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喜欢多年

    车中坐着的人不是容景,而是一身锦裳华袍与容景年岁相差无几的年轻男子。男子姿容绝滟,青丝如墨,肤如玉&,眉如黛,如仙人妙手鬼斧神工,又如聚集了远山青色春秋之花的所有精华织染,令凡是见到他的人*,脑中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玉质盖华”四个字。

    放眼天下^,能当得起“玉质盖华”这四个字的人,非东海国太子莫属。

    东海国太子,玉子书^,天生华滟,美姿容,颜如玉。生不能言,五岁方开口*,且出口成章,建子民,兴东海,受千万百姓爱戴。东海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尊太子令*^,等同于尊王令^?!?br />
    即便百年来天圣和东海无甚来往&,但是关于东海国太子的传言还是隐约有人在传*。

    天圣有容景,“尊比天子&,雅盖王侯&?*!?br />
    东海有太子,“天生华滟&,玉质盖华?!?br />
    这两个人的名声&^,流传甚广,但是一直以来无甚交集。

    夜轻染显然没有料到在今日,在容景的马车上,突然就见到了玉子书,如此的碎不及防*。他心中的惊异和讶异可想而知*。尤其是容景的车厢内,一直以来只有云浅月一人坐过,那人天生好洁成癖,除了云浅月*,谁也近身不得他三尺之内^,更有甚者&,连碰他的物事儿都不能。而玉子书如今就懒洋洋地靠着车壁半躺在他的车中,闲适随意^,赶车的人是弦歌,容景的贴身侍卫,显然这是一种对车内如今坐着的人的认可*。

    “孝亲王府的染小王爷?”玉子书本来闭目养神&,见车帘被挑开,露出夜轻染惊异的脸,他微微一笑,语气如暖风拂面,浅浅扬眉&,令人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真是玉太子!本小王以为眼睛花了!”夜轻染忽然扬唇一笑*,这时正一阵风吹来,透着一丝深秋的凉意,吹起他锦袍玉带,他盯着玉子书,“传言有时候也不欺人,玉太子果然如是!?br />
    “染小王爷也一如传言?!庇褡邮楹团恍?。

    “玉太子何时来的天圣?如今怎么在弱美人的车厢内^?若不是本小王歪打正着*^,还竟然不知玉太子尊体已经来到天圣?!币骨崛镜氖炙嬉獾胤鲈诔迪岜呖蛏?,笑问。

    “今日刚刚到!”玉子书含笑应对。

    “今日?刚刚&?”夜轻染眉梢扬起,笑道:“玉太子不会不识这里是皇宫门口吧?难道玉太子刚来就要进宫面见皇伯伯?”

    “自然知晓*!”玉子书笑得温和^^,“本宫刚刚进了京城,方才想起没有对天圣君王报备^,于是便来到了皇宫,还未曾着宫门通秉,却正巧遇到了景世子,景世子说天圣君王卧病在床,如今不宜打扰,荣王府虽然寒舍,但也有容身之地&,让子书去荣王府休息。子书也觉得打扰天圣皇上修养的确不合宜,于是却之不恭,便就依了景世子之言。景世子进宫去理事儿,便着属下送我,如今正要去荣王府,不想却见到了染小王爷?!?br />
    “原来是这样^!”夜轻染眸光微闪,也不再探究,笑道:“本小王听闻玉太子和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交情不错^,为何不先去云王府?”

    玉子书长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笑意不改*,语气温和地道:“本宫身份太过特殊,不想给她找麻烦?&!?br />
    夜轻染微愣^,忽然笑了,“看来玉太子还是不明白天圣京城的情形,小丫头自小就嚣张纨绔,任性妄为,那是出了名的,皇伯伯的话在她耳里就跟耳旁风没二样&^。她不给别人找麻烦就不错了,实在不需要你如此顾忌?!?br />
    “哦&?是这样?”玉子书似乎有些讶异,须臾,哑然失笑,“但即便如此,还有一个景世子呢!我若是去了云王府,景世子大约该紧张了!”

    “玉太子还怕那个弱美人?”夜轻染挑眉^。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銮冶竟等偻醺淖现裨荷跏乔寰?。而且东海和荣王府有一笔百年前的纠葛,本宫要麻烦人,理应麻烦景世子才不为过^?&!庇褡邮樾Υ?,滴水不漏。

    “话的确如此说*!”夜轻染笑着点头^,询问,“本小王如今要去云王府,玉太子从东海而来这一路可累?若是不累的话,就先去一趟云王府如何?”

