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春风一度

    叶倩扔下一句话,出了房门,足尖轻点&&,飘身离开了这一处院落。

    云浅月看着叶倩身影消失&,想着夜天逸来了云城&&?为何&?难道他和东海国的公主有何联系&?她记得夜天逸说过不会让她杀了东海国的公主&,她来云城接应东海国的公主&?那么容景是否知道这个消息?

    “小主&,是否让属下去打探一下东海国公主的落脚之处?”花落问&。

    “不用了&,我们即刻启程赶往摩天崖&&?!痹魄吃鲁了计?,摇摇头。见东海国的公主不在一时,若是被夜天逸发现她也在云城,那么她脱身去摩天崖就困难了。

    花落点点头,对外面一招手&,邱老端着饭菜进屋,摆在了桌子上,又退了下去。

    云浅月坐在桌前&,和花落一起简单地用过饭菜&,饭后,她对花落道:“给我拿一套合体的男装来!”

    花落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出了房门,不出片刻拿来一件墨色锦袍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将身上的淡紫色阮烟罗换下&,将墨色锦袍套在身上,将朱钗云鬓打散,站在镜子前简单地粉饰了一番&,不出片刻,镜子中便由一个柔弱女儿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年&,因她本身就带有几分男儿英气&,所以扮成男子不显女气&,对于不是太熟的人来说&,很难发现面前的翩翩少年就是一个小女子。

    “小主这等易容术当真奇妙!”花落赞叹地看着云浅月,他随着墨色锦袍拿来的易容之物她根本就没用&,还是那副样貌,但如今被她站在镜子前简单地一弄&,转眼间便换了一个人。是他从来未曾见过的。

    “这不是易容,这是化妆。只要不和太熟悉的人打照面就不会被发觉。主要是这个做起来简单&,不用耽搁太多时间&,易容术太麻烦&,还伤害皮肤&?!痹魄吃禄奥?,抬步向门口走去&,对花落道:“走吧!”

    “嗯&!”花落点点头。

    二人出了院子&,邱老牵来马匹&。云浅月和花落翻身上马,花落如来时一般&&,带着云浅月穿街过巷,走的全部都是背景的暗道,七拐八弯了一通之后,来到了云城的南城门。

    “小主&,七皇子在南城门!”花落走在前面,刚要拐过街道便看到了南城门上的夜天逸,他连忙勒住马缰,连人带马后退了几步,对身后的云浅月低声道。

    云浅月也看向南城门,只见夜天逸一人一骑站在南城门的门口,就那么静静而立,似乎在等人&,又不像&。他依然身穿一身雪青色的锦袍,看不出丝毫风尘&,但他身下的宝马通体湿透&,太阳下泛着细密晶莹的水光,昭示着它定是奔波许久&。她想着她刚刚到这里,夜天逸便随后而到&,说明他比她从京城晚离开不久&,也是行了一夜路。她不认为三公子那样的易容之术在半夜被夜天逸所查&,跟踪她而来&,那么只有一个原因&,他是为了某种事情。而这个事情大约也就是东海国的公主了。

    “小主,怎么办?南城门是我们出城的必经之路!”花落问。

    “我们去北城&,我知道一条山道,我们从那条山道绕过去?&!痹魄吃碌?&。

    “好!”花落点头&。

    云浅月又看了夜天逸一眼&,调转马头,沿着原路往回返去,花落跟在她身后。一炷香之后,二人来到北城门,北城门并无熟识之人,一如来时&,花落上前递了早已经安排好的通关文牒,守门的士兵看过文牒,对二人放行&。

    “等等!”就在这时,从背静的街道跑来一个人&,那个人跑得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了城门口,拦在云浅月和花落的面前,似乎快速地看了二人一眼&,对着云浅月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你个负心汉,一夜春风之后你就扔下我不管了?”

