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我的妻子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这句话放在十里桃花林来说,便诠释得淋漓尽致。

    容景一直牵着云浅月的手,走得不快不慢。墨发、墨色锦袍、墨色朝阳靴、腰束墨色玉带,虽然和往常一样的步履轻缓,行止闲雅。但给云浅月的感觉还是不同了,她恍恍惚惚地觉得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怎么了&*&^?”察觉云浅月的怔忡*,容景偏头看她,声音温润*^。

    云浅月唇瓣微微嘟了一下,摇摇头&&,“没事!”

    容景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浅浅一笑*,凑近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无论如何*,我还是我*,你还是你罢了*&。心里哪里有那么多的想法?”

    “你属蛔虫的^*!”云浅月心情蓦然一松&,瞪了他一眼^*。

    “若是可以,一辈子做你肚子里的蛔虫&,也无不可?!比菥俺坊厣碜?,语气有些懒散。

    云浅月脸一红*^,“你想得到美*!”

    容景偏头看她^*&,见她虽然隔着面纱*&,娇颜却比这十里桃林的桃花还要艳色几分。他心神一荡,忽然伸手将她打横抱起&^^。

    云浅月悴不及防,“啊”地惊呼一声。

    前面引路的七伯回转头看来*,后面的华笙等人也都紧张地看来。

    “她脚崴了!”容景给出解释&。

    七伯老眼闪了闪&*,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系热硕钥匆谎?,面色似乎都有些无语&^。

    云浅月脸已经红如烟霞,压低声音对容景叱恼&,“谁说我脚崴了^?”

    “我说的!”容景低头看着她^,声音含了一抹笑意^*。

    “你说胡话!”云浅月对他瞪眼,“快放我下来*,都走了这么远的路了,你不累?”

    “抱着你就不累了!”容景摇头*。

    云浅月挣扎着要下来,容景手臂收紧&*&^。她看着他&,低声道:“放我下来!”

    “脚都崴了还这么不老实^&。乖,我真不累!”容景声音低低柔哄^。

    云浅月见他打定主意抱着她走,便闭上眼睛不再看他^,心里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抽疯^,他这样抱着她进楚家的话*,以后不止荣王府和世子和云王府的浅月小姐牵扯在一起*,那么楚家主和红阁小主也牵扯在一起了,她想想觉得有些好笑&?;桓錾矸?,还是纠缠不清^。

    “你可以睡一觉!”容景又低声道。

    云浅月“嗯”了一声*,熟悉的怀抱*&,强有力的臂弯,这些日子赶路虽然轻松,但也的确有些累&,她浅浅打了个哈欠,当真睡去。

    半个时辰后,十里地的桃花林走到尽头^。

    “参见家主!”前方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

    云浅月被惊醒,想着听这声音的话^,怕是有千人之多*。她睁开眼皮想抬眼去看^,容景用衣袖盖住她的脸&^,挡住她的视线&,她刚要不满,只听他一改以往的温润,声音低沉冷静&*^,判若两人*,“都免礼!”

    “谢家主*!”众口一致*&,同样震耳欲聋。

    “家主,这位是……”不同于七伯的一个老者起身,看向容景怀里。

    “我的妻子*!红阁小主!”容景如此介绍^。

    云浅月一惊,她何时成了他的……妻子了*?她怎么不知道*?

    那问话的老者也是一惊^,不止他^,显然惊了一大批人*。

    云浅月听到了齐齐一致的抽气声,感觉到无数的目光向她的身上聚来^,她终于明白容景为何要将她抱着走&,且此时挡住她的脸了。这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不止炸得她有点儿找不到北&&,显然将面前这些人都炸惊了魂魄。

    抽气声过后*,似乎许久都无人言语一声。

    华笙&*、花落等七人显然也被惊了个够呛。但他们这一路走来偶尔被容景的惊人之语已经磨练得熟练,只一惊过后,便很快就恢复常态*。世间任何惊异的事情&,若是搁在景世子的身上,便觉得都可以打个折扣^。

