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宣读遗诏

    容景的马车上铺了厚厚的锦绣被褥,车中放了两个手炉&&。谱一上车,车中温暖如春&&。

    云浅月伸手拿起一个暖炉抱在怀里^,将另一个暖炉塞进容景怀里*。容景拿开暖炉^,塞回她的怀里&,云浅月挑眉看着他^^,他勾唇一笑,将她揽进了怀里^^,声音温润温柔^^,“抱着这个哪里有抱着你舒服*^!”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好笑地瞪了他一眼*,拉长音道:“容公子,您的品味真高尚?!?br />
    容景挑眉。

    云浅月窝在他怀里嘟囔道:“也不知道是谁以往那十年里日日离不开暖玉床,出门手里都抱着一个暖炉*。那时候怎么不想着抱我*?”

    “那时候也想,想得心都疼了*&,可惜偏偏不敢去求&?&&!比菥扒崆嵋惶?*。

    云浅月心里一疼^,松了手炉,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怀里,低声道:“从今以后我就当你的手炉*^,好不好&?”

    容景忽然笑了,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她真是有一颗柔软的心,若不是玉子书亲口说起她前世的一些事情*,那个玉太子口里不会出现假话,他真怀疑那个女人与她是否真是一个人^。他将头低下,埋在她脖颈处,笑着道:“好*!”

    云浅月脸上悄悄爬起一片红晕,感觉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她的心跳了跳&&,不再说话&。

    容景看着云浅月耳根子渐渐染上粉红色^,他无声而笑^,也不再说话&。

    车中静静,外面车轱辘压着雪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马蹄踩在雪地上同样发出踢踏踢踏的声响*&。漫天飞扬的大雪簌簌而落,打在车棚上^,车棚黑色光滑的锦缎随着马匹拉车的晃动使得雪花站不稳脚&,又匆匆滑落到地面&。

    车中两人谁也再未说话,就这样一路偎依着回到了皇城&^。

    守城的士兵见到容景的马车^,连忙打开城门^,马车一路顺畅地进了城&*&。文莱跟在其后^&&。

    “世子*,您和浅月小姐是先回府换衣^,还是径直进宫?”弦歌在外面轻声询问*。

    “径直进宫吧&&!”容景道*。

    弦歌应了一声,挥动马鞭,马车向皇宫的方向行去。

    云浅月动了动身子&&,从容景的怀里出来^。伸手挑开帘子*,一股清冷的风扑面而来,她身子打了个激灵^,向外看去,只见城门口所有士兵都身穿素缟,街道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也都是身穿素衣*,见不到任何一人头戴冠缨。家家的店面门前都栓了白绸或者黑缎。满城再不闻昨日的血腥之气,却是有一种压抑的沉重^。她收回视线*,落下车帘。

    容景借着云浅月挑开的车帘向外看了一眼*,须臾,收回视线,看向她。

    云浅月轻声道:“以前我一直盼着老皇帝死,大约是从他四十五岁寿辰那一年就开始盼着了,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伪装十年*,同样也盼了十年。如今他真死了,我竟然觉得也有些不好受*?!?br />
    容景轻轻弹了弹云浅月的脑袋^,笑道:“云浅月,这是人之常情*!”

    “他虽然是一个可恶的爱使阴谋诡计不计手段的帝王^,但也不过是一个老头而已&。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我觉得他这可恨之人,也是有些可怜之处的?!痹魄吃挛⑶岬纳艉鋈挥行┠籢&,“其实我能够体会他他在乎这夜氏江山犹如性命的感受**。就像是人的信念*&,早已经自小就根植入了他的灵魂^^。他不由自主地为了这个信念而忘却自己还是一个人*^。只会被这个根植入了灵魂的信念左右*,让皇权和夜氏江山凌驾于所有之上,包括他自己?!?br />
    容景不说话*,静静听着。

    云浅月继续道:“因为我曾经也有一个信念,那信念也根植入了我的灵魂^,已经达到了不惜一切去守护,不死不解脱的地步^&。所以*,我在想^,这皇帝老头死了也未尝不好*,他总算是解脱了^?!?br />
    容景忽然一笑&,伸手揉揉云浅月的头,笑道:“别想了^!他还不值得你去想?!?br />
    云浅月忽然也笑了,打开容景的手,用自己的手揉揉脑袋*^&,“是啊^,不过是一个死老头子而已&,他活着的时候我见他一面就反胃*,如今他死了正好*,我为他伤感什么?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为他伤感,还不如想想夜天倾呢&^!”

