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很高兴

    身下坐骑因为云浅月过烈的刺激*,发足狂奔起来。云浅月却觉得它奔跑的速度还不够,用手里的缰绳当做马鞭,鞭策宝马用更快的速度离开城门。

    容景先是一怔,随即伸手扣住了云浅月的手,轻轻一拽,发足狂奔的骏马前蹄抬起,嘶鸣一声,堪堪驻足。

    “你做什么^?”云浅月恼怒地看着容景。

    容景不说话,只看着她。

    “容景,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就怕你不高兴。我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敢为,更甚至是连个表情都不敢外泄&。我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带着记忆重生,我出生的那一刻从骨血里生长着的就是我这样复杂的一个人。我就是这样&,我想改变,想打碎这样的我自己,但是有些东西是从骨血里生长的&,除非我死,它才能没有&。你让我怎么办&^?”云浅月回头瞪着容景,眼圈发红&,“你觉得你爱我爱得累,难道就不想想我爱你爱得也累吗?”

    容景唇瓣紧紧抿起,抿成一线。

    “小七活着&,他活着没有什么不好&!更甚至我知道他活着的那一刻有多欣喜你不知道。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最孤单的^,终于有那么一个人,还是于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也和我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上。我不该欢喜吗?可是我敢在你面前表露这种欢喜吗?你觉得我身边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儿多,你爱我很累^,不止人累,心也累^??墒俏野悴槐饶惆疑?,我处处紧张着你,怕你如何如何,我难道就不累?”云浅月看着容景紧抿的唇,心中忽然如无数根刺在扎,“你想放弃我是不是?放弃我你就欢喜了高兴了轻松了再不用吃错别扭心里难受了是不是*?”

    容景依然沉默,一双眸子微微昏暗。

    “好!那你就放弃吧&!反正我从来也不觉得自己好!我这样的女人活该适合没人爱才对。这样你也轻松,我也轻松!”云浅月挣脱容景的手,劈手一掌将他打落下马&,调转马头就要向城门驰去&。

    容景碎不及防被云浅月打下马*,但他很快就伸手扯住了马缰^。

    云浅月见容景扯住马缰*,想也不想就伸手劈断了马缰,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

    “云浅月!你敢走一步试试!”容景声音极沉。

    云浅月恍若不闻,不但走,反而在马身上拍了一下*,骏马再次狂奔起来。

    “关城门!”容景忽然轻喝了一声&。

    守城门的士兵早就看到了容景和云浅月的纠葛^,此时见到云浅月打马向城门本来,听到容景的声音,连忙关城门,片刻也不敢耽误。

    云浅月脸色一寒,想着他有这个权利都用到她身上了。一人一马来到城门口,正赶上城门关闭,她足尖轻点,离开马身,身子轻盈如雪,顷刻间上了城墙*。刚上城墙,看也不看城墙上一眼,再次飞身而下。

    容景此时也飘身落在了城墙上,伸手扣住了云浅月的胳膊。

    云浅月回身就给容景一掌,容景不躲不避,紧紧扣住云浅月的胳膊不松手,云浅月掌风要劈下的瞬间,见容景全无反抗之色,她堪堪住了手**,寒着脸看着他,“你不是放弃我吗?还拉着我做什么?”

    容景脸色不好,“谁说我放弃你了?”

    “你没说吗?”云浅月瞪着他。

    “没说!”容景摇头。

    云浅月眼圈通红,“你说爱我太累,不想爱了?!?br />
    “我是说爱你太累&,但没说不想爱了?!比菥翱醋旁魄吃潞旌斓难廴?,不好的脸色一改*,叹道:“云浅月*,你对谁都一副冷静理智的模样,为何偏偏在我面前就如此蛮不讲理?”

    “那你为何一直不说话?”云浅月心中恼恨,她说了半天,就听到他说爱她太累^^,她还能如何冷静理智?

