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针锋相对

    云浅月闻言心思一动^,转头看向夜天逸*,夜天逸见她看来^^,面上的笑意深了一分^^。她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夜天逸精明无比,又是雪山老人的亲传弟子^,雪山老人精通易容之术,能看出三公子精湛的易容术并不奇怪*。

    “小姐,这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云孟指着三公子对云浅月介绍^。

    “七皇子^,浅月小姐*^*!”三公子对二人一礼,声音有些粗噶^*^。

    “三公子免礼!”夜天逸语气和缓^。

    “我大姐姐稍后片刻就会来*,三公子稍等片刻吧^!”云浅月对三公子淡淡点头**。

    “好!”三公子点头^。

    “我们走吧!”夜天逸偏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点点头,二人同时越过三公子举步向大门口走去*。

    二人刚走了不远**,只听清婉公主央求的声音又响起*,“慕寒^,我也想去军机大营!你也带我去好不好*?”

    “那里你不能去!”云暮寒的声音响起^,听不出情绪^*。

    “为什么我不能去?我就要去^!”清婉公主伸手去拽云暮寒^,央求道:“来的路上七哥答应了我的**,说我可以去*,你陪我去好不好?”

    “七皇子有正事要做*,我带你去游湖吧*!”云暮寒声音忽然温柔了几分^,“你不是一直想去东城外的夕颜湖吗?我今日带你去^^**?^*!?br />
    “为什么不是北城外的夕颜湖?”清婉公主询问,见云暮寒不语,央求道:“我就要去北城外的夕颜湖^!”

    “那也行^!”云暮寒沉默片刻同意^。

    “好喽^!那就去北城外^,正好和七哥顺路^!”清婉公主欢呼一声*,拉着云暮寒就冲出了房门^,对着没走出多远的夜天逸喊***,“七哥*,等等我们*!”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正对上云慕寒的视线^,那一双眸子里面让她分辨不出是什么颜色。她移开视线看向清婉公主*,她像是吃到糖果的孩子,高兴地拉着云暮寒的手走来^。她转头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对她一笑^^,柔声道:“既然云世子和清婉公主要去北城的夕颜湖^,与我们正好顺路**,那便一起走一程吧^!”

    “我没意见^!”云浅月淡淡点头。

    夜天逸对着欢喜的清婉公主笑道:“那就一起吧^*!可是你骑得了马吗?”

    “慕寒可以载着我^*!”清婉公主话落**,对云暮寒小心翼翼死地询问^*,“是吧慕寒^?你可以载着我对不对?”

    “嗯^!”云暮寒点点头*。

    “那也好^*!云世子的马术是极好的^^!”夜天逸笑了笑。

    云暮寒淡淡一笑^*,并未答话。

    几人说话间来到门口*^**,云浅月见到一黑一白两匹马栓在那里。她对守门的侍卫道:“去将昨日风公子骑来的那匹马给我牵来^*?!?br />
    “是,小姐*!”守门的侍卫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夜天逸脚步一顿^^,面上的笑意退了几分*,看了一眼那匹白马,又看向云浅月^,柔声询问^,“月儿,你不是一直想要这样一匹马吗?怎么如今不骑了*?”

    “昨日容枫骑来的一匹马我觉得极好^^*,枣红色^,很喜欢^?!痹魄吃碌恍?。以前她是一直喜欢赤凤^*,如今虽然也喜欢^,但是这两匹赤凤一黑一白显然是一对。夜天逸又有那个心思,她还如何能再骑*?

    “原来月儿是不喜欢赤凤了*。枉费我一番苦心将它从北疆带来^*?^*^*!币固煲菝嫔⑽⒁击?*,看着云浅月的眼睛,声音还是不变的温柔*。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

    “来人^!”夜天逸不再看云浅月*^,忽然清喊了一声*。

    “七皇子^!”一黑衣暗卫应声出现。

    “将那匹白赤凤杀了*!”夜天逸吩咐*。

    “是^!”那黑衣暗卫瞬间拔出宝剑^,对准那匹白马的头部就要砍下^**。

    云浅月一惊^,眼看那宝剑就要砍掉马头^*,她袖中的红颜锦顷刻间飞出*,缠住了黑衣隐卫的宝剑**,清喝一声^,“住手!”

