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万千瞩目

    云浅月话落,花家主和花家的一众人似乎这才看到云浅月身后跟着的七名年轻男女^。

    花落应声上前,对花家主微微一礼,声音平静无波&,“花落拜见花家主?^^!?br />
    老者一怔*,随即睁大眼睛*,脚步忍不住上前了一步*,又顿住,睁大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花落,声音微颤&*,有些激动&,“你……你是花落&?”

    “在下红阁花落&!”花落缓缓点头&,红阁两个字咬得微重&。

    老者身子一震^,激动的情绪似乎顷刻间被红阁这两个字给平复下来^,他老眼恢复平和,看着花落点点头&,似感似叹&^,“转眼间二十年了^!”

    花落不语,目光透过敞开的大门看向花家院落内,小时候的记忆早已经归于尘土*,发现能记得的不过是自己这个花落的名字而已*&。面前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可亲情早已经淡远*。

    云浅月伸手拍拍花落的肩膀,以示安慰^。

    花落回身对云浅月一笑,有些明媚和温暖。不再多言,退回了华笙等人之列。

    华笙等七人都看了他一眼*&,没有谁比他们更能体会他此时的心情。早先的欢喜和归家的激动散去,发现心底深处没有留太过关于家的记忆*&&。有的只是红阁的摩天崖。那才是他们的家^?!白甙?^!”容景伸手拉着云浅月,继续抬步*。

    云浅月跟上容景的脚步,眸光扫过花家主身后的那些年轻男女,十大世家最不缺的就是子女*。多了一个花落少一个花落无所谓。但对于红阁来说,他们是独一无二&*,不可或缺。

    “林哥哥*,那个是花落哥哥呢*^!”花家小姐熟悉的声音传来,“他就是当年被红阁阁主和七大长老从花家带走的人吗&&?”

    “嗯!”一个年轻男子颔首。

    “他比你长得还要俊俏呢!我看咱们花家*^&,就属他长得最好?&!被倚〗阋慌商煺?^。

    “茗儿住口!他是红阁之人,早就不是花家之人了^!不得胡言*^?!被抑魇栈厥酉?*,对花家最小的女儿花茗训斥^&。

    花茗咬了咬嘴角^,小声地道:“父亲,我说的是实话^,他真的长得比兄长们都好^*。他即便脱离花家&,也是花家的人嘛^,而且花落哥哥武功看起来也很高呢&!”

    “当年七大世家离开的儿女哪个不是一等一*?不是资质上乘能被红阁主和七大长老相中带走&^?”花林摸摸花茗的头&,显然这个哥哥对妹妹很是疼爱^。

    花茗点头&,羡慕地道:“我连十里桃花林都没出去过,花落哥哥定然去过很多地方&&?!?br />
    这次花林沉默^^。

    “都别说了*!走吧!”花家主对身后摆摆手&,抬步离开了花家门前&。

    花茗不再说话,目光焦在前面携手走的容景和云浅月身上移不开*。一行人向前走去&^。

    一路顺畅地来到了蓝家&,蓝家大门敞开&,门口站着两名年轻男子和两名年轻女子在迎客^^^。当看到容景和云浅月而来,四人连忙上前,见礼之后&,不免又是一番好奇地打量。

    云浅月对这样的目光早已经习惯,一双眸子神色平静&。

    一名年轻男子带路,将容景等人请了进去。刚走到院中&,里面几名年纪和花家主差不多年岁的老者迎了出来,对容景态度甚是恭谨。当然这与第一大世家家主的地位有关&^^。容景对待几人如对待花家主一般*,神色寡淡清冷&。

    一番寒暄后^,几名老者的目光照样定在了云浅月的身上。

    云浅月知道这些人都好奇她的容貌^^,怕是有两个原因,一个因为她娘*,另一个自然是因为容景&,容景对十大世家来说本身就是神秘不见其貌其踪*,接手楚家几年&,将楚家推向了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的位置^&。如今没听到丝毫楚家娶妻的风声&&,便带了个妻子回来^*,还是红阁小主*,别人想不好奇都难&。

    这些人虽然想看她的容貌,但碍于容景&*,二人是夫妻身份^,也就只能作罢&。

    “七皇子如今在观星楼!楚家主和夫人也请移步观星楼吧^&!”一名老者道。

    “听从叔伯安排&!”容景淡淡点头*^。

    一行人向观星楼走去。

    蓝家的院落和楚家&、花家的院落没有太大区别。一行人绕过前院*,由几名老者引领着,来到了后院&。后院是一片一里见方的宽阔之地^,里面平整干净&。用栅栏围挡。中间是一面足足容纳几百人的高台^。大约就是所说的观星楼了。

