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终生为妇

    云浅月闻言揉着额头的手一顿^,顺着手指缝隙看容景,见他笑意中透着几许认真*,看来真是想要洞房花烛*,将她吃拆入腹,她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睛,不做理会*^。舒榒駑襻

    “嗯**^?”容景见云浅月不说话*,如玉的手在他腰间轻轻摸索。

    云浅月伸手扣住他的手^^*,压低声音道:“规矩些*^!别忘了这是青天白日*?^*^!?br />
    “也就是说天黑了就可以了**?”容景眉梢微挑,清泉的眸底绽放出一抹黑色的亮光。

    “不可以^!”云浅月红着脸提醒^,“别忘你如今的身体*,不想精尽人亡就规矩些^^?*!?br />
    容景手一顿,眸中的光华忽幻忽灭了一下^,无奈叹道:“云浅月,我还没那么弱**!”

    云浅月哼了一声,警告道:“你还没及冠,属于未成年人^**?!?br />
    容景嘴角难得地抽了一下,又默了一下道:“这京中的男子一般在十五岁生辰时就会安排通房^,可以行男女之礼了^。我就算没及冠*^^,如今也差不远了**?!?br />
    云浅月猛地放下捂着额头的手看着容景^,眼睛细细地眯起*,“你有过通房了*?”

    “没有!”容景摇头^^,“这些年卧病在床*^,你一直盯着我,我有没有你不是最清楚?”

    “那就是你想要通房了?”云浅月危险地挑眉,他敢说想要她立马掐死他^*。

    容景忽然闭上眼睛**^,似乎极其郁闷,“云浅月,我想要的人是你*!”

    云浅月眸中的危险褪去,嘴角扯开^,将身子往他怀里偎了偎,好笑地道:“这种事情是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如今还不到时候^。乖*,我陪着你*,睡吧^!”

    “也罢^!”容景无奈地叹了口气**。

    云浅月也闭上眼睛^,嘴角的笑意却是怎么也忍不住蔓开^^^^。她喜欢这种明明白白丝毫不掩饰的坦白*。容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喜欢你^,爱你*,想要你*,会明明白白地让你知道^。他生气了^,恼怒了^,害怕了,紧张了,担心了^^,也会让你明明白白地知道^*。

    “什么时候才会天时地利人和呢!”容景闭着眼睛半响后又吐出一句话。似乎在思量^。

    云浅月长长的睫毛颤了两颤**,提醒道:“你不是困吗^*?怎么还不睡**?”

    容景唔哝了一声什么^*,云浅月没听清,刚想再问^,便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传出*^^。她睁开眼睛看着他,片刻后笑了笑,又重新闭伤眼睛*。想着什么时候会天时地利人和呢?她也不知道^^,不过相信总会有那么一日的^,或许早*,就在几日后或者不久后,或许晚*。

    本来没有困意,但被容景均匀的呼吸声感染,不出片刻摒除了脑中的思绪很快睡了去^。

    浅月阁静静,房间静静^,无人前来打扰*。

    这一觉睡得很熟*,云浅月再次睁开眼睛,身边已经无人^,她转头看向房间,房间空无一人^,窗外阳光正好*,她有些迷糊地看着窗外片刻,伸手摸摸身边的被褥,被褥已经冰凉,她又伸手揉揉额头,对外面喊*,“凌莲、伊雪*!”

    “小姐^,您醒了*?”二人推开门进来*。

    “我睡了多长时间*?”云浅月看着二人,窗外此时阳光正好*^*,她记得睡的时候是午后^*。

    “您从昨日下午睡的,一直睡到现在,如今快午时了!绷枇ψ诺繼*。

    “容景什么时候走的^?”云浅月放下手,懒洋洋地抱着被子问*^*^。

    “景世子是今日早上走的^*?!币裂┙庸癪,笑着道:“景世子吩咐奴婢二人不要吵醒小姐,说您这些日子定然没能好好休息*,让您睡吧**!奴婢二人就没喊您?*!?br />
    云浅月笑了笑^*,想起什么^,又问*,“昨夜……夜天逸没吹箫**?”

