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母女相认

    华笙等人做梦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人是她们的主子*。舒咣玒児虽然她们自小见过这张容颜^,距离如今已经十几年&,但她们永生永世都不会忘掉。尤其是神情语气,天下再不做第二人选。

    “难为你们还能认出我^^!”玉青晴一笑。

    “属下拜见主子*!”七人齐齐跪倒在地*,人人声音微颤*,似是极为激动。

    “我已经离红阁许久,如今的红阁是月儿的!你们不必再对我行此大礼^。当我是个已死之人就行了?!庇袂嗲缍约溉宋潞偷匕诎谑謂,一张绝美的容颜在岁月的侵袭下似乎没留下丝毫痕迹&,还是一如往昔。

    华笙等七人站起身,怔怔地看着玉青晴,若没有凌莲、伊雪和小主三人能够变幻容貌&,她们定然为此惊异*,但如今却不惊异了,只是震惊她十几年来^,居然容颜不改&?;故呛屯粢荒R谎?*。

    “是不是很奇怪*^?”玉青晴看着七人笑问。

    七人齐齐点头&*。

    “我知道睿儿此行危险,便来助他。但我容貌不宜入十大世家,况且也不想太多牵扯,便幻化了洛瑶的姿容^?&!庇袂嗲绺呷私馐?。

    七人当然知道南凌睿和小主是亲兄妹,如今主子的亲儿女&,便明白地点点头。

    “好了*!你们就留在这里吧!不必上去了,上面山高万丈&,上去再下来,也不过是折腾人而已。这个小丫头定然是认出我了,如今不折腾我一番&,她心里是不舒服的?!庇袂嗲缫恍,对几人道&。

    七人自然放心*,连连点头。

    玉青晴不再多说*&,足尖轻点^,身形飘起&,转眼间便上了十几丈高*。她武功已经登峰绝顶*,自然不像云浅月和南凌睿一般&,需要丝带锦绸等辅助之物。

    说话间^,云浅月和南凌睿像是较劲一般&,已经到达了半山腰。

    玉蜻蜓落后一大截*,但她身法太快^,只看到飘飘云带,转眼间便也上了几十丈远。

    华笙等七人看着三人渐渐地变成一个三黑点*,才收回视线,齐齐对看,一时无言。今日的惊吓和震骇绝对比过去十几二十年都多*^。

    “真没想到主子还活着^*!”风露喃喃地道。

    “谁能想到?七大长老定然早就知道,否则怎么会扔下我们七人离开了摩天崖*?”凤颜接过话&,“不过主子活着总是好的*!”

    “这个小主很早以前就猜到了!但是真正看到主子**,还是惊了我一跳&!绷枇裥甑?^。

    “是啊,我还真以为她是洛瑶公主呢!就一直奇怪她怎么跟在睿太子身边,还想着是否她要通过睿太子对小主不利。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主子幻容的^?^!币裂┮策裥暌簧鵡^。

    剩余几人也纷纷唏嘘,一时间再无人言语&^*。

    从天雪山底到天雪山顶,云浅月和南凌睿只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们到了山顶后,发现玉青晴已经从侧面先他们一步站在了上顶上^。

    此时这一张容颜,云浅月打死也会记得,尽管已经十二年未见了。

    云浅月有些恍惚地看着站在山顶上的女子,脑中不自觉地开始放一幕幕的画面。她出生时候的情形,她抱着她看书的情形^,她给她讲故事的情形,她窝在浅月阁外的贵妃椅上给她剥葡萄的情形……后来她有事情离开了京城,之后回来中毒闭眼*。等等^,似乎犹如昨日。

    面前的女子如此年轻,她的容颜在天雪山冰封的镜面下和她的容颜是如此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她眉眼含着温和暖意的浅笑,而她神情恍惚^,百种滋味缭绕在心头&,似酸似甜,似苦似辣&,又似钝钝的痛,涩涩的如未熟透的青果子。

