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纳妾非妻

    云浅月丝毫不意外仵作之死,夜天逸和德亲王治下严谨*,不会出现这等漏洞的。那么只有来了一次的仵作有机会下手*&*。因为谁也不会防范仵作^,仵作碰尸体理所当然,而且时间还正好与尸化粉的时间吻合*&&。

    “什么?仵作死了?怎么死的?”德亲王一惊&^。

    “似乎是服毒自?*^?!”那人立即道。

    “将人立即带来这里!验尸&!”德亲王看了云浅月和夜天逸一眼,见二人不语,他沉声吩咐。

    “是!”那人立即领命去了*。

    “这名仵作年约半百了,是刑部的老仵作**,无数的案子都经过他的手*。比一般的仵作都要有经验和见识*。很多的疑难案件到了他这里都能迎刃而解。所以这些年我掌管刑部一直用的是他。没想到……”德亲王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怎么可能是他?他家中已经无人,孤寡无依。再说本王对他也不薄?&!?br />
    云浅月默不作声。

    夜天逸看向德亲王^,劝慰道:“德王叔*,世间最难以掌控的就是人心*^。你无需自责了*&!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等将那名仵作带来*&,我们验尸之后,或许就能找到原因?!?br />
    德亲王点点头^。

    不多时*^,两个人抬着已经死了的仵作走来&。仵作嘴角流着黑色的血,显然是服毒自尽^*^。

    “月儿,你怎么看^?”夜天逸看着那名仵作片刻,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也看着那名仵作,这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衣着朴素&&。除了嘴角流出的黑血外^,全身完好,她重新戴上口罩手套,将仵作检查了一遍,对夜天逸淡淡道:“他是自尽没错*,服用的还是普通的鹤顶红&^?&!?br />
    “他有什么理由做这件事情&?难道他和这些刺杀云世子和清婉公主的黑衣人有什么联系不成^?”德亲王看着仵作^,疑惑对道:“本王掌管刑部*,这些年对每个人都会严密注意的,从未见他和什么人有过来往&^?!?br />
    “他虽然是自杀*,但是面有愧色*,说明做这件事情觉得愧对王爷信任,同时也说明是他杀&*,迫不得已才做了这件事情**&?&!痹魄吃掠值?。

    “浅月小姐,你从哪里看出他面有愧色&?”德亲王看着仵作*,他没看出什么^,看向云浅月疑问。

    “这是一种埋藏很深的细微表情*。若是德亲王不信的话可以扒开他眼皮看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深处此时是有愧色的^。一个人的眼睛最是骗不了人?&!痹魄吃露缘虑淄醯?*。

    德亲王闻言上前一步,伸手扒开那名仵作的眼睛&,果然见眼中隐藏着愧色&,他松开手**,赞服地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比一般仵作都要厉害。老臣以往真是眼拙了!”

    “德王叔*,月儿是有才华的^&!眼拙的不止是你*,天下多的是人都如是?!币固煲菀恍?。

    “不错*!浅月小姐深藏不露,老臣惭愧?&!钡虑淄醯阃?^。

    云浅月不置可否,她是深藏不露*&^?不过是迫于无奈伪装而已。不再说话。

    “七皇子,如今仵作已死,显然这是仵作所为,你看……”德亲王看向夜天逸。

    “德王叔&&*,下令彻查!查明仵作来历^,或者这两日都与什么人有过接触?*!币固煲菘醋乓阉赖呢踝?*,一字一句地道:“一查到底!”

    德亲王点头,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并未说话*,他回头对身后的两名官员吩咐了下去*。两名官员领命,立即下去查了。

    “月儿&&,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进宫禀告父皇,你是随我一起进宫还是……”夜天逸转头询问云浅月。

    “你自己进宫吧!告诉皇上姑父,这件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自己查吧&!我这几日很累&,想回府休息&&?^!痹魄吃掠靡滦湔谧⊥范サ娜胀?,有些无趣疲惫地对夜天逸道。

    夜天逸看着她^,关心地问&,“月儿,你身体不舒服吗*?”

