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灵术幻容

    云浅月想着十二岁半的时候她都在做什么&?

    帮助夜天逸巩固初步掌控的北疆,和容景继续玩捉迷藏&&,找到了她的哥哥在南梁做太子,偶尔气气糟老头子威胁拔他胡子,偶尔和冷邵卓打场小架出出闷气&。对了,还有继续追在夜天倾身后装痴情。十二岁半的时候,她似乎做了甚多事儿&!那时候还不知道有一个亲爹&&,和一个什么见鬼的约定&。

    “说??!怎么回事儿?那为何两年前不来找我&?”云浅月见云王爷不说话,瞪着他。

    “怎么没来?我们来了,但你娘说你现在挺好,还是先别打扰你了&&!”云王爷一叹。

    “我好?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好了?”云浅月听到他提到她娘&,想着她娘果然活着。

    “小丫头,你敢说你过得不好?你将老皇帝耍得团团转,将夜天倾糊弄得找不到北&,玩得不亦乐乎&,怎么就不好了&?况且还有一个痴情的小景,都被寒毒折磨成那样了&,还日日看着你的画像……”云王爷道。

    “他日日……看着我画像&?”云浅月敏感地抓住这句话。

    “嗯!荣王府有一箩筐你的画像,都是他画的&,从小到大。不计其数的画卷&&?!痹仆跻ψ诺溃骸拔壹硕季景&?!怀疑他的画功是因为你才练出来的&?!?br />
    “在荣王府哪里&?我怎么没见到那些画像?也没听他提起&?”云浅月疑惑地问&。

    “哦,两年前我和你娘偷着将画像带走了!他大概没对你说吧&!”云王爷笑着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瞪了他一眼,气怒小了一些&,但还是不甘心,“你们也忍心,明明都来了又走了&?!?br />
    “都忍心了十年了&,又差一年半载&?”云王爷喝了一口茶&,感叹地道:“我们都是已死之人,怕一旦搅入你的生活,给你带来麻烦&。何况你又不是自己,不单单是我们的女儿?;故窃仆醺牡张?,聚在你身上的视线太多。免得牵连云王府。反正你自小就有主意,十多年没了我们过得也挺好。我们的女儿,自然放心&。就算扔进泥潭里也能好好活着。又有什么不忍心?”

    “你这是夸你自己呢&,还是夸我呢&!”云浅月没好气。

    云王爷呵呵笑了起来,声音润耳。

    云浅月这才发现他从进了这个屋子后的声音就变了,不再是伪装的云王爷那种苍老谨慎的声音&,而是润如清泉&,比少年人少了一丝清澈,但多了一丝磁性&&&。极为好听,他打量着她,忽然走近,看着他的脸&,“这张脸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和我大伯长得一样?”

    “不一样&!一母生九子,九子还各不同呢!”云王爷摇头。

    “扯开面具我看看&!”云浅月盯着他的脸,居然看不出面具的痕迹&。

    “不是面具&!这是一种幻术&&。哎&,我让你看看吧!好不容易见了面&,不能让你连爹也不识得?&!痹仆跻畔虏枵?,走到软榻上盘膝而坐&。

    云浅月看着他,一瞬不瞬&&?;檬??

    只见云王爷盘膝坐好之后&&,双手抬起,手心渐渐溢出雾气,那雾气看着像是雾气&,但似乎透着一种轻灵的剔透之色&。渐渐地,雾气越聚越多,在他手心如一片云,但这云层层叠叠&,又似繁花开了一层又一层&。

    云浅月眨眼不敢眨&,盯着他的动作&,只见过了片刻,那层云雾脱离他手心&,向他脸上扑去&&,顷刻间便盖住了他的脸&,然后奇迹出现了&&,这一刻,云雾散去,她面前忽然现出一张陌生的容颜&。

    这一张容颜该怎样形容?