    那名黑衣隐卫被迫住手,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你杀它做什么?”云浅月皱眉看着夜天逸。赤凤马虽然不及玉雪飞龙*,但它有一样比玉雪飞龙好,玉雪飞龙在雪山可以纵马疾奔,而赤凤马则是在沙漠地带可以疾奔。也算是万里挑一的好马*,万金难买,更何况还是这么好的脚力和品种。

    “本来这匹马从北疆被我费尽心思寻到,花大价钱买下^^^,又不远千里带来,就是要送给你的,既然你不要,我也不会送给别人,不如杀了?!币固煲菸氯岬纳舨桓?^。

    “我虽然不想要,但你也不用杀了!”云浅月看着他^*。

    “它的全部价值都在你身上,如今既然你不要它^,就是没了价值*,即便没了价值,还留着何意?”夜天逸挑了挑眉,面上笑意不变^*。

    云浅月撤回红颜锦*,“既然如此^*,那你杀吧!”

    夜天逸凤目紧缩了一下,对那隐卫命令^*,“杀^^!”

    那隐卫再次举剑照着那匹白马砍下^^。

    云浅月看着那只白赤凤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它似乎知道自己要死亡*^,死亡前的这一刻那双马眼里没有任何可以解读的颜色^,她忽然闭了闭眼睛^^,挥手劈出一掌打飞了那名隐卫的宝剑^^,对夜天逸怒道:“我要行了吧?”

    “月儿*^,你若是不想要不用勉强^**!”夜天逸温柔地看着她。

    云浅月只觉得心有那么一处突然枯死^,这是夜天逸^,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夜天逸。他不再质问她***,不再痛苦的指责她,他在用对温柔的攻势和最血腥的手法让她正视他对她的感情^。她摇摇头,“不勉强!”

    “那好*!既然你要就不必杀了!”夜天逸笑了笑*,对那名隐卫吩咐^,“你退下吧^!”

    “是*!”那名隐卫应声退下。

    那匹白马眼中的死寂忽然退去^^^,如宝石般闪着光华地看着云浅月^。云浅月上前一步**,伸手摸摸它的头,刚刚那隐卫的宝剑虽然没砍伤它*,但真气和杀气还是伤到了它雪白的皮毛*。她手刚一碰到^,有无数马鬃哗哗落下*,地面上霎时如下了一层白雪^。她暗暗叹了一口气^,马又何辜*^?她解下马缰*,足尖轻点*,利落地翻身上马^。

    夜天逸见云浅月翻身上马一笑^,也走上前解下了那一匹黑马的马缰*^,翻身上马。

    这时那名侍卫也牵来那匹枣红骏马*,对骑在马上的云浅月一礼^,“小姐,马牵来了^!”

    “给我哥哥骑吧!”云浅月看向云暮寒*,吩咐了一句。

    那名侍卫立即将马缰递给云暮寒。

    云暮寒从来到门口一直站在原地没动*,此时不接马缰***,看向云浅月。

    “哥哥*,你看着我做什么?这匹马是昨日风公子见我喜欢送给了我^*。如今我转送给你^,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谁叫你是我的哥哥呢!”云浅月将哥哥两个字的音咬重。

    无论是亲哥哥^**,还是表哥^,都是哥哥^^。这些年他来云王府*,除了失忆的那两个月**,她和他都没有交集^*,她知道他不是她的哥哥*,以为是一场南梁打入天圣的阴谋,所以对他暗中设防^,冷漠以对。后来才知道他原来是她的表哥,娘亲的双胞兄长的儿子**^。如今情形,她和南凌睿不可能立马换回来^,否则天翻地覆*,他必须只能是云王府世子,她的哥哥**。

    云暮寒不说话,看着云浅月*,目光是任谁都读不懂的色泽。

    云浅月撇开脸,恼道^*,“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拉倒^^!我以后两匹马轮着班骑^*!还省脚力呢^!”话落,她又冷哼一声^*^^,“还是如今你看着清婉公主好了^,眼里没有我这个妹妹了^***?”

    云浅月话落,云暮寒忽然接过马缰*,淡淡地道:“是你眼里没有我这个哥哥才对^*!”

