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千里归来

    屋中靠窗的桌前背身坐着一个男子*,看背影男子极为年轻,淡青色织锦软袍,青丝如墨*^,一支碧玉簪染着淡淡碧色清辉,他一手随意地搭在桌面上*,一手微微抬着&,手中执了一杯茶&&,正慢慢品着&,一个背影便姿态清贵*,让人觉得他手中品的不是茶*,而是琼浆玉液&。

    “呵&&,原来我的浅月阁来了位贵客^^!”云浅月身子一歪^^&,懒洋洋地靠在了门框上&,看着屋中闲闲而坐&,如在自己家里一般随意闲适的男子轻轻一笑&^。

    男子并没有急着回头&,显然早就知晓云浅月回来^*^,只见他慢慢放下茶盏,缓缓回身&,坐着的身子未站起*^,看着云浅月^,没有半分闯入别人内室的唐突和尴尬**,面容浅浅一笑^^,“在下苍家苍亭^!”

    “苍家少主^*!我们见过&?^!痹魄吃滦ψ诺阃?^,对于男子的闲适没有丝毫惊异。有一种人天生就可以有处变不惊从容优雅的姿态*,比如容景**??墒浅巳菥巴?**,苍亭是她见过第一个将从容优雅诠释得如此好的人。很难想象他手中拿的若不是茶盏而是剑的话&,那么又是何等的优雅?

    “你说的是祁城吧&^!而我第一次见你是十年前的天雪山?&!辈酝ご钤谧烂嫔系氖种杆坪醪痪獾乜哿肆较?^,语气没什么起伏^。

    云浅月一怔^,“十年前&?天雪山&?”

    “是*^,十年前&,天雪山?&!辈酝た隙ǖ氐阃?&。

    “十年前我的确是去过天雪山?&!痹魄吃滦π?,那时文伯侯府一夜之间被人灭门*,她救出容枫送他去了天雪山。她眉梢微挑&&,看着苍亭*,“可是我不记得我见过苍少主?*!?br />
    苍亭微微低下头^,并没有说话*。

    “我自诩记忆很好&!”云浅月搜寻记忆&,的确没有这样一个男子&,不^,十年前这个男子也就是个小少年而已^。她肯定她没见过这样的小少年。

    苍亭微低着的头抬起,看着云浅月*,神色似乎若有所思。

    云浅月被他看着,有些莫名其妙*,这个莫名其妙闯进她房间的人^,又莫名其妙说十年前他们见过的人**,还有莫名其妙地本来应该帮助和他关系很好的蓝漪^,却迎合了楚家风家等四大世家一起代表苍家退出对南梁的声讨之人*。她只在祁城第一次认识他,从他相似于苍澜的样貌上知道他是苍家少主苍亭。那个从天字一号房的机关镜里看到的姿态清贵的男子*。

    沉默片刻^,苍亭忽然突兀地一笑,“当时我在天雪山和雪山老人讨教棋艺!”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忽然恍然道:“我想起来了,那时雪山老头说有冤家找上了门,以一局棋论生死^。那个和他论棋的人就是你&!?br />
    “不错^!”苍亭道*^*,“本来是一局赢棋&&,后来因为你&,我输了?&^!?br />
    云浅月默了一下&^,“我可不能让雪山老头死了^,他死了的话&&,有一个人就没师傅了^*!那么我千里迢迢历尽辛苦将他送到天雪山就白费了一番心力*,所以,雪山老头自然不能输^,更不能死*^?!?br />
    “所以&*^,你就代替雪山老人下了那局棋?^!辈酝び锲怀鍪裁辞樾?。

