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赛马交锋

    云浅月正想着,夜轻染忽然伸手一拉她马缰^,两匹骏马齐齐调转马头^*^。

    云浅月一怔,看着夜轻染^&。

    “我们走错路了&,东山山场宽阔,才适合赛马!”夜轻染对云浅月解释了一句^&,一挥马鞭,打向云浅月身下的马和他身下的马*。

    云浅月立即明白,夜轻染这是不想他们赛马被打扰&。

    夜轻染的鞭子还未落下&&,一条水红的鞭子横空插进来截住夜轻染马鞭,紧接着一匹枣红的骏马快一步拦在二人面前***,叶倩不满地看着夜轻染^^,“夜轻染,你什么意思?我们都等你们半天了,你们来了走什么*?”

    夜轻染被迫勒住马缰*,脸色不好地看着叶倩**,语气僵硬**,“你不是在府中玩得欢快吗*?跑这里来做什么*?”

    “自然是要跟你们去赛马!”叶倩白了夜轻染一眼,“在府中玩哪里有赛马有意思?你也真可以,拉着云浅月跑出来赛马,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文大将军府的文小姐告诉我你去云王府找云浅月赛马,我还不知道呢!”

    云浅月心思一动^,转头去看文如燕^^。想着她怎么知道夜轻染要带她去赛马&?

    夜轻染也猛地转头看向文如燕&&,挑眉*,“文小姐怎么知道我和小丫头要去赛马?”

    文如燕依然蒙着面纱&,只不过这次的面纱换成了稍微轻薄一些,她端坐在马上*,左边挨着一匹马上端坐的是冷疏离,右边挨着同样端坐在马上一个云浅月不认识的女子^,她见云浅月和夜轻染看来,偏头看了右边的女子一眼,立即对夜轻染回话^*,“是兵部侍郎府的赵小姐告诉我的?^!?br />
    云浅月这才知道文如燕右边的女子是兵部侍郎府的小姐赵可菡。她仔细地看了那女子一眼&&,只见她身量较一般女子端正矫健^&,眉眼英气逼人&。据说这位赵小姐会用十八般武艺,尤其是一口大刀耍得极好。算是将门虎女&^。

    “哦*?赵小姐是怎么知道的?”夜轻染看向赵可菡。

    赵可菡对上夜轻染的视线,脸有些红,但还是颇为利落爽快地道:“是荣王府的二小姐告知我的&&?*!?br />
    云浅月看向容铃兰。

    夜轻染也看向容铃兰,冷冷挑眉,“别告诉我说是你那个弱美人的哥哥告诉你的!”

    容铃兰似乎很怕夜轻染,立即摇头&,“不是,我是听六公主说的^?!?br />
    云浅月看向六公主*^,想着这真是一传十^,十传百了

    夜轻染也看向六公主*&*,挑眉^*,“六公主的消息好灵通??!”

    “不是&,我是听丞相府的秦小姐说的&!”六公主似乎也很怕夜轻染&^,立即摇头。

    云浅月看向秦玉凝,秦玉凝今日一改往日的素淡^,则是身穿一身粉红罗衫&,再不见前几日在武状元大会时的苍白虚弱模样&*,面容莹润粉红,阳光下闪闪发光^。她眸光微闪了一下,想着秦玉凝看起来这些日子被夜天倾照顾得极好。

    “哦?秦小姐怎么知道的^&?”夜轻染看向秦玉凝,“秦小姐在府中养伤^,还能知道本小王的动静&*,未卜先知不成?”

    秦玉凝温婉一笑,看了旁边的夜天倾一眼,柔声道:“是太子殿下说的!六公主今日早上去我府中^,我和她聊天顺便提了一句,没想到就被六公主传了出去&,染小王爷见谅?^&!?br />
    “那就是太子皇兄未卜先知了*?”夜轻染看向夜天倾^*。

    “是四弟说与我听的&,你不如说四弟未卜先知?^&!币固烨闼淙皇嵌砸骨崛舅祷?,目光却是看着云浅月&。尽管身边的秦玉凝温婉端庄,粉红珠润,可是他偏偏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看着秦玉凝会想着她&,如今她一身紫衣软烟罗,端坐在通体雪白的骏马上*,眉眼淡淡^,神情淡淡&,可是他偏偏看到了从她刚一来到似乎太阳光就全部聚拢在了她的身上^,清丽脱俗,风情婉约^*,令人触目难忘***^。

    云浅月想着真是一波三折,她当没看到夜天倾看过来的视线^,看向夜天煜^。

    夜轻染也看向夜天煜&^*,脸色阴沉*,“你个胆小鬼何时学起算卦了*?”

