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心之温暖

    普善大师和老道两人的声音似乎破空传来^,打断了云浅月的记忆,将她拉回现实。

    她闭着的眼睛睁开,一眼就见到了站在普善大师身后欣喜紧张地看着她的夜天逸*。从那个和她一样喜欢叼着草躺在墙头看星星的小男孩**,似乎一下子就长成了如今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她看着他^,十五年的光阴在脑中飞逝。

    从初次在皇后姑姑的寝宫见到他跟着蓝妃去请安&,她看着他酷似小七的脸惊得从皇后姑姑腿上栽了下去,她爬起来不顾疼痛和皇后以及蓝妃的惊呼声&,拉着他跑出了皇后寝宫*,寻了一处背景处让他背共产党宣言^,后来得知他不是小七,有些失落**。

    老皇帝四十五大寿&,她暗中做了手脚偷梁换柱将本来夜天倾抓到云王府旁边的府邸换成了他,但还要装模作样大哭大闹让夜天倾换^,惹得夜天倾对她厌恶&,而在他搬到云王府旁边那日晚上&&,她抱了一坛酒去墙头上喊他&,两人欢天喜地地喝了个大醉。

    后来,两个人一起看星星*,她给他讲老人与海*^,小美人鱼,猎人海力布的故事^&,他听得津津有味&,后来直到她将她脑中所有的故事都掏空才作罢^&。

    后来*,荣王和荣王妃相继离去*,容景遭逢大难闭门不出&,文伯侯府一夜之间被灭门*,哥哥去了北疆遭了大难回来却被掉换了一个人……后来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那一段时间,天圣京城阴云密布^,各个府门静若无人。但不管如何&,她和他依然躺在墙头上或者聊天^,或者头对头躺在墙头的两端不说话^,只是看星星*。

    时光荏苒&,弹指如飞,转眼间五年一晃而过&。

    有一日&,她发现一直看着的孩子居然长成了翩翩少年*,丰神玉润,她不知是感慨居多^,还是欣慰居多,或者还有什么丢失的东西又被她温习了一遍居多&。

    后来有一日*,她在皇宫中突然发现了一处密道,拉着他一起去探险^,却不想听到了一段惊天的秘辛。老皇帝和蓝妃在谈条件。条件一&,蓝妃和所有蓝氏母族连根拔起,换他的儿子做将来的天圣一国之君,执掌天下*。条件二^,留下蓝妃和蓝氏家族^,他的儿子在皇室中除名^,放逐北疆&,永世不准入京城一步&。她想着老皇帝真狠^,转头去看他,只见他紧抿着唇&,袖中的拳头已经攥紧,当蓝妃答应条件一之时&,她清晰地看到他手指缝有鲜红的血液滴下。她以为他会冲出去,但是他没有^*,拉着她出了地道&*。后来三天没见他说一句话^*。

    她那一刻知道他有多么坚韧而理智到近乎冷血&^*。从这一点上,他和她真像?&&;蛔鍪撬?^,她也不会冲出去&。那是蓝妃的选择&,若他们冲出去*,那么不止蓝妃死&,他和她亦是死!老皇帝不会允许那条密道被发现^,或者说不会允许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三日后&,蓝妃自缢*,蓝氏满门抄斩!他被放逐北疆!

    第四日&,他带着她来了灵台寺&,他写:“五年后^,喜欢我可好^?”*,她答:“好!”,其实他不知道^,那一刻,无论他要求什么&&,她都会答“好&!”

    第五日,他孤身一人离开京城前往北疆^,只有她一人去城外的送君亭送他*,天圣上下大约人人都以为七皇子此生完了,但只有她知道*,他手里实则是拿了一支老皇帝给的皇室隐卫一起陪着他离开的&。但这支隐卫,他五年来只用来应付夜天倾,再没做他用*。因为他知道,这一支隐卫虽然听命于他&*,全全被他差遣,但真正听命的人是京城高高在上执掌人生杀大权的老皇帝&。隐卫是盺;に睦?*,但也是监视^。

