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化解嫌隙

    老皇帝陷入昏迷,整个圣阳殿侍候的人都慌了神&,外面守护的太医蜂拥而入*,但谁也不敢给皇上诊脉*,生怕万一诊断出个不好来*^,便是抄家灭门的大罪&,于是一番踌躇之下,命人赶快去请七皇子*。

    夜天逸如今监国*,昨日老皇帝气怒砸了御书房之后*,他命人修整^,下了朝之后便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得到老皇帝昏迷的消息*^,便扔下奏折&,向圣阳殿赶去。

    夜天逸赶到圣阳殿之后&,亲自给老皇帝把脉^,见是怒火攻心气血不通导致昏迷^&,这等病情拿出任何一个太医院的太医来都能诊断&,偏偏一群太医守在病床前无人动手^,他大怒^^&,命人将所有太医都拖出去,每人二十大板*。

    圣阳殿外传来板子噼里啪啦的声响,以及太医们叫苦连天的呼声&。

    年迈的两名太医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但板子一下不少^&,依然足足打够了二十板才罢手^*。之后一群太医被人抬回了各自的府邸*。

    圣阳殿经过一番闹腾&,安静下来&。

    夜天逸给老皇帝开了方子,命人煎药&,之后才询问其昏迷的原因&*^。

    文莱战战兢兢地将夜天煜拿着钦天监择的良辰吉时来探望皇上**^,被皇上拒之门外后说了一句话离开^^^,皇上问夜天煜说了什么&*,他将那句话禀告了*,之后皇上便昏迷了的事情对夜天逸如数说了^,说完跪在地上等着挨夜天逸的板子*&。

    夜天逸本来阴沉着的脸却笑了,挥挥手让文莱起来^,不甚在意地道:“四哥说得也对,父皇早日康复,我才能早日接班**,这原也没错^?!?br />
    文莱不解地站起身*,不明白这明明是前后矛盾的一句话**,怎么就成了不错了^&。

    夜天逸不再说话,命人将奏折从御书房搬到了圣阳殿*^,在圣阳殿内的玉案前批阅&。

    夜天煜的言语和太医院的所有太医被打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浅月阁*。

    云浅月正窝在软榻上查看红阁从天下各地传来的消息&^,闻言哈地一声笑了^^,赞扬道:“早日康复&*,尽早接班&,夜天煜活了二十多年*,就这一句话最有水准*!”

    凌莲不解地看着云浅月*,“小姐,这明明是一句矛盾的话??&!”

    云浅月笑着道:“夜天煜是在说老皇帝早日康复*&,才能早日肃清他们*^,将这江山太太平平地交到夜天逸的手里&,否则老皇帝一旦驾崩*,结果到底如何&,那么就不一定了**?*!?br />
    凌莲恍然*,“原来如此^!”

    “所以说夜天煜说了一句极为有水准的话^^。比昨日我大打一场还有效&&,昨日只是让他砸了御书房而已&,今日气得吐血昏迷,也算是将刀子捅到了他心窝&?!痹魄吃率樟诵σ?&,眸光有些冷嘲,“父子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绝无仅有了&&。不,也许皇家的父和子本来就如此*。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父慈子孝**^&?^!?br />
    凌莲点点头,心里不禁唏嘘&。生活在皇室的人真的很可怕。

    云浅月低头继续看手里的密函*,南梁凤凰关在南梁太子南凌睿用到了云浅月疏通排水的方法后^,大水得到了有效的排除*&,但凤凰关的水患太大,没有十日八日也排除不净。水患排除后,便是凤凰关的重建问题,大水将地下的土质便得松软^*,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被冲得沟沟壑壑^*,没有数月的工程,恐怕难以修复了,即便修复*&,也难以如初&*。

    巍巍凤凰雄关,天险天水崖,辉煌的过去终是不复存在了&。

    南疆依然很平静,似乎凤凰关天水崖的大难没有对南疆产生丝毫影响**&,南疆就如对外界成为了一个闭关隐世的所在。南疆王依然卧病在床^,公主监国^,驸马辅政&^,和乐融融*。

