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一桶姜山

    云浅月一番话落*^,大殿内顷刻间鸦雀无声&,当着皇上的面骂他老而昏聩,她当之无愧是第一人。众人大气也不敢喘&,有人的目光落在老皇帝身上,有人的目光落在云浅月身上。

    “云浅月^,你好大的胆子!”老皇帝若早先还佯装三分怒意,如今便是十分*&。他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向云浅月直直刺去^。

    众人一见皇上亲自拔剑,人人大骇*^?*^;噬系腔饷炊嗄昀?,还不曾见她对谁拔剑&&。

    “皇上*!”皇后也吓坏了,连忙出手去拉老皇帝&^。

    “滚开&!”老皇帝胳膊一甩^^,一股大力打开了皇后。

    皇后承受不住老皇帝的大力被甩开,身子向地上倒去&,幸好后面有孙嬷嬷及时扶住她*。

    “皇上!”云王爷也吓坏了&,身子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皇上饶命*!”

    云暮寒坐着的身子腾地站起^,也喊了一声,“皇上&!”

    老皇帝充耳不闻,转眼间便来到了云浅月近前。

    夜轻染的身子倾了倾,看了容景一眼^,忽然又坐了回去,夜天逸仿佛没看到老皇帝的剑指着云浅月,稳坐不动*^,夜天煜眨了眨眼睛*,也并没有动*。南凌睿依然举杯品酒,看好戏的兴趣浓郁,南梁国师铁面具下的眸光微微动了一下,同样无动静*^。其它各国使者和藩王都不曾见过这等场面^&,一时间人人想着这浅月小姐今日恐怕不死也伤。

    宝剑来到近前*,直直刺向云浅月胸口&。

    容景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并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只不过那一眼极淡&。

    云浅月面色不变^,伸手两指夹住了老皇帝的宝剑**,淡淡一笑^,笑意不达眼底*^,声音有些轻&,有些顽皮,“皇上姑父,您这把是尚方宝剑吗*?”

    老皇帝满面怒意,老眼凌厉,“云浅月,今日朕不杀你^,你当真无法无天以为朕治不了你了!”

    “皇上姑父,您果真是老了!”云浅月佯装一叹&,“我可不想毁了您这把剑**,您还是收回去的好**!否则您的一世英名毁在了我手里,可不是明智之举&?!倍倭硕?,她又提醒道:“您可别忘了今日是您寿宴大喜,各国的使者和各地的藩王以及满朝的文武百官都看着呢^&!”

    老皇帝怒极*,不为所动,怒喝道:“将你的手拿开^^&!”

    “我还没那么傻*,拿开的话你岂不是就杀了我了^?我难道等着让您杀&?”云浅月撇嘴,懒洋洋地道:“皇上姑父,您一把年纪了^*,连一句忠言逆耳都听不出&?我看您真到了该做太上皇的时候了!”

    “有此等逆女,是天圣之祸^!朕今日非要处置了你不可*&!”老皇帝闻言更是大怒,他这几年最忌讳的就是两点,一个是有人说他昏君^*,一个就是有人说他老*,如今云浅月不止将这两点都说了&&,还要让他提前退位做太上皇*,他焉能不怒^,手下用力,宝剑却是在云浅月胸前一寸*^&,被她的手轻轻拿住*^,一寸也推不进,他怒火攻心*^,“来人!将云王府给朕包围,里面所有人一律杀无赦,一个也不准放过^!”

    众人闻言齐齐一惊,大殿内静不可闻*&,无人应声&*。

    “夜轻染!你去&!”老皇帝对夜轻染指派*。

    夜轻染闻言面色微微一变*,看了云浅月一眼*,忽然跪在地上&,“皇伯伯息怒^,刚刚的那个曲子的确极美,称不上是淫词艳曲*。臣虽然如今讨厌云浅月,但也觉得您对她大怒要处置不公平&&?^!?br />
    “夜轻染^*&,你敢抗旨**&?”老皇帝声音沉沉&。

    夜轻染跪在地上沉默不语*。

    “夜天逸^*!你去!”老皇帝转向夜天逸。

    夜天逸也缓缓跪在地上^,清声道:“父皇息怒&,儿臣也觉得染小王爷言之有理*!”