    “嗯&,你代替你爷爷&,我自然可以代替雪山老头*^?^!痹魄吃碌?。

    “是?&?^!”苍亭忽然叹息一声,“后来我输给了你^,爷爷当时就自刎了?&!?br />
    云浅月忽然沉默下来&&,当年的事情她虽然没见到重重帷幔后遮住的人^*,但给她留下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尤其在她赢了棋后^,帷幔后传来一阵大笑&*,大笑后一个很稚嫩的声音凄惨地喊了一声“爷爷”*,她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后来就被雪山老头推出了门外。她再进去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后来雪山老头收下了容枫&^,她辞别天雪山*,一经十年再未去^,她身边缠绕的事情太多得数不清*,那件事情渐渐被她遗忘进了尘埃&^,没想到十年后,见到了曾经那位与她下棋的正主。怪不得当时如此隐秘*,原来是十大隐世世家的人*&。她淡淡一笑&,细挑柳眉**,“你是来找我报仇的^?毕竟你爷爷因我而死&?&!?br />
    苍亭摇摇头*,“那一局是生死擂,愿赌服输^,前仇旧恨化为云烟?^!?br />
    “那今日&?”云浅月看着他。

    苍亭美好的唇线细细地勾起&&*,温浅的眸光织染上一抹灼耀*,“虽然爷爷和雪山老人的前仇旧恨解了&^,自此烟消云散*。但你我之间*^,还差一局棋^^?!?br />
    云浅月忽然了悟,挑眉&^&,“当年输了&^,如今不甘心?”

    “嗯&!”

    “今日是来找我下一局生死棋局&?将你的命堵在我这&?或者将我的命赌给你&?”云浅月纤细的手指轻轻敲着门框^*,发出叮叮的声响^,她笑问&*。

    苍亭的语调有片刻寂静&,“如果我说是呢?”

    “恕不奉陪^!”云浅月摇头*,很是干脆。

    “为何^*^?”苍亭追问。

    “没有好处的事情我不干?&!痹魄吃碌?。

    “呵……”苍亭忽然笑了^,他面容清贵微凉&*,但这一笑却将凉意尽数挥散了开去。他看着云浅月*,眸光极为专注认真^。

    云浅月眨眨眼睛&*,提醒道:“苍少主,这样的目光看一个心有所属的女人是不对的^*!”

    “你对景世子真专一**?^!辈酝つ抗庖廊蛔ㄗ?&。

    云浅月避开他的视线&*,抬头向上&&,就见房檐不知何时驻扎了一个燕子窝,她有趣地看着*,想起那两句诗*,不自觉念了出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被奥?^&,忍不住感慨道:“今日这燕子住在我的屋檐下*,不知道何时就会飞走了**!这云王府&,这浅月阁^,早晚有一日会变成别人的*^。不再姓云^*^?**!?br />
    苍亭顺着云浅月的目光看去^,因为角度的问题&,又因为有门沿遮挡&,他什么也没看见^。淡淡一笑^^*,“看来你对将来没有把握^^?^!?br />
    云浅月从房檐收回视线,看着苍亭&,“什么样才叫有把握^?”

    “你对景世子和你的将来没把握&*?^!辈酝さ?*^。

    “谁说的?凭着我刚刚看到了燕子窝一番感慨^^?你就觉得我没把握*&?”云浅月失笑^^。

    “既然把握^*,为何不与我下一局棋*&?你怎么知道和我下一局棋没有把握**?”苍亭笑问&。

    “你的命和我的命押在一起^,我认为什么也没有我的命值钱。就算我赢了*^,我要你的命何用^?我输了更不划算了^^,不仅搭进去自己的命^&&,还要将在乎我的人的命也搭进去*?&!痹魄吃乱槐叻治鲆槐咭∫⊥?&,“这样的买卖我可不做*&!”

    “谁说生死擂一定要赌命^?”苍亭挑眉。

    “哦^?”云浅月看着他*。

    “我们赌天下如何*^?”苍亭看着云浅月的眼睛^,笑问^^。

    云浅月“噗”地一声&,再度失笑*,看着苍亭^,“你若不是苍家的少主*&*^,我就会觉得这哪里来的疯子^?尽是胡言乱语*&。这天下哪里是我们两个人说赌就赌的^**?可是你是苍家少主*^,苍家少主怎么可能是疯子&?”