    凌莲和伊雪闻言对看一眼*,齐齐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云浅月*^,凌莲低声道:“昨夜七皇子的箫声刚响起,景世子便打开了窗子^^,后来七皇子的箫声就停了**?!?br />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没将我吵醒呢*!”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夜天逸见到容景在她房间里*,还如何会吹箫?想起夜天逸^,她叹了口气。

    “小姐^,早上的时候大管家来说大小姐闹着要去凤老将军府,向您请示。奴婢说您在睡觉*^,等您醒了再给大管家回话?!绷枇醋旁魄吃耝*,禀告道*。

    “让她去!”云浅月想着如今她聘礼都收了**,凤老将军又能如何?还能将妾变成妻?或者说还能退婚*?她身为云香荷的外公**,本来不该插手云王府之事,如今却是插手了。她收了他的鼻烟壶也答应了^。如今再出尔反尔的话*,他那张老脸就不用要了^**。

    凌莲点点头,又道:“一个时辰前宫里的皇后娘娘派人来传话,说皇上五十五大寿,虽然公主之死^^,还有诸多事情**^,但皇上更想借此机会除除晦气,热闹热闹***。已经决定在寿辰之日大摆宴席**,京中各府的家眷都能参加*。除了染小王爷和枫公子比武一决高下外^,还要各府小姐献艺*,一展所长^*。到时候皇上定会钦点小姐您的。您今年铁定躲不过的*,要有所准备。并且要给皇上准备贺礼^,丞相府的秦小姐和京中各府小姐早就着手准备了*^,您若是拿不出贺礼的话不太好*,不能落人话柄?!?br />
    “嗯,我知道了*!”云浅月点点头^^。

    “小姐*,如今距离皇上五十五大寿还剩下没几日了^*^。您要准备什么贺礼?吩咐奴婢二人一声**,奴婢二人这就赶紧准备,晚了怕是来不及了^^?!币裂┝Φ?^^^。

    “不用,我已有打算^,到时候也来得及*?!痹魄吃乱∫⊥穅,想着清婉公主之事,问道:“清婉公主的事情怎样处理了?”

    “回小姐,皇上给清婉公主选了一座距离皇陵很远的公主坟**,昨日夜间吩咐人将清婉公主悄悄埋了*。毕竟出了那等事情,污秽了皇室掩面,入不了皇陵不说,也不会张扬着大肆去下葬的?!绷枇?。

    “嗯*!”云浅月点点头^,她想的就是这样。老皇帝只会认为清婉公主丢了他皇室的脸面,不会想着那是他的女儿^,还一直视为最宠爱的女儿。如今不过是一片草席裹了出去而已**^*。

    “夜天逸那里呢!事情差得怎么样了?”云浅月又问^。

    “据说昨日小姐从刑部回来,七皇子入了宫,将腐尸之事禀告了皇上,皇上吩咐七皇子继续彻查^,可是没有查到任何与仵作有来往的人^,七皇子手下和德亲王手下看守牢房的人也经过了严密排查。没有发现背后之人*??蠢凑饧虑橛质且桓鑫尥沸鞯陌缸?^?^!绷枇?。

    云浅月冷哼一声,“查不到的事情不是查不到^^,只要有人做**,就有?^**?裳璣。只不过是有手眼通天的人给从中间罩了一层膜而已**^?!?br />
    凌莲和伊雪齐齐点头^,“奴婢二人也这样认为?*!?br />
    “黑木寨的事情呢?”云浅月又问^*。夜天逸昨日派出围剿的人,今日总该有结果了吧**?

