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阴差阳错

    皇后看着南凌睿^,一时间似乎失了所有言语。

    “那本太子可就自己喊了!”南凌??醋呕屎?^,毫无顾忌地对外面张口就喊*,“来……”

    “住口!”皇后惊醒,伸手捂住南凌睿的嘴*,看着他眼睛眨了眨,她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对外面喊,“孙嬷嬷!”

    “娘娘有什么吩咐?”孙嬷嬷在外面应声。

    “吩咐御膳房再备一桌饭菜来,刚刚本宫没胃口,都被月儿吃了!如今本宫想吃了!”皇后对外面吩咐。

    “是!”孙嬷嬷立即应声&^,走了下去。

    皇后松开捂着南凌睿的手,面色威仪地看着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本宫从实说来!你怎么会有这把扇子&?”

    “没吃饭呢&!没力气&!”南凌睿身子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

    皇后皱眉^,将扇子打开&,递到南凌睿面前,指着扇子上的一行字迹问,“你怎么让本宫相信这扇子不是你偷来抢来的&^?”

    “我说了我没吃饭呢^,没力气!”南凌睿气虚地闭上眼睛,懒洋洋地道。

    “你……”皇后眉头竖起,见南凌睿一副不吃饭打定主意不说的样子没办法,看向容景。

    容景伸手从皇后手中拿过扇子,目光静静地看着那一行字迹^,片刻,温声开口,“十年前南梁太子和云王府世子都不约而同去了北疆&^,不想一同惹了一桩祸事儿,两人险些命丧北疆*。幸得灵隐大师当时也在北疆*^,所以施以援手救了你们。后来,阴差阳错,云王府世子成了南梁太子,南梁太子成了云王府世子。睿太子,景说得对也不对?”

    “景世子如此神机妙算,不去算命岂不是屈才了^?”南凌睿瞥了容景一眼^。

    皇后惊异地转头看着南凌睿**。

    “不过有一桩奇事儿,那时睿太子和云世子虽然都是小儿,但也已经八岁,容貌没有十分张开**,但也有七分张开了。据说当时灵隐大师救下你二人可都未曾毁容,不可能分得错样貌,不知为何却弄错了身份?”容景看着南凌睿挑眉。

    “本太子说了,我饿着呢!没力气说话^&!”南凌睿不买账&。

    “景原来一直奇怪云王妃出身何处,原来是出自南梁?&!比菥盎夯旱?。

    南凌睿忽然转头,眯起眼睛看着容景&&,警告道:“景世子说话可要小心些,这里风虽然不大,但也容易闪了舌头!”

    皇后已经惊得站起身,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凌睿。

    “皇后娘娘也发现了对不对?睿太子细看之下*,还是与云世子有几分相像的*!”容景道。

    “这……这怎么会……”皇后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是惊的,还是骇的。

    “云王妃出身神秘&,天下无人知晓其身份^,就连当今皇上当年下了莫大的力度也没能查出她的身份来&^。除了本身聪明绝顶屡次躲过了皇上的追查外,还有南梁在背后牵扯,多方抹掉了她的身份。否则试问天下间还有何人能躲得过当今圣上遍布皇室隐卫的追查&^?”容景无视南凌睿的警告淡淡扬眉。

    南凌睿眯着眼睛看着容景不语&。

    “云王妃出身南梁王室&,云世子和睿太子有几分相像这才说得过去。不管是灵隐大师弄错*,还是南梁王室当先找去时弄错了身份*,总之*,一换就是十年。南梁太子在南梁混得风生水起,得南梁王宠爱,有求必应*。云王府世子在天圣深居简出,恪守己身,虽然有才华,但不轻易外泄。虽然如此低调处事,但偏偏还是得了清婉公主厚爱*,一追就是数年^?!比菥盎奥鋇,淡淡一笑,“睿太子,景说得可对?”

    “对又如何*?不对又如何?”南凌睿忽然无所谓地转回头,继续没骨头一般趴在桌子上&。

    “不如何*!多知道一些总是好的^!”容景如玉的手摆弄着扇子**,忽然轻笑道:“我竟然还不知道她喜欢的是这个*!仕女图画得如此传神^,想必睿太子南梁太子府三千佳丽也得益于这副扇子的功劳?!?br />
    “你不知道的多了!”南凌睿哼了一声。

    “我不知道的的确是多了,但我只知道一样就好。睿太子这柄扇子该毁了!”容景忽然出手,去毁手里的扇子。

    南凌睿一惊^,猛地出手去拦*,同时怒道:“容景*,你敢!”