    “想夜天倾&&?”容景挑眉^。

    “嗯,想想他是否走快一步&,早点儿喝了孟婆汤^,别再遇到那个糟老头子&!”云浅月道,“生来父子如仇人&,死去黄泉路上还是别见了^!保不准多见一面*,下辈子他们还是父子&。这不是造孽吗*?”

    容景忍不住好笑,用手点点她的头^,“你呀&,真是……”

    “我怎么了?我说的是实话嘛^!”云浅月懒洋洋地躺回他怀里&,仰着脸看着他&。

    “的确是实话!”容景笑着点头,见云浅月眸光露出伤感&,和昨日亲眼看着夜天倾自刎时的神色一样,他伸手覆盖住了她的眼睛,对她道:“云浅月,我昨日准许你为他落下一滴泪&,从今以后*,你不准再想他了?*!?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他的手心温温润润*。

    “谁爱你也不管用&,知道吗&^?你的心只能在我这里&?!比菥坝值?。

    云浅月伤色尽退,点点头&,伸手握住容景的手^,“知道了*,容公子&,我的心只能在你这里^*^。谁也夺不去&?!?br />
    容景嘴角微弯,不再说话。

    马车穿街过巷,不多时*,来到皇宫门口。

    弦歌停下马车^,对里面道:“世子,皇宫到了*!”

    容景收敛起眸中的温柔,淡淡应了一声,撤回手。云浅月躺着的身子坐起来&,看着他,低声问道:“夜天逸在搞什么鬼?你可知道&?他懂医术^,老皇帝何时大限他又怎会不知&?又怎会允许老皇帝没留下圣旨就死*&?一般来说*^,老皇帝一死,就会有人宣读圣旨传位之人^^,之后就会群臣叩拜,称呼新皇了^^?*?墒撬缃窕故潜怀坪羝呋首?,这说明了什么?”

    “一,说明圣旨还未宣读^,在等着我们进去后宣读。二^,圣旨已经宣读了&,他不是新皇&*?!比菥案隽礁龃鸢?^。

    云浅月蹙眉。

    容景伸手打开车中一角的衣柜^,从里面取出一件白色的貂皮斗篷,给她披在身上^,对她道:“别在想了*^,早晚会知道^,想他又有何用?总之你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在。谁也将你夺不去。哪怕是圣旨,也不行。你何时理会过圣旨?”

    云浅月低头*,就看到容景如玉的指尖在给她系披风**^,上好的貂皮斗篷披在身上,顿时感觉暖到了心窝,她一时间并没说话*,只是看着他温暖的指尖。

    “听到了没有?”容景见她不答话,抬头看着她。

    “听到了!”云浅月点头。她心定如一&,爱着容景,自然不可能妥协屈就别人^。有一个人已经成了心口的朱砂痣^&,就再也磨灭不去^,别人都是路边的风景而已*。

    “走吧*!”容景放下手*,满意地看了她身上的披风一眼*,挑开帘子&^,缓缓下了车&。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轻轻一纵&*,也跳下了车^。

    这时,文莱的马车也来到,他立即扔了马缰,跑了过来,对二人恭敬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七皇子说您二人来了之后就直接去圣阳殿*?^!?br />
    “嗯^!”容景应了一声*,拉着云浅月的手向宫门口走去。

    云浅月跟着他抬步,只见宫门口和城门口一样^,把守宫门的士兵人人皆是一身素缟^,宫门上挂起了皇帝驾崩的白帆&&。她淡淡扫了一眼,收回视线。

    宫门口的士兵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连忙打开宫门*。

    容景和云浅月向圣阳殿走去^*,走了一段路,云浅月忽然问^,“这件披风哪里来了^?”

    “给你特意做的?!比菥暗?^。

    “什么时候?”云浅月眨眨眼睛,伸手摸了摸披风的皮毛*,探究地道:“这件披风不像是新的,虽然看起来很新&,但应该也是因为保存的好?*!?br />
    “嗯&!”容景点头*,想了一下道:“大约两三年了吧^&^!”

    “那个时候?”云浅月挑眉,看着容景的侧脸,“你确定是给我做的?”

