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出乎意料

    叶倩话音一落&,满座皆惊。舒欤珧畱

    从七年前染小王爷离京到五年前在南疆和叶公主传出传言至今*,天下一直都在传着叶公主追随染小王爷&*,睿太子黯然神伤游戏花丛的传言^&,可谓是数年不歇&。不想今日居然见到叶公主携手云王府世子而来,且出人意料请求招纳云暮寒为驸马,而云暮寒一直和清婉公主纠缠数年,如今清婉公主前不久招祸身死,转眼间就风云变化&*,这实在不得不令人惊异。

    “哦^?”老皇帝也略显惊异,但到底是执掌天圣江山二十年的帝王,老眼扫了一眼夜轻染和南凌睿,只见夜轻染和容枫打得不可开交,根本就没看这边,而南凌睿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倩和云暮寒,也无任何异样,他忽然笑了笑&,和气地问,“叶公主要招纳云王府世子为驸马?”

    “是!”叶倩点头&。

    “朕想知道为何?”老皇帝话语虽然是问叶倩,目光却是落在云暮寒身上。

    “喜欢*!”叶倩两个字没有丝毫犹豫。

    “喜欢?”老皇帝又笑了一声,“朕记得叶公主可是追着小魔王之后来到京城的**,也一直住在德亲王府*,前一段时间还要扬言嫁给小魔王,让朕给你指婚*&,怎么才不到几日就要招纳云世子为驸马了?”

    “夜轻染喜欢的人是云浅月,我追了他数年也是白搭?!币顿焕浜咭簧?^*,“本公主才不是那下贱之人,非要和他好不可。如今我发现云世子这些年一直喜欢我&,我发现接触之下我也喜欢他&,所以,就请皇上指婚?!?br />
    “哦?云世子这些年一直喜欢的是叶公主&?”老皇帝一愣。

    “回皇上,是!”云暮寒垂下头&。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清婉公主喜欢了云世子多年都得不到云世子的爱慕呢!原来云世子心里有人^,而是南疆的叶公主。

    “朕可记得这是叶公主第一次来天圣吧*?云世子是什么时候喜欢了叶公主的^?”老皇帝挑眉,看着云暮寒,老眼幽深*。

    “皇上可还记得五年前*,南疆王寿辰&,您命我出使南疆**?那个时候我见了公主一面,至此难忘?!痹颇汉豢粗谌?,声音一如既往**^。

    “噢&!朕记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儿?!崩匣实鄣愕阃?*。

    “皇上,他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父王也有奏折传来*,同意此事,南疆愿意和天圣结亲,连理一家。请皇上赐婚!”叶倩说话间伸手入怀^*,掏出一封累死密函之类的东西递给老皇帝,“这是我父王的折子^,请您过目?*!?br />
    老皇帝看了文莱一眼&,文莱立即上前接过奏折递给老皇帝&。老皇帝缓缓打开*,看了片刻&,将奏折放下,对叶倩道:“此事可不是小事,云暮寒是云王府世子^,成亲后要继承云王之位。若他被你招纳为驸马&,云王府可就少了云王了*?!?br />
    “云王府不是有云浅月吗^?云浅月如今执掌云王府偌大家业&,云暮寒不如就给了我吧*!”叶倩看了一眼一直未说话的云浅月。

    “月丫头毕竟是女儿身*,早晚要嫁人生子&,不能继承云王之位&*&!崩匣实垡部聪蛟魄吃?*^,见她正在给仔细地剥掉鱼刺*,剥完了却不是自己用,而是放在了容景面前的碟子里。他老眼精光一闪,缓缓道&。

    “嫁人她也可以掌家??!况且她还能嫁远了不成*?”叶倩目光略过云浅月*,放在容景身上,停了片刻^,清声道:“据说千年前有一位女皇,而且我父王就我一个女儿*,将来必须要我继承南疆,也会是女王^。而西延有护国神女,地位尊崇&。若是皇上破例有一位女王爷也不是不可以吧&?”

    众人目光都定在云浅月身上&,心思各异。

    “到也是个理*!”老皇帝笑着点头,看向云王爷&,“云王兄,这是云王府之事,你意下如何?”

    云王爷已经被惊了个够呛^,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倩要招纳云暮寒为驸马,他连忙起身,惶恐地道:“虽然是云王府之事,但这不是家事&^,而是国事,老臣一切听从皇上的旨意?*!?br />
    “也就是说云王兄不反对叶公主所说,同意叶公主和云世子联姻^?”老皇帝挑眉,顿了顿,又道:“也同意叶公主所说将来让月丫头继承王位&?”