    “既然换了十年*,和换了一辈子没有二样。如今普天之下只知南凌睿是南梁太子,云暮寒是云王府世子。如今容貌各异,想换也换不回来了!”容景看着南凌睿,清泉的眸光染上一抹黑色,淡淡挑眉&,“这把扇子若是落在别人的手有什么后果你当该清楚!难道睿太子想要云王妃的身份大白于天下?想要云王府背上欺君调换子嗣和南梁背地里勾结的大罪^?”

    “本太子自然会好好?;ふ獍焉茸?!”南凌睿冷冷道。

    “就怕睿太子保不??&!”容景衣袖轻轻一甩,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出,南凌睿挡着的手刹那被弹开,手中完好的扇子顷刻间化为碎屑^,他声音淡而冷,“七皇子可不是当今皇上,他要是发现这把扇子的秘密,那么睿太子是否想过后果?景就知道睿太子不忍^^,代劳替你毁去!”

    “容景!”南凌睿勃然大怒,一双眸子喷火地看着容景。

    容景面色不变,颜色淡淡,无视南凌睿的怒意,他如玉的手轻轻抖了抖,玉扇的碎屑顺着他手指缝散落到地上^,他衣袖轻轻一拂,窗子无声打开*,碎屑便顺着他这一拂中飘出了窗外^^,窗外一阵风吹来&,化于无形。

    南凌??醋庞裆鹊乃樾妓娣缙?,屋中半丝痕迹也无^,他忽然对容景出掌,掌风凌厉*,容景坐着的身子不动,如玉的手夹起一只筷子,淡淡地看着南凌睿道:“睿太子,你若是不想被再点住穴道的话,最好住手。否则荣王府的点穴之道,我若是不给你解,天下便无人能解开。第一次轻而易举给你解开^,第二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容景话落&,南凌睿立即住手,满面怒意地瞪着容景&。

    容景不再看南凌睿&^*,放下筷子,从怀里掏出娟帕轻轻擦拭了一下手,起身站起来,对皇后道:“姑姑^^^,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皇后看着二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毁了我的扇子就想走*?”南凌睿怒气不散&。

    “难道睿太子还能拦得住我不成?”容景挑眉。

    南凌睿瞪着容景,看着他淡然自诺的脸忽然笑了,“小丫头马上就恢复记忆了*^!你是不是心理很紧张^?很没底&*^&?生怕小丫头对七皇子和以前一样?你如今这是想追去灵台寺*^&?”

    容景静静地看着南凌睿,并不言语&&。

    南凌睿不再看容景,重新坐下身子&^,拿起一只筷子在手里把玩&,“就算本太子换不回身份,背着一辈子南梁太子的身份又如何^?血浓于水&。本太子身体里流着的血可是和小丫头一样的。我是她的哥哥,她是我的妹妹*,这一点改变不了^&。容景,告诉你*&,今日你得罪本太子了^。从今日起**^,本太子偏偏就要帮着七皇子。你想做我的妹夫,门也没有^!”

    “哦*?”容景扬眉&,“睿太子要帮着七皇子*?”

    “自然*&!本太子看七皇子比你强多了&!对小丫头也好!这些年每年都会在春夏秋冬四季换季之时将北疆应季的水果给小丫头送回来。而且一旦有好东西,都会第一时间传递给小丫头&。北疆如今富硕,万顷良田^,荒山也变成了宝地。更有毒瘴峰无数奇珍异宝,本太子若能和七皇子合作的话,可是比你做我的妹夫有利多了?!蹦狭桀5?*^。