    和云王爷隐隐有几分相似的眉眼,但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相似,这完全就是一张俊美的容颜&&,说俊美,实在是太含蓄了。何止俊美&?他见过很多的美男子,容景自是不必说,比如玉子书的玉质盖华,比如夜轻染的俊美张扬,比如容枫的秀逸独具&&,比如南凌睿的俊美风流如桃花之貌&,等等&,这些她自认为盖全了天下男儿的花样容颜。但如今看来,还是有遗漏。

    有这样的一种容颜,无关年岁!就如她初见南梁国师,老皇帝五十五大寿那一日他带着面具出现在金銮殿上,淡薄高远,不可辨其年月&&。二十是他&,三十是他,四十是他,或者五十还是他&。

    不是比容景和玉子书更俊美,而是独有一种温润的清华。眉眼口鼻,分开每一处都不是最鬼斧神工雕刻的那种精致,但合在一起,就是极其的和谐&&。仿佛他天生就该长这样&&。千万人之中,绝对一眼就能醒目的容颜&&。

    “你……”云浅月看着云王爷,又看看云老王爷&&&&,疑惑地道:“你真是我爷爷亲生的吗&?怎么差这么远&?”

    “臭丫头!怎么说话呢!”云老王爷吹胡子瞪眼。

    “我是就事论事&。您看,我父亲长这样&,您长得比他可差远了?!痹魄吃碌?。

    “混账丫头!我一个老头子了,你能看出什么来&?”云老王爷骂了一句&,看了一眼云王爷,怒道:“看着你这张脸我就一肚子气&,赶紧给我弄回去&!”

    “你不喜我这张脸,我不是躲离你身边十几年了?”云王爷挥手就要还回去。

    云浅月一把抓住他的手,赞叹地道:“别,先就这样吧&!让我多看两眼,啧啧,多养眼??!我的容貌是不是遗传你?”

    “没有!你的容貌更像你娘?!痹仆跻ψ乓⊥?。

    “那你像谁?变异&?”云浅月疑惑&&。

    “据说我像百年前的先祖云王&?!痹仆跻Φ?。

    云浅月恍然,“哦&!原来先祖云王长得这样好&!”

    “你哪一点儿像先祖?就白顶着这张长得像先祖的脸丢先祖的颜面?;煺硕?!”云老王爷似乎看一眼云王爷都不愿&,嫌恶地撇开眼睛,“赶紧弄回去!”

    “别听他的!一个糟老头子,就知道整日里大吼大叫&?!痹魄吃伦プ旁仆跻氖植凰?&,仔细地看着他眉眼,想着这就是他的父亲??!这才是他的父亲。问道:“你当初是怎么认识我娘的?居然偷梁换柱大婚&?!?br />
    “说来话长!这件事情让你娘以后跟你说吧!”云王爷含笑看着云浅月&,眸光慈爱&。

    云浅月撇撇嘴,也不纠缠,又问&,“我是看着我娘咽气的,中了紫草。你是怎么救回她的&?难道她是假死?她也舍得我&!”

    云王爷一叹&,“这件事情也说来话长&。但我简单与你说两句吧&!你娘当年听说一个人有难,为了去救他&&&,中了紫草。你知道紫草在天圣无解,但在一个地方却有解。无奈之下,我让她服用了闭息的药&,在紫草发作前&,保住了她一线生机。后来带走了她,才救了她的命。那时候皇上盯着你娘&&,不得已而为之&,只能死遁。你娘舍不得你,想将你带走,奈何糟老头子不同意,逼着我无奈&,只能留下了你&,带走了你娘&&?!?br />
    云浅月点点头&&&,回头瞪了云老王爷一眼&,她这些年在云王府装来装去&,和着都是这个糟老头子的功劳,否则她有父有母,也不能成了没父没母的孩子。

    “臭丫头&&,你瞪我做什么&&?我是你爷爷!你不知道我舍不得你?”云老王爷怒哼。

    云浅月本来有些埋怨和恼怒忽然退去,对他吐了吐舌头,“知道了&,你是舍不得不打骂我&!不打我骂我你难受,所以没法见不着我?!薄澳闵暮门?&,早知道这么些年她总气我,和你一样,当初就应该让你带着她滚蛋&!”云老王爷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

