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迎娶刺杀

    大婚前一夜&,云王府灯火彻夜未息*,浅月阁的烛光也一直燃到天明。

    五更时分*,云浅月便起了床*^,换了新装^**,由凌莲和伊雪陪着出了浅月阁。

    今日的云王府极为喜庆&,到处都挂满红绸彩带&^,贴满喜字。尤其是由大门口通往前厅喜堂再通往西枫苑这一路^*,都由上等的红绸铺地^&。另外按照云浅月的吩咐&&,皇宫通往云王府迎亲的主街道,也铺了十里锦红*,街道两旁都布置了人手挎着花篮等待迎亲的队伍来到撒花^。

    来到前厅^&,只见云离一身新郎喜服已经穿戴妥当*,他本来就文气俊秀^&,此时身穿大红衣装^^,更增添了一分秀艳*&。正在等待吉时前去迎亲&&。

    云老王爷和云王爷也已经穿得一身喜庆坐在堂前^^。

    “妹妹!”云离见云浅月来到^,有些拘谨地看着他^,显得似乎有些紧张。

    云浅月看着云离紧张的摸样“扑哧”一声笑了*,“哥哥,据说第一次做新郎官都是这么紧张的!你可以和父王讨教些经验^*。他娶了王妃又迎侧妃的,后来又抬进门无数姨娘&^&&。很有经验?!?br />
    云浅月话落*,云老王爷冷哼了一声^^。

    云王爷老脸一红,似乎显得有些没面子*^*,板着脸喝了一声,“浅月*!”

    “戮到父王的心坎里了*^&!”云浅月笑着看了云王爷一眼,对云离俏皮地吐吐舌头^。

    云离本来很是紧张**,见云浅月俏皮的神色^,不由心下一松*,他发现只要她在&,他就如伸手倚着一面墙,很是踏实^。他低声笑道:“我不准备再娶别人&^^,今生只有七公主一人就够了&!女子再多也不如两情相悦!?br />
    “呀&,哥哥还有这等觉悟!”云浅月惊讶地看了一眼云离^,连忙拍拍他肩膀,“你既然有这个想法&^,那么一定要让七公主知道^&。就今夜你们洞房花烛时一定要告诉她。我保证&,她听了一定会对你温柔似水,而且以后一定死心塌地的^?*!?br />
    云离脸腾地红了,有些羞涩*,“……妹妹*!”

    “呵……”云浅月笑了起来&。人生最美好的日子^,大约也就是这样的日子!十里红绸迎娶俏佳人,洞房花烛夜里画良宵?^;褂惺裁幢日庋娜兆痈玫?*?

    “臭丫头*^,在那唧唧歪歪什么?你什么时候把自己嫁出去*,我老头子一定大放鞭炮&^?!痹评贤跻醋旁魄吃滦χ鹧湛猑,骂了一句&^&。

    “糟老头子^^,多少日子没见到我了&*,你就一点儿也不想我?见了面就知道嗅我&。人家都娶媳妇放鞭炮^,哪里有嫁闺女放鞭炮的*?你这是恨不得赶我滚远点儿那&&?”云浅月瞪了云老王爷一眼*,走过去^,作势伸手要去把他的胡子^,恶狠狠地道:“我今日非要将您的胡子拔下来&,等您孙媳妇给您敬茶让您丢脸^*?!?br />
    “臭丫头&!没大没?^!爷爷也不喊了**?谁给你的出息*!”云老王爷打掉云浅月的手^。

    云浅月撤回手的动作快,没被云老王爷打到&,她哼了一声,身子一歪^,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懒洋洋地道:“您是我爷爷,孙不教,爷之过^&。您交给我的出息呗&&^!”

    云老王爷瞪眼&,伸手指着云浅月*,半响,气骂道:“活该让景世子治了你个臭丫头*&?&!?br />
    不提容景还好,一提容景&,这样的日子里,云浅月就分外想念&^&*,她也和云老王爷失去了斗嘴的兴趣&,头耷拉了下来*,闷闷地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这一晃都半个月了,最近几日连书信也没了。是不是正往回京城里赶呢^*?”

    “瞧瞧你那点儿出息&!天天想男人^&!哪里是我孙女?”云老王爷胡子一翘一翘地。

    “我想男人才正常&,要是想女人麻烦了**!”云浅月不觉得脸红&,愤了一句。

    云老王爷一噎,顿时失了声&。

    云离站在一旁看着觉得好笑^^*,心里的紧张被一老一小斗嘴散了个干净&,他心态平静下来^^,对云浅月道:“妹妹^,你是跟着我去宫里迎亲,还是在府中招待宾客?”