    “这……”云王爷一时间没了主意*,看向云浅月&,见云浅月头也没抬&。他想说浅月不才^,哪堪当王爷之位**?但又觉得她不是如此,她这个女儿比他遇事还镇定冷静,他这了半响,连忙惶恐地道:“这可是大事&*,老臣也无主意*?;噬献鲋鞅闶?,老臣听皇上的!”

    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在座众人&&,“众卿以为如何*?”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无人说话。

    “冷王兄^,你以为如何?”老皇帝目光定在孝亲王身上&。

    “这……”孝亲王如今也知道云浅月非同一般了&,若非如此,她如何能得景世子&、七皇子、染小王爷等爱护^?况且从那副紫竹林图画他更明白云浅月不能惹,如今又承了云浅月一颗大还丹的人情,他也拿不准皇上的意思,只能保守地道:“老臣以为这事情要慎重*?!?br />
    “德王兄以为如何?”老皇帝看向德亲王。

    “回皇上,最近十年来一直无联姻。如今叶公主既然喜欢云世子^,愿意招纳为驸马,而南疆王也有奏折同意联姻**,这样能促进邦交。老臣以为也无不可^?!钡虑淄醣硖?。

    云浅月抬眼看了德亲王一眼^^,德亲王府对叶倩和夜轻染之事一直持保留态度。毕竟南疆王就叶倩一个女儿,而德亲王府就夜轻染一个小王爷。叶倩若和夜轻染结为连理,总有取舍*,南疆虽是小国,但也不能舍去^,所以只能夜轻染去为驸马,那么德亲王府可就无人继承了。如今叶倩不要夜轻染了,转而要云暮寒,正和他意。焉能不成全?

    “嗯!”老皇帝点头,又问德亲王,“那云世子若是招纳为南疆驸马的话,荣王府何人来继承*?你也觉得叶公主的话有理*,认为月丫头可以担任女王&?”

    “这……”德亲王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了容景一眼*,保留地道:“这可是个大事&,要慎重考虑^。虽然说千年前是有一位女王。依照南疆的形势所迫,叶公主也可以继承南疆王&,但天圣可不比南疆&。就怕浅月小姐不能胜任女王*!”

    “嗯*!”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夜天逸,“天逸,你以为如何&&?”

    夜天逸站起身^,恭敬地道:“儿臣以为甚好!正如德王叔所说&,天圣和诸国久未有联姻,既然叶公主有此意,云世子也有此意^,南疆王也有此意^,云王也无意见&。这就是喜事一桩?!倍倭硕?&,他继续道:“至于云王府无人继承王位之说*,儿臣以为云王叔如今身体很好,十年八载也无问题。到时候再议此事也不迟!?br />
    “嗯!”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大殿中的文武百官,“众卿以为如何&?”

    众人都是见惯朝中风云变幻的,如今太子不得皇上的喜&*,七皇子一副地质图得了皇上大为称赞,而今又略过太子询问七皇子,连忙都起身,纷纷附和,“臣等觉得七皇子之言有理!”

    夜天倾和夜天煜并未出声*。

    “天倾,天煜&!”老皇帝挨个看过来,最后老眼定在夜天倾和夜天逸身上。

    夜天倾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儿臣觉得七弟说得有理*!”

    夜天煜也站起身,看了夜天逸一眼&&,又看向云浅月**^,忽然一笑,“儿臣也觉得七弟说得有理。不过嘛……”他话音一转,看向云王^,“云王叔如今看起来就有心无力了。不知道七弟看出来了没有^?衣我看,十年八年可够呛**。关于云王府继承人之事早晚要说,不能先顾眼前,而到时候后面一团乱麻*。这云王之位还是有个定论之后,父王再同意叶公主和云世子之事为好?!?br />
    “哦?那依你看该如何&?月丫头可能接任云王执掌云王府&&?”老皇帝看着夜天煜挑眉&。

    “月妹妹如今在云王府掌家不过数日,便将云王府上下打点的井井有条。更甚至儿臣还知道本来云王府名下亏损的店铺如今在月妹妹的手里全部盈利。最高一个店铺的利润每个月就有五千两金子入账。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币固祆系?。