    凌莲点点头*,“那日黑木寨下山的是二当家的*,大当家的根本就不知道此事*。当七皇子的兵马前去围剿****,才知道二当家的带着人下山污浊了公主^。据说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这些年一直意见不和,二当家的时常带着人出入京城,与什么人来往,也几乎不被大当家的所知。大当家的管不了他。据说大当家的统领的人这些年一直不伤民劫财,所劫都是不义之财^。但即便如此*,二当家的毕竟是大当家的亲弟弟。所以*,还是免不了牵连^*。黑木寨所有人都被七皇子的派去的兵马擒住,并未押解回京城,而是皇上一道圣旨^*,将其放逐了千里之外的苦寒之地^^。大约是皇上不想在这等喜事的寿辰日子口再染鲜血?!?br />
    “嗯^!”云浅月点头。黑木寨二当家的即便如今已死^^,通过和他兄长这么多年对他定是熟悉他的行事规律,焉能不派人跟着他*^?二当家的肯定受人指使**,若是真查的话,定能查到些蛛丝马迹,但老皇帝没将人押解回京就放逐了千里之外^,这说明他不想再查下去*,也不想将这件事情传扬的天下皆知^*。

    “不过红阁传来消息^,大当家的出了阳关城后就在驿站被杀了^。与他一起死的还有他的两个最得力的手下^^?!绷枇值?。

    “哦*?”云浅月挑眉^。

    “华笙姐姐传来消息^,说红阁已经着手在查这件事情了^?*^^;辖憬闼底疟澈笾擞Ω镁褪蔷┲械娜?,是冲着云王府来的*,可能还是冲着小姐您*,让小姐您小心些^,以后出府奴婢二人一定要随时跟在您身边*?!绷枇值繼**^*。

    “嗯!”云浅月点头^。这件事情夜天逸经手的^,以他的聪明谨慎,又怎么会让人一再的钻了漏洞的*,除非他是故意露出漏洞*,引蛇出洞^^。那么他此时是否已经知道了什么?不过如今的夜天逸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夜天逸了**,即便知道什么也不会对她说的^*。

    “小姐,天色不早了^,您洗漱用膳吧^!”伊雪看了一眼天色道。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了床。梳洗之后,二人端上午膳^,她对二人招手*,二人对看一眼^*,也不推脱*,坐下来和她一起用膳。

    用罢午膳*,凌莲前去给云孟回关于云香荷要去凤老将军府的话,伊雪则收拾桌子*。云浅月难得闲下来,拿了一本书窝在软榻上看了起来*^。

    这半日浅月阁无人前来打扰^,云浅月在房中静静看书*,到也别样悠闲*。

    天色晚下来的时候,一只百灵鸟飞进浅月阁*,在房檐上转了个圈,飞进了房间^。凌莲和伊雪刚要去抓,云浅月出声阻止**,“是风烬的信使!”

    二人立即住了手*。

    百灵鸟落在云浅月肩膀上,歪着头看着凌莲和伊雪*,一双鸟眼滴溜溜转了几转之后*,便看向云浅月^,对她啾啾叫了两声***,然后用鸟嘴去叼绑在腿上的东西*。

    云浅月放下书本^*,将它捧在手里^,见两只鸟腿上都绑着纸条,她伸手将纸条解下来***,百灵鸟似乎松了一口气一般,跳出她的手*,身子一软**,软趴趴地躺在了她腿上闭上眼睛。

    “这只鸟真有意思!”凌莲笑道。

    “百灵最是难养,难为风烬用它来做信使?*!币裂┮残ψ诺?。

    “它看来是累了!”云浅月也好笑地看了一眼在她腿上的鸟^^*,“什么人养什么东西,风烬养的东西跟他一样^,都很懒*。以前出去的时候从来不骑马**,都靠着我睡觉。一个大男人没见过这么不懂得怜惜女人的^^*。你们看看*,这只鸟也是。风家离这里也不是太远吧?就累成了这样^?*!?br />
    二人笑出声。