    “小丫头,傻了&?”南凌?&?纯凑飧?,又看看那个,伸手拍云浅月肩膀*,他能体会她的心情**,他当时也是这样的心情。亲生母亲就在眼前,却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做了^,甚至连个表情都忘了奉献&。

    “你才傻了?”云浅月挥手打开南凌睿,忽然手腕一抖,刚收起来的红颜锦对着玉青晴打了出去&,好不客气^,足足用了十成功力^。

    玉青晴忽然笑了&^*,站立的身形顷刻间退了数丈,轻飘飘躲过*。

    云浅月一言不发,一招未曾得逞,再来一招。使用的自然是凤凰真经的功法。

    玉青晴不再闪避&&,赤手迎上云浅月的招式。

    转眼间,二人你来我往打了起来^。天雪山上卷起飘飘雪花&,簌簌落在二人周身之处。似乎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而下。

    “小丫头打得好^!哥哥给你助威^!打得她个落花流水!”南凌睿拍掌大声叫好。

    “臭小子!”玉青晴低低骂了一句。

    云浅月仿若不闻*&,一心将这些年的武功所学如数倒给她面前这个女人。如此年轻*,如此保养合宜*,让她连喊一声娘都叫不出的女人&&。

    玉青晴武功极高*,应付云浅月自然轻轻松松。凤凰真经本来就是她留下的,如今可以看到她一双眉眼在应付云浅月时带着满满的笑意&&,显然很是满意她的女儿有此武功。

    南凌?*?吹煤苁切朔?,但站着看戏未免太累而且不符合他一国太子追求舒适的作为,于是他四下打量了一下,找到一块大大的冰块坐了下来。

    云浅月半分私藏也无,实实在在发挥了她最大的本事&。

    大约半个时辰后&,云浅月将一套凤凰真经用完*,就在玉青晴以为她要住手的时候,她忽然招式一变&,收起了手中的红颜锦*,收掌化拳^,和玉青晴近身搏斗。

    玉青晴微微慌乱了一下&,便很快就接招,二人一个攻一个守,比刚刚打得更加激烈。不用内力,玉青晴没有早先应付云浅月轻松&。

    “小丫头,需不需要帮手?”南凌睿坐不住了&,眼睛晶晶亮地问。

    “你若不觉得两个人欺负一个人脸红的话,就上来^?!痹魄吃禄鼗癪&。

    “我不觉得!”南凌睿一听*,立即一个高蹦了起来,转眼间就加入了二人的打斗。

    玉青晴苦笑了一下,只能集中精力应付二人&。

    多了南凌睿^&,云浅月霎时觉得轻松许多&,她将前世的拳法腿法脚法**,劈^&、勾*、砍、刺、回旋等等,全部顺畅地施展出来^。南凌睿半丝客气也不^,同样将小时候和云浅月对这种近身对打学来的招数结合自己的特点挥发出来*&。

    这种毕竟不使用内力,因为武功太高,大概也因为生性原因&&,玉青晴从小到大^,学的都是内力功法,显然从来不曾有几人能近身这般打法^*,她渐渐有些吃力,额头微露薄汗。

    大约又半个时辰后,云浅月酣畅淋漓&,南凌睿越打越有劲。

    玉青晴虽然不至于太过狼狈^,但还是云鬓有些松散&&,她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当她苦笑到无数次时*,再看对面一对儿女,依然没放过她的打算^^,她终于无奈地开口&*,有些气软地哄道:“小月儿^,娘亲这把老骨头可真禁不住你们这般打^&。罢手吧!”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你还知道你是我娘亲*?”

