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公子论艺

    云浅月看着皇后^,将她满脸满眼震惊的神色一览无余,淡淡一笑*。舒殢殩獍

    “月儿你……”皇后也看着云浅月&^,想说什么^,似乎话到嘴边只剩下震惊。

    “姑姑怎么如此惊异?您觉得我是不是不该知道?”云浅月挑眉,笑看着皇后^。

    “你……”皇后定了定神,摇摇头&,面上的惊异褪去&,化为无奈&,“你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知道也正常*&?!?br />
    “是啊,知道也正常^!”云浅月不以为意&^,伸手拉住皇后^,“姑姑,我们去御花园吧*!四大王府的公子们在御花园论艺呢^!我们也去凑凑热闹^?!?br />
    皇后点点头,跟着云浅月向殿外走去,走了两步疑惑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见到他们了&?”

    “没有*!云离过继之礼那日,爷爷在祖嗣给了讲了父亲和娘亲的事情。父亲那么爱娘亲^,娘亲若是死了,他如何会独活^?所以,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活着的&**?!痹魄吃碌繼。

    皇后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早先也不知道^&,也是不久前才知道?!?br />
    “应该是南梁国师来这里见了你一面吧?”云浅月偏头看着皇后*&,语气肯定*。

    “嗯!哥哥是来见了我,但也没有说几句话^,就急急离开了*^。我才知道他们活着^。只要活着就好^!”皇后慈爱地摸摸云浅月的头^,“月儿是有父母的&&*!”

    云浅月笑笑^^,不说话^。

    “月儿*,你……你是不是怪他们?他们也是有着迫不得已^,否则哪个父母愿意扔下孩子不管&?”皇后担忧地看着云浅月。

    “没有!我不怪他们^^?!痹魄吃乱∫⊥穅,“这些年我过得很好不是?有爷爷&,有姑姑,有哥哥,还有一大堆对我好的朋友。我知足??銮腋改敢灿凶约旱娜松鷁^,不一定要为子女而活&。我心中明白?!?br />
    皇后欣慰地点点头,又有些心疼*,“你这个孩子,就是太要强,要知道刚过易折。尤其是女人,在男人的面前,不用太强硬**&。你对景世子……还是收敛一些脾性比较好?!?br />
    云浅月忽然笑了*,“姑姑^,我和容景是一物降一物而已。你不用担心^&&!?br />
    “也是!”皇后也觉得自己太唠叨,笑着道:“你这个丫头也就景世子能治得了你。以前我是百般觉得你和景世子不合适&*,如今看来啊,还就你们两个是最合适的**?!?br />
    云浅月笑着不再说话*。

    二人说话间来到荣华宫门口^*^,侍卫打开宫门,云浅月扶着皇后走出^&^。八月的天气已经不再酷热,吹来的风都带着一丝凉爽,空气中隐隐携带着花香&&,馥郁欣然&。姑侄俩一路闲聊着向御花园走去,后面跟着荣华宫里面侍候的宫女嬷嬷太监。

    来到御花园,果然见四大王府的公子们已经开始论艺,御花园一片热闹^&。四大王府的小姐们围在一旁看着公子们论艺,一个个娇艳如花&。

    云浅月目光一一看过御花园的众人。只见熟悉的身影都在^^,夜轻染^、夜天倾^、夜天煜^*、容枫&、冷邵卓,还有荣王府庶出的公子们。以夜轻染打头&**,玩得热火朝天。她看着夜轻染满头是汗^^,有些好笑。

    众人见皇后的凤驾来到^,都纷纷见礼,皇后含笑摆手&,一如既往的凤仪高贵^。

    云浅月扶着皇后坐在了一处凉亭内^,皇后对众人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四大王府的公子小姐们本来就比寻常大臣家的子女们少了一分拘束^。于是很快大家又投入到论艺的热闹中去。

    云浅月坐在皇后身边^&^,目光也看着众人。

    所谓的论艺*,是天圣皇朝一种集摔跤**^、拳脚、投球*、打马等结合的玩法^,分为两派。每一派人数可多可少^*。四大王府的公子加上皇室的皇子*,也不过二三十人**。云离和冷邵卓没有武功,但也跟着一起玩,不过相较于有武功的人来说*,他们就比较吃亏*。时间还早,显然才玩了没多久,二人身上就已经被踹得不是脚印就是被跌得泥污。

    当云离再一次被踹出圈外的时候*,七公主终于忍不住跑上前^^^,一把拽住云离的衣袖*^,心疼地看着他,“你别玩了&&!”

