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浓浓不舍

    云浅月看着云离身影离开*^*,她不知道将云离推出来做云王府的世子是好是坏**^,但无论如何云王府必须有世子,而目前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云离*&。舒虺璩丣

    她伸手揉揉额头,闭上眼睛,虽然感觉有些累,但大脑还是有些兴奋不想睡觉,她知道这是因为得知南梁国师是她的父亲而产生的激动心里在作怪&。想起怀里那块写了“我是父亲”四个子的娟帕,嘴角不由露出笑意。

    如今有了父亲*,若是娘亲也活着该多好!

    “小姐&,丞相府的秦小姐来了&&,想要见您!”伊雪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云浅月闭着眼睛睁开,将放在额头的手放下&,看向门外*,只见浅月阁门口站了一名看守云王府门口的侍卫^^,应该是来传话的&^。她坐着身子不动*,出声询问*,“她说来意了吗&?”

    伊雪立即回话^,“奴婢问了,就说秦小姐想要见你&^!让您务必见她一面,否则她不离开?!?br />
    云浅月眸光微闪,秦玉凝找她的目的是什么?她寻思片刻**^,站起身,对外面吩咐道:“将秦小姐请去前厅,我这就过去&!”

    “是!”伊雪走到门口&,对那名守门的侍卫说了一句,那人立即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走到镜前看了一眼自己,她动动脖子,勃颈处的红痕便若隐若现&,她伸手拿起一方面纱向勃颈处系去,系到一半又顿住手*,将面纱解下*^,扔在软榻上&*,抬步出了房门。

    伊雪见云浅月出来&,立即跟在她身后,二人一前一后向前厅走去&。

    来到前厅&,秦玉凝已经等候在那里^。透过珠帘*,云浅月一眼便看到里面的女子端正地坐着&,虽然脂粉遮掩得极好,但也掩饰不住她脸色苍白,眉眼间布满了浓郁的暗色和晦色&??雌鹄此挡怀龅娜崛?,好像是大病之人&^。

    云浅月不动声色地挑开珠帘走了进来^,对秦玉凝绽开一抹笑,“秦小姐今日怎么有空来了云王府?我乍听到门口守卫来禀报还以为听错了!?br />
    “月姐姐*&!”秦玉凝本来坐着的身子立即站起^,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地喊了一声^。

    “秦小姐请坐&!不用客气*&^?*!痹魄吃吕吹浇?,坐下身&^,对秦玉凝摆摆手,对伊雪吩咐&,“伊雪*,上茶^&!”

    “是,小姐!”伊雪连忙过来给秦玉凝添茶&^*。

    “谢谢月姐姐&&^!”秦玉凝垂眉敛目道谢。

    云浅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秦玉凝^^,笑着道:“秦小姐身体好些了吗?昨日你在寿宴上昏过去吓坏我了,还以为是我和容景的琴箫合奏的曲目出了问题。后来经太医诊脉说你是劳累过度引起的,我才宽了心?!?br />
    “已经好多了*&!劳月姐姐挂念?!鼻赜衲肫鹱蛉?*,紧抿了一下唇角,低声道。

    “你没事儿就好!当时急坏了太子殿下和秦丞相,对了,还有皇上姑父也急坏了。而且还因此对我大发了一顿脾气,说我弹奏的那个《凤求凰》是淫词艳曲^,将你引入了魔音**,都对我拔出宝剑了&,非要将我杀了。我是险险躲过了一劫?!痹魄吃逻裥甑氐繼。

    秦玉凝一怔^,连忙道:“是我身体不舒服^*,才导致了昏迷*,连累月姐姐了!”

    “你我之间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秦小姐在寿宴之时要和我合作,这是看得起我*&!想想这京中多少人觉得我一无是处**,秦小姐却对我如此相信,我怎么也不能辜负了你&?!痹魄吃滦Φ糜湓胇,“其实我一直以来想找个机会给容景弹奏《凤求凰》*,却是因为脸皮薄,弹不出手&*^,你在寿宴上提议我们一起&^^,你作画,我弹琴^*,我正好将那首曲子弹出来*,让他知道我的心意,你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本来还想等容景的伤势好了*&,就登门对你道谢,不想你今日就来了!”