    “自然知道&,一日不敢忘?!庇袂嗲缧ψ诺?。

    “你还能笑得出来*,我看你一点儿都不累。那么我后面还有很多招式没用&,想必你都能坚持得下来&?*!痹魄吃卤纠创蛩惆帐至?*,但听到她的话和看到她含笑的样子,心中就不禁气闷。又来了劲。

    “已经笑不出来了&!再打下去,娘亲这把老骨头就交代在这了*?*!庇袂嗲缌⒓词樟诵?,摇摇头^。

    “晚了**!”云浅月哼了一声^,果然变幻身法。

    “对,小丫头**^,她扔下了我们这么多年,就不能轻易地饶了她?^!蹦狭桀4笊?^。

    玉青晴闻言顿时怒了&&,“臭小子&,你来凑什么热闹&^,我不是都答应你了吗&?”

    “你是答应了我,但也没说我以后不找你麻烦?^?!”南凌睿无辜地看着玉青晴,“娘亲&,莫不是这么些年你变得傻了?”

    玉青晴顿时失语^,又气又笑地看着南凌睿,“还和小时候一样^!”

    南凌睿也哼了一声,对云浅月鼓劲&,“小丫头*,打,狠狠地打^!”

    云浅月想着她娘亲先找到南凌睿的,二人合力在蓝家唱了一出双簧。南凌睿是什么人她自然清楚^,如今显然他先一步让她娘亲答应了什么事情,如今又借她出气来了^。这个坏人!她白了南凌睿一眼&。

    南凌睿脸不红气不喘^,心安理得^^&,继续打得激烈&。

    玉青晴无奈*,只能陪打。

    三人不知不觉打到了崖边^,玉青晴脚一滑^,顷刻间栽下了天雪山顶峰。

    “娘!”云浅月大惊失色*,本来挥出的拳头改为去抓她*,但仅仅够到了她一片衣角*,又因为在这天雪山待得时间已经足够长,她手汗渍很多,那一片衣角也顷刻间滑出了她手心。

    “娘^^!”南凌睿也大惊,同时骇然地喊了一声,他较云浅月退后了一步&&,连一片衣角也没抓到。

    云浅月见什么也没抓住^,想也不想&&,身子就要跟着下去。

    南凌睿一把抓住她,“小丫头^^,你在上面,我下去!”

    云浅月挥手打开他,“滚开!”

    “算了^,一起下去吧!”南凌睿叹息一声,抓住云浅月不松手&*,拉着她就要滑下去^。

    “你们的娘有那么没用吗*?”一声幽幽的声音传来,玉青晴从天雪山下拔起^,轻飘飘地落在了二人面前&。

    云浅月和南凌睿呆呆地看着她^。

    “吓住了?”玉青晴笑看着二人^,眸光尽是身为人母的慈爱和暖意。

    “没有*!”云浅月硬邦邦地回了一句。甩开南凌睿的手,转身离开崖边。

    “怎么会吓???我们就是觉得你想落荒而逃没门&&,正想着是不是要追着你下去打*!蹦狭桀G岷吡艘簧?,也转身离开崖边&。

    玉青晴看着二人,忍不住失笑,也跟着二人离开崖边。

    “和我爹一样狡猾!怪不得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痹魄吃伦诟崭漳狭桀W诺拇笫飞?,愤愤地瞪了玉青晴一眼,“凭你的武功,怎么可能会滑下去^?”

    “小月儿真聪明!”南凌睿摸摸云浅月的头^,也愤愤地瞪了玉青晴一眼&,“幸好我们没担心你?*!?br />
    玉青晴伸手扶额^,似乎有些无语*。

    “刚刚不知道是谁要跳下去&!”云浅月拆他的台。

    “小丫头,你刚刚还骂我滚开,自己要跳下去*!”南凌睿不甘落后。

    云浅月默^*,刚刚那一瞬间,她担心死了^!哪里有什么理智想什么她武功高强,只想着她是她娘。更是后悔死了,若不是自己纠缠着非要出气&,也不至于将她打落山崖&&。如今见她笑盈盈地看着她*,本来泄了的火气又是不打一处来^,怒道:“我以为你一辈子也不见我们了^!?br />
    “怎么可能?”玉青晴摇摇头^,走过来坐在云浅月身边,伸手就要将她抱进怀里**。

    云浅月脸一黑,“我不是两岁*,如今十几岁了!”