    夜天煜话落&,众人看向云浅月的目光纷纷都有些变化&。一个月盈利五千两金子&,王爷的俸禄每年才有五千两可拿,而是不是金子&*,还是银子。这一个月就盈利五千两金子是什么概念可想而知。

    “嗯^?果真有此事?”老皇帝竖起眉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抬眼看了夜天煜一眼,想不到他还有两下子,对老皇帝一笑,懒洋洋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最近太累,没顾忌那些账目。没想到四皇子比我还清楚?!?br />
    “儿臣是偶然得知?!币固祆狭κ樟部羁疃?,对老皇帝恭敬地道:“儿臣以为既然是有关于云王府之事,月妹妹又是云王府嫡女^,况且如今又掌家*。父皇可以听听月妹妹是何想法?”

    “月丫头的想法不急,朕先问问景世子的想法^!”老皇帝目光转向容景,“关于此事**,景世子有何高见**?”

    容景淡淡一笑*,“叶公主和云世子两情相悦,又能促进天圣如南疆百年交好^,这是一桩好事^。而继承云王之事,景以为云王府枝叶繁盛,可以择一人承袭王爵?!?br />
    “这倒是一个办法!”老皇帝点点头^,看向云浅月,“月丫头**,朕这回该问你了**,你是何想法?”

    “皇上姑父,您累不累?”云浅月忽然放下筷子^,看向老皇帝&。

    老皇帝一怔,“月丫头何出此言?”

    “您问了这个问那个,足足问了两柱香。我都快吃饱了,您才问到我这里^?^!痹魄吃吕裂笱蟮亟碜用还峭芬话愕嘏吭谧雷由蟐,“您看我像做王爷的料吗^?”

    老皇帝不语,众人都看着她*,要形象没形象,要端正不端正^,都无声叹气^。齐齐想着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从小到大都是这般**^,实在半点女王的潜质没有^^。叶公主可是南疆王自小培养的^*。今日之事虽然打着两情相悦的幌子,但谁都心里明白,叶公主想招纳云暮寒为驸马必有所图*&。叶公主可不是个简单的只知道爱情的如今清婉公主和六公主一般的皇室公主*。她自小学的便是家国论。

    “本来朕不觉得,你这样一说朕到觉得是有些累了^!”老皇帝不但不恼^,不在乎云浅月的无礼,笑问,“那朕就最后问你一人吧^!你说如何*,朕今日听你的^!”

    老皇帝话落,众人齐齐睁大眼睛^。

    “呀,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这个待遇!”云浅月腾地站了起身,对老皇帝问道:“真的?皇上姑父说这件事情由我决定*?”

    “嗯*!就由你决定!”老皇帝笑着点头&。

    “好!那我就帮皇上姑父决定了^&,到时候您可别怪我做得不合人您的心意&*。这么多各国的使者和文武百官可都看着呢^!”云浅月很是清脆地答了一声*,看着老皇帝眨眼睛&。

    “哈哈,朕是一国之君^,金口玉言。你放心吧!”老皇帝大笑*。

    “那好^!”云浅月看向叶倩^,“叶倩,我问你*,你招了我哥哥为驸马之后,你继承王位之后&,除了我哥哥之外&,还会不会再有别的男人。嗯&,我说的是比如像皇上姑父的后宫一样。有驸马&,等你继承王位后^,我哥哥就是你的王夫,你还会不会有其他的比如王妃之类的*?!?br />
    “不会!”叶倩摇头&。

    “你说你如今喜欢我哥哥&?”云浅月走近叶倩,看向她的眼睛。

    “当然^!”叶倩毫不犹豫*。

    “你能喜欢他多久?”云浅月挑眉^。

    “你能喜欢景世子多久**,我就能喜欢你哥哥多久*!”叶倩忽然对云浅月眨眨眼睛**。

    “我对容景的不是喜欢!而是爱!”云浅月歪头看着叶倩,笑道:“我能爱他这一世,也能爱他下一世,甚至可以保证能爱他生生世世*。你能对我哥哥如此吗?”

    叶倩一怔。

    “嗯?”云浅月挑眉&,“不好回答?还是你不知道如何回答?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爱我哥哥?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驸马和合适的王夫而已&?”云浅月步步紧逼&,不放过叶倩眼中神色^&&,“在你心中^,南疆大过我哥哥*?若是有朝一日,南疆有难&,我哥哥和南疆选一个的话*,你会弃了我哥哥保南疆^^?还是弃了南疆保我哥哥?”