    秦玉凝身子一僵&,张了张口*,有些呐呐地道:“其实也不算帮忙^。我就觉得月姐姐一定不像表面和传言的那么纨绔一无是处&&,否则如何能得了景世子和七皇子、以及染小王爷的厚爱^。便没征得月姐姐同意私自做了主张,月姐姐不怪我就好*?!?br />
    “不怪,不怪^,你帮了我的忙,我怪你做什么?谢你还来不及呢&!”云浅月笑着摆手。

    “那就好*!玉凝一直心有愧疚,所以前来找月姐姐登门道歉&?*!鼻赜衲瓜峦?。

    “原来这个事情呀*^,你对我道歉&,我却要谢你^^&,这真是赶到一块儿去了?!痹魄吃滦α似鹄?,对伊雪道:“伊雪,你去荣王府一趟^,去找容景&&,就说一个多月以前姑姑在鸳鸯池送给的两套首饰拿来一套,我要当做谢礼写过秦小姐*?!?br />
    “是,小姐!”伊雪走了出去^。

    “月姐姐不必了&!”秦玉凝立即站起身*^。

    “是该谢的*!”云浅月脸上染上红霞^,露出羞涩之意地看了秦玉凝一眼&&,伸手指指自己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道:“这是我的喜礼。昨日他对我……”

    秦玉凝身子一颤*,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月姐姐你……”

    云浅月向门外看了一眼,见无人&,她伸手扯开衣领^^,露出胸前的肌肤*^,锁骨处和胸前细密的吻痕呈现在秦玉凝眼前,她无限娇羞地点头^^,“嗯*^,就是你看到的这样*?!?br />
    秦玉凝只觉脑中嗡地一声^,她睁大眼睛看着云浅月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类似红梅的印记,她跟夜天倾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最明白那种印记是什么。只不过她身上如今过了两日还是青青紫紫,可是云浅月的肌肤上是淡淡的粉红色&,可以想象夜天倾有多么粗鲁地对待她^,而那个人有多么温柔地对待云浅月&。她脸色即便脂粉掩盖,此时也是苍白无血色。

    云浅月伸手拢上衣领,羞涩地甜蜜地道:“别看他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对待我是半点儿也不怜惜&。如今不止是被你看到的这一处*,我浑身都是这种印记&!被奥?,她不看秦玉凝,径自道:“若不是撞到了你和太子殿下,我是肯定害羞不敢将这个事情说出的。如今你说你是不是该收我的这份谢礼?若没有你的成全,我弹不出那首曲子*,也不会有如今这般了……”

    “你……”秦玉凝看着云浅月**,身子不停地哆嗦*,似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半响才不敢置信地道:“景……景世子不是中了暗器受伤了吗&?怎么会……”

    “他是中了暗器没错!可是将暗器的毒解了之后我哪里会知道他狼性大发?”云浅月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形,红着脸愤道:“男人对这种事情就是天生来的*,我即便连反抗都做不到&。他说他伤的是后背*^,不是……不是那里……还说我葵水来了,也长开了*,即便没及笄……嗯*^,也是可以的……我挣脱不开他,所以就依了他……”

    秦玉凝身子更是剧烈地颤了起来&*。

    “昨日他也和我说应该感谢秦小姐,我说是该感谢的,虽然那日我无意撞破了你和太子殿下的事情*,也给太子殿下和你送了礼&。但毕竟是一码事都一码事,不能混为一谈&。我们本来决定等他的伤势好了我们一起感谢你&&。没想到你今日就来了。所以正好我也不用跑丞相府一趟了!痹魄吃孪岛貌本贝Φ囊驴?,但还是遮不住她因为动作而隐隐露出的红梅印记,她笑看着秦玉凝道:“上次姑姑因为冤枉是我火烧了望春楼,对我赔礼&,找皇上姑父请旨要了两套首饰&,每一套首饰都是价值连城呢!我怕自己弄丢了,就交给容景保管了,如今就当做谢礼给你一套^?!?br />
    秦玉凝忽然没了声。

    “其实别说一套价值连城的首饰,就是十套也不足以答谢你对我们这一桩好事儿的成全。这一套礼不成敬意,你就收下吧!”云浅月笑得美滋滋的,“等我们大婚的时候*,还要请你和太子殿下喝喜酒的*&?&^!?br />
    “你们……”秦玉凝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让自己不摔倒,她勉强支住身子^*,听到她说大婚两个字*,她的神智才被拉回来一些&,看着云浅月,“我听说景世子也是有婚约的,是百年前荣王和东海公主定下的婚约,而且你和七皇子也是有婚约的&,你们……你们如今怎么可以……”