    “呵……嫂嫂心疼哥哥了!”云浅月看着七公主好笑。从她来到,就见七公主的目光一直紧张地盯着云离^,视线连转都没往容枫的身上转,她彻底放下心来&。

    皇后也笑了^,目光瞥了容枫一眼&,看着七公主道:“这个孩子^,终于开窍了!”

    “开窍了是好事儿!”云浅月见七公主掏出帕子给云离拍身上,笑着道。

    “云离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被屎笮ψ诺溃骸澳悴辉诰┏悄羌溉账咳斩蓟崛ト倩纯次襘*。比以前的你那两……那个哥哥强多了?!?br />
    云浅月知道她说的应该是比那两个哥哥都强多了&^&*。她笑着点头^,“我觉得也是&^!”

    二人说话间^,七公主将云离拉下场,云离有些无奈地看着七公主,但神色却是带着笑意,显然也乐在其中*。来到皇后面前^&,云离看到云浅月揶揄的笑意,脸有些红,喊了一声,“姑姑!”又喊了一声*^,“妹妹!”

    皇后笑着对二人摆手,“坐下歇会儿吧*!你跟他们一帮子人玩*^,没武功吃亏&,瞧给折腾的!七公主都心疼了&!”

    七公主顿时娇羞无限^,嗔了皇后一眼*,声音极低&,“母后^,你就会拿我打趣……”

    “呵^&,七公主害羞了*!好,本宫不说了!”皇后笑着拉过七公主,坐在自己的另一边^^。

    “七妹妹,你也太心疼云离那小子了^*!”夜轻染不满地向这边看来*,“你将他拉下去,我们这边可就少了一个人^。多吃亏^*!”

    “你一个人顶十个人打^,吃亏什么*?”七公主瞪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摸摸头*,目光扫向云浅月*,对她招手,“小丫头^&,你过来替补&^!”

    云浅月摇摇头,一帮子大男人*^,她也挤进去的话就是一枝独秀了^*!

    “过来,扭捏什么?你以前和冷邵卓打架的时候可没见你矜持过。咱们这些人谁不知道谁什么德行?”夜轻染一边说着一边向云浅月走来^,看那架势要来拉她^。

    “小魔王,你拉人扯我做什么&?”冷邵卓立即不干了*。

    夜轻染毫不客气地踹了冷邵卓一脚,冷邵卓哪里躲得过&,被踹得一个趔趄^,他看也不看他一眼&^,“没武功的家伙拖我后退,你和容枫一样,一边歇着去*,小丫头一个人就能代替你们两个?!?br />
    “你少看不起人*!”冷邵卓勉强站直身子&,脸憋得有些红,“我又没有人来心疼我&**。不下??!”

    “哈哈,你也想要人心疼^*?真新鲜了^!”夜轻染毫不客气地嘲笑^,“问问这里,有哪个女人看得上你吗?”

    “没有人看得上我,也没有人看上你^&?!崩渖圩慷砸骨崛九慷?。

    夜轻染顿时一噎,回头看着冷邵卓,奇怪地打量他,“好小子&*^,在云王府住了十日,你伤不但养得好*,本事也见长了是不是?”

    冷邵卓哼了一声,自己动手拍身上的土。

    “小丫头&*&,你快下来&!别让大家伙都等你一个*&!”夜轻染见云浅月坐着不动**,再招手*。

    “我可不想一会儿跟个泥鳅似的!”云浅月懒洋洋地摆手^^。

    “磨叽什么?我过去拉你&**。你这副样子再不活动一下筋骨&,我都怀疑你要生锈了&*!”夜轻染大踏步走来,不管云浅月乐不乐意^^*,一把将她拽起来,抬步就向场中走去。

    云浅月无奈&*,这个小魔王。

    “来*&*,继续开始玩*^!”夜轻染松开云浅月的手。对停住的人摆摆手。

    大家见到云浅月被夜轻染拉进来**^,互相对看一眼&,都有些拘谨。虽然云浅月嚣张跋扈的名声摆在那里&&*,但毕竟是个女孩子。都不好下手。

    “月妹妹,你要不想玩,就去歇着!轻染,月妹妹身体不太好,别胡闹了*,我们自己玩就行,你非要拉她下来做什么*^*?”夜天倾看着夜轻染蹙眉。

    “就是!月妹妹,你若不想玩就下去。这个小魔王就喜欢胡闹^^,在他的眼里人都是铁打的&!”夜天煜也立即附和道。

    他们二人那日是亲眼看到云浅月从皇后的内殿出来那副神色的,身体透支过度***,不是十日八日就能养回来的。如今看她这副懒洋洋的样子&,自然不想勉强她^。

    “她还不是面捏的!哪里这么弱了?”夜轻染眼皮翻了翻^,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有这么废物吗?”

