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还算圆满

    容景的话避重就轻&,将利弊摆出来晒在老皇帝面前。虚则是无奈说云浅月耍酒疯胡闹&,实则是说若是一旦老皇帝真要较真,那么不止是皇室隐卫遭殃&,还有在场的朝中文武大臣都齐齐遭殃,文武大臣遭殃,那么就会导致超纲瘫痪&。结果也许就不单单是夜天煜和赵可菡这等伤风败俗白日里情不自禁有违礼数的小事儿了&,而是国家大事。

    老皇帝已经气昏了头,此时闻言心神一凛。

    众人无人应声&,大气也不敢出&。

    人人都在想着浅月小姐虽然醉酒,但说话有条有理,出手半分无迟疑,根本不像醉酒之人。但她面色看起来的确是醉醺醺&,皇上一心要杀了二人,如今隐主和皇室隐卫出动,皇上拿云王府所有人和皇后的性命做威胁&&&,云浅月都不为所动,一脸坚定,看此情形今日她是豁出去要保四皇子和赵可菡了。

    一旦皇上不罢手&,她会真的不惜血洗皇室隐卫&,虽然她一人,看着明明就是一个弱女子,但是偏偏谁也不会怀疑她有这个能力说到做到&&。这种盲目的相信和认定的想法很奇怪&,但即便是如老狐狸的德亲王和孝亲王也不会去怀疑她做不到。

    不凭什么,就凭云浅月三个字,和这么些年她做了许多别人连想都不敢的大事儿&&!

    她和老皇帝公然顶撞已经是家常便饭&,她和皇子甩脸子出手打后宫妃嫔半丝犹豫都不用,她的忍劲可以追在彼时身为太子的夜天倾身后十年不改,她能够在冰天雪地里去追一只火狐狸,追三天三夜将狐狸累得跑不动了抓回来,许许多多非常人所能为之事,她做得理所当然&&。

    就像今日,若是换做一个人,别人都会觉得敢挑衅天威,对皇上金口玉言视若无睹,抄家灭门也威胁不了&&,实在是疯子。但是搁在云浅月身上,这样的举动&,已经再正常不过。

    或许许多人心里隐隐会觉得,在她出现的地方,她若是不做些什么&,才不正常。

    “皇上三思!”容景停顿了片刻&,又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众人再次心神一凛,浅月小姐的背后还有一个景世子。荣王府富可敌国,景世子天纵英才&&,未及弱冠,却让天下人人称颂,老一辈人物即便经历一生也看不透的人。今日若真是皇上不顾一切杀了四皇子和赵可菡,浅月小姐为保二人血染皇室隐卫的话,景世子不可能作壁上观&&。那么七皇子&,染小王爷,以及与这些人盘根错节有牵连的人都会牵扯进来,那么后果如何,真不好评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四皇子府会血流成河,这天圣京城也会血流成河&,说不定天圣的江山也会血流成河。

    老皇帝额头青筋几乎凸出来,砰砰直跳&。阴沉的脸看着云浅月,一直不发。

    云浅月醉眼迷蒙,醉意熏熏地站着,她的手被容景挡在手下&&,很是乖巧&,刚刚的冷厉和杀气似乎被容景一句话和一个动作顷刻间化于无形,让人看着真会恍惚地觉得她不过是一个喝醉酒的小女子而已&。

    “皇伯伯三思!景世子说得对,云浅月是喝醉了,四皇子和赵小姐既然两情相悦,虽然不合礼数&,但也有情可原,您的处罚的确太重了,还请皇伯伯从轻处置?&!币骨崛炯魄吃略俨豢此?,脸色昏暗地低下头,在众人的沉默中开口。

    “皇上三思&,老臣也觉得景世子说得有理&?!钡虑淄跻擦Τ錾?&&,云浅月不像别人,不是一句两句吓?;蛘叨云涫敌刑滞缶湍苤品娜?。今日真要刀剑相向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皇上&,老臣也觉得景世子说得有理!”孝亲王也连忙表态。

    “皇上……”

    在场的文武大臣一见德亲王和孝亲王都表态,也纷纷表态。争先恐后,似乎生怕表态晚了打杀起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这些人还想活得久一些&&,不想被波及。