    “嗯&&!”云浅月点头。

    “我看看*!”夜天逸伸手去把云浅月的脉。

    云浅月站着不动,任她把脉。

    夜天逸眉头皱起,“这么长时间了*,你身体居然还如此虚弱*,这样下去怎么行&?”话落&^^,他拉上云浅月就走,“走,我送你回府!你是该好好休息?!?br />
    “不用了&,你进宫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云浅月甩开夜天逸^^,淡淡一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这么短的路自己能回得去!况且这件事情的确非同小可,皇上姑父应该尽快知道。毕竟还有几日就五十五大寿了,京城如今时常有事情发生,乱麻至此*,可是不利。而且如今夜天煜掌管了西山军机大营^^,夜天倾又有丞相府支持^&。你虽然拥有整个北疆,但是毕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万一你因为我而得了皇上姑父的不喜或者忌讳&,那么你就麻烦了?!?br />
    “月儿……”夜天逸闻言眸光带有喜色地看着云浅月,“你是在关心我!”

    云浅月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天逸,作为朋友&,我自然对你是关心的*!”话落,她看到夜天逸暗下来的脸,不再理会,走过去牵过马缰绳,翻身上马^,调转马头&,离开了刑部门口,向云王府而去。

    夜天逸看着云浅月身影消失*,俊逸的容颜忽明忽暗。

    “七皇子^*&,一个女人的心里若是没有你,就好比一块巨石,坚硬无比,任你风吹雨打,它也屹立如初*^?!钡虑淄跻部醋旁魄吃吕肟?,他发现每次看着浅月小姐背影都挺得笔直*&^。她这个背影不同于大家闺秀循规蹈矩的身影,而是仿佛军人一般^,百炼的钢骨体魄^&,不因为她身量瘦小而令人看弱*。

    “德王叔,风吹雨打不成,那么烈火焚烧或者巨斧劈砍呢?会如何^&?”夜天逸不收回视线&,轻声问*。

    “那么巨石就不再是巨石了!那个女人也不是你原先想要的那个女人了*!”德亲王道&*。

    “巨石碎了,即便成了碎屑&*、石粉、石灰*,也还是它*。这个女人不是我原来要的也不怕&,只要是她就行?*^!币固煲菔栈厥酉?,忽然一笑,“况且看了十几年这样的她,是也该换换样子了&?*!?br />
    德亲王叹息一声^,语气微重,“七皇子,女人总归是女人。女人如沙如风*,再美好也不过是几年而已,韶华不复^&,容颜老去*,也不过是一个蹒跚老妪*&。什么也不比秀丽江山,万里如画,千载基业^,万世功勋来得实在。智者,不会为一个女人左右。君者,不会为尺寸之地所折服^。你可明白^^?”

    “德王叔,你说何为男人^&?”夜天逸看向德亲王**。

    德亲王忽然一怔。

    “男人者。田也*,力也*^&。田者万里江山,千古基业&。力也*,建不世功勋&?!币固煲莺鋈蛔?,看向天空,“可是若没有女人^,即便是万里江山^,千古基业,不世功勋&,却是百年孤独&*&,又有何意?只图一个雁过留声*^,人死留名**?”

    德亲王沉默下来。

    “德王叔^^,你要说的我都明白^。我是夜氏的男人,父皇自小看重&^,在我身上倾尽心血^,只想我和始祖皇帝一样千古传诵&,将天圣大一统江山永世巩固*。我若是没遇见月儿&^&,也许我这一生都会按照父皇的期待,承接始祖皇帝江山万载,将天圣推向一个新的辉煌*。但是我偏偏遇上了她*,她就那样一点一滴不容忽视地住进了我的心,和这天圣的江山基业一样,已经根植在我心中^。你想我如今还如何能割舍她^?割舍她^,等于割舍了我的心脉?^!币固煲萆焓治孀⌒目?,看着德亲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她在这里*!”

    “七皇子**,你会让皇上失望的!”德亲王面色微变。

    “父皇如今已经对我失望了**!”夜天逸面色忽然很淡。

    “作为你的王叔^^^,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若是浅月小姐心里无人还好,你可以将她的心一步步收进你的怀抱**^。但是她心里有人^*^,而且那个人还是荣王府的景世子^*^。景世子可是不同于历代荣王府的荣王*。他不会任人摆布。若是这样下去,你们终有一日会因为一个红颜酿成天下祸水^。于你无益??^!”德亲王几乎有些苦口婆心。

    夜天逸忽然笑了*,看着德亲王,“德王叔*,你错了*!她心里是有容景没错。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无坚不摧**?!被奥?,他见德亲王一怔*,他眸光闪过一丝晦暗,“她心里啊,始终住着一个人^。那个人不是我*^^,也不是容景*,而是一个很深的人。在她心里看不见的地方*,却是无处不在?*^*!?br />
    德亲王疑惑地看着夜天逸*,“七皇子^^,怎么说^^^^?”