    西延皇上因为护国神女大病无治之事斩杀了数名医者&,致使西延医者人人自危,之后西延王即便招贴皇榜,万金甚至十万金寻求良医给护国神女治病*,却再无人敢接皇榜**。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在西延完全没用&&。西延王无奈之下,想到了容景*。容景医术虽然医治不了自身&,但十年寒毒顽疾所苦依然活到今日&,这等医术不得不令人叫绝*,天下第一高僧灵隐大师曾经有言:“景世子医术*,当世者,无人出其右也&?*&!?^,因这一句话&,容景被人称为医术冠绝天下*,生死人&,肉白骨*。西延王于是派人来天圣请容景*。如今来人已经在路上&&。

    北疆依然太平*^,秋收甚丰&。相比于天下各地*,今年北疆收获最大&^。

    这密函内一直以来排除东海国的消息*,这一日意外地有一条东海国的消息^^。说东海国两位公主洛瑶&、紫萝已经启程前来天圣。

    云浅月看着这则消息蹙眉*^,想起了洛瑶在两个月前离开时候说的话,她计算了一下日子,如今十月&*,距离她和容景及笄及冠还有两个月余*,东海距离天圣也就一个月余的行程^。洛瑶提前了一个月来^,到底有何打算^*?能不能再让她打道回府*?

    寻思片刻^^,云浅月问凌莲^,“这个消息是谁从哪里传回来的*?”

    “回小姐*,上次您问东海国的消息^,我们却半分不得而知。于是华笙姐姐说主子时候的红阁是主子时候的红阁&,如今红阁是您的。不管主子对东海国为何没有记录*,但您和我们都对东海国半点儿事情也不知^*,这万一有什么事情,对您十分不利^。尤其是还有一个和景世子有婚约的东海国洛瑶公主*,知己知彼&*,才能掌控行事*。所以华笙姐姐月前派了数人去了东海国*。因为时日尚短^,建立暗桩打探情报都得小心行事^,再加上路途遥远,又隔着东海。更因为信鸽等在东海国派不上用场,据说东海国的玉太子养了一批雄鹰&,整日里盘旋在东海之上^*,逮住信鸽就会咬死或者带回去,东海和天圣外界的传信根本就是传不通**^。只能人为往外送出&&。于是&,也只能得到一些微薄的讯息。从东海得到讯息^,实在太难*?*!绷枇镜溃骸坝裉诱媸抢骱?^!雄鹰堪比巡卫兵了?!?br />
    云浅月闻言笑着点头&^,眉目染上一抹暖意和柔色^^,“因为他是玉子书&!”

    凌莲看着云浅月,虽然知道小姐和玉太子关系甚是不一般^*^,但还是不明白这中间怎么样的渊源让二人如此不一般&。但她知道一点,就是玉太子对小姐极好^,小姐对玉太子也极好^。但令她也奇怪的是^,虽然二人极好&,可是从玉太子在河谷县离开后^,两个多月,二人中间并没有通信传递只言片语&。

    “照这样说来^*,人为传信&,洛瑶公主和紫萝公主在月前就启程了?如今是否已经到了天圣的地界了^^?”云浅月判断*。不是信鸽传信*,而是人力接力传信*,说明这条信息是在最少半个月或者二十日之前传出的^^,也就是说洛瑶和紫萝已经启程二十多日了。

    “嗯*,奴婢也认为如此!”凌莲点头*^。

    “那么也就是说洛瑶得到了关于南凌睿在蓝家携美而去而那个美人是她的事儿?!痹魄吃峦贫?^^&,“洛瑶提前而来*,看来不是因为与我的约定^,而是为了南凌睿和南梁了^&!”

    凌莲一愣,恍然道:“小姐说得对*。主子幻容用的是洛瑶公主的容貌^,如今在南梁,也还是用洛瑶公主的容貌。人人都不明白东海国的洛瑶公主怎么跟了南梁的睿太子^。这件事情想必是传回了东海*^,洛瑶公主坐不住提前来了?!?br />
    “呵&,若是这样的话,来了也好!”云浅月笑了一声,“这是娘亲自己惹的事儿*^,让她自己解决吧&&!”

    凌莲点点头,又奇怪地道:“这些日子南梁没有主子的消息呢*?”

    “娘亲自然是跟随着哥哥在凤凰关呢^!她大约又幻容或者易容改了面貌*,凤凰关才未传出关于睿太子携美治水的言论^*。凤凰关如此大难^,天下人人谈论**,只要她不以美人的身份跟随在哥哥身边&,天下人谁还会再理会一个女子美不美以及因她而牵连的风花雪月*?女人**^,终究只是这样封建王朝时代下的点缀而已&**。有则锦上添花,没有也无大碍&?^!痹魄吃碌?。

    凌莲觉得云浅月说得很对&*,再次点点头&&,“小姐*,如今洛瑶公主既然来了&*,也许还进了天圣地界,那我们该怎么办&&?”