    “依我看你甘之如饴被她气&&!”云王爷笑道&。

    云老王爷冷哼一声&,算是默认&。

    云浅月忽然心情很好,这些年虽然没父没母,但她生活说白了真的不差。糟老头子寂寞,若是当年给她选择,她也不一定离开。毕竟她两岁的孩子也是有着上一世的灵魂,可以选择&。只不过有些怨怼一直不知道父母活着而已&,心里总有个地方有空缺。但正如容景所说,世间安得两全法?没有什么是十分圆满的。如今这样她很满足了。至少父母都活着,如今有一个人已经生生地出现在了她面前,她伸手能够到,抬眼能看到&。触手可及&&。他不是想扔下她不管,也有带走她的心,但迫于老头子用命和毒誓威胁&&,他才无奈&。相比起她的不知道,他们有子女不能在身边绕膝,想必这些年很是受了思念之苦。这样一想,她觉得上天很是厚待她,她已经足够幸福。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云王爷清楚地看到云浅月眉眼间的阴郁散去,笑问。

    “没了&&,以后再问?!痹魄吃乱∫⊥?,忽然松开攥着他的手&,对他伸出手道:“一个糖果就想打发我吗&&?不行,我要见面礼?!?br />
    云王爷好笑&,“我如今身无长物,你要什么见面礼,先说说无妨,稍后补给你吧!”

    “见面礼哪里有稍后的?不行!”云浅月摇头&,盯着他的脸,伸手一指:“要这个!”

    “哪个?”云王爷眨眨眼睛。

    “你的这个幻术&!教给我&&?!痹魄吃吕硭比?&,半丝不好意思没有。这个是她的父亲,正如容景所说,她以后可以狠狠地压榨&。就从这个幻术开始吧&!

    “小丫头!你真是我女儿!”云王爷高兴地笑了&&,伸手将云浅月抱进怀里&。

    云浅月顺从地窝进云王爷的怀里&,感受到他的心跳和他清爽的气息&&,眼眶微热,“我自然是你的女儿&?!?br />
    “嗯&&&&,是我的好女儿!”云王爷含笑点头,伸手拍拍她。

    “你几个女儿&?”云浅月忽然想起什么&,有些酸地问道。

    “就你一个&!”云王爷道。

    “几个儿子?”云浅月又问。

    “就你哥哥一个!”云王爷有问有答。

    “那罗玉是你的什么人&&&&?”云浅月不依不饶&。

    “算是侄女吧&!”云王爷一叹,语气有些莫可奈何&&。

    “什么叫算是侄女?”云浅月推开他&,挑眉看着他&&,脸色不好&&&。

    “自小跟在我们身边长大,但你娘和我也没拿她当女儿。我们的女儿就你一个&?!痹仆跻坪趺靼自魄吃滦闹兴?&,笑着解释,“她缠着你娘&,你娘没办法,只能将她带在身边&&。没想到一带就这么多年&?&!?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答案还算满意。

    “这醋吃得真高雅!”云王爷好笑地看着她。

    云浅月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但她很快就将不少意思掩了去,哼道:“你到底教不教我&?”

    “教!”云王爷点头&&,看了一眼天色,“不过你现在就学?”

    “难不&?”云浅月也看了一眼天色。

    “不难,但也不简单!大约需要一夜吧&!”云王爷道。

    “你累不累?”云浅月想起他也是周马劳顿匆匆赶来的,容景都累得沾枕头就睡了&&。他想必也很累&&,抿了抿唇道:“你要累就算了!等我从蓝家回来吧!”

    “不累&!”云王爷摇摇头&,沉思了一下,“你既然要去蓝家,应该不是这样去吧?是不是要要用红阁?若是的话&&,你目前的容貌还真不宜泄露&?;故茄Я苏飧龌檬跷?。不止可以改变容貌,也可以将身形改变隐藏&&&&&,换为另一个人&。红阁和墨阁两大江湖组织&,这些年一直被各国忌惮。老皇帝曾经怀疑你娘是红阁之人&&,但苦于你娘隐秘得太好&,查不到&&&,他只能无奈。如今你若是以红阁的身份去蓝家&,你是云王府嫡女的身份定然被拆穿,太扎眼&,老皇帝本就对你忌讳,又是这个时机,不是太好&&?!?br />
    “可是夜天逸和云亭都知道我是必定要去蓝家的&。到时候我换了一个人&&&,自己却不去,他们不是也会怀疑&?”云浅月皱眉&&。

    “怀疑也总比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的好!如今时局不明,还是隐秘为好!”云王爷道。