    云浅月看着眼前的空阔场地&,想着龙潭虎穴阵应该摆在这里了&。而这里显然是家中子女或者子弟修炼武功或者平时娱乐玩耍之处^。她偏头对容景压低声音询问*,“每一个世家都有这样的地方吗?”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想着她昨日来了之后除了去一趟楚老家主的院子外再未观看别处,自然没见到楚家有这样的地方了*。

    “蓝家以阵法立世*。对阵术考究一些*&。地方也宽阔^,其余九大世家没有这等宽阔?&!比菥坝指魄吃陆馐?&^。

    云浅月点点头,目光看向观星台的方向^,上面人影浮动,中间一个雪青色锦袍的身影和一个湖蓝色的身影极为显眼*。她微微一怔^,讶异地道:“夜轻染居然也来了&?”

    “大约是混在了夜天逸的队伍里随行^&,我也是今日早上才得到消息*&&?&!比菥暗?^。

    “他来做什么?老皇帝将京中内外四十万兵马都交给他掌控&,他离开京城的话^,夜天倾和夜天煜趁机反了怎么办&*?”云浅月实在没想到夜轻染居然也来了*。低声问&,“老皇帝就准许他来?”

    “夜天倾重伤未愈*,况且还有德亲王坐镇&,皇上最近很是健硕。而且容枫这个兵部行走可不是摆设^。夜轻染既然敢来,自然是将京中诸事安排妥当??銮一噬弦残硭较露髯妓匆菜挡蛔?,毕竟十大世家如今入世&,关系甚大,又加之南凌睿和蓝漪有了牵扯*^,皇上自然不准许南凌睿圆满而归?^;噬闲幕钜?,一个蓝家的龙潭虎穴阵他怕是还不放心,夜轻染也许是受私命来相助夜天逸?*!比菥盎夯旱?^,“总之,他隐秘出京来此,可不是来玩的&!夜轻染毕竟姓夜*?!?br />
    “是啊&&,他姓夜&!”云浅月暗暗叹息一声^,很快就掩饰住惊讶*&,控制好情绪*。

    容景不再说话,拉着云浅月向前走去&&。

    二人这一番低头咬耳*^,在外人看来甚是亲密&。两人中间似乎与外人隔开了一个屏障。人人都觉得这清冷寡淡的楚家主和冷清似冰的红阁小主还真是相配^&。

    “楚哥哥*,你来了&&&?”蓝家小姐从观星楼上飞奔而下,欢喜地迎了过来^。

    云浅月看着她因为欢喜和奔跑小脸红扑扑的&,更像是一朵似开非开的娇花&。心里感叹**,年轻真好。她似乎忘了自己也这个年岁&,在外人的眼里,她有着年纪不相仿的从容沉静更比娇柔不谙世事的女子令人移不开视线。即便看不到容颜*,但那一身混合的冷情气质令人一见难忘^?*^!班?*!”容景淡淡看了蓝家小姐一眼*&,应了一声^*。

    “惠儿,不得无礼!”蓝家的一名老者出声训斥^,蓝家这个最小的女儿和花家那个最小的女儿喜欢楚容的事情十大世家人尽皆知&。所以,他的训斥声也不是多严厉。

    蓝惠脚步一顿^&,乖巧地点点头&,但小脸还是兴奋地对容景道:“楚哥哥^,天圣皇朝的七皇子和染小王爷如今都在观星楼上呢&!你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容景声音低沉。

    “据说七皇子是皇室里面最受皇帝宠爱的皇子,而染小王爷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都很厉害呢!楚哥哥,我觉得你们都很厉害&,一定会心心相惜,相见恨晚的**?&!崩痘萏煺娴氐?。

    云浅月无语^,他们和容景会心心相惜相见恨晚吗^&?这么多年她怎么没看出来&?果然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以为所有故事里都是英雄惜英雄*,却不知道有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

    “也许!”容景淡而凉地吐出两个字。

    蓝惠似乎也不觉得容景的冷漠寡淡让她不自在^*,便如主人一般地叽叽咋咋和容景说话。说的话无非围绕着七皇子和染小王爷*。说二人从昨日来了之后就在这修炼场上和蓝家的子弟过招*。二人武功卓绝,如何如何厉害英姿的话。