    “吩咐华笙&&,消无声息地查探她们的下落*,她们定然也是易容而来*。查到她们下落之后再说?*!痹魄吃孪肓艘幌?&*,吩咐道&。

    “那奴婢这就去给华笙姐姐传信*!”凌莲询问云浅月^^,见她点头^,急急出了房门&。

    云浅月将手里的密函合起来*,懒洋洋地闭上眼睛。

    不多时,浅月阁门口有脚步声传来&*,脚步声熟悉^,有些拖拉的沉重^^*。

    云浅月睁开眼睛^,只见云离进了浅月阁^。云离清瘦了很多^,本来裁剪合体的衣衫有些微的松垮*,气色也不是很好^,眉目间隐含了一丝焦虑*。本来被锻炼得沉稳内敛的气质如今看来也退却了许多。整个人有些晦暗^。

    “妹妹^!”云离站在门口&,透过珠帘^*,向里面轻喊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哥哥进来吧^&!”云浅月坐在软榻上不动,挥手用一面方巾将红阁的密函盖住^。

    云离挑开珠帘^,走了进来,进来之后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坐在了桌前的椅子上&。

    “哥哥是为嫂嫂的事情忧心?”云浅月看着云离*。

    云离点点头,有些焦虑地道:“七公主都被皇上关进大牢将近一个月了*。如今皇上又病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起七公主放她出来&,我实在是不忍心她再在里面受苦^&?!?br />
    “那怎么办?难道你现在跑去老皇帝面前说你同意娶了六公主,让他放七公主出来吗?”云浅月挑眉^。

    “我不会娶六公主的!”云离摇头&,看着云浅月*^^,希意地问,“妹妹,你能有什么办法让皇上尽快放七公主出来吗?”

    “哥哥^!七公主在皇宫的寝宫云芳斋并不大,她亲眼目睹了文伯侯府的灭门惨案^,知道自己的母妃利用她害了文伯侯府一门^。她却半丝痕迹都没露出^,伪装被惊吓过度变得痴傻十年&。足迹十年没踏出云芳斋&&。她早已经学会了忍&,也学会了再禁闭中让自己怎样能过得好*。如今小小的刑部大牢,小小一个月的关闭,根本对她来说没用什么不可忍受的,小菜一碟而已*。何况里面有我们云王府的人和容景的人&*,她除了没有行动自由外&,吃穿都还有专门的人侍候^^,受不到半丝委屈^。你用不到这样心疼的&?^!痹魄吃潞眯Φ乜醋潘?&^。

    云离脸一红&&,叹道:“话虽然这样说,但若是皇上一直不答应放她出来呢^?难道她就这样被关押在刑部大牢?我知道她吃好穿好^,但再好也是刑部大牢&,她是十年隐忍在皇宫云芳斋半步不出能忍受这小小的刑部大牢没错&*,但她已经受了十年的苦^,如今嫁给了我&&,我怎么还能让他再受苦?”

    “哥哥心疼嫂子,这是没错?!痹魄吃挛叛孕α?^^,“不过目前这事儿急不得&^。老皇帝卧病在床,如今又昏迷^,人事不省^。他下旨关了嫂子^*,也得他下旨放出来才行^^。我会想办法的^&,让嫂嫂尽早被放出来。但是你可给我挺住了&^,不能垮了^。别忘了老皇帝关嫂嫂的目的^,他就是敲山震虎*,要你投鼠忌器,你如今这个状态最是要不得。精神一些^,别说嫂嫂在大牢里没受什么磨难^,就算受了磨难^,你也得忍着&&。小不忍则乱大谋?!?br />
    云浅月闻言有些惭愧&*,“妹妹说得及时,是我太着急了&?*!?br />
    “对自己的女人好&,没什么丢脸的*!这才是男人^^。我不会笑话你的?!痹魄吃滦醋旁评隵*,因为凤凰关水患之事^,她这些日子的确没顾得上想七公主的事情^,如今她被关了一个月,她这个哥哥耐不住了着急也是应该。