    “明明知道我讨厌这个女人,你还天天带在身边*,我可没忘记她以前欺负我的仇!有了这样的嫂子^,以后云王府哪里还能有我的地方^?”云浅月瞥了清婉公主一眼***,冷哼一声^,警告道:“告诉你^*,你对她好归对她好,别看着她如今脑子坏了可怜就将她娶进云王府,我可不同意?*!?br />
    云暮寒沉默**。

    “云浅月^^,你说什么话?我就要嫁给暮寒^*!”清婉公主忽然拽进云暮寒的衣袖^*^*,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慕寒,她……”

    “上马吧*!时间不早了!”云暮寒截住清婉公主的话*,足尖轻点*,利落地翻身上马^*,他上马后身手将清婉公主拉上马,坐在了他身后^。

    云浅月想着还好是坐在了他身后***,不是身前*。她不再看二人*,看向夜天逸。

    “走吧^!”夜天逸温柔一笑*。

    云浅月双腿一夹马腹,白赤凤四蹄扬起跑了起来^*。

    夜天逸几乎与云浅月同时双腿一夹马腹,骏马与她并排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

    云暮寒看着前面并排前行的二人^,俊颜微暗^,也双腿一夹马腹^,跟在二人身后离开了云王府门口^**^。她身后清婉公主瞪着前面的云浅月*,纯真的脸配上她委屈的神色有些滑稽^^^^。

    一行四人向北城门而去。

    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北城门,北城门口出城和入城的行人排了长长一队*^,士兵正在严加排查出入行人^,一名守城将领站在一旁监管^。云浅月勒住马缰,看着城门口汇聚的人^,皱眉问^^,“出了什么事情?”

    “还有不足十日就是父皇五十五大寿*,更何况近日来京城内外一直不甚太平。所以父皇下了命令^*,从即日起对东西南北四城加强防护*,严密排查*^。以示京城安全*,保证父皇寿辰顺利进行^*?!币固煲萑嵘馐?。

    云浅月点点头*,老皇帝十年前的四十五大寿她记得各国派遣贺寿的使者如今都进京了。当时京城热闹无比^^。如今五十五大寿使者大约还在路上^,京城至今还无比安静^。感觉不到丝毫皇上过寿的气氛*。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种明显的改变还是说明如今天圣已经晚年了,老皇帝的时代过去了^。适逢新旧政权更替,即便过寿这么大的喜事也不能冲淡百姓们对未来的担忧*。京城百姓处在漩涡的中心^,恐怕是更会有这种敏感^。

    “参见七皇子**!”那名将领见夜天逸来到,连忙走过来单膝跪地。

    “赵守卫免礼^!”夜天逸看着跪在面前的北城守卫*^*,语气平易近人*^^,“我和浅月小姐奉父皇旨意去西山军机大营彻查昨日军机大营粮囤失火一事^^。云世子和清婉公主随同我们一起去城外的夕颜湖游玩^?^!?br />
    “多谢七皇子*^!”赵守卫站起身^^,看了几人一眼^*,恭敬地道:“七皇子请!浅月小姐请!清婉公主请^*!云世子请^^!”话落^**,他对守城的士兵一摆手*^,守城的士兵齐齐让出一条道**,百姓们也纷纷退到一旁^。

    夜天逸一马当先出了北城门,云浅月看了那赵守卫一眼,也随后出了北城门。云暮寒也紧随二人之后出了北城门。

    出了城门,入了官道^。三匹马向北行了一段路,向西而去^^。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来到了一处分叉路口^。一条路是通向西山军机大营*,一条路是通向夕颜湖**。云浅月和夜天逸几乎同时勒住马缰^*。

    夜天逸回头对云暮寒道:“云世子*,清婉就承蒙你照顾了^!我们可能会在西山军机大营耽搁许久^。你们游玩够了便自行回去吧!不用等我和月儿^!?br />
    “好*!”云暮寒点头。

    夜天逸打马转向了西山军机大营那条路^,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又扫了一眼她身后坐着的清婉^,转过头打马跟上夜天逸^。

    两人两马走远,清婉公主忽然抱住云暮寒的腰,软声软语委屈地道:“暮寒,我就要嫁给你^*,你不要听她的好不好?”