    一时间,这座院子尽是此起彼伏的恳请附和声,且一个比一个言辞恳切。

    大约过了两盏茶时间,声音才渐渐止歇。只剩下夜天逸,云王爷&、容枫三人未开口&。

    夜天煜搂着赵可菡一动不动,虽然面临杀头危难&&,面临死亡边缘&,隐卫出动要拿他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灭顶的杀气,真的切身感觉到了他一直对他不坏的父皇真的要杀他且若没人阻止的话一定会杀了他的心??墒撬湍南嘈旁魄吃禄岢鍪职锼?。只要她出手&,他父皇就一定杀不了他&。所以,他半丝怕意也无,有的只是对天家和皇室骨肉相残,冷血至此地步,毒虎食子的寒心&。

    这座院子又恢复死一般地沉寂。

    似乎又过了许久&,老皇帝额头的青筋渐渐平息,看向没开口的那三人&&。目光从夜天逸的脸上转到云王爷的脸上又转到容枫的脸上,片刻后,沉声询问,“容枫,你来说说,此事的看法&!”

    容枫被喊到,不慌不忙地对老皇帝一礼,“回皇上,我天圣泱泱大国&,礼数之邦,四皇子和赵小姐白日情不自禁&,有违礼教&,的确是该惩罚。若不惩罚,人人都若此&&,天圣风气何在&&?”话落,他继续道:“但凤凰关天水崖水闸崩塌淹没凤凰关殃及青山城&&,水患严峻二十余日,四皇子亲临青山城,日夜不歇,不眠不休,拯救了数千百姓于水火之中。这是大功&。由此论来,可以功过相抵。臣以为,皇上此次便饶恕四皇子,但要严令臣民,自此后以儆效尤,再不得效仿&?&&&!?br />
    众人闻言都齐齐点头,附和道:“枫世子说得对,是可以功过相抵!”

    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夜天逸&,沉声道:“天逸&,你以为呢?”

    众人都看向至始至终一言未发的七皇子。如今人人都知道七皇子是皇上指定的继承人。虽然说皇后如今在宫中安胎,肚子里怀的是太子,但所有人都清楚那个太子不过是个踏板而已&&?;噬先缃褚丫谓强?,太子还未出生&,七皇子论才华,论能力&,论声望&&,都是不二人选&&。所以&&&&,如今他的每一句话,都不次于金口玉言。

    “儿臣以为月儿的酒实在喝得太多了!以后若是嫁给我&,我再不准给她酒喝&?!币固煲莩鋈艘饬系赝鲁鲆痪浠?。

    众人都齐齐愣住。

    容景面色平静地扫了夜天逸一眼,并未说话。云浅月似乎要醉倒了&,仿佛未闻。

    “她不喝酒也是这个德行!也罢&,以后你管着她吧!”老皇帝冷喝一声&,看向云王爷。

    众人也随着老皇帝的目光看去&,只见云王爷耷拉着脑袋站在&,头低低地垂着,在众人看来他比地上趴着的兵部侍郎好不了多少&。人人不禁唏嘘,这样软弱无能的云王,怎么会生出云浅月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儿?实在令人费解!不过转眼间许多人就想到了云王妃,云王妃那样的女子&,的确会有这样的女儿。想想便也恍然了&。

    “云王兄,你生的好女儿??!”老皇帝不阴不阳地道。

    “老臣……老臣惶恐……”云王爷身子一颤&,声音沙哑似乎也发着颤意&。

    老皇帝深深地看了一眼云王爷&,不再理会他&,转回头,看向地上跪着的夜天煜和赵可菡,问道:“夜天煜,你姓什么&?”

    夜天煜闻言平静地回答,“回父皇&,父皇姓什么,儿臣就姓什么&?!?br />
    “你知道你是朕的儿子就好!”老皇帝老眼深邃漆黑地看着他&,“赵小姐不端庄贤淑,不自珍自爱,今日与你行这等事情,便没什么女子之德可言。今日你的事情就罢了。朕不予追究&,但这赵小姐,要凌迟处死,给天下大家闺秀以儆效尤?&!?br />
    “不可能&!”夜天煜在老皇帝话落断然道:“她是被我逼迫&。在我心里,她就是最端庄贤淑,自珍自爱的女子。儿臣决计不准许父皇杀她,若是父皇要杀他&,就连儿臣一起杀了吧!反正她要死了&,儿臣也不独活&!”

    赵可菡本来低着的头猛地抬起,看向夜天煜,平静的容色破碎&,露出一抹温柔和感动。这一刻,她觉得无人能体会她的心情,她的不悔,有了回报。等待若许年,无非是为了这一刻良人性命相护&&&&。

    云浅月对夜天煜的话语称赞了一声,她今日帮他&,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一番话也值得!