    “这……这是什么时候^^?老家主……也不知道吧?”那老者惊得都结巴了。

    “不久前吧&^!等见了外公我会禀告?&!比菥吧粢廊坏统亮购?*。

    老者似乎点点头*&,不再多言。

    “回府吧!”容景不欲多说,扔下一句话,抱着云浅月向前走去*&。

    华笙等七人跟在他身后^&。老者和几名和他年岁相仿的几人对看一眼*,人人眼中都流露着一样的惊异神色。过了片刻&,老者似乎才回过魂,压低声音问七伯&^,“七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奴也不知……”七伯连忙摇头^&,看架势显然也惊住了。

    “先回府再说*!”老者点点头,对众人一挥手。疾步抬步去追容景。

    众人惊异过后更多的是好奇*,家主的妻子长得什么样谁也没看见*,都齐齐跟了上去。人群中有不少的年轻男子和女子。年轻男子都听说过当年红阁阁主一人挑七大世家的事情*,如今是红阁小主&,不知道是何等的风华?而年轻女子许多人面色都露出芳心欲碎的神色&*。

    走了一段路后,云浅月在容景的怀里依然回不过神来*&。妻子??&!

    “身子怎么这么僵硬*?”容景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询问,声音不难听出笑意。

    “你怎么……又胡说?”云浅月憋了半天,困难地吐出一句话&^。

    “我想在楚家睡觉不与你分房*^,只能这样说了!你想想&,十大世家家风甚严,否则我们只能分房睡了^&!比菥暗蜕?。

    “就这个原因^?”云浅月无语。

    “嗯,就这个原因。否则你以为还有哪个原因?”容景笑问^。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想去看容景的表情,可惜脸上被他墨色水袖盖住&,她只看到墨色的云纹*,其余什么也看不见。但她觉得定然不止如此,他治水的时候一连半个月见不到面*,如今在楚家能住几日&?她低低哼了一声^,“谎话连篇^!信你有鬼了*!”

    容景低低愉悦地笑起来。

    “你最好老实交代!”云浅月低声警告,“否则别怪我不配合*!凤冠霞帔没穿*,聘礼没见着&^,花轿没临我家门**,就想要我当你妻子&^?做梦吧!”

    容景低低咳了一声,须臾&,收了笑意&^,幽幽地道:“楚家有许多小姑娘心仪于我^?!?br />
    云浅月眸光一凝&。

    容景又道:“你确定不配合*?”

    “桃花泛滥!”云浅月低骂了一句^。

    “不止是楚家^,十大世家许多女子都心仪于我*?&!比菥坝值?。

    “泛滥成灾&!”云浅月又低骂了一句。

    容景低笑^,声音低柔,“所以*^,就委屈你吧!反正早晚有一日你要嫁给我&,我这个夫君的称呼就借给你先用着*&^,不收取银两&?*!?br />
    “和着我还占便宜了^?”云浅月扬眉*,虽然他看不到^。

    “嗯!”容景肯定地点头。

    云浅月彻底无言*,见过自大的^,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不过谁叫他的确有这个本钱呢*!本钱下所言非虚?*?!刚刚她似乎感觉到好多道哀怨的视线,大约来自女子。

    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掩藏了眸中的笑意*,抱着她想一处庭院走去^。

    “家主!”庭院门口传来两声激动的声音^*。

    容景“嗯”了一声,抬步进了庭院。边走边吩咐,“夫人一路劳累,需要休息*,从现在起^,没有吩咐*,不得有人前来打扰?!?br />
    “是!”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珠帘挑起^,轻轻晃荡。云浅月闻到了一阵袅袅清香,显然是从香炉里散出^,这香味和荣王府的香味不同*,似乎隐约燃着桃花香和龙檀香。她正辨别的空隙,容景已经来到床前^,将她放在了大床上上。

