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机不可失

    云浅月觉得她应该和云老王爷开门见山说这件事情,于是便真开门见山问了出来。舒虺璩丣

    云老王爷筷子一顿^&,随即脸色一板^^,愤了云浅月一声,“臭丫头^,你说你父王是谁^*?别没吃到那个小子回来连自己的爹是谁都不知道了?是不是明日祖宗是谁也能被你忘了*^?混账东西&!”

    云浅月仔细地看了云老王爷一眼^,正色道:“爷爷*,我说是认真的*&!没跟您开玩笑&!”

    “你当我给你开玩笑*?”云老王爷伸手“啪”地照着桌子上拍了一下^^,桌子上发出一声“砰”的一声响声*&,他勃然大怒,“说你混账你还真混账了不成?你就是云浅月,你的爹就是我的儿子**^?*!?br />
    “你发什么脾气^?我不过是问问!痹魄吃驴醋旁评贤跻痎,慢悠悠地道:“你如今这副样子反而让我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你在用你的怒火来掩饰真相*?^!?br />
    “什么真相*?狗屁的真相&^&!你再信口胡说一句^^,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云老王爷满面怒容&,对云浅月瞪眼。

    云浅月扁扁嘴角*,有些无趣地摆摆手:“算了^,我不问了^^,你也收起你的破脾气吧*?这么大的岁数了^,也不怕一气之下一口气上不来?”

    云老王爷瞪着云浅月*,一双老眼冒着飕飕火花。

    云浅月低头吃饭^,若是早先还不太肯定^,全屏猜测觉得这个糟老头子应该知道一些事情*^*,但如今他这副样子她却是百分之百肯定了。南梁国师的确是她的父亲,云王爷不是她的父亲&。

    云老王爷盯着云浅月看了半响&*,老眼中的怒意退去*,忽然问^,“臭丫头^,你怎么突然问起来这个&?”

    “我就是想起来了,随便问问?&!痹魄吃乱槐叱宰欧挂槐叩?&。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你少糊弄我,我虽然人老,但心还没老&^^,还没老眼昏花到糊涂^&,被你三言两语就能骗过?^!?br />
    云浅月当没听见,不说话。

    “我问你话呢!”云老王爷拍拍桌子,桌子因为他大力晃动了两下*。

    云浅月仿若不闻&,依然吃饭&^。

    “别吃了!再不说给我滚出去^*!”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滚就滚&&!”云浅月放下筷子&^,抬脚就走&。若说前世她所学是尊老爱幼,但她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彻底被打破了。有的老头就是一点儿也不可爱*,不值得人家尊老^*。她还尊什么*?这个糟老头子是她所见过的最不讨喜的老头子^&,荣王府那个老头比她家这个老头好多了。

    “站譤&?!不准走!”云老王爷见云浅月当真要走^^,又喝住她,但她就当没听见一眼&,几步就走到门口&^,他有些恼怒地道:“回来,我告诉你!”

    云浅月脚步一顿*,背着的身子在云老王爷看不到的地方露出笑意*,须臾^&,她调整好表情,转身走了过来。

    云老王爷瞪着云浅月^,“臭丫头^*,本事越来越大了&^*!”

    “爷爷教导的好!我本事不长都不行*?!痹魄吃侣朴谱律碜?,继续拿起筷子吃饭**。

    “我只能告诉你&,你就是姓云*&,正正经经云王府的女儿,我的孙女&&。所以别再想着那些乌七八糟的不是云王府的人的事儿^?&!痹评贤跻醋旁魄吃?,斟酌了片刻,哼道&。

    云浅月筷子一顿*&,“此话怎讲?”

    “还怎讲?就说是你的根*&,你的祖宗*,就姓云**。所以你也姓云^,你的骨血里流着的是云王府的血液&。这辈子都更改不了&^,不可能姓别的姓?*!痹评贤跻?。

    “那我哥哥呢?”云浅月又问&。

    “你哥哥自然也是,你们是一母所生^?&!痹评贤跻?&。

    云浅月点点头*,她是云王府的女儿没错*,是面前这个糟老头子的孙女没错。糟老头子说得如此肯定&,那么就说明他的父亲也是姓云了&&&?但不是云王爷而已。她笑了笑&,“还有吗?”