    “云浅月&,自然是给你做的*!你不用怀疑&^?!比菥捌沉怂谎?*,道:“那个时候我被寒毒折磨了七八年*,已经折磨得苦极了,但每每知道你和夜天逸传递书信^,我就更是比寒毒加身还苦&^。于是我就狠了心**,觉得即便寒毒解不了,我也要要了你?!?br />
    云浅月看着他^,好笑道:“居然有这么纠葛?*?!那时候你直接告诉我你想要我&,不就得了&?何至于我后来拐了那么一个大弯子启动了凤凰劫?没准你一告诉我^,我立即就答应你呢&?!?br />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叹道:“我对任何事情都自信*,唯独对你^?*!?br />
    云浅月心里忽然一酸&,又很快就感觉无尽的甜^。她看着容景&,紧紧地回握住他的手&。老皇帝死了^,夜天倾也死了&,夜天煜被下入狱&*,这个夜氏江山有着皇室血液且有本事翻云覆雨的人就是夜天逸了*。夜天逸对她不管用什么心思*,什么手段&,她都相信*,只要有容景在&,这个如玉无双的男子会为她撑起一片天。

    容景感觉到云浅月的感情和信任,偏过头,对她绽出一抹雅致的笑,紧紧握住她的手^*。

    二人不再说话^,一路走向圣阳殿&。

    今日的皇宫死一般地沉寂&,雪打宫墙*,漫天银白。宫人一改往日光鲜亮丽^,都齐齐身穿素服&&,白雪落下*&,每一个人影都是一样的白**。

    过往宫女太监看到容景和云浅月^*,老远就避让见礼*。

    即便飘雪如画&*&,依然掩饰不了皇宫内各处散发的沉重的气息。

    容景和云浅月来到圣阳殿&^,就见圣阳殿外搭造了灵棚^,里面停了一尊棺木&。上好的红木&&,鲜红如血&^。棺木前跪了黑压压一片人。最前面的是几名小皇子&*,小皇子后面是以六公主打头的十几名公主^。公主之后是一群女人&&,显然是各宫的妃嫔。应该都是有品级的&&,没品级的妃嫔连哭丧都是没有资格的*&^。人人披麻戴孝,有的人在小声哭泣*&,有的人静静地跪着。妃嫔之后跪了满朝文武*。

    这些人显然已经在这里跪了许久,身上被打了厚厚一层雪花^。

    云浅月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掠过^,没看到夜天逸*、明妃*、夜轻染、容枫、冷邵卓、甚至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等熟悉的身影都未见到^,她眉梢挑了挑*。

    文莱本来跟在二人后面*^,此时打量了一眼圣阳殿外的情形^,快走一步越过二人进了殿。

    容景拉着云浅月停住脚步^&,目光看向停着的那尊棺木&&。

    云浅月也随着他一起看向那尊棺木*。那尊棺木鲜红如血&,一见就是红木中的极品^^。但木再好,那也是一尊棺木而已。老皇帝九五之尊^,掌控天圣江山三十年*,天圣从始祖皇帝起*,除了东海外,四面八方臣服。几多附属小国,岁岁纳贡,年年称臣。天圣自诩泱泱大国,繁华百年,他一生汲汲营营&,守护江山基业^,视如性命*。暗中筹谋^&,想要掌控小国,除去荣王府和云王府,中央集权,可是到头来*&,他一事无成&&,百年之后*^,也不能足踏四地^*,更不能手伸出京城*,栖身之地不过是一尊棺木^&^,尺寸之地而已。更甚至,连最好的紫檀也用不上。

    文莱进入内殿片刻后*,内殿的门被打开,呼啦啦走出了一堆人&。

    当先一人是夜天逸,他的身后跟着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凤丞相^,几人之后是容枫和冷邵卓&&。最后缓缓走出夜轻染^,夜轻染一脸晦暗&,眼眶有些红,看起来有些憔悴。夜天逸脸色也不是太好^^,显然一夜未睡^,但衣带整齐*^,雪青色锦袍^,腰间系了一块白布。其他人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凤丞相几名老臣人人神色凝重,容枫和冷邵卓气色比几人好些^*,但显然也是一夜未睡^^,有些疲惫&。

    几人出来之后^,都不约而同地向容景和云浅月看来&。

    夜天逸目光落在容景和云浅月牵着的手上,眸光凝了凝^^。

    夜轻染绕过几人*,大踏步走到容景和云浅月面前&^,看了二人一眼,语气有些冲地问道:“你们昨日去了哪里&^?”

    容景温声道:“游福寿山了&!”

    “鬼才信*!”夜轻染哼了一声,看向云浅月^,“小丫头^*,你说*&,你们昨日去了哪里^*^?”

    “我和他一起&,他说游福寿山了你不信^*,我要说^,你信^?”云浅月对夜轻染挑眉*。

    夜轻染瞪了云浅月一眼&,“不信^*!”