    “我不跟你去!就留在府中吧!”云浅月摇摇头^。这些日子她姑姑有容枫每日下了朝去荣华宫诊脉照料着,一直很是太平,她也就安心忙府中的喜事儿,如今这日子口&,她才懒得见老皇帝^*。

    “也好&!”云离点点头**&。

    “凌莲&^^、伊雪^,你们跟着哥哥去迎亲*!路上照料一些^*,别出什么事情^?!痹魄吃露哉驹谒砗蟮牧枇鸵裂┓愿?。

    “是&,小姐&!”二人立即应声^*。

    “吉时了^!离儿出府吧!”云王爷看了一眼沙漏*^,对云离道。

    云离应了一声^&,出了喜堂^,向府外走去*^&。凌莲和伊雪得到云浅月的吩咐^^,跟着他身后。府中还安排了结亲的丫鬟婆子。一行人浩浩汤汤出了云王府。

    接亲的队伍一走^&,云王府剩余的众人也再无别的事情*。便等待着迎亲的队伍回来&。这期间有宾客陆续上门&,便是安排招待事宜*^*。这些许事情自然用不上云浅月*,有玉镯和绿枝前前后后打点得井井有条&^&*。

    云浅月歪在椅子上^,想着趁接亲归来这一段时间可以睡上一觉。她的武功恢复得差不得了&,喝了一个月的苦药汤子终于也停了*^,今日又是这般大喜的日子&,可以喝酒了**。一会儿定然多喝几杯&,才不枉费她辛辛苦苦准备了半个多月。

    “小丫头^!”夜轻染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云浅月刚闭上的眼睛睁开&*^,就见到夜轻染站在他身边^,大约因为喜堂的关系,一脸的红光^*。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她眨眨眼睛^,“你来了?”

    “嗯*!”夜轻染伸手拽云浅月的胳膊^**,语气欢快地道:“在这里窝着做什么?走*,我们出去看热闹去*!”

    “去哪里看热闹^^?”云浅月甩开他的手&*^,拍拍被他攥出的褶子&^,“别乱碰我,这件衣服可是我所有衣服里面最贵的一件。今天刚穿上?!?br />
    夜轻染撤回手*^*,无语地看着云浅月&,“小丫头*,又不是你大婚,你穿这么漂亮干什么&*?”

    “也不是你大婚呢&?你怎么还穿得这么漂亮^?这件衣服也是新的吧*^&?价值不菲吧&&?”云浅月指了指夜轻染身上的衣服&。

    夜轻染嘿嘿一笑,“我沾染喜气嘛&^!别人大婚我过瘾*^,又有什么不对^?”

    云浅月默,片刻道:“我也为了沾染喜气!好早一日将自己嫁出去*!”

    夜轻染“切”了一声^&,问道:“走不走?今日大街上别提多热闹了!两个新郎官&*,两顶花轿&,人山人海的^。不去看可惜!反正你又是小姑&,在这府中也无事儿&?^*!?br />
    “那行吧!”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她似乎有数日没上街了&。

    夜轻染见云浅月答应&,心下欢喜&^,拉了她就走*。二人出了喜堂,向府外走去*^。来到云王府大门口^&,云浅月这才看到这一条长街黑压压全是人流,一眼忘不到头&^&。人人都在翘首以盼,显然等着迎娶新娘子的花轿进府&。

    “这两件喜事儿算不算得上是这么多年来的大喜事儿^?”云浅月感叹了一下。

    “嗯!皇伯伯娶儿媳和嫁闺女,喜上加喜^,自然盛大。这天圣京城连皇伯伯的寿宴都没这么热闹*&。如今总算是热闹了一番?*!币骨崛镜阃?&。对云浅月道:“小丫头,我们施展轻功吧*!这里看不到什么?!?br />
    “嗯!”云浅月点头&。

    夜轻染足尖轻点^*,居然向丞相府的方向而去&&,云浅月眨了眨眼睛&,跟在他身后*。

    丞相府的后墙角有一排榕树&,榕树高大&,枝叶茂盛&。夜轻染飘身而落^,坐在了榕树的树干上&。云浅月尾随他身后,坐在了另一颗榕树的树干上。二人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丞相府的情形?&?吹米钋宄脑蚴乔匦〗愕墓敫?*。

    只见丞相府和云王府一样&,到处贴满喜字。秦玉凝的闺阁更是红绸高挂。一眼望去&^,一片刺目的红,极为艳丽华目^&。

    云浅月嘟囔,“同样是大喜&*,为什么我看着云王府觉得喜气盈盈&*,而看着这丞相府觉得全是煞气?”