    “好呀&!你也敢抗旨不成?”老皇帝怒极&。

    夜天逸同样跪在地上沉默不语。

    “夜天煜!你去!”老皇帝转向夜天煜,见他脸色一白^,他狠戾地道:“你若是不去*!朕现在就杀了你这个不孝子孙!”

    夜天煜“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父皇……”

    “来人!将四皇子拖出去杀了^!”老皇帝握着宝剑的手颤抖。

    这回外面有士兵立即进来&*&,伸手架住夜天煜&,夜天煜已经脸色煞白^,他心中清楚地知道他的父皇虽然已经气急&&,但还没失去理智^。夜轻染是德亲王府之人&^,夜天逸是他认定的继承人*&,这两个人他不会强硬逼迫,他是拿准了来逼迫他*^^。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怒意^,虽然生在天家,他对父皇一直以来也是敬重的^,可是这种敬重忽然在他心口上硬生生割开了一刀。让他升起一种反抗心理,忽然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任两个士兵拖走&。

    老皇帝显然没料到连夜天煜今日也不听话了,这更让他坚定了杀云浅月之心。

    云浅月忽然手腕一抖,手中的红颜锦顷刻间飞出&,打开了架住夜天煜的两名士兵*,她不看夜天煜睁开眼睛微怔地看着她,她收回红颜锦*,忽然催动功力^,对准手下握住的宝剑。

    宝剑从剑尖处忽然一寸寸化成灰。

    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老皇帝手中的那柄宝剑*,好多人都惊骇得一动不动&。

    “云浅月&*,你敢^!”老皇帝没想到云浅月居然敢毁宝剑。其实他心中始终觉得是他不杀云浅月而已,若是他大怒要杀云浅月,就不信凭他一国天子杀不了她&?也没想到她真敢强硬地反抗^??墒欠彩撬氩坏降氖虑?*,今日在云浅月身上逐一都出现了*。他身子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如何,忽然剧烈地哆嗦起来。

    云浅月却是淡淡沉静地看着老皇帝,敢挑战皇帝的皇权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找死的行为&,可是在他看来&,她面前站着的就是一个老头而已^。只知道对她喊打喊杀的一个老头而已。她清晰地知道以往或许这老皇帝还没有杀她之心&&&,但今日从玉女池中的暗器到这金殿中的那些毒针**&*,将连环计用得天衣无缝&&,他是真想杀了她,如今她不反抗就是傻子&。

    宝剑一寸寸化为灰烬,真气蔓延至剑柄处*,好好的一把宝剑转眼间就剩下一截剑柄*。

    这一刻**,大殿内除了少数几人知道云浅月的功力外^,所有人都惊骇莫名**^。甚至不成想传言得废物无知没有一样才华的云浅月却是个懂琴音的高手,且还是个拥有庞大真气和惊人武学之计的高手。

    老皇帝承受不住真气来到剑柄处的冲击,忽然一松手&,剑柄咣当一声落在了地面金砖上&,发出巨大一声轻响^。

    “皇上姑父&,您开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呀?是一曲琴音您没听够&^,还想亲自试试我的武功吗?如今您可是试了,可觉得我够不够格要那把碎雪吗&?据说碎雪是三大名剑之一&,是武状元大会的的头筹^?&?墒侨缃褚骨崛竞腿莘愦蛄烁銎绞?^。您不如将那把碎雪给了我得了^^^!”云浅月忽然笑眯眯地看着老皇帝铁青的脸&,“您看,我的武功也不差是不是?我就少了一把好剑而已**!”