    “我自然不是疯子*!”苍亭对于云浅月的说话浑不在意,“两个人就不能赌天下了**?如今的天下就是一局大的棋盘,无数人在上面对弈^,你我二人也对弈一局有何不可^?”

    “怎么赌*?”云浅月有了几分兴趣。这是第一个邀她赌天下的人*^^?拿天下出来赌,听着就有一种让人心潮澎湃的感觉&&。而这个人还是十年前就与她有那一桩血的纠葛^,十年时间不算这次仅仅见过一面的苍家少主&*,一个令人欣赏且赏心悦目的男子。

    “比如说天圣皇朝七皇子夜天逸喜欢你且想非你不娶为之妻!辈酝ぢ氐?。

    云浅月长长的睫毛垂落又抬起^&,“那又如何&?”

    “你当真心狠&?”苍亭笑看着云浅月&,又是那种若有所思的神色^&。

    “苍少主,你似乎很关心我的桃花运!若是我自恋一些的话,会觉得你喜欢我^*?!痹魄吃滤坪跽镜美哿?,抬步走进屋,门口的珠帘翠幕随着她离开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她脚步浅浅地走到软榻身子一歪&&,就躺了上去&,对苍亭像是对待老朋友&&,不客气地指使^*&,“给我倒一杯茶*,谢谢!”

    苍亭转过身^,依言给云浅月斟了一杯茶,手腕轻轻一推,茶水隔空对云浅月飞去。

    云浅月伸手轻轻接住^*,茶杯稳稳&,茶水满满*,分毫不洒*^,她仰脖&^,一饮而尽&,将空茶杯甩手扔回给苍亭***,闭上眼睛道:“你看^*^,我就是这么不讲究且粗鲁的人,不就十年前赢了你一局棋吗&^?你何必十年后跑来找我麻烦*?”

    “十年前我还死了爷爷&!”苍亭接过茶杯,缓缓放下^。

    云浅月默了片刻道:“你不是说生死擂吗&?生死有命^*,成败在天&?!?br />
    “当时爷爷临去时和我说过一句话*,也是唯一的遗言,你想不想知道?”苍亭也沉默了片刻^,忽然问*&^*。

    “你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一听?*!痹魄吃戮醯谜饩浠坝Ω镁褪撬凑宜墓丶黕&。

    苍亭忽然站起身^^^,理了理淡青色织锦软袍^^,缓步走到软榻前*,低头看着躺在软榻上的云浅月^,眉目轻浅**^,声音温浅^^^,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脸*^,片刻道:“他说,亭儿,记住&,将来一定要娶了这个小丫头*?!?br />
    云浅月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

    “这是前半句话,后半句话说,娶不了的话*,就杀了她*^?!辈酝び值?。

    云浅月看着苍亭*,一时失语。

    “一&,我娶你*^,可以现在就娶**。我拖着你拜堂&,无非就是我们跪在地上三拜天地*。就算是娶了吧&*?景世子远在千里之外,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他回来时,你就已经成为我的夫人了*。二*,我杀你*。我如今距离你最近*,你的婢女在外面^^,浅月阁即便布置了无数隐卫,但我想杀你*^&,如今还是易如反掌。你的武功没恢复^,即便恢复了^^,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三&,我们下一局以‘天下’命名的棋。你选哪个^?”苍亭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浅月^。

    “你是怎么进来这浅月阁的*^?”云浅月不答反问*。

    “我的哥哥苍澜*,如今是红阁的七大长老之一。我是不是和他有些像?”苍亭道:“这浅月阁都是景世子的人没错&,但你和景世子虽然两心相依&,但是各自的势力却是井水不犯河水&*。我要进来这浅月阁^,其实很轻松^&。只要说我是苍澜就可以^^*?*!?br />
    “你就不怕苍澜突然跑回去抢了你的少主之位**?说他是苍亭*?”云浅月眯起眼睛*。