    云暮寒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搂在他腰间的手^,并未说话*。

    “我就要嫁给你^^,昨天我和父皇说了我要嫁给你*,父皇都同意了**^,说等他寿辰那日就给我们指婚,”清婉公主抱紧云暮寒^*,“父皇还说云浅月不同意只要你同意就行^。暮寒^,好不好?你别听云浅月的……”

    “走吧^!我带你去夕颜湖^!”云暮寒打断清婉的话*,调转马缰向夕颜湖那条路走去*^。

    清婉公主扁起嘴*,见云暮寒并没有拿开她放在他腰间的手,她扁起的嘴又露出笑意,将头靠在他后背上**。

    云暮寒看着前方,并未打马快走*,轻风吹起他衣袂*,衣袂飘摆间偶尔有暗影透在他俊颜上,映得他面色忽明忽暗^*,神色淡漠*,看不出心中所想*。

    夜天逸和云浅月一路再无话*,不多时来到了军机大营。

    两日前云浅月自己黑夜来的时候走的是军机大营后营翻墙而入的,这次他和夜天逸直接来到了前营^*。远远就见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停在军机大营门口,车前坐着一身黑衣劲装穿着的弦歌。

    云浅月眸光微闪,怎么也想不到容景居然早就来了军机大营*。夜天逸知道不知道**?她余光扫向夜天逸,只见夜天逸俊逸的容颜看不出丝毫变化^^^。她想着昨日容景奉老皇帝之命来军机大营视察,来了之后正逢夜轻染彻夜带着士兵练习疲惫之时*,他又回头去追她,并未视察成^*。后来因为夜天逸请旨赐婚^,他情急之下烧了两个粮囤,今日看来是继续视察来了^。而如今夜天逸带着她来彻查失火之事^,这两个人撞在一起*,她想象不出今日会发生什么事儿^**。

    “景世子好早*^!”夜天逸勒住马缰,看向容景的马车挑眉*。

    “是来的有些早了!不过七皇子来的也不晚?!背盗贝永锩嫦破?^,容景露出半个身子*,他看了夜天逸一眼*^,目光落在云浅月骑着的马上,对她淡淡一笑^^,温声道:“嗯*,这匹赤凤比较适合你!以后就骑着它吧!”

    云浅月想着今日这个人不吃醋大度了,她面色一暖*,“七皇子辛苦从北疆带回来送我的,不收下不够情面,所以就收了*!”

    “嗯*,改日我会备上厚礼答谢七皇子的^^?!比菥暗愕阃穅*。

    “景世子何必客气^*?你待月儿之心深厚*^,我待她之心亦是如此*^!厚礼就不必了^!只要月儿喜欢^,以后有任何好东西我都会给她的,这一生如此漫长*,景世子恐怕答谢也答谢不过来^^^?!币固煲菝忌椅⒀?,不见丝毫不郁*。

    “答谢不过来也要答谢*!这一生虽然漫长*,但再漫长也会有终止的那一日^*。礼尚往来而已,这是礼数*。七皇子就不必推脱了^*。她不喜欠人情*^,我也是不喜的**?!比菥暗恍?。

    “怎么说是欠人情呢?这些年天逸只身在北疆,全仰仗月儿暗中相助*^*。这份情意深厚如海,别说用我这一生^,就是生生世世也还不过来?!币固煲菀彩且恍?,话落*,不看容景^^,对云浅月偏头道:“月儿*^,我以前从没跟你客气过,是从没拿你当外人^,你也别拿我当外人可好?否则天逸无地自容了*^!”

    “既然不是外人^,以后就不要送这么贵重的东西了!”云浅月看着夜天逸**,不知道该说什么^,斟酌着吐出一句话^***,见夜天煜从军机大营内走出^*,立即转移话题提醒二人,“四皇子出来了*^!”

    夜天逸转头看向军机大营内走出的夜天煜,接过话道:“四哥看起来从昨日来此到如今没休息过!”顿了顿,他又自说自话地道:“也是,这回军机大营出了这等事情**^,烧毁了两个粮库^^^,数千旦粮食***,这算是有史以来军机大营发生的最大一桩事件^。四哥如此疲惫也是正常!?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四皇子如今看起来虽然一脸疲惫之色*^,但比夜轻染昨日拦住她和容景时的状态还是好太多了,到底是养尊处优的皇子*。

    “西山军机大营就因为这些年太过平常了*,如今才松懈出了这等事情。若是多出几桩事情的话也不至于发生粮囤被毁之事^^。不过说来说去**,这件事情还是得益于七皇子*?!比菥耙部醋乓固祆蟐^*,话确是对夜天逸说的^。