    墨色水袖从她脸上拿开**,她才看到了屋中的情形*。目及之处**,水晶帘、浣纱窗、碧玉翡翠、器具摆设,皆是上乘^。不但是上乘&,还大多都是绝世的珍宝和稀有之物&,房间不大不小,贵在典雅明镜*。

    “这是母妃生前住所!”容景解释^。

    云浅月点头*,荣王妃&^,当年的楚家主**^。能让荣王娶之为妻,定然非同一般的品行。

    “你沐浴休息*^,我先去外公处*^?!比菥拔律?^。

    “好!”云浅月点头。

    容景转身走了出去*。云浅月看着珠帘晃动,他身影出了房门^,听到他对外面的人低声吩咐了一番&^,外面的人连连应声,他的脚步声出了这座院子走远。

    不多时&,门外有人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身后跟着两个小厮^*,抬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进来之后那女子仔细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对她眉眼含笑地道:“夫人&^,奴婢是暖香。以前侍候我家小姐的^^。也就是家主的娘亲*。您是第一次来&,万务见外^。家主吩咐奴婢带着人抬了热水进来^&。您先沐浴休息吧^!家主去老家主那里^,大约需要些时辰才能回来?!?br />
    “好!”云浅月隔着面纱含笑点头。

    暖香一摆手,身后的人抬了水进屏风后。不多时,那二人出来*^,退了出去&。

    暖香却没有跟着出去^*,而是走到云浅月身边低声道:“除了老家主和大长老以及我和侍候老家主的七伯外^&,这些年无人知道当年的小姐下嫁给了荣王府荣王的事情。被老家主刻意隐瞒了&。后来小姐离世*&,荣王世子回来&,老家主也未公示其身份^,让其接了家主之位。另外取了两家的姓氏为名姓。楚容,字子归?*!?br />
    云浅月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子归&,是有子归来的意思吧&!

    “所以&*,夫人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对不对*?”暖香笑着问。

    云浅月眨眨眼睛&,想着她既然知道当年这桩楚家隐瞒的秘辛,又是容景的娘贴身婢女,容景让她进来见她,想必很是信赖,赞扬地道:“香姨好聪明?!?br />
    “当年小姐待奴婢亲如姐妹*&,奴婢让夫人称呼一声香姨也是不框外^,我就厚着脸皮受了^?*!迸闼坪鹾苁歉咝?,笑着道:“不是奴婢聪明,而是景世子心仪云王府浅月小姐,天下皆知。我正因为知道家主是景世子*,才猜出你是浅月小姐的?^!?br />
    云浅月笑着点头*。

    “我知家主此次因为蓝家之事定然回来,也曾想到悄悄带着你,我早就想见见名扬天下的浅月小姐了*。但未曾想到原来浅月小姐是红阁小主。这真是意外。你没见呢!家主对族里那些人说你是他的妻子的时候那一帮子老老少少惊得掉了下巴的样子,想想就好笑?^!迸憷植豢芍?&^。

    “这是为何?”云浅月虽然隐隐知道原因,但还忍不住问。

    “家主在楚家就是个冷得不近人情的动物^。楚家的人一年见不到他一面,但从上到下,人人见了他都不敢放肆*。连那些叔伯们都在他面前恭恭敬敬^。从来没听说过他娶妻,突然带了个妻子回来,而这个人还是被十大世家忌讳莫深的红阁小主&。如何不惊掉了下巴&?”暖香给云浅月解惑^。

    云浅月笑着颔首,“我也被惊了一下&?!?br />
    “家主这样做^,是怕十大世家的公子们抢了夫人&。所以先占了名分了&^!这样十大世家的公子们即便想肖想也不可能了*?!迸阈Φ酶腔犊?。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摇摇头,“他说是因为十大世家许多女子都心仪他的原因?!?br />
    暖香闻言笑着点头*&,“也是这样!家主接替家主之位那一年在十大世家面前露过一面。自此后许多小姐们都对家主念念不忘*。最厉害的是蓝家的和花家的两位小姑娘,她们寻不到家主踪迹&^,日日跑来楚家套家主的消息,可惜谁也不知道家主下落*^,我呢&,就是一个奴婢,很好打发她们,但老家主就被烦得要不得,只能每回听到两个小姑娘来了*,就躲了开去&?!?br />
    “这样*^*?”云浅月想着容景果然是犯桃花。