    “不怕^!总归他是苍家的血脉*。苍家由谁接管都一样^,只要不是外人就行*?&!辈酝ひ⊥?,看着云浅月,“你想好了吗^?选一^,还是二,还是三^?!?br />
    “我若是一个也不选呢^?”云浅月目光有些凌厉地看着苍亭^,“我平生最恨威胁?*^!?br />
    苍亭忽然一笑,衣袖一甩&,手中多了把扇子&^,是十二骨的扇面*,扇尾挂了个碧绿的玉坠儿&&,只见他将扇子动了两圈,蝴蝶的扇面忽然“啪”地一声打开&,照在了云浅月的头顶上^。他身子顷刻间倾下,覆在了云浅月的身上^。

    这一变故太快^&,云浅月袖中的红颜锦刚甩出,第一次没派上用场便被弹了回来^^&,感觉无数的压力压向她***,她明明恢复了一半的武功却偏偏动弹不得&*,只要一动,似乎这个男人再稍微动个手指头,她就会立即毙命*&。她抬眼去看苍亭^,明明优雅清贵的男子&,这一刻却无处不危险**&,她想着原来低估了他&*,这不是一只温顺的波斯猫*。

    “怎么样?考虑不考虑一下我说的那三点*?”苍亭低头俯视着云浅月^^,那专注的眸光像是对待心仪女子^&*,手中的折扇扇面照在她头上^,似乎在给她遮凉^^,他的手随意的支撑在软榻一角&,但又恰恰地将云浅月的身子困在他身前,但偏偏这样亲密的姿势^&,两人身体却没挨着**,连衣服的布料都没擦到^。

    “十大世家的新一辈少主武功都是这么高的吗^*?”云浅月知道打不过*&,便泄了力气&,懒洋洋地问。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危险&,只要上面的人稍微一个手指头^^*^,自己便毙命。

    “我苦练十年!”苍亭道^。

    云浅月轻吐了口浊气*,忽然笑了*,“就为了有一天对付我^^?”

    “嗯&!”苍亭点头*。

    “我还真是荣幸^!能得苍少主如此惦念^??蠢茨慵堑米钋宄挠Ω檬悄阋叛愿愕淖詈蟀刖浠?^,杀了我吧&?而从来没有想过娶我&。所以才苦练十年武功找我下杀手&?!痹魄吃滦ξ?。

    “似乎是&&!”苍亭再次点头^。

    “你那三个条件我若是一个也不答应呢&?”云浅月挑眉*,“你会怎样*&?”

    “我想想……”苍亭垂下头^,认真地看着云浅月*,若有所思片刻道:“先娶了你^^^,然后再杀了你吧*!这样比较合算一些*?!?br />
    云浅月“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忽然手指一动^*,不知哪里变出一根金针&,金针对准苍亭眉心,她嗤笑道:“苍少主&,要不要试试是你的扇子落下来的速度话*^,还是我的金针戮进你眉心的速度快**^?”

    “就知道你即便在最弱的时候^,也是一只有着锋利爪子的小猫^*。从十年前那一局棋中就能看出来&*。明明你都奄奄一息了^&,却偏偏埋藏了一把锋利的剑*&,起死回生?!辈酝ず鋈灰恍?&,对于指在他眉心的金针不以为意^^&,语气忽然很是温柔*,像是两个人在绵绵情话&。

    云浅月立即寒了一下*&,心头忽然升起几分怪异^,她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道:“苍少主,你可以好好说话&&。否则你这扇子不杀我,我也会被你的语气射杀^&?*!?br />
    苍亭轻笑^^,用似乎对云浅月商量的语气道:“要不接受你的意见&,我们试试吧&^!”

    “试什么&?”云浅月一时跟不上他的思路&。

    “试试是我的扇子到你的天灵盖弧度快&,还是你的金针到达我眉心的速度快*!”苍亭忽然很是认真地道&*。

    “你就那么想死&?”云浅月挑眉&。

    “有点儿^&!”苍亭道**。

    “因为蓝漪**?我听说你和蓝漪自小情意深厚*。如今她被南凌睿定下了*^,你是否受了情伤?所以来到我这里想借机死了得了*,一了百了&?”云浅月反问&*^。

    苍亭愣了一下**,声音忽然有些淡漠,“你这样认为*?”