    云浅月一怔,看着面前的人,只见是一个和她年岁相仿的少年,但相比起她贵气的墨色锦袍&,他则是一身破衣烂衫,有些脏污&,几乎看不出什么颜色&,像是从泥土里滚出来的一般,而且头发凌乱&,还沾着几根草渣,面容也同样脏污,但不难看出他眉目清秀,此时正对她横眉怒目,她挑了挑眉&&,并没说话。

    “昨夜你还说只要我跟了你,富贵荣华保管我享受不尽&,今日居然就扔下我要走?没门。我跟你昨夜春风一度的时候……我……我可是第一次……”少年气愤地指着云浅月&&,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她何时要了人家第一次了&?她怎么不知道&?她看着少年依然不语&&。

    城门口的守城士兵齐齐睁大眼睛,须臾,众人看看马上端坐的贵气少年,再看看一脸愤怒的破衣少年&,人人面色不由露出恍然之色&。这个时代贵人家的公子喜好玩娈童和小倌也不新鲜&,这个少年虽然脏污,但看起来也是个小美男子,定是被那贵气公子给看上了&&,一夜春风&,春风一度&,风流之后,便失了味道扔下他走了。此时这个破衣少年显然是气愤不甘心地追来了&。

    “一派胡言乱语,我家公子如何会看上你这等姿色?”花落秀眉竖起,想着这里是城门口,不能再耽搁,万一七皇子从南城门过来就麻烦了,而且这个人太过可疑&。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拦住小主,必有所谋。

    “我终于知道了&,原来你是又找到了新欢&,带着他离开,才要扔下我不管?”破衣少年伸手指向花落,对着云浅月怒斥,“你这个喜新厌旧的混蛋!我哪里不好了&&?他不过是穿得好一些,洗得干净一些,你要将我洗干净了的话,我比他长得美多了?!?br />
    云浅月眉梢微挑,依然不语,看着破衣少年。

    “滚开!”花落抽出腰间的宝剑,直直刺向破衣少年。

    “反正我也被你玷污了&,我……我以后也不能做人了,死了也好!”破衣少年忽然闭上眼睛,颓死一般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真像是抱了必死决心。虽然脸庞脏污,眉眼神情却是清秀分明,视死如归。

    花落的剑来到少年的脖颈之处,剑尖再向前推进一寸,破衣少年就会当场毙命&。

    守城的士兵都睁大眼睛&&,有不少人怜悯地看着破衣少年&,但无人出来阻止&&。一见马上端坐的少年就是非富即贵,他们小小的守城士兵惹不起&。

    “住手&!”云浅月看着花落剑尖划破破衣少年脖颈处的皮肤&,破衣少年依然一动不动,她出声阻止&。

    花落看了云浅月一眼,住了手,立即撤回了宝剑&&&。

    “你为什么不让他杀我?要不就带我走!要不就杀了我!”破衣少年忽然睁开眼睛,愤怒地看着云浅月&,“否则你还要我以后怎么活?”

    “走上前一步&!”云浅月声音微轻,对破衣少年开口。她的声音拿捏得恰到好处,有少年变声期的微微暗哑&,任谁也不会怀疑这个声音的少年是出自一个女子之口&。

    破衣少年一愣,看了云浅月一眼,依然走上前一步,但这一步迈得极小。

    “再上前一步&!”云浅月又道。

    破衣少年又依言走上前一步,这一步依然极小。

    “你不是要跟我走吗&?怎么&?怕了?”云浅月看着破衣少年走了两步也不如寻常人一步的距离,她挑了挑眉。

    “谁说怕了?”破衣少年忽然不服气地大踏步向前走了一大步,一下子就来到了云浅月的马头前。

    云浅月伸手抬起他的下巴,白皙的手指捏了捏他的脸颊&,又摸了摸他的眉眼,须臾,对花落道:“拿一方帕子来!”