    第一次他从北疆来信^*,周转了无数人手,躲过了隐卫到她手里已经是三个月后。她接到信之后看到日期时在墙头上坐了一夜,第二日决定组建一个组织&^,不止为了能够不被老皇帝察觉的通信^&,也为了来暗中帮助他,她知道他在北疆定然十分艰难。他和她心中都清楚^^,若是他在北疆毫无建树,即便有蓝妃和老皇帝的约定,他也就是老皇帝的一颗弃子,老皇帝不会让他继任皇位,也许当他油尽灯枯,选定了除他之外的继承人时&,第一个杀的就会是他。所以*,他必须强大&^,强大到天圣江山不用老皇帝相让,便能够唾手可得**。这个皇位只能是他的&。

    后来,在她的帮助下,他果然渐渐强大^&*!将北疆揽入怀中&*!

    后来……

    “月儿*,你怎么样?是不是都想起了?”夜天逸见云浅月看着他不说话&,他走上前,紧张地轻声询问&。声音极哑&,似乎生怕他一大声便惊吓住她一般。

    云浅月收回思绪&,静静地看着夜天逸*,短短两个月的失忆,却是一梦十五年*,她如今醒来了,却感觉是沧海桑田^。如今站在她面前的这张容颜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容颜*&,面前的这个人是她陪着一起长大的,面前的这个人是她倾尽所有帮助的&,面前的这个人是他从来有要求她不曾拒绝的^&,面前的这个人是……

    却不想一个失忆*,却天翻地覆……

    “月儿?”夜天逸盯着云浅月*,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想从中读出什么,可是他看了半天什么情绪都没有*,他一时间有些慌乱^&,伸手扶住她肩膀,轻声道:“月儿*,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或者哪里不对?”

    “夜小子!你这是在质疑我老道的能力不成&?她身体没哪里不对,好得很^!”老道瞪了一眼夜天逸&,瞥了一眼容景*&,狠狠挖了他一眼^,“臭小子&,你如今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了*?你不是拼死也要让这小丫头恢复记忆吗&?不会恢复记忆后她记忆中根本就没你吧!”

    容景不语^,默不作声*。

    夜天逸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容景,遮住眼中的情绪&,再次看向云浅月&,“月儿**,你是不是一时间记忆太多承受不??&?我带你回宫好不好&?”

    云浅月依然不说话,亦不动。

    “走,我带你回宫&!”夜天逸弯身^,放在云浅月肩膀的手改为去抱她。

    云浅月忽然打开夜天逸的手^^,夜天逸一怔^,她坐着的身子腾地站起&^,不看众人,足尖轻点向山下飞去,一言未发&。自始至终也没回头去看容景一眼^。

    “月儿&!”夜天逸一惊**。

    普善大师等人一愣。

    夜天逸看了容景一眼&,忽然也施展轻功追随云浅月而去&*,但他早先被老道踹了两脚&,伤了内腹^&,此时功力滞后了云浅月一截。但即便如此,还是转眼间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离开了达摩堂下了山&*。

    弦歌刚要去追^,见容景站在那里不动,他连忙走到他身边,低声喊&,“世子*&!”

    容景看了弦歌一眼,对老道和普善大师温声道:“多谢师傅和普善大师!”

    “不用谢我!以后再不准喊我师傅就行了^!”老道对容景摆摆手,看向普善大师&,“秃和尚,我老道这就走了,你跟不跟我走^**?”

    “跟你走?去哪里?”普善大师一愣*。

    “你个秃和尚在这个小破寺里窝了几十年,难道还没窝够^?自然是天地之大*,可玩的地方多了**,你跟着我云游四海去**。去不去?”老道打量了一眼灵台寺&,看向前面的废墟,“反正你的窝也毁了^?;勾谡饫镒鍪裁碸*^!”