    “那好吧&!我听你的!现在就学?!痹魄吃碌愕阃?,觉得云王爷说得有理。本来她也想过易容&,但简单的易容在夜天逸面前无用&。如今有了她爹教给的幻术,那么就安然无恙了&。到时候从骨子里伪装一个人&,还是简单的,况且也许根本就不用伪装,将她本来的冷硬性情现出来就好了&。小七不是说她都变得他不认识了吗?那就还回去,她这些年一直懒懒散散&&,还原的话&,除了容景&,怕是连夜天逸也不会知道是她&。这样最好。也不用顾忌变成红阁小主的身份后会给云王府牵扯出大麻烦。

    “那就走吧&!我们去密室!”云王爷站起身,向屏风后走去。

    “臭丫头,你去蓝家给我小心点儿&,务必救回那个臭小子!别让他死那!”云老王爷此时开口,“云王府的子嗣,没一个死外面的?!?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知道了!”

    云老王爷哼哼两声&,不再说话&。

    云浅月看着云王爷进了屏风后&,转身向门口走去,推开房门&,对外面轻喊&,“玉镯!”

    “浅月小姐,奴婢在这!”玉镯从院外走进来,大约知道里面谈话&,于是避了开去。

    “你去浅月阁告诉一声&,就说我明日一早回去&!凌莲和伊雪知道怎么做&&&?!痹魄吃碌?。

    “是&!”玉镯应声&。

    云浅月转身回了房间,进了屏风后,云王爷已经打开密室走了进去&&,她也跟了进去。这一间密室云浅月小时候因为好奇进来过,后来发现是有一条逃生暗道通向城外的。她那时候武功低&,经常由这个暗室的密道偷偷溜出去&,后来武功高了&,翻墙也能不被隐卫发现,便不再用了&&&。她打量了一圈密室,见云王爷已经盘膝而坐,她疑惑地问,“你每年是不是都回府来一趟?!?br />
    “嗯!”云王爷点头&。

    “糟老头子!瞒得真好&&!”云浅月恨恨地愤了一句。

    云王爷轻笑,“是因为你爷爷喜欢你&。你别怪他。不过我知道你不怪他&?!?br />
    “嗯!”云浅月点点头。她是有些怨怼,但想想老人的一片心,奶奶离去的早,他一直未曾续弦&,连个侧妃侍妾也没有。这些年很是孤独&。就觉得能体谅她不让父母认她的心情。

    “来吧,坐下来!”云王爷指指自己对面的床板&。

    云浅月盘膝而坐,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大伯哪里去了?”

    “只能先委屈他一阵子了&,出了今日之事&,皇上定然更密切地监视我和云王府。我给他服用了嗜睡散,睡一个月吧!等过了这一阵子&,风声不那么紧了再说&&?!痹仆跻惶?。

    云浅月点点头&。

    云王爷开始教云浅月口诀。因为记忆力的关系,云浅月自然一遍就能记住了。然后云王爷便开始引导她修习幻术&?;檬醪煌谖涔?&,需要内力支撑&,而是由身体的精气和精华汇聚&,由灵台与心灵达成一致&。心之所依,灵之所聚&&,要求福灵心至,摒除杂念和万物,这是最难的一点,继而引导出身体最纯粹最本源的精华。

    因为云王爷教导与一番解释&,云浅月很快就明白了玄机。但明白是一回事儿,她天资聪颖是一回事儿&&&,但真正练起来没有窍门。要实打实从无练起&。云王爷要求很高,一步步指引,半丝也不马虎&,只有一步达到圆满&,才准许她进行下一步。

    云浅月本来也是要求尽量圆满的人,更何况此时父亲在眼前,灵台清明,神智豁达,心无旁骛&&,所以每一步都按照云王爷的要求务必做到。

    从开始半丝灵气也无&,到渐渐地手里有稀薄的灵气被引出,再渐渐地凝聚&,越聚越多。每多一层灵气,就多上一个台阶&&。

    不练不知道,练了之后云浅月才顿悟她爹说的不难实在是太含蓄了。她记得早先看他还原容貌时手心聚了厚厚的一层云雾,像是一瓣瓣繁花&。如今她感觉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连一瓣类似花朵的摸样都聚不成&。

    时间一分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浅月的手心终于可以聚成三片类似于花瓣的云朵。云王爷终于让她停了手&,“好了!”