    “哦*?景世子何出此言?”夜天逸挑眉^^^。

    “七皇子刚一回京便接连发生诸多事端^^,不是得益于七皇子又是何?七皇子没回京前,这京城还算是太平的***!比菥暗?*。

    “景世子如此说法是说天逸不该遵从父皇旨意回京了^?”夜天逸眸光闪过一抹厉色。

    “开个玩笑而已^^!”容景对上夜天逸凌厉的视线面色不动*,淡淡一笑,“皇上早就想念七皇子,七皇子又如何能不遵从皇上旨意回京^^^*?毕竟这京中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七皇子回来才能处置的!”最后一句话意有所指^。

    夜天煜正好来到门口^,闻言脚步一顿,面色变了一变^^,忽然接过话对夜天逸笑道:“不错,这些年父皇一直惦念着七弟的,七弟虽然不在京中不在父皇身边伺候*,但在父皇的心里始终也比我们这些伺候在身边的儿子们得他的心?!?br />
    “四哥哪里话?这些年父皇对我一直不闻不问^,相比较父皇的儿子们来说,父皇还是最宠四哥的*^!父皇一直对太子和诸皇子严厉*,对四哥可是从来就宽容的*?!币固煲菝嫔沼谌旧狭艘徊惚∷?^,“我想伺候在父皇身边,也没有这等福气!”

    “到底最宠谁,父皇心里清楚^!我们身为父皇的儿子也清楚的很^!”夜天煜话落,似乎这才发现云浅月^*,对夜天逸挑眉,“月妹妹居然也来了^?七弟,月妹妹如今归你教导不错,但军机大营可是从来不准女人来的地方,你如今带月妹妹来这是何意*?”

    “我来之前是向父皇请过旨意的^!”夜天逸虽然看着夜天煜^,目光却越过他看向军机大营内*,“父皇说月儿不比别人*^,她来军机大营能学到些东西。毕竟她的身份不同于一般小姐?*!?br />
    “原来是向父皇请过旨意的!”夜天煜忽然一笑,“难道父皇忘了他已经在不久前废除云王府子女入宫为后的祖训了吗*?我看七弟不应该带月妹妹来^,应该带准太子妃秦玉凝秦小姐来才对*。她才能学到些东西^,比如怎样做好太子妃*,做好将来荣华宫那个位置?!?br />
    “废除祖训又如何?废了就不能再立?”夜天逸也是一笑,不以为意地道:“四哥想得太简单了*!”话落,他看向容景*^,“景世子,你说是不是^?”

    云浅月心底一沉^^*。废除祖训可以再立^,总归都是皇上的一道圣旨而已。夜天逸这是在明明白白告诉她,她脱离不了云王府女子这个命运以及嫁入皇室的身份吗^^*?

    “四皇子想得的确是简单了!”容景点头^^*,话音一转^**,正色道:“不过祖训不是玩笑^,圣旨也不是玩笑^*。废了再立*^^,立了再废*,记入史册后**,后人评说的话大约会说出荒唐二字^^。于皇室英明有损*,于皇上睿智有损^*^。这是关乎吾皇千古声名之事*,七皇子**,不是什么话都能随便说的**,还是慎言为妙*?^^!?br />
    “时局变迁^,风云一再变幻,圣意的决策也会应时而生,千古评说未必就是坏处**^,景世子多虑了!”夜天逸淡淡道^。

    “七皇子果然有为君者的气度*!”容景不置可否^^^,他话落**,夜天煜面色又是一变^。

    “上有始祖父*^,太祖父,曾祖父*,祖父^,父皇,数代君王。天逸身为夜氏子孙,遗传些为君之气也是正常?!币固煲莸嗡宦?,“景世子早先给了丞相府秦小姐一句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的传言*,难道今日也要给天逸个八字箴言不成?景世子一句话就应准**,比父皇的一道圣旨还要灵验^。依我看以后……”

    “再说下去就午时了!”云浅月终于忍不住开口,对几人提醒^。她今日算是领教到了能和容景针尖对麦芒针锋相对的人了^。以前只看出夜天逸有才华*,心机手段颇为精算之外*^*,怎么就没看出他还有这等口舌本事?