    “有时候*,最好的武器不是利剑*,而是人心。攻心至上*?!币固煲莼奥鋇,不再多说,扯过马缰,翻身上马^*^,对德亲王道:“德王叔,我先进宫了!那些尸体你派人放火烧了吧!”

    “好!”德亲王收起疑惑,点点头*。

    夜天逸双腿一夹马腹^^^,打马离开^,雪青色锦袍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视线*^^。

    德亲王看着夜天逸身影消失,想着他的话,片刻后**,对身后喊道:“来人!”

    “王爷!”一人飘身而落**^。

    “七皇子刚刚说的话你可听到了?”德亲王问向身后^*。

    “听到了***!”那人点头^。

    “将七皇子的话原封不动一字不差地传给皇上**!现在就去*!”德亲王吩咐^^。

    “是*!”那人身影隐了下去。

    德亲王待那人退下后*^,又看了一眼云浅月离开的方向^^,转身进了刑部*^。

    云浅月骑马离开刑部这条街道后,笔直的身子忽然一软,软趴趴地趴在白赤凤身上^,她的脸紧贴着白马柔顺的皮毛^^。将脑中所有的事情都摒除干净^^,什么也不想,只听着街道两旁熙熙攘攘的人声,忽然觉得她的世界其实也可以宁静无比*。

    若是有朝一日,这般独自一个人去放荡江湖的话,不知道心里会不会孤寂。

    “浅月小姐*?”前方忽然传来一声讶异的惊呼*。

    云浅月趴着的头抬起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青裳正站在左侧前方^,手里挎了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似乎才从山上采来的草药*。她裙摆处露着的鞋面上沾了泥土^,泥土还湿着^,她脸上身上一层青霜和汗渍^*^,显然是才从山上回来*^。她扯了扯嘴角^**,笑问^*^,“这是上山采药了?”

    “嗯!”青裳点点头。

    “刚下山吧^*?赶紧回府吧*!”云浅月不欲多说**,重新趴在马上^。

    “浅月小姐,昨夜世子……”青裳咬了咬唇瓣*,看着云浅月^*^,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快回去吧*!”云浅月不再看她,白赤凤驮着她继续向前走去**^。

    青裳站在原地片刻,叹了口气**^,连忙挎着篮子向荣王府而去^。

    云浅月心中清楚^*^,昨日容景是动了心火*^*。十面埋伏对春江花月夜^^,琴箫相抗,两个人最后应该都是用了内力^。他本来身有重伤,可想而知*,定然是伤上加伤。不过这回的事情不同以往*。小七是她心里永远的秘密^^,让她重新的回忆一遍,她即便回忆得出^^,也说不出来^。前世算起来都是心伤。她来到这个世界十五年都没能忘记**,即便再来个十五年又能如何?对于小七,对于容景*^,若是非要在她心里分个高下的话。她又如何能分得清^*?

    但她心中清楚一点,小七已经是过去。不过是埋在她心底连自己也无关的过去而已*。容景是现在^,是她想要珍惜想要好好爱的人。但即便再爱^,她也拿不出心底那一部分无关自己的心和已经根深蒂固的记忆^。

    容景要的是她整个的心,可是她给不了*,即便如今跑过去指天发誓说我爱你又能如何?不过是徒增笑话而已**^。她不想成为那个笑话^,所以不去。

    “月姐姐^*^?”白赤凤与一辆马车错身而过,车帘掀起,传出一声熟悉的声音。

    云浅月趴着的身子再次直起^^*,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内坐着秦玉凝。此时她正探出半个身子笑看着她^^^,“我还以为看错了^^,原来真是月姐姐。月姐姐这是要回府^^**^?”

    “嗯!”云浅月点头。见秦玉凝依然如往常一般,温婉端庄*,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看着面前的人怎么也不相信那个目光凌厉**,武功高深,十分警醒的女人是她^?^?蠢凑庑┠瓴坏弊暗暮?,秦玉凝伪装的同样好^**^^。

    “月姐姐你今日有别的事情吗?若是没有的话,和妹妹去仙衣坊如何?”秦玉凝询问。

    “你不是在宫里伺候太妃吗*?去那里做什么*?”云浅月看着她,懒洋洋不感兴趣地问*^。

    “皇上五十五大寿,太妃娘娘命我绣一幅百寿图^^,我已经选好了样子*,可是宫里没有我想要的绸料,所以打算去仙衣坊看看***。仙衣坊汇聚了天下最好的绸缎?!鼻赜衲醋旁魄吃?,“再说我也想做两件衣裳,月姐姐你不需要做新衣吗**?”