    “小丫头&^,你还真说对了!这丞相府就是有煞气&^*?&!币骨崛靖胶?^*。

    “应该是杀气吧^^^!”云浅月纠正。

    “也可以这么说&!要不怎么来带你看有趣的事儿呢&*!”夜轻染显然有些兴奋^。

    云浅月瞥了夜轻染一眼&,有些无语*&。这个人有时候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子&。不过虽然外表如此&,但他从来就不会无的放矢*,看来今日丞相府有好戏看了^。

    二人等了片刻^,此时丞相府大门口唢呐锣鼓声响起*^,显然是二皇子府迎亲的队伍来了**。秦玉凝闺房的房门被从里面打开^,丫鬟婆子涌出一大堆*。中间簇拥着一个身穿凤冠霞帔^,头盖龙凤盖头的美人。

    美人纤姿窈窕,聘聘婷婷&^,左右由一个十全的婆子和丫鬟扶着*,迈过地上的红绸向前院走去*。十全婆子口中说着一大堆吉祥的喜话。丞相府前后院一时间热热闹闹^。

    “小丫头&,看出什么来没有^?”夜轻染凑近云浅月低声询问&*。

    “那个新娘子不是秦玉凝*?!痹魄吃露⒆拍歉鲂履镒拥?。虽然像极了,但不是&*。

    “对&!不是&!”夜轻染点头。

    “丞相府在干什么&?大婚了,还要临阵换兵?”云浅月收回目光看向秦玉凝的房间&&,从这个角度看不甚清&&,她想着要不要此时进去看看秦玉凝是否在房间里&,还是哪里去了。

    “走,换个地方!”夜轻染不容云浅月行动,伸手一拉她&,身轻如燕地向前掠去&。

    云浅月只能跟在夜轻染身后&&,掠过高墙外&,二人来到了距离丞相府前门一处院落一角。夜轻染带着云浅月飘身落在了一株桂树上。这一条街道同样是人山人海,没人注意突然悄无声息地落下了两个人。

    这回距离得近了&&,丞相府大门口的情形看得清楚&&。夜天倾一身大红喜服,褪去了往日的太子身上的桂冠和阴沉莫测之气,显得极为俊美&。他翻身下马,长身玉立地等在大门口。新娘子由秦丞相领着从里面送出&。

    锣鼓喧天&,人声鼎沸中&,秦丞相将新娘子交给夜天倾。夜天倾接过她的手,亲自扶着她上轿。后面的十全婆子说着百子千孙的话。

    云浅月盯着新娘子的动作,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且会发生什么&。而且是一定的&!

    果然她正这样想着&,便见新娘子的大红喜服红绸衣袖下一道寒光窜出,直直刺向夜天倾的胸口&。速度太快&,快得令人觉得是眼前一花,那寒光便接近了夜天倾的胸口,裂帛割破,“叱”的一声。

    “要出手吗&?”云浅月偏头问夜轻染,毕竟她是他带来的,他能带她来,自然早就知晓会有这一幕的吧!

    “不用&!”夜轻染摇头&。

    云浅月继续看,只见夜天倾脸上现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大喊了一声“玉凝”&,便身子后退&,对着新娘子拍出了一掌&。新娘子不退反进&,不理会夜天倾打来的掌风,直直地将匕首刺进夜天倾的心口&&。

    匕首径直没入夜天倾的胸口&,她的身子也被夜天倾打飞了出去。

    “?&;ざ首?&!”

    这一变故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追随夜天倾而来的护卫隐卫等人纷纷现身&,有人扶住夜天倾,有数人将刀架到了新娘子的脖子上&&。

    “怎么会这样……这……”秦丞相仿佛吓傻了&&,瘫软在地,喃喃出声。

    夜天倾胸前鲜血直流,他捂住胸口,伸手指着被她打了一掌躺在地上的新娘子,颤着声道:“将她……的盖头掀起来&!”

    有人立即掀起了新娘子的盖头,盖头下是一张秦玉凝的脸。

    “玉凝……你怎么……我对你不好吗?”夜天倾如一个痴情的男子&,一脸受伤地看着秦玉凝&,“你为什么要杀我?”