    云浅月收了手&,轻吐了一口气&,感觉身子比以前居然轻盈许多&,灵台也清明了。她看着云王爷&,“这就行了吗?”

    “嗯,可以了&&!你初学,能这么短的世间达到现在的效果不错了!”云王爷摸了摸云浅月的头&,赞扬骄傲地道:“和你娘一样聪明,你娘当年这么短时间也就三朵&?!?br />
    云浅月闻言顿时笑了,“那是当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云王爷轻笑&,伸手一指不远处的镜子&&,“你可以去那里验收一下你所学&?!?br />
    云浅月点点头,下了床榻,走到镜子前,借着密室的夜明珠照亮&,她清楚地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比早先的清丽多了丝空灵美&,她眨眨眼睛&,回头问云王爷,“要怎样验收&?”

    “想&,你想要变成什么样的人&,便启动幻术,你就会是谁&?!痹仆跻?。

    “那我想变成容景呢&?”云浅月问。

    “大约也可以&!”云王爷笑。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按照所想&,福至心灵,想象容景的模样,同时启动所学的幻术,她初学,动作极慢,过了许久,才睁开眼睛&,只见镜中人果然是容景的容貌,她“啊”的低呼了一声。转头问云王爷&,“这……我想幻成谁就幻成谁&,这玩意儿……人人都会的话,岂不是遭致天下大乱?”

    “所以是不传之术!”云王爷笑着道:“如今这天下间&,除了我&,你娘外,再就是你会了!是我和你娘偶然机缘下得到的&。一直未曾外传?!?br />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还好!否则这太过吓人&?!?br />
    云王爷笑了笑&,“小丫头心善&,不愧是我和你娘的女儿!”

    云浅月依然惊得够呛&&,不解地看着镜子中,“爹&,这怎么这样神奇?”

    “这是用你身体的灵气和精华凝聚成的容颜覆在你容颜表层。说白了也就是在你周身设了一个障眼法而已。跟面具无二,但面具是实体的,这个是虚幻的?!痹仆跻溃骸暗娜飞衿媪艘恍??&&!?br />
    云浅月点头&,看着镜子中&,片刻后,将灵气渐渐撤回体内&,她自己的容貌显出,问道:“这个我能保持多长时间&?”

    “你修习的时间短浅&,大约也就保持半个时辰吧!”云王爷道:“这里是密室,不能借助外面的自然灵气,这些全然是你本身身体内的纯粹灵气。若是能借助自然灵气&,比如花草树木的灵气&&,就可以延长一些时间&?!?br />
    云浅月点点头,“也就是说若是在外面的花丛里修习这个的话&,会大有助益了?”

    “嗯&&,可以这样说&!”云王爷点头&,“但一般最好不要&,万物都是生灵&。你吸取了它们的灵气,它们就会枯死,也算杀生了&。不如自身修习,才是你自己的&,来路正大光明。用得也心安理得&?!?br />
    “爹爹真是大善人&!”云浅月笑了笑。

    “爹不是善人,而是觉得世间万事万物,总会因果轮回。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要人心向善为好&。免得累于己身&&。就像十五年前,我大败天圣十五万兵马之事,当时我虽然尽力避免,但还是死伤数万士兵&。后来我十几年不能和你相认。也算是因果?&!痹仆跻∫⊥?&,叹息一声&,“不过实在迫不得已,是必可为,不得不为之时,也无需顾忌太多&。人活一世&,当许随性而为,才能不枉此生。我的女儿随性就好!”

    “嗯&!”云浅月点头&,感觉暖心暖肺&&。这样的父亲真的很好。

    “不过这幻术耗费身体的本源,最好不要常用,偶尔用一次倒无妨?!痹仆跻嵝训溃骸罢獯稳ダ都?,你要带面纱,必要时候露一面,其余时候用本来容貌最好?&!?br />
    “嗯&!”云浅月点头,想了一下又道:“我这次想要带上华笙等七人一起。但凌莲和伊雪跟在我身边够久了&&,被夜天逸他们熟悉了。这到麻烦?&!?br />
    “一会儿你将她们叫来。我给他们施术掩盖一下吧&!”云王爷寻思一下道。

    “那最好!能坚持几日&?”云浅月眼睛一亮&。

    “我施术没有我解术,是解不开的&&,可以一直到回来等我解开?!痹仆跻?。

    “那最好!”云浅月落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随即又道:“那你也给我施术不就得了!哪里需要我辛辛苦苦学这一夜,回来再学呗&!”