    云浅月想起容景给她做的那十几套衣服*,一年也够穿了,她自然不需要做的。她摇摇头*,“我穿什么都行*,无所谓**,不用做新的*?^!?br />
    “你给皇上准备寿礼了吗?”秦玉凝又问*。

    “没有!”云浅月摇摇头。

    “今日早上我听太妃说这些日子京城接连出事儿,气氛压抑,人心不安^^?;噬舷虢栉迨宕笫偃镁┏欠潘梢幌耝。昨日晚上和皇后商议,说在宴席上除了让染小王爷和风公子比武祝贺外*,还要加一个大彩绸^^,就是让京中所有的小姐都要献艺拜贺*。献艺最好的那个人皇上有重赏呢^**!”秦玉凝像是和云浅月闲话家常一般*^,“月姐姐**^,你可要准备准备,以往每次你都偷懒**^,我觉得皇上今年是不会让你偷懒的*?^^!?br />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笑道:“多才多艺的人多了*^^,不差我一个^。我偷不偷懒也没什么^。没准皇上姑父看不见我才心不烦呢^*!免得我给他搅了好好的寿辰?*!?br />
    “月姐姐哪里话?皇上最是喜欢月姐姐!今早皇上去给太妃请安,提到了月姐姐。说这个小丫头越来越讨喜了。在他看来,京中这些小姐们没一个有你胆子大的不说^^^,还没有一个有你这么能让人气也不是^*,恼也不是^**,他拿你没辙的?!鼻赜衲谧於?*,“所以呀^*^^,可想而知,月姐姐,你是躲不过的^**?*!?br />
    “躲不过就躲不过*,我不过是添个点缀而已*。你到时候好好表现就行了**。到时候有各国使者还有藩王朝贺,万万不要丢了皇上姑父的面子就行?!痹魄吃碌恍?,对秦玉凝摆摆手,“秦妹妹自己去仙衣坊吧!我就不去了^^^^?**!?br />
    话落**,她重新趴回马背上^。衣袖摆动间露出画卷一角****。

    秦玉凝看到她袖中的画卷面色一变^,“月妹妹^,你袖中露出的是什么东西?”

    云浅月心里冷笑一声****,趴着的身子稍微起来一些,看了袖子一眼^,无所谓地道:“哦^^,是一幅画!?br />
    “什么画呀?月姐姐居然放在袖中随身带着?”秦玉凝定下心神*,脸上的笑意少了些***。

    “我还没看呢!是刚刚在拐角处碰到孝亲王,他给我的。说为了答谢我用一颗大还丹救了冷邵卓*^。他没有别的,就用这个报答了,说我会很感兴趣的?!痹魄吃挛蘧虿傻厮低暌痪浠癪,不再看秦玉凝,拍了一下马身子*,继续向前走去^。

    “月姐姐请留步!”秦玉凝忽然伸手拽住了马缰^^。

    “嗯?”云浅月偏头看着她。

    “月姐姐,我见你面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秦玉凝看着云浅月。

    “嗯^,有一些?*!痹魄吃碌阃穅。

    “你和景世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秦玉凝语气似乎小心翼翼*^。

    “我觉得吧^*^*!爱情也就那么回事儿!不必当真^。只要你当真了*,就是个傻瓜*。如今的我嘛,就是这样的^!”云浅月吐出一句话,面带嘲讽,“他是景世子不是^*^?我这样的女人高攀不上*!”

    秦玉凝一怔^^,似乎没想到云浅月这样说,紧攥着马缰的手忽然一松*。

    云浅月不再说话^,重新趴回马背上*,白赤凤驮着她再无任何阻拦地向云王府而去*。

    秦玉凝看着一人一马走远*,收回视线^*^,美眸闪过一丝精光和亮光。须臾,她放下帘幕,对车夫吩咐一声***^,马车继续向仙衣坊而去。

    白赤凤无人指路,却是一路无差地回到了云王府^^^?;姑焕吹酱竺趴赹,云浅月只听到一声怒喝^^^,“云浅月^*,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云浅月坐直身子**,见云香荷一脸怒气地站在大门口正看着她^*^,她挑了挑眉^^^^,“我安的什么心?我似乎这两日没招惹你吧^?”