    “可是你不怕人家再说我们了^*?”普善大师犹豫。

    “怕个屁!都快作古的俩老东西了&^,谁还风言风语&?想当初就不该怕&*,白白浪费了几十年。我一来气后来酒都不酿了,酿出来的酒你不喝我一个人喝着也没味&?*!崩系缆盍似丈拼笫σ痪?^。

    “我要跟着你走*&,你还酿酒^?”普善大师眼睛一亮。

    “酿*,为何不酿**?我也想喝着呢!”老道想当然地道。

    “好!我就跟着你走*!几十年没喝你酿的酒^*,我也想得紧。哈哈*,从今以后再没有人可以管制我烤鱼喝酒大口吃肉了!岂不快哉&!”普善大师哈哈大笑*。

    “那还不快跟上&&!”老道大踏步就要离去。

    “好!”普善大师爽快地点头,大踏步跟上老道**。

    “师叔祖^&,您怎么能说离开就离开*?你不能走癪&?**!”慈云大师见二人说了两句话就要走&,大惊失色,连忙拦住普善大师。他怎么也想不到身为仇敌的两个人原来不是仇敌,虽然化干戈为玉帛&,免于了灵台寺一场灾难*,但将普字辈唯一的长老带走,这可是灵台寺的损失**。

    “怎么就不能走^?我本来也不爱出家当和尚*,白白在这里窝了几十年^!如今百岁多的人了&,外面的天是什么样都忘了*^^。你不要拦着我。我今日是非走不可的?!逼丈拼笫Π抢仍品秸蒦。

    “师叔祖^*,您……”慈云方丈还要再说,老道忽然用脚踢了颗石子堵住了他的嘴^。他惨白着脸住了嘴看向老道&。

    “磨叽什么?还不赶紧走^!”老道对普善大师哼了一声。

    “嗯*!”普善大师应了一声,大踏步走了两步&&,忽然停住脚步&,对慈云大师和几位长老看了一眼&,又老眼环视了一眼灵台寺,叹了一声,“老衲走了&*!你们……你们好好念经吧!”

    “师叔祖^!”普善吐出石子^&,忽然当先跪下*,“既然师叔祖决心要走^&,留也留不住^,慈云辞别师叔祖*!祝师叔祖保重身体&?&!?br />
    “辞别师叔祖!”几位长老也齐齐跪下&。

    普善眼眶有些酸&,但还依旧故作洒脱地摆摆手^,大踏步向前走去&。

    老道走到达摩堂门口&,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容景,哼道:“臭小子!包罗万象乃包容众生万物&,你心中却只装着一个女人^,何谈大成^^?什么时候你能放下&,你的天地真经才真正到了火候*!”

    “那我宁愿一辈子不大成!”容景淡淡道。

    “没出息&!”老道斥了一句,不再说话^,足尖轻点*,飘身向山下而去。

    “景世子,多多保重!”普善大师也回头看了容景一眼。

    “师傅和大师也保重*!”容景点点头^。

    普善大师叹息一声,也施展轻功跟在老皇帝身后向山下飘去&。二人一前一后&,转眼间走没了身影^。

    容景看着二人身影消失&,目光久久未动&。

    “世子*,您怎么不去追浅月小姐?”弦歌收回视线*,看向容景^。浅月小姐一句话没说就走了&,而七皇子追去了,世子却是一言不发*,从来到就没和浅月小姐说一句话,万一浅月小姐和七皇子……那如何是好&?

    “走吧!我们回府*^!”容景抬步出了达摩堂,向山下走去。

    弦歌见容景真没有要追去的意思&,也只能不再多言&,跟在他身后。

    慈云方丈和几位长老依然保持跪地相送的姿势&。人人想着普善师叔祖离开了*,从今灵台寺少了很多趣味。这里的所有人入门几乎都是看着一个老顽童一般的和尚三更半夜时??居愫染频?^*,以前常常觉得师叔祖半丝和尚的样子也没有^*,如今再想三更半夜起来*,也见不着人了&!不由人人心头都不舍难受。

    人声散去,灵台寺恢复如常^。

    容景出了灵台寺到半山处^&,忽然扶住道旁的一棵树*,吐出一口血。

    “世子&!”弦歌大惊失色,连忙伸手扶住容景^,只见容景面色苍白,印堂沉暗,他面色一白^,急急道:“世子,您受伤了?”话落&,他去把容景的脉,手触到脉搏*,身子猛地一颤^,“您……您怎么会……这样……”

    “无碍^!”容景摇摇头*,如玉的手扶着树干,指节处都与往日颜色不符的苍白&&。

    “怎么会无碍^?属下这就抱您回府^!”弦歌连忙去抱容景^,他都想象不到世子居然受如此重的伤,亏得他居然都没露出一丝半点儿,还站在浅月小姐身后无事人一般等了那么久^&,而且还只身走了这么远的路。更恼恨自己早先居然一丝也没看出来&*。