    容景不语,静听南凌睿下文*。

    “你说你有哪一样好*?不止长了一张犯桃花的脸,还有一个到处招摇的身份。荣王府历来就被夜氏皇室所忌惮。小丫头要是嫁给你荆棘就能堆成山*。若是一个爬不过去,就会被扎得满身是血^^,还会一不小心就摔到山下^,摔个粉身碎骨**?&!蹦狭桀S锰籼薜难酃饨菥吧仙舷孪麓蛄恳槐?,继续道:“毒嘴毒舌,黑心黑肺&,管着小丫头这管着小丫头那^,一个不高兴还对她发脾气*&&。本太子真没看出你哪里好了?小丫头若是嫁给七皇子,七皇子怕是能将她宠到天上去。而且七皇子没准就是将来的皇上,小丫头成为他的皇后有什么不好*?他说了可是甘愿只娶她一人的。那可是后宫无妃啊,何等羡煞天下人?而且本太子看这荣华宫也没什么不好&?&!?br />
    容景在南凌睿挑剔的眼光下依然镇定自诺,面色不变。

    “景世子不是要走吗*?请??^^!看着本太子做什么&&?”南凌睿说了半响,没见容景吭声,看着他挑眉,“难道景世子还要坐下来陪本太子喝一壶不成**&?景世子虽然有这个心^&&,本太子可没这个意?!?br />
    “睿太子说够了^&?”容景淡淡看着南凌睿&,开口询问***。

    “景世子难道还没听够&^?那本太子可以继续说&!今日小丫头和七皇子去了灵台寺,是去解除凤凰劫吧?保不住七皇子会在解除凤凰劫时做些什么手脚,到时候小丫头没准就不记得你是谁了,就跟忘了七皇子一样忘了你。要是那样的话,哈哈,那可就好玩了^^*。也正合本太子的心意。到时候小丫头和七皇子亲亲我我的从灵台寺出来^^,欢欢喜喜地去找皇上请旨赐婚*,皇上定然龙心大悦&,一准能成^。到时候本太子定然会陪着成了我的妹夫的七皇子大喝一顿喜酒,哈哈,好不快哉*?*&!蹦狭桀K档礁咝舜?,哈哈大笑起来。

    “看起来睿太子很喜欢被点住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容景看着南凌睿笑得得意,忽然眸光闪过一丝厉色&,话音未落*^,一阵指风飘过,南凌睿身子霎时一僵^^*,笑声戛然而止。他不再看南凌睿*^^,转头看向皇后^*,声音温润,听不出半丝气怒,“姑姑^,睿太子说了这么半响还如此有力气,其实一点儿也不饿,我看您也不必给他吃饭了!”

    皇后看着容景,又看了一眼南凌睿*,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色不早了,姑姑早些休息^^。景先告辞了*^!”容景对皇后浅浅施了一礼,扔下一句话后*,足尖轻点,飘然出了荣华宫。

    “容景!”南凌睿僵住身子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容景离开&。

    “景世子&!”皇后没想到容景就这么扔下南凌睿在这了,连忙出声,容景已经没了身影。

    “该死的^!”南凌睿怒极,气骂出声&*。

    皇后收回视线看向南凌睿,一时间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前坐着的这个人才是她的侄子,云暮寒向来和她不亲近,这些年即便她对他和颜悦色也亲近不起来。她以为是遭受了大难^,才使那孩子性情变得淡漠了^*,不想原来调换了身份。如今睿太子言行举止和记忆中渐渐吻合*^*,她想不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都难。

    “什么破人!臭丫头找谁不好**,偏偏找了个这么黑心的!本太子……”南凌睿瞪着窗外^*,一边说着一边暗自运功,可是体内经脉像是全部阻住一般^&,无论任他怎么用力身子都僵硬不动。他更是恼火^。

    “皇后娘娘,膳食已经做好了^,奴婢这就端进来吗*?”这时孙嬷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打断了南凌睿的话。

    皇后转过头**,犹豫了一下&,吩咐道:“端进来吧!”

    孙嬷嬷推开门走了进来^,当见到屋中的人换成了南凌睿一惊^,腿一软*,手中的托盘险些托不住^,不过她今日受的惊吓太多^,有了一定的承受能力,腿虽然“噗通”一声磕到了地上&,但幸好手中的托盘没摔&,她一张老脸惨白,哆嗦地看着皇后,“娘娘&,这……这睿太子可不能进来啊……若是被人知道……”

    “本太子进来怕什么^?你幸好没将本太子的膳食给摔了,要是摔了的话,本太子就将你脑袋揪下来扔到地上狠摔*?!蹦狭桀U锪艘欢亲踊鹌?&&,见到孙嬷嬷险些将他的饭菜扔了,一肚子气终于有了发泄口&。