    夜天煜似乎没料到他对夜天倾说了一句话居然就转了无数个弯,而且传了这么多人*&,他轻咳一声道:“我是听睿太子说的,睿太子学算卦还差不多^,我可学不来那个^?!?br />
    云浅月看向南凌睿*&^,想着今日的人真齐全。她认识的&,不认识的全到了。

    南凌睿端坐在马上,一身锦衣华裳*,打着折扇,身姿挺拔*,风流无比,见云浅月和夜轻染看来^,他不等夜轻染开口,扬唇一笑&,“我听景世子说的!”

    容景^?云浅月心思一动,今日这里人齐全无比,却也不算齐全^&,因为独独没有容景^*。

    “弱美人*&?”夜轻染四下看了一眼,也没看到容景的身影,他对南凌睿冷哼,“他怎么会知道*?而且还告诉了你^?”

    “景世子天纵奇才&,未卜先知也不奇怪*。反正本太子是听他说的*,不如你去问问他^^?”南凌睿对夜轻染挑眉。丝毫不觉得因为他一句话就传了这么多人做了长舌妇而脸红^。

    “他怎么与你说的?”夜轻染心下恼恨^。他就觉得今日这事儿定然与那黑心的弱美人脱不了关系*&,果不其然&^,果然是他搞的鬼。

    “他怎么与我说的本太子凭什么要告诉你*?”南凌睿瞥了夜轻染一眼&^,看向云浅月&&,“本太子可是要娶月儿做太子妃的,自然不能让她和你一起乞巧&*。要乞巧的话她也是该和我一起乞巧?^!?br />
    夜轻染恼怒^,“你做梦^*!她才不会嫁入南梁!”

    “她嫁不嫁去南梁可不是你说了算!”南凌睿打马来到云浅月身边&&&,折扇“啪”的一下子打开合上,凑近她状似亲密地道:“本太子虽然喜欢素素,但是还是心里觉得你最好^&。你看*,今日这样的特殊日子本太子就扔下她陪你过了^&。感动吗?”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的扇子^,一开一合间,熟悉的线条在她眼前一晃而过。她想着他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余光扫见云暮寒正抿唇看着她,而云暮寒身边坐着一脸无知的清婉公主。她有些头疼,推开南凌睿,“别靠这么近*!”

    南凌睿纹丝不动**^,对云浅月不满,“你这小丫头*,我好几日没见到你了。亲近一下怎么了&?反正你早晚要嫁给我的&&*?*!?br />
    云浅月想着早知道就不答应夜轻染出来了&,这叫什么事儿?&?&*!两个人的赛马等同于集体出游了*&^,她可是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尤其这些还是她不愿意见到的人。她瞪了南凌睿一眼^^,不再理会他^。忽然一挥马鞭*,调转马头,身下踏雪似乎有灵性一般*,四蹄拔起*&,原路返了回去。

    “月儿&,等等我??!”南凌睿一惊,连忙打马去追云浅月。

    夜轻染一见也立即挥鞭也要离开。

    “你不准走!”叶倩火红的鞭子截住夜轻染。

    “你滚开^!”夜轻染对叶倩恼怒*^&。这个女人凭的讨厌,每次都出来搅局*^。

    “不滚开!你走了谁陪我乞巧^?你的小丫头有人陪*,我可没人陪^?^^!币顿徊蝗靡骨崛纠肟?&,用马缰绳死死套住他的马头。

    “谁要陪你乞巧?不可理喻!”夜轻染挥出一掌^*。

    叶倩不还手,却是稳稳挡在夜轻染面前像是扎了根一般一动不动^。

    夜轻染掌风生生顿住*,死死地瞪着叶倩**,忽然压低声音警告道:“你躲开不*?你若是真不躲开的话,本小王对你再不客气。将你绑了扔给南凌睿去&&!”