    “这不就得了!你也不信,我又何必要说*?”云浅月看着他*&,懒洋洋地道:“不过昨日晚上我们住在灵台寺了,还烤了鱼来吃,就是上次在香泉水旁你给我烤的鱼&^,顶着大雪吃的。很香^&?!?br />
    夜轻染皱眉*,“你还有心情吃鱼?”

    “为什么没有心情**?昨日他及冠&,我及笄,我们两个人大喜的日子&,下雪烤鱼*,才浪漫*?^!痹魄吃碌?。

    “你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夜天倾死了,夜天煜入狱了^?皇伯伯驾崩了&^?”夜轻染问出一连气的话。

    云浅月摇摇头,“不知道^^!”

    “小丫头,你不诚实!”夜轻染盯着云浅月的眼睛&。

    “昨日我们谁也没带*^,就两个人*,没有人给我们传信*,不知道又有什么稀奇*?”云浅月看着夜轻染*,对他冷声道:“夜轻染*,我如今还能闻到你一身酒气呢&?想必昨日大醉吧**?你确定你昨日知道这些事情*?对了,也许你知道^,你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掌管京城内外四十万兵马,一只苍蝇想要飞出去或者走进来都逃不出你的耳目^。你又如何会不知道?你既然知道,那么请你给我说说前因后果,我们也好仔细地了解一番?&&!?br />
    夜轻染面色一白*,须臾,他垂下头,低声道:“小丫头*,我不过就问了问你而已,你至于对我如此犀利的说话吗?”

    云浅月撇开头不看他,冷漠地道:“夜轻染,你惹我不高兴了&,还不允许我说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不知道又如何?皇室的事情而已*,或者说这朝中的事情而已,轮得到我一个女人管吗&?”

    夜轻染抬起头*,看着云浅月*,被她脸上冷漠的神色震得心里一凉,一时没了言语^^^。

    容景看了夜轻染一眼&*^,淡淡道:“昨日皇上准了景的假的,好好过及冠之礼*。劳碌这许久*,身体受不住了,休息一下也是应该,我们两个人的大日子*,不想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扰^,也说得过去*,不知道这件事情也不稀奇^&。染小王爷*,你说是不是?”

    夜轻染看了容景一眼&,同样没说话^。

    气氛一时间沉默下来&,就连灵柩前低低啜泣的后宫妃嫔都停住了哭泣*。

    “昨日的事情的确事发突然^,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及冠及笄之礼刚过就离开了^,不知道京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实属正常,有情可原**,如今回来了就好了*。我们都在等着你们二人*?^!钡虑淄蹩戳艘骨崛疽谎?*^,连忙出来打圆场**。

    “是啊^,回来就好了!昨日实在太突然^,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又是成人之礼的大日子。不想人打扰是应该的,如今皇上殡天,这样的大事儿^,少不了你们??!”孝亲王也连忙道。

    “不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回来就好了^!我们大家都在等着你们二人回来&?!狈镓┫嘁擦⒓吹?^。

    云王爷看了二人一眼^&&,叹了口气,也跟着道:“回来就好^&!如今时辰不早了**!”

    四人一番话落,再无人说话,容枫和冷邵卓沉默不语&,夜轻染更是再不言声。

    容景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气氛再度陷入沉寂*。

    过了片刻,德亲王看向夜天逸,见夜天逸目光一直落在容景和云浅月牵着的手上*,始终不发一言^,他也瞥了一眼二人牵着的手,轻咳一声^&,转回身对夜天逸恭敬地道:“七皇子**^*,如今景世子和浅月小姐来了,是否现在宣读皇上遗旨?”

    众人闻言都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依然看着容景和云浅月的手,没有出声。

    容景长身玉立*,握着云浅月的手神色不动&,仿佛没看到夜天逸目光看来&。云浅月也是静静而站**,神色淡淡*,也恍如未见夜天逸的目光。

    圣阳殿外^*,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冷凝^,就连漫天飞扬的大雪似乎都慢了下来*。

    “七皇子?”德亲王再次轻声提醒*。

    夜天逸缓缓从容景和云浅月牵着的手上移开目光&,看向容景和云浅月的脸,二人脸上的神色如出一辙,他目光略过容景*,定在云浅月的脸上。

    云浅月忽然转过头**,对容景埋怨地道:“你送我的这件披风太沉了!”

    容景温润一笑&&^,“沉了些而已&,你忍忍,总比冻着强!?br />
    云浅月闻言撇撇嘴^,嘟囔道:“也是*&!”