    “二皇子&,她……她不是玉凝……”秦丞相此时指着地上的女子道&&。

    “不是?”夜天倾疑惑地看向秦丞相。

    “易容,这是易容的?!鼻刎┫啻蠼?&,“玉凝的手上没有那颗黑痣?&!?br />
    “揭开她的易容,我看看到底是谁!”夜天倾支撑着身子怒道。

    很快就有人伸手去扯那女子的脸&,从她耳后轻轻一扯,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被扯下,露出一张极为年轻的女子的脸,女子一脸苍白地看着夜天倾。

    “你是谁&?为何要杀本皇子!”夜天倾看着女子&。

    女子对夜天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嘴角有黑色的鲜血流出&,片刻后,头一歪,闭上了眼睛,手也耷拉了下去&。到死一言未发。

    夜天倾一怔。

    “二皇子,她服毒自尽了!”一名侍卫连忙去掰开女子下巴,伸手去探女子鼻息&,禀告道:“已经没了气息!”

    夜天倾点点头&,看向秦丞相&&,抿了抿唇&,“丞相,这件事情本皇子要你给个交代!”

    秦丞相已经老脸发白&,连声道:“老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老臣……来人!快去小姐闺阁看看&,小姐可还在&?”

    “是&&!”有人立即应声向内院跑去。

    “二皇子&,您的伤……先进府找太医吧!”秦丞相从地上爬起来&,走向夜天倾。

    夜天倾此时捂住胸口的手已经鲜血直流&,血滴滴答答地染红了脚下的地面,他拿开手,阻住秦丞相的脚步,“丞相大人请止步吧!本皇子迎亲遭此际遇&,哪里还敢进你的府???恐怕进去后就真出不来了!”话落,他痛苦地对身后的人道:“扶我回府&!”

    身后扶着他的人大约是他的隐卫,闻言连忙抱起夜天倾向二皇子府而去。

    二皇子府本来就比邻丞相府,无非是几步道的事儿,那名隐卫带着他很快就进了旁边的府邸&,迎亲的丫鬟婆子等队伍的人连忙跟了夜天倾回了太子府。

    早先热热闹闹的丞相府门口刹那清冷一片,围观的百姓们都人人脸色发白。本来是喜事儿,却是变成了这等刺杀之事&,还是亲眼目睹&。但众人未立即散去,而是等待着看秦丞相如何处理&。

    “将这个女子搜查一遍&,看看可有痕迹!她怎么会混入了丞相府假扮成了玉凝?”秦丞相似乎极怒&,说话的声音都颤抖。

    丞相府的仆人闻言立即上前&,对女子全身上下搜查了一遍,对秦丞相摇摇头&&,“回相爷,什么也没有?&!?br />
    “没有&?怎么混进来丞相府的?十全的婆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秦丞相看向早先扶着新娘子出来的那些人&,大怒道。

    “奴婢也不知!”十全婆婆和几名丫鬟婆子跪倒一片&,吩咐摇头。

    “你们不知道谁知道?”秦丞相显然怒极&。

    “回相爷,我们听到小姐起床之后就连忙进去了,进屋之后小姐就已经坐在了梳妆镜前了。之后就给小姐打点装扮,后来再没离开过小姐……这……奴婢们实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十全婆婆白着脸连声道&&。

    “初喜呢&?”秦丞相看着跪了一地的丫鬟婆子问&&。

    众人纷纷看了一眼,摇摇头。初喜是秦玉凝的贴身婢女。

    “初喜不在吗?回府找&&!”秦丞相颤着步子向里面走去&,刚走了两步&,早先被他打发去秦玉凝闺阁的人急匆匆跑了回来,他立即问,“去小姐闺阁看了吗&?玉凝呢&?”

    “回相爷,小姐闺阁里……没有小姐&,只有小姐的婢女初喜躺在床底下昏迷不醒……”那人立即道&。

    “快给本相找!赶紧查出玉凝的下落&!”秦丞相似乎身子一抖&,连忙急声道&&。

    “是!”丞相府的众人闻言连忙都一窝蜂地进了府内&。

    云浅月看着这一出戏&,感觉就像是一出闹剧。不过她是真没有想到夜天倾和秦玉凝大婚会出现这等事情。她看着有人将死去的那名女子的尸体拖进了府内,秦丞相颤颤巍巍的身子指挥众人查找&&,围观的人群都猜测着渐渐散去&,她偏头去看夜轻染。

    “小丫头,这一出戏好不好看&?”夜轻染低声询问&。

    “还可以&!”云浅月点头。

    “看出什么来了没有&&&?”夜轻染又问。

    云浅月低头寻思一下,低声道:“那女子显然是个杀手&,匕首那么快,杀手难道还找不准要害之处?怎么能刺不中夜天倾的要害?秦丞相既然能在那么乱的情况下看到那女子手上那么细微的一颗小小黑痣&,早先领着她出来时就没发现他的女儿已经换了个人&?”