    “不用!我想走走&!”容景摆摆手^&,挡住弦歌的手&。

    “世子,您受伤极重^,还是属下……”弦歌急急地道。

    “我说不用!”容景打住弦歌的话&。

    弦歌立即住了口。

    容景扶着树干*,静静凝视地上的一片血迹&。须臾,他掏出娟帕&,轻轻抹了抹嘴角&,缓步继续向前走去&。香泉山静静,他脚步轻轻浅浅*。繁星和一弯月光以及灵台寺的灯火汇于一处&,打在他的身上&,将他身影笼罩在昏暗的光影中,月牙白的锦袍如点亮了这山间的夜色^&,夜风吹来,丝丝凉意洗礼&,他身影看起来有着入骨的温凉*。

    弦歌默默跟在容景身后^,他想不明白世子是怎么想的,明明七皇子都已经答应去弑父了&,他却阻止了七皇子**,甘愿冒如此风险强行分开老道和普善大师&,如今不仅受了重伤,功力还折损了尽半数还多*。却不拦住浅月小姐^,将机会让给了七皇子&。

    二人一路沉默*,下了香泉山。

    青泉早接到青啼的消息赶着马车等在山下&,见容景来到^,紧张地看着他&,“世子……”

    “无事&!”容景摇摇头,伸手挑开车帘^,缓步上了车。

    青泉看向弦歌^*,弦歌对他摇摇头*。青泉懂事儿一般地不再问,二人一同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香泉山向京城而去&^。

    马车内^,容景靠着车壁闭上眼睛,如诗似画的容颜白得清透异常。

    一路静寂&,无半丝人声*,只听到车轱辘压着地面和马蹄前行发出踏踏有节奏的声响&。

    云浅月轻功较之往日高出一倍,如化成了一股疾风,不出片刻便下了香泉山^。香泉山下*,夜天逸和她骑来的那两匹马依然在那里吃草^*,她脚步不停&,飞身上了那匹白马^,双腿一夹马腹,白赤凤四蹄扬起*&,离弦之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夜天逸慢一步来到&,云浅月已经没了踪影,他翻身上马,沿着马蹄印的方向追了去。

    云浅月前行了一段路之后^,她听见身后有隐隐的马蹄声*,忽然在十字路口处弃了马,伸手一拍马屁股&,白马向京城方向那条路而去^,她则重新施展轻功向另一条路而去^*。她身形轻若云烟*,半丝痕迹也未曾留下&。

    夜天逸来到十字路口忽然停顿了一下,仔细倾听片刻^,顺着马蹄声向京城追去^*。

    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转回头,抿着唇向西而去*。这一条路是通往西山^。

    西山一般人迹来往稀少,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西山猎场^,一般都是贵族子弟出没,平民百姓没有特殊原因不去踏足*,另一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西山设有军机大营,寻常百姓更不可能靠近^。

    云浅月一路施展轻功*&*,脑中什么也不想,一个时辰后来到了西山^。她停住身形^,在西山山口站了片刻,绕过西山猎场*^,向军机大营后营走去。

    距离后营还有两里地左右,隐隐听到西山大营的广场上传来练兵声&,其中夹杂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她脚步一顿,停住片刻^,继续向后营走去。

    靠近后营一里地左右时&,见到有两对巡逻士兵走来,她足尖轻点,无声无息从两队巡逻士兵头顶飞过&,转眼间便进入了后营。后营是军机大营的食宿之地。谱一进入&,整个军机大营都灯火明亮,即便如今已经深夜&,后营巡逻更密&*,整个军机大营无人安寝&。

    云浅月来到最后一处营房门前,那一间营房并未亮着灯&,她挥手打开窗子^,无声无息闪入那间房间^。她刚一落地*,只听一声低喝^,“何人*?”