    云浅月不再说话^,伸手打开纸条^。只见第一个纸条用她教的汉语拼音写着一切安好^^,第二个纸条写着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冰激凌^^。她有些无语地看着两张纸条^^。不过也说明风烬回风家应该一切很顺利。也算是宽了她的心。

    “小姐要回信吗?”凌莲和伊雪也看到了纸条上的字迹,对云浅月询问*。

    她们并不认识写的是什么,想着这应该是一种传信符号吧*^?不过这种符号看起来半丝痕迹也不可循*^。一般的江湖各大门派和朝廷的暗使都会有各自的传信手法*^,各派的手法虽然不同^*,但还是可以看出是哪个门派的信使以及能从传信的信息中猜透一些讯息的^?^?墒钦飧龇糯永疵患?。更不说猜测其中信息了*。

    “嗯^,回信*!”云浅月点头**,对凌莲道:“你去北角墙壁的暗格里将我的羽毛笔和信纸便条取来两个?!?br />
    凌莲点头^^**,走到北角墙壁轻轻一按^^,里面放着一个用羽毛做的笔,十分小巧精致*,她惊讶地睁大眼睛^,又将里面的纸条拿出两个,来到云浅月面前道:“小姐*,这种笔看起来真的很灵巧轻便*,便于携带。您是怎么做的^?”

    “回头给你们两个*!”云浅月笑着接过羽毛笔和信纸*。

    二人面带喜色地点点头**。

    云浅月提笔在小片信纸上用汉语拼音写道:“一切小心^,行事切勿操之过急^?^!毙幢?*,又在另一张便条上写道:“你的冰激凌跑不了*^?*!毙赐曛?,她对上凌莲和伊雪二人疑惑好奇的视线解释道:“这叫做汉语拼音*,你们若是想学的话^^^,这两日我正好没事儿,可以教你们*?^!?br />
    “多谢小姐*!”二人齐齐一礼。

    云浅月笑了笑^^,刚要将两个便条绑在鸟腿上^,便听到门外走轻缓的脚步声走了进来,她停住手向外看去*^,只见容景进了浅月阁^。月牙白的锦袍在夕阳余晖下洒了一层金光^,缓步而来**^,浅月阁的玉兰花都似乎娇羞地垂下了头^。

    凌莲和伊雪见容景来到^,对看一眼,向外走去*,来到门口,齐齐对容景一礼^。容景对二人点点头^,挑开帘幕,举步进了房间**。他刚一进入,凌莲很有眼力价地关上了房门*^,和伊雪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门外^!敖袢杖チ四睦?^?回府了^?”云浅月看着容景。想着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养眼?

    “没有^**,去了议事殿?!比菥霸谠魄吃旅媲罢径╚^^*,看了她手中的便条一眼^,挑了挑眉。

    “去议事殿*?你如今身体不好^*,不是应该休息?”云浅月皱眉。

    “这几日使者进京,皇上吩咐我处理接待事宜^*。如今使者虽然未曾进京^,但也该准备了?**!比菥八祷凹淠抗獠焕朐魄吃率种械谋闾鮚*,问道:“这是什么字*?”

    “汉语拼音**^!”云浅月道**。

    容景挑眉,“谁的信*^*?”

    “风烬!”云浅月实话实说**。

    容景伸手拿起放在一旁风烬来的两个字条看了一眼^^*,又从云浅月手里拿过她写的两个字条对比了一下,对她指着信条上几个一模一样的字母问道:“这说的是什么?”