    花落依言将一方帕子递给云浅月&&。

    “你要干什么&&?”破衣少年忽然后退了一步。

    “我看看你是否比我身边的这个人长得美&&!”云浅月接过花落递来的帕子,对破衣少年道:“走过来一些&!不美我可不让你跟着?!?br />
    破衣少年站在原地不动,眼珠子骨碌碌转动,迎着阳光看起来极为灵动。

    云浅月也不急&,眸光静静地看着他&?!靶≈?,七皇子向北城门来了,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花落向长街尽头看了一眼,见一匹马向北城门走来&,她贴在云浅月耳边压低声音道。

    “你不让我看就算了&!你这样不听话的娈童,我不要也罢!”云浅月双腿一夹马腹,淡淡地扔出一句话,收起了娟帕&,就要出城。

    “等等,我给你看&&&!”破衣少年立即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云浅月跨坐在马上的一只腿&。似乎生怕她离开&。

    云浅月眸光扫了一眼夜天逸距离的还有些远,她勒住马缰&,拿着帕子慢悠悠地擦向破衣少年的脸,从眉眼向下,轻轻擦拭&,动作极其温柔&&。

    破衣少年静静地站在那里,早先愤怒嚣张之色褪去&,似乎连呼吸都停了。

    云浅月用娟帕擦掉破衣少年眉目处的脏污,露出细细的极为清秀的眉目,她忽然住了手&,对破衣少年勾唇一笑,语气有丝邪魅的温柔,声音虽低&&,但润如清泉,“的确是长得不错,好,我准许你跟我走了&&!”

    云浅月这一笑虽然浅&,但似乎初冬的梅花,破霜雪而出,刹那有一种惊人心魄的美。连她身边的花落都惊艳了,但花落很快就定下心神,移开眼睛。

    破衣少年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怔怔地看着云浅月,一时间忘了说话,忘了动作&。

    “上来!”云浅月将手中的娟帕扔掉&,对破衣少年伸出手。

    破衣少年愣愣地将手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轻轻一拽,将他拽在了马后&&,再不耽搁,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冲入城门。

    城门的守城士兵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端坐在马上那贵气非凡的少年对破衣少年的一笑。人人的心脏似乎都漏掉了半拍&。这是何等的倾城一笑?让一众人都漏了心。众人追随着贵气少年带着破衣少年出城的身影&,想着怪不得破衣少年和贵气少年一夜春风后不顾男儿身非要让贵气少年负责,感情有一种人,无论男女,都会让人对他一见难忘&&&。

    城门守城士兵无一人阻拦,花落看着即将来到北城门的夜天逸&&,紧随云浅月马后出城。

    “拦住他们&!”夜天逸轻喝了一声。

    城门守兵齐齐惊醒&,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正是早先进城亮了玉牌的七皇子,齐齐一怔&。

    “我说拦住他们&!”夜天逸亮出七皇子的玉牌&,又对城门守兵喊了一声。

    城门守兵得令&,连忙向云浅月和花落的两匹马拦去。他们自然拦不住云浅月和花落,眼见两匹马四蹄扬起,冲出了城门,速度极快,仿佛没听到夜天逸的轻喝和城门守兵拦截。

    “隐卫&!”夜天逸打马不停,尾随追出城门,又轻喝了一声。

    他话落&,数十黑衣皇室隐卫齐齐飞出,去拦云浅月和花落。

    “小主,要交手吗&?”花落一惊。

    “不交手,你跟紧我!我们甩了他。交手耽搁时间&,夜天逸就会追来了&?!痹魄吃律粑⒊?&,即便这等紧关节要的时候,也没暴漏她的女声,她有这样一项本事&&&,前世出使任务,伪装什么人就能很快地将自己投入角色中。即便是情况紧急,不到最后一刻,也不暴漏&。

    花落点点头,打马跟紧云浅月&。

    云城的城门不像别的城的城门只一道城门&,云城有两道城门。过了一道城门之后&,来到另一道城门前&&,云浅月本来想甩出袖中的红颜锦&&,但想着她有红颜锦夜天逸知道,就能暴漏身份,于是将手中的马缰甩了出去,打开了得到前门传来的讯息要快速关城门拦截的士兵&,骏马冲过士兵&,出了城门&。

    花落赞叹小主身手之快,也紧随其后&,冲出了城门&&。

    这时夜天逸的皇室隐卫也施展轻功追来,与云浅月和花落两匹马相差不过几步距离。

    “小主&,你先走,我拦住他们!”花落想着怕是甩不开&,毕竟这是皇室隐卫&。到时候小主被七皇子拦住就麻烦了。

    “不用&,有救星来了!”云浅月看着前方摇摇头,声音透出一丝笑意。

    花落从身后收回视线&&&,也看到了前方迎面而来的马车,马车通体黑色&&,沉香木打造&&,有一种低调的奢华,这样的马车全天下只有一辆,而他的主人就是荣王府的景世子&&。他心下一喜&,想着景世子来得正好。否则为了小主,他怕是要动用所有埋藏在云城的红阁暗桩与七皇子周璇了&&&。