    夜天逸目光从云浅月脸上移开*,落在她身上的披风上^*,上好的雪貂皮毛&,洁白纯净,拖曳到脚脖处,雪貂本来就稀少珍贵&,这样的一大块披风^,大约用上好几块雪貂^,而且显然做工精致,丝毫看不出是拼凑的&,半个针脚都寻不到*,看起来就如一片雪披在身上,极美*&。他眸光黑如一潭幽潭^,潭底是万载寒冰^&,似乎要融合这天空的飘雪,冻结了那块披风^&。

    云浅月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手在容景的手里缩了缩。

    容景紧紧握住云浅月的手&,看向夜天逸,温温淡淡地道:“如今皇上驾崩^,二皇子身死^^,四皇子入狱^,其他几位皇子年幼*^,太子扔在皇后腹中^,这未来朝中之事,只能七皇子能者多劳了^。景看如今七皇子气色不是太好,想必从昨日开始就劳心劳力一直未曾休息吧*^?”

    夜天逸闻言收敛起眸中的情绪,看向容景^。

    二人目光相遇^,一个黑不见底,一个清清淡淡^&。

    须臾&*,夜天逸从云浅月脸上收回目光&,看着容景^,沉静地道:“的确需要我劳心劳力*,但有景世子能够尽心相助的话&,天逸想来也许会轻松一些^,父皇生前就仰仗景世子&,以后更需要仰仗景世子了^!”

    “景乃天圣臣民*&,自然会尽应尽的本分!七皇子无需多虑&!”容景淡淡道^。

    “景世子有这个心^,如此为天圣*,自然极好*!”夜天逸话落^*,从容景身上移开目光,对文莱吩咐道:“文公公,去请母后来**^!”

    “是&!”文莱立即应声&,连忙去了。

    云浅月看着文莱的身影向荣华宫跑去&,眸光微微眯了一下。姑姑本来应该带领后宫妃嫔哭灵,但是她因为生子果&,身体本来就极差^,昨日又奔波一趟*,如今这样的大雪身子不堪重负&,不在这里很正常**?*^;屎笫且还?*,如今老皇帝殡天&,无论皇室的子孙里面谁做皇帝^^,她都是太后*,宣读老皇帝遗旨是应该在&,但她总觉得夜天逸喊她来^^,不单单是因为她即将荣升太后的身份*。她除了这个身份外,肚子里还怀着太子&,还是云王府的女儿。

    众人都不说话,静静等着皇后来^*。

    大约过了两盏茶时间&,皇后的身影由众人簇拥着缓缓走来^。

    云浅月转头看去*,只见飘扬的大雪下^,皇后身上一身正宫大红服饰^,周身上下除了红还是红&,与老皇帝的红木棺木相得益彰&&,在漫天漫宫闱飘的白雪下&^,红得夺目*。她身边扶着她的关嬷嬷和身后簇拥的众人皆是一身素缟^,更衬得她红艳鲜华^。

    雪帘这时密集起来&^,距离得远^,隐隐约约看清皇后的容颜和雪一样白^^。

    云浅月心里一疼,姑姑虽然厌恶恨怒老皇帝,但总归是夫妻*&,因为他^,她在这宫廷二三十年&。这大半生,踏出宫门的机会少之又少^,看到的只有头顶这一方尺寸之天。如今他死了,先他一步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见到天^。她的心境到底如何,只有她自己能体会吧&!

    不多时^,皇后一行人来到圣阳殿外*,她停住脚步*,首先看向灵棚内老皇帝的棺木。

    “母后!”夜天逸恭敬地喊了一声^。

    皇后脸上没什么表情地从老皇帝棺木收回视线,看了众人一圈,从容景和云浅月身上停顿了片刻*,眸光暖了暖&^,最后定在夜天逸身上^,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七皇子^,本宫来了,本宫看着如今这人都齐了*,先皇有什么遗诏,宣读吧^*^!”

    “是!”夜天逸应声^,话落&*,看向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三人^&,吩咐道:“三位王叔,父王几日前交付你们手中的遗诏可在?拿出来宣读吧!”