    “用我施术日夜都得是那副容貌模样。你确定让小景日日对着个陌生女子看?”云王爷眨眨眼睛&,“况且他未必高兴我教给了你这个?!?br />
    “当然不&&,算了&!”云浅月立即打消了念头。即便是自己,但也不行&!本来抬步要离开&,又问道:“那容景呢?他必然也不能用荣王府世子的身份出现&,大约是楚家主吧!我变幻了他不变幻,也没用??&!”

    “小景必定有自己的办法&!”云王爷摆摆手&,“去吧,天亮了,他大约早醒了&&!”

    云浅月点点头&,出了内室。只见外面天蒙蒙亮。云老王爷大约是早起了&,没在房间,应该去了后院散步,她回头对云王爷道:“爹,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让凌莲和伊雪过来找你?!?br />
    “好&!”云王爷应声&,摆摆手,坐在桌前椅子上,眉眼有些疲惫。

    云浅月见他眉眼隐隐疲惫,有些心疼,便道:“哥哥辰时还会带着嫂子敬茶吧?你别睡着了误了时辰,哥哥大婚第一日&,你要喝新妇敬茶?&?梢圆挥迷绯?!等他们敬茶完你再休息?&!?br />
    “嗯&!”云王爷摆摆手&&&,慈爱地笑笑,“爹没那么弱,去吧!去蓝家小心一些&!不过有小景跟着你,我也放心?!?br />
    云浅月点点头&,出了房门。踏着晨雾向浅月阁走去&&。

    回到浅月阁&&,院中静静&,凌莲和伊雪听到动静从房中跑了出来&&,刚要说什么&,云浅月对二人摆摆手&,“你们先去老王爷的院子找我父王。让他帮你们变幻一番容貌&?&;乩丛偎?!”

    二人闻言点头&,转身向浅月阁外走去。

    云浅月推开房门,只见容景果然已经醒来&&,此时正穿戴妥当歪在床上看着她,全身懒洋洋的,像是个文弱公子&。她走进来&,对他一笑&,“什么时候醒的?”

    “半夜!”容景幽幽地吐出两个字。

    “然后再没睡&?”云浅月看他像是被抛弃的孩子&,忍住笑意询问&。

    “嗯!”容景闷闷哼了一声,“你不在&,睡不着&?!?br />
    “那你离开我这一阵子难道就不睡觉了?”云浅月扬眉。

    “那不一样!”容景摇摇头&。

    云浅月看着他,见他没精神&&,便笑着道:“我压榨了爹爹学了一门幻术,变幻给你看好不好&&?”

    “嗯!”容景可有可无地点点头。

    云浅月站在他面前&,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就变成容景的模样。容景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一双凤眸难得惊异&。

    云浅月对他笑笑&,献宝地道:“怎么样&?厉害吧!”

    “胡闹&!赶紧变回去&!”容景面色露出怒意&。

    云浅月被他的恼怒弄得心下一颤,转眼间灵气就散了去&。她看着容景,想起她爹说小景未必高兴他教给她这个的话,小心试探地问:“怎么了&?你不高兴&&?”

    “我该高兴吗?”容景似乎压抑着怒意&。

    云浅月蹙眉,“不过是个幻术而已,你不高兴变做你,我不变就是了?&!?br />
    “那你还想变做谁?你知道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容景闻言怒意似乎更甚&。

    “今日不是离开京城要去蓝家吗?我要以红阁小主的身份露面,但普通的易容术根本就难不住夜天逸,定然知道是我&。我本来也觉得无所谓&,让他知晓我有红阁就知晓了&。顶多以后麻烦些,需要更细心地固守云王府。但正好见到爹爹会这个,我便要求他当见面礼教我了。至少可以掩盖我的容貌&?!痹魄吃陆馐?,“我觉得好玩而已,又有需要,哪里想那么多,这个是惊异了些&&,但是你反应未免太大了&?&!?br />
    “我反应大?你知道不知道这个根本就不是幻术&!”容景几乎低吼&。