    “铁老*,是我&*!”云浅月轻声回话。

    “主子?”铁老一惊^,躺着的身子从床上起来^*,“您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云浅月看了一眼老人*,笑了一笑。

    “您有何事派人传一句话就行^,怎么还亲自跑一趟?”铁老大约五十多岁^*,他披好衣带,话音一转道&*,“不过大家伙都想您了,您如今来了也好。今日白天浅碧和洛瑶还说您有两个月没书信传来了&。是不是也该来了,如今不想今夜您就来了!果然不禁念叨*?!?br />
    云浅月浅笑,“都还好吧?”

    “好^!就是风烬前几日出了一桩事情^*,受了伤,不过如今无大碍了&。我想着主子这些日子以来频频传出……传出和景世子的消息^,想着主子大约是应对皇上……就没将这个消息报给主子*?!碧嫌淘チ艘幌碌?。

    “风烬出了什么事情&?”云浅月向北角的壁橱处走去*,闻言回头看向铁老。

    “风家找到了他*,要他回去。他不回去&,和风家人打了起来&,所以受了伤?&*!碧系?^。

    “哦?你说风家人找到了风烬*?如今风家人呢?”云浅月挑眉。

    “风烬摆脱了风家人&。如今风家人依然在京城暗中寻找呢*&!风烬从受伤后再未曾出去*?&!碧咸鞠⒁簧?&,“据说风家这一代本来既定的继承人在一年前得了重病不治身亡了&。而一位小姐在十几年前又被人要走*。如今遍布天下在寻找那年走失的风烬*。已经找了一年^,如今找到了。他是唯一嫡系的继承人*,怎么会罢手&?”

    “嗯*!我们过去看看他们^!”云浅月伸手在壁橱上一划,壁橱打开了一扇小门&,她探身钻了进去。

    铁老向外看了一眼&,见无人来这边,也钻了进去*。

    随着二人进去&,打开的暗门无声无息关上&。

    暗门后是一处密道&,密道能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而走&,每隔几米处镶嵌着一小颗夜明珠,大约走了一盏茶时间^,云浅月转动了一下最后一颗夜明珠&,一阵天旋地转,她伸手一拉身后的药老*&,二人顷刻间向下坠去&。

    “这一条路也就主子和风烬敢走&*,每次我等都要走半个时辰的密道才能到后山崖谷&?&!碧匣奥?*,又讶异地道:“主子武功似乎又高了!”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铁老总感觉今日云浅月情绪不对,不再说话。

    大约半柱香^&,云浅月忽然伸脚踢了一下左侧的壁角&*,壁角处无声无息打开一道门,她拉着铁老走了出去。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半山崖处^,她驻足看了片刻&,拉着铁老顺着绳索飞身而下&,大约下了五十米处*&,她忽然伸手拽住崖壁的两根蔓藤^,顺着蔓藤滑向崖底。

    一炷香后*,来到谷底*。

    西山大营最高的一座山峰西风崖崖底^。距离西山大营其实隔了一座陡峭的山壁。大约五里,却是两个世界&。寻常有武功之人人翻山越岭大约还需要半个时辰^*,而云浅月走的是捷径密道&,仅需要两柱香的时间^。

    松了蔓藤^^,云浅月放开铁老^。

    铁老抹了抹额头的汗刚要说话^*,一个人影忽然飞奔而来&,转眼间就到了云浅月面前&,小小的身子一把搂住云浅月的脖子*,“云姐姐^,我想死你了&,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们,也没有书信传来*?”

    云浅月身子被撞得后退了一步^,好笑地看着像八爪鱼一般挂在自己身上的小男孩,“黎亭*,你吃了多少?怎么两个多月就重了这么多&?是不是没好好练功*^&,只知道吃了^?”

    “才没有&!我是长高了而已^!”黎亭立即放开云浅月*,站在她面前*,挺直腰板&,清秀的小脸得意地道:“云姐姐,你看看我是不是快赶上你了&&?”

    “嗯&,是长了不少&?^!痹魄吃滦ψ琶嗣耐?,“你是怎么知道我来的&?”

    “是风哥哥说的^*!”黎亭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原来是风烬说的^!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睡^?”

    “我们这几日都是白天睡*,晚上不睡。为了等姐姐你呗&!你都多长时间没来了?风哥哥说你这两日估计就会来了*!果然被风哥哥说对了^*!”黎亭嘟起嘴&,“为什么云姐姐每次来风哥哥都最先知道?以前他没受伤武功好感知了姐姐的气息也就罢了*^,可是他如今受伤很重啊,怎么还能知道&?”