    容景到也没打断蓝惠^,似听非听^。

    云浅月觉得虽然是一只小桃花,但也不失为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对她构不成威胁^*,便也沉静地听她说话&。眸光若有似无地扫过观星楼上的人**,只见除了夜天逸和夜轻染外*^,或老或少的俊逸面孔。十大世家显然基因优良*,至今也没看到一个特别丑陋的人。

    每个人的腰间都佩戴了玉质的腰牌,有的写着华,有的写着凤&,有的写着蓝&&、有的写着伊*,几乎十大世家一半的姓氏都在每个人的腰牌上清晰可见&*。显然以此来区分每一家到往的人员&。叽叽咋咋说话的蓝惠身上也有一块玉牌^*。

    云浅月觉得他和容景起得够早*,但显然这些人比他们起得还早^??囱邮笫兰页瞬约?&、风家和未到的南凌睿外&。人聚集得差不多*,因为她没看到苍亭和风烬和南凌睿的身影*。想想也是^,南凌睿要负荆请罪,得从大门口一路负荆到观星台。自然不会先等在观星台上。

    一行人来到观星楼下*^,拾级而上**。

    云浅月感觉到从他和容景一来^,所有人的目光就聚焦在他们的身上^,尤其是观星台上两道打量、审视的视线更为灼灼*。自然来自夜天逸和夜轻染*。

    云浅月不必刻意伪装,虽然李芸的冷静和沉稳以及骨子里面透着的凉薄已经被她扔掉了十几年**,但再拾起也不难&。都说骨子里的东西最是难改&。所以&,如今她只将云浅月的懒散&,漫不经心*,以及拖拖拉拉等小动作收起来,便自信判若两人^,且自然而然^。即便他们也如昨日的苍亭一般疑惑,甚至怀疑^&,但也不会真有凭据。

    而容景更不必说了^^!这两日连她这个在身边如此亲密相识了十多年的人都觉得恍惚没认识过他^,更遑论别人*?他冷厉、凉寒、锋芒^、寡淡*,如宝剑出销**,又似冰玉被碎了霜雪。步履不是往日的轻缓优雅^,而是一种沉稳^、似乎玄铁经过千锤百炼&,他的锋芒藏在每一处被人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地方^。他没有三尺别人勿近身的规矩&,但除了她外^^,似乎都怕被他的锋芒灼伤,连爱慕他的花家小姑娘花茗和蓝家小姑娘蓝惠都只崇拜不敢靠近*。

    这样的容景^,更无须担心*!

    怪不得她父亲说小景自然有办法&&,让她不必理会了*!是啊*,容景是楚家的家主*,从接管楚家以来多少年来大约都是如此,所以&&,无论是楚家^,还是十大世家中的人*,对他如此都见怪不怪*。反而好奇的是她这个才露一面且被他牵在手里的女人&。

    “这位就是传言中神秘的楚家主吗^?幸会^^!”夜轻染张扬的声音当先传来^,打破观星台上沉静注视打量二人的气氛^。

    云浅月见夜轻染依然如往常一般,翘着二郎腿没什么坐像^,但到底还是不同了。他张扬洒脱的外表下,她似乎也隐隐看到了隐藏的锋芒^。暗暗想着这是和夜轻染第一次站立到对立面吧&!以后这种机会大约会很多。

    “子归不知染小王爷也来到了十大世家,幸会&!”容景低沉凉寒的语调没什么变化&,眸光淡淡扫了一眼&,“诸位有礼了!”

    “楚家主有礼了!”诸人齐齐站起身还礼。昭然着楚家第一大世家的家主地位。

    “传言楚家主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近女色,原来百闻不如一见?!币固煲菔煜さ纳粝炱?&,目光定在容景的银质面具上,似乎想要穿透面具,看清被面具遮掩的容颜。

    “子归不识七皇子原来是听信传言之人,也是百闻不如一见&?!比菥吧裘皇裁雌鸱?。

    “这位就是楚夫人?”夜轻染从椅子上起身&,两步走到云浅月面前&,上上下下打量她,片刻道:“这位楚夫人好生熟悉,像是在下的一位故人&?!?br />
    “在下夫人一直隐居山林,偶尔出山应该也不识得贵人?&!比菥吧裆训?。

