一声,“没有*^^!但我知道一定是他*^?^!?br />
    玉子书挑眉。

    云浅月看着他*,等着他解惑*^。

    风烬扔了手中的布,将宝剑入销,抬起头,对云浅月一字一句地道:“我知道有一个人在你心里有很重的位置,谁也比拟不了^。即便容景也不行*。以前以为是夜天逸,后来发现不是^,直到我听说东海国太子前来天圣*,你们的传言^^,我那一刻,就知道是他*。除了他,再没别人让你这个冷血没心没肺的女人惦记这么久**^^!?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承认不讳*,“没错*,就是他?!?br />
    “是他就好了!我等的就是他**^^!”风烬忽然站起来**^,对玉子书道:“走^^,我们去打一场*,我早就想跟你打一场了^?*!?br />
    玉子书含笑看着风烬**^,提醒道:“风家主*,本太子来了你这里似乎连一口水还没喝*^?*!?br />
    “回来再喝^!打的话就跟我出去,不打的话*,你现在就出去?^!狈缃槐咄庾?^^,一边强硬地道。

    玉子书偏头看云浅月*^。

    云浅月转身坐回了风烬刚刚坐的床榻上*,见玉子书看来*^,对他很没义气地摆摆手**,“虽然知道你跟我奔波而来很辛苦,但是没办法***,这个家伙就是个阎王,他知道我如今受了重伤*,不打我,改找你下手了**,你要不应他的话,我们俩估计都得滚出去*^。你还是去吧!”

    玉子书闻言,转身跟着风烬走了出去****。

    云浅月脱了披风,又将外衣脱了,扯过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

    外面大雪天寒*,即便这山崖谷底**,也不能草木如春*,同样大雪漫天飞扬。但这屋中因为有火炉,暖意浓浓^*,折腾了一上午^,云浅月早已经疲惫不堪*,这里让她安心,不多时*,便放心地睡了过去*。

    玉子书和风烬两个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不知道*,直到迷迷糊糊被人推醒,让她喝药^,他才睁开眼睛瞅了端着药丸的风烬一眼*^,又打量了一眼房间^^,没见到玉子书*^,问道:“子书呢*?”

    “他上山给你采了一趟药*,我让他去隔壁的房间休息了*?^!狈缃?*。

    云浅月发现风烬脸色阴云转晴了,点点头,就着他的手将药一口口喝完,又躺下,继续睡去。

    刚闭上眼睛,只听风烬道:“两道圣旨换成了空白圣旨,老皇帝的遗诏成为了一纸空谈*,容景好本事*!”话落*^^,他见云浅月猛地睁开眼睛,哼了一声,不屑道:“不过再有本事管什么*^^?还不是没找到这里?看不住自己女人的人^,都是笨蛋*!”

    ------题外话------

    谁没有耍小性子的时候?我们月儿也可以有*,是不是^?O(n_n)O~

    让小景急急吧,我觉得应该^!O(n_n)O哈!

    月票粉忧伤呀粉忧伤……55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章 都是笨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章 都是笨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