    “这就需要你去问他了!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云浅月笑了笑&^,看向前面,草木葱郁,湖水清幽*,一排排房舍林立^,几乎处处都亮着灯^。她拉着黎亭的手向里走去*。这一片曾经被她视为最安静的世外桃源**,心之温暖^,难以想象竟然被她忘记了两个月^。

    “我一定去问!”黎亭点点头&^,忽然大喊了一声^,“你们都出来*!云姐姐来了*!”

    “是小姐来了!”

    “是主子来了^!”

    “是云姐姐来了!”

    “是云姑娘来了”

    “……”

    黎亭喊声刚落*,各个房间的门齐齐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张或小或大^,或男或女,或年幼,或年轻,或年老的脸*。人人面带喜色地看着她^,看着这些人的脸,她骤然温暖。一身凉意似乎也驱散了许多*。

    “小姐!您终于来了^&!我们二人白天还说您呢!以为刚过了七夕**,您又被皇上圣旨传进宫里^*,怕是短时间内都来不了^,没想到今日就来了!”两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女子提着裙子当先走过来,其中一绿衣女子叫做浅碧&,对她笑着打量了一遍*,道:“小姐瘦了&!”

    “小姐遭了好几回难,能不瘦吗&?当时我都忍不住去冲进云王府去了*,后来想起小姐交待&^,没她的吩咐不准出入云王府或者去她身边。我才咬着牙忍住了&^!”另一个黄衣女子叫做洛瑶&*,也打量着云浅月忧心地问:“小姐,你还好吧&?”

    二人说话间&,众人都齐齐围了过来,一时间纷纷问好*。

    “还好!”云浅月看着众人*,待众人话落^,笑着点点头&。

    “她有什么不好的^?都将景世子那般的人物给骗到手了^!不好才怪*!”众人身后,靠前排一间房屋门口传来一个邪魅懒散的声音。

    众人听见这声音都齐齐噤了声。

    云浅月顺着声音越过众人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披着一件墨绿的袍子,懒洋洋地倚着门框正向她看来&&。身形清瘦*,手臂处用白布缠着&,邪魅的俊脸上挂着冷笑^。神态散漫*。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须臾,将手拿开^,看向风烬&,笑道:“这是谁又得罪我们风大公子了?不是我吧^?”

    众人对看一眼&,都用一副你完了的神色看着她。

    云浅月接收到众人视线又伸手揉揉额头,若说这世上有她惹不起的人一共就三个&。其一是容景^,其二是夜天逸,其三嘛&,就是风烬莫属了^。风烬的脾气上来&*,她是真的惹不起^^。曾经一次她惹火了他&,他居然提着剑纠缠着她打了三天三夜,直到她累得手指头抬不起来他才罢手&,还有一次他将一间房拆了^,而她被压在了房底下&,他头都不带回的,不管她死活*?&^;褂幸淮嗡由厦娴男轮苯犹吡讼吕碸,她感受了一次千丈悬崖玩跳水,掉到了前面的湖里*。这三次她记忆犹新,从此以后,她再不敢惹他。如今看这幅样子这人又发脾气了*。她揉着额头想着怎么才让他不发火,却怎么想也没有好主意^*,风烬可谓是柴米油盐都不进&。她忽然转身*,足尖轻点^,向原路返回&。

    “云姐姐*?”黎亭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居然刚来就走&。

    众人都都齐齐唏嘘一声^,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风烬不可惹。人人都怕主子*,主子怕风烬发火&&。而黎亭才来这里不到一年,自然不知道云浅月对风烬是怕了又怕^。因为这一年云浅月没惹风烬*^,风烬也没发过火*^。

    “你要是走了*,以后就别来了&*!你知道我是有办法让你永远别来的?*!狈缃裂笱蟮赝鲁鲆痪浠?。

    云浅月脚步顿停,无奈一叹^,转回身,看着风烬^^,撇撇嘴,“受伤了还这么牛&*!说吧*!我又哪里得罪你了?算了&&,你直接说这次怎么才能不发火&!”