    “我一直没说话是不知道如何说^?!比菥翱醋旁魄吃缕盏牧?,红红的眸子叹道:“我是很在意*,特别在意*,在意得几乎茶饭不思^&??墒俏以谝庥写砺??本来那日大雨你对我剖心解析*&,我心中多么欢喜,我不求别的,你爱我就好??墒悄憧芍颐挥辛系侥懔娜嘶姑患街惶搅怂纳艉透芯醯搅怂钠⒕椭朗撬?。这让我多难受?云浅月,我不想比较,可是不由自主地去比较,比较我和他谁在你心中的分量重。这样一比,我就觉得也许此一生,我都没法到达他在你心中的分量,我就在意得恨不得他从来不出现在你面前?!?br />
    云浅月皱眉。

    “可是我也知道不让你见他不可能,你可知道我下定了多大的决心才想带着你去见他。我从来就不是个大度的人,我就是小气,在意?!比菥凹绦溃骸八嵌9奶?。若只是一个太子身份到也罢了,可是他与你实在太像……你可知这两日他每次说的话做的事情,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换做是你,你也会说和他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情。这样的你和他,让我如何不在意?我怕你见到他之后*,我便什么也不是了&?!?br />
    “容景^,你为何如此不自信&?”云浅月忽然一叹^。

    容景可能从来没有如此激烈地说话^^,撇过脸不看云浅月,也不说话。

    云浅月忽然上前一步,伸手抱住容景&,将整个身子送进他的怀里**,轻声道:“就因为我们太像^,才不可能相爱。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容景&,你何其聪明,为何就想不到这一点?再相见,他也只是我的比朋友更近的亲人而已?!?br />
    容景沉暗的气息一改*,转回头,看着云浅月^&。

    “我要如何做,你才相信?”云浅月轻轻一叹,“我也在意你^,不比你在意我在意得少。以前秦玉凝喜欢你的时候我就在意*,很在意。你怪我和夜轻染一起看秦玉凝和夜天倾演活春宫,怪我给夜天倾画了七十二春。但是你不了解我当时多么痛快和解气^,她终于没资格再对你喜欢了,你可知只要关于你,我心里也很阴暗。甚至为了你,即便夜天倾不对秦玉凝动手^,说不准我也许不惜手段将她送上夜天倾的床。我讨厌死她了?!?br />
    容景眸光闪了闪,“真的?”

    “当然&!”云浅月肯定地点头,看着容景如诗似画的脸道:“所以,容公子^,请不要怀疑和质疑你的魅力。务必不要怀疑和质疑我对你的心*。我已经中毒了^!而且很深?!?br />
    容景唇瓣微微勾起,“这么说我可以放心了^&!”

    “嗯^!应该可以放心?!痹魄吃碌阃?。

    容景唇瓣处的笑意绽开,伸手推开云浅月,对她道:“你快去吧!早上的时候我已经给他传了话。让他在落榻之处等着你?!?br />
    云浅月一怔&。

    容景背过身子,看向城门下*,语气温润抑郁,“你们虽然许久没有见到,但最好不要太久时间。否则我难免会胡思乱想跑去拉你回来?!?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站着不动&。

    “从出生到现在能够让我佩服的人也就他一个?!比菥昂鋈灰恍?,“你眼光不错*!”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懵。

    “对了,你见到他之后最好让他解除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你要知道洛瑶公主如今也在这里,很不小心^,她那日见了我一面?*&!比菥坝值溃骸懊獾冒嗽禄褂星锾一ǹ?&&*,你就仔细处理了吧!”

    云浅月脸忽然一黑*。

    容景低低笑了一声,依然背着身子不转过来,语气隐约含了一丝笑意,“东海国不愧出美人^,玉太子容貌的确当得玉质盖华四个字*,洛瑶公主也的确美若天仙&**。你小心些**,别被蛊惑了^!你的桃花已经够多的了?!?br />
    云浅月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灰&,声音阴阴地道:“你见到了东海国的洛瑶公主*&?”

    “嗯^^,不小心见了一面&?&!比菥暗阃穅。

    “美若天仙^?”云浅月语气更阴。

    “的确算得上美若天仙?!比菥暗阃?。

    “八月的确不能再开秋桃花&,违反时常^!就该剪断?*!痹魄吃露⒆湃菥暗谋秤捌?,忽然恨恨地转身,听到容景低低愉悦的笑声忽然停住脚步又问&,“你不跟我去*^?”