    孙嬷嬷吓得立即噤了声,哆嗦地看着皇后。

    皇后深吸了一口气&,看了南凌睿一眼,皱眉叱道:“注意你的身份^*!再如此言行无忌*,不知小心谨慎^,本宫现在就命人将你扔出宫外去^?!?br />
    “你扔??!见了面就开始不待见我**!让我被容景欺负^^&,我怎么会有你这个……”南凌睿气得甩脸子,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皇后拿着手里的帕子塞住了他的嘴,他动弹不能,反抗不得^*,只能更气恼地看着皇后。

    “你将膳食放下&,出去命人守住宫门。就说本宫身体不舒服,吃过饭后就歇下了*。谁来了也不见*,即便是皇上来了,也要给我拦??&^!”皇后不再看南凌睿,转头对孙嬷嬷命令*。

    “娘娘*,这……这……”孙嬷嬷跪在地上不动&^,看着南凌睿&&。

    “孙嬷嬷&&,他是……”皇后看着孙嬷嬷*,话说了一半想起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半丝风声都不能往外透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立即改了口道:“睿太子是本宫可信之人。你且放心^!”

    “是!”孙嬷嬷见皇后对待南凌睿的确非同一般&,否则不可能让他坐在这里。她惨白着脸点点头,起身站起来*,端着托盘放在桌子上&,将桌子上的剩菜残羹端了下去。早先她还奇怪明明娘娘^、浅月小姐*、景世子三人都坐在桌前用膳的,如今为何又要一份&^,原来是睿太子要用^。

    孙嬷嬷走后,皇后从里面将门用把手插上^^,又将窗子从里面反锁上&&。她做完一切*,走回桌前,伸手将南凌睿嘴里的娟帕拿出来&,对他压低声音道:“谁叫你一时得意逞口舌之快得罪景世子来着?如今被点了穴道^&。别说本宫不会解&,荣王府的点穴之术独步天下,除了他本人外无人能够解开。你如今被点住穴道&&。动也动不了,你说该如何办?”

    “等小丫头回来,本太子要他好看!”南凌睿脸色极其难看*^,桌子上的饭菜摆在他面前&,他偏偏动不了*,吃不着^。心里的火气腾腾往上升。

    “女大不中留,回来也不一定就向着你了&!”皇后坐在桌前^*,瞪了南凌睿一眼^,“还和小时候一个德行。本宫就说一个人的性情要变的话也不至于变得判若两人。感情这些年就是不同的两个人&。那次大难后&,你被……他救回府中&,本宫当时没能出宫^^,后来再见他是几个月后&&,那次本宫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你爷爷说遭了这么大的难*,性情变了也正常?&*?銮宜恢本醯媚闾缌?,和月儿一般,变得乖觉了是好事儿*。本宫也就打消了疑惑?&&!?br />
    “哼&*,糟老头子巴不得有个他那样的木头做孙子&,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管我死活!”南凌睿闻言用鼻子孔哼了一声*。

    “刚刚景世子说到容貌之事*^&,别人也许看不出,但是身为亲人的你爷爷和本宫,还有你父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还有府中侍候你的近身之人^,哪里能看不出来?但是本宫记得那次见他时候就是你的样貌。所以本宫才以为经此大难打消了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皇后皱眉。

    “还能怎么回事儿,糟老头子自然知道*,他动了手脚帮他遮掩了容貌呗*!”南凌睿道,“时间一长&,渐渐换回本来容貌。谁还能怀疑他不是我?”

    “是这样^?你问过你爷爷了?”皇后一愣,随即想到前一阵子云暮寒一直住在云王府,怎么可能不见云老王爷,她压低声音道:“你爷爷认你了?”

    “没有!他不认我&,本太子还不屑认他呢^*!”南凌睿哼了一声^。

    皇后看着他虽然被控制住穴道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又气又笑道:“果然是兄妹!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月儿说起父王时候就是一个德行&*^*?!?br />
    “糟老头子&^!恨不得我们俩都滚开他身边才好^*?!蹦狭桀T斯Π胂?,憋得脸通红&,还是不能解开穴道,他咬牙道:“我饿死了^!我要吃饭!”