    众人闻言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人人都知道老皇帝今日是动了真格的*,却没想到云浅月毁了剑之后来了这么一个乾坤扭转&,将其当成开玩笑,居然还讨要碎雪。

    大殿内在这一刻静得连针落地都听得见&*。

    “哈哈哈哈……”老皇帝忽然大笑了起来,额头的青筋随着他大笑忽然隐去^&,他的笑声极大,震得众人心尖都颤了颤*。足足笑了有十个数的功夫,他忽然大笑声顿收,对文莱喊,“文莱,将那把碎雪拿来赐给月丫头!”

    “是!”文莱显然也惊得够呛,闻言连忙应声&^^。

    “让众位爱卿受惊了*^!朕不过和月丫头开了个玩笑而已*!”老皇帝转身&,大踏步走回首位&,一撩衣摆&,稳稳地坐下*^&,对面色苍白的由孙嬷嬷扶着才能站稳的皇后笑道:“皇后&,让你也受惊了^!”

    皇后没想到事情就这样急转直下,她一颗心当真是跳到了九霄云外又跳了回来^,勉强定了定神,推开孙嬷嬷&,挤出一丝笑*,温婉端庄地埋怨道:“皇上真是下坏臣妾了&!您和月儿玩什么不好*?您要试这个丫头武功也不在乎今日^,这大喜的日子动了刀剑真是吓人*^?**!?br />
    “这样朕的寿辰才有些趣味^!”老皇帝又是哈哈一笑^,对跪在地上的云王爷道:“云王兄,起来吧&!朕何时真要杀过月丫头&*?不过是吓吓她而已,不过这个丫头也知道朕是吓唬她,仗着朕对她疼宠,无法无天。你看,一点儿都不怕朕?!?br />
    “老臣惶恐!”云王爷想起来,却只觉得腿软起不来。

    “云王兄对你这个女儿当真是喜爱的紧!你放心吧!就是看在云王妃的面子上朕也不会对她如何的&!”老皇帝对云王爷笑着摆摆手&。

    “多谢皇上对小女爱护*!”云王爷半响才颤着站起身子^。

    “轻染*,天逸^^,你们也起来吧&!”老皇帝看着二人依然跪在地上*,他又是哈哈一笑,“朕记得月丫头以前可是鼻眼朝天的主&,和谁也不见有交情。今日原来人缘竟这般好&&。让的两个儿子和一个侄子不惜抗旨也要护着?^&!被奥?,他摆摆手&&,“天煜,你也归座吧!”

    “是父皇*!”夜天煜向座位上走去^,他的脚步较往日有些发虚^。

    “谢父皇&!”

    “谢皇伯伯*^!”

    夜天逸和夜轻染也齐齐起身*,走回座位上坐下。

    文莱此时将那把碎雪拿来,递给云浅月。众人目光都看向那把宝剑,只见剑销极为精致,上面刻有云纹*&,整个剑销比一般宝剑长度略短,宽度偏窄^&。

    云浅月伸手接过*,纤细的手握住剑销^,轻轻将宝剑拔出,随着宝剑拿出,点点清雪般的光芒碎然现出,似乎剑身如碎了一片片雪花。不华丽*,却是有着冰雪般的纯净,薄如绢纸。她满意一笑&,忽然转头对容景笑道&^,“和你那把冰魄好像一对*!”

    容景浅浅一笑^,温声道:“它们本来就是一对!”

    “原来皇上姑父同意你我的婚事儿了吗^?”云浅月拿着宝?;瘟嘶?&,对老皇帝喜滋滋地道:“多谢皇上姑父成全,您今日是不是想喜上加喜给我和容景赐婚呀&*?”

    老皇帝一怔,“月丫头,得了碎雪就不要闹了&。你将朕的寿宴都给搅合了*^!”