    “哦?”夜轻染挑眉&,径自地摇摇头,“那也说不准&,本小王出京游历七年&&,访遍名山大川&。交友遍天下&,认识楚夫人也说不准&&?!?br />
    “楚家主和楚夫人都遮掩容貌,难道有何难言对人之事&&&&?”夜天逸扬眉&&&。

    “子归竟不知七皇子除了听信传言外,还有探究别人隐秘忌讳之事的习惯!”容景银色面具银光一闪&&,让他的眸子更显锋利&。

    夜天逸眸光一寒,“本皇子对楚家主好奇已久,如今又多出个神秘掩藏容颜的楚夫人。自然想要探究一番&。人之常情。本皇子就不信在坐诸位没有这等想法?!?br />
    众人敏感地觉得这七皇子和染小王爷似乎有些针对容景二人,气氛怪异&&&,都无人说话。

    “天下事情万千,好奇之事多不胜枚举。若凡事七皇子都想探究一番的话,是否操心太过了?劳弩心伤,恐怕对身体有害无益?!比菥暗?。

    夜天逸面色微微一沉,忽然扬唇一笑,“天下之事虽然多不胜枚举&,但本皇子自然捡值得的事情为之&&。如今楚家主的事情让本皇子觉得值得&&,探究一二&,也无不可。楚家主原来是个善人,不过就不必替本皇子的身体操心了?!?br />
    “七皇子的探究若是为人所不喜&。就不是好事儿。七皇子三思&。这里是十大世家,不是天圣京城&,任由七皇子好奇膨胀&&&?!比菥昂敛涣羟榫?。

    “楚家主这是告诉本皇子,你没有待客之道吗?”夜天逸眸光现出厉色&。

    “七皇子莫非一路辛苦而来,忘了初衷?这里是蓝家&&,子归客待七皇子&,岂非越俎代庖?”容景凉凉一挑眉,似乎不欲再说&,拉着云浅月准备落座。

    夜天逸一时被噎了个哑口无言&,不再说话。

    “唉&&,楚夫人&&,你还没回答本小王的话?”夜轻染拦住二人&,目光灼灼地看着云浅月,“越看楚夫人越像在下的一位故人&&,不见真颜&,实在令在下难安??&!”

    “染小王爷原来竟然也是那等不识趣之人吗&?拦住在下内子&&,岂不失礼&?”容景挑眉。

    “非也&,非也!本小王觉得不想错过熟人&。本小王自认人品不是太差劲,为何让故人不愿相认?”夜轻染摇头晃脑,摆摆手,无所谓地道:“这天下人人都知道本小王是个小魔王,既然是魔王,哪里还会理会那些个礼数?本小王向来无礼数,楚家主孤陋寡闻了?!?br />
    “话虽然如此说,可惜内子不喜陌生人打扰&。染小王爷避后吧!”容景声音凉淡,似乎警告,“另外染小王爷也许不知,内子脾气不好。她若不喜&,染小王爷纠缠惹恼了她,她出手伤了染小王爷的话&,在下也拦不住?!?br />
    “是吗?本小王正巧认识几个脾气差的故人。不知道楚夫人是否是其中之一。从上来这观星楼楚夫人一直没说话,难道楚夫人是哑巴?”夜轻染不但不退&&,反而笑盈盈地盯着云浅月&,“若是哑巴的话,本小王正巧也认识一个&?&!?br />
    云浅月想着今日她不理会夜轻染,他恐怕不会轻易让她消停了&。

    “我有几个故人就喜欢和本小王捉迷藏&,楚夫人是否等着本小王帮你掀开面纱?”夜轻染扬眉,笑得好不灿烂,话音未落,忽然对云浅月伸出手&&&,对准她脸上的面纱&,“那本小王愿意和故人玩个游戏?!?br />
    云浅月的手腕忽然一动,一团灵气溢出她手心,顷刻间丝丝缠绕成了层层叠叠的一团云雾&&,如一片花瓣盛开在她手心。之后,花瓣忽然脱手,向着夜轻染砸了过去。

    众人眼睛蓦然睁大。

    只见那团花瓣形状的云雾顷刻间到了夜轻染面前&,瞬间缠绕住他伸过来的手&。丝丝云雾缠绕,似乎千万根丝绳拉扯着他的手,让他的手再也不能前移一寸&&&。

    夜轻染一惊,显然也被这等状况惊呆了&&&&,明明看着不是实体的东西,但他偏偏挣脱不出。他运用功力&,可惜功力似乎失去了灵效一般,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染小王爷,如今还相信本主是你的故人吗?”云浅月冷静克制地清声询问。