    叶倩本来含笑的脸渐渐僵住。

    众人都看着二人,忽然觉得浅月小姐这一番话似乎不应该拿到明面上来说。毕竟这等隐晦之事从来不会搬上台面**。人们都喜欢在每一件事情上蒙上一面完美的面纱。鲜少有人这么赤裸裸地将事情翻个底朝天*。让阴暗全部从底层亮开在太阳光下*。而云浅月就做了^,且做得理所当然。

    “嗯&?叶公主**,你的答案&?”云浅月话落,笑看着叶倩。

    叶倩刚要张口,云浅月忽然又提醒道:“我可就这一个哥哥&!叶公主,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顿了顿,她看着叶倩,虽然笑着,眸光却没有丝毫笑意&,“若我哥哥被你招纳为驸马&&,那么他就是你的责任^。你不止有南疆*,还有我哥哥*。若是你对不起他&,让他成为了南疆国土和你权利阴谋下的点缀的话,那么我是不会饶了你的?!?br />
    叶倩张着的嘴忽然闭上^^。

    “想知道我会如何不饶了你吗?”云浅月声音忽然很轻&,笑着问*。

    “如何?”叶倩终于吐出两个字。她第一次才意识到她以往小看了云浅月^,不^,或许说她并没有小看云浅月&,云浅月就是这样,这才是她*。

    “南疆会寸寸成灰!信不信&?”云浅月忽然贴近叶倩耳朵,用只有她和叶倩和云暮寒三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

    叶倩面色一变^,云暮寒身子一震。

    云浅月忽然撤回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倩。

    叶倩死死地盯着云浅月,忽然大声道:“云浅月&,我不会答应你什么!我招定云暮寒为驸马了!你威胁我也不管用*。云暮寒既然是我的驸马*,我自然会好好对他,那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br />
    “叶公主,你太激动了&!”云浅月笑着丢下一句话,转过身^,对老皇帝耸耸肩道:“皇上姑父^,我就这么一个哥哥*,娘亲去得早&,我就是一个女人而已,不管什么家国大事,我只关心我哥哥好不好。您也见了,叶倩似乎并没有多喜欢我哥哥*,所以……”

    “云浅月&,谁说我不喜欢&!我喜欢他!”叶倩忽然拦住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眨眨眼睛,“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若不是叶公主太含蓄**,就是我的眼睛太不好?拉拉小手就是喜欢了?”

    “那如何才是喜欢?难道你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宽衣解带不成?”叶倩似乎怒了。死死地瞪着云浅月。

    云浅月笑看着她,叶倩越怒^,越是点缀着她的笑意越深^,“你要是宽衣解带,让众人欣赏欣赏南疆叶公主的风姿,我到也不反对??墒堑敝诳硪陆獯褪悄愣晕腋绺绲那蠡??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叶倩怒极&,袖中的一条红绸飞出&&,猛地对云浅月出手。云浅月袖中的红颜锦也不甘落后,几乎同一时间飞出^^。二人顷刻间打了起来,一红一紫^&,两道窈窕的身影配上一红一白两条锦绸*,瞬间令人眼花缭乱。

    众人都齐齐看向老皇帝,只见老皇帝微微一怔*,并未阻止^。于是也无人说话*。

    本来场中夜轻染和容枫二人较量得难舍难分&,如今又多了云浅月和叶倩&*,霎时整个大殿热闹非凡,有武功的人们看得精神抖擞&,没武功的人们看个眼花缭乱。

    叶倩武功极好*,招式如繁花层出不穷,而云浅月的招式简单,却每每有效。二人不出片刻便过了数招^。

    大约过了一炷香之后*&,云浅月和叶倩二人打到大殿门口,云浅月眸光一闪,忽然变幻了一个招式用红颜锦将叶倩的身子团团围住,叶倩连忙也变幻了个招式跳出红颜锦围困的圈外,就在这片刻功夫^^,云浅月转眼间便将大殿门口几名守卫腰间的剑拔了出来,一共三把&*,顷刻间向不同的方向飞去&。一个方向是夜轻染*&,一个方向是南凌睿,一个方向是云暮寒&。

    三把宝剑的速度都是极快,带着破空之声&。

    云浅月忽然住了手,对叶倩大喊道:“叶倩*,这三个人你若是都能救了!我就服你!”