    两匹马与通体黑色的马车错身而过,云浅月伸手扣住身后破衣少年的手腕&,将他向马车甩去,声音清澈,“景世子&,帮一把忙,这个人交给你帮我看管,不过记得还我&?!?br />
    通体黑色的马车帘幕被迫打开&,破衣少年身子被轻飘飘准确地甩进了车中&。

    弦歌刚要出手,当看到云浅月衣袖露出的红颜锦&,他立即住了手,惊讶地看着云浅月。想着这居然是浅月小姐&?若不是看到她刻意给他看的红颜锦,他根本就认不出来她。

    云浅月露出红颜锦不过一瞬&,见弦歌不再对她出手&&,她错过车身&,打马离开&。

    花落跟在云浅月身后,看了一眼通体黑色的马车&,因了破衣少年被甩进马车&,马车帘幕掀起又落下&&,容景靠着车壁捧书而读的身影一闪而逝。他清楚地看到少年被甩入马车,被跌了个七荤八素,但容景并未抬头看他一眼。他想着不愧是景世子&,大约听出了小主的声音,没有丝毫惊异,安之若素。

    这时皇室隐卫齐齐来到,错过车身而过&。马车内忽然传出一股强大的气流,顷刻间在马车的左右两侧铸成了一面气墙,数十皇室隐卫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气劲&,身子撞上气墙,齐齐后退了数步&。

    就在这须臾之间,云浅月和花落的两匹马已经奔出了数十丈远。

    夜天逸此时也来到了近前&,看着那两匹马走远的身影&,并未再去追,而是勒住马缰,看着通体黑色的马车,声音高扬&&&,“景世子&?”

    “七皇子&!好巧!”容景并未挑开帘幕,声音清淡。

    “景世子不是要去东海接东海国的公主?为何来了这里&?这里可不是去东海之路!”夜天逸挑眉,微扬的声音微沉&&。

    “我得到消息,说东海国的公主未曾跟随东海国的仪仗队&,而是单独行走,已经来了天圣&。如今就在这云城&。免得劳苦奔波一趟虚行&,便来了这里相迎&?!比菥暗?。

    “东海国的公主来了云城?景世子这消息准确?东海在东,云城在南。一南一东&,东海国的公主如何能来了这里&?景世子莫不是得错了消息?”夜天逸看着马车帘幕紧闭,若是刚刚他没看错的话&,那个破衣少年进了容景的马车&。他与人保持三尺之距的规矩何时破了&?

    “难道七皇子觉得我得到的消息不准&?”容景淡淡一笑,声音却无笑意,“景虽然没有七皇子的翻云覆雨手,但是这消息未必会差了去。否则容景这两个字的声名该砸了?!币固煲菸叛院鋈灰恍?&,“景世子才有翻云覆雨手&,连东海国的公主来了云城都知道?!?br />
    “七皇子不是应该在皇上的圣阳殿批阅奏折,监理国事?为何来了这云城?”容景转了话题,似乎对夜天逸扬眉&。

    “云城出了些乱子,我前来查探&!”夜天逸道&&。

    “既然如此景就不打扰七皇子了!”容景对弦歌吩咐,“进城!”