    夜轻染听到这样的声音感觉通体凉了一下,紧紧盯着云浅月的面纱&&。他没有向苍亭一般左躲右闪&&,只站在原地&&,似乎咬牙挺着她那团云雾似乎针扎一般地凌虐他的手。

    到底还是夜轻染,这样居然也不退缩和慌张&。云浅月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提醒道:“染小王爷若再不罢休,不消片刻,你的这只手可就废了。本主从来不说虚言?!?br />
    “楚夫人果然厉害,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武功&&?”夜轻染居然还笑得出来。

    云浅月不答话,见他不射手,灵气骤然又增长了一倍,须臾间,一分二&,向他的脸打去。她初学灵术有限,自然不适宜耗费时间,消耗灵气&。

    “红阁小主果然名不虚传!本少主昨日已经领教楚夫人的厉害了!染小王爷,知难而退吧&!”苍亭不知何时来到,手里轻摇着十二骨玉扇拾级而上&,看到眼前的情形,笑着道。

    “本小王的面前还没有知难而退一说!”夜轻染用另一只手去阻挡照着他脸打开的云雾。惊奇地看着那团云武穿透他的阻隔&&,但依然咬牙。

    “夫人&,罢了&。染小王爷疯魔天下皆知。你便是杀了他,他恐怕也不退避。我曾经答应母上只要为楚家主一日&&,便不取下面具,你却与我不同,只不过不喜生人窥见而已&。容貌一事,令人一睹也无不可?!比菥按耸钡?,话音一转,“况且也可以让染小王爷相信故人不是随处都在的&!”

    云浅月知道容景能容许她又使出灵术便是想要十大世家的人知道红阁小主不是好惹的。在凤凰真经未大成之前,这个用来威慑一些人最好不过。此时已经达到目的,自然不会准她再用&&?&?銮叶愿兑骨崛菊饪橛彩?,就如他所说,除非杀了他。但那也不可能。她缓缓撤回手&&,灵力顷刻间从手心消失,收回体内,她冷冷地看着夜轻染道:“本主今日就应染小王爷所求,染小王爷可要看好了!本主到底是不是你的故人!”

    “楚夫人这等功夫新奇,本小王本来还想再领教片刻,既然如此,那便罢了?&!币骨崛竟创揭恍?,轻轻抖了抖手腕,众人此时看到他白玉的手上如被针扎过一般,落下点点红色斑痕&。都甚为惊异,但他却不以为意&。

    云浅月伸手缓缓撤掉了面纱,李芸的容颜再一次暴露在人前。

    观星楼上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她看来。这一刻,可谓万千瞩目于一身。

    这是怎样一张脸!不是绝顶美人,只是中上之姿。但眉眼间的英气和冷凝以及周身现出的沉静和镇定气质便让她看起来像是黑色的曼陀罗。不娇艳明媚,却有着蚀骨的毒性和凌厉。她的凌厉似乎被刻意地收敛,但有些人天生便是一种在红尘之中受人瞩目的人&&,即便收敛也会英气逼人&。令见者自恭自敬,不敢小视。

    这一瞬间&,似乎有许多人心里都隐隐地觉得她还是要戴上面纱为好&&,这样的容貌太过瞩目。甚至她的锋芒都盖过了在场中所有人的锋芒,当然不包括她身边称之为夫君的男子&。

    男子目光平静,似乎对这种效果理所当然。

    “染小王爷&&,看清楚了吗&?本主可是你的故人?”云浅月目光平静地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似乎也被怔住了,仔仔细细地看着云浅月的脸,没有找出一丝一毫面具的痕迹&。在场的人大多都是易容高手,他游历在外七年,更是常年变换容貌易容,自然更是个中高手&&&。如今面前这一张女子的脸半丝瑕疵也无&。的确是真真实实的。他眸中一丝疑惑聚集,又散去,又聚集,又散去,脸色也跟着变了几变,片刻后,身子向后退了三步&&,对云浅月彬彬一礼&&,这一礼没有丝毫缩水&,结结实实&,语气诚然微露歉意,“是轻染唐突了楚夫人!还望楚夫人海涵!”