    “不然呢*?”云浅月想着这个算是个很说得过去的理由^。

    “你怎么知道我会比你先死?而不是你死*?”苍亭忽然动了动扇子^&。

    云浅月的金针也向前推进了一寸&*?&*?隙ǖ氐溃骸拔腋铱隙?,你会比我先死&*?&^*!?br />
    “哦&^*?”苍亭微笑,忽然身子又向下俯下了一些*^,衣料此时贴近云浅月衣服的衣料^^。摇摇头&,“我不信!”

    “容枫,你让他相信吧^!”云浅月叹了口气*^。

    她话落,一柄剑带着一道寒光&*,轻飘飘地从后面搭在了苍亭的肩上&&。苍亭没说话&*,也没丝毫惊异*&,只挑了挑眉*^^,像是早知道容枫来了一般。

    “放开她**!”容枫声音如天雪山上的冰雪&&*,他谱一开口&,声音寒凉无比*。

    “当年就是为了他吧&?”苍亭不理会容枫。

    “嗯*!”云浅月看了一眼容枫^,想着他从荣王府回来得真快。

    “文伯侯府的世子容枫&!”苍亭忽然一笑&*,对云浅月道:“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文伯侯府的世子^,否则不会为了他千里迢迢跑去天雪山?*^!?br />
    “我是喜欢容枫?^?!”云浅月目光温暖&^,“容枫这么好*,我为何不喜欢他?”

    “喜欢在你的眼里谁都可以给&?”苍亭笑看着云浅月&,眸光深邃,“包括景世子也是其中之一^?当年的小姑娘在棋盘上有着杀伐果敢的手段**,没想到心思到是细腻均匀**?^!?br />
    什么叫做心思细密均匀^&?这意思说她水性杨花*?云浅月脸顿时寒了^*^,“苍少主,你今日若死了,我很怀疑有没有人前来给你收尸*?^!?br />
    “应该没有*!”苍亭摇头*,“我自己来的&*!”

    “胆子真大**^!”云浅月忽然没了玩乐的兴趣&*,撤回金针*,挥手一把打掉苍亭罩在她头顶的十二骨玉扇,冷声道:“我告诉你^*,爱和喜欢不同*&*。当年的事情我不后悔*,若是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代替雪山老头和你下那一局棋。生死擂两情相愿,你死了爷爷怨不着我^^。如今那对我来说就是尘事一桩*。十年后你邀我下棋^^*,我拒绝&。你走吧^!若是你喜欢蓝漪&,自己凭本事去争去抢^。别来找我麻烦?!?br />
    苍亭脸色变幻了一瞬&&,忽然直起身**,两只手指轻轻夹开了容枫的宝剑&,缓缓回身,仔细地看了容枫一眼^^&,忽然一笑&,“枫世子和景世子长得有三分相像?**!?br />
    容枫脸色清寒^,“苍少主该是知礼之人才对*&*。如今对一个弱女子*,是否有损十大世家盛名几百年的清誉*^?”

    “弱女子?”苍亭挑眉,拂了拂衣袖&,温浅一笑,“枫世子在说笑吧*&!”

    “她如今就是个弱女子^!”容枫冷声道**。

    “弱女子还有这么锋利的爪子&,很让人想欺负。怪不得景世子一直想欺负呢*!”苍亭目光似乎向窗外看了一眼^,回身对云浅月扬了扬手中的玉佩道:“这个就当做浅月小姐和在下的见面礼^。那一局棋^^,我们从今日起,就开始了&^!”

    云浅月一怔*,伸手去摸脖子^,脖子空空,她看着苍亭&,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将她脖子上的玉佩摘走了*&。若是他刚刚要杀她的话*,的确易如反掌*&。她脸色沉了下来,“不问自取谓之偷*^。苍少主*,这就是你的涵养吗*?”

    “我的涵养其实很好*,但遇到你总会例外!”苍亭笑了一声,抬步向外走去&。

    容枫手中的剑碎然出销&,伴随着冷冷的喝声*,“交出来&!”