    弦歌一挥马鞭,停驻的马车向前走去。

    “景世子要走&&&,你车中的人需得留下&!”夜天逸拦在车前,弦歌被迫又停住马车。

    “哦?”容景挑眉&。

    “这个人在云城私闯了许多大家大户的府邸作乱,我就为他而来&?!币固煲莸?。

    “七皇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车中的人是跟我从荣王府而来&&,是我的贴身书童&。他如何有分身之术在云城作乱?”容景看也不看对面的破衣少年,睁着眼睛说瞎话。

    “景世子真会说笑,本皇子看着那人从城内出来,被人救了扔上了你的马车。如今怎么就成了你从荣王府带出来的贴身书童了?”夜天逸面色一寒&&。

    “七皇子眼花了吧!容景口中从来不说虚言?!比菥吧舻?,他话落,听得对面的破衣少年唏嘘了一声,似乎睁大眼睛看着他&&。

    “景世子&&,包藏祸乱之人对朝局不利&,你如今有官职在身,应该明白这等害处?!币固煲荻⒆湃菥暗穆沓?。

    “自然是明白!”容景淡淡道:“不过我更明白若是再耽搁下去&&,找不到东海国的公主的话,七皇子也有一份责任?!?br />
    夜天逸抿唇,住了口&&。

    “既然是祸乱之人,七皇子一定要将其绳之以法,万万不要他对朝局不利&。景先行一步了&?!比菥霸俅味韵腋璺愿?&,“弦歌&&,进城!据说南梁的睿太子和南疆的叶公主以及驸马如今都驻留在云城,我们进去叙叙旧?!?br />
    “是,世子!”弦歌看了夜天逸一眼,赶车绕过他,向前走去&。

    夜天逸这回并没有拦截&&,而是看着容景的马车离开。

    通体黑色的马车很快就进了城&,向南疆和南梁使者如今驻留的醉香楼行去。

    守城的士兵恭敬地让容景的马车通行,都齐齐想起今日是什么日子,不止传说中天资聪颖的七皇子来了云城&&,而且天纵才华云端高阳的景世子也来了云城?&;褂性缦饶橇礁龇歉患垂蟛恢盏纳倌?&。须臾&&,都齐齐看向夜天逸,他们如今也不明白七皇子为何要截住那两个少年。那两个少年是早上进的城门,在城内待了不足一个时辰就出了城&&。哪里是这两日在云城作乱的人?

    “都退下吧!”夜天逸对皇室隐卫摆摆手&。

    皇室隐卫想着景世子的武功当真高深,怕是比七皇子的武功还要高深,他们数十人在景世子的手里都过不了一招&。齐齐看了夜天逸一眼,见他并没有因为没拦住人而怪罪,都无声无息退了下去。

    夜天逸看向两人两马离开的方向,静静看了片刻后,忽然调转马头&,重新进了城。

    通体黑色的马车中,容景始终捧书而读,从破衣少年被甩进来马车到进城行走了一段路,他都未曾瞥给他一个眼神&&。仿佛车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

    破衣少年一直盯着容景看&,看了半响&,他忽然问道:“你就是景世子?”

    容景不抬头,面色淡淡&,声音淡淡,“是,我就是容景!”

    “荣王府的景世子?”破衣少年看着容景低着的眉眼又问。

    “不错!”容景依然头也不抬。

    “刚才那个人是谁?”破衣少年又问&。

    “天圣朝的七皇子夜天逸?!比菥暗?。

    “不是,我说的不是他?&!逼埔律倌暌⊥?。

    容景此时抬眼看向对面的破衣少年,眉梢微挑。

    破衣少年脸一红&,忽然垂下头,声音忽然有些低,“就是……刚刚将我扔进你的马车的那个人……”

    容景眸光微闪&,并不答话。

    破译少年等了半响&,没听到容景说话,重新抬起头来看着他问&&,“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容景淡淡看了他微红的脸颊一眼&,摇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破衣少年惊讶,“他说找你帮忙&,将我扔给了你,不认识你就帮了&&?”

    “嗯&,他认识我就够了,自会找来&?&!比菥暗拖峦芳绦词?&。

    “他什么时候会找来?”破衣少年语气有些急&&。

    “我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找来?”容景如玉的手指将书翻了一页。

    “那我去找他!”破衣少年忽然站起身,挑开帘子就要下车。

    “你最好别动&,七皇子刚刚说将云城各大门户祸乱的人就是你吧&?你若出去&,被他所抓,我可不再救你&?!比菥巴芬膊惶?,出声提醒。

    破衣少年身形一顿&,清秀的眉头皱起,又道:“我不怕!”话落,就要下车。

    “你确定你现在离开能找得到他?”容景又飘出一句话&。

    破衣少年要下车的动作再次一顿,眉头更是拧紧&,似乎有些踌躇。

    容景不看她,继续看书,也不说话。

    破衣少年踌躇片刻,重新坐回马车里&&,看着容景蹙眉,不相信地道:“你真不认识他?怎么可能&?”