    “你才废物呢!”云浅月白了夜轻染一眼,他说得对*,她再懒下去,的确要生锈了&。这也不怪她,容景不在,她什么精气神也没有&&^。也不扭捏,对夜天倾和夜天煜等人道:“来^*,玩吧*&^!我是不会客气的*!”

    她话音刚落,便快速地进入状态^^*。虽然从来没有玩过这个&,但看得多了&,自然就会了。

    夜轻染高兴地挑了挑眉,也快速地进入状态。

    夜天倾和夜天煜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各王府的公子见状也都纷纷再次玩起来*。他们虽然和云浅月接触得不多,但大多数都是自小就认识。所以&,很快就玩在了一处,一时间场中热火朝天*&。

    “这个丫头要是换一件男子的衣服*,就是一个男孩子^,是半丝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了&&*!”皇后看着场中活跃的淡紫色身影笑着摇摇头**^。

    “浅月小姐玩得真好&^!”七公主羡慕地道^。

    “是啊*,妹妹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云离也看着云浅月,附和七公主的话笑道*。

    七公主转头看向云离,见他眼中溢满骄傲,那一双眸子似乎都因为看着云浅月活跃的身影而灿亮起来,她笑了笑,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场中,不再说话&&&。

    皇后余光看了二人一眼,也含笑看着场中不再说话。

    “秦太妃驾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小太监的高喊声****^。

    皇后顺着声音看去&,果然见秦太妃向这边走来&^,秦玉凝搀扶着她的胳膊走在她身边。后面是秦太妃宫里伺候的人*&,浩浩汤汤*&。

    场中玩得热闹的人仿佛根本没听到,依然玩得热火朝天**&。这时候谁也不把云浅月当做女子&,她身上似乎就有这样的一种魔力,只要专心做起一件事情来*,很快地就将自己融入其中。让她身边的人不会将她当做女子。争抢**^,拼夺&,酣畅淋漓。

    秦太妃来到近前^,众人都连忙见礼。七公主和云离站起身退到了一旁。

    皇后站起身*,对秦太妃行了个虚礼&*&^,笑道:“还以为太妃要等到开宴席的时候才从宫里出来呢!没想到这么早就来了*!”

    “我听说公子们都在御花园论艺,老婆子也喜欢热闹^,便凑过来看看^?*!鼻靥Φ?。

    秦玉凝扶着秦太妃坐下,给皇后见礼。

    皇后笑着摆摆手,“秦小姐有喜的身子*,就不必见礼了*&!坐吧&!”

    秦玉凝直起身,目光看向场中。她从来到御花园就看到了夹在一群公子中间的云浅月&。虽然夜轻染、容枫等人都风采卓然,但云浅月更为夺目&,紫色阮烟罗的衣裙,在她活跃的身影下如跳脱出众人之外的紫云霞*^^*。阳光打在她身上,这一场论艺似乎中心就在她一人&。她唇瓣紧紧抿起&,隐藏在美眸之下的是深深的嫉妒^。

    “咦?那不是浅月小姐吗?”秦太妃似乎才看到场中的云浅月。

    “是月儿*,她奈不过染小王爷的要求*,便也跟着下去玩了^!”皇后笑着回话&。

    “皇后?&?!不是我说你^^,你该管管这浅月小姐,收收她的性子**。你看看*,她比一帮子公子们玩得都欢快。跟个男人似的&,没型没样*^。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这里面各府的小姐们有哪一个跟她似的?那不是笑话吗!”秦太妃转过头对皇后劝说&*。虽然是劝说^,但语气中则是深深的鄙夷,“这要传出去&,让人觉得云王府的女儿都如此似的!岂不是影响你皇后的母仪风范?”

