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洞房赌局

    似乎是听到了少年的喊声,马车帘幕被从里面挑开&^*,容景探出头向府内看来。

    云浅月的心忽然砰砰地跳了两下,想着这个大醋坛子保不准又会打翻了^!她瞪了少年一眼,连忙对容景解释,“别听他胡说^,哪里有眉目传情了&?是他……”

    “容景,这是证据!不信你快过来看看!这里面是一封信,写着‘云浅月亲启*!’&,我骗你是小狗!”少年截住云浅月的话&,一把从香囊里扯出心^,对着容景猛地摇晃着信封&,再次大喊,“是刚刚一个男人骑着马追上她的车给她的&,我亲眼所见?^!?br />
    容景目光从云浅月身上移开,看向少年手中的信,挑了挑眉&^。

    她们所在的地方距离门口不是太远,云浅月清楚地看到了容景挑眉的动作*,身子细微的一颤&&^&,想要继续反驳的话顿时没了声&。

    “喂,你怎么不说了?”少年回头看向云浅月。

    “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说什么^!”云浅月狠狠瞪了少年一眼。

    “你现在就告诉我那个人是谁还来得及^,我现在就帮你毁了这封信&^,你要是不说的话,一会儿信到了容景的手中*,一定有你好果子吃?^!鄙倌甑靡獾乜醋旁魄吃?。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就不告诉你&!不就是一封信,你现在就跑去给他,看他理你还是理我。我提醒你,得罪我没什么,要是得罪容景,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那个人了?!?br />
    少年叱了一声,“本公子可不是吓大的*&!你不用提醒我*,还是自己自求多福吧!”

    云浅月不理会少年&*^,看向容景。

    只见容景除了刚刚短暂的一瞬的挑眉动作之外*,脸上依然是温润如玉^,不见其它多余的表情&,慢悠悠地下了车,对弦歌低声嘱咐了一句什么&*,弦歌给了云浅月一个怜悯的眼神^,赶着马车离开了,而他自己则向府内走来&^。

    云王府门口的侍卫见容景进府&^^,都恭敬地见礼&,比对待云王爷还尊敬。

    云浅月接收到弦歌怜悯的眼神^*,心颤了颤,想着也不是她的错吧&^?冷邵卓上赶着往她车上扔的东西&,她如今连看也没看呢!怎么就私相授受&,眉目传情了?所以,即便容景看到了少年手中的信,她也是不怕的*!这样一想,她腰板挺直了些,等着容景走来。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知羞!都被情郎捉奸了^,居然还不赶紧哭着上前求他原谅^,还站在这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我都替你脸红^?&!鄙倌昕醋旁魄吃卤释Φ难?,叱了一声*^,嘲笑道^^。

    云浅月顿时大怒,转头死死地看着少年&&,怒道:“你更不知羞,大半夜的跑去掀容枫的被窝*,将容枫看光光了不负责就跑。你怎么就不自刎谢罪*&?或者哭着去撞墙&?”

    少年脸腾地一红^,大怒道:“云浅月!”

    “怎样**?我说的就是事实&!”云浅月挑眉看着他。

    少年死死地看着云浅月^,云浅月不甘示弱*^,半响,少年忽然扯开嘴角一笑^^,将手中的信抖了抖*,得意地道:“我就掀了容枫的被子怎样?本公子乐意去掀&,容枫乐意让我掀*。而你呢?你背着容景和别人暗通款曲,私相授受&,还用香囊来传信^,被我抓了现行^,我看你现在就拿出剑自刎得了*!省得丢人现眼,让容景贻笑大方*&&!?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拉长音道:“是,容枫乐意让你去掀他的被子*。你很得意?*?!”

    少年本来稍好一些的脸又红了^,狠狠瞪了云浅月一眼*,见容景已经缓步走到面前^,他立即扔开云浅月^,对着容景扬了扬手中的信封和香囊道:“喂,容景&,你快告诉我那个人在哪里?是谁&?我就将云浅月这个女人和别人暗通款曲的信给你^。否则我就帮你公告天下&!让全天下的人都看看你的眼睛是怎么长的&,没选好,选来选去选了这么个朝三暮四口是心非到处惹桃花的女人^!让全天下人都对你贻笑大方?&!?br />
    “恶毒^!”云浅月对少年吐出两个字。

    “哼^^,无毒不丈夫&*!”少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地对云浅月挑眉^,举着信对容景道:“快说*!本公子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物&,我就是个小人^。小人有小人的办法&。你若是不说^*,我就一定帮你做全了&,没准到时候你的声名还会更上一层楼呢&!”