    叶倩一惊,须臾面色一变*,她看向那三把宝剑直直地对那三个人胸口飞去&,夜轻染和容枫正打得热闹&,没想到云浅月对他放冷箭,他一怔,忽然住了手&,直直看着那把宝剑飞来,却并未躲闪^&,南凌睿正一口一口地品着酒,眸光似笑非笑地看着那把宝剑飞向他胸口&,也并未躲闪和有任何动作^&。云暮寒更是站在大殿的正中央一动不动,目光不知道是在看向云浅月还是在看向叶倩^*。

    “你若是不救,他们可就都死了!”云浅月笑着提醒*。

    叶倩整个人如傻了一般^,面色有那么一瞬间灰色*,不过一瞬间而已,她眸光恢复清明*,飞身而起,手中的红绸同时飞出^,转眼间,红绸打断了距离云暮寒近在咫尺的宝剑^。她飘身落在云暮寒身边,再去看夜轻染和南凌睿*,那两把宝剑已经距离二人胸口一寸之处^,她紧抿着唇,面色有一瞬间的冷意和冷漠^,并未再有任何动作^。

    即便那两把宝剑已经贴近胸口&,最后一刻,就会穿透心脏,但夜轻染和南凌睿依然一动不动。一个有些愣愣地站在,一个依然举杯往口中喝酒^^。似乎都没看到顷刻间就能使他们致命的宝剑。

    众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齐齐睁大眼睛看着二人^,有些人已经恐惧地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的最后一刻&,夜轻染身边的容枫忽然出手,打开了夜轻染面前的宝剑。他身子被那剑的弹力震得退了一步*。与此同时&,坐在南凌睿旁边的南梁国师忽然出手*&,两指捏住了南凌睿要刺破锦袍的宝剑^,宝剑纹丝不动。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定格,将大殿中所有人的表情也定格。

    云浅月忽然一笑,将红颜锦收回袖中*^,双手合在一起&^,轻拍了两下,掌声清脆,她声音亦是清脆,“叶倩&,原来你对我哥哥果然是情深。好,我就答应将我哥哥做你的驸马了&!”

    叶倩转头,脸色晦暗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抬步向她走来,眉眼间似乎笑成了一弯月牙&,“你舍了夜轻染和睿太子&,救我哥哥^,这说明你对我哥哥比对他们两个都深重。将我哥哥交给你,我也算是放心了^&!”

    叶倩冷哼一声&*。

    云浅月看向上座的老皇帝,笑道:“皇上姑父*,俗话说有钱难买两情相悦。您就给他们指婚吧!至于云王府的承袭王爵之人自然不可能是我^&,我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我的愿望就是嫁人,可不爱这些家国之事。不过我可以推荐一人?!?br />
    “哦^?何人*?”老皇帝挑眉&。

    “云王府旁支有一个人叫做云离^^。他是云王府润字辈嫡出子系,今年十九。喜好诗书**,十岁能文,天圣一百一十四年入乡试,当时十岁&,一百一十七年入州试,当时十三岁。曾写有一篇《论江山赋》,这篇赋当时还流传到了您耳中^,您兴起了想见你的念头^,不过被孝亲王给搅黄了&。不知道皇上姑父还记不记得他&&?”云浅月看着老皇帝**。

    老皇帝沉思了片刻&,点点头&,“嗯,一经你说起&,朕才想起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br />
    “云王府润字辈嫡出子系,也就是爷爷那一辈的嫡出,也不算是太远^。云离有此才华,过继给我父王为子*,继承云王府^,这样的事情在以前哪个朝代都是有过先例的。也不算不合礼数^?^!痹魄吃掠值?。

    “云离今日来了吗*?”老皇帝看向云王府家眷席,并没有看到男子*。

    “今日没来^。不过孝亲王几日前见过云离。孝亲王是老臣**^,想必看人很准&,对云离应该印象很好。而我父王也知云离有才,且有效国之心,甚为喜爱?!痹魄吃驴戳诵⑶淄鹾驮仆跻谎?,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可以将他此时招来,也可以等寿宴之后再商定此事*?&!?br />
    “冷王兄,你见过云离?此人如何&?”老皇帝看向孝亲王。

    孝亲王看了云浅月一眼,想起那日云离和凌莲去他府中答谢赠画之事,他心神一凛,连忙躬身道:“回皇上^*,老臣觉得那云离不错。不次于云世子之才和品貌?^!?br />
    “云王兄^&,你以为如何?”老皇帝看向云王爷。

    云王爷显然还从刚刚心惊中回不过神来^,闻言只能点头,附和道:“浅月说得是,云离那孩子不错,老臣很是喜爱?!?br />
    “好!既然云王兄和冷王兄都如此说&,那此事就这么定了&,等寿宴之后朕见见云离*,若是可行*,云王再实施过继认子之事^?&!崩匣实鄣阃?*。

    云浅月不再说话*。云离有凌云之志^,那么她就给他架一座通天的阶梯。就看他造化了!