    “活该&!本宫现在可没地方给你去找景世子回来给你解开穴道*!你说那些话&,景世子不点住你穴道就不是他了^。如今定然是也追去灵台寺了&?&!被屎筻亮四狭桀R谎?&,“你明明知道景世子最在意的是什么?偏偏惹火他*。有你好果子吃才怪?*!?br />
    “是他毁了我的扇子。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姑姑?胳膊肘子往外拐?&!蹦狭桀5裳?。

    “毁了你的扇子也没有错&。那扇子亏你还日日拿着他招摇过市*?;噬辖匆蛭拥钕潞颓赜衲牖橹滦男骷?,又因为叶公主施咒受伤忧心,如今又因为景世子和月儿公然请旨赐婚让他方寸大乱&,才一时间无暇顾及于你&。如今七皇子回京&,七皇子可不同于皇上^,关于月儿的事情他分毫都不会错过,心神缜密至极&,手段也是一等一。若是被他发现*^*,后果会如何?你想过没有?”皇后看着南凌睿^,不赞同地反驳**,“到时候别说你这南梁太子做不成,小命估计都不保,还要牵连云王府和月儿!皇上正愁找不到云王府错处呢!你正好给送上门了&!”

    “本太子也没你说的那么废物&!我手中的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拿了去的&&?!蹦狭桀K淙黄?,但气势还是小了一些^,“就算知道又如何&?大白于天下也不怕*,本太子还怕了他不成?”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你在南梁呼风唤雨没错*!但别忘了&,这里是天圣京城?!被屎筇嵝涯狭桀?^,“稍有差池&,你的小命丢在这里都不新鲜!南梁王就算因为你娘亲再宠爱你&,也远水救不了近火!”

    “危言耸听*^!”南凌睿气势又低了一些。

    “本宫就不信你心里不清楚^*^。若是草包你这南梁太子也不会安安稳稳坐了这么些年了^。你心中比谁都清楚这件事情大白于天下的后果是不是&&?”皇后话落,见南凌睿不再说话,她脸色稍缓,“你下不去手&,景世子帮你下手毁了那扇子,免除后患。所以,景世子做得也没有不对*。本宫是就事论事^?!?br />
    “哼,我看你是被容景收买了才对!”南凌睿哼了一声*,“一口一个姑姑,你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帮着他来说话*^。不管如何,他毁了我的扇子就是不对&!本太子不找回场子就誓不罢休!”

    “想找回场子还是等你先解了穴道再说吧!本宫不和你理论!”皇后撇开脸不看南凌睿^*。

    “我要吃饭!”南凌睿见皇后不打算再理会他的样子^^,再次开口。

    “怎么吃^?饿着吧!”皇后转头瞥了他一眼。

    “还能怎么吃^?你喂我呗^。难道要我看着饭菜饿着不成?容景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南凌?&*^?醋呕屎?,见皇后不动,“要不喂我也成,姑姑是皇后,皇后的手尊贵着呢&*!你从外面喊一个小美人进来喂我。那样我吃得更舒服!”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皇后斥了一句^&*^,向外看了一眼^,拿起筷子去夹菜*。

    南凌睿顿时乐了,立即道:“我不要吃素的*^*,肉,你给我夹肉*!”

    皇后转开筷子&,夹了一块鸡肉塞进他嘴里。南凌??雌鹄凑媸嵌黾?&^,三两口就吞下^,眼睛扫着桌子道:“凡是带肉的,都给我&^,不带肉的我不吃!”

    “从小到大你和月儿就这样,这些年也没见你们长胖了!”皇后被逗笑了&。一边给他夹肉忘嘴里放,一边嗔了一句。

    南凌睿只顾着吃*,哪里还能说出来话。

    皇后也不再开口^。

    将所有盘子的肉都吃光了,南凌睿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见皇后放下筷子*,他笑着赞道:“还是姑姑好!”

    “少和我卖乖讨好!”皇后揉揉手腕,问道:“你和我说说^,当年是怎么回事儿*?南梁王就没认出你?你是怎么在南梁待了这许多年的&*&?”