    “免得不小心再见洛瑶公主一面*&^,我还是不去了吧*!”容景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施展轻功,飘身下了城墙。

    “打开城门吧!”容景并没有立即下城墙^,而是站在城墙上吩咐^,守城的士兵立即打开城门^*,他又对城门口担惊受怕了半响的弦歌吩咐&,“你带浅月小姐去玉太子的落榻之处!她找不到*?&!?br />
    “是^**,世子!”弦歌见二人和好*,抹了抹额头的汗,立即应声。

    云浅月脚尖落地,回头看了一眼^,见容景依然站着城墙上&,她收回视线&*,只见城门打开^**,弦歌牵着一匹马走了进来,一脸哀怨之色地看着她&^。她挑了挑眉^,伸手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

    “浅月小姐,您以后可千万别吓属下了&!属下刚刚的魂都快被您和我家世子吓没了?!毕腋璧蜕繼。一句话说完还有些后怕^。她见过浅月小姐和他家世子每次吵架都很激烈^&^,但这么激烈的还是第一次^。

    云浅月忽然好笑&*,又气又笑地道:“是他惹我的^!”

    “我家世子对谁都温润谦和,清淡疏离,就对您不一样。您就包容些吧&!”弦歌道&^。

    云浅月“嗯”了一声*,这样吵一架将两个人的心说开了让她心情也轻松了^。想着有时候吵架也是有些好处的。她笑着对弦歌道:“快点儿带路&*!”

    弦歌点点头,头前带路^。

    云浅月打马跟在他身后^,凌莲和伊雪刚刚也吓坏了**,此时立即打马跟在云浅月身后。

    走了一条街道后,弦歌回头见看不到自家世子的身影,忍不住对云浅月询问,“浅月小姐&*,您和东海国的玉太子……”

    “一个故人!”云浅月道*。

    弦歌疑惑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回过头继续走路^,不再询问。浅月小姐身上有很多秘密,他觉得自己不知道也不奇怪。不过实在想不到玉太子居然是浅月小姐的故人。

    又走了两条街&,来到一处院落门前,这一处院落和容景落榻的院落相差无几&,门口的街道很是干净^*。此时大门敞开着,院落里有几株海棠,还有几株菊花&^^,海棠依然含苞待放,菊花正开得娇艳。

    弦歌勒住马缰,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就是这里^*!”

    云浅月点点头&,刚要翻身下马,只见里面有一间房门打开,走出一个女子,那女子衣衫华丽,头戴浅粉色轻纱*,遮住容貌*,但可见云鬓高绾,纤腰款款&,娉娉婷婷,即便不见容貌&&,端看这份举止姿态也可知是一个绝顶的美人^&。她想起容景的话^,眸光暗了暗。

    女子出得门来看到门口几人一怔&&,这是她身后一个婢女走出来^,她目光在云浅月的脸上审视了片刻*^,对她的婢女低声道:“翠儿^,去问问是什么客人*^^?”

    “是,公主!”那名叫做翠儿的女子立即应声,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有武功*,即便没有武功也懂得唇语*,自然将女子和婢女的话听得清楚。她本来要下马的动作止住*,不动声色地端坐在马上。

    那名婢女走到院中&,又一间房门被从里面打开*,露出少年罗玉的一张脸,他见到云浅月一怔,随即大喊道:“云浅月,你来做什么*?”

    翠儿脚步一顿,回身去看少年。

    那女子显然也是一怔*,转头去看少年&,见少年没看她,她回转头^,目光又落在云浅月的身上。这回打量云浅月的眸光除了审视外多了一丝什么,但并没有说话&*。

    云浅月眸光微转,想起她和容景的传言天下皆知的话^&,她扫了那女子一眼*&*,对少年笑道:“听从你早上的建议^&,如今来见该见的人?!?br />
    少年闻言哼了一声,“你还不算笨*?!?br />
    云浅月不说话&。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我好心好意地请你你不来,如今不请自来?!鄙倌昊贡辉缦瘸粤嗽魄吃乱槐亲踊疑?^,恼怒地道:“你来晚了,子书哥哥不在?!?br />
    “去了哪里?”云浅月不在意少年的恼怒。

    “在哪里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少年哼了一声&,回转身“砰”地将门关上。

    云浅月看着紧紧关闭的门,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闭门羹吧^^!她笑了笑。

    那名本来站在门口的女子忽然提着裙摆走下台阶&^,向门口走来*^。翠儿见那女子走来,看了云浅月一眼^,连忙走回去搀扶女子**。

    “浅月小姐,这个女子是洛瑶公主^&^*!”弦歌凑近云浅月&**,压低声音道**。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她已经猜出这个女子的身份了^^。虽然没见到脸*,但是这般空灵高贵舒雅温软如水的姿态,比她见过的所有女子都美。清婉公主^、秦玉凝&**、哪怕是蓝氏的家主蓝漪,怕是都不及&。