    “秦小姐,你不是不不知道情不自禁四个字吧*?当时实在是情不自禁*?!痹魄吃绿玖丝谄?^,面色染上愁容&&,“我当时是不同意^,但容景说一切有他*?*!被奥?*,她又甜蜜地一笑^,羞涩地道:“我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两桩婚约,所以也就……给了他……”

    秦玉凝又失了声*。

    “秦小姐&,你似乎不怎么为我高兴呢?”云浅月忽然疑惑地看着秦玉凝*,“你和太子殿下发生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可是真心为你高兴的?!?br />
    “不……我……很高兴?*^!鼻赜衲⒓匆⊥?,挤出一丝笑,连她都觉得自己的笑一定很僵&*,“我也是为月姐姐高兴的&^*,毕竟景世子非同常人。能得到他的垂青&,是月姐姐前世修来的福气*?!?br />
    “真的^?”云浅月眼睛一亮&*。

    “真的&,我真是为月姐姐高兴的^!”秦玉凝笑着点头。

    “那就好&!你不知道,其实我本来想要在他受伤期间住在他府中照料的*,却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我虽然也心里欢喜,但总归觉得这样不好,所以心里很没注意,大清早的就吓得跑回来了&,如今你这样一说^,我觉得心里就敞亮了!”云浅月笑道。

    “景世子如此好^^,月姐姐根本就不必害怕的!”秦玉凝勉强笑笑。若说早先来的时候还是一阵风就能将她刮倒&,如今这样看起来就是随时就要昏过去*。

    “秦小姐^^,你气色怎么如此差?要不要我给你请太医看看?”云浅月忽然蹙眉。

    秦玉凝看着云浅月^^^,只见她脸色红如烟霞^^,凝润剔透^&,眉眼间俱是春色&&,她移开视线看向大厅中的那一面镜子^&,那面镜子正对着她的方向&,她可以清清楚楚看到自己脸色白得像鬼一样&,眉眼晦暗,整个人就如秋冬里的枯叶&,以前的红润半丝也不见^,短短两日便两眼凸显无神,瘦了一大圈*,这样的自己连她都不想再看,更遑论别人?她腾地站起身,摇摇头,“不用太医^,我只不过是身体不太舒服&,需要休息而已^?!?br />
    “可我见你看起来不是太好!”云浅月担忧看着秦玉凝&,口中道:“太子殿下大约是对秦小姐太爱护了,才会不加控制伤了你&^。幸好以前他不喜欢我,如今对比之下,我才觉得容景虽然嘴毒心毒^,但很温柔,已经算是最好的了^^?!?br />
    “月姐姐^,我回府了!”秦玉凝忽然一刻也不想再待。

    “伊雪还没从荣王府回来呢!秦小姐先坐一会儿吧*!”云浅月也站起身。

    “其实也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这本来就觉得抱歉,来向月姐姐道歉,这谢礼怎么能要*&?”秦玉凝摇摇头,抬步向门口走去。

    “自然是该要的^!”云浅月跟在秦玉凝之后也向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你既然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府&,等伊雪从荣王府拿来谢礼我派人给你送丞相府去^。秦小姐就不要推辞了!你再推辞我该不高兴了?*^!?br />
    秦玉凝咬着唇瓣不出声。

    云浅月也不在意,笑着跟着她向大门口走去。亲热地道:“秦小姐,以后要常来府中坐坐。我其实也很烦闷的,没有一个知心人说话*&*。喜欢独立独行。以前觉得咱们两个不是一路人^,也和你不亲近。如今经过了在醉香楼你和太子殿下被我撞破之事,我又借了你的帮助给容景弹了一曲《凤求凰》促成了我们的好事儿之后,我就觉得以前是我不知礼了些,你就多多包含吧*!以后我们多该亲近一些?!?br />
    秦玉凝袖中的手攥紧*,依然不出声。

    “秦小姐&^&,我记得你是喜欢容景的*,是不是因为我们如今……你才不高兴了*?否则今日一直是我多话,你都不怎么说话?!痹魄吃缕肺是赜衲?**。

    秦玉凝脚步一顿,面色一变*,云浅月话说到这份上^,她不能再不出声*,连忙摇头*,“不是这样的!我是真心为月姐姐高兴*^。我早就知道我和景世子不可能*。如今又和太子殿下有了夫妻之实&,怎么还会肖想别人^?”

