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长得太好

    若那个女子是十大世家蓝家家主的话,那么她为何偷盗南疆玉玺&*?是否说明夜天逸和十大世家的蓝家已经有了联系^*?他要用玉玺牵制叶倩和南疆,蓝家主是为他偷盗玉玺,只有这样这件事情才说得过去&。舒虺璩丣

    夜天逸……

    云浅月苦笑了一下*,她怎么忘了蓝妃背后的兰花印记&*,怎么忘了十大世家还有个蓝家*。

    “月妹妹,你刚刚说的话可是作准?”夜天煜去而复返,站在门口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抬头*,一时间有些转不过神来^,“什么话?”

    夜天煜脸色微沉&&,“虽然你不与我合作,但是你说可以帮我救夜天倾出来^?!?br />
    “哦!这个啊,是可以?!痹魄吃碌阃?&。夜天倾的确还不能死*,夜天倾出来才能和夜天煜一起牵制夜天逸^,夜天煜一个人太薄弱了,不是夜天逸的对手^。虽然她不会和他们合作,但也不妨碍他们自己动作*。

    “那就好!”夜天煜点头*,抬步走了进来**,“我们如今就商量一下如何救他出来^?!?br />
    “救他出来其实很简单,就在皇上一句话*?*!痹魄吃吕裂笱蟮氐?^&。

    “可是父皇如今都不让人在他面前提他^^。如何能简单^?若是简单的话,我也不必来找你了*?*!币固祆献律?,脸色不好地道:“况且如今七弟监国*,任何事情都过他的手&。即便父皇同意&,但七弟那一关也不好过?&^!?br />
    “有两个办法!”云浅月寻思了一下,缓缓道。

    “什么办法?”夜天煜立即问*。

    “第一,你联合群臣联名上书*,保夜天倾出来&。并且指出寿宴之事与他无干系,不过是有人故意陷害*?!痹魄吃碌?^。

    “群臣联名上书谈何容易?”夜天煜皱眉,“朝中各派系林立^,怎么可能共同做一件事情?”

    “第二个办法,你进宫去求皇后姑姑。你和夜天倾毕竟是教养在她名下,也算是名正言顺的母子身份,皇后姑姑如今肚里怀着的是太子,未来可能是祸害,但如今就是一道护身符^。她若是用太子威胁,力保夜天倾^,也可以成功一半?*!痹魄吃掠值?^。

    “这个可行吗*?母后会同意?”夜天逸眉头皱紧,怀疑地问。

    “皇后姑姑不傻,不至于肚子里有了太子就看不清形势,为何不同意?”云浅月挑眉&。

    “好^!我这就去!”夜天煜点头*,站起身^,抬步就走^。

    “若是两个办法同时进行,皇上迫于后宫和群臣压力**,夜天倾肯定能出来。若是只用其中一个办法,也就只能成功一半机会?!痹魄吃掠值?。

    夜天煜脚步一顿,“可是第一个办法如何能行*?”

    “自然可行!你去一趟荣王府,探望一下容景的病^。他今早忍不住手痒做了点儿小动作*,就是关于满朝文武的。若是满朝文武的把柄都被你抓在手里的话&,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听你的?”云浅月慢慢地道:“无论是皇上的人,还是孝亲王的人*,还是德亲王的人&,还是凤丞相的人&&,还是云王府的人,还是夜天逸的人,不想丑态百出*,就会投鼠忌器^?;噬喜幌氤俣襘,就会放了夜天倾&?!?br />
    “好^&!”夜天煜点头,转身就走*。

    云浅月坐着不动,想着夜天倾出来的话&,就从太子变成普通皇子了。不过他有了这么长时间的心里准备,应该不至于太过颓废^。

    夜天煜走到门口,忽然停住脚步,回头对云浅月道:“月妹妹,念你这次帮我*。我也不能白让你帮,我告诉你一件事情?!?br />
    云浅月挑眉。

    “东海王向父皇递了拜帖^,拜帖里说东海国的洛瑶公主已经上路,请荣王府世子前去东海迎接?^!币固祆匣奥?&,见云浅月一怔*,补充道:“拜帖刚刚到*,如今应该送往荣王府了&。若我猜测的不错的话&,拜帖如今正在景世子手里?^!?br />
    云浅月眼睛细细地眯了一下。