    “我以为景世子的温柔乡将你迷晕了头呢^!原来还知道怕*!”风烬看着云浅月,冷哼一声&*,忽然转身^,那只没受伤的手向屋内一抓^,一个包裹从床上飞来&,被他抓在手中,他拿着包裹向云浅月走来。

    众人都连忙让开路*。

    云浅月看着风烬,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今日起&,我跟在你身边?!狈缃叩皆魄吃旅媲?^,将手中的包裹塞进她手里*&,见她黑下脸&,他邪魅的凤眸挑起*,“怎么*^?不同意?你是想打三天三夜?还是想被压在房屋下?还是想从崖顶上掉下来再玩一回刺激^?”

    云浅月摇摇头&。那个她也不想*。

    “那就走吧!也让我见识见识景世子到底有多大能耐**,居然让你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非他不嫁?*!狈缃奥?&^,伸手一拉云浅月&*,足尖轻点^,飞身向山崖而去,他身法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了山崖,居然用嘴叼着绳索攀岩之上。

    云浅月听到身后无数人的喊声*,她回头看了一眼*,黎亭已经追到崖下&,奈何他武功不高,正委屈着小脸看着他和风烬^,风烬转眼间已经拉着她上了半崖,她回过头,看着他一只胳膊受伤不能动**,用嘴叼着绳索,有些无语&,只能伸手帮她,二人转眼间便上了半山崖,风烬用脚一踢,暗门打开,他拉着云浅月钻了进去**。

    “我刚来!”云浅月被他拉着&,没好气地提醒&。

    “谁说刚来就不能走了?”风烬瞥了她一眼^,触动机关^,一阵天旋地转,二人被一股大力向上打去*。

    云浅月随着他向上而去*,怕他触动伤口,只能反手拉了他,施展轻功掌控主动&。一边继续没好气地道:“我还没看风阁这两个月的动态呢^!就算你要跟着我走^,急什么!”

    “包裹里除了装了我的衣服外*,还装了这两个月以来纪录的天圣以及各国的大小事件和动态。你回去看也一样*&?!狈缃沉嗽魄吃乱谎?,冷声道:“我要不现在就跟你走*,如今你武功高了^*,我受伤^,保不准住我看不住你会偷偷溜走^&。防患于未然?&!?br />
    云浅月无语^,片刻道:“听说风家人找到了你&!你如今就跟我这么出去不怕*?”

    “不是有你在*?谁敢从你手中将我抢走不成&*?”风烬挑眉^。

    “合着你早就准备好了,等我来了你就跟我走^,和着我这一趟到成了来接你了*!”云浅月心下后悔*,早知道不来好了,如今带了个阎王爷回去*。只是她恢复记忆哪里也不想去&*,首先想要来的地方就是这里。

    “嗯!”风烬哼了一声。

    云浅月有些头疼*^*,不过想想风烬以后跟在她身边也无不可*。以后与以前再不一样^**。她身边是需要人&。便不再说话&。

    不出片刻*,二人过了暗道来到暗门处,云浅月伸手转了一颗夜明珠*,壁橱的门无声打开&,她探出身子,拉着风烬回到了铁老的房间&*,暗门在二人身后关上^。她松开风烬*,刚要飞身离开*,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冲进来一个人*,她一惊刚要出手^,只听那人惊讶地道:“小丫头?”

    ------题外话------

    风烬,是一个重要人物&,美人们别小看他O(n_n)O~

    可怜的景美人*,默哀半秒钟……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szbanban(100钻)^^、不讨喜的丸子(1314打赏10钻)、uypjj(7钻)&、枫丹白露2008(5钻5花188打赏)^、cauld(5钻6花)、guiqin580231(5钻)*、清夜画真真(2钻10花388打赏)、若依(2钻300打赏)&、xinyong121(10花)^、biyi18023(1钻12花)^、毛毛1982(188打赏)^&、宝井小蝎(2钻)&、13871388614(1钻2花)&、kuankuan0317(1钻)、纪安晓(10花)、暗夜挽歌(3钻1花)*、1053436070(1钻)、梦萱儿(188打赏)^*、yuanruo19(10花)&、哭泣的笑脸(5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二章 心之温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二章 心之温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