    这就是夜轻染,虽然魔王心性,张扬不羁,但能进能退&,能伸能缩&。

    “染小王爷不再说本主是你的故人了吧?”云浅月看着他询问&。

    “轻染眼拙,自然不是?!币骨崛疽⊥?。

    云浅月不再说话&,缓缓将面纱蒙回脸上&&。

    “楚夫人真乃巾帼不让须眉&,本皇子佩服!不但武功好&,人也美&。楚家主好福气&&?&!币固煲蓓械纳裆鸵骨崛鞠嗖钗藜?,见云浅月将面纱蒙回脸上&&,他似笑非笑地道&。

    “子归虽然平庸无才,但运气不错?&!比菥袄旁魄吃伦诹税才藕玫某椅恢?,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缓缓坐下。

    诸人的视线依然焦在云浅月身上,似乎被刚刚一番震撼震动得回不过神来。十大世家年老的人都惊异云浅月的武功,实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年轻的男子则从来未曾见过如此清华潋滟&&,锋芒内敛的女子,年轻的女子则是有些自惭形秽。

    千百种想法最后归于一种想法&,云浅月的身份是红阁小主。既然是红阁小主,有红阁主剑挑七大世家的前车之鉴。她有此本事也不算稀奇&&&?&!爸钗欢记刖妥?!”一位蓝家的老者此时回过神来,连忙打圆场&&。

    夜轻染慢慢地走回座位&&,缓缓落座&&,再无刚刚张扬懒散翘着二郎腿的姿态&,面色也看不出情绪&。苍亭坐在了苍家的席位,其余人也纷纷落座。

    “蓝漪姐姐呢&?怎么还没出来?”花茗清脆的声音响起&,疑惑地问向蓝家的老者&。

    众人这才发觉今日的两位主角还未到。

    “我姐姐如今还在房里呢!她说她要亲自布置今日的龙潭虎穴阵&!”蓝惠回话&。

    “呀&&,蓝漪姐姐自小钻研阵法,她若是亲自布置龙潭虎穴阵的话,那睿太子岂不是有去无回&?”花茗讶异地道&&。

    “哼,就该让他有去无回。他玷污了蓝漪姐姐&,自然不能轻饶了他?&!崩痘萜氐?。

    “也是&&!”花茗闻言点点头。

    “尤其是他本来登门负荆请罪,居然还带着女人前来。当真可恶。当蓝漪姐姐是好欺负的吗&?”蓝惠有气冲冲地道。

    “什么女人&&&?”花茗疑惑地问&。

    蓝惠看了众人一眼,“据说是一名天仙美人?!被奥?,她恨恨地道:“果真是花花太子。最要不得。就这样还想娶我姐姐,没门!”

    “这可就是真可恶了&&!一定让蓝漪姐姐不能轻易饶了他&?!被ㄜ哺牌?&。

    “放心吧!蓝漪姐姐对他厌恶透顶&,自然不会轻易饶了他&&&。就让他有命来没命回去?!崩痘菘隙ǖ氐愕阃?。

    花茗还要说话&,那名蓝家老者出声喝住二人&,“你们两个小丫头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去看看蓝漪好了没有!睿太子也快来了&!”

    二人齐齐噤声&&,点点头,跑下了观星楼。

    蓝家老者见二人离开&&,对身后一名侍从吩咐了一句&&,那名侍从连忙一摆手,十多个婢女端着瓜果、糕点&、茶水等摆上了各桌的桌案上。

    不多时&,门口传来一声高喊,“南梁睿太子负荆请罪&!”

    众人视线齐齐转向大门口。观星楼因为高有数丈,坐在这里可以尽数看全整个蓝家风景。自然大门口也清晰可见。

    云浅月和容景也齐齐向门口看去。

    ------题外话------

    精彩开始了,手里有月票的亲们砸我吧&,砸得狠,激起也会狠起来滴……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还有每日免费的年会票&,表要忘记哦&&!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13666662082(20钻100花)、bbtouchpp(10钻)、qquser5970382(7钻)&、13129555628(5钻)、喵m喵m1231(5钻4花)&&、ally1108(3钻)&、14777061718(2钻5花)&、揽月霜天(200打赏)、sharry1019(2钻)&、13809892878(1钻188打赏1花)、乐游原上(5花)&、邻家好姑娘(1钻)、冥九儿(1钻)&&、落雨烟云(1钻100打赏1花)、15960809677(1钻)、韦联盼(100打赏)、辣椒姐54(5花)&&、沅蓉(1钻100打赏)&&、皮卡&&?(1钻),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万千瞩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万千瞩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