    云浅月看着少年,想着谁家的大人教育出这么个孩子&^!真是欠揍*!

    “那就多谢了!你帮我公告天下吧^!我也正好惩治一下这个到处给我惹桃花的女人*!”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不看少年和他手中的心^,丢下一句话&,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

    少年一愣^。

    云浅月顿时笑了,觉得容景真是可爱,天上地下无敌可爱!

    “喂*,容景^,你脑子是不是有?^??这可是这个女人红杏出墙的证据!你不要^?”少年立即追着容景走了一步*,将手中的信在他眼前晃啊晃的,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容景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那信*,“云浅月亲启”五个字竖排着写在信封中间,极其醒目*。而且字迹说不上最好*,但也不差,没有女子的娟秀,一见就是出自男子之手。一笔一划^**,可见写信的人极其认真&,尤其是“云浅月”三个字似乎很是用心在写^,力透纸背,有些筋骨&。他移开视线,摇摇头^^,“你要是喜欢*^,送你了&!”

    少年睁大眼睛&,看着容景不以为意的脸*,半响愤愤道:“你果然是个疯子!”

    容景仿若不闻*。

    少年见他真不想要信的摸样*,有些泄气^,又有些不甘&*,停住脚步看向云浅月,见她笑开了容颜,他顿时火冒三丈,“一对疯子^!”

    云浅月得意地挑了挑眉&&,对少年道:“你要喜欢那信就送你了**!噢&*,顺便告诉你^,给我信的那个人叫做冷邵卓,是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孝亲王最喜爱的儿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你要见他的话出了我这里往西走*,孝亲王府坐落在西城^,是西街最大的府邸。别走错了*!”

    少年皱眉*,“原来那个男人是冷邵卓!”

    云浅月点点头&&,“是冷邵卓^!”

    “就是吃了你一颗大还丹从鬼门关被拉回一条命的冷邵卓&*&*?以前无恶不作*^,视女人如玩物的冷邵卓&**?”少年挑眉。

    “嗯*,你没听错,就是他!”云浅月点头。

    “早知道是他的话&,我还抢你的破信做什么!”少年忽然一把将信扔换给云浅月,抬步向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对云浅月催促,“你快点儿**^,我们去西枫苑见云离!”

    云浅月伸手接住信&,想着早知道冷邵卓这么有名^,她早就告诉他这个人是冷邵卓了^。

    “冷邵卓居然都给你写情信*,你果然是一株烂桃花?!鄙倌昊赝范栽魄吃锣椭员?*,上下将云浅月打量了一眼&*,不屑道:“容景眼睛果然不好使,脑子也不好使^,看上了你这么个女人^!”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风水轮流转&,以前她一直骂容景烂桃花^**,如今换她了。

    “不过你脑子也不好使*^,我也没看到容景哪里好了&*!你看看他,分明就是眼睛长在天上,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该买他的账似的*^!鄙倌昊坝镆蛔?,又对走在前面的容景嗤之以鼻*。

    “你说对了**!全天下人都买他的账&!痹魄吃吕裂笱蟮靥Р较蚯白呷?。

    少年哼了一声*&,脖子一仰&,骄傲地道:“本公子就不买他的账!在我的心里,谁也没有那个人好^!容景比他差远了*&?!?br />
    云浅月瞥了少年骄傲的神色一眼^&^,闭上嘴*。想着这男装以后真的打死都不穿了。

    容景忽然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她挑了挑眉^,又转回头去*,继续向前走去&。

    云浅月心肝颤了颤^,想着她这都成了应激性的反应了!伸手揉揉额头^,见少年不再说话^^,越过容景骄傲地大踏步向里面走去&^,而七公主没跟上&,她连忙回头招呼*,“走?*?!站在那里做什么&?”