    夜天煜忽然一笑&,抬步出了房门。

    云浅月想着容景本来在浅月阁,不久前回荣王府是不是因为接到了东海国王的拜帖?她站起身*,抬步向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脚步&,伸手揉揉额头^,苦笑了一下^*,转身又走回软榻上坐下。

    她刚坐下不久&*,有脚步声进了浅月阁,她腾地站起身看向窗外,当看到进来的人是云王爷又缓缓坐下身*。

    “小姐,王爷来了&!”凌莲在外面出声提醒。

    “嗯!”云浅月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云王爷推门走了进来&,没发现云浅月神色不对,急急地道:“浅月^,我刚从宫里回来&?;噬夏枚ㄖ饕庖咸恿⒛愎霉玫暮⒆游恿?*。我们跪在圣阳殿外无用*,皇上根本就不见^,你还有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没有?”

    “没有!”云浅月摇头。

    “哎……”云王爷叹息一声&,走过来坐在椅子上&*,神态有些颓靡^,“如今荣王府的荣耀当真比天高了^&,父王真怕物极必反??!”

    云浅月不出声&^。

    “我刚刚回府才听说皇上封赐了云离为云王府世子,并且将六公主赐婚给了他^。六公主心仪……心仪景世子^,已经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这实在不是一桩好姻缘啊……”云王爷又叹道。

    云浅月仿若未闻,依然不说话。

    “浅月^&,你怎么不出声?你是何看法^?”云王爷看着云浅月,这才发现她神色不对&。

    “没什么看法*!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云浅月忽然踢了脚上的绣花鞋,身子向后一仰*^,四仰八叉地躺在了软榻上*,有些无所谓地道:“父王知道秋后的蚂蚱吧&?”

    云王爷一愣,“怎么讲?”

    “秋后的蚂蚱&,就是说蹦跶不了多少时候了!”云浅月闭上眼睛^,想着东海国的公主还有名有姓*,洛瑶吗^?洛瑶……“浅月*,你是不是有心事&?”云王爷看着云浅月*,总觉得今日这个女儿看起来状态不佳,整个人的气息都有些阴沉昏暗&。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因为云离被赐婚六公主^?还是因为你姑姑*?”云王爷猜测。

    “父王*,我见你神色疲惫,又在圣阳殿外的烈日下晒了一个响午&,回房去休息吧!”云浅月赶人。前两日她或许想探究他这个爹为何中了凤凰劫被改了记忆,如今却是半分兴致也提不起来了&。从来知道容景对她影响很大*&,却不想居然有这么大。她忽然有些明白容景面对她的那些小性子了&,她如今刚听到拜帖&,就忍不住要冲去荣王府^。

    “也是,父王是有些受不住了*!”云王爷见云浅月不愿意多说*,也不再问,起身站起来&&*,走了出去。

    云浅月听到云王爷的脚步声走远&,浑身无力地躺在软榻上^。

    一只百灵鸟从窗外飞了进来,落在了云浅月的身上,她睁开眼睛&,见它腿上绑着两个纸条,她连忙取下来打开第一个*,只见上面是风烬的笔迹*,用汉语拼音写着“风家已定&!”^,看到这四个字,她心里顿时一松。又打开另外一个&,只见上面写着,“风家与蓝家有婚约,我的未婚人是蓝家家主蓝漪^?!?br />
    云浅月看到这一行字本来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因她举动太大,站在她身上的百灵鸟吓得激灵一下子飞了起来。

    “小姐!”凌莲和伊雪听到屋中的动静*,立即冲了进来&&。

    云浅月想着这个世界当真是奇妙无比&。风家居然与蓝家有婚约*,而履行婚约的人是现在的风家少主风烬^,而蓝家履行婚约的人是蓝家的家主蓝漪^&。而风烬是她的人*,去南疆偷盗玉玺和莫离交手的人若是蓝漪的话,那么她与夜天逸有牵连^,应该算是夜天逸的人^。她看着手中的纸条*,一时间形容不出是何心情。

    “小姐,出了什么事儿吗?”凌莲看着云浅月,见她脸色变幻**,不是太好,担忧地问^。

    “没事儿**!”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摇摇头*,问道:“华笙呢^^?”