    容景不答话。

    “真是一个怪人!”破衣少年见容景当他是空气,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容景依然不答话,又翻了一页书&,神色从容,眉眼淡然&。

    “真是没趣&&!”破衣少年又看了容景半响&&,吐出一句话&,靠着车壁闭上眼睛&&,半响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不自觉地露出笑意。须臾&,他睁开眼睛,笑着对容景问,“据说天圣有五大美男子&,云端高阳&,雪衣锦华的景世子,春秋之月,华茂春松的七皇子,还有魔王心性&,潇洒飞扬的染小王爷,还有风流俊美,桃花之貌的南梁睿太子&,还有淡漠秋水,气质卓然的云王府云世子,也就是如今的南疆驸马。如今我见了你和七皇子。另外三人虽然没见,但刚刚将我甩进马车里那人都不像是这三人的形容&,他春雪之容,冰心玉魄,贵气非凡&,风姿独具&&。为何天下没有他的名号?”

    容景本来要翻页,手一顿。

    “据说文伯侯府的世子从天雪山才回文伯侯府,也是长得极美。天下早先无他的名号&,所以他才不被人所识。是不是他叫容枫?是文伯侯府的世子&?”破衣少年又问。

    容景不答话&&,如玉的手轻轻翻了一页书&&。

    “不对,据说文伯侯府与荣王府同出一脉&,他若是容枫的话&,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破衣少年看着容景挑眉&,见他仿若未闻,他道:“那么其一他不是容枫&&,其二就是你骗人?!倍倭硕?,他又道:“想不到荣王府的景世子是个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脸红的主。我明明就被扔到你的车里,你却说我是你的书童。而那七皇子居然不再拦你了,真是好笑&?!?br />
    “好笑&?”容景忽然抬头,看着破衣少年,挑眉&,“要不要我如今将你送到七皇子那里去?让你尝尝牢狱之灾&?”

    破衣少年立即噤了声。

    容景看了他一眼&,见他老实,不再理会&,继续看书&&。

    过了片刻,破衣少年见容景虽然威胁他&&&,但似乎没什么威慑力,又道:“若他不是容枫的话,难道是新被赐封的云王府世子云离?或者是天圣的四皇子夜天煜&&?四皇子据传言有些阴侧,应该不是他&,那么就是……”

    “你太吵了&&&!”容景出声打断他的话&,对弦歌吩咐&,“将他带走&!”

    破衣少年话语一断,立即对容景问&,“你将我带去哪里&?”

    容景瞥也不瞥他&,弦歌在车外应声,掀开车帘&,一把揪住破衣少年的衣领,将他拎出了车&。破衣少年大叫了一声,弦歌掏出娟帕堵住了他的嘴。带着他足尖轻点,离开了马车&&。

    虽然有这一番变故&,车前没了赶车的人,但拉车的骏马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向前走去。

    云城日色高升,渐渐开始了一天热闹喧嚣。

    容景看了一眼清净下来的车厢,忽然扔了书本&,闭上了眼睛,脸色虽淡,却有一丝晦暗。不知是车厢因为帘幕遮挡太过昏暗,还是他本身就容色晦暗&。许久,他忽然一笑&,如雪莲花突破雪雾绽开,声音听不出情绪地低喃,“云浅月&,你好,很好……处处桃花盛开&!”

    ------题外话------

    猜出破衣少年的身份没&&&?O(n_n)O哈!

    画圈圈&,同意景美人的话&,月儿的确粉犯桃花……O(n_n)O~

    弱弱地喊一声&&,美人们&,月票……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juypjj(100钻)、吕奶奶(100花)&、499415104(50花)&、qquser5710279(2钻10花)&、亦堇堇堇堇(10花)、lydia616(1花)、庶女丸子(9花)&&、飞天血狐狸(1钻)&、庶女丸子(7花)、lyhhw李韩(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春风一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春风一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