    “是**,七皇子&!”三人连忙垂首*,各自从袖中取出明黄的卷轴。

    云浅月看着三人,手里拿着一模一样的卷轴,卷轴是用一种特殊的面胶封着的&,这种面胶的材料极为稀少,而且难制*,若是有人开启之后*,面胶的封口处就会有裂痕,但若是想重新封合上*,面胶已干*,不可能^,若是弄新的面胶重新补一层的话,那么再小心,都会有痕迹。如今这三个卷轴半丝痕迹也无,显然从封合上之日后,再未开启过^^^。

    这样看来^**,老皇帝何等费尽心机筹谋留了三份圣旨。夜天逸是否参与这圣旨封合^?

    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三人拿出圣旨对看一眼^,须臾,都恭敬地将圣旨呈给夜天逸&&。

    “父皇重用三位王叔^,圣旨既然交给三位王叔*,就由三位王叔来打开一起宣读吧**^!”夜天逸不接圣旨*,淡淡地道^。

    三人闻言撤回手^,于是各自按住了衔接口,将捆绑的丝线轻轻一拽,粘合的面胶被丝线的拉力扯开&*,从头拉到尾,不多时*,三道圣旨被解开*。

    德亲王拿着圣旨看向云王爷和孝亲王。

    “德王兄先请^!”那二人见德亲王看来*^,立即拱手^&。

    德亲王看了众人一眼,缓缓点头*,将卷在一起的圣旨打开*,他目光触及到圣旨里面的字迹一怔&,抬起头,讶异地看了夜天逸一眼^&^,夜天逸面无表情,他又看了容景一眼&,容景面色清清淡淡**,他眸光扫过云浅月,须臾^,收敛起讶异*,恭敬地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蒙天佑^,掌天圣江山三十载。一生兢兢业业^*,不敢做半丝愧祖之举&,虽尽心尽力&,但仍犹有不足。晚景之年*,再不复华茂,朕近日倍感体乏力虚,实乃大限之兆,再不能为江山分忧^,为百姓解难&。故立下遗诏*,以巩固我天圣江山基业后继有人&&?*!?br />
    德亲王读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朕有十五子^,大皇子早殇,二皇子虽有谋*,却无智^,三皇子晚折,四皇子有志&,却无谋,五皇子^、六皇子均受难伤折,七皇子自小脊骨刚硬&,有智有谋,且天造英才^^,朕心属意七皇子也。其他皇子年幼^,皆不是雕琢之才,故*^,没有天命*,不提尔^?!?br />
    众人鸦雀无声^^,大雪簌簌而下*^,只有德亲王一人声音*。

    德亲王再次顿了顿,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朕虽属意七皇子^&^,七皇子也有智有谋*,是朕之子孙唯一可塑之才,朕半生心血耗其一人之身,但时至如今,仍觉欠佳,还需历练*,方能接替大任^*。故朕左思右想,朕大限之日^,他为新皇,实不足耳&。且,朕之皇后云氏,端重温婉&^,入宫多年*,后宫未曾发生让朕忧愁之事^,堪为母仪天下典范&*,幸她腹中怀有太子*,有其母*,子必恭^。遂,朕亲立皇后腹中之子接替朕位^,七皇子夜天逸辅佐新皇*,封摄政之王^^。念新皇尚在腹中^,不足以立世&^,朝中一切事物尊摄政王一人论处^,念新皇之母体虚力弱,恐难承载江山之重诞下新皇&,遂&&^,朕圣旨后再立旨意*,新皇若早殇,摄政王登基继位?^!?br />
    德亲王读到此处&,众人连半丝喘息声似乎都不闻了。

    “朕苦劳一生,唯一憾事不是不能亲眼再看天圣江山再复始祖之繁荣&,而是不能亲眼见朕和云王妃为一双儿女自小命定姻缘不成。遂^,朕虽死&,犹不瞑目**。想来云王妃在天之灵当与朕一般想法&,朕为不辜负天意,不负云王妃所托,思之想之*&,临终为朕之七皇子摄政王夜天逸和云王府嫡女云浅月赐婚&&。天逸大孝,朕心中知晓,遂不必三年不纳喜庆,一年足尔*?&!钡虑淄醵恋秸饫颺,再次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朕崩之日*,摄政王接管朝政**,德亲王、孝亲王&、云王虽该到退日,但念之江山巩固,子民困顿&&,延迟退日^,待朝业坚固,再行退尔。秦丞相这些年劳心劳力&,朕心感知念之,但晚年心力有所不济**,故,准其归隐返乡,景世子天降大才*,华盖古今^^,官拜丞相&^。其余人&,尊摄政王分遣&&,朕再不忧心。此遗旨三份,德亲王*、孝亲王、云王人手一份^,盖传国玉玺为效,钦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章 宣读遗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章 宣读遗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