    “本宫有些累了,反正已经来了天圣京城,早晚都能一见故人,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庇褡邮橐∫⊥穅。

    “也好*!本小王正好有时间,就送玉太子去荣王府^?;赝吩偃バ⊙就纺抢??!币骨崛疽膊磺壳?&。

    “劳烦染小王爷了!”玉子书不显谦让^^。

    夜轻染不再说话,挥手落下了帘幕&,将马鞭还给弦歌,“这马不给本小王面子^,还是你来赶吧^!本小王陪你聊天^^?!?br />
    弦歌接过马缰,轻轻照马身上拍了一下^,马立即走了起来。

    一车一马离开了宫门口*。

    冷邵卓站在宫门口看着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走远,将夜轻染和玉子书刚刚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目送着马车消失在街道尽头,才收回视线,缓缓走向自己的马车。

    车前有随身随从挑开车帘*^,冷邵卓上了马车&&,对车夫吩咐,“去云王府!”

    “小王爷?王爷数日前不是告诉您少与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来往吗&^?如今您……”随从一惊,连忙出声。

    “如今是奉皇上和七皇子的旨意前去!你放心,父王不会说我的?!崩渖圩可籼怀鍪裁辞樾?。

    “是!”随从闻言立即噤声,不敢再说话,一挥马鞭*,马车向云王府而去*。

    云王府浅月阁内,云浅月正躺在桂树下的躺椅上计算日子*&。二十多日之前,容景对她说小七不日就到,可是如今过了二十多日她还没见到人,不免猜想是否路上遇到了什么不顺或者麻烦。

    她趟了许久,也只能得出一个“等”字。容景那个家伙除了那日对他说了一句“玉太子不日将到&?!钡幕爸?,再是只言片语不露&,而小七那个家伙偏偏也不懂得绕过容景,到如今是半丝信息不给她。相比于他们两个人互通书信往来,她倒是成了那个被排除在外的人。这事情怎么会演变成了这样?

    云浅月心里有些郁闷,实在想不通*。

    如今已经十一月的深秋*,桂树经过那日容景从房中将三公子&^,不&^,西延玥打出,撞到了树上,将桂树的枝叶和桂子都给打了起来,落在了地上一层&,如今树上仅余几片残叶凋零,风吹来,稀稀疏疏作响。

    云浅月听着这飘零的响声,心底一叹,等吧^^!不等又能怎样?

    “小姐,冷小王爷来了!”凌莲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自然也听到了浅月阁外传来的脚步声^,她有些头疼地想着三公子那日被容景一怒之下直接派青影送走了,别说和冷邵卓告一声别了^,就是回孝亲王府他住了十数年的小院看一眼也没能够。如今冷邵卓来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小姐?”凌莲没听到云浅月应声,又喊了一声*。

    “嗯&,听到了^!”云浅月回过神,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脚步声远远而来^,有些轻重不一*。似乎与那日他辗转反侧了一夜之后来找她的情形相差无几*,一步一步走近,彰显其内心,似乎极力地压抑着什么,却又控制不住。

    云浅月将胳膊枕在脑袋下,微仰着头看着天空。深秋的天空,清爽明净&&,万里无云&。她看着看着,便心情舒缓一些。其实从生下来,人的心便如这样的天空*,一片沉静蔚蓝^,半丝杂志也无*,后来经过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涂抹上或黑或白或斑斓的色彩。但正因为这样,才叫人生。

    冷邵卓来到浅月阁门口*,便见到躺在光秃秃树下的人,虽然已经深秋^,但这样只剩下零星枝叶的桂树还是太突兀,他站在门口看了片刻,见云浅月一直仰着头看着天空,似乎没注意到他来,他也跟着她的目光看向天空,这时,有一只大雁飞过,那只大雁在高空中,飞得很慢*&,显然是脱离了群体,有些孤单,但依然不见懈怠。他看了许久*,直到那只大雁剩下一个小黑点,才收回视线^,向云浅月走来。

    云浅月此时也从天空收回视线,半躺着的身子坐起来&*,懒洋洋地挪出一块地方*,往她身边指指*,对冷邵卓一笑,“坐!”