    “将你那把冰魄拿出来!”云浅月觉得这样的机会即便不成功怎么也要争取一下*,她今日就拿定主意要呕死老皇帝,不想让她好过了^。

    云浅月话落&,容景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宝剑。

    众人惊异地看着容景,不知道他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宝剑转眼间就攥在了手中的*。不过都知道景世子武功出神入化*,这也不奇怪^。

    云浅月伸手将容景的宝剑拔出*,一丝冰光破销而出&,剑身薄如纸,剔透如冰雪。她将两把宝剑合于一处,笑看着老皇帝*&&,“皇上姑父*^,我哪里是胡闹了*?您看看,冰魄和碎雪本来就是一对。我和容景这算是天作之合吧?”

    “天逸手里也有一把这样的宝剑!”老皇帝看着那两把宝剑*,沉声道&。

    云浅月心思一动^&,难道天下三大名剑的另一把宝剑在夜天逸手中?她竟是从来都不知道。她抬头去看夜天逸*。

    “不错!那把清魂在儿臣身上!”夜天逸点头&,不见他如何动作,手中同样多了一把宝剑&^,他轻轻弹指*,宝剑破销而出*,同冰魄和碎雪一样,刹那如碎了冰雪的玉^,剔透清寒^。

    三把宝剑若不是看剑销和剑身雕刻的字迹和印花,简直一模一样。

    云浅月唇瓣忽然抿起,难道这种纠葛当真是天意?她有些无奈地暗暗一叹*^。

    “冰魄^*、碎雪&、清魂是传世的三大宝剑?!崩匣实坌醋湃?,忽然别有深意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月丫头,你总不能说你和景世子和朕的七皇子都是天作之合吧?难道要朕给你们三人赐婚不成?”

    云浅月忽然收了碎雪*,将容景的冰魄也收回剑销^,对老皇帝漫不经心地一笑,“我开玩笑呢^!一把宝剑而已^,是造剑的人多造了一把,这是人为&,哪里来的什么天作之合?皇上姑父您英明睿智&*,怎么被我给引差了道了?”

    “你这个丫头!搅了朕的寿宴&,还得了朕的碎雪*。也没见着你给朕的寿礼^&!”老皇帝叱了一声&&,“你是不是没给朕准备寿礼*?”

    “谁说没准备?我早就准备了!而且这个寿礼保证皇上姑父喜欢*!”云浅月想起她那一桶姜,怎么也不能白准备不是?

    “哦&?朕倒要看看什么寿礼抵得上朕给了你一把碎雪^!”老皇帝笑问**。

    “十把碎雪也不及我给您准备的礼物*&!”云浅月神秘一笑*,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伊雪&,将我准备的寿礼呈上来!”

    她的声音不高^^^,话落^,殿外无人应声&&。

    云浅月看向老皇帝&,“皇上姑父,寿礼在我和两个婢女那里!如今她们大约距离殿外很远**,不让靠近**&,估计听不见?!?br />
    “嗯^&,传旨!让她们二人进来*!”老皇帝看向文莱。

    文莱立即会意,对外面高喊&,“传旨,凌莲*&*、伊雪上殿&!”

    文莱话落,大殿门口紧接着响起宣旨声*&^,然后接二连三响起,直通皇宫门口。

    众人被刚刚的剑拔弩张之势吓得惶恐惊骇的心此时都回落了几分*,也都好奇云浅月准备了什么贺礼居然十把碎雪都比不上。

    不多时凌莲和伊雪抬着一桶姜进了大殿*^,二人目不斜视*,直直走到大殿中央^。

    众人都睁大眼睛。

    “月丫头*!这就是你给朕准备的贺礼?这是什么东西?”老皇帝疑惑地看着那桶姜。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想着老皇帝是帝王,不知道姜是何物也不新奇,她忽然升起了玩笑之意^,看向德亲王^,“德亲王,您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知道的话就告诉皇上姑父&*?*!?br />
    “这……”德亲王也看着那桶姜,摇摇头^,“老臣也不知*!”