    玉青晴手一顿*,脸色一黯,笑意顿失,叹道:“是啊,十几年了!你也长大了?*!?br />
    云浅月看不得她暗伤的神情,硬邦邦地道:“我怀疑你还抱得动我吗?”

    “自然抱得动^!人都说了*,儿女多大,母亲也能抱得动?*!庇袂嗲绫纠炊僮〉氖纸魄吃乱话牙?*,将她抱在怀里^^。姿势还像小时候一样。

    母亲的怀里^,永远是暖暖的。

    云浅月这一瞬间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虽然被天雪山冰雪的气息覆盖了大半&,但还是隐隐约约觉得熟悉入骨^,似乎回到了十二年前&。每一个被她抱在怀里的日子。这个怀抱是和容景抱着她时如此的不同&*。容景抱着她时&,她感觉到了温暖和甜蜜,满心的爱恋。而娘亲抱她在怀,即便在天雪山这样到处冰雪的雪山之巅,她也感受到了浓浓的母爱和温暖。这种温暖天底下除了她,恐怕谁也不能给予。

    “我的小月儿无论多大&,还是我的小月儿!”玉青晴笑了笑^,眼中有晶莹的泪花一闪&。

    云浅月伸手搂住了她的要,闷闷地喊了一声^,“娘*&!”

    “嗯!”玉青晴应了一声**,语气有些压抑的酸&,那极力忍着的泪花终于滑落眼帘*,落下晶莹的一滴^&,融入地面的冰封里。

    “真没出息*!都老了还掉眼泪&*!”南凌睿酸酸地嗅道。

    “你也没出息&!娶个媳妇而已*,闹得跟上战场似的!”玉青晴瞪了南凌睿一眼&,搂着云浅月的手臂收紧,但到底因为他这一句话要喷涌而出的泪水收了回去*。

    南凌睿忽然乐了,“如今上了战场也没娶到媳妇。是有些废物&!”

    “我看蓝家那小丫头还不错!当时我们在阵里看得清楚^^*,她是要进去救你的!证明对你也不是真无心。你说不娶就不娶了。白折腾一趟^!庇袂嗲绲?。

    “白折腾就白折腾了!”南凌睿不以为然&。

    “娘&^,别理他,他就不想娶媳妇!依我看干脆以后都别娶得了?!痹魄吃吕翟谟袂嗲缁忱锊黄鹄?。

    “小丫头,你羞不羞,都多大了还要娘抱着^!”南凌睿愤了云浅月一句*。

    “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我乐意让娘抱着&,娘乐意抱着我^,你管得着吗&?”云浅月哼了一声&*。

    南凌睿一噎,“你这就原谅她了^?也太容易了吧?”

    “臭小子,你是不是想要我一掌将你拍下天雪山去才满意?一边去,别打扰我们娘俩说话&&?!庇袂嗲缤诹四狭桀R谎?。

    “我就知道你偏心!从小就偏心这个小丫头!”南凌睿扭过脸。

    玉青晴有些好笑又好气*,“她是妹妹!你是哥哥,都多大了^^,还闹脾气!”

    “我看以后干脆她是姐姐^,我是弟弟得了。没见过这么不像妹妹的妹妹^?!蹦狭桀5繼&。

    “你也是不像哥哥的哥哥^&?!痹魄吃乱灿行┖眯^,对他招手,“来**,叫声姐姐听听?!?br />
    南凌睿伸手**,一巴掌拍掉了云浅月的手*,恶狠狠地道:“小丫头^,你再惹我&,信不信我将你绑到南梁去^?^!?br />
    云浅月对他吐吐舌头,“你绑得走吗?”