    冷邵卓看着云浅月,她笑容明媚而温暖,似乎那一瞬间就驱散了他心底的灰暗和阴霾。他扯了扯嘴角,但终究是没扯出个笑来,依言坐在了他身边&。

    “看你这副样子又是有事儿?”云浅月笑看着他。

    冷邵卓默默地点点头。

    云浅月挑眉,“关于我?要不你也不会来找我了?!?br />
    冷邵卓再次点点头*^。

    云浅月看着他,笑道:“什么事情?说吧!只要你问我,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br />
    冷邵卓抬起头&,张了张嘴^,又闭上,云浅月看着他&,也不催促,过了片刻,他似乎鼓起勇气^,问道:“娇娇,她……是你救了^?”

    云浅月眸光微闪*,眼底闪过一抹沉思,已经微微了然*,笑道点头*&,“嗯,是我救的!”

    “她……如今在哪里^?”冷邵卓抽搐地问*。

    云浅月呵呵一笑*,“怎么?你要找她?还对她念念不忘?”

    “不是!”冷邵卓摇头*,直直地看着云浅月&,“我只是想知道*!”

    “我救了她之后*,被她从我手上逃脱了!痹魄吃孪肓艘幌?,如是道。

    “那后来呢?”冷邵卓又问。

    “后来再没见过*?!痹魄吃乱∫⊥?。

    冷邵卓腾地站了起来**,盯着云浅月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云浅月,你骗我?!?br />
    “这么大的反应?看来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的?”云浅月笑着伸手拉他袖子,语气温暖,“你急什么*,坐下慢慢说&。我既然说了当你是朋友,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便不会骗你。你问我的是娇娇不是?我的确从望春楼之后再没见过娇娇。我说的是实话?!?br />
    冷邵卓一愣,不知道是被云浅月的笑意和温暖的语气感染^,还是因为她的话,他不由自主地坐下身^,低声道:“照你这样说来,你再没见过娇娇^,是否我可以理解为你见到了和娇娇长得一样的人*,而他不再是娇娇,是别人了?”

    “嗯*,可以这样说&!”云浅月点头。

    冷邵卓不再说话&^,沉默下来&。

    云浅月想着以前冷邵卓吃喝玩乐,无恶不作^^,不管京城暗潮涌动&^,不管天下风云变化*。只要他老子有钱&,供他有作恶的本事,找一大堆人陪着他乐呵,便知足了^。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黑,没有白*&,只有色彩斑斓*??墒侨缃竦睦渖圩看蟪勾笪騘,懂得明辨是非*,知道风云变化,了解私下里的波涛汹涌,甚至会察言观色,也会行事小心谨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活得不比以前轻松*,让她看着倒是觉得他更累了。这样的冷邵卓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她微微蹙眉*。

    “我三弟……他是不是就是娇娇?”冷邵卓沉默半响,吐出一句话^,似乎尤其艰难。

    “嗯!”云浅月点头&。

    冷邵卓虽然猜到,但还是面色一白&,身子僵硬,似乎难以接受,见云浅月点头&&,他想说什么,唇瓣微微颤栗,似乎说不出来&。

    云浅月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龙檀香,这种香很淡,显然不是他用的熏香,而像是被在某一个地方沾染上的^。而这种香只有老皇帝的圣阳殿有*,也就是说明他来这里之前,是在圣阳殿。

    “他是西延国流落在外的太子*?”冷邵卓似乎极力地压抑着什么,又问。

    “嗯!”云浅月应声。

    冷邵卓不再说话^,再度沉默下来。

    云浅月看着他,见他低垂着头&,两侧有两缕青丝垂落。遮住了他眉眼*,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但他气息似乎已经低迷到了谷底。显然心情很糟。

    西延玥与孝亲王府,也许注定就是有这么二十年化解不开的缘。与冷邵卓则是孽缘。

    若是以前的冷邵卓,别说西延玥消失不见,就是出现在他面前^^,他不是打一顿,也许就是视而不见*??墒瞧渖圩看竽阎蟠蟪勾笪?,如今偏偏衍生出这一段纠葛的戏码来&。也许别人会觉得庸人自扰,但在当事人看来,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云浅月见他不说话,也不说话,这种事情,劝说无用。冷邵卓不傻,不但不傻,而且也是聪明的,既然娇娇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不用她说,他便已经想通了其中的缘由。如今差的&,便是他为何又成了西延玥了^。

    沉默片刻^,冷邵卓终于出声,“你定然都知道^,便与我说说吧!他为何又是西延太子了?”