    “是这样呢&!”暖香笑着道:“所以,夫人要看好了家主*&。另外那两个小姑娘大约很快就会听说家主带妻子回来了^,估计很快就会找上门。奴婢先给您提个醒^,那两个小姑娘很是难缠?!?br />
    “谢谢香姨!”云浅月道谢^,对夫人这一称呼居然很快就适应了。

    “您先沐浴休息吧!奴婢去准备膳食*&。家主说等他回来和您一起用膳?**!迸阒棺』?^。

    “好!”容景点头。

    暖香走了下去^。四十岁的女子&,依然娉娉婷婷,极有风韵^&。显然她在楚家虽然自称奴婢&,但绝对不止是奴婢这么简单。

    云浅月收回视线^,径自嘟囔^*,“看来必须要看好了,十里桃花林养出来的女人多有难缠^?”一个尾音消失唇瓣,她起身&^,走进屏风后*。

    这三日虽然赶路*,但每日都会遇到水源^,都会洗一番**,身上虽有风尘,但也清爽。

    云浅月褪了衣衫&,将自己埋进水中,知道容景得等一会儿回来^,便也不急,舒服地闭目养神。楚家主和红阁小主是夫妻关系&,想来这样的消息在容景吐口她没反驳的第一时间就会传了出去^*,在十里桃花林,十大世家每一家都相隔不远&。想必此时已经被十大世家尽所周知了。和她早先的预测自然有差别。早先是单独以红阁小主的身份来相助南凌睿^*。如今嘛&^!她成了一个男子的附属物^,自然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云浅月想到此,嘴角微微弯起**,也不错!

    其一^,可以互挡桃花。

    其二&,楚家和红阁两大势力联姻,力量不可小视*&。楚家主向来神秘&*,而红阁小主第一次露面世人面前*。无论是剩余的九大世家,还是天圣皇室*,对此都不可能不惊心和上心^。

    若说达到比蓝家的蓝漪和南凌睿负荆请罪闯龙潭虎穴阵的轰动效果还要惊心的话&,容景这一步棋可是走对了^。如今外面的人想必各种想法和猜测都有&^。但是恐怕想破脑筋也想不到他们是容景和云浅月,本来就该一体^。如今不过换个身份和形势而已&&。

    “小主!三公子的信^!”外面凌莲的声音响起*。

    “给我拿进来!”云浅月收起思绪,向外看了一眼^。

    凌莲抬步走进房间,挑开屏风&^,将信递给云浅月。云浅月伸手接过信打开^,只见上面写^,“一切照你所说^,不过我不是假意受伤,是真受了重伤。老皇帝真狠^^,出动了上千皇室隐卫拦截。幸好有景世子的十八隐卫,但风阁还是受伤惨重^,如今归返回京?!?br />
    云浅月面色一寒,三公子说受了重伤,便一定是重伤了&*&^。她抿了抿唇*,冷声道:“看来老皇帝不止是为了拦截我不来蓝家,而同时为了要除去风阁?!?br />
    “风阁与七皇子打了许久的交道,即便三公子接手后对风阁洗礼了一番。但还是瞒不住他的眼线?&?蠢?,七皇子是真的对小主狠心了?!绷枇蜕?*&。

    “我如今不帮他,和他绝情,他这样做也无可厚非?!痹魄吃陆种械男胖酱莼?,对凌莲道:“给三公子传信,让他在浅月阁养伤,不见任何人*。等我回去!”