    “华笙姐姐得知睿太子是小姐的亲哥哥,不放心,怕中途出了差错伤了睿太子,亲自护送睿太子回南梁了^?!绷枇?*。

    云浅月点头,“如今京城除了你们二人外,红阁还有谁在?”云浅月又问。

    “沧澜、凤颜^、风露都跟着华笙姐姐去暗中护送睿太子了!除了我们二人,京城只剩下花落一人留守,以防小姐有事,便于与我们联络&&,如今他在烟柳楼?!绷枇繼。

    云浅月点头&,看着二人问道:“红阁可有收集关于天下各国的资料*?包括东海国和十大隐世世家?!?br />
    二人一怔*,凌莲道:“红阁是收录了许多秘辛&,从主子建立红阁之日起^,便铺设了遍布天下的暗桩^,红阁的摩天崖的藏书阁有一个专门收录秘辛的秘辛阁,天下凡是有名姓的人都记录在册,有人专门看管。应该也是有关于东海国和十大世家的记录*。不过属下二人未曾进过藏经阁*,不太清楚是否有^!?br />
    “你们自小就进了红阁,没进过藏书阁&?”云浅月扬眉。

    伊雪点点头^^,接过话道:“曾经主子有命*^,秘辛阁只有阁主和七大长老可以看,小主刚刚接收了红阁^,还不曾去摩天崖举行接管仪式,我们七人要等小主举行接管仪式后,由小主满意,才能亲自任命七大长老,才能有权利进入秘辛阁*?*!?br />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头,低头沉思。

    凌莲和伊雪看着云浅月^,不再说话。

    片刻后^,云浅月忽然抬头,对二人道:“我要去一趟摩天崖!”

    二人一惊&,凌莲立即问,“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今日子时之后*!”云浅月道。

    “小姐,您现在能脱得开身吗?”凌莲看着云浅月,陈述道:“如今皇后娘娘怀孕&,云离公子过继为王爷成为云王府世子*,如今已经在着手准备过继之礼*,过几日准备妥当就要进行过继之礼,到时候您不能不在&。摩天崖距离京城有千里。就算快马加鞭也要两日^*。但摩天崖谓之天险,山脉绵延几百里,管上山就需要半日。您上了山之后要去藏书阁^,就算中途不耽搁,阅览那些记录材料怎么也要一日^,最少要半日*,然后下山要半日?;爻且沧羁煲饺?*。这样算下来就要最少七日?!?br />
    “那就将云离的过继之礼拖到七日之后^?!痹魄吃碌?。

    “这样虽然可以*,但是皇上若是明日再叫您进宫怎么办?”凌莲又道。

    “就说我病了^!”云浅月想起老皇帝还要叫她明日去下棋^^,声音一冷^,“反正今日他给云离赐封世子的圣旨上摆了我一道,将六公主顺带给云离赐婚了^^,他该知道我不满^,正怒着*,就算他派人来传我,我甩脸子不愿意见他也没什么稀奇*?&!?br />
    “这倒是可行^??墒瞧呋首雍蔚却厦?,怕是骗不过&?&!绷枇?。

    “能骗几日是几日&,骗不过也没关系&。容景不是得到了东海国的拜帖要去接东海国的公主吗?”云浅月淡淡道:“他知道我对容景在乎,大约以为我会和容景一起去迎接东海国的公主&,就让他这样以为好了&?!?br />
    凌莲一惊,“景世子要去接东海国的公主,小姐,您不去?”

    “不去*!”云浅月摇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如今对十大世家和东海知道得太少,这样对我不利,我必须要去一趟摩天崖的秘辛阁&,尽快了解十大世家和东海国&?*!?br />
    “景世子对外传言不是卧床养伤吗?如何能去接东海国的公主*?”伊雪道&。