    “他本来就是西延太子&?!痹魄吃孪肓艘幌?,还是对冷邵卓据实以告,他有权利知道*。于是言简意赅地将西延安平王和护国神女之事与他叙说了一遍。

    冷邵卓一直静静地听着,云浅月话落*,他再次陷入沉默。

    这一回沉默的时间比刚刚前两次都长都久*&。整个人静静的*,若不是风偶尔出来,他可有连发丝都不动一下。

    云浅月等着等着就犯了困,闭上了眼睛^,想着论起折磨人来^,这冷邵卓原来也是高手^。

    “原来半分关系也没有!大约是上一辈子孝亲王府欠了他的债,或者是他欠了孝亲王府的债,这辈子寄居二十年,来还了&。如今还清了吧!”冷邵卓在云浅月要睡着时&,忽然出声。

    云浅月困意浓浓&,不答话。

    “你既然困了,便回房间睡吧!如今深秋,凉气太重,仔细伤了身子&。我走了?!崩渖圩科鹕碚玖似鹄?,看着云浅月道*。

    云浅月闭着眼睛不睁开^,对冷邵卓摆摆手&。

    冷邵卓见她听进去了*,便转身向外走去*。

    云浅月听着他脚步声一步一步走远&,比刚刚来时没轻快多少^,步履还是有些颓靡和沉重,似乎丢失了一件什么重要的东西&,又像是一脚踏在棉花上,一脚踩在淤泥里&。她睁开眼睛^,喊他,“冷邵卓!”

    冷邵卓停住脚步回头*。

    云浅月坐直身子&,看着他道:“冷邵卓*^,以前你坏的时候^,我只恨不得将你塞回你妈肚子里去,但也没看不起你。你可知道为何?”

    冷邵卓一愣^^,看着云浅月&,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因为那时候,你活得肆意&^*,虽然无恶不作^,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至少你活得快乐。你每日都寻求新鲜的东西,比京城所有的子弟都会玩?;嵬嬉彩且恢直臼?。在这京城里&^,若说纨绔子弟&*,你当第二,没有敢当第一^。那时候你没有理想&,没有报复,一切都在玩上&^&,玩得专心致志&,谁也比不了^?&!痹魄吃驴醋潘?&,见他愣神,她认真地道:“可是如今的你呢^?你有理想^,有目标吗?你知道每日里你都在做什么吗?你认为什么是对你最有意义的吗?你知道过了今天之后,明日你该干什么吗*&?或者是连今天该干什么&,你都不知道了吧*?”

    冷邵卓面色一白&,眸光露出迷茫,就像一个误入迷途的孩子&,混沌不清。

    “你认为如今的你比以前的你活得快乐吗?”云浅月挑眉。

    冷邵卓摇摇头,“不快乐*!”

    “为什么不快乐?”云浅月看着他*。

    冷邵卓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似乎又不知道如何说**,迷茫得答不上来。

    “你是不是说不出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不快乐什么*?”云浅月站起身^,走向冷邵卓,看着他,这一刻的他和二十多日前西延玥离开时候何其像。虽然不是兄弟&&,从孝亲王府到望春楼*&,纠缠了这么多年&&,也还是彼此沾染了些共同的气息吧&?

    冷邵卓颓然地点点头^。

    “有时候*,困顿住一个人的不是别人,不是那些纠缠不断,理不清道不明的琐事,而是人心&。心宽则天地宽^*&,心窄*,则寸步难行?!痹魄吃陆执钤诶渖圩康募缟?^*,似乎传递给他力量一般,“如今这天圣京城有多少人被刻成了一个模子^,实在不需要多你一个?!?br />
    冷邵卓怔怔地看着云浅月^,似乎懵懵懂懂^。