    “是?*!我竟忘了月儿还在烈日下晒着呢*!”夜天逸立即打住话*,对云浅月歉意一笑,扫了容景依然坐在马车内的身子一眼,“景世子坐在车中是晒不到的^*,我一时忘记^*^,景世子也未曾提醒我二人一句,我就罢了,看来景世子对月儿也不是太过爱护上心*!?br />
    “上不上心不是晒不晒烈日一件小事就能显现的*。不过七皇子说得也对*^*。马车的确晒不到烈日,所以今日回城她与我坐车好了^!”容景似乎笑了一下^,缓缓探身,下了马车^,对四皇子道:“景是奉皇上之命来视察军机大营的一应所用情况,这是每年都会记录在兵部案册的事情*,四皇子应该知道^,所以不用理会于我*。我左右都要将事情记录完全*,粮囤也会视察,所以***,跟在七皇子后面就可以。顺便也看看七皇子如何彻查粮囤之事^。这件事情也是要记录在案册的^*?!?br />
    夜天煜对容景点点头**^,对夜天逸道:“既然如此,那七弟请吧^^^!我正好也想看看七弟是如何彻查粮囤失火一事**^?!?br />
    “有景世子和四哥陪同,此事定然可以事半功倍^?!币固煲莘硐侣?。

    云浅月看了容景*、夜天煜^、夜天逸一眼,也甩开马缰*^^,翻身下马*^^。

    夜天煜当先带路,一行四人向军机大营里走去。

    谱一进入*^,军机大营映入眼前的便是一处可容几万人同时操练的宽阔较场**。较场上摆放陈设着各种兵器***,往里面走,便是一排排兵器房^,大约走过十多排兵器房之后*,便又是一处较场,只不过这次的较场和才入门时的可容几万人操练的较场不同,而是被圈成了不同场地的小较场,大约有十个*^,每个小校场可以容纳千人^,或摔跤^,或骑射,或对打,或短兵,或长枪,五花八门。

    走过了这不同的小校场之后^*^,便来到了军机大营的中心之地,也是存放粮囤之地^。

    每一个粮囤相隔五十米^***,粮囤高有两层房左右^^,宽约三四十米^,外围均是用拇指粗的铁栅栏围着,其中完好无损*,另外两个粮囤的围墙都被烧黑,四个粮囤此时依然重兵把手,每个粮囤都围着一圈士兵**,四个粮囤外围百米内都无任何建筑或者可以隐藏之物*。

    云浅月目光定在中间两个被烧黑的粮囤上,想着容景当时下了一道命令^,粮囤顷刻间便被烧毁了^*。而这里四个粮囤看守的士兵加起来大约五千人之多。当时还是青天白日,是怎样在五千人的防守下让其中两个粮囤没有丝毫动静地着起来的?况且夜轻染当时还在*,而且都没有能力迅速救火^*。

    “这纵火之人真是本事^^*!景世子你说是不是*?天圣上下我还真想不出几人能有如此本事*,在五千人的眼皮子底下不声不响烧着了粮囤,而且让染小王爷救无可救^?!币固煲萃W〗挪?^,看向眼前被烧焦的粮囤对容景道*。

    “天下之大^,智者能人多不胜数*。就像我和云浅月遇刺那日还是在刚出了皇宫不远的一条街上,同样不是光天化日*^,青天白日就百多名死士出现要对我们置之死地?至今那件事情也没查出凶手*?*;蛘咴偻巴?,还有清泉石灵台寺那次,她中了催情引^^,我和他被困在了地下佛堂三日*,到底是谁背后下的手至今不也是没查出来?”容景挑眉^,声色淡淡*,“或者再往前推^,十年前我父王中毒到底是被谁所害也没查出来,后来我遭难同样未查出凶手^,文伯侯府一夜之间满门被暗杀*,不是同样未果**^?这些都算起来的案例多不胜枚举。七皇子,你说^^,天下有本事的人是不是多的数不过来**^?”

    ------题外话------

    针锋相对,棋逢对手*,好戏开演了!O(n_n)O~

    最近电力不足^,有积攒到票票的美人们赶紧砸砸我……┏(゜w゜)=&9758;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吕奶奶(100花)^、她叫小刘(5钻5花)、yesican(10花)*、13030701999(1钻)、13826919081(5花)、lucindap(6花)、13030701999(1钻)、夜晚妆(5花)、916324118(5花)**、13570811936(1花)、xingxingjia(1花)、13594753987(1花)**、xingxingjia(1花)、zhuhong1983(1花)*^、13071160512(1花)*、chenli2008(1花),15259112430(1花)、15105682020(1花)^、浮沉舞(1花)*^、20121900(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针锋相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针锋相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