    “那孝亲王呢?”云浅月又看向孝亲王。

    “这……老臣也不知^*!”孝亲王也摇头。

    “那父王呢?”云浅月看向云王爷。

    “这……老臣也不知!”云王爷向老皇帝摇摇头。

    “月丫头,你别卖关子了&。这是何物&?”老皇帝打量着那桶姜&*。他是真没见过,不过那是个木桶他知道,里面的东西应该是吃的东西*,他想着吃的什么东西能有碎雪珍贵?看着摸样像是娃娃&,难道人参果?可也不这样吧*&!

    “看来皇上姑父和父王和德亲王、孝亲王果然都老了*!连这个也认不出&?!痹魄吃戮醯萌嗽绞抢狭?,越不服老,不爱听别人说老&*^。那她就要说&,要老皇帝不得不承认他就是老了**^。

    “月丫头*!”老皇帝板下脸^。

    “我想文公公一定知道^!”云浅月看向文莱。最好让老皇帝知道他连一个太监都不如^。

    “文莱,你说!”老皇帝也看向文莱^,对云浅月积压的火发作不出^,又消退不去*。

    “这……”文莱看着那桶姜,又看看老皇帝和三王疑惑的神色*,他又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眨眨眼睛&,他立即垂头道:“回皇上,这是一桶姜&!”

    “嗯?一桶姜?”老皇帝皱眉&,“姜是什么?”

    “姜就是……就是御膳房用来熬汤^、做菜常用的辅料^^?&!蔽睦持荒芙馐?*&。

    老皇帝闻言眉头竖起*,沉着脸看着云浅月*,“月丫头^^,这就是你给朕准备的寿礼?存心戏弄朕是不是&?”

    “皇上姑父,我怎么是戏弄您了&?您好好看&,这是什么^?”云浅月无奈一叹^,“难道您看不出来吗?您执掌天下这么多年&,英明睿智,不至于这么笨吧?”她将最后一个笨字咬得极重。任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都心中打鼓,想着不就是一桶姜吗?还能变成人参不成^?

    老皇帝闻言仔细地看了两眼,也没看出来是什么^,他老眼一转**^,看向今日寿宴极少说话的容景,沉声道:“景世子^&,你是天圣第一奇才*,你来说说这是什么^*?”

    云浅月眨眨眼睛,也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似乎沉淀了一丝笑意*,看着那桶姜温润开口:“这是一桶姜山*!”

    “唔,果然你是我的知心人^!我爱你不是没有道理的&&!”云浅月也不在乎大殿中多少人&^*^,伸手抱了容景一下,不过只轻轻一下^,又放开他^,对老皇帝笑道:“皇上姑父&,这回您明白了吧*?我可是送了您一桶姜山呢!”

    “一统江山^?”老皇帝挑眉?!笆前?!一桶姜山!天圣万里河山^,从始祖皇帝一统山下之日起&,到如今百年已过&,这天下还是姓天圣&?*;故翘焓サ奶煜?*&,也就是您的天下*。您说这一桶姜山比十把碎雪值不值钱^?”云浅月笑嘻嘻地问。

    众人看着那一桶姜摆成了山形,这才恍然大悟。

    夜轻染忍不住嘴角露出笑意,夜天逸看着云浅月自然而然地抱了一下容景又松开&,眸光在看到凌莲和伊雪抬着一桶姜上殿时的那丝笑意化于无形。夜天煜有些汗颜,想着就这一桶姜算起来也花不了几两银子吧?这个小丫头可真会送礼。南凌睿高兴处想要摇扇子^*,摇了两下手中空空才想起扇子早被容景毁了,升起怒意&^&,拿定主意^^,一定要小丫头再给他重做一把。南梁国师眸光难得地溢出暖色。叶倩便便嘴角^**,云暮寒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哈哈哈……”老皇帝楞了片刻^^,忽然又大笑了起来&。

    皇后嗔了云浅月一眼,不觉莞尔,刚刚这个小丫头险些将她吓破了胆,转眼间又来了这么一手**&,她想着这个世界上恐怕真没有她做不来不敢做的事情&*。

    “好^!好*^!好??!”老皇帝笑罢,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最后道:“一统江山,是一份好礼*!”