    南凌睿吃得有些多***,僵着身子动弹不了,他有些恼恨地打了个哈欠骂道:“七皇子最好使些坏&,小丫头恢复记忆出了岔*,容景最好被气死&,本太子才能舒心……”

    他话刚落,头上便被狠狠拍了一下,他抬眼^,就见皇后怒瞪着他^^,叱道:“有你这样的哥哥吗?月儿和景世子好好的。你咒她做什么?再说一句不着调的^,本宫真将你扔出去。说正经的*!”

    南凌睿扁扁嘴**,懒洋洋地开口&,“当年是南梁王亲自去的北疆,他怎么可能认错自己的儿子*&?知道我是云王府世子&,将我故意当他儿子带了回去。你说我能不好好在南梁待这许多年&?他们一个思女心切,一个思妹心切*^,本太子这些年着实过得辛苦??*^!”

    “原来你娘亲是南梁王室的公主&!”皇后顿时明了,随即疑惑地皱眉&^,“不是据说几十年前至今南梁王室都没有公主留下吗*&?前南梁王和王后情深似海&*^,王后生下一子后难产险险救回一命*,自此后再不能有身孕,南梁王后宫虽然有三千美色^,却实则是空置后宫,独宠一人。怎么会有公主?”

    “当年生的哪里是一子&?其实是个龙凤胎!”南凌睿懒洋洋地道:“生下来母子三人姓名垂危*?;使笔敝挥幸欢涮焐窖┝?**,只够救两个人的命&,外婆让救两个孩子,外公却先救了外婆*,后来外婆为了保住南梁子嗣&,让那半朵雪莲救了舅舅,也就是如今我的父王&*^?^!?br />
    皇后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段秘辛^,南梁王室守得真紧,这个秘密至今竟然无人得知。她惊异地看着南凌睿,“那你娘亲……”

    “娘亲本来必死无疑,但正巧有一云游道人当时途径南梁城,不知为何得知了消息,于是悄然进宫,说他可以救娘亲,但必须将娘亲带走救治*^,自此后南梁皇室再无这个公主&*。外公和外婆欣喜之下只能同意。所以,娘亲虽然生在南梁王室&,但并未长在南梁王室^。南梁对外封锁了消息,这件事情只有少数几人知晓?!蹦狭桀5?。

    “原来是这样!”皇后点点头,“那云游道人是何方高人&?”

    “不知道!”南凌睿摇摇头。

    “至今依然不知&?”皇后不敢置信**,“大约有四十年了吧?我和你娘亲相差无几^^?^^!?br />
    “嗯*!至今依然不知。娘亲是十几岁时候自己找回南梁的*,但也甚是隐秘,没在皇宫待几日。外公和舅舅挽留不住&。对于娘亲生活在哪里&*,在干什么,调动南梁皇室隐卫都查不出来&。只有娘亲自己回去才能见她一面,一年之中也甚是少见*。后来得知她不知是何原因嫁入了云王府**&,之后又得到了她死去的消息。哀恸不已**^?!蹦狭桀R欢位奥?,困得眼睛已经睁不开^,“所以,当发现我是娘亲的儿子的时候&&&,就将我带了回去^&,就这么回事儿。我算是我娘亲的替代品,我去了之后&,将所有好的东西都往我身上砸&*^,包括女人^。那一太子府的美人们*,各个如花似玉啊……”

    一句话没说完,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没了声音**^,均匀的呼吸声传出*,睡了过去。

    ------题外话------

    南凌睿是月儿的哥哥!没错的?*。ā裚⊙)

    景美人终于不淡定了&&!O(n_n)O哈!

    有票的美人们^^,看到情美人在弱弱地呼唤了没呀?嗷呜……\(^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ycf526can(84钻石3花)、吕奶奶(200花)、sheryl0012(13钻)、zhejiang2834(3钻50花)、不讨喜的丸子(20花)&、18032877630(2钻10花)^^、草魔凌燕(3钻)*、zhz12345(2钻)^、清夜画真真(10花)&、梦萱儿(188打赏)、arielh256(188打赏)、wendychi(1钻)、李倩倩0805(1钻)&、弄潮(1钻)^&、18753134339(1钻)*&、不讨喜的丸子(7花)*&、许小姐(5花)、多多5257(3花)、轩城(3花)&、lwf落雪(2花)、司空元妍(1花)、快活城里神仙居(1花)^、may201208(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八章 阴差阳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八章 阴差阳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