    云离面上的焦虑退去,点点头&&。

    云浅月还要再说什么&*,外面凌莲禀告^^,“小姐*,冷小王爷来府里了,要见小姐&?!?br />
    浅月闻言挑眉,想起昨日冷邵卓没参加夜天煜的生辰宴席便提前离开了^^,想必出了什么事情^,她看向云离。

    云离起身站了起来&^,“我今日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听说皇上昏迷了*,想到七公主还在大牢里&,便着急了。来问问你的想法^。如今我心里有些底了,你放心吧^!我没事儿&?!?br />
    “嗯&&,哥哥没事儿就好^&。你宽心**,嫂嫂定会出来的^*。我尽早想办法让老皇帝放了她&?*!痹魄吃露栽评氲?。

    云离点点头^^,“你也别太操劳了*!最近又瘦了许多^?!?br />
    “你也是!”云浅月笑了笑&。

    云离不再多言,转身出了房门^。

    云浅月见云离出了浅月阁&&,想了一下&,对门外道:“请他进来见我吧!”

    凌莲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云浅月想着冷邵卓从那日冒雨来找她关于三公子的事情&&,三公子不见^,她也未曾给他一个交代*&。后来凤凰关水患&*,她无心理会他的事情了&。昨日开始见他还好&,后来定然是她离开去找夜天煜的时候他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呢&?如今能让冷邵卓影响心情或者牵动心神的^,大约还是三公子吧^!

    浅月阁外传来脚步&,时轻时重,彰显来人的心情,轻重复杂。

    云浅月抬头向外看去^,只见冷邵卓进了浅月阁,他低着头,一步一步地走着,看不清他面色^,但行止姿态看起来险些状态不是太好。她盯着他看了片刻*,见他走得越来越慢,似乎心中有什么不解难题&,将他困顿纠缠&,摆脱不出。须臾,他居然停住脚步不走了*,反而转身向外走去^&。

    “冷小王爷^&?您不是要见我家小姐吗^&?”凌莲见冷邵卓居然返回^,疑惑地问^。

    “不见了!”冷邵卓头也不抬*,丢下一句话*,离开的脚步比来时的脚步快了一倍。

    凌莲一愣,看向房间&。

    云浅月在冷邵卓转身的那一刻便从软榻上起身站了起来,抬步走到门口&,对冷邵卓喊了一声,“冷邵卓&!”

    冷邵卓脚步一顿,但没有回头&,继续往外走&。

    “你今日走出这个门^,以后再也别来找我^?*!痹魄吃陆碜右性诿趴蛏?,懒洋洋地道*。

    冷邵卓脚步猛地顿住&,身子刹那僵硬&。

    “不就是因为三公子的事情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进来^,我和你说清楚&!痹魄吃驴醋潘?,若是她猜想没错的话,他这种状态大约是知道了三公子的事情&。

    冷邵卓缓缓转回身&^,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清晰地看到了他脸色憔悴^,眼睛里泛着血丝&,头发有些凌乱,像是一夜未睡。这样状态的冷邵卓看着很是颓废^&,和以前一直以来仗着老子是孝亲王为非作歹嚣张跋扈时候的他形成鲜明对比*,也和后来他改邪归正后说话处事谦和有礼形成对比。她伸手揉揉额头^*,这兄弟两个人的事情*^^,在他这样看着她的眼光下&,让她怎么感觉自己成了罪人是的^&?她无奈地对冷邵卓招手&*,“进来!”

    话落*,不再看他^,转身走回了屋。

    冷邵卓站在院中盯着门口珠帘晃动*&,片刻后,缓缓抬步^,向房间走来*&。他进了房间*,见云浅月背着身子站着窗前,一身淡紫色阮烟罗*,身形纤细*,不盈一握^。有风顺着窗外吹进来^,吹拂她垂落的青丝鬓发&,让她看起来有一种慵懒的温暖&^。他停住脚步,看着她^。

    云浅月不回头&*,对冷邵卓道:“那一日你来找我^,三公子就坐在我的床上**?*!?br />
    冷邵卓猛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你的心意他都明白了,但大约是伤害太深^,他不愿意原谅你^^。这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不好强求^。冷邵卓&,你若对我因为此事^,而有什么想法或者不满,觉得我没拿你当朋友不告诉你他的事情^,伤了你的心的话&,你大可以不必原谅我?^!痹魄吃碌氐溃骸拔蚁蚶炊允虏欢匀?。你是你&*,三公子是三公子*,我是我。我分得清楚?^^!?br />
    冷邵卓张了张嘴**,忽然垂下头。