    七公主“哦”了一声&,立即提着裙摆快走了两步跟上云浅月*。来到她身边^&,看了前面走的容景一眼^*,压低声音道:“景世子没生气^?”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说话。

    “据说景世子的脾性很好^,待人温和,从来就不乱对人发脾气。果然是真的!居然连这种事情都不生气,若是一般男子看了你手中的信^,不管如何&,首先就会发一通脾气^。你能得景世子喜欢,当真是有福气^。我终于明白这么些男子^^,七哥*、染小王爷*、四哥等都对你很好*&,你为何独独喜欢景世子了?^!逼吖魈魄吃露?,悄声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有苦说不出^*。容景什么也不说才更危险。不过这个估计也只有她知道,她看了七公主一眼,不说话。

    “这信你不看?”七公主指指云浅月手中的信*。

    “还看什么啊看**!自求多福吧*!”云浅月瞥了一眼手中的信封和香囊^,想着从来不知道冷邵卓的笔墨也还是不错的^,这样的字一看就是经过长时间练习的&。不过不管冷邵卓写什么&,她还是不看的好^,她可不打算和冷邵卓再有什么纠缠。于是催动功力打算毁去*。

    “给我!”容景不回头*,将手背在身后对云浅月伸出。

    云浅月一怔,下意识地问&&,“给你什么&?”

    “你手中的东西&!”容景道。

    云浅月脚步一顿,想着她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让她将这件事情混过去^。对着他伸出的手干干一笑&,“一封破信而已*&,还是毁了吧&!免得脏了你的手?!?br />
    “云浅月&,我请问这封破信脏了你的手了吗?”容景依然不回头,手对后面伸着&。

    云浅月垮下脸&,用力挽救道:“这个是冷邵卓给的^&,你知道他和我不和,动辄打杀的*。估计如今又再打什么鬼主意*??隙ú皇鞘裁春檬露?,还是算了吧^!毁了眼不见&,心不烦^?^^!?br />
    “是吗&?”容景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云浅月&*,眸光幽幽&。

    云浅月垂下头,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冷邵卓抽什么疯&*!估计是大病初愈脑子怀了&&?^!?br />
    “嗯&?脑子坏了?”容景细微地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道:“我看不见得!”

    云浅月皱眉*,抬头看着容景,“反正我没上赶着招惹他!你要相信我^&?!?br />
    “嗯!”容景轻轻应了一声^,似乎听到了云浅月的话,似乎又没听到云浅月的话^,看着她手里的信继续道:“据说不久前孝亲王府得到了皇上命人喊你进宫的消息之后,冷邵卓便大闹着要进宫*。孝亲王劝说不成*&,被迫无奈&,带着儿子进了宫。你可知道原因?”

    “我哪里知道!”云浅月眉头拧成一根绳&。想起在宫里孝亲王勉强的笑和不对劲的神色,原来他是被冷邵卓逼着进宫的^^。

    “因为昨日晚上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大怒之下对六公主写了一封休书^。而半夜皇上就急招浅月小姐入宫。冷邵卓怕皇上大怒之下杀了你,要急急忙忙进宫去救你。孝亲王拦阻不住,又怕儿子刚捡回一条命就又惹怒了皇上丢了小命^&,所以只能和他一起入了宫。没想到虚惊一场^,进宫后发现浅月小姐根本就无事儿,所以&&,只字不提此事,只说成是为了答谢浅月小姐才追到了宫里?!比菥奥朴频氐?。

    云浅月睁大眼睛&&,嘟囔道:“冷邵卓何时这么好心了?果真是脑子坏了!”

    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又对她伸出手,“将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云浅月看着容景,又看了一眼他伸出的手,那手白如玉&,指尖清透,她收回视线&&,又看向自己的手和手里的信,吸了口气&&,将手中的信塞进容景的手里,语气有些无力,“给你&!”

    容景伸手接过信&,正反面翻转了一下&&&,又对云浅月道:“你手里的香囊也给我!”

    云浅月将手中的香囊给塞进他手里&。

    容景拿着两件东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喂&,你要去哪里?”云浅月看着容景的背影,才想起他来云王府的目的&。

    “云爷爷派人给我传了信,要我过来一趟。如今去他的院子&?!比菥拔律?。

    云浅月“哦”了一声,看着他步履轻缓优雅地向前走去,她想着要不要追上去。正想着,便听到前面传来少年的喊声&,“云浅月,墨磨磨蹭蹭做什么?快点儿!”