    “浅月小姐有礼了,洛瑶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浅月小姐,果然名不虚传&&*!甭逖髯叩矫徘癪,与云浅月的马匹保持一定距离*,虽然微扬着脸看着她,但不见任何以低对高的不适。声音不是那种特别娇柔&,但是极美。

    “原来是洛瑶公主!久仰&!”云浅月并未下马,端坐在马背上淡淡一笑*,声音清泠如水**,“公主姿色倾城^,更是名不虚传?&!?br />
    洛瑶公主一笑^,刚要再说什么&,少年关上的房门忽然又从里面打开,他站在门口脸色不好地对云浅月道:“子书哥哥去了翠微山的碧波亭,你要找他就去那里?!?br />
    “好**!”云浅月点头。

    少年“砰”地一声又关上了房门&。

    云浅月想着这孩子火气还挺大,她收回视线对洛瑶公主道:“抱歉**,我得赶去翠微山,就不与公主叙话了*。改日再叙!?br />
    “浅月小姐找太子皇兄有事儿?”洛瑶公主仿佛没听见云浅月告辞的话,笑问*。

    “是有些事情?!痹魄吃鲁鲇诶衩?**,自然不能扔下一句话就离开&。

    “太子皇兄这两日一直喜欢翠微山的景色&,所以每日都会去待个一时半刻?!甭逖峦竦氐溃骸扒吃滦〗闶亲蛉崭崭绽绰?^?那日我见到景世子,没见你与他一起?^!?br />
    “不错&,我昨日刚到*^?!痹魄吃滦ψ诺阃?。

    洛瑶公主看着云浅月**,眸光定在她清丽脱俗的脸上,似乎很是认真地道:“景世子很好&?!?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浅浅一笑^&,“是不错*&!”

    洛瑶公主低下头抚弄衣摆,白皙纤细的指尖上的豆蔻指甲莹润,她动作很慢,似乎拂得很是认真,云浅月倒是不急着走了,而是淡淡看着她,须臾*,她忽然抬起头对云浅月一笑,“时辰是不早了。浅月小姐要找太子皇兄尽快去吧!翠微山的路不太好走,你要多加小心&^。另外太子皇兄虽然看着亲和^,实则不好亲近,对我们姐妹都不甚亲近*,除了玉儿例外?&!?br />
    “多谢公主忠告!痹魄吃碌髯硗?*,打马离开了这座院落*^。

    弦歌看了洛瑶公主一眼*,提着心跟上云浅月。凌莲和伊雪也看了洛瑶公主一眼&,齐齐打马跟上云浅月*,一行四人很快就离开了这条街道*。

    洛瑶一直目送着云浅月的身影离开^*,直到那淡紫色的身影消失视线,她才收回视线*&^,转身向院内走去&^。

    “公主&,您……”翠儿跟上洛瑶公主,偷看着她的脸色。

    “她就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我一直就想见她了,和荣王府的景世子一样**,一直都想见*?!甭逖房戳舜涠谎踍^,低声道*^。

    翠儿担忧地看着公主^^^*,“公主*,景世子和浅月小姐……”

    “去采些菊花洗净,沏一壶菊花茶给景世子送去^。景世子这些日子劳累,就咱们这个院子里有菊花*?!甭逖鞔蚨洗涠幕癪,对她吩咐。

    翠儿一怔*^,点点头,“是,奴婢这就去!”

    洛瑶不再说话*,提着裙摆向房间走去。云浅月打马出了这一条街^,勒住马缰*,驻足回头看向那处院落^。心里想着刚刚洛瑶公主的话***。最后对她说的那一句话实则是意味深长。她忽然笑了笑**^,对身后的弦歌等三人吩咐*,“我知道翠微山在哪里,你们不必跟着了^?!?br />
    “浅月小姐^**,世子让属下给您带路?!毕腋枇⒓吹?**。

    “他让你带路不过是因为我找不到玉太子下榻的院落,如今玉太子不在院落里,而是去了翠微山**,我找得到翠微山***,所以你不必去了?!痹魄吃乱∫⊥?^^^,见弦歌还要说什么*^,对他道:“你去知会你家世子一声^,就说我去翠微山了?!?br />
    弦歌见云浅月坚持,只能住了口*,点点头。

    云浅月看了凌莲和伊雪一眼,二人齐齐点头,她打马向北城而去^*^*。

    河堤的方向是南城门*^,翠微山在北城门,云浅月很快就出了北城,沿着河谷的河道向翠微山走去*。河谷县城方圆十里的道路早已经修葺好,但路面上难免有些河水淤上来的泥沙^。马蹄踏上去有深深的足印。