    云浅月没听到身后的声音^*,便也不再开口,等着他*。对于冷邵卓,他背后还有一个孝亲王^,而孝亲王府和德亲王府一直以来是老皇帝器重的对象。四大王府,分属极端&,荣王府和云王府让老皇帝恨不得除去,而孝亲王府和德亲王府让老皇帝倚重*。夜轻染已经和她有了对立,早晚也会如昨日一般,刀剑相向&,那么被孝亲王爱如性命的冷邵卓&,孝亲王府的小王爷^*,孝亲王眼里的唯一爱子*,和她交好^,以后又会如何^?她不是神仙&,也难以去揣测将来。

    过了许久,冷邵卓低声开口^,“昨日你走后,夜轻染说……”

    云浅月缓缓转过身*,看着冷邵卓^,打断他的话&,“夜轻染?”

    “嗯,夜轻染问我找到弟弟没有?说你能耐大着呢*,既然答应帮我找*,让我等着就是&^。后来说我天真&,劝我别找了&,说他过得也许比我还好?!崩渖圩靠醋旁魄吃律粲行┑?^。

    云浅月嘴角微微扯了一下*^,“然后*?”

    “然后他与容枫去切磋武功了,六公主坐到了我身边与我说了一番话&?^!崩渖圩刻鹜?^&*,直直地看着云浅月&,“她告诉我说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一直就在浅月阁^,被奉为贵宾,而且还是江湖组织风阁的阁主*?!?br />
    “所以^*,你觉得我耍你*,便避开我回了孝亲王府^*?”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六公主^?

    冷邵卓缓缓地点点头^&。

    “既然觉得我耍了你^,你如今该打算以后和我老死不相往来才是^,如今怎么又来找我了&*?是想证实一下?”云浅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冷邵卓抿了抿唇,撇开头不堪云浅月&,语气有些闷地道:“我开始听了是有些难受&,我是诚心来找你*,真心将你当做你所说的朋友^,我改过自新^*,再不做以前那些恶事??墒悄闳疵髦浪谀睦?&*,而对我隐瞒&&,没拿我当朋友^,还看我的笑话^?&!?br />
    “你是这样理解&*?”云浅月寒了一下,皱眉问*。

    “开始是这样理解的&&!”冷邵卓诚实地道:“不过后来我听说了我走后四皇子府发生的事情^^,你为了四皇子和皇上公然对抗^,伤了隐卫之主&*。后来皇上迫不得已退了一步^,你保下了四皇子和赵府小姐^*。我就想着你这么厉害*,我何德何能*?让你费心思来耍我&?”

    云浅月闻言哧地笑了&,“你是没什么值得我耍的地方!不过孝亲王府的小王爷这个身份也许值得我耍也说不定呢^!”

    “不是!”冷邵卓闻言反驳&&,“咱们从小认识&,打了这么多年^*,我对你最气恨的事情不是我打不过你,而是你根本就不将我这个小王爷看在眼里,你觉得我是一个依靠老子才耀武扬威的人&,孝亲王府的小王爷在别人的眼里或许尊贵,在你的眼里一文不值,我很清楚的^&?!?br />
    云浅月挑了挑眉,静听下文*。

    “我明明知道六公主定然不安好心^,但还是忍不住去想你^,后来我翻来覆去&,想了一夜^,才想明白了,我们之间&&,我最丑陋&&,最丑恶^,最不是人的时候你都见过*。又哪里怕被你小小的笑话?就算你笑话我&&,我也豁出去了!定要找你问个明白,况且我私心里觉得,你不会对我耍弄的^*。有些事情^,你没必要^*,也不屑去做&?^^!崩渖圩康?**。

    云浅月呵地一声笑了,笑着摇摇头^,“难得你能这么想我,我想我该高兴?!?br />
    三公子不再说话。

    云浅月脚用力一点*,身子坐在了桌案上&,懒洋洋地道:“那日三公子就在我的帐子里,如今想必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了吧&?他不同意原谅你&,我自然也不能去强迫他^,谁都有自由^。不过你们毕竟是血脉相连,你想他原谅*,也不是一朝一夕,一时半刻&,一两句好话能够做到让他原谅你的,你若真有心,他早晚会原谅你。也不必急于一时?*!?br />
    三公子点点头,“我今日知道那日帐子里的人是他*,便明白了^^。我自然不会怪你不告诉我*,你说得对&*,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被奥?,他看着云浅月,小心地问^,“他真是风阁的阁主?”