    “云浅月^^^,你不要脸^。你将我外公气得如今还卧床不起^^*!痹葡愫捎峙铝艘簧?。

    “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云浅月笑了一声*^,看着云香荷,“大姐姐*,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若是见你如此模样^^,估计不会再想娶你的^。你还是回房去照照镜子,好好收拾一番再出门见人吧!”

    云香荷闻言面色一变,“我才不要嫁给他*?*!?br />
    云浅月忽然沉下脸^^^,“大姐姐,你当婚姻是儿戏吗?说嫁就嫁^*,说不嫁就不嫁*?由得了你*?”话落,她冷冷地道:“不嫁也得嫁^!”

    “我就不嫁**!要嫁你去嫁**!”云香荷怒瞪着云浅月^,充满愤恨之意^*^,“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怪不得你能答应的如此痛快呢!感情孝亲王府的三公子是那样的人,我才不嫁*,死也不嫁**。云浅月^^,你休要觉得自己能对我的婚事做得了主***。外公也不会答应的*!”

    “云香荷,你别忘了,你姓云^,不姓凤^^!痹魄吃吕湫σ簧?,对两旁侍卫一摆手^,“来人*,将大小姐请进府里***,没有我的吩咐****,从今日起不得出府一步^?!?br />
    “是!”有两名侍卫立即上前架住云香荷^。

    云香荷顿时对侍卫又踢又打*,对云浅月大嚷了起来。

    云浅月不再理会她*,翻身下马^。有侍卫接过她的马缰^^^*,她刚要进府,有几辆马车在云王府大门口停住,其中最前面一个赶车的老者喊道:“浅月小姐请留步*!”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身看马车上挂着孝亲王府的牌子^**,那个出声喊她的老者正是孝亲王府的大管家。她对要拉走云香荷的人一摆手,那二人立即停住,云香荷也停止了叫嚷看着门口,她看着孝亲王府的大总管并未说话^。

    “老奴见过浅月小姐!老奴奉我家王爷之命前来给三公子提亲?!贝蠊芗叶栽魄吃鹿Ь吹匾焕?*,“这是聘礼^?;骨肭吃滦〗闶障??*!?br />
    “你家三公子提亲的人是谁?”云浅月挑眉*。

    “是云王府的大小姐^!”大管家立即道*。

    “我不嫁!不是都告诉他了吗^?我不嫁^,他休想娶我^*!”云香荷闻言立即叫嚷起来*。

    “好,聘礼我收下了^^**!孝亲王府和云王府百年来也不曾有姻亲^。如今既然孝亲王和三公子看上了我大姐姐^。凤老将军也愿意这个外孙女嫁过去,皇上姑父那日也是乐见其成此事的^。我还有什么道理不答应?”云浅月笑着点头**。

    “云浅月,我说了我不答应*!”云香荷大怒。

    云浅月不理会于她^^,对温声赶来的云孟吩咐,“孟叔^^^**,你接应一下。我先回房了*^!”

    “好,小姐您回房吧^^!这里有老奴在?*^!痹泼系阃?。

    “浅月小姐请留步^。老奴还有一言^*!毙⑶淄醺拇蠊芗医凶≡魄吃?,见她回身看他,他立即道:“我家王爷说大小姐虽然有才^*^,但怎么来说也是庶女^。我家三公子虽然没入族谱*,但也是嫡出之子*。所以^,我家三公子今日来下的聘礼是纳妾^,不是娶妻^?!?br />
    云香荷本来看见好几车的聘礼还有些动心,如今眼睛忽然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孝亲王府大总管^^。纳妾?早先不是这样说的!