    “是!”凌莲点点头^*,见云浅月不再吩咐&&,走了下去。

    云浅月没了泡澡的兴致,从水中出来,穿戴妥当,走出了屏风后&。走到桌前喝了一杯茶,便转身向床榻走去,懒洋洋地躺下^。这两日睡树干,怎么也不比床来得舒服*。

    刚闭上眼睛^,便听到院门口传来嘈杂的声音^,似乎好几个女子一起说话。叽叽咋咋&^,辨不甚清^。她仔细听了片刻*,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便不理会。

    过了许久,嘈嘈杂杂的声音依然继续。

    云浅月沐浴之后本来有些困意*,如今被吵得睡不着,她蹙眉&,对外面询问^,“凌莲、怎么回事儿?”

    “回小主&,似乎是几个世家的小姐*,吵着要见您^。被门口的护卫拦住不让进来^,不肯离去*?&!绷枇蜕?*&。

    “原来是这样&,那就不必管了!”云浅月想着暖香刚刚与她说过,想来就是容景惹的桃花了&。她又问,“华笙他们呢**?”

    “景世子说他们也累了*,今日也无事*,让他们去休息了。就在这院子的其他房间?!绷枇蜕?。

    “你也去休息吧!”云浅月摆摆手^。

    “我和伊雪不累,守着您吧!”凌莲摇摇头*。

    “不用守着了&!这院子既然他吩咐了,别人就不会进来*!你去歇着吧!”云浅月道&*。

    凌莲闻言应了一声^,向门口看了一眼*,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云浅月用手捂住耳朵,自动地屏蔽了声音^&,耳边再无吵闹&,她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双温润的手将她的手扯开,云浅月醒来&,眯了眯眼,“回来了^*?”

    “嗯!”容景点头,看了她一眼,“什么时候还惯了个睡觉捂耳朵的毛??^?”

    “你还说!”云浅月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恼道:“还不是你的那些桃花在门口吵得我睡不着^**,才捂了耳朵^!”

    “哦&,原来是这样!”容景恍然,将她的手包裹进自己的手里*,笑道:“如今我说的话你信了吧!不说你我是夫妻还真不行&^?!?br />
    “说是夫妻管什么^?还不照样有桃花上门^!”云浅月瞪了他一眼*。

    “总归是少些!”容景俯下身,低头吻了吻云浅月的唇瓣^,轻柔的浅尝辄止缱绻旖旎一番后*^,趴在她身上眸光盈盈地看着她,“云浅月,我告诉没告诉过你一件事儿?”

    “嗯&?什么事儿?”云浅月被吻得晕乎乎,声音哑而魅^。

    “你真的很可爱*?&!比菥靶Φ?。

    云浅月脸被焦了一下*,嗔了容景一眼,伸手推推他,“沉着呢&!躲开^^&!”

    容景笑着起身,顺便伸手拉起她&*&,对她道:“我们先用膳^,饭后我带你去见外公?&!?br />
    “老头好相处吗?”云浅月边下床边问*。

    “他对不亲的人向来是笑面虎&,对亲近的人向来是黑蜈蚣,你说他算是好相处还是难相处?”容景反问。

    云浅月脚步一顿*,这可是个难题了&!说她算是不亲的人吧*?有容景的关系她不是&^。说她是亲近的人吧&?她第一次见人家,也不是。她有些头疼&&,“我没准备礼物?*?!这样见老头会不会失礼?”

    “准备什么礼物?你应该收礼才对!”来到桌前,容景松开手,缓缓落座&^。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吸了吸鼻子,也坐下来^*^,嘟囔道:“看在礼物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讨好他一下吧!”