    云浅月想着就知道你会说好!

    “来!众爱卿举杯**^&,为了这小丫头这一份好礼^!”老皇帝大笑着端起酒杯&。

    众人齐齐举杯,一饮而尽&。

    “小丫头,你说你送给朕这么一个礼物^,朕该放在哪里?”老皇帝看向云浅月^。

    “反正礼我是送了^!如今这一桶姜山可就是皇上姑父的了,你愿意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呗^*!”云浅月摇摇头^,将碎雪别在腰间&,端起酒杯品了一口&,觉得陪着老皇帝唱戏演戏玩阴谋耍诡计也不错**^。这样的日子才精彩*。

    “好*&!文莱,将这一桶姜山收藏进国库!好好留着!”老皇帝对文莱下旨。

    “是,皇上!”文莱连忙应声,想着怎么才能好好留着^?这是一桶姜&,要不吃的话早晚得坏掉烂掉&。

    不少人和文莱想的一样*,但见老皇帝高兴,都无人敢说一句半句。总不能站出去说这一桶姜山即便是放在国库宝库里也是会坏掉的吧*?那岂不是找死^^?

    “慢着*!”一直坐在明妃身边的六公主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她本来以为还有希望**,可是刚刚听到了容景和云浅月琴箫合奏的凤求凰居然是那么默契,仿佛谁都在他们二人中间永远也插不进去,她看着那月牙白锦袍如诗似画的年轻男子,一个扬唇,一个浅笑**&,一个温柔的眼神^,一句温润的话语全部都是对云浅月一人&&。她心中又嫉又妒又恨*^,大声道:“父皇&!您该治云浅月的罪^!她怎么能拿一桶姜来糊弄您!”

    “六公主,那可不是姜,是一统江山。你说我拿一统江山来糊弄皇上姑父&?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谁敢糊弄^*?”云浅月挑眉看着六公主*^,从今日她从进了大殿之后眼睛就没离开容景*,她就知道这个女人被她打破了头扔到了树上吓得昏死过去到如今还没长记性。

    “六儿,坐下*!”老皇帝沉沉地看了六公主一眼*。

    “不,父皇^,她给您的可是能吃的姜,那姜能搁得住吗?您放在哪里都会烂掉的?*&!绷鞣⒘撕?。

    云浅月叹了口气*,世界上愚蠢的女人怎么就这么多呢**!她刚刚没看到她给了老皇帝一个台阶让老皇帝下来了吗?他怎么还可能杀不了她而再第二次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呢?六公主不止是蠢&,而且还是蠢死了*^,她懒洋洋地看着六公主,“六公主*,你居然敢说皇上姑父一统江山会烂掉*?你好大的胆子^&^!”

    老皇帝果然老脸黑了。

    “六儿*&,不准胡闹&*!”明妃吓得赶紧站了起来^^,伸手掐住六公主的胳膊&,对老皇帝连忙请罪&,声音柔得能滴出水来^,“皇上,六儿什么也不懂,是胡说八道^。今日可是您的寿辰,您就别和她一般计较了吧&!”

    云浅月看着明妃,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从进宫到现在长宠不衰了。这个女人就是个水做的,将男人喜欢水一般的女人发挥得凌淋尽致。

    “母妃*&,你拦我做什么?我说得明明就是对的!”六公主挥手甩开明妃。

    明妃一怒^,扬手照着六公主脸上煽下^,“啪”地一声脆响&&,六公主的脸霎时肿了半边^,她怒斥六公主*^,“赶紧向你父皇请罪!”