    “还有什么&?没了!”云老王爷摇头。

    “你将我叫回来就和我说这么两句^&?”云浅月挑眉^。

    “那你还想听什么^?”云老王爷又吹起胡子。

    “我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痹魄吃露⒆旁评贤跻难劬?*^,顿了顿,一字一句地道:“不是如今的云王爷&,是云王府的什么人*?在云王府什么身份&?”

    “没身份&!”云老王爷脸色不好*^。

    “要不让我来说,你来点头或者摇头如何?”云浅月看着云老王爷,见他似乎极其不愿意提起*,她眸光微闪^,问道。

    云老王爷不说话。

    “我父亲是如今我父王的双胞兄弟?”云浅月开始问**。

    “不是^!”云老王爷摇头*^。

    “那我父亲是云王府的旁支?”云浅月又问。

    “不是^!”云老王爷摇头&*。

    “那我父亲是我父王的兄弟*?”云浅月又问^。

    “不是!”云老王爷又摇头。

    “那我父亲是云王府真正的子嗣&,而如今的云王爷不是云王府的子嗣**?而是冒牌的**!痹魄吃略傥?。

    “都不是!你别问了,只知道你是云王府的女儿*,我老头子的孙女就行了*!”云老王爷哼了一声&,话落,他似乎不想云浅月再说*,对她摆摆手^,“赶紧给我滚出去^,每次来了就惹我一肚子气?*?醇憔托姆?^?*^!?br />
    “爷爷,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来问你吗&?如今你将我赶出去,难道不想知道了*?”云浅月挑眉*&。

    “不想了^*,赶紧快滚**!”云老王爷摆手^&,仿佛赶苍蝇一般地赶云浅月*&。

    云浅月撇撇嘴&,看这等情形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不过今日也不算白来一趟&&。至少她知道南梁国师是她父亲的话,那么他是出身在云王府^,有着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离开了云王府成了南梁的国师*&。

    “赶紧走&!”云老王爷见云浅月不动&,又摆手催促。

    “这就走*!不用你赶^!”云浅月放下筷子&^,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直到她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再没听见从里面传出声音&^。她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伸手揉揉额头^。当年到底是怎样的一笔乱账^,国师给她留了四个字,她爷爷嘴巴紧着不说到底如何^^?看来当年的事情应该是一桩极其隐晦的事情&。被人秘密给尘封起来了,她要想知道还不太容易*。

    “浅月^,你怎么在这里&?”前方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抬头*^,见云王爷正疾步走来^*,看起来像是一夜未睡*,一脸憔悴不堪*,她收起所有情绪^^,淡淡喊了一声,“父王**^!”

    “你没去景世子那里&?”云王爷来到近前&,停住脚步看着云浅月*,有些狼狈地抹了抹额头的汗问道^&。

    “去了,刚刚回来^^,就来爷爷这里了&。想着多日没来,就过来看看爷爷*?!痹魄吃碌?。

    “景世子的伤势如何了?”云王爷问*。

    “中了毒&^,幸好清理的及时。如今无碍了&,但大约要在府中养伤几日*^*?!痹魄吃碌?&。

    “那就好!”云王爷似乎叹了口气*,“没想到昨日寿宴上居然发生了这等事情&?;噬闲液靡脖黄呋首泳然乩戳?,安然无恙&,不过也要卧床养伤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br />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并未说话。

    “浅月*,你知道太子府被抄的事情吗?”云王爷见云浅月不语*&,又问&。

    “知道,刚刚听说&?!痹魄吃碌阃穅。

    “皇上醒来后大怒*,不等查明原由就定了太子的罪,抄了太子府*&,太子这回怕是完了*,太子如今被关押在天牢*,太子被废估计是肯定的了&^。若是不出意外*^,七皇子就会被封为太子**?;噬先羰鞘比瘴薅嗟幕?,太子就要提前大婚*。否则太子守孝三年,不得成亲*,对子嗣不宜^*?;噬鲜遣换嵩市淼?&。你……你和七皇子如今有婚约*,怕是……”云王爷说到这里看了云浅月脸色一眼&&,住了口&,话音一转,叹道:“父王知道你和景世子两情相悦&&,但景世子与东海国公主的婚约&,如今百年已过,虽然东海国那边到如今也没音讯*,但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万一东海国来人的话&,那你岂不是……”

    “这个父王不必担心,我自有主张*?!痹魄吃吕棺≡仆跻幕?,想着怎么突然之间每个人都来提醒她容景是有婚约的*?生怕她在大殿上没听到老皇帝的话吗?