    “三公子很有才华^^^,我一直敬佩*;古麓蠼憬阄怂?*,如今看来不用担心了,一个小妾而已*,根本就委屈不到他?!痹魄吃滦ψ诺愕阃?,“如此甚好,什么时候一顶花轿将人抬进府里也就成了,到也省了麻烦^?!?br />
    “浅月小姐同意?”孝亲王府大总管询问^^^*。

    “同意^!”云浅月丢下两个字^^,转身回府^。

    今日云香荷出现在这里她就知道凤老将军大约还在病着,根本就没去找德亲王退了婚事儿^^^,今日云香荷才会跟她在这里叫嚷*。孝亲王府派人送来了聘礼,不是娶妻,反而是纳妾??蠢醋蛉杖佑Ω檬亲隽耸裁碸*,才让孝亲王冒着不惜得罪凤老将军而行出此举^*^。而老皇帝才不会理会云香荷是妻还是妾^^^,不过都是要一个两相联姻的结果而已*。事情虽然有点儿变化^,但不影响什么^*^,三公子既然能让孝亲王转变了态度*,想必也是有所谋*,她配合就是了!

    “云浅月*,不可能^^!我说了我不同意^*^,死也不同意*!”云香荷发疯一般地要挣脱侍卫^。

    “大姐姐**,你最好别死,你对我还有大用处呢!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吗?因为我想嫁入荣王府,有了你和孝亲王府的前车之鉴,我才有理由说四大王府可以联姻**^。我才能嫁给容景**,你就是为我铺路的^*?!痹魄吃吕吹皆葡愫缮肀?,低头对发疯的她耳语了一句^^,话落,她得意地挑挑眉,“如今云王府我当家**,再也不是你娘当家时候的天下了。凤老将军如今怕是没几日命数了吧!你只能听我的,我让你嫁给谁,你就只能嫁给谁?!?br />
    “你做梦!云浅月你做梦!”云香荷要打云浅月^**,可是手臂被两个侍卫架着打不着。

    云浅月一番话落*,不再看她*,向浅月阁走去*,懒洋洋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视线^。

    “将大小姐送回去吧!”云孟看了云香荷一眼,对两名侍卫一摆手。

    那二人立即架着云香荷走了下去。

    孝亲王府大管家看着云香荷被架走,虽然被架着^^,但还不停地又嚷又叫,拳打脚踢*。他担忧地对云孟道:“猛大总管^,大小姐看来不愿意。这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唉,出不了事情^^,大小姐日日这般闹腾?^*^!痹泼习诎谑?*。

    孝亲王府的大管家不再问^,一挥手*,车夫和跟着的护卫连忙打开车帘从里面搬彩礼。整整六车的彩礼,可见孝亲王府对此事的重视^。

    回到浅月阁,凌莲和伊雪守在门口,见她回来^^^,齐齐一礼*^,“小姐^^*!”

    云浅月见二人已经换了府内婢女的衣裳,笑着点点头**,抬步向屋内走去^**。

    “小姐,景世子来了^,如今在您房间里^*^!”凌莲跟着云浅月走了一步^**,低声道*。

    云浅月脚步一顿,看向屋内**。只见房间的窗子开着*,帘幕却是遮掩着,有清风吹来,床前的帘幕不?;味痎,看不到里面的人影^。她抿了抿唇,点点头^^*,“我知道了?*^^!?br />
    凌莲不再说话*,和伊雪对看一眼^^,二人一左一右守住了浅月阁门口。

    云浅月举步来到门口*,手心蜷了蜷^***,缓缓抬手推开了房门^^^。入眼处床前*、桌旁、软榻上无人,她看向床榻,只见帘账落下*,里面隐隐约约有一抹颈长的身影躺在那里^***,身上搭着她的被子^,月牙白的锦袍露出一片衣角,屋中除了袅袅熏烟外,还有一丝淡淡的如雪似莲的气息*。她停住脚步^*,看着床上的人,的确是容景无疑^**。

    她看了半响*,那人一动不动。她抬步走进房间,房门关上^*^*^,她缓步走到床前。

    只见容景侧着身子面朝里侧躺着*,一张玉颜透着淡淡微暗的颜色,长长的睫毛低垂着,距离的近了^,才闻到他轻轻浅浅均匀的呼吸声,看起来是睡得熟了^。

    ------题外话------

    景美人其实粉可爱滴^*!O(n_n)O~

    弱弱地呼唤,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嗷呜……^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chenjing8828(300钻)^*、吕奶奶(10钻)^、juypjj(10钻)*、499415104(50花)、13030701999(10钻)^^^、wuwu1920(100打赏)、盛佳妮(1钻)^、yuanruo19(30花)^^、飞羊儿gf3(3钻)、362918417(1钻)***、jakeyng(1花)、minyaohong(1花)、liuwenqiuqq(1花)*、13392214(1花)*、melondong(1花)**、linwen197682(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七章 纳妾非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七章 纳妾非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