    “母妃*^,您……您居然打我&*?您可是从小都没打过我……”六公主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明妃&,“我说得根本就没错,那姜哪里能搁得住……”

    “你还说!”明妃再次扬手&,照着六公主的另一半脸又打下&^,再次传来“啪”地一声脆响,她大怒道:“孽女*,向你父皇请罪*!”

    六公主也不捂脸了&&,忽然伸手推了明妃一下&,声音尖利,“我根本就没有错^!是云浅月错了*!她本来就弹奏唱了淫词艳曲,如今居然还拿出会烂掉的姜说什么一统江山?她简直就是……”

    “住口*!”老皇帝勃然大怒,凌厉地喝断六公主的话。

    六公主显然惧怕于老皇帝的天威,立即噤了声&*^。

    “六公主愚蠢无知,从今日起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准许&,不准放她出来*?!崩匣实垡换邮?^,“来人,将六公主拖下去*^!”

    “父皇^?”六公主不敢置信地看着老皇帝^。她说的明明就是事实?凭什么不治云浅月的罪却要将她闭门思过?

    殿外有士兵立即走了进来^,将六公主架住,六公主大喊大叫^。老皇帝怒道:“堵上她的嘴^!”士兵立即伸手将六公主捂住,拖了下去。

    “岂有此理!”老皇帝已经气得直哆嗦。虽然云浅月给了他一统江山,别管那是不是值不了几两银子的姜,但重在取了个好的寓意&??墒瞧隽苏饷匆桓鲇薮牢拗呐?。

    “皇上息怒&,都是臣妾教导女儿不严!求皇上治罪!”明妃立即跪在了地上请罪*。

    “瞧瞧你生养的这三个女儿!”老皇帝一股怒气发在了明妃身上^&,抬脚就踹了一脚&。

    明妃跪在的身子被狠狠地踹了一下^,即便很疼&^,她却不敢喊出声^。

    云浅月见明妃挨老皇帝那一下踹居然纹丝不动*,她眼睛忽然眯了眯。想着夜天倾挨老皇帝踹一脚还动了动呢!如今显然这明妃居然也是个有武功的女人&。果然这天圣京城卧虎藏龙*,人人都戴了面具。明妃在老皇帝身边这么多年^^,知道她有武功吗*?

    “滚起来吧!”老皇帝虽然怒意未息,但也不再迁怒明妃&*。

    “多谢皇上&*!”明妃由一个老嬷嬷扶着站起身,脸色极白&&。

    “让众卿看笑话了!真是家事不宁?*^?*!”老皇帝坐下身&,仿佛刚刚的一切动怒都不曾在他脸上出现过,看向下面的众人笑了笑*^^,对文莱道:“该哪位小姐表演才艺了?继续吧!”

    文莱连忙躬身,拿起那个名册的本子看了一眼*,喊道:“文大将军府小姐文如燕!”

    众人都看向文大将军府的席位,只见文如燕从席位中站起身^。

    云浅月见她居然还带着面纱*^&,想着叶倩上次的作弄真狠*,这么久了居然还没让她的脸好^*^。她目光去看叶倩,只见叶倩正拿出一面镜子照自己*,她翻了个白眼^,叶倩忽然镜面一转,只见镜子中忽然映出一道寒光**^,她面色一变&,第一时间判断出那道寒光是来自于大殿的房梁^,从那个角度看是一枚极细而无声的暗器,而暗器对准的正是南梁国师的位置&。

    ------题外话------

    今日的是不是粉惊心动魄*?O(n_n)O~

    弱弱地喊一声,美人们,月票!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kikilovejie(20钻)、13030701999(10钻)*、吕奶奶(10钻)^&*、yuyuting7(1钻10花)、徐熹霖(1钻)、辣椒姐54(9花)、心跳回忆灬(1钻)&、xinyong121(5花)、fanfan0729(2花)^^&、胖胖胖企鹅(3花)&*、cydhw(1花)*、风韵三十(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二章 一桶姜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二章 一桶姜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