    “那就好&!吓我一跳^^&!”云浅月佯装拍怕胸口*。

    “我们的确是该亲近些的,我以前就很喜欢月姐姐的真性情&^。但月姐姐对我一直不太喜。既然月姐姐这样说,我以后便和你多亲近一些**,你不要烦我就好!”秦玉凝暗暗吸了一口气&^^,又勉强笑着道^。

    “好!”云浅月眉眼含笑,答应的欢快,似乎周身每一处都在洋溢着快乐。

    秦玉凝不再说话*,向丞相府的马车走去,脚步有些急&,车夫立即挑开帘子*&^,她上了车^,帘幕落下,遮住了她的身影。车夫一挥马鞭*,就要离开云王府门口*。

    “秦小姐^*!”云浅月忽然又喊住秦玉凝。

    “月姐姐还有何事*?”秦玉凝只能挑开帘幕&。

    “没事!就是想告诉你常过来府中找我玩&*!”云浅月对她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秦玉凝点头*&*,也笑了一下&,落下了帘幕。

    丞相府的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的马车离开^,面上的笑意收回,伸手扯了扯衣领,忽然笑了笑&。今日的事情算是给秦玉凝关于昨日算计她的一个教训^。她相信她以后每日都会记住今日的&,就像是她会记住醉香楼夜天倾加注在她身上的噩梦一般&^,也像是老皇帝寿宴她和容景琴箫合奏《凤求凰》一般&,她扯开衣领让她看到她身上确确实实的吻痕^,让她想起容景,就会牢记起这些画面。她想着不知道秦玉凝算不算是她的情敌*,但打击每一个肖想容景的女人她都会毫不留情。

    “小姐&!”伊雪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转头*,只见她两手空空^,她挑眉^,“没拿来?”

    伊雪见大门口已经没有丞相府的马车*^,摇摇头^^^*,低声道:“景世子说要小姐您亲自去荣王府拿*。否则他不给?!?br />
    云浅月皱眉^,沉下脸***,“什么破人!”

    伊雪看着云浅月沉下的脸*,有些好笑地道:“奴婢觉得景世子是想见您*,所以奴婢去了他才不给^*。就想要您亲自去**^*!?br />
    “不去^*^^^!不给拉到!”云浅月转身向府内走去。

    伊雪跟在云浅月身后*,也进了府^^。

    二人走了一段路^,伊雪轻声问^,“小姐^,丞相府秦小姐来找您何事**^^?”

    云浅月回头看了伊雪一眼^,笑着道:“太子府被查抄了*,夜天倾这个太子锒铛入狱^。她是准太子妃^,自然就坐不住来我这里了*?*!?br />
    “她让您救太子殿下*?”伊雪疑惑地问*。

    “没有^^!她闭口没提夜天倾的事儿*!”云浅月忽然好笑地道:“再怎么心机深沉*,也不过是学女戒女训长大的女人,她比叶倩还是差得远了^!来的时候大约是想从我这探探口风^,看看如何救夜天倾的*,见到我之后被我转移了心思,如今连初衷都忘了就匆匆离开了^*^!?br />
    “秦小姐是喜欢景世子的!”伊雪偷眼看了一眼云浅月的表情*^^,小心地道^。

    “嗯^,是癪^?!似乎还喜欢了不少年^!”云浅月不置可否,容色有些淡淡^*,看了天空一眼,目光飘远,有些冷漠,“可是那又如何呢*^?谁叫她是秦玉凝*^,而不是云浅月来着呢**!”

    伊雪不再说话*^。

    回到浅月阁,云浅月才觉得有了困意,一头扎进了床里^*,抱着被子闭上了眼睛,抛出脑中的一切想法**,很快就睡了过去*。

    浅月阁无人来打扰,云浅月这一觉睡得很熟*。再次醒来已经是天色将黑*,她睁开眼睛*^,就见床前站了一抹颈长的身影,身影掩在昏暗的帘幕下*,有些熟悉,她愣了片刻,才认出是云暮寒^,讶异地看着他^*,“哥哥^?”

    云暮寒闻言转身^,对她淡淡一笑^**,“醒了?”