    “你这是非要和朕作对了?”老皇帝老眼凌厉。

    “父皇&,您是君,儿臣是臣,您是父&,儿臣是子&。我不过是心仪一个女子而已&&,你非要将这件小家之事当做国之大事来处理,那么儿臣无话可说?!币固祆侠渚驳氐?&。

    老皇帝老眼眯了眯&。

    “回皇上&,四皇子这句话说得极对&!四皇子如今还未曾立妃,有了心仪女子&,行了不顾礼教之举,也情有可原,世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这是皇上的家事&&。老臣觉得不若成全了四皇子和赵小姐一片痴情吧!”德亲王再次恳请。

    “老臣也觉得理该如此!”孝亲王再次表态。

    “臣等……”一众大臣也再次纷纷开口。

    “都住口&!”老皇帝一挥衣袖&&,阻住众人再欲新一轮的恳切陈辞。

    众人齐齐噤声。

    “朕听从臣卿之言&&,四皇子有违礼教&,但念在青山城治水有功,功过相抵。朕不予治罪?!崩匣实鄢辽?。

    “儿臣谢父皇恩典!”夜天煜谢恩&。

    老皇帝不看夜天煜&,看向兵部侍郎,话音一转,道:“但兵部侍郎赵翼教女无方,且兵部最近疏于管理,屡屡懈怠,朕实在难以容忍&&,今日起,兵部侍郎革职还乡,以后再不录用。钦此&!”

    “老臣谢主隆恩!”兵部侍郎闻言伏地谢恩。他本来觉得会抄家灭门&,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回宫!”老皇帝再不看众人,转身向外走去。

    “父皇稍等!”夜天煜喊了一声&。

    老皇帝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夜天煜,老眼眯起,“夜天煜&,你不满意朕的处置?你待还想如何&?”

    夜天煜摇摇头&,“儿臣谢父皇&&,满意父皇的处置&。儿臣只想请父皇和我和菡儿赐婚。儿臣要给她一个身份&。她既然跟了儿臣,儿臣不能委屈了她?!?br />
    老皇帝闻言看向赵可菡。

    赵可菡垂下头&,乖巧地靠着夜天煜&,一声不吭&&。

    沉默片刻,老皇帝再次开口&,“民女赵可菡身份低微,不足以匹配四皇子正妃之位&。今日起&,赐婚四皇子侧妃。择日完婚。钦此!”

    “父皇&&,儿臣不想再娶别的女子&,只娶她一人为正妃,不是侧妃?!币固祆狭Φ?。

    “堂堂皇室四皇子,焉能要民女为正妃?夜天煜&,你为了一个女子,顶撞君父&&,忤逆君父&,已经罪无可赦,如今朕饶恕你,你还不满足&?”老皇帝冷冷地看着夜天煜。

    “父皇&,当年云王叔娶的也是民女&&,宫里的明妃娘娘也是……”夜天煜举例。

    “夜天煜!”老皇帝打断夜天煜的话。

    夜天煜不甘心地看着老皇帝&。

    “赵可菡&,你要朕的儿子为了你和我如此忤逆吗?”老皇帝转向赵可菡。

    夜天煜还要再说什么,赵可菡拉住他衣袖,声音温婉柔和,“民女谢恩&,吾皇万岁!”

    老皇帝见赵可菡谢恩&&,冷哼一声&,不再多留&&,一甩袖,转身向外走去。他的身后文莱和一众仪仗队连忙跟随,簇拥着他离去,似乎忘了云浅月大伤隐主之事&&。未对她再发一言。

    皇室隐卫之主一摆手,带着隐卫齐齐退了下去。

    隐卫撤退,这座院子中的阴暗之气也如潮水一般地退去。

    众人见皇上都走了,自然也不留在这里,互相对看一眼&&&,都退出了院子。转眼间站了满满一院子的人都退去了大多半&,只剩下少数几人。

    “浅月小姐今日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德亲王伸手拍拍云王爷的肩膀,感叹道:“云王兄,你有个好女儿,佩服??&!”话落&,他转身走了。

    孝亲王看了云浅月一眼,并没有和德亲王一般说话&,也转身走了。

    二人一走&&,云王爷直起身子,对云浅月叹息地摇摇头&,似乎对她已经无奈至极&,已经到了说不出话的地步,半响后&,一言不发&,也转身走了。

    云浅月心里翻白眼,想着她这个爹将戏演得真是未免太投入了&!