    “冰激凌!”云浅月看着那三个一模一样的字^^^,觉得好笑^*^。

    “他说了什么*^?你回了什么?”容景又问。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讲个风烬的来信和她的回信念了一遍^*^。

    容景点点头,缓缓坐下身,并不说话**^*,伸手将云浅月写好的两个信条绑在了百灵鸟的腿上^。他动作不快^,却是很快就绑好,绑好后将百灵鸟依然躺在云浅月腿上大睡***,它一把将它抓起*,手腕轻轻一甩*,顺着窗子扔了出去。

    云浅月一怔**,向窗外看去*,只见百灵鸟如一道抛物线一般被扔远^,先是睡得迷糊要向地上坠去,然后被惊醒了^,抖着翅膀飞上了高空。她收回视线*,看向容景^。

    容景用娟帕擦了擦手**,对云浅月温声道:“我也想学汉语拼音?!?br />
    “你不用吧?这不过是风阁的传信工具而已^?!痹魄吃潞眯Φ乜醋湃菥?。

    “可是那里面有无关风阁的内容**,我必须要知道。免得将来大婚之后一些宵小惦记着我的夫人*^,我还蒙在鼓里不知*?*^*!比菥耙槐菊氐?*。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你放心,容公子,天下再挑不出来一个比你美的*!我喜欢美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红杏出墙的*^?!?br />
    “你不出墙**^,可是有红杏来爬我家的墙怎么办^*?”容景问。

    “剪掉^***!”云浅月吐出两个字。谁敢爬容景家的墙就是和她过不去^,她不会饶了她的。

    “嗯*^,为了更好的将红杏剪掉*^,必须找到红杏的根源*。所以^,你说我学还是不学*?”容景似笑非笑地问。

    云浅月想着感情此红杏非彼红杏,她看着容景认真的脸,笑了笑,“那还是学吧*!”

    “现在就学**!”容景拉着云浅月站起身向桌前走去。

    云浅月想着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也当了一回容景的老师。跟着他来到桌前,见他铺开宣纸*^*^,挽起衣袖磨墨*,动作优雅^^,她偏着头看着他,想着她该是多少次回眸才换得这个男人倾心爱她?有一句话说的好,珍惜眼前人。她愿意珍惜他。

    “好了!”容景磨好墨*,对云浅月一笑***。

    云浅月提笔,在宣纸上写下拼音字母,写完后^,一个个指着念给容景*。念罢后,开始交给他用法。半个时辰后*,她讲解完,看向容景*,“会了吗^*?”

    “没想到就这些简单的字母却是如此博大精深的用处*?!比菥霸尢镜氐?^。

    “当然,汉语自然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民族上下几千年的文化呢!源远流长。什么文字也不如汉字来得精妙?!痹魄吃碌靡獾氐?。

    容景挑挑眉*,浅浅一笑^,“这么说你还会别的文字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对上容景的视线*,笑着点头,“怎么?我会十几种语言,难道你都要学^*^?那些可没有这几个汉语拼音来得简单!?br />
    “学!”容景缓缓点头***,吐出一个字。

    “那些都是无用的东西**^,你学了也不能起什么作用*?^;故撬懔薧!”云浅月摆手*^。

    “凡是你会的^,我都要学会?!比菥翱醋旁魄吃?^,“你的所有都是我的^*!”

    “霸道^!”云浅月笑着叱了他一句。

    “教不教?”容景问^^。

    “喊声老师来听听^^*!”云浅月拿起乔来^^^。这个时候不利用资源对他压榨还什么时候压榨?她最懂得的就是过期作废的道理。

    “老师*!”容景喊了一句*。

    “乖!孺子可教^?!痹魄吃侣獾氐阃?^,见容景笑看着她眸光深深^,她撇开脸问,“又打什么鬼主意?”

    “听说过一日为师终生为妇吗^^?”容景笑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更正道:“容公子,那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父亲的父**?!?br />
    “在我这里,就是这个**?!比菥吧焓直ё≡魄吃孪搜?*^,“你跑都跑不掉*^?!?br />
    “我根本也没想跑***!痹魄吃潞眯Φ乜戳怂谎?*,推开他^,重新拿过宣纸铺开*,对他问道:“英语^、德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满语^、藏语、壮语、苗语、瑶语……这些*,你先学哪个*^^?”

    容景眸光微闪,“满语^^、藏语、壮语*^、苗语、瑶语……这些是什么语言?”