    容景低笑。

    一顿饭吃得还算顺口&*,毕竟容景知道她的口味*&*。饭后*,容景拉了她出了房门^。

    此时天已经微暗^。

    云浅月来的时候是被容景抱来的^,而且用衣袖盖住了她的脸,什么也没看见。此时才看到这个院子不是太大,没有满院的花卉*。而是几株树盈盈独立。每一株树都不同。有木槿、雪梨&、海棠、桂树……都是代表香色的品种&。不同季节的树木,却同时在开花*&。

    云浅月觉得惊奇&,偏头问容景&,“如今都这个季节了^!即便这里和天圣的气候不同,但也不至于差这么多吧?”

    “这些树是用阵法控制了!它的气候是四季如春^*?銮艺庑┦髂镜钠分植灰谎?,是只开花不结果的树*,而且花开常年不败*?^!比菥敖馐?。

    云浅月点点头*,算是明白了*。大千世界,本来就无奇不有^。

    出了院门^&,云浅月一眼便看到前面的十里桃花林^,她转回身&,没有高墙阻隔^^,这才看到是一片连绵的宫殿式建筑群。楼阁亭台&,雕廊画栋&^,房舍层层叠叠,节次鳞比&^。一眼望不到头^。她伸手往后一指*,对容景问,“这都是楚家的地盘&^?”

    “嗯^!”容景点头。

    “人好多*!可以赶上小半个城县了*!”云浅月道*。

    “本来就是几百年的世家,又隐世一百年&。子息繁衍*,这也不奇怪*?!比菥暗?。

    “这是依山而建*^?”云浅月目光又看向别处&,入眼处是望不见的重重山脉和山脉上蜿蜒而下盘踞的层层楼宇^。

    “嗯&^*!这里有十道山峦^,当初十大世家就如此选址搬迁到了这里^。每一个山峦盘踞着一大世家?!比菥暗阃?,话落,她伸手向西一指,“从这里看*&&,第二个山峦是花家,三个山峦就是蓝家^,第四个山峦是风家&^。依次是凤家&、莫家、凌家&、伊家&*^?&^!被奥?,他又向东一指,“那是华家、苍家&&?!?br />
    云浅月点点头,十大世家虽然各站地盘,但一脉相连^^,看起来不分彼此&*。

    “走吧&,外公的院子在那处*^?!比菥吧焓忠恢付嗟囊淮Ω叻棵旁?^,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抬步跟上他,低声问*,“南凌睿来了没&?”

    “还没有^!”容景摇头*,“据说在路上&?!?br />
    “夜天逸呢?”云浅月又问^。

    “刚刚到!入住了蓝家?!比菥坝值?。

    云浅月不再问,他们走的捷径之路终归比他们走官道早到了些时候*&。

    “楚哥哥!”两声娇美清脆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云浅月本来微低的头抬起*,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两个女子立在前方的院落门口。女子长得极美,但不是那种女人的眉骨美*,而是娇俏美*。两个人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倒像是两朵含苞未放的花骨朵&*,似乎伸手一掐,就能滴出水来*。她眼角余光扫了容景一眼,见他微微蹙了蹙眉*^。她想着这两人大约就是暖香所说的两个难缠的小姑娘了&。

    她还没处理南凌睿的事情,感情先来处理容景的桃花了^^!

    云浅月心里磨了磨牙^,面上却不动声色。隔着面纱看着二人,两个小姑娘大约和她差不多年纪&,但她因为经历得太多,骨子里就有一种沉稳冷静甚至沧桑,看起来可没这么水灵&^。

    “楚哥哥,她就是你的妻子*?”两个小姑娘见容景不答话**^,走到近前看着云浅月。

    “嗯!”容景低沉地应了一声&*。

    “你带着面纱&,是不敢见人吗?”其中一个小姑娘指着云浅月*。

    “我看看能让楚哥哥娶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另一个小姑娘更直接*,伸手去挑云浅月的面纱^*。