    “嗯^!”云浅月点点头,不明白云暮寒怎么出现在这里*。她向外看了一眼*,没见到凌莲和伊雪,对云暮寒出声询问,“哥哥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云暮寒站在窗前不动*。

    “怎么不喊醒我*?我竟然睡得如此沉^,都没听到你进屋。凌莲和伊雪居然也没喊我**^?她们哪里去了^*^^?”云浅月坐起身^^,抱着被子看着云暮寒^*。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是我不让她们喊的!她们如今在厨房,大约是准备晚膳去了?!痹颇汉?。

    “哦**^!”云浅月点点头^^*,才睡醒的脑袋有些沉^,转不过劲来^。

    云暮寒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云浅月*。屋中没有掌灯^^*,他又背着窗子,所以云浅月虽然感觉到他的目光却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

    “叶倩呢^*^^?”云浅月半响不见云暮寒说话^,自己开口询问*。

    “她在南疆使者的行宫准备回程之事?!痹颇汉繼*。

    “回程?”云浅月想着叶倩是应该急着离开的*。毕竟过了这么些时日*,南疆王的身体应该也拖得差不多了。她问道:“什么时候回^?”

    “明日^^!”云暮寒道。

    云浅月点点头*,明日南凌睿也回南梁****,倒是顺路了^。她看着云暮寒又问:“那你呢?”

    “我同他一起去南疆^*?^!痹颇汉?^^。

    云浅月再次点点头^^*,“皇上知道你们明日要一起离开吗^?虽然已经对你们圣旨赐婚^*,也有南疆王的书函^,但毕竟还未曾商定婚期和过礼***?^!?br />
    “叶公主说一切从简^?!痹颇汉璣**,“况且这些事情回南疆办也一样^^?!?br />
    “也是*^!”云浅月笑了笑,“叶倩毕竟是南疆公主*^^,大婚的话定然不会亏了礼数的*!”

    云暮寒沉默下来^。

    云浅月一时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只能沉默下来*。

    “小姐^,您醒了吗?”凌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凌莲推开门进来*,身后跟着伊雪,二人手里端着饭菜。从她们来了之后,听雪和听雨就很少出现在她屋子里了^^。二人来到桌前^,放下饭菜^,掌上灯*,又退了出去^。

    “哥哥^,我记得我们还没一桌吃过饭呢^!一起吃吧!”云浅月下了床,来到桌前**^。

    “每年的年宴还是一桌的^。我从来到云王府至今十年一共和你过了八个年宴^*。第一年来的时候是我没参加年宴*,五年前是你没参加年宴^^^^!痹颇汉?^。

    云浅月一愣^,嘻嘻一笑^^,“是?!还有年宴呢^!被我给忘记了^^^!不过一大家子人,我是说我们两个还没一起吃过饭呢!以前南……他在的时候^^^,我们几乎每天一起吃饭。不是在西枫苑就是在这浅月阁?!?br />
    云暮寒自然知道他说的他是南凌睿,点点头,坐下身道:“今年的年宴不在云王府过了!以后估计也没有机会了!倍倭硕?*,又道:“我这个哥哥没做好,让你一直以来和我不亲近**?!?br />
    “哥哥说得哪里话*?以前是我不好,若是早知道你是表哥^*,也不会冷了你这么些年!痹魄吃滦α诵?,给南凌睿夹了一根笋,“我知道哥哥最喜欢吃笋^^^?*!?br />
    云暮寒一怔^,讶异地看着云浅月*。

    “奇怪吧*?我还知道哥哥每日的生活习惯呢?!痹魄吃露运衩匾恍?^,“可能你不知道*^,你才来的那半年*,我天天趴在西枫苑你的房顶上观察你*。所以你的喜好我都知道?^^!?br />
    云暮寒愣了片刻**^,道:“我竟然不知道你居然观察了我半年***?!?br />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来了云王府***,成了我的哥哥,但我后来知道你对云王府没有恶意。我对你虽然不亲近*,但也没想着要赶你走^。只是想弄明白些事情*。后来我终于明白原来你是南梁太子^*^,还是我的表哥?!痹魄吃乱残α似鹄?^,眨眨眼睛道:“不过那会儿我都长大了^,否则保不准如小时候一样像粘着他一般黏着你呢!”云暮寒忽然笑了笑,垂下头道:“我倒希望你黏着我的?^^^!?br />
    “你那是没经历过被我黏着才这么说*。你问问他*,或者问问夜天倾*。你就知道了^,他们有时候恨不得将我扔出去?^^!痹魄吃滦Φ繼。