    “恭喜四哥了&!”夜天逸看着夜天煜&,笑着道&。

    “七弟客气了&!让七弟看了一场笑话?!币固祆戏鲎耪钥奢照酒鹕?,不咸不淡地道。

    “四哥能得一心人相伴左右&,这是喜事儿,哪里是笑话?”夜天逸似乎并未受到今日这一桩事情的影响,笑着转身,伸手拍拍躺在地上的兵部侍郎的肩膀&&&,“赵大人&&,委屈你了!”

    赵翼站起身,劫后重生&&,在死亡边缘转了一圈,让他对今日之事说不出一句话来,面对夜天逸含笑的眉眼,半响才道:“老臣教女无方,理该得此下场&?!?br />
    “赵大人是教女有方才对。赵小姐这样的女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币固煲菪α艘簧?,弹了弹衣袖没有半丝灰尘的衣袖,再不说话,转身向外走去。

    赵翼动了动嘴角&&&,看着夜天逸的背影,不知道再该说什么。

    “赵大人,急流勇退,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夜轻染走过来,也拍拍赵翼的肩膀&。

    “是,染小王爷说得极是!”赵翼似乎一下子苍老了不少,连忙点头&。

    夜轻染再不说话,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却没看他&,将头靠在容景的肩膀上,迷蒙着眼睛&,似乎快要支撑不住睡着了。他眸光一暗&&,缓缓转身,向外走去&,脚步一改一直以来的轻扬洒脱&,今日尤其沉重&&。

    容枫也走到赵翼身边,笑道:“染小王爷说得对&&&,急流勇退&&,未免不是福气&。赵大人比起在官场宦海倾扎进退不得的人来说&,这是有福,便请宽心,安享晚年吧!”

    “多谢枫世子&,老臣明白&&?&!闭砸砘夯旱阃?。

    容枫不再多言,抬步离去&。

    “爹爹&,女儿连累您了。您回府收拾行囊返乡吧&!女儿以后生是四皇子的人,死是四皇子的鬼,您就当没生过女儿?!闭钥奢湛聪蛘砸?,红着眼圈道。

    赵翼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终是没说&,只点了点头,转身脚步蹒跚地离开&。

    院中只剩下夜天煜&&&、赵可菡、容景&&、云浅月、夜天倾五人&。

    “今日多谢月妹妹!”夜天煜看向云浅月,怀疑若没容景扶着&,她真会倒地不起&。

    “谢就不必了,剩下没喝的梨花白派人给我装上车带回云王府就行!”云浅月懒洋洋地摆摆手&&,将整个身子倚在容景身上&,嘟囔道:“容景,我要睡觉&?&!?br />
    “好&&,我送你回府睡觉&?!比菥靶α诵?,将她抱起,没和众人离开时一样向四皇子大门口走去,而是足尖轻点&,转眼间离开了这座院子。

    “四弟&&,今日多亏了月妹妹!”夜天倾看着二人离开&,脸色晦暗不明&,“若不是月妹妹和父皇硬抗&,今日你和赵小姐都难活命,不止是你们&,兵部侍郎也不可能这样轻易罢官,没准是抄家灭门了?!?br />
    “二哥说得是&!父皇真是心狠。如今他心里只有七弟&,我们不是他的儿子,而是威胁他将江山交给七弟的绊脚石而已&&?!币固祆铣磷帕车?&&。

    “呵,不过今日真是畅快&&,即便我们最后赢不了。但有月妹妹和景世子在一日&,父皇和七弟的心里也不会好过&。就这样吧&!有得必有失&,虽然兵部侍郎被罢官了,但有赵小姐以后陪伴你左右一心一意,也不算是我们今日此举全败?&!币固烨阈Φ溃骸氨绕鹞颐?,父皇此回回宫恐怕更会呕心了?!?br />
    夜天煜也笑了,紧紧握住赵可菡的手,对她温柔地道:“只是苦了菡儿了!”