    “叶公主*,朕答应你招纳云暮寒为驸马,即今日起*,他不再是云世子^,只是云王府嫡子云暮寒。取消他的世子之位^&!崩匣实劭聪蛞顿籢,“你可有意见*?”

    “没有!”叶倩摇头*。

    “云暮寒,你可有意见?”老皇帝又问^,“你可愿意为南疆驸马?”

    “臣单凭皇上做主^!”云暮寒垂首。

    “好!文莱,即刻拟旨^。云暮寒赐婚与南疆叶公主之驸马。待寿宴之后,朕与南疆王、云王爷一同择定婚期^!崩匣实鄯愿?^。

    “是,皇上!”文莱立即着拟旨官拟旨&。

    大殿这一刻静寂无声。

    老皇帝看着叶倩笑道:“叶公主*^,你可是好福气,朕的公主心心念念了云暮寒数年^*,如今他却是当了你的驸马。到了南疆之后,你可不准欺负了他&?&!?br />
    “我哪里敢欺负他?皇上^^,您没看到她有个嚣张跋扈的恶妹妹吗?”叶倩似乎笑了笑&。

    老皇帝闻言哈哈大笑,“月丫头是恶了些^。不过她就这么一个哥哥&,被你拐走了,心里自然不好受。为难你一些是人之常情!?br />
    叶倩瞪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对她笑着挑了挑眉&,柔柔地喊了一声^,“嫂子&!”

    叶倩一个激灵,云浅月不再理会她&,看向大殿正中的夜轻染和容枫&,歉意地摆摆手*,“你们继续,刚刚是意外^!被奥?,她向座位上走去^^。

    她故意惹怒叶倩&*,就是要试试她的决心有多大&,婚姻不是儿戏*,她自己搭上婚姻没关系,但他拖上了云暮寒,即便云暮寒愿意^^,但她也要管管*^,毕竟他是她的哥哥,况且叶倩和南凌睿,她的亲哥还有那么一段纠葛。而且还有对夜轻染追逐了数年的感情。她不想让她因此毁了她两个哥哥外加一个好朋友。

    在那么短的时间,在那种出乎人意料的情况下。叶倩根本思考不多,只能遵循她本心而做。她若救云暮寒^^,不管是不是喜欢,就说明她真的决心已定,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若是她救的人不是云暮寒^,或者是南凌睿,或者是夜轻染的话,那么她就怎么也不会让云暮寒做他的驸马*。不管她有什么阴谋^,她都会给她捅破&&。

    况且还有一点*,她就是要南凌??辞宄⺗,这个女人舍了他,不管是什么理由**。总之是舍了,若是南梁国师不救他,他就死了^。她能为了南疆的万咒之王舍弃他去追寻夜轻染^,又会为了南疆的国运安危要招纳云暮寒为驸马*,说明在叶倩心中南疆比他重要。他心中不管再对她有什么想法,总要清醒一些^,别受到这个女人的左右*。她的亲哥哥,她不想他因叶倩而困情**,不可自拔^^。若是困的话*,也该是一个值得的人。

    “朕看不用继续了!他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一直不分高下。就到此为止吧*!”老皇帝看向夜轻染和容枫,摆摆手,威严的面容一现,沉声道:“容枫*、夜轻染听旨&!”

    ------题外话------

    我终于将云暮寒给嫁出去了^!O(n_n)O~

    我觉得比起叶倩*,我们的月儿粉威武滴!乃们说呢?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13030701999(10钻)&、吕奶奶(10钻)*、落雨烟云(5钻12花)、meimei梅(5钻)、499415104(20花)&、cw981110(1钻5花)*&、wangying9999(2钻200打赏2花)、lucindap(4花)、mmt12(2花)*、544139600(1钻)&*、cydhw(1花)、腹黑小毛毛(2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章 出乎意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章 出乎意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