    “是民族语言***!”云浅月想着果然不愧是容景。

    “据说南疆和北疆以及南梁^、西延的小边界处生活着不同于我们语言的人^。那些你知道是什么人^^?”容景挑眉**。

    “北疆有满族,南梁和南疆有藏族和苗族^*,西延有壮族^,还有天圣南部有瑶族*。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小的种族?!痹魄吃滦ψ诺溃骸安还缃袼坪趸姑恍纬烧庵置褡宓乃捣?,所以他们统统都成为蛮夷?**!?br />
    容景眨眨眼睛^,“你会她们的全部语言?”

    “可以这么说*!”云浅月笑着点头,看着容景,得意地挑眉,“所以*,容公子^,你此时觉得你捡到宝了吧*^*?”

    “夜天逸知道吗*?”容景没有笑意,低声询问。

    “不知道^*^^!”云浅月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在这个天下^,天圣虽然大一统江山*^,但因为语言不通^^,总会有统治不了的地方*^,那种地方的人民属于游离于天圣国土之外的地方。她会这些各个种族的语言^,自然是对统治者来说最有利的。

    “没有最好!”容景轻舒了一口气*。

    “有你就怕了?”云浅月眉梢挑高*。

    “不是怕^*,而是会增加麻烦^*?!比菥耙∫⊥?*,神色淡淡*,“当一个人执念太深^^,而又得不到的时候*,会做出的事情往往常人难及^。夜天逸对你执念太深^,若是得不到你的话^,那么她也不会让别人得偿所愿*。他对你知道的越多*^*,对你越不利*?!?br />
    云浅月沉默不语*。对于夜天逸,她已经无话可说*。

    “就先学这些语言吧*!”容景沉默片刻,对云浅月道*。

    “好!”云浅月点头^,开始提笔在宣纸上写。从北疆的满语学起^*。她总觉得有朝一日^,她和容景一定会和夜天逸对上*。那么她倾心帮助人和帮他建立起来的北疆基业^,会不会又变成她亲手毁去?她实在不愿。但愿夜天逸不要那么执着。

    房中静静,一个教*,一个学*,两人温暖和缓^*。

    天幕划下黑纱*^,屋中暗了下来,容景和云浅月才罢手^*。

    这时云孟匆匆跑进了浅月阁,人还未到,惊慌的声音就传进房间,“浅月小姐*,不好了^!出事儿了**^*!”

    云浅月想着她以前觉得云孟还沉稳一些*,活了一大把年纪了*,如今是越来越慌张了。她看向外面^,清声询问,“什么事儿**^?”

    云孟转眼间就进了院子,大声道:“孝亲王府传来话,说大小姐前去孝亲王府退婚不成,在孝亲王府门口自杀了!”

    云浅月一怔^*,“你说云香荷在孝亲王府退婚不成自杀了*?”

    “是^^!”云孟点头*。

    “死了没有*^?”云浅月询问^。跑得孝亲王府门口自杀,云香荷倒是有两下子^。她那个脑子可想不出来,这恐怕是谁给她背后支了招吧?应该是凤老将军*,能做到凤老将军的地位^,他自然不是不懂权谋的莽夫^^*。

    “幸好孝亲王府的侍卫发现的及时*^,出手拦住了^^,不过也伤了脖颈的颈脉^*,如今正在孝亲王府救治*,还不知道。刚刚孝亲王派人传来话*,说请小姐您过去一趟?!痹泼系?。

    原来是没死成*!云浅月看向容景,“你说呢?”