    “呵呵,所以说我来带你看戏嘛!一出戏而已&&?!币骨崛竞鋈恍α?。

    云浅月偏头问,“这么说你对这一出戏了如指掌了&?那么秦玉凝去哪里了?”

    “皇伯伯的皇宫!”夜轻染收了笑,面色有些晦暗&,“谁敢去皇宫搜查?”

    云浅月心思一动,脑中无数想法一闪而过&&。忽然淡淡道:“看来秦丞相将夜天倾给卖了!卖给了皇上,还是一个好价钱??墒俏尾恢苯右怂拿??”

    “小丫头,很奇怪对不对&?皇伯伯是不会这样杀了夜天倾的。毕竟是他的儿子?&!币骨崛净坝镏兴坪醪亓四承┒?,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晦暗。

    “是??&!他是不会这样杀了他的儿子的&!不过是要逼得他走投无路而已&&。到时候便是不成功便成仁?!痹魄吃吕湫σ簧?。

    夜轻染沉默,片刻道:“小丫头,我以前其实一直很敬重皇伯伯的&!”

    “如今不敬重了&?”云浅月偏头笑看着他&。猜不准夜轻染心中的想法。但觉得他虽然小魔王心性&,但天性是善良的&。他虽然不喜夜天倾,但也不愿意见到老皇帝这样算计自己的亲生儿子吧?

    “如今嘛……我只是感叹&,生是帝王&,生在天家而已?!币骨崛境辽?。

    云浅月闻言沉默下来。老皇帝若是一个普通老人,大抵不会如此吧?她这些日子一心给云离准备婚礼,懒得去过问外界那些事儿。其实应该能想到会有今日这一出戏的&&,只需要她但分关注一些皇宫和丞相府、以及二皇子府的动静&,便能有所察觉&。但她不想。这一场浑水,她不想太过清醒地去看人性的脏污和阴暗&。她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真没趣,还是回府去看哥哥和七公主的大婚吧&!如今新娘子大约迎进府里了?&!?br />
    “嗯&&!”夜轻染点头&,说走就走,伸手拉住云浅月&,足尖轻点,向云王府而去&&&。

    一路无话&&,二人回到云王府,此时正赶上新郎三射箭踢轿门。

    夜轻染拉着云浅月飘身而落&,落在了人群的外围。云王府此时热热闹闹,围观看热闹的百姓们人人面带喜色。显然刚刚丞相府大门口发生的事情没有波及这里。这里依然是一派喜气洋洋。

    云离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射箭还是勉强,三支箭雨都射在了轿门上,他踢轿门的动作很轻&。之后十全喜婆婆将新娘子请出花轿,将大红的锦绣花团塞进她手中&,换出了她手中的苹果&。另一端由云离牵着大红花团向府里走去。迈门槛&,过火盆。即便七公主是公主,但也全然地依照云王府的礼仪,没有丝毫公主不被行驶新郎官给的下马威的特权&。

    云浅月看着一对新人&,嘴角不禁露出笑意。

    “小丫头,你说你怎么就看上那个弱美人了呢!你若是看上我,该多好&!我一定想方设法,今日也能大婚了&&!”夜轻染忽然羡慕地道&。

    云浅月偏头白了夜轻染一眼,“谁叫你姓夜来。我敢看上吗?”

    “弱美人这个好命的!下辈子本小王也托生成荣王府的人去&?&!币骨崛竞藓薜氐?。

    云浅月好笑,提醒道:“下辈子指不定荣王府还有没有呢&!别做梦了&,赶紧跟进去!”

    夜轻染哼唧了一声,挤过人群,大模大样地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也跟着进了府。

    相比较二皇子府和丞相府寥寥无几的宾客而说,云王府今日当真是盛状空前&。朝中大部分官员在二皇子府和云王府之前都选择了来云王府贺喜&。比数日前云离过继之礼来的人数还多&?&?晌奖雠舐?&,座无虚席,更甚至是连府中的亭台水榭都摆满了酒席&。一眼望去,黑压压全是人头。

    夜轻染低声感慨,“果然是云王府,今日繁华谓之四大王府之最&!”