    路上有几名昨日在府衙见到的官员*^,正带着士兵疏通道路^^。见到云浅月连忙见礼*。云浅月坐在马上点点头,绕过这些人走上了翠微山的山道。

    来到翠微山下^,云浅月一眼便看到了半山腰处的凉亭**,也就是所说的碧波亭。碧波亭内坐着一个人影,那人影是背对着这边^,看不到容貌*^,但可见锦袍奢华,点点华光^^。她盯着那人影看了片刻,翻身下马*^^,徒步上山^*。

    山上的山石果然松软**,但云浅月脚步极轻^^,并没有踩到石子滑落发出动静**。

    这一路不知道脑中想了些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想。等到云浅月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碧波亭外*。她停住脚步,见男子依然背着身子而坐,似乎不知道有人来。

    云浅月看着他,青丝如墨*^,墨玉簪几乎和青丝的颜色融合在一起。他周身气息似乎融合了洒落在半山腰的阳光*^**,很是温暖^。她深吸一口气,张了张口*^,声音暗哑*^^,“小七^,是你吗?”

    男子身子一僵*。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痹魄吃律羟崛粼蒲?。

    男子猛地转回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看到了一张绝滟姿容。肤如玉,眉如黛,如仙人妙手鬼斧神工,又如聚集了远山青色春秋之花的所有精华^,织染了这样一张玉质容颜*。除了一双眼睛^,她再寻不到往日的点滴。她心震了震,忽然轻笑,“我从来没有想到再世为人的你竟然还会是个大美人。啧啧^!”

    玉子书眸光刹那闪过万千情绪,同样盯着云浅月的脸,盯了片刻^,似乎被她的笑声惊醒,他忽然撇过头^,有些郁闷地道:“我也没想过这副容貌被你嘲笑?*^*!?br />
    云浅月忽然大笑起来*^,不顾忌地嘲笑道:“真女人*!”

    玉子书转回头^,忽然站起身,两步走到云浅月面前*,伸手照着她头上敲了她一下,恼道:“你这是要逼我毁了这副容貌吗*^?”

    “不敢*^!不敢^!”云浅月强忍着笑摇头*^,捂住脑袋埋怨道:“都两辈子了^,你怎么还改不了打我头的毛??^?”

    玉子书忽然住了手,眸光有几分欢喜,几乎忧郁,几分温暖,几分恍惚^,几分复杂地看着云浅月***,身子也因为云浅月的这句话再次僵住*。

    云浅月眼眶一酸*,忽然上前一步**,伸出双臂抱住眼前的男子,手臂抱得紧紧的^,整个人黏在了他身上,哽咽地道:“小七^^,你活着真好!”

    玉子书身子微微一颤,绝滟的容颜微微动容*。

    “我想过无数种*,却从来不敢想你能活着再出现在我的面前?!痹魄吃虑嵘溃骸罢獠皇敲伟蒦?应该不是梦的^,要不你掐我一下。狠狠地掐,别手软*^。不过我知道你对我从来不手软的^*。那次我受了伤不好好养伤^^^,还背着你偷偷跑出去酒吧*^,喝了最烈的酒,险些被人非礼^^^,你后来不是将我的腿都给掐青了吗^?好几个礼拜那青都不下去*?!?br />
    “芸儿^^,真的是你!”玉子书眼眶同样一涩^,伸出手臂将云浅月抱住。

    “嗯*^^*,是我,是我^!”云浅月吸着鼻子点头,她不想流泪,但眼泪似乎不由自主地顺着眼眶就流了下来^。

    “我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庇褡邮樯羯逞?。

    云浅月不说话^^,本来很浅的眼泪汹涌而出^^*。也许不见到的时候会想各种各种见面的情形^^,会想无数种理由让心情平静,会拿时光流逝多少年来对比觉得心境会平淡无波澜^,会让那一种记忆和感情深埋心底^^,但是直到这一刻^^,所有的防线却轻而易举地被摧毁。她想痛哭一场,大哭一场,哭得酣畅淋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体会这种相见同样也能触摸得到的感觉*。