    “那是什么&&?爹爹说是幻术,难道他还害我不成&&?”云浅月皱眉&。从来未曾见到容景如此对她恼怒&,几乎色内荏苒了。

    “缘叔叔真是宠你!你要求他就教你?!比菥八坪跻惨馐兜阶约旱姆从罅?,他从来未曾和云浅月如此语气说话&,见她似乎被他吓住,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抱住&,语气缓和了一些,解释道:“这个叫做灵术&&&?!?br />
    “灵术?”云浅月扬眉&&。似乎没听说过。

    “缘叔叔将它称之为幻术,那是小巫&&。它的大巫是灵术?;檬醪还潜硐?,肤浅,有些江湖术士也会。但灵术与幻术有着本质的不同&,灵术是由你体内的精气凝成,可以变幻百种样貌&,其实就是用精气凝变成你想象的事物&&。你可以想象&,你有多损耗本源?&!比菥坝行┠张氐溃骸拔胰羰侵滥阏庖灰共皇呛退鸹?,而是学这个东西,打死都不让你学&?!?br />
    “我没觉得损耗本源??!学都学了&,也没什么不好吧?就是惊异些?!痹魄吃履?。

    “你怎么还是不懂?”容景恼了,一把推开她,怒道:“难道你想成仙不成&?灵术其实是支取你身体的灵气根源&&,骨髓根本&&,是比南疆的邪术更甚的一种术&。你是正正常常的人,不是神,也不是魔,要它做什么&&?!?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扑哧”一声笑了,这才明白容景恼怒所在,打趣地道:“你真当这玩意儿是神术了?能飞等成仙或者成魔不成?哪里有那么严重?要是严重&,要是真有害处,爹定然不教给我了&&。你没有学,若是学了,你就知道了&&,这个不违法自然生理,是有规律和玄机的&&。不过很神奇就是了!和南疆的咒术,嗯,倒是有些相通之处&?!?br />
    容景瞪着她&,怒道:“不知悔改&!无知透顶!”

    “容景&!我高高兴兴回来,你非要和我打架吗?”云浅月恼了。她哪里不知悔改无知透顶了?只是觉得神奇,也就学了而已。在她看来,总比一颗糖果的作用大吧?

    容景抿唇瞪着云浅月,云浅月也瞪着他,不甘退让。学都学了&,还能怎样&?她过目不忘的本事就是想弄忘了也忘不了了&&&。何况她真不觉得这个除了惊异些有哪里不好&。以后大不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用也就是了,如今去蓝家&&,是权宜之计&。

    “两千年前据说有一个灵族,名曰云族。精通通天之术&&,全族人靠灵力为生。后来隐世了&!天下大一统后&,帝王着卷宗销毁了云族的所有记载&,云族再不被红尘所踪&。大约就是如今缘叔叔教给你的这个了。人人都说云族是仙族的一个遗落之地&。我不知道缘叔叔如何会这个,学了没关系&,但我不主张你用。古书上记载&,灵力伤身,动其本源&。世间万事万物,因果循环,有盈有亏,物极必反&。多少也会互补&&。你这幻术就是灵力,如今从你体内溢出表面,所以你身体内必然有亏损之处。时间一长,本源就会流失。长时间使用,可想而知后果&&?!比菥霸谠魄吃碌哪抗庵邪芟抡罄?,叹息一声,认真地道:“我想要的是完完整整的云浅月。我爱你更想要你多一些,再多一些&&,而不是少一些&,再少一些&。你明白吗?”

    云浅月哪里不明白&?原来他是紧张自己。她立即笑了,将自己的软软地偎依进容景的怀里,抱住他的身子&,笑着点头道,“明白了!很明白!爹说少用无大碍,如今去蓝家是权益之法&,等从蓝家出来&&&,再不到万不得已,我就不用&,当没学过&&。好不好?”

    容景面色缓和下来&,点点头,“嗯&!”

    ------题外话------

    月儿的父亲是粉合格粉合格的吧……O(n_n)O~

    大热天码字&,美人们&,美人们,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给给力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白云白云123(2钻3花)&、lisiqi04747(2钻200打赏2花)、雪飞时(100打赏)、辣椒姐54(10花)、jjankvt(100打赏3花)&&、白河依柳(1钻),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二章 灵术幻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二章 灵术幻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