    “你既然收了孝亲王府的聘礼*,如今云香荷就是孝亲王府的人?^!比菥暗?^。

    “去给孝亲王回话,就说大姐姐如今已经是孝亲王府定下的人^,让孝亲王看着办吧^^^!”云浅月坐着不动^,对外面道*。

    “小姐^,孝亲王派人来时正好赶上王爷回府,王爷听说了之后就赶去孝亲王府了?*!痹泼嫌淘チ艘幌耝,还是对云浅月道:“大小姐虽然是庶女,但毕竟是王爷的女儿^。您……”

    “既然父王去处理了,就让他处理吧^!你去吧^!”云浅月拦住云孟的话。

    云孟见云浅月不再多说^,只能退了下去。

    云浅月看着云孟身影匆匆出了浅月阁,她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黑下来的夜色*,对容景轻声问^,“容景*,在你的记忆里^^,我娘亲什么样*?”

    “倾国倾城^,聪明绝顶?!比菥巴鲁霭烁鲎?*。

    “你说她为何会嫁给我父王**?”云浅月又问。

    容景眸光微闪,并不答话。

    “你记忆中我父王是什么样?”云浅月从窗外收回视线,看着容景*。

    容景似乎寻思了一下^,笑着道:“我三岁时第一次见云王*,那时候的云王……”他见云浅月认真地看着他,顿了顿,笑道:“你看云雾山什么样*,那时候的云王就是那样*^?^!?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容景三岁时正是她出声之时*^*。她抿了抿唇**,“如今呢?”

    “如今的云王……”容景似乎在想着措辞^^,顿了顿^^,片刻道:“就是云王**!”

    “怎么说?”云浅月挑眉*。

    “符合云王的身份^^!”容景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垂下头^^**,手指轻轻敲击桌面,桌面发出铛铛的响声*。须臾^*,她淡淡一笑,“不错,符合云王的身份^^^!不过也只是一个身份而已?!?br />
    容景不再说话,不知道想些什么。

    这时窗外飞进来一直山雀*,山雀飞进来之后打量了一眼屋内*,警惕地看了容景一眼*,须臾,落在了云浅月的放在桌面的手上*。

    容景扫了山雀一眼,目光落在它脚上绑着的纸条上^,并未说话。

    云浅月将山雀脚上绑着的纸条解下^,只见上面用字母写了一行字,“云香荷已死!我杀*!”落款处也是用拼音写着^*^^,“三公子^!”

    “他才接手风阁不过两日吧^?学得挺快!”容景扫了一眼那字母。

    “这回凤老将军府和孝亲王府算不算结仇了?”云浅月看着那一行话,想着三公子这一手算计的漂亮。先将云香荷贬为妾*^*,她算出云香荷不干,凤老将军定然也不干^,但将他外孙女嫁给三公子是他自己同意的,他不可能迈着老脸再去找孝亲王退婚*,所以就给云香荷支了招。而云香荷跑到了孝亲王府来了这么一手自杀*^,自然是逼迫孝亲王府退亲,但不想三公子借坡下驴,让她弄假成真,玩假死变成真的丢了小命?^^?峙略葡愫傻剿蓝疾换嵯朊靼渍庵屑涞墓亓?***。

    “嗯^^**!”容景笑着点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回凤老将军府该挂白帆了^^!”

    云浅月眸光微闪*,想着凤老将军年岁大了^,经不起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先是风侧妃被贬为侍妾^,再无出头之日*,再是太子侧妃染了紫草被夜天倾悄悄埋了,如今又是云香荷假死变成真丢了小命*。他的女儿^,孙女,外孙女接连出事^*。他不挂白帆还等什么?只是不知道老皇帝那里什么时候挂白帆!

    ------题外话------

    三公子威武了!O(n_n)O~

    景美人在一步步攻占我们月儿的心!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不讨喜的丸子(50钻)、13030701999(10钻)^^、吕奶奶(10钻)*、wzqh1213(3钻)^*、tzking2007(2钻10花)、liyafangok(1钻)、贺彩英(1钻)、微泪含笑(10花)^、梦萱儿(188打赏)*、chenli2008(1钻1花)^^、18344980703(1钻)^^*、doryzh(1钻)、xinyong121(6花)^、若依(1钻)*、幸福的daisy(3花)、*、18344980703(1花)、cydhw(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终生为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终生为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