    “你这招不管用了^!本公主如今对他不喜欢*,就喜欢你&*?*!币顿话琢艘骨崛疽谎?,也压低声音道:“那女人对你根本就没情意^*,你还看不清事实要一头扎进去不成&*?本公主可是在救你,你别不知恩图报^^?!?br />
    夜轻染目光如刀^,怒道:“本小王如何不用你管!”

    “好*,那你就去吧&&!撞个头破血流时候别赖我没提醒你*&!”叶倩忽然撤回马鞭。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离去的方向&,此时哪里还有她的身影*。他脸色阴沉地看向叶倩,忽然他一把拉住她的马缰&,恶狠狠地道:“你说你喜欢我是不是?本小王这就拉了你去皇伯伯那里请旨^,让你嫁给我**,你若是不嫁给我都不成*!”

    叶倩一惊。

    夜轻染拉着她打马就走,方向不是云浅月和南凌睿离开的方向^,而是皇宫方向*。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叶倩被拉着走了一段路&,似乎突然反应过来**^^,打开夜轻染&*。

    “你不是喜欢我吗**&?”夜轻染语气阴森森^,抓住叶倩不让她动作&&。

    “喜欢你我也不……”叶倩挣扎。

    “由不得你!”夜轻染怒哼了一句**,一挥马鞭,两匹骏马受不住大力*,四蹄扬起奔向皇宫。

    叶倩又说了一句什么*,远远传来声音迷糊不清^。

    不出片刻二人便消失在长街尽头。

    夜天煜看着夜轻染和叶倩离开的方向*,忽然笑道:“这小魔王要成全和叶公主的好事*,今日可是个好日子,父皇正巴不得和南疆联姻呢!一准会答应^?*!?br />
    夜天倾看着云浅月和南凌睿打马消失的方向,并未说话。

    “太子殿下,月姐姐,睿太子、叶公主和染小王爷都离开了,我们还去西山赛马吗?”秦玉凝伸手拉拉夜天倾的衣袖^,柔声问*。

    “自然要去!你在府中闷了数日&,本来就想带你出来散散心^^*^,想着人多才热闹*。不过如今少了四人也没什么&。我们照样可以去!”夜天倾收回视线&&,对秦玉凝温柔一笑&。

    秦玉凝笑着点点头。

    “你们去吧!我要去皇宫看看小魔王和叶公主请婚的盛况^^,这样的喜事儿可不能错过*?^!币固祆虾鋈蝗酉乱痪浠?&*,打马去追夜轻染和叶倩&。

    “四皇子!”赵可菡忽然喊住夜天煜。

    夜天煜勒住马缰回头看向赵可菡,笑问:“赵小姐喊我何事?”

    “今日可是乞巧节?*?奢罩浪幕首勇硎跫?,想邀四皇子一起赛马,您……您若去了皇宫,我……”赵可菡看着夜天煜,一改对夜轻染说话时的爽快利落&&*,有些紧张。最后一句话没出口&^,意思却不言而喻&^。

    夜轻染眨了眨眼睛^&,看着赵可菡^,眸光快速地闪过一丝什么^^&,并未立即答话^。

    “四弟^!赵小姐知道你也会来&,今日可是专门来此等你的&^?!币固烨闫沉艘谎壅钥奢?,对夜天煜道^^。

    “这样癪^&?^^!那我到真不好辜负赵小姐心意了!”夜天煜打马转了回来&&,爽快应道:“好&,本皇子不去看热闹也罢&&,也正好领教一下赵小姐的马术**&??纯唇磬蝗眯朊家彩且患焓露?,反正那小魔王和叶公主的事儿是早晚的事儿&*,也不新鲜*,不看也罢*?!?br />
    赵可菡一喜,脸色有些红,“多谢四皇子赏脸&!”“赵小姐客气!”夜天煜笑了笑,看向赵可菡的目光有些玩味。

    夜天倾看着夜天煜和赵可菡&,凤目深邃,须臾,他转向云暮寒^^&,问道:“云世子,你和清婉妹妹有何打算?可是还一起去赛马?”