    “枫世子是想要我将刚刚那块玉牌摔碎了吗*?不是我的*,我倒是不心疼^?!辈酝げ换赝?,继续向门外走去**。不理会身后的宝剑^。

    容枫的宝?*&?翱霸诓酝ず蟊承亩僮?,他回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无力地摆摆手*&,“让他走*!”

    容枫撤回宝剑&,苍亭缓缓踱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喃喃地道:“十大世家居然出了个厉害的人物*。他的武功不知道比容景如何?最少也会和夜天逸不相上下吧?”

    “嗯&,我不是他的对手*!”容枫肯定地道**。

    “果然是十年苦练!”云浅月笑了一声**,摸着空空的脖子道:“幸好丢的是我自小佩戴的玉佩,而不是从容景手里抢夺过来的他的那块玉佩*。否则他估计饶不了我^*^&!?br />
    “若是丢了他的玉佩大约还好^。如今丢的是你自己的玉佩^^&,才是麻烦&?&!比莘阋惶?&,将宝剑收回销,向窗外看了一眼*^,忽然身子一僵&,语气也有些僵硬,“景世子?”

    云浅月闻言身子也是一僵*&^,猛地转过头去^,只见窗外院中一株桂树暗影下立着一抹人影&,月牙白锦袍*,姿态秀雅,容貌如画。他立在树旁*,如桂花树旁长了一株青竹^。她忽然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那人还立在那里没有消失&^&,她腾地站起身,抬步就向外奔去&,走得太急&*^,脚踩到了裙摆,身子向地上栽去&^。

    容枫惊醒&,立即眼明手快地扶住她*,“慢点儿*!”

    云浅月站稳,点点头*^*,容枫撤回手^,她这时忽然就不急了&,抬步一步一步地向门口走去,出了门口,院中的人看得清楚了些*,她下了台阶&,走向那株桂花树^。

    满院的桂树飘香&&*,掩盖了如雪似莲的气息^。

    云浅月一步步走近^,才能看清这人真是容景^^*。本来他应该在河谷县,如今却不声不响突然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让她几乎怀疑是梦*,桂树枝叶迎了阳光*,投射在他脸上深深浅浅的暗影,更让他的容颜如画一般^,她忽然又迫不及待了起来&,疾走两步,一把扯住容景的衣袖^,仰着脸看着他*,“容景&!”

    容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看着云浅月&,不说话*^。

    云浅月忽然感觉到了容景身上清冷的气息*,连他的衣袖也是有些凉寒^^,他身上被桂树浓浓的馥郁香味浸染&,雪莲香变得很淡很淡*&,她心忽然一紧&,扣住他衣袖的手也是一紧,“容景^*!”

    容景淡淡的神色忽然有些漫不经心,“是我^^^!”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云浅月见他回话*,声音不由自主地放轻*。

    “他走近你的时候&*!”容景眸光拢了一层云雾*,看不清色泽*,语气又淡了一分。

    云浅月知道他说的是谁^&。这么说苍亭走近软榻的时候他来的了?她忽然懊恼*,怒道:“你既然那时就来了为何不出手&?看着他欺负我^&?”

    容景眸子忽然破碎出一抹寒光*,眼睛眯了眯**,“云浅月*,你挨他的欺负了吗^&?”云浅月抿着嘴看着他&,“你不都看到了吗^?我挨没挨他的欺负你不知道*^?”

    “不知道&*^!这里看不甚清屋中的情形^&&!”容景淡漠地甩开云浅月攥住他衣袖的手。

    云浅月身子不由自主地被甩得后退了一步^&,她抬眼&,见容景周身的气息更冷了一分*,她缓缓回头看向主屋的窗子^&,从这个角度,看向那张软榻,因为窗前有一半的帘幕遮掩*^^,的确看不甚清^*,但又不是全然看不清那种,浣纱的格子窗能透视些浅浅的影像。她想起苍亭那时候突然走过来&*,而且靠得她那么近&&,是否知道容景那时来了&?他武功高*^&,她如今失了武功*,没失去武功时只要容景刻意隐藏气息她便察觉不了^*,更别说如今她仅剩下的一半武功了。胸中腾地升起怒火^*,“容景^,你是笨蛋吗*?”