    “他会去的^&,重伤启程才显诚意不是&&?”云浅月忽然一笑,对凌莲道:“你给三公子递个消息&,让他夜里来我这里一趟&。我离开后,他易容成我。你们二人留在这里,由花落给我带路,我们二人去摩天崖&?!?br />
    “小姐?”凌莲和伊雪齐齐一惊^,摇摇头,“摩天崖远在千里^,我们要跟小姐一起&。虽然武功没有小姐好^,但花落一人怎么行^?我们二人也好?;ば〗?^?!?br />
    “你们二人必须留在这里&,才能掩人耳目。若我离开&*,你们二人也离开*,这浅月阁便无人了&??銮夷忝嵌宋涔?^,留在这里协助三公子见机行事。有什么事情随时与我用信使传信。我和花落轻装简行,会更快一些*。你们放心*&,我如今的武功别人要伤我不容易?^!痹魄吃碌?^。

    凌莲和伊雪点点头*,虽然觉得云浅月说得有道理,但还是不免担心&&。

    “你们去给花落传个消息,让他子时三刻之后在南门城门外等我?!痹魄吃掠值?*。

    二人点点头,见云浅月不再吩咐,转身走了下去&。

    房中静了下来,云浅月低头冥思片刻,从软榻上站起身,走到桌前,提起羽毛笔在纸条上写下“已收到*,多加注意&?!奔父鲎种?,招来等在一旁的百灵鸟*,将纸条绑在了它的腿上^*,放飞了出去。

    百灵鸟抖着翅膀,灵巧地飞出了浅月阁&,飞向高空,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了视线。

    云浅月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窗子开着^&,有丝丝清风吹来,窗前的帘幕飘荡,将她的容颜掩映得忽明忽暗。

    浅月阁再无人前来,院中静静,甚至今日整个云王府都是静寂无比*。

    云浅月一直站在窗前*,从午时站到太阳落山^^,天幕划下黑纱^,直到月色高悬,星云铺满天际,她依然一动不动。

    “小姐,如今子时了,您一直没用膳呢!”凌莲终于忍不住&,轻声开口*。

    “这么快就子时了?&?!”云浅月转回身^*,许久未动*,身子不由有些僵硬,对凌莲道:“三公子还没来?”

    “来了^!”云浅月话落,院中飘落一个身影*,只见他身形一闪,珠帘发出细微的晃动,转眼间人已经进了屋*。

    云浅月看着进来的人一怔,只见他一身紫色阮烟罗的衣裙,和她身上所穿正是一个套系*&,朱钗云鬓,面容与她别无二异*,甚至环佩和手腕所带的首饰也是一模一样。她盯着三公子看了片刻*,忽然一笑,“这是哪里来的美人&?”

    “从荣王府来的美人!”三公子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

    “从荣王府&?”云浅月扬眉。

    三公子不答话,走到镜子前看向镜子中,左右转了一下身&,看了自己片刻后,才有些不甘地道:“果然是景世子,天纵奇才*,不枉虚名&。连这等易容术也易得如此精妙?!?br />
    “你说这是容景给你易的容^?易成了我的模样?”云浅月眨了一下眼睛。

    “嗯,否则你以为我能有这分本事儿将你易得如此相像^?”三公子转回身,有些疲惫地坐在桌前*,端起桌子上的凉茶一气猛灌,片刻,他放下空茶杯道:“折腾了一个晚上&,连一口水也没喝上?&!?br />
    “容景怎么会知道?”云浅月想着她没告诉容景她要离开的事情&。

    三公子瞥了云浅月一眼,“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正来这里的半途中被他给劫了去&*,就将我给弄成了这个样子??蠢茨阋院蟛荒茏龌凳露?,更不能红杏出墙。否则都能被他知道,你这辈子就被他关在一个大牢笼里了?!?br />
    云浅月看向凌莲和伊雪,二人齐齐摇头*,“小姐*&,我们行事隐秘,不可能是从我们这里被景世子所查的?!?br />
    “嗯*!”云浅月点头,看着三公子道:“你身边一定有容景的人^?!?br />
    “他不监视着我如何放心*?我又是大晚上来&&?^!比悠财沧?,“别说是我,就是这浅月阁飞进一只男蚊子,他也不会放过^?!?br />
    云浅月有些好笑地撇开脸&,对凌莲吩咐*,“端饭吧*!饭后我就启程^?&!?br />
    凌莲点点头,立即走了下去,不多时将饭菜端来,云浅月和三公子对坐在桌前*,看着面前一举一动都和她十分相像的三公子,让她恍惚地觉得是在照镜子*,她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想着若是连她看着这个人都觉得太过像自己的话^,那么别人再看的话^,就是自己无疑了**。