    赵可菡摇摇头,同样温柔地道:“如今朝局不利于你,爹爹虽然身为兵部侍郎&&,但撤退罢官或者抄家都不过是皇上一句话的事儿。如今爹爹这样退出朝局,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了,但保全了娘亲和一家人,也没有什么不好。至于我,只要你一心对我&,无论是正妃还是侧妃,我都不在意的?!?br />
    “以后四皇子府没正妃&,只有侧妃&?!币固祆先嵘?。

    “父皇如今既然立赵小姐为侧妃&,说不准很快就会给你找个正妃?!币固烨闾嵝训?。

    “即便有正妃&&,也是没有&?!币固祆仙衾滟?,“他能给我指婚,也不能左右我府里的女人。更不能左右我对谁好。以后这府里无论进来哪个女人,我都只有菡儿一人?!?br />
    赵可菡笑容蔓开,有几分欢喜,有几分感动,还有几分满足&&&。

    夜天倾点点头,笑着道:“怎么如今一个个的都学了月妹妹和景世子做起了此生只此一妻&,非卿不娶非卿不嫁的戏码了?先是云离和七妹妹,如今七妹妹还在大牢里面关着呢!云离说是休妻&&,可是我们心里明白,别说父皇不答应&,就算父皇真答应&,他也不会真写了休书,如今再来了一个你和赵小姐。以后人人效仿,这天圣的朝风没准就给改了?!?br />
    “改了也没什么不好&!”夜天煜笑着应和。

    “父皇既然说择日完婚,你就早早去钦天监那里择了日子。我想父皇定会为了今日之事呕心&,不会亲自帮你择日子了&,不过你可以去宫里请母后主持你的婚事儿。母后这些日子一直安胎&,胎位正常&,也不用她做什么,但一句话也还是管用的&&。母后对我们不错,会同意出面帮你主婚的。虽然如今你和赵小姐相好,但名分一事,还是早日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币固烨阏?。

    夜天煜点点头&,“二哥说得对!我明日就进宫去找母后&?!?br />
    夜天倾颔首&&&,不再多说,也不再过多客套&,抬步向外走去&&&。

    院子中剩下夜天煜和赵可菡二人&&,二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夜天煜将赵可菡懒腰抱起,赵可菡脸一红&&,“你……”

    “我送你回房休息,之后去处理府中剩下的烂摊子&,过了这么些年生日&,属今年收获最大?!币固祆闲ψ诺?。

    赵可菡红着脸点点头&&,“浅月小姐真是厉害&!”

    夜轻染呵地一声笑了,“你才知道她厉害?她一直就厉害&。我早就说了,也就是景世子能管得了她&&。父皇若是真能对她出手,这么些年多少次被她激怒&,早就杀了,为何一直没杀&?不是什么宽容,是杀不了她&?!?br />
    赵可菡点点头,有些羡慕地道:“浅月小姐活得肆意&,真是令人羡慕&&?&!?br />
    “她那样的有几个?不用羡慕了&。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羡慕不来的?!币固祆闲α诵?,凑近她耳边低声询问&&,“还疼吗&?”

    赵可菡本来只是脸红&,闻言连脖子都红了&,羞涩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夜天煜不解&,“你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赵可菡埋进他怀里&,声音细弱蚊蝇,“开始疼,如今不疼了?&!?br />
    夜天煜松了一口气,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叹,不再说话,抱着她进了主屋的内殿&。

    容景身法极快,抱着云浅月不出片刻便回到了云王府的浅月阁&&。

    进了浅月阁的东厢主屋,容景将云浅月放下&,好笑地拍拍她的头&,“这么点儿酒能难得住你?醒了吧!别装睡了&?!?br />
    “你不是说我醉了耍酒疯吗&?我想告诉你&,我醉里就想睡觉而已&。谁那么没酒品去耍酒疯&&?掉价!”云浅月睁开眼睛&,哪里有一丝酒意,哼了一声&&。

    容景轻笑,坐在她身边,柔声问,“对我生气了?”

    云浅月又哼了一声&,不说话。

    “我知道你想杀了皇上的隐卫之主&,甚至真动了杀机想要清除皇室隐卫。但今日不是时机??銮矣幸固煲莺鸵骨崛驹?&,即便我出手&,也是胜算不大。应该见好就收。否则难道你真要云王府被满门牵连?”容景挑眉&。

    云浅月抿了抿唇,“谁说只有你我,还有我爹也在呢&!”

    “你想要缘叔叔暴露?双生子之事才过去不久,这些日子皇上监视密切,云王叔还不能送走离开云王府&。只能见不得天。若是缘叔叔一旦暴露武功&,那么南梁国师也会随着他身份暴露而暴露。总之会有一系列的牵连反应&&&,这不是什么好结果?!比菥翱醋旁魄吃?,将她揽在怀里,摸着她的头发道:“皇上有顾忌,我们也顾忌,各退一步&,也没什么不好?!?br />
    “知道啦&!你真当我不懂似的,婆婆妈妈&!”云浅月打开容景摸她头发的手。

    容景看着她挑眉,“我婆婆妈妈?”