    “我是笨蛋**!笨蛋才会不远千里赶回来只为了和你中秋团圆^!”容景冷声道**。

    云浅月一噎^,顿时失声^*。

    “笨蛋才会为了给你个惊喜而没提前告知,笨蛋才会来了就见到你和别人在演绎情深的戏码*^,而且玩儿不亦乐乎*?*!比菥暗纳羲坪醮友婪炖锛烦?,如碎了霜雪*。

    云浅月张了张口&&,被他冷冷的声音冻结说不出来话。

    容景看着他的眼睛^^,“笨蛋才会洁身自好^,不让任何女人近身三尺***,只为了给她留着清白*。笨蛋才会眼中心中脑中只有她一人而让她屡次糟蹋,笨蛋才会忍受她那些感情的分流^,我就不明白了,同样是爱&,为何偏偏如此不同*,我的眼中可以只有你^^&。而你的眼中可以有无数的人。我不过是一部分而已*&?^!?br />
    “不是这样的&!”云浅月面色一变^^,忽然喊出声^。这一声如此急迫&*。

    “那是哪样*?云浅月*,你告诉我^,那是哪样^?”容景声音忽然很轻,眉眼^*、周身^、话语^、就连指尖似乎无一处不是凝了天雪山的雪^&,冰冷清凉到极致*,似乎从心里溢出&,冰寒的气息将桂树都冻住了^。

    云浅月身上也染上了寒气*^*,她咬了咬唇瓣^,上前一步^,去抓容景的衣袖&&^,一字一句地道:“我们约定过不再打架了^,以后要好好的&,我给你解释^!”

    “解释*?”容景躲开云浅月的手^,忽然凉薄一笑,“云浅月&^,我们认识以来&,你的解释似乎太多了^*!多得我都数不清了*!”

    云浅月身子一颤*&。

    “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你还要给我解释什么&&?”容景声音冰冷没什么起伏*,玉颜似乎被冰浸透^,丝丝寒意*,他忽然伸手折下一支桂花&&,塞进云浅月的手里&*,转过身去^,没有一丝留恋,“就当我今日没有回来^&*^!”

    云浅月伸手接过桂花,一把拽住容景胳膊,死死的&,紧紧的*^,声音微颤&,“容景,你辛苦跑回来和我过中秋^,就是为了找我打一架,然后一气之下跑了^,回去再折磨自己吗**^?”

    容景不语,甩开云浅月的胳膊。

    云浅月紧紧扣住他的胳膊不松手*,上前一步,拿着桂花的手抱着他的腰&,语气有些恼怒^,有些委屈^,有些倔强,还有些无奈地道:“十年前因为我*^,苍亭的爷爷自刎。十年后他是来找我麻烦&。容景&,你不能这样就对我发脾气^*,会让我觉得我本来不拿他当回事儿*,偏偏你要让我将他当回事儿。你如此聪明,怎么就办傻事儿呢……他爷爷可是遗言让他娶我的……万一你推开我^&,我一不小心答应了他……”

    容景忽然回头**,声音冰冷而咬牙切齿*^,“你敢*!”

    ------题外话------

    都想景美人了吧^?我也想他了……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底月票清零哦*&!O(n_n)O~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qwqwjpjp(5钻)、muyi67(2钻5花100打赏)&&、lisiqi04747(2钻12花)*、歌始归寂(1钻10花)^*、lengyuexinyi(3钻)、matthew915(2钻)^、悠悠我心贤(1钻3花)^、14777061718(1钻)^、纨绔世子f(1钻)、呆毛(6花)*、bbb4b(2花)、墨竹轻漾(3花)&&、13506110005(1花)&*、夜泣雨(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九章 千里归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九章 千里归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