    “怎么样^?是不是太像?让你吃不下去饭?”三公子看着云浅月^&,居然开口的声音也变成了她的声音^^,即便仔细听也不容易辨别。

    “嗯,是很像。但不至于吃不下去饭^?&!痹魄吃乱∫⊥?。

    “以前我还有些不甘心^*,觉得凭什么你喜欢容景^,如今算是懂了,一个男人连你胸前的一颗细小的小痣也清楚地知道&,那你爱上他也不算奇怪?!比由艘谎墼魄吃滦厍?,语气有些怪异地道*。

    云浅月筷子一抖&,险些脱手飞出,她脸腾地红了^,瞪着三公子*,有些磨牙地道:“他居然给你说这个&*?”“哼,管说还好了!非要也在我身上点了一颗和你那个一模一样的痣^?!比又噶酥感乜?&,有些郁闷地道:“就点在了这个地方,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扒开衣服给你看看!?br />
    “这个……不用这样考究吧&!”云浅月困难地吐出一句话,想着容景这个混蛋!这是在变相的宣告主权&。

    三公子又指了指面前的饭菜道:“从你的表情&,到你的动作^&,到你喜欢吃什么饭菜,你如何走路&,你面对什么人会说什么话*,他用了一晚上时间教导我,我都怀疑我如今就是一个你了*?&!?br />
    云浅月抿嘴而笑&,笑意达到眼底^^*,再拉伸到眼角,她的笑虽浅,但看到她的人都觉得她是从内到外愉悦^。

    三公子翻了个白眼,“被一个男人从内到外看得这么透,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被一个男人从内到外爱着,不管我是好*,还是坏^,他都爱我,我为什么笑不出来^?”云浅月放下筷子^&,对凌莲招手*,“包袱给我^?^!?br />
    凌莲连忙将收拾好的简单行囊递给云浅月*,嘱咐道:“小姐一路千万要小心!”

    “我知道了,放心吧!”云浅月如今彻底不担心了,三公子别说装病,即便是走出房门^,只要是不遇到过分熟悉的人,也无人会将她当成假冒的,她抬步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住脚步嘱咐道:“尽量别在夜轻染和夜天逸面前出现&*?!?br />
    “为何容景告诉我偏要去他们面前多出现呢&?”三公子扬眉*&。

    云浅月皱了皱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三公子*^,丢下两个字,“随你^?&!被奥?,她足尖轻点&,飘身出了浅月阁^。

    三公子似乎在房中嘟囔了一句什么,云浅月没听清,身形奇快,转眼间便出了云王府,身形在云王府墙外顿了一下,向着荣王府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向南城门而去&。

    此时已经午夜*,整个天圣京城除了守城门和巡夜打更的人,都已经熄灯安睡^&。两柱香之后^,她来到南城门^,悄无声息地飞跃城墙而过&,向南施展轻功而去。

    走出十里外^*,便见望君亭前等着一人两马,那人正是花落^?&;湟簧斫羯砭⒆?,端坐在马上^,容貌如春日桃花,俊美异常^,令人一见惊艳。

    云浅月来到花落近前^,停住身形*,打量了一眼花落^,笑问:“等了很久?”

    “属下参加小主!”花落,翻身下马,对云浅月一礼,恭敬地摇头&,“也不是很久?*!?br />
    “嗯&,我们走吧*!”云浅月点头&,将包袱挂着马前,翻身上马*^。

    花落也不多话,重新翻身上马&^。

    二人几乎同时双腿一夹马缰,两匹马四蹄扬起,离开了望君亭。

    望君亭不远处的半山腰处,一抹月牙白的身影孑然而立,看着那两匹马并排走远,薄唇微抿,神色在暗夜下颇显浓郁*。

    “世子*,您不是来送浅月小姐的吗^?怎么就让她这么走了?”弦歌一身黑衣&^,立在容景身后,看着那两匹马并排远去,他看着容景疑惑不解。

    “他知道我要去接东海国的公主,不愿意见我?!比菥吧艏?。

    “你本来就卧病在床*,可以不必去接东海国的公主^?!毕腋柚迕?,有些想不明白&。

    “必须去!我重伤去迎接,才显诚意?^!比菥暗溃骸岸9蝗菪∈?,虽然与天圣隔了一片海^&,但国富兵强,泱泱大国^&,远不是如今千疮百孔的天圣可比的&??銮野倌昵笆窍茸嫒偻跚巴=枇吮傩爸?&,如今即便百年已过,这份人情依然是荣王府还&?!?br />
    “可是若那洛瑶公主见了您之后非要您履行婚约怎么办&?”弦歌皱眉皱紧。

    容景不答弦歌的话,看着云浅月离开的方向&,淡淡的声音一转&,有些抑郁地道:“那个男人长得太好了!”