    云浅月收回视线&,想着那里还有个祖宗&,先打发了再说。遂不去跟容景,而是转了道向西枫苑走去。

    七公主提着裙摆跟上云浅月&,见容景走远,她悄声道:“你好像很怕景世子&?”

    “你还不是我的嫂子吧?怎么这么八卦&?”云浅月瞥了七公主一眼。

    七公主脸一红&&,看了前面一眼,“没准做不成你的嫂子,前面那位对云离似乎……”

    云浅月哼了一声&,截住她的话,“你放心&&!他见了云离之后就走了!”

    七公主看了少年一眼&,不再说话。

    二人来到少年面前&,少年看了云浅月空空如也的手一眼&,对她挑眉,“信呢&?”

    “毁了&!”云浅月自然不说被容景拿去了。

    少年撇撇嘴&,不再说话&。

    三人来到西枫苑&,只见西枫苑内如昨日半夜云浅月来时一般,依然静静。但唯一不同的是西枫苑院内已经有了伺候的人??蠢戳枇⒋霉豢?&,三公子办事的效率也够快。有两个老人&,一个花匠,一个婆婆&,两个婢女&,四个护卫。虽然都是普通衣着,外表看不出任何不同&,但懂武功的人都知道&,这八个人都是身怀武功&。

    “云离&!你出来!”少年刚进远门,就对着里面大喊。

    云浅月想起半夜的时候他也这样喊容枫&&,不由有些好笑&。这个少年一肚子鬼点子,即便做着很讨厌的事情,说着让人恼怒的话&,但从心里也让人反感不起来。

    七公主有些紧张的攥紧了手中的画卷,目光看向主屋门口。

    “云离,快出来&!”少年一边向里面走,一边又喊了一声&&。

    主屋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云离一身轻软锦袍缓步走出,当看到当先对着他直直走来的少年一怔&,又看向云浅月和她身边的七公主,有些疑惑&,但很快就将疑惑压在心底,看着三人点头见礼&,却没有说话&。

    “不是他!”少年见到云离一眼就否定了,一把将手里的圣旨扔给云浅月,转身走回来扣住云浅月的手腕,对她蛮横地道:“容景去了哪里&?带我去找他?&!?br />
    “去了我爷爷的院子里&!”云浅月想着这个麻烦要怎么样摆脱呢!还是交给容景处理吧!她对后面跟着进来的凌莲一摆手&&,吩咐道:“凌莲,你带他去我爷爷的院子里找容景&!”

    “不行&!你带我去!”少年立即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你刚刚不是还说我和别的男人暗通款曲吗&&?如今就这样对我失礼&?”

    “我不算!”少年不以为意。

    “噢!你不算男人??!”云浅月拉长音&。

    “少废话!快些走!”少年瞪了云浅月一眼。

    “我觉得我没欠你东西吧&?”云浅月偏头看着他,“你怎么老是和我过不去?”

    “你就欠了&!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保准不再来烦你,否则,我就日日烦死你&?!鄙倌曜プ≡魄吃虏凰墒?&。

    “那个人是我!”云浅月道&。

    少年叱了一声&&,拽上云浅月就走。

    “等等!我先说两句话再走!”云浅月甩开少年&&,少年到也没坚持,抱着膀子看着云浅月&。云浅月将手中的圣旨递给看着云离的七公主&,对她道:“给&,你自己对他宣读吧&!”

    七公主伸手接过圣旨&,点了点头&。

    “哥哥,她是七公主!自愿请旨嫁给你&,说不在乎你的容貌是否被毁&。愿意试着喜欢你&&。我觉得吧!皇室那些公主还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的,你要是觉得她还不错&&,就给她个机会?!痹魄吃驴聪蛟评?,见他目光有一丝讶异&,她笑着道:“她抓着你的画像抓了一路&&!你们可以进屋好好谈谈?!?br />
    七公主脸一红,攥着画像的手又紧了紧。

    云离看了七公主一眼&&&,垂下眼睫,须臾&&,又抬起,对云浅月点点头,“好!”

    云浅月转身向外走去&,想着人和人的缘分真的是很奇妙。就像十年前她从来就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喜欢上容景一样,也没有想到七公主会嫁进云王府,而这个人是云离&&。曾经云王府的旁支。她想着她一直不太明白为何爷爷将云王府的旁支从云县接来了京城且住进云王府,是否从很早的时候那个糟老头子就知道云暮寒早晚得走&,南凌?&?隙ú换嵩倩乩?,而在云王府的旁支中选一个人来接替云王府世子的位子?