    皇后笑着的脸顿时一收,“太妃哪里话*?我看月儿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就是这个性子*&!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巾帼不让须眉&&,月儿就是这类女子。谁说男子才可以沙场点兵?女子就不可以了^*?千年前也是有一位女王尊贵天下的,女王手下的女将军有好几名。如今名扬千古,皇上翻阅千年前卷宗的时候也是又赞又叹^?!?br />
    “那也是千年前,怎么能和当下比^?”秦太妃皱眉。

    “太妃娘娘,历史有先例*。千年前的可以不说^^,就说我们天圣皇朝也不是没有先例*。贞婧皇后当年还不是跟着始祖皇帝和四大王爷身旁征战天下?所以说*&^,女子不一定不如男&^。月儿是云王府的女儿*,遗传了贞婧皇后的遗风这是好事儿?&^!被屎笮θ莸乜醋徘靥?,“太妃娘娘,你能说贞婧皇后不成样子没有大家闺秀之礼吗?”

    亲太子被噎得哑口无言,她自然不能说贞婧皇后不知礼。脸色不好地住了口*。

    “我们女子虽然要本分是不错&!但未免失了灵气?!被屎蟛辉谝馇靥成缓?,看着场中云浅月的身影继续道:“试问在座的女子们有哪个如今不羡慕能够下场去玩的她^?”

    “羡慕有何用?总归是不合礼数!让人觉得不知检点^?^&!鼻靥?。

    皇后脸色顿时寒了下来,“太妃娘娘&&,玩玩闹闹而已^,本宫觉得还不算是不知检点。不知检点的是未婚先孕,败坏门风&?*!?br />
    秦太妃脸色一僵&^^*,彻底失言。

    秦玉凝脸色霎时一白&。虽然皇后没点名没道姓,但在场女子只有秦玉凝未婚先孕&。她脸上自然挂不住。低下头^*。唇瓣紧紧抿着&。

    “皇后&*,本太妃……”秦太妃脸色现出怒意,想说什么&。

    皇后忽然截住她的话&,歉意地看着秦玉凝道:“噢,本宫到忘了这里还有秦小姐,本宫说的不是你,说的是蓝家主蓝漪和南梁的睿太子^^^。这些日子不是就他们的事情吵得沸沸扬扬吗&?你和二皇子是有婚约的,也不算是不检点?^^!?br />
    秦玉凝闻言更是无地自容*^,垂着头又不能不说话,声音极低,“玉凝知道皇后娘娘无心,不会怪娘娘的*?^!?br />
    “嗯&,你真是个好孩子*&,是天倾的福气*?!被屎笮ψ诺阃?,伸手去拉秦玉凝的手,看着她的肚子^,“你的身子从怀上了之后没有什么不舒服吧?胎位可稳实?”

    “嗯*!”秦玉凝低着头不敢看皇后。

    “看你面色红润&&,就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个乖巧的*。不折腾你*。本宫肚子里的这个就不乖巧。折腾的本宫都快去了半条命了*。你比本宫有福气?!被屎笮ψ诺?。

    “皇后娘娘肚子里怀的是太子^^。才是真正有福气,玉凝哪里敢同皇后娘娘比^?!鼻赜衲σ⊥?*。

    “呵,这个太子能当几日还说不定呢!我只盼着他好好活着就好了?&!被屎笏煽赜衲氖?&,抚上肚子&*,笑意中有些无奈的苦笑,“本宫没你有福气**,不知道能不能亲眼看到他&&?!?br />
    秦玉凝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道:“皇后娘娘要宽心&!才能好好安胎?*!?br />
    皇后点点头*,目光看向场中*,定在云浅月身上&,叹了口气道:“你比月儿小一岁*,就已经有喜了。哎,月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景世子修成正果*。我宁愿她也不检点些^,我想早点儿看到侄孙*?^!?br />
    秦玉凝刚恢复几分的脸色忽然又是一白。

    “她若是有了孩子,定然集合景世子和她的优点?!被屎蠓路鹈豢吹角赜衲椎牧成?*,又笑着道?!盎屎?,景世子和东海国的洛瑶公主有婚约,而浅月小姐和七皇子有婚约&。你可别忘了*^!如此胡言乱语,被皇上听到会不高兴^&?!鼻靥戳饲赜衲谎?,板着脸道。

    “有婚约而已^*,又不是已经大婚&&。十大世家蓝家的家主据说和风家的家主还有婚约呢&!还不是如今毁了婚&&^*?”皇后不以为意一笑*,“这姻缘都是天定的!人为的总是做不得准?*!?br />
    “没有结果的事情&,皇后又不是神,哪里知道以后会如何?没准浅月小姐和七皇子就是姻缘*,而东海国的公主和景世子是姻缘呢*&!”秦太妃故意道*&。