    “无论身边的人和事情如何发生或者变化,你都要时刻记着*,做你自己?!痹魄吃驴醋潘鸮*,笑着道:“我们的身份和周边的环境已经叫我们如此压抑&,若我们自己再压抑着我们自己&*,那活着还有什么滋味?你是冷邵卓,以前的你做的那些事情只能成为你的镜子*^,让你记得不要再重复去做错事*,而不是成为你的污点^。人活一世,这一生,谁能没做点儿错事儿和傻事儿^?谁能说做得每一件事情都是对的^&?即便是容景&^,天下多少人认为他完美无缺^,可真是如此吗^?他的缺点不过是被优点掩埋了而已&?*!?br />
    冷邵卓沉默不语*。

    “所以*,无论他是娇娇^&,还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是你的弟弟,还是西延太子西延玥,又有什么化解不开的谜题呢^^?他都是一个他而已^,就像是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将来*。都是一个人而已。以前的冷邵卓是冷邵卓*^,如今的冷邵卓还是冷邵卓。你不能日日纠缠在过去的过错里^*&,而深陷囹圄^,不能自我解脱^^。日日为过去所苦^!痹魄吃禄郝厝八?**。

    冷邵卓混沌的眼睛内裂开一条缝*,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破云雾*。

    “有些人看不透,被过去纠缠,有些人看得透,同样为过去纠缠^*^,但无论是看得透,还是看不透*&,其实都是过去而已&&。又何必纠缠不休^?亦或者反过来想想,凡事真需要看得那么清楚明白吗?那样会少了多少乐趣?世间万事万物,从来都有两面&,有利有弊*^。端看你怎么看了^!”云浅月清楚地看到冷邵卓眼中破碎出的光亮^&,笑着继续道:“你是冷邵卓而已^^,孝亲王府的小王爷只是你出身的一个身份而已*&,身份是什么&?无非是一个点缀^。有它没它&,你都是你**。就像我是云浅月*,云王府小姐^,这个身份,也是我的一个点缀而已&。有一日云王府不在了,或者我嫁人了,我的身份变了,那么你能说我再不是云浅月吗^?所以,对于娇娇&*,三公子,或者如今的西延玥,都是一个人而已。你又有什么想不开^^,想不透的呢?不就是那么点儿事&。说白了,天大的事情只要你心宽,便也不叫事情&,脑袋掉了碗大的疤而已。你的思想,决定你的行为,你眼界多宽^&,会绝对你的路走多远。明白吗**?”

    冷邵卓点点头,眼中光亮一点点蔓延&,“明白了!”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笑道:“你明白就好*!冷邵卓^,我对谁可都没有如此耐心开导过。即便当初与我有十年情意的夜天逸^^,也没有过&。你可不要浪费我的一番苦口婆心!?br />
    冷邵卓重重地点头&&&,见云浅月语气轻松地提到夜天逸&,他试探地问^&,“那你当初为何不开导他^?若是如此,他能想通的话&,也不至于你们如今……”

    “我们如今水火不容是吧&?”云浅月淡淡一笑*,“他和你不同&*?&!?br />
    冷邵卓看着云浅月,她虽然笑着,却是没有笑意**,整个人不见劝说他时候的摸样闲散却句句戮到实处。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和苍凉,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奈。

    “你不求我什么,而他求&^。他求的东西&*,我给不了***。所以^,只能这样!痹魄吃率掌鹎樾?^,伸手拍拍冷邵卓,“估计宫里那两个人还等着你复旨呢*^!去吧^^!”

    “你知道*^?”冷邵卓讶异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你一身龙檀香*,又是这副样子来找我,我能不知道吗&?”

    冷邵卓脸色微微一红,再不见颓靡沉重和压抑^,低声道:“我的确要进宫复旨&*,皇上和七皇子叫我去的目的自然是想要借我从你这里得到什么讯息*&,或者是七皇子已经得到,只不过是想要借我证实而已。我心里明明清楚&*,却还是忍不住来找你。不来找你,我大约日夜都会不得安稳&?!?br />
    “如今安稳了?”云浅月笑看着他。

    冷邵卓也笑了&*,点点头&^,“我知道怎么做了^&&!”