    “是啊,老婆婆!”云浅月故意拉长音。

    容景不再说话,扳过她的身子,将唇重重地压在她唇瓣上。辗转允吸,似是惩罚。

    云浅月气喘吁吁不能再说话,想着这个人真是不能惹&。又有些好笑,今日之事无论如何她对抗老皇帝,伤了隐主,都出了一口气。人不能一口吃一个胖子&,也算圆满。

    凌莲和伊雪在半个时辰之后才从四皇子府回来&,并且带回来了喝剩下的五坛梨花白&&&。

    一个时辰后&,宫中传回来消息,说老皇帝回宫后砸了御书房。

    云浅月听到消息的时候呵呵一乐,“都砸了才好&!他怎么不将御书房一把火烧了!都说虎毒不食子,他也配为人父&&?!?br />
    容景闻言容色淡淡&&,“今日砸了御书房,呕心伤脾,明日该卧病在床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看了她一眼,笑道:“都是拜你所赐!自古以来&,谁人敢挑衅皇上天威?你一直以来一再挑衅&,如今更是公然对抗。他身为一国天子&,九五之尊,却对你奈何不得。这种怒火气伤,对他油尽灯枯之体最是不利?&!?br />
    “早些死了更好&!”云浅月不以为然。

    “他早死,这天下早倾塌?!比菥绊馍凉凰渴裁?,漫不经心地一笑,道:“你说得对,死了更好!”

    云浅月觉得容景的语气有些不对&,扬眉看着他,他却不再说话。

    四皇子府发生的事情几乎同一时间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但罕见的&&&,无人对此事宣扬谈论一句,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高官世族的大臣,都三箴其口&&,敏感地知道这事情不宜谈论&。

    这一夜再无事儿。

    第二日,果不其然&&,老皇帝病倒在床,不能早朝。传出圣旨:“七皇子夜天逸监国,荣王府景世子辅政?!?br />
    有了这一道圣旨&&,虽然老皇帝卧病在床,但早朝并没有耽搁,一切照常进行&。只太医院的太医守在圣阳殿外&,文武百官除了少了革职罢免的兵部侍郎外&,一切未变&。

    早朝之上,七皇子以监国之尊,任免其一个心腹之人同为赵姓的官员为兵部侍郎&。这一举动,实则是以皇子之尊,行天子之职。夜天倾和夜天煜自然不满,刚要阻挠&,夜天逸却拿出了一早就拟好的圣旨,堵住了二人的嘴。

    二人看向容景&&,容景对此无异议&&,二人只能作罢。

    新兵部侍郎上任,入住原兵部侍郎府。原兵部侍郎离京返乡。

    下了早朝,夜天煜带着赵可菡亲自出城送赵翼。城外十里送君亭,赵可菡咬着牙一滴眼泪都没掉。赵翼终于露出身为人父一面,泪洒衣襟。

    赵翼带着家眷离开后&,赵可菡哭倒在夜天煜怀里&,夜天煜爱怜地带着她回了府&。

    下午,夜天煜进宫&,没去看望卧病在床的老皇帝&,却径直去了荣华宫。一直封闭对外谁都不见&,这些日子连皇子公主请安都免了的荣华宫打开大门&,放了夜天煜进去,夜天煜进去后不久,带出来了皇后懿旨,去了钦天监。

    钦天监得到皇后懿旨&&,不敢耽搁,为夜天煜择了良辰吉时。一个月后大婚。

    夜天煜对这个日子满意,因为他觉得委屈了赵可菡,自然要在大婚之礼上补给她一个大排场&。时间短了不够准备&,时间长了又恐夜长梦多&,一个月后正好。他拿着钦天监择的良辰吉时去给老皇帝请安,老皇帝不见&,他对文莱说了一句,“希望父皇早日康复&&,好让七弟尽早接班&?!被奥?,也不管自己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转身回府径自去准备了&。

    文莱将夜天煜的话转达给老皇帝之后,老皇帝大怒,一口血喷出,陷入了昏迷&&&。

    ------题外话------

    某人自此后,真会一病不起了……O(n_n)O哈!

    月底月票清零哦!手里还有月票的美人们&,不要浪费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三章 还算圆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三章 还算圆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