    “以前绑不走,但如今我多了个帮手,自然就邦得走了&!”南凌睿得意地一挑眉。

    “娘会帮你*^?”云浅月哼了一声。

    “怎么不会*?娘也是要跟我去南梁的!她这样舍不得你,当然很乐意将你绑走的?!蹦狭桀8堑靡饬?。

    云浅月皱眉&,回转头看着玉青晴^,“你要跟他去南梁?”

    “真是两个孩子^!”玉青晴无奈地一叹&*,点点头,笑着道:“嗯!我答应了你哥哥!”

    “凭什么^!”云浅月瞪着她^,声音不由自主加大。

    “就凭爹爹如今在云王府*!娘亲自然要跟我去南梁?!蹦狭桀@硭比坏氐?&,“爹和娘是咱们俩的^,小丫头,你不会想一人独吞吧?”

    云浅月默了一下&*,这的确是个理由,但她不甘心地道:“爹去云王府是为了帮我。你在南梁太子之位做得风生水起,用得着娘帮你吗?再说你就这样让他们两个分居,你不觉得太步妥当了?”

    “有什么不妥当?他们腻味了十几二十年&,分开一下更能小别胜新婚^?!蹦狭桀@碛珊艹浞?,“况且你怎么就知道我这太子做得很安逸?不需要人帮?告诉你吧*!南梁那些兄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这太子位置做得艰难着呢^!”

    “要不别做了!你不是本来也不喜欢吗^?”云浅月皱眉,“况且你又是外姓,不是真正的姓南?*!?br />
    “我也不想做?&?!但皇帝老头子不放我走?&?&!”南凌睿无奈地道:“至于这个姓氏和血液的事情我说了没有一千遍也有八百遍了??墒侨思腋静辉诤?。说能者居之?!?br />
    云浅月意外了一下^,随即又不意外^,南梁王若是真在乎的话,十年前也不会将南凌?;蛔吡?^。她无奈地摊摊手,“我不想放娘走,怎么办?”

    “小丫头*,你别太贪心!”南凌睿提醒,“天圣京城现在一团乱麻^,一个个都是人精^^*,不^&*,可以说一个个都是狐狸精&,云王府没有女主人*,突然回去个女主人&,岂不麻烦?”

    “可以要娘幻容成婢女!”云浅月立即道&。

    南凌睿脸一黑,“小丫头&,你还说这件事情^,爹将幻术教给你了吧?可是娘死活不教给我*,只答应我去南梁&&。你还不知足!”

    云浅月闻言顿时圆满了&&,人果然不能太贪心,有得必有失,她立即释然了,嘻嘻一笑^,“那好吧!我同意了,就让娘跟你去南梁吧^&?但保不准娘想爹了^,刚去了就跑去天圣了?!?br />
    “你放心,我会好好地看好她的。别到时候爹想娘受不了^,跑南梁来找娘**。本来他就是南梁国师,熟门熟路,还有自己的府邸嘛!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蹦狭桀?家а?&,但越说越得意*,后来简直眉飞色舞。

    这回轮到云浅月咬牙切齿了,“你放心,我也会看好爹的*!”

    “那是最好!我们都看好了人,井水不犯河水?!蹦狭桀5?。

    云浅月轻哼一声^。

    玉青晴脸有些红^&,笑意掩藏不住??醋判置枚?,似无奈^,似感叹,又似愉悦,“你们两个&*,真是……”

    “爹给我了见面礼&,娘给我什么?”云浅月对玉青晴伸出手^^。她时刻记得容景的话&,狠狠地压榨。想起容景,不由得又想起今日之事,暂时遗忘了的怒意又升起^^。

    “小丫头*^,不准要!爹都给你见面礼了&,你怎么这么贪心&?”南凌睿不干了&。

    “爹的是爹的&,娘的是娘的,能一样吗*?”云浅月瞪眼,看着玉青晴*,一副你不给就不行的样子*^。

    玉青晴伸手入怀^,摸索了片刻,拿出一块糖果来,塞进云浅月的手里*。

    云浅月脸顷刻间就黑了,她听到了自己的磨牙声,“我不是小孩子^?&!?br />
    “哦*,娘忘了你已经大了^!”玉青晴有些为难地道:“爹和娘收到小景传递说云王府要出事的消息,就急急忙忙出来了。后来半路合计了一下,和你爹分开,他去了云王府&,我就在半路上拦截你哥哥。如今周身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就这一块糖果了?!?br />
    “一块糖果就想打发我*,不可能!”云浅月黑着脸道&。