    “跟你说了一大堆话,幸好没白说,我渴着着呢*,进屋喝口水&^。你是跟我进屋喝水&*,还是现在就走&&?^*!痹魄吃挛世渖圩?。

    “我现在就进宫*!”冷邵卓道。

    “那就快去吧^!”云浅月对他挥挥手,抬步向屋内走去。

    冷邵卓看着云浅月&,见他进屋&^*,抬步向外走去,脚步一改来时轻重不一^^*,不乏稳重^^。

    云浅月回到房间^^,刚坐在桌前,端起茶杯*,院内一丝异样的风丝刮落,一袭锦袍玉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抬头&,只见正是数日不见的夜轻染。从那日在夜天煜府邸,他出手挡住她救了皇室隐卫之主,他们再没相见。她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

    夜轻染脚沾地之后,便懒洋洋没骨头一般地倚在门框上,透过珠帘看着云浅月,眸光幽幽&,声音亦是幽幽,“小丫头&*,你能开解冷邵卓&,如此苦口婆心&,语重心长,你能不能也开解开解我***?”

    云浅月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茶杯碰在桌案上^,发出“?!钡囊簧嵯?,她看着夜轻染*,浅浅一笑&&,“你还需要我开解&?”

    “需要!”夜轻染直直地看着云浅月*。

    “如何需要?我知道冷邵卓的症结所在^,所以能开解他,可我不知道你的症结所在*&,如何开解得了你?”云浅月也看着他^。

    四目相对,夜轻染眸光幽幽深深,云浅月眸光颜色浅淡*。

    “小丫头,说句实话,你可否试着进入我的心,去认真地了解我?”夜轻染忽然垂下头^,不看云浅月,而是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问。

    云浅月眸光微闪,不答话*。

    “没有吧?你从来就没有试着进入我的心&*,去认真地了解我对不对?”夜轻染的声音又低了许多&^。

    云浅月从他身上收回视线^,看着面前的茶杯^,杯中水是浅碧色*,一如容景那日那杯茶&。她将茶杯重新拿起来^,放在手中&,轻轻晃荡,杯中茶水随着她的晃动而荡漾&,荡出一圈圈浅碧色的茶圈&,分外漂亮^。

    “小丫头,你一直防着我^&!”夜轻染沉默片刻,抬起头,看着云浅月,又道*^&。

    云浅月依然不答话*,专心地晃动着手中的茶圈。

    “若是我说*,我想要你开解^,看看有什么办法将你从我心里面除去&,你有没有办法?帮不帮我?”夜轻染盯着云浅月又问。

    云浅月手一顿*,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夜轻染&。

    “若我说,弱美人喜欢你多长时间&,我便在心里喜欢了你多长时间,你信不信?”夜轻染又道:“多少年,早已经记不清了!”

    云浅月静静地听着&*,没打算说话。

    “你一定不相信**?&&!币骨崛炯凰祷?,自嘲地一笑:“有一个小女孩^,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明明那么小^,一双眼睛却透着看尽一切的沧桑和高傲。那样一双眼睛^^,该怎样形容^?我如今依然记得,皇伯伯四十五大寿&,无数人歌功颂德*,大殿上金碧辉煌,美酒佳肴,山珍海味^&,歌姬载歌载舞^,繁华升平*??墒侵挥兴薅谥?&,漠视着一切。与丞相府的秦小姐坐在一起,一个明明就是孩子的小人在装大人,装得端庄贤淑^,一板一眼,而一个人明明看着像孩子,却是怎么也不能将她当做孩子,或许她自己也没办法把自己当孩子*,只能在装孩子&*,装好奇&^,装赞叹&^&,装天真,甚至装胡闹&,装哭,将自己装得不像自己才作罢*!?br />
    云浅月唇瓣微微抿起^&,随着夜轻染的话想起了十年前&&。他说得没错^&,她那时候就开始装了^,她知道有无数双眼睛在观察她这个云王府唯一嫡女^,与天圣皇室有婚约的人,内定的太子妃&,将来的后宫之主*^*。她不想进宫*,只能装&^。

    “我看得有意思,却不知道看着看着便看进了自己的一颗心?&!币骨崛静业恍?,“小丫头,你心里只有容景&,避着我,防着我,近着我*,远着我^,时刻准备着与我对立,拔刀相向,可否有想过卸去我的身份&^,我只是一个人只有一颗心而已*?”

    ------题外话------

    腰酸^^、背痛&、眼睛疼,呜……

    新的一个月^,手里有月票的美人们,给咱们世子妃加油哦^!么么哒^!

    《纨绔世子妃》的实体书在当当网已经入库了,等待的亲们可以入手了!买书的亲们表要忘记五星评哦,对咱们很重要。代表小景爱你们&,群么么*。^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七章 喜欢多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七章 喜欢多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