    少年跟在云浅月身旁&&,大踏步向外走去&。

    出了西枫苑,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见云离和七公主依然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院中,不过彼此却是在对看着&。她收回视线,想着关于幸福的定义是什么?不一定爱与被爱,也可以试着去爱。大千世界,千千万万人之中&,有那么一个人爱你&,你也爱他,共同的心愿是成为彼此的唯一,该是何等的不易和多少万次的前世回眸缘分所换,诚如她和容景,忽然感觉很幸福,嘴角不禁露出笑意。

    “喂,你高兴什么?”少年看着云浅月。

    “我就是高兴!你管呢&!”云浅月白了少年一眼&。想着谁家的孩子给教育成了这样?

    “容景有什么好?”少年看着云浅月,有些不满&。

    “他就是很好&&!”云浅月提到容景,嘴角不禁扯开&&。

    这回轮到少年翻了个白眼,漂亮的嘴里吐出两个字&,“疯子!”

    云浅月不跟他计较,当没听见。疯子就疯子吧&?陷入爱情的爱与被爱的人有几个是冷静的?为了容景&,她愿意当疯子。

    少年不再说话,二人一路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

    玉镯正等在门口&,见云浅月和少年来到,对二人见礼&,笑道:“浅月小姐&,景世子说就知道你们会来,他让我等在这里给您传一句话,说容枫世子也来了!如今正在后院?&!?br />
    “什么&&?他也来了&?”少年一听顿时蹦了一个高&,睁大眼睛看着玉镯。

    玉镯抿着嘴笑着点头,“是,景世子前脚进来&,容枫世子就来了&!”

    “我不进去了!我去荣王府等容景&!”少年忽然转身&,丢下一句话就走&,跟后面有人撵着一般,转眼间就走了个没影&。

    云浅月有些讶异地看着少年这么轻易地就走了&,随即恍然,他是掀了容枫的被子不好意思见容枫了!她忽然有些好笑,也愉悦地笑出了声&。

    玉镯也抿着嘴笑&,“真让世子猜准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问道:“容枫其实没来?”

    玉镯笑着点头。

    云浅月抬步向里面走去&,想着容景果然有办法&,这样的话她就不用担心了&。她出了西枫苑之后本来就心情愉悦&,此时送走了让她头疼的主,脚步更轻松了,很快就来到了后院&,只见后院的凉亭里坐着两个人&,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而坐,桌子上摆了一盘棋盘,显然正在下棋,那二人一老一少&。正是她家的糟老头子爷爷和容景&。

    二人听到脚步声&,谁也没抬头看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脚步轻松地来到容景身边&,他正品着茶,看着棋盘&,头也没抬&。而糟老头子眉头紧皱&,显然被容景给难住了,正在苦苦思索&&。她一屁股坐在了容景身边的方凳上&&&,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容景喝茶的动作一顿,终于从棋盘上抬头看向她。

    云浅月将身子靠进他半个怀抱里&,双手抱着他&&,将头贴近他胸前,仰着脸看着他&,对他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容景对云浅月挑了挑眉&。

    云浅月对他眨眨眼睛,低声咕哝&,“容景,我想你了!”

    容景眸光一闪,放下茶盏,也不在意对面坐着的老头,伸手将云浅月的纤腰往怀里一揽,声音低哑&,“有多想?”

    “很想很想?!痹魄吃履源谒厍安?&。有一种感情和欢喜来得莫名其妙,但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着的,就像她从西枫苑出来&,就忽然很想他。见到他之后这种想不但不减,反而更深了一些&。

    容景低笑&,“知道错了&?”