    “繁华能有几日?无非是拜高踩低见风使舵而已。今日若是夜天倾还是太子&,云王府最起码要少一半的宾客。姑姑肚子里怀的是个太子&&&,虽然担了个名头,但意义便大为不同了&?!痹魄吃吕湫σ簧?&。

    “人性大抵如此,小丫头&,你何时有点儿愤世嫉俗了?”夜轻染回头对云浅月笑。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很久以前就有了吧!忘了多久了!”

    夜轻染回转头,继续向前走去,两了两步忽然道:“小丫头,皇伯伯居然什么时候也来观礼了&!嫁女前来观礼,这可是亘古未有??!”

    云浅月此时也看到了老皇帝,不但有老皇帝,居然还有明妃,她脚步一顿。想着难道丞相府的演了一出戏&,云王府今日也有一出戏不成&?

    夜轻染看着老皇帝若有所思&,片刻后&&,对云浅月有些忧心地道:“小丫头,今日看来你要小心了!皇伯伯从来不会做无缘无故之事?!?br />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夜轻染继续向前走去&,云浅月则转了个身向后院走去,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回来&,连忙跟了过来,三人走到拐角处,此处无人,云浅月开口,“迎亲可顺利&?”

    “回小姐,一切顺利!”凌莲和伊雪点头&。

    “知会红阁,让华笙等人扮成宾客混进来&,将云王府给我全全监视起来。不准放过任何可疑之人和可疑之处&&。尤其是西枫苑的新房&,不准出任何事情。务必让今日大婚顺利&?!痹魄吃碌蜕愿?。

    “是&!”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神色郑重,也打起精神&,立即应声。

    云浅月吩咐完&,对二人摆摆手,深吸一口气&,向喜堂走去。

    她来到喜堂&,吉时还未到&,三拜天地之礼还没进行&,一对新人等待在大堂中央&,礼仪官手里拿了一对新人的生辰八字龙凤呈祥的布帛&。老皇帝携了明妃坐在上首,满面含笑&。云老王爷和云王爷坐在下首&。几位前来观礼的老王爷如德亲王&、孝亲王被请到了旁席观礼&,算是媒介&。

    喜堂内一派和乐融融。

    云浅月刚一露头,老皇帝便先看到了她&&,笑着道:“朕从来了就没见到月丫头&,跑哪里去了?你哥哥大婚&,你还偷闲去了不成?”

    “浅月小姐在这云王府当家做主,就算偷闲也没人说什么!”明妃接过话&,笑着道。

    “皇上姑父&,若我没记错&,您宫中可还有一位皇后的呀,我没听到您将皇后废除换人吧?怎么明妃娘娘今日穿得是正宫娘娘才能穿的大红服色?我老远一见&,险些将她当成我的姑姑。我就说嘛,姑姑是挺着大肚子的&,即便这样的日子,也来不了才对&。如今这个怎么看也不像,原来是明妃娘娘&?!痹魄吃虏淮鸲说幕?,笑着反问。

    明妃面色一僵。

    老皇子偏头看向明妃,神色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笑道:“七公主是明妃亲生&,今日嫁女,理应喜庆,虽然有这个规矩&&,但偶尔也可以有一次例外?&&!?br />
    “原来是这样&!我险些忘了明妃娘娘是嫂嫂的母妃了&&&!不过这也不怪我记性差。实在是这些年明妃娘娘和嫂嫂不太亲的原因&。如今嫂嫂大病初愈好了&,这娘也亲了&。呵呵……”云浅月状似娇憨地笑了笑&,看到明妃脸色发青&,她笑意更深&。

    明妃刚要说话,老皇帝轻咳了一声&,对一旁的礼仪官询问&,“吉时到了没&?”

    “回皇上,吉时这就到了&!”礼仪官连忙回话。

    “好,那就开始吧&!”老皇帝摆摆手。

    礼仪官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点点头,他对着云离和七公主高喊,“一拜天地&!”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两日了,手里还有月票的亲甩给我吧&,我在粉努力粉努力码字呢&!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底月票清零哦!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544177012(10钻)、lena28(520打赏)&、shasha9997(2钻)、14777061718(2钻)&、cher女妖(158打赏)、别光(6花)、xinyong121(6花)&、喵m喵m1231(1钻1花)、657186860(6花)&&、情景喜剧(1钻)&、伊人红妆929(3花)&、13961708618(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四章 迎娶刺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四章 迎娶刺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