    “你自有主张就好*,父王是怕是你受了伤害&。俗话说&,情之一字最是伤人^*!痹仆跻醋旁魄吃虏挥嗨?,叹息一声。

    云浅月一怔,并未说话&。

    “七皇子怕是没那么容易善了*,你和景世子还是想想办法吧!最好将两方的婚约都解除了&?^!痹评贤趸奥?,不再多说,向云老王爷院子走去。

    “父王^!”云浅月看着云王爷走了两步,忽然出声喊住他。

    云王爷停住脚步&,有些欣喜&&,这么些年第一次她这个女儿喊住他*,喜色不由流露出来&。

    “父王还记得娘亲吗?”云浅月抿了抿唇,出声询问。

    云老王爷一愣,面上露出伤色&,“怎么不记得**?你怎么突然问起了你娘&?”

    “昨日不是听皇上说到娘亲吗*?我就突然有些想我娘了?!痹魄吃滦α诵?,看着云王爷,“父王还记得娘亲长什么样子吗*?”

    “怎么就不记得&&?你娘亲的样子我到死都不会忘了&?!痹仆跻?*。

    “父王要去找爷爷有什么事情吗*?”云浅月又问。

    “太子被押入了天牢&&,他毕竟是教养在你姑姑的名下^^,我怕你姑姑因此受到牵连,去找你爷爷问问意见^?^!痹仆跻镜溃骸八闫鹄此彩悄愎霉玫陌敫鲎硬皇?*&?而且尤其这件事情还是四皇子全权彻查*。他也是教养在你姑姑名下&&,这样一来^^,等于自相残杀*&?!?br />
    “父王去问怕是也问不出什么来!”云浅月眸光微闪,“父王不如别去问了,刚刚我将爷爷惹恼了*,爷爷如今在气头上&,等过过风头*^,爷爷消了气,父王再过来吧^!”

    “你将你爷爷气着了^?”云王爷一怔。

    “嗯,她见到我就没有高兴的时候*,非要骂我一顿*^,糟老头子!”云浅月愤了一声*。

    “你爷爷那是疼你^&?*!痹仆跻匀欢栽评贤跻€?,听到云浅月这么说便转过了身,“也好,我还是等你爷爷消消气再去吧!”

    云浅月笑了笑^^,“父王能给我画一幅我娘亲的画像吗?我知道父王也是擅长诗画的&?!?br />
    云王爷一怔&,“你要你娘的画像^?”

    “嗯!”云浅月点头^^^,“我想看看娘亲,时间都这么久了^^,我都不大记得娘亲长什么样子了^。父王既然到死都忘不了娘&,就给我画一副画吧^^!”

    “这……”云王爷看着云浅月**,点点头*,“也好,你跟我来书房吧*!”

    “好!”云浅月点头。

    云王爷转了道向他的书房走去,云浅月跟在他身后*&。

    走了片刻,云浅月忽然问&*,“父王,你给我说说我娘亲的事情吧*!我娘亲是怎么嫁给你的?^!?br />
    云王爷脚步一顿**,似乎想了一下摇摇头*,“那么久远的事情了,我早就已经给忘了*?!?br />
    “忘了&*?”云浅月挑眉,“你迎娶我娘亲,怎么能给忘了*?这可是人生的一大喜事儿吧^^*?您忘了什么也不该忘了这个&&?^!?br />
    “那一年我为了救皇上撞坏了脑袋,醒来之后就忘了些事情*。只模模糊糊记不甚清了^?*!痹仆跻∫⊥?*,“说来惭愧*&?!?br />
    云浅月沉默下来,原来他曾经也撞坏了脑子&!遂不再说话^。

    云王爷的书房距离的不是太远^,二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了书房门口^。绿枝听到脚步声从书房走出来&&,见到云王爷和云浅月一同来到似乎愣了一下,连忙给二人见礼*&。

    云王爷摆摆手,对绿枝道:“我和月儿说些话*,你守在门外!”