    云暮寒笑着不再说话。

    “吃饭吧!”云浅月也不再说话^^*,睡了一日,却不觉得有食欲^*^。云暮寒要离开,让她心底生出了浓浓不舍^。他在云王府待了十年*,除了开始两年的排斥外*,后来她也渐渐习惯了^^。从三年前知道他是表哥后^,便多了一丝亲情的关系^**^。但也未曾走近。接触最多的也就是她失忆后他逼迫她识字的那半个月**。那时候她恨死他了,如今想想有些怀念和好笑。

    “嗯!”云暮寒应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言语,云浅月没什么胃口,却不时地给云暮寒夹菜^。云暮寒似乎也没什么胃口*,但却将云浅月给他夹的菜都吃了。知道再也吃不下*,他才对云浅月摇摇头^。

    云浅月放下筷子,看着云暮寒,笑道:“哥哥如今去了南疆,南疆才不远千里而已。其实我也去过*^*,但如今你要离开,我怎么就这么不舍呢^!”

    云暮寒面色有些动容*^,想扯出一丝笑意^,似乎却怎么也扯不出,半响道:“是啊,只不过是不远千里而已^?!?br />
    云浅月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放松,忽然提议道:“哥哥,要不然你还教我识字吧^!”

    云暮寒一怔,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眨眨眼睛^,“就像两个多月前那时候你迫使我学字一样*!”

    “好*!”云暮寒点头^^。

    云浅月对外喊了一声*,凌莲和伊雪进来将桌子上的剩菜残羹都收拾了下去^。她铺上宣纸^,自己动手给云暮寒磨墨^*^。云暮寒看着她,过了片刻,云浅月将墨磨好,云暮寒提起笔^,开始写府中的人名。

    云浅月认真地看着他^^^。

    接下来便是一教一学*,似乎将两个月前的情形给重温了一遍。云浅月才发现原来那时候的云暮寒是那么可爱,可是当时她偏偏恨得要死。

    两三个时辰一晃而过,不知不觉夜深了^^!

    云暮寒放下笔**,忽然伸手将云浅月一把抱进了怀里*,云浅月一惊*^,刚要退出*,只听云暮寒声音极低地喊了一声*,“妹妹!”

    云浅月动作一顿,不再推开他*,眼圈有些泛红^,“哥哥^*^^!”

    云暮寒应了一声*^,声音极低*,却不再开口**。

    云浅月想着血缘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只要她想到娘亲是抱着他的这个人的姑姑,他的父亲是她的舅舅,他自小因为他的亲哥哥被舍弃,他失去的何止是太子之位*?而是南梁的一切*,她就想对他好*。相比起他而言*,他觉得南凌睿实在是太幸福了^*。所以^,她愿意在自己的身上再背负一个包袱*^,这个包袱是关于云暮寒的*。她要对这个哥哥好^*,将他当成亲哥哥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暮寒终于放开她^,并未再看她*^^,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立即伸手拉住他*,云暮寒回头看她*^,她将一块令牌放进了他手里^^,对他道:“这是风阁在南疆的令牌^^。你拿着这块令牌直接去南疆的醉香楼将令牌亮出给掌柜的就行*,他自然会带着你见南疆的堂主。只要见到这块令牌,风阁在南疆的所有人都会听从你差遣^***;褂蟹绺笠竦陌底褪屏?,以及商铺和财路^^?!?br />
    云暮寒低头看向手中的令牌,只见令牌上画了一面南疆特有的龙符标记。他复又看向云浅月。

    “我那日在夜里在西枫苑和你说的话并不是儿戏,在老皇帝寿宴上我和叶倩说的话也不是儿戏。你是我的哥哥,以后都是?!痹魄吃碌繼**。

    云暮寒点点头,将令牌攥在手里*,云浅月松开手*,他转身出了房门。

    云浅月看着云暮寒身影出了浅月阁,淹没在夜色里,她轻轻舒了一口气**,伸手揉揉额头*,回身坐在软榻上^**,须臾*^^,她忽然抬起头看着窗外道:“容景,你打算一直就在外面吹冷风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章 浓浓不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章 浓浓不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