    “那你想要什么宝贝^&?先告诉娘,以后给你补上*,如何?”玉青晴笑问^。

    “宝贝有什么稀罕?容景的荣王府多得是宝贝,我自己也有?!痹魄吃乱⊥?。

    “那你想要什么?”玉青晴为难地问^。

    “你会什么新奇的武功?就跟爹爹教给我的这个幻术一样差不多的东西。你教给我一样&^?!痹魄吃卵劬Я恋乜醋潘?^。

    “不行^,我不同意?*!蹦狭桀R⊥?。

    “要不让娘跟我走,我现在就将我学的幻术教给你^^,如何^?”云浅月对南凌睿挑眉。

    “休想?^!蹦狭桀A⒓匆⊥?,“幻术怎么能和娘相比?”

    “那你就最好闭嘴*!”云浅月瞪了他一眼**。

    南凌睿哼了一声*,不甘心地对玉青晴道:“我都没要见面礼,反正你教她什么,也一样要教给我什么&。否则等回南梁&,我就日日缠着你?!?br />
    云浅月脸一黑&,这个趁火打劫还不脸红的!真没救了!

    玉青晴低头想了一下*,抬起头^,笑对着云浅月道:“好吧,我教给你一门移形换位的武功吧!这武功不次于幻术&。十分有用^。尤其是你的身份&,遇到的危险很多。这个武功可以减少一些危险*?!?br />
    “不是她,是我们^?!蹦狭桀4展?^。

    “好,是你们^!真没个哥哥的样子!”玉青晴笑骂。

    南凌睿也不脸红,喜滋滋地看着她*。

    云浅月也痛快地点头,兴致浓郁&*,“好!”

    “这一门武功平时看着没什么大用&,但真正面临危险,却是大有用处?!庇袂嗲绶趴ё诺脑魄吃?&,站起身,对二人道:“来,你们还照刚刚打我的方式&,我们来演练一下,一边打&,我一边教给你们*?&!?br />
    二人闻言立即站起身,对看一眼,齐齐对玉青晴出手^。

    可是二人掌风还没到^,眼前已经没了玉青晴的身影,二人一怔*,听到身后有隐隐气流,齐齐转身,就见玉青晴站在身后*,又齐齐出掌,同样是掌风还没够到&,眼前便没了她的身影&。如此反复几次&,她不是出现在前面,就是出现在后面,再就是出现在左边,或者是右边。总之快得不可思议^^,二人根本抓不住她衣角&。

    但二人本来就聪明绝顶&*,很快的就变幻策略,而是在玉青晴动的那一瞬间,就猜测她可能落下的方位。这样比刚刚稍微好一些,就是反复几次之后能和她打一个照面了&,但还是碰不到她衣角^。

    玉青晴也不急着教,至始至终没说话*。南凌睿和云浅月本来骨子里面都有不服输的性子&,于是谁也不开口让她快教,都靠摸索辨别她的位置&,两柱香后*,总算摸出她原来是脚下的脚法奇快^,并不是全然依靠轻功。因为脚法快,所以她的身形才会转动得极快&*,并不是从她们身前直接飞跃了头顶到了身后*,而是移步从前到后&&。这样快的脚法*,他们第一次见到*。

    半个时辰,玉青晴喊了一声“?&!?,二人齐齐住手*。她开始教二人移形换位。

    这同样是一套看起来简单,但实则不太简单的武功。云浅月和南凌睿即便聪明绝顶*,很快就领悟敲门,但还是要从最开始最扎实的基础做起。玉青晴的要求很是严格。往往一个动作做不下几十遍,直到已经足够完美为止。让云浅月体会到了几日前她父亲交给她灵术时候的一样的严格^。想着怪不得他们如此倾心相爱,真是一样的人呢^&!