    “是&,王爷^*!”绿枝点点头。

    云浅月看了绿枝一眼,跟随云王爷进了书房^。书房内依然如她上次云王爷给她三千隐卫时候一样。不染纤尘,打理得井井有条^,空气中弥漫着墨香。这间书房是个能让人安心待着放松的地方&&&,想来这都得益于绿枝的功劳*。

    进了书房后,云王爷走到桌旁,铺好宣纸*,云浅月走过来,自动给他磨墨^^^。

    “你娘亲是一个极美的女子^,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父王一直觉得娶了你娘亲是此生做得最好的事情*??上Ш镁安怀?*,你娘亲却离我而去了^?^^!痹仆跻醋旁魄吃履ツ?&,有些伤感地道:“这些年是父王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许多苦^?&!?br />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父王不用说了?!痹魄吃滦α诵。

    云王爷点头^,叹了口气^。

    云浅月磨好墨,将砚台退给云王爷*。云王爷拿起笔向宣纸上画去*,可是当笔触到宣纸上他一顿,却没了动作*。云浅月看着他*,只见他眉头紧紧拧起,她偏头问*,“父王&,怎么了*?”

    云王爷摇摇头&&,继续去提笔&,可是墨汁在宣纸上渲染开,他似乎有些无从下手之势&。停顿了半响,看着宣纸和手中的笔,有些茫然,又有些无措*。半响*,他抬头看着云浅月&,面色极其愧疚,“浅月*,父王……”

    “你画不出来?”云浅月挑眉&。

    “嗯!”云王爷点点头。

    “为何*&?你不是到死都忘不了我娘亲吗?”云浅月眉梢挑高*。

    “是啊^&,我是到死也忘不了你娘亲&,可是每当我用力去想的时候&,你娘亲都很模糊&。如今我想画的时候你娘亲更模糊了*。我居然甚至看不清她的样子^&,所以画不出来^?!痹仆跻恢朗怯昧ο氲幕故侨绾?&^,面上现出痛苦之色^。

    云浅月看着云王爷,半响,她淡淡一笑,“父王不用想了,画不出来就画不出来了*。您也说了*,您早先伤了脑子^,如今费力想事情自然困难,更何况我娘亲死了这么多年了&,您画不出来也是正常*^?^!?br />
    云王爷放下笔,愧疚地看着云浅月&,“父王真是如你爷爷所说*^,一件事情也做不好&?^!?br />
    “也不是^!父王其实已经很好了*^。云王府若是没有您*,就没有王爷。这么些年您辛苦支撑着云王府*,劳心劳力&,很不容易了&&?!痹魄吃驴醋旁仆跻⒕蔚纳裆?*^,宽慰地道^。

    云王爷眼眶发酸,伸手去摸云浅月的头&&,“浅月终于长大了&*。是父王做得不好。辜负了你娘亲的嘱咐。这些年也是父王糊涂^。从你娘亲去了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做什么都提不起来劲^?^*!?br />
    云浅月顺势握住云王爷的手腕&,她无意识的动作却正好把在他脉搏上^,口中笑着道:“父王那是太爱娘了*,不管这府中有多少女人,娘亲的地位在你心中永远是最重的&&?!?br />
    “是啊^,你娘亲的地位谁也取代不了*?^&!痹仆跻阃?。

    云浅月松开手^,看着云王爷疲惫的神色,却还强自支撑^*,她关心地道:“父王要注意身体^^,看起来您一夜没睡吧&!回院子休息一下吧**!即便出了天大的事情天也塌不了^。您放心^^,这云王府还有我呢!”

    “嗯*!为父是有些累了!”云王爷点点头^,仔细地看了云浅月一眼道:“你这一夜照顾景世子也没休息吧^?也回去休息吧^!”

    “嗯^^!”云浅月看了一眼宣纸上晕开的墨汁,点点头。

    出了云王爷的书房*,云浅月来到绿枝面前停住脚步,看着她笑道:“这些日子你和玉镯管理府中的事情辛苦了^&,没有什么不顺利吧?”