    这样想着^,云浅月也确实这样做了*^*。汹涌的泪很快就染湿了玉子书胸前的锦袍^。

    玉子书不再说话,只抱着云浅月^,没阻止^,任由她哭。

    整个翠微山飘荡着云浅月的哭声,隐隐约约^,传出很远^*。

    两盏茶之后^,云浅月的眼泪依然不停,玉子书无奈地一叹^^,伸手推了推她道:“芸儿^,你再哭下去的话我就被你的眼泪淹了*?*!?br />
    “就要淹了你*?!痹魄吃驴薜美骱?,一时止不住,抽泣着道。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难道你想要我堂堂一国太子做太监不成**?”玉子书笑问^*。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哼道:“你这个笑话真冷?*^!?br />
    “是你笑点太低了^!”玉子书道***。

    “我还没哭够呢!再让我哭一会儿^?*^^!痹魄吃滤底呕坝治宋说乜蘖似鹄?。

    “你还是别哭了**!哪怕不可怜我的衣服,也要顾忌一下景世子。你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鼻子回去见他,他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庇褡邮樗坪鹾苁俏弈?,伸手在云浅月的身子上拍了拍。

    云浅月没想到他这么轻易的一句话就提出了容景*^**,哼了一声**^,“你本来就欺负我?*^!?br />
    “我冤枉!”玉子书举起手^。

    云浅月一把推开他*^,看着他胸前好好的锦袍被她弄湿得一塌糊涂****,又看到他举着手的样子配上他的容颜外貌无比怪异**,她笑着瞪了他一眼^,“就冤枉你*!”

    玉子书放下手^,看着自己的衣服苦笑^。

    “这衣服很贵吧?”云浅月掏出手帕*,抹着眼泪道。

    玉子书给了她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云浅月又道:“反正你是东海国的太子,有的是钱^,还在乎一件破衣服?干脆脱下来扔了再换新的*^?*!?br />
    “这衣服能给你接了眼泪也值了^!不过自然不能扔,要好好拿给景世子看看,让他赔我一件*^。东海国虽然有的是钱,但我爱民如子,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庇褡邮樾Φ?^。

    云浅月无语*^,“你真是一个好太子^!”

    “嗯!我是一个好太子?!庇褡邮榭隙ǖ氐?*^。

    “我就不赔你^!也不让容景赔^?*!痹魄吃履ㄍ炅肆成系难劾?,上前一步*****,用娟帕抹擦拭他胸前被她哭湿的水渍和污渍。

    “景世子说了*^,你若是哭花了我一件衣服^,他赔十件的价值^?!庇褡邮榭醋旁魄吃碌氖?^,目光温暖含笑*。

    云浅月手顿住*,“他真这么说*^*?”

    “嗯*!他派人给我传话时候是传了这样一句话的!庇褡邮榈阃?^*。

    “这个败家的家伙^!”云浅月愤了一声*^^,用力地在玉子书胸前擦了两下^^,有些恶狠狠地道:“他赔了你也不准要^^?*^!?br />
    “我很想要?!庇褡邮樾Φ?*^^*。

    “想要也不准要^^?**^!痹魄吃虏潦猛炅?,将手中的娟帕揣进怀里。

    玉子书看了一眼月牙白的娟帕,揶揄地看着云浅月霸道的样子,笑道:“芸儿,我若没有记错的话,你还不是荣王府的世子妃*,还没嫁给景世子吧^^?这就开始为他省钱了?”

    云浅月脸一红,“这证明我有贤妻良母的潜质*^^^?!?br />
    玉子书笑笑*,看着云浅月红着的脸不再说话。云浅月抬眼看他**,两人四目相对*,忽然无声*^。片刻后,玉子书伸手将云浅月重新抱进怀里^^^*,用极其认真低沉的语气叹道:“芸儿*,我以为你会为了景世子而不认我^。幸好^!我很高兴……”

    ------题外话------

    心里踏实了木有**^?小心肝不颤了吧^?O(n_n)O~

    我要红果果地威胁*,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月票!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梦落之繁花(20钻88花)、喵m喵m1231(20钻30花)*^、nh533(20钻)、蔡dyna(10钻)、xuhuiqi(7钻2花)^^、doryzh(2钻)^^、芸芸悦(2钻)、轩辕以陌(5花)、思佐(2钻)*^、ally1108(100打赏)*^、落雨烟云(2钻100打赏2花)*、matthew915(1钻10花)**、544177012(1钻1花)*、悠悠我心贤(3花)、飞羊儿gf3(2花)^^、lanina1981(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我很高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我很高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