    三人*,一人教&,二人学*,时间在忘我境地中过得极快。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这一套移形换位的脚法二人终于学会。

    “想当年我和义父学了整整一日,你们用了半日就学会了,比我强多了?!庇袂嗲缧醋哦?,掏出手帕,给二人擦了擦额头的喊。

    “这是遗传基因好的原因**!”云浅月道。

    “才不是,我们天生聪明^!”南凌睿得意地仰脖子。

    云浅月撇撇嘴。

    “不知不觉这一日就过去了!如今天色晚了&,我们赶快下山吧!否则小景在山下该等得急了?!庇耱唑训繼。

    “他乐意等就要他等!”云浅月怒意不消。

    “小丫头,越是关键时刻,才能看到一个人的真心^。小景爱护你*,自己入阵。让红阁那七个孩子拦住你,是不想你出事。你哥哥和我在阵中看得清楚。你就别怪他了?&!庇袂嗲缂飧雠樟艘蝗樟?,居然气还没消,不由劝道。

    “他是为我好!但是没想到我需不需要。将我当做弱者?;ち?,是为我好吗?我宁愿与他一起进去^。再说我又不是真的废物*,进去还能牵连到他^?”云浅月怒道。

    “虽然你不是弱者,可是你会关心则乱!在娘的角度看来,他做得并没有什么不对。我很高兴看到他如此珍惜我的女儿*,也不枉费我和你爹暗中观察了他这么些年?!庇袂嗲绲?。

    “我虽然关心&,但不一定则乱。越是遇到事情我越会镇定。总的来说,还是他不够了解我?&!痹魄吃履张簧?,“娘*^,你别说了&!我这次真生气了^!今日是小小的龙潭虎穴阵^,他便如此&,若是有朝一日什么有去无回的生死阵,难道他照样拦着我不成^?万一连他也没办法^,但非进去不可,是不是他死了,就要留下我一人?我想要的是同生共死。共同进退*!不是站在她身后,需要他?;??!?br />
    玉青晴顿时失声^&。

    “小丫头^^,你不是很懒吗*?希望找一颗大树靠着吗?如今怎么改了&?”南凌睿讶异**。

    “那不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我希望他小事儿宠我&,那些都是无关于生死的小事儿,我愿意被人宠着**,爱着,在意着,?;ぷ?,但不是这种情况^&。在?&;赝?,我想要和他一起&,不是被他不顾我的意愿护我在羽翼下&。你们能理解我当时的感觉吗&?就像是被丢下的那个人。心里空落落地疼*&?!痹魄吃戮」芤丫×靠酥魄樾鱚,但声音还是有些偏高。

    “娘明白了!娘也过这种感受*,当年你爹也是如此!娘和他同样发了一场大怒?*!庇袂嗲绾鋈恍α?*,拍拍云浅月,“你可以和他说明白^^,让他以后别犯这种错误就行了!”

    “那怎么行*?这么轻易地被原谅&,他以后再犯怎么办?”南凌睿立即否决&,凑近云浅月,将半个身子都压在她肩膀上,哥俩好地道:“小丫头,我有个主意,你就跟我和娘去南梁吧^!凉他一凉^。给他一个大教训&*。让他一辈子再不敢犯&^?!?br />
    云浅月低头,似乎在思索这个建议的可行性。

    这时,一个凉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睿太子*,我觉得你过得真是太惬意了,根本用不到青姨帮忙,她还是跟我们回天圣比较好?*!?/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母女相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母女相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