    “回浅月小姐*,没有*!”绿枝摇头^。

    “好&!有你和玉镯在&,我就放心了&!”云浅月打了个哈欠^,抬步向浅月阁走去^&。

    走出云王府书房很远之后,云浅月忽然将身子靠在廊柱上。想着她以前和云王爷不亲近^^,也从来不理会他的身体*^,如今刚刚把脉,才发现他居然和她一样中了凤凰劫*。他这种凤凰劫和她身体里面的凤凰劫却是不同。她的是被她娘亲彻底地封锁了记忆,一切从头开始*。而他的到像是被更改了记忆或者模糊了记忆&。所以他才会出现明明对某些事情有印象^,让他说却说不出来的情况,明明他觉得记得她娘亲,而且很爱她娘亲*,她娘亲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可是让他画他却画不出^。

    不知道老皇帝这些年日日看着云王爷上朝&,是否发现他不过是被改了某些记忆的云王爷?也许他不是云王&。应该是没发现吧**!否则老皇帝怎么可能不对他下手?

    她忽然佩服起那个给他改记忆的人*,那个人应该是一个高手,是她娘亲吗*?或者还是南梁国师^,她的父亲?总之这等事情真是做得天衣无缝&。若不是她去把脉,她都不会相信&。将一个人的记忆改成如此^,他做的事情每一样都符合常理*,连对她这个女儿的冷漠&,到愧疚&,到如今的关怀^,担忧,一个人该有的正常感情全部都有&。似乎他就是他,从来就是这样*。

    她忽然有些想笑&。

    “小姐&^,您怎么站在这里&?”凌莲的声音忽然响起&。

    云浅月听到声音回头&,这才见到凌莲和伊雪从她身后匆匆走来^^。她看着二人*,想起昨日二人是跟着她进宫的,后来她带着容景回了荣王府之后就忘了她们*,收了笑意&^,问道:“你们两个去了哪里?”

    “奴婢昨日跟去了荣王府*^,等了许久不见小姐出来^,奴婢二人就回了府。今早又去荣王府&,景世子的贴身婢女说小姐回府了&,我们便回来了?^!绷枇?&。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揉揉额头^,对二人道:“走吧!我们回浅月阁&?!绷枇鸵裂┑愕阃?,跟在云浅月身后&,走了一小段路,凌莲见云浅月一直不说话,开口问道:“小姐*,景世子的伤势如何^&?”

    “死不了!”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根本就没受伤^!能如何?

    “奴婢二人昨日跟去了之后进不去紫竹林,只能等在前厅&,看着荣王府不少人听说景世子受伤都跑去了紫竹林**&,如今外面传着景世子依然昏迷不醒&,据说暗器伤了他的筋骨*,又引发了寒毒顽疾&,性命堪忧?^!绷枇值繼。

    “呵,真会造势*?!痹魄吃滦α诵?,见到凌莲和伊雪担忧疑惑的眼神摆摆手&,“他没事儿,没那么严重,就擦破了一层皮而已?!?br />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点点头*&&。

    “对了&!明日南凌?;鼐?*,你们给华笙传信,吩咐红阁派人一路护送,务必将他安全送回南梁,万万不能出错^,最好一根汗毛都不少*^?!痹魄吃孪肫鹉狭桀C魅栈鼐?,对二人吩咐道。

    “小姐*,您因为睿太子动用红阁?您这可是第一次动用红阁?^?&!”凌莲一惊^&。

    伊雪也是惊异地看着云浅月^&。

    “你们没听错!的确是用红阁护送南凌?*;啬狭?^^*!痹魄吃录南挛奕?,认真地看着二人,压低声音道:“南凌睿是我的哥哥,是娘亲的儿子*,她不能有事?^&!?br />
    凌莲和伊雪立即睁大眼睛。

    “你们也不用问为什么了&&,只需要记住这一点就行,红阁上下都必须谨记^^?^!痹魄吃轮V厍康?*,“一定不能让他有任何损失?*&!?br />
    “是&,小主放心吧!”凌莲和伊雪立即郑重地点头**。

    “红阁对付老皇帝的隐卫应该没问题吧?”云浅月看着二人*。

    “红阁一直隐秘,这些年更是不再有动作&,皇室隐卫对我们红阁无从查探。但我们红阁这些年却一直在关注皇室隐卫的动静&,对他们的行事风格了如指掌^。所以小主放心吧!只要红阁出手,定能保证睿太子安然无恙&&?&&!绷枇?。

    “嗯*!那就好*!也许夜天逸也会出手&,红阁要有个万全的准备&&?^!痹魄吃掠值?*。

    凌莲和伊雪齐齐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抬步向浅月阁走去^,转过了两道回廊*,就见浅月阁门口站着一个人^,身着云王府大总管服饰&,正是云离。她心思微转^^,继续向前走去*^。