    皇后淡淡一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秦太妃用鼻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玉凝也不再说话,目光看向场中,脸色有着不正常的白*,但好在这里是凉亭&,遮挡住了日光,在她脸上投下暗影,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她脸上的颜色^。

    过了片刻,前方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秦太妃等人立即看去,只见老皇帝当先徒步走来,身后跟着明妃等后宫一众妃嫔,仪仗队簇拥着众人,御花园顿时扑来一阵脂粉味&&。

    秦太妃等人立即站了起来迎接老皇帝&?;屎笞琶欢?,仿佛没听见,目光一直看着场中。而场中的人正玩得热火朝天*,也没听见?;蛐碛腥颂?,也当没听见^。

    不多时,老皇帝来到近前,对着跪拜的众人摆摆手,目光落在坐着的皇后身上,沉声道:“皇后今日看起来气色不错^!”

    “皇上的气色也不错!”皇后这才转过头看了老皇帝一眼^。

    “朕听说月丫头在你的荣华宫外又撒泼了**?你怎么不管管她^^^?”老皇帝目光落在场中,脸色阴暗,沉声道:“尽是些大逆不道之言。她真当朕是纸糊的^,拿她奈何不得吗?”

    “我没看到月儿撒泼&,倒是知道明妹妹的衣服最近是越穿越鲜艳了*^^!”皇后瞥了明妃一眼**,“明妹妹最近有喜事儿^?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了二十多年明妹妹素雅的打扮,如今乍然变了,觉得好不适应*!?br />
    明妃脸色一僵*,“皇后姐姐说笑了,臣妾哪里有什么喜事儿!就是最近突然觉得以前那些衣服太素了*^^&,想换了一换而已^&?!?br />
    老皇帝闻言转回头,打量了明妃一眼,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鲜艳些好!”

    “鲜艳些是不错&^!但随着衣服鲜艳,脾气也随着长了&!”皇后慢悠悠地道:“月儿是什么性子皇上当该知道&,明妹妹在这宫里二十多年,也当该知道。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别人不惹她。她也不会主动去惹别人&?!?br />
    老皇帝闻言老眼眯了眯,没说话&*。

    明妃立即笑道:“皇后姐姐这是怪臣妾搬弄是非了吗?臣妾这些日子见不到姐姐,好不容易见到浅月小姐&,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不知道哪里惹了浅月小姐不快了。她居然说了很多大逆不道的话。臣妾听听也就罢了*,但还有皇上不是?皇上是一国之君^,不能被一个小丫头屡次三番弄得没了颜面^?!?br />
    “说到颜面那就大了,不过是小辈和长辈撒娇而已^。月儿是个孩子,皇上是她姑父。这些年皇上看着她长大,比那些皇子们都有眼缘*^。说父女也不为过&。明妹妹小题大做了^^*。你跟在本宫身边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懂什么叫做容人的雅量吗***?如今我无暇打理后宫,这后宫都是明妹妹说了算,你的肚量应该大一些^?!被屎蠖俗谀睦?,神色不觉得自然带着执掌宫廷二十年的皇后威仪,“和一个孩子斗气,未免掉价&^?*!?br />
    明妃脸色一僵。

    “再说这里还有七公主,七公主和月儿很是要好,你这般刁难月儿,会让七公主很为难^^&?!被屎罂戳艘谎弁说浇锹淅锏钠吖鱚*,对明妃继续道。

    明妃顺着皇后的视线看去*,这才看到七公主,只见七公主低着头&,没看她,她脸色有些不好^。但还是恭敬地道:“姐姐教训的是&。妹妹以后谨记姐姐训诲*^^?!?br />
    “教训到也不是,不过是提点一下妹妹而已。我如今没心力帮助皇上分忧了!妹妹得皇上宠爱&,以后能帮皇上分忧&&。其实月儿有一句话说得也不错,人总有一死,将来百年之后**,明妹妹得皇上喜欢,也是要去黄泉陪着皇上跟前侍候的?!被屎蠊室獾溃骸罢饣耙裁挥惺裁??你何必生气&?难道不想跟去伺候皇上?”