    弦歌一怔。

    “他叫什么?”容景问。

    “世子说的是跟随浅月小姐离开的那名男子?”弦歌有些跟不上容景的思路。

    “嗯!”容景点头*。

    “属下不知!从来未曾听闻有这一号人物出现?*!毕腋枰∫⊥?。

    “青影!”容景对身后轻轻喊了一声。

    “世子^!”一个身影飘身落在容景身后,如一团雾。

    “那个男子是谁?”容景询问&^。

    “此人姓花名落^,是红阁新继任的七大长老之一&。出身于十大世家的花家*。与红阁另外两大长老沧澜、凤颜齐名^*!鼻嘤暗溃骸安还旄笙蚶匆?^,属下这些年也只能得知这么多的讯息?!?br />
    “嗯!”容景点头^^。

    青影退了下去*。

    “世子&^,浅月小姐和红阁是什么关系?”弦歌有些惊异地询问。

    “红阁……”容景喃喃出声*^,片刻后笑道:“她是红阁如今的小主。如今若是猜测的不错的话,她是前往红阁的摩天崖。摩天崖的秘辛阁收录了关于十大世家和东海国的秘辛。她是去查看了*?!?br />
    弦歌点点头,想说什么^,又有些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忍不住道:“世子,我觉得您和浅月小姐相处很是奇怪?&!?br />
    “嗯&&?”容景挑眉&。

    “浅月小姐从来不过问您的事情,属下指的是您有什么势力&,浅月小姐似乎从来不管**,而您也从不介入浅月小姐的势力**。这……总觉得不太对劲……”弦歌斟酌着用词,似乎想要形容这种怪异^,但又形容不出。

    “也没什么奇怪的!”容景淡淡一笑,“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我要的是她的人,而她给我的是她的人,这就够了。多了繁杂的累赘,反而不纯碎了&&!”

    弦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真想追过去??!”容景伸手扶额,声音有些轻^,又有些重地一叹*,弦歌一怔&&,他又道:“花落长得太好了*!”

    弦歌终于明白了^,嘴角抽了抽。

    “据说十大世家的花氏&、苍氏*、凤氏专出美男子*,看来传言果然不虚^?!比菥坝锲行┏劣?,有些恼意地道:“偏偏还都在她手下,让我忍不住想给赶走……”

    弦歌不说话,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

    “从京城到摩天崖,再由摩天崖回京,最少也要七日^,也就是说她会与花落七天七夜待在一起……”容景如诗似画的眉眼笼罩上轻雾。

    弦歌实在受不了了,他家世子什么时候伤春悲秋过*?什么时候为谁去了旧愁添了新愁过*?什么时候为谁费尽心机过?他咳了一声,提醒道:“世子^&,您要去接东海国的洛瑶公主*,据说洛瑶公主长得极美,该是浅月小姐对您不放心才对?!?br />
    容景扶着额头的手一顿,忽然一笑*,“也对^&!”话落&,转身向回走去^^,“回城&*!”

    弦歌松了一口气^,想着幸好他没有女人^^,不至于变成世子这样*,一遇到浅月小姐的事情,他怕是都不记得自己姓容了*。

    ------题外话------

    美人们,又造反了呀!O(n_n)O~

    月儿要真对夜天逸下死手的话&,背后玩阴的^,乃们真觉得这样的她好么&?╮(╯▽╰)╭

    乖,都别急!谁急来我怀里,我拥抱她一下……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庶女丸子(10钻)、流染愁(1钻5花)、零0点(5花)、草莓与大象(2花)*、可可豆子豆花(1花)、蚕蛹子(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二章 长得太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二章 长得太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