    “蓝小姐^、花小姐^!对内子无礼^,这就是蓝家和花家的教养吗?”容景轻轻挥手^,打开了二人&^,声音低而沉^,冷而冽^。

    二人哪里抵抗得住容景轻轻一甩,身子不约而同倒退了数步。

    容景看也不看二人一眼*,拉着云浅月走进院子。

    “楚家主好大的派头!”忽然一声熟悉的愉悦声音响起&^,“两位妹妹心仪楚家主许久^*,今日得见**,却是楚家主携妻而归。芳心欲碎不说^,难道连见一面楚夫人的机会都不给吗&^?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云浅月不用回头&^,也能听出这熟悉的声音,正是苍亭^&。

    “苍哥哥^*!你回来啦*?”两个小姑娘见到来人一喜^,齐齐喊了一声^*&。

    “嗯,刚刚回来就看到你们被人欺负^*!越来越不长进了!”苍亭呵地一笑^,手中的十二骨扇轻摇^^,打量了二人一眼,笑道:“我出门月余&,两个妹妹越发水灵了*?!?br />
    两个小姑娘本来白着的脸齐齐一红^。

    “楚家主!据说楚夫人是红阁小主*。久仰大名?&?*!”苍亭目光落在云浅月的身上^,一双凤眸好不含蓄地打量*^。似乎要透过她的面纱看到她骨子里*,“不知道本少主是否可以有幸一睹红阁小主的芳容^?红阁阁主当年艳冠群芳*,令十大世家无论男女&,纷纷失色,不知道红阁小主是否令人也一见惊艳^。在下实在好奇得很!”

    苍亭聪明地不说见楚夫人,而说见红阁小主*,自然避开了见人妻子的唐突之举&^。

    “内子不喜见生人。苍少主海涵&!”容景周身气息清冽冷寒,如冰玉之剑碎了锋芒^,淡淡一句&&,驳回了苍亭的话**。拉着云浅月继续走^。

    苍亭身形一转*&,衣袂轻飘,转瞬间便拦在了容景的面前^,“楚家主这些年一直避见其容,娶个妻子也避见其容&。难道这里面有何不可告人之密*?”

    “苍少主不愧是苍蝇的本家&&,实在有够嗡嗡,令人烦闷?*!比菥氨〈酵驴?,冷冽地道:“本家主和内子即便有不可告人之密*^,似乎也不关苍少主之事^?*!?br />
    苍亭似乎没想到容景如此嘴毒且不留情,面色微微一寒,目光定在云浅月的面纱上,“莫不是丑八怪*&*?当年的红阁阁主可是真容来此,未曾遮遮掩掩。难道几十年已过,红阁如此见不得人了?”

    云浅月顿时大怒*,忽然伸手扯开面纱,手心凝聚成一团灵气照着苍亭的脸上打了下去*,动作虽烈^,但声音却是内敛冷静*^,变声得和她往常自然不同&*,“苍少主这张嘴当真厌烦&^,我看不如封了^!”

    她话落&,灵气袭上苍亭的脸。

    苍亭一惊&,连忙躲闪,但无论如何躲避那团雾都追随着他*,他催动内力用折扇挡住抵抗,但那团雾却穿透了折扇依然打他的脸,他从来没遇到如此情况,冷汗蹭地冒了出来。抵抗不管用&^^,只能躲避。

    ------题外话------

    小景很给力吧*,月儿发威了?。?^__^*)……

    蹲墙角&,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听到我的呼唤了没呀!么么么么……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吕奶奶(50钻)、zhangyouxue(14钻19花100打赏)*、轩辕以陌(10钻)*、doryzh(5钻)、淡沫如湮(20花)*^、辣椒姐54(3钻)、喵m喵m1231(2钻5花)*&*、qquser5970382(1钻5花)、080901(10花)^、anntopmax(1钻)^、xuwei888(1钻)^、timgengqing(100打赏)*、37135097(5花)*&、yxlx(2花)&^*、冥九儿(2花)&、Koralle(2花)、kristy7731(1花)^&^、苗4505492(1花)^、快乐老人黄莺姐(1花)*、baiyinai(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四章 我的妻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四章 我的妻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