    “皇后!”老皇帝面容沉怒。

    “皇上*,难道臣妾说错了?这世界上又没有什么长生之药^^?!被屎罂聪蚶匣实?,又对明妃道:“明妹妹&,你说是不是?你愿不愿意去伺候皇上?若不愿意的话,那么皇上白白宠爱你这么多年了&?!?br />
    明妃脸色发白^,勉强笑道:“臣妾能得皇上喜欢,自然……”

    “行了!都别说了!大好的日子说什么晦气话!你们存心是不想让朕高兴^^!”老皇帝怒着挥手打断明妃的话,一屁股坐在了皇后身边。

    明妃立即住了口。

    皇后笑了笑,不再说话^,依然是端庄优雅,这番不见血的刀刃她可以杀人于无形^^,游刃有余。这是二十多年皇后的宝座练出来的&^^&^。即便她如今久不出宫,但威仪犹在^。

    那些妃嫔们看看皇后**^,又看看明妃,自然无人敢言声。

    “这个月丫头*,就是个假小子!你看看她玩起来比那帮子公子们都疯?!崩匣实劭醋懦≈衅?*,忽然拍手笑道*。仿佛刚刚来御花园之时压抑的怒火从未出现过。老眼赞许之色明显*^,“连小魔王都在她面前失色不少?!?br />
    皇后没说话,明妃也不说话^^,一众妃嫔更不敢言语。四大王府的小姐们都更是噤声。

    “不知礼数!像什么话*&,皇上你也不管管!”秦太妃仗着太妃的身份&*,自然敢说话。

    “太妃*,一个孩子而已!她若是改了性子,就不是她了。也没什么意思了!”老皇帝笑着摇摇头&,目光不离场中。

    秦太妃被堵住了嘴*,不再言语。

    老皇帝坐下看了半个小时,对身边的文莱吩咐^,“告诉他们散场吧*!否则不知道能玩到什么时候?^!?br />
    文莱连忙应声,扬声高喊,“皇上有旨,散?&!”

    场中玩的众人都住了手脚。云浅月身上没染到什么尘土,但出了一身香汗,她掏出帕子擦擦脸*,擦完脸就要塞进怀^,突然伸出一只手去抢她的帕子,她敏锐地躲开**^,转身见是夜轻染*,对他挑眉&^。

    “小丫头,给我用用你的帕子^^!我的帕子刚刚掉出来脏了*^?&!币骨崛究醋旁魄吃率掷锏呐磷?^&^。

    “不给!”云浅月将容景给她的那块帕子揣进怀里*&,很是干脆^。

    夜轻染瞪眼&,突然伸手去扯过云浅月的衣袖就往脸上抹去。这回轮到云浅月瞪眼。

    夜轻染抹了两下,满意地松开她的袖子*^*,满足地道:“好香!”

    云浅月觉得这个家伙居然敢调戏她?伸出脚就踹了他一脚。夜轻染不躲不闪,着着实实地挨了一脚,云浅月没想到他不躲开^*,又瞪眼,“你怎么不躲*?”

    “被你踹一脚也没什么!躲什么?”夜轻染不以为意,哥俩好地揽住云浅月的肩,在她要推开他的时候,忽然压低声音道:“小丫头^,今日别靠近皇伯伯。记住了^!”

    云浅月一怔,抬眼去看夜轻染。

    夜轻染自然地放开云浅月^^,也不解释,对老皇帝大声地埋怨道:“皇伯伯^*,好不容易今日乐呵乐呵*。我还没玩够呢&!您就喊停*。下次可就再难找机会了?^!?br />
    “你个小魔王^*,就知道玩&。没看到月丫头都累了^&?”老皇帝笑骂了一句,看向云浅月愣愣地站在那里,笑道:“月丫头**^,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也和这个小魔王一样^&?没玩够?”

    云浅月消化着夜轻染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夜轻染从来就不会无的放矢,刚刚特意告诉她,定然是有什么不同寻常。她定下神,笑着道:“我以为皇上姑父今日一来这里就会找我撒气,雷霆大怒呢!我得罪了您最宠爱的妃子,不敢过去??!”

    “你做得大逆不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还怕朕对你大怒*?”老皇帝哼了一声^,对云浅月招手*^,“你过来^,朕今日身体不适^,你给朕把把脉。那日你救皇后像模像样的*!朕今日也试试你的医术??纯词欠癖忍皆旱奶角??!?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夜轻染刚刚说不让她靠近老皇帝,如今老皇帝就要她给把脉……

    这时&,容枫的声音忽然传音入密到云浅月耳里^,“月儿,皇上的身上携带着紫草?&!?/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公子论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公子论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