    “浅月小姐!”云离见云浅月来到&,连忙见礼*。

    云浅月笑着摆摆手,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云离四下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进屋说吧&&!”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抬步向里面走去^。

    云离立即跟在她身后*^。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并没有跟进去。

    进了房间*,云浅月对云离指了指桌旁的椅子,便懒洋洋地窝在软榻上。云离并没有去坐^,而是站在屋子中间看着云浅月&,云浅月挑眉看着他^^,他踌躇了半响道:“浅月小姐*,我听说了寿宴之事*,您让我……”

    “哦&!你要说的是关于我哥哥做南疆驸马*,而云王府就会没了世子*^,我提议让父王认你之事*^。是这个吧?”云浅月笑看着云离*&。

    “是&!”云离点头。

    “你若不来找我&,我也要和你说这件事情的**^?^!痹魄吃滦α诵?*。

    云离面色微微一变^&。

    “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云浅月看着云离神色变化^,见他不语^&,她扬眉^,“你不愿意^&?”

    云离摇摇头&,又点点头,须臾^^,他声音有些低*^,“我怕我做不来?!?br />
    “没有谁出生就会吃饭*、穿衣*、铺床、叠被的^。也没有谁天生下来就会看书识字,做事情的^。没有谁天生下来就会做皇帝&,会做王爷&&,也没有谁天生下来就会做世子?&!痹魄吃驴醋旁评?^*,清楚地将他的不安和胆怯看在眼里,她想着云离虽然有才华&,但因为云王府旁支的关系^,一直待在穷乡僻壤的云城。一身才华写了《江山赋》,却因为孝亲王一句话老皇帝废除了他的一切努力。想必对他打击很大。如今给了他一个机会一步登天,他却是不敢了&。

    云离有些怔怔地看着云浅月。

    “我们本姓一个云字^&,一个祖宗流下来的血脉**,骨头断了还连着筋*。你长我两岁,便是哥哥^。我毕竟是女子*^,云王府百年兴盛&^,不能因为走了一个云暮寒便无人承接云王府的世袭王位。所以,你若是有宏图之志,我愿意给你架一座桥梁?&!痹魄吃驴醋旁评?,笑容淡淡,“当然*,你若是不愿也会有别人&。总之云王府还是云王府^&?!?br />
    云离沉默。

    “你不用害怕或者觉得做不来^&。你若是不想一生庸庸碌碌就这样过的话&&,那么这就是你的机会*。你抓住了&,也许扶摇直上,也许粉身碎骨&。毕竟你的身份的荣耀和你的责任以及荣耀背后的黑暗是成正比的。但无论是扶摇直上^,还是粉身碎骨,毫无疑问&&,你百年之后都能在云王府的祠堂占有一席之地*。也许还会在天圣史志记录上一笔。云王府世子云离的字样^^?&&!痹魄吃驴醋旁评?,继续道:“你若不抓住&*,那么也许这一生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有时候机会就只给人一次*?^!?br />
    云离忽然抬头*,直直地看着云浅月&,“我愿意!”

    云浅月忽然笑了^&,好男儿志向高远,有野心才有成就&,本就不是错&。她笑着点头&,轻轻喊了一声,“哥哥^^!”

    云离脸一红&&,垂下头&&。

    “刚刚我从爷爷的院子里出来忘记和他说这件事情了*^,但那糟老头子耳朵和眼线灵敏得很,估计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所以*,一会儿我派人带你去爷爷那里。让爷爷亲自教导你?&!痹魄吃驴醋旁评?,想着不知道当他做了云王府世子,未来的云王,还会不会和如今这般一样脸红?毕竟权利能磨没很多东西。

    “嗯!”云离点头*。

    云浅月想想也没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了,于是对外面喊,“凌莲*,你带着云离公子去我爷爷那里一趟,告诉他*,就说让他有什么本事别藏着掖着,都悉数传授*。这可是将来云王府的希望&*。他老头子要是想对不起列祖列宗^,只管留着*?!?br />
    “是,小姐!”凌莲立即应声&&。

    “去吧^!爷爷喜欢骂人^,听习惯了就好了&!”云浅月对云离笑着摆摆手&。

    云离点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门*^&,凌莲见云离出来**^,立即跟上他出了浅月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章 机不可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章 机不可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