    “怎么?你不相信**?”云浅月笑看着他。

    “是有些不相信^^。若非夜轻染的话,和后来六公主言之凿凿,我怎么也不相信被我一直欺负的弟弟竟然这么……”冷邵卓点点头&,话说到一半顿住*,皱眉道:“六公主不过是一个皇室公主而已*,我想不明白*,她为何知道这件事情&?难道是夜轻染告诉他的*?”

    “夜轻染到不至于?!痹魄吃孪肫鹱蛉找骨崛疽退黄鹑グ峋?^*,被她阻止,以夜轻染的聪明^,又如何不知道是夜天煜找她有事儿^?况且那日从蓝家回来&*,夜轻染病倒在她的浅月阁&,后来抓着她的手不放&*,他懂得医术,若是脑子清醒的话,那么他又如何不就势把出她脉搏正常,没有受重伤病愈的迹象^?那么以他的聪明,他会想到她既然无伤*,怎么可能没去蓝家&?那么既然她去了蓝家^,她是谁?在那里到底做了什么?会不会联想到楚夫人和洛瑶^&?或许联想到他和夜天逸那两次遭遇劫匪和刺杀,再联想到她没有受伤,那么受伤的人是谁*?以此查下来,顺着风阁顺藤摸瓜^,查到三公子,也不意外。

    “既然不是夜轻染,那六公主是怎么知道的**?”冷邵卓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语^,忧心地道:“我见如今的六公主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你要小心一些。她对你有很深的恨意&*?!?br />
    “不是夜轻染^^&,就说明六公主背后有人指使*,或者她投靠了谁*,和谁有了合作&^。目的嘛&,自然是让你与我闹崩**?!痹魄吃潞鋈灰恍?,看着冷邵卓道:“冷邵卓,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孝亲王府的小王爷?^&!?br />
    “自然知道&!”冷邵卓不解地看着她^。

    “孝亲王府和德亲王府是一样的。虽然没有德亲王府得皇室倚重&,将兵权都交给德亲王府^,但孝亲王府得到了朝内的权利*,就比如户部,掌管天圣所有百姓户籍&&。这是比兵部不次于分量的一个部门*。你是世袭小王爷,将来要继承户部*。而荣王府和云王府本来就为皇室所不容&,早晚有一日要根除^&?*;痪浠八?^*,我们的身份&,其实是对立的**!痹魄吃抡氐?*&。

    冷邵卓愣愣地看着云浅月,脸色有些发白^。

    “昨日夜轻染和我动了手&,我要杀皇室隐卫的隐主,他护皇室隐卫的隐主*。虽然只交手一招,但也已经是对立。你明白吧**&*?”云浅月看着冷邵卓,“江山&&,权利*,矛盾,纠葛之下&,没有朋友*。有的只是敌人*?!?br />
    冷邵卓的脸更白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总有许多无奈^。被命运纠缠牵扯,造化弄人*。想起夜轻染^,她总会无力&。本来她从小就打算避开夜氏的所有男人^,可是却阴差阳错因为小七的容貌&,对夜天逸好了十年^^&,进而追在夜天倾身后伪装了十年,又帮助夜天煜对抗老皇帝险些血染皇室隐卫,到头来和夜轻染第一次对立出手*。就如一场大梦^,醒非醒,梦非梦^&?^?吹猛负涂床煌钢渥鲎爬?^*,让人心底徒生无奈而已*。

    “我和你打了十几年,累得很&,以后再不想打了^!”冷邵卓沉默许久**,低声道:“你从来就没拿我这个孝亲王府的小王爷当一回事儿,我在你面前&^*,也只是冷邵卓而已。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br />
    云浅月看着他^&。

    冷邵卓不再看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并没有叫住他&,看着他身影出了浅月阁。一改来时脚步沉重&,轻松了几分^。她品味着他的话^*,忽然一乐^,对外面喊了一声^,“人都走了*,还躲着做什么&?出来吧&!”

    ------题外话------

    这个天下要乱*,每一个人都必不可少^*!O(n_n)O~

    月底最后两日了^,月票清零&!手里还有月票的美人们,真的表要浪费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四章 化解嫌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四章 化解嫌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