    “错&?”云浅月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

    “果然是记性不好&!”容景哼了一声&&。

    云浅月愣了一下,想起被他缴去的冷邵卓的那封信,他说的大概就是这个,她扁扁嘴&&,无辜地道:“我就是记性不好&,反正不关我的事儿&,你不能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我,这不公平?!?br />
    “还有理了!”容景挑眉。

    云浅月微嘟着嘴看着他,她没觉得自己这件事情没理&,当然不能怯阵。

    容景看着云浅月微微嘟着的粉嫩的唇瓣,眸光微凝&,里面染上一抹微暗的颜色,须臾&&,他低下头&&&,唇瓣凑近云浅月的&。

    云浅月一吓&,整个人顿时僵了。她可没忘了对面坐着个老头&,还是她的爷爷。她连忙向外退去&,打算退出容景的怀里&,容景去禁锢住她的腰,不让她撤离。

    “爷爷还在呢!”云浅月红着脸悄声道。

    “怕什么&?”容景声音低哑。

    “低调!我们要低调一些?!痹魄吃掠喙馍憷贤纷右廊唤羲琶纪贩路鹈环⑾炙腿菥罢獗叩亩?,她松了一口气&,连声道:“要尊老爱幼知道不?否则这个老头会将我们以污染耳目的罪轰出去的!你不想没面子吧&?”

    容景果然顿住&。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当着糟老头子的面表演少儿不宜的画面&,以后会被他嘲笑死&。但她一口气刚松完,只见容景挑眉看着她,讶异地问:“云浅月,你刚刚在想什么?”

    想什么?云浅月眨眨眼睛&,“你在想什么&,我就在想什么?”

    “我刚刚不过是想帮你摘掉头发上的一片枫叶&,你想得也是这个?”容景的手忽然松开云浅月的腰,中指和食指在她头顶轻轻一夹&,夹起一片枫叶来递到她面前,对她挑了挑眉,一本正经地问&&。

    云浅月看着那片枫叶,又看看容景哪里还有刚刚要吻她的架势&&,正经得不能再正经&&,她有些无语。

    容景扔了手中的枫叶看向对面的云老王爷,温声道:“云爷爷&,要不然我让你三子?否则你这样天黑了一局棋怕是也下不完?!?br />
    “你怎么不说你先和臭丫头去洞房回来再和我下棋?”云老王爷抬头看了容景一眼&&,又瞪向云浅月依然贴着容景抱着他的腰的手,哼道:“有伤风化!”

    云浅月脸一红,有些糗,恼怒道:“臭老头,你倒是快走??!那个子放在中锋的位置,一吃就吃他个四方。这都看不出来,真笨!我怀疑你是我爷爷吗?”

    云老王爷闻言看向棋盘&&,眼睛一亮&,将手中的棋子立即放在云浅月所说的位置,骂了一句,“臭丫头&&,胳膊肘子总算往里面拐了一回&?!?br />
    云浅月得意地挑了挑眉,“那是你笨&!”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对容景道:“该你了!”

    容景慢悠悠地拿起一个子放在棋盘上,本来有些倾向云老王爷的局势霎时一转&,云老王爷又皱起眉头,片刻后,他忽然对云浅月道:“臭丫头,这一局棋你来替我下?!?br />
    “不要!”云浅月抱着容景不松手&,对他摇头。

    “难道你要看我一把老骨头输给一个小子&?”云老王爷瞪眼。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对她挑了挑眉&,她犹豫了一下&,一手依然抱着容景,一手去拿棋盘上的棋子&。直到她落子&&,容景并没有说话。

    于是,云老王爷这个本来下棋的人作壁上观&,看着容景和云浅月一来一往落子。

    半个时辰后,一盘棋走到了和棋。

    云老王爷捋着胡子点头&&&,第一次对云浅月肯定地道:“不愧是我老头子的孙女!”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容景忽然低头对一直黏在他怀里的女人询问&&,“你知道刚刚我和云爷爷这一局棋是一局赌局吗?”

    云浅月一怔&,她哪里知道?难道这糟老头子喊容景来为了个他打赌?那赌什么?她看着容景,不明所以。

    容景忽然一叹,“我赌我今夜想洞房花烛!如今和棋了&,你说怎么办&?”

    ------题外话------

    碎碎念,粉感动&,粉温馨&,粉欢喜,有木有?一直下去……O(n_n)O~

    新一个月的第一天,美人们,积攒到月票的顶起来哦!我会粉努力加油滴&!爱你们&!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茹歌儿(2钻)&&&、taxuehengmei(1钻)&、hawk1013(1钻)、so忒可笑(5花)、徐熹霖(2花)&、gujunhua(2花)、lanina1981(1花)、joyce0122(1花)、芳芳1972(1花)、13561756216(2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六章 洞房赌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六章 洞房赌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