    云暮寒不答话&*&,目光看着云浅月和南凌睿离开的方向&,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自然要赛马&,暮寒,你陪我赛马好不好^&?”清婉公主伸手拽住云暮寒衣袖^&,小声央求**,“我想要赛马&,你答应我的&*,不能反悔……”

    云暮寒转头看清婉公主,沉默半响,缓缓点头*,“好^!陪你赛马^!”

    清婉公主立即欢快地叫了起来*^^,高兴得像个小孩子。

    夜天倾似乎不忍再看清婉公主&,转过头看向六公主、容铃兰、冷疏离*、文如燕等人*,“六妹妹和容二小姐、冷小郡主、文小姐呢^?可是还一同去赛马^*?”

    “自然要去的^!”冷疏离立即回话&*。她一直的心愿就是加入太子府。即便秦玉凝是准太子妃了又如何?也不代表她没有机会&?*?銮仪赜衲不兜氖蔷笆雷?*,别以为她不知道。

    “我就不去了&!”容铃兰摇摇头*。她对夜天倾已经不再有想法,自然不会再与冷疏离争夺&。目光看向云浅月和南凌睿离去的方向,犹豫了一下*,忽然打马向那个方向离去。

    冷疏离一愣&,当初在太子府她和容铃兰大打出手,没想到如今容铃兰到放弃了^。她看向夜天倾^。

    夜天倾看着容铃兰离开&,没有什么表情*^。

    “我也不去了!”六公主也摇头。她今日的目的本来就是想见景世子*,想着景世子对云浅月如此在意^&,知道染小王爷邀云浅月赛马他定然会来,却没有想到根本没有来**。这说明他对云浅月是不是没有心思^?若是有心思的话如何不想和她一起乞巧^?她心里有些暗喜,想着要回去想想办法,看看今日如何才能邀景世子一同乞巧**。既然景世子对云浅月没有这种心思**^,她就有机会&?;奥?,她打马向荣王府而去。

    “我也不去了!”文如燕也摇头。她本来以为今日云浅月和染小王爷来赛马容枫肯定会来的,没想到没见到容枫,这样看来容枫也不是多在意云浅月*^,那日在荣王府大门口扔下她离开送云浅月回府大概也是因为云浅月在武状元大会闹的那一出,她也心中暗喜^^,打算再去荣王府找他。见六公主向荣王府的方向而去,她也打马追了去。

    几名女子先后带着各自的想法离开,本来刚刚还占据了半个西城门的人去了一半*,霎时就剩下夜天倾*、秦玉凝、夜天煜*、赵可菡&*、云暮寒*、清婉公主^*^、冷疏离七人^&^?;褂衅呷烁娴囊恢谒娲?。

    “六公主喜欢景世子&,文小姐喜欢容枫公子^,容二小姐似乎喜欢南梁的睿太子*?!鼻赜衲醋湃死肟?,对夜天倾笑着道:“若在今日乞巧节真都能成全美好,也不失为一段佳话^?&!?br />
    “嗯**!”夜天倾看着三人身影消失^,不知道想些什么*,须臾^,他转过头&,看向剩余的几人^,“天色不早了&,我们出城吧!”

    几人同时点点头&,一行人出了西城门向西山而去*。

    云浅月并未打马返回云王府^^,而是转过了一条街之后转道向东城门而去*。南凌睿见到云浅月转道*^,也打马跟随着她向东城门而去。

    两匹马一前一后*^,很快便出了东城门&。

    出了城门后,云浅月勒住马鞭,回头看向南凌睿&,“难道今日你想代替夜轻染和我赛马不成?”“有何不可?我的马术可不比夜轻染差*?^*!蹦狭桀&?醋旁魄吃?,笑着扬眉。

    “要赛马^*,就要有赌注**。你确定你输得起^^?”云浅月挑眉。刚刚她听夜轻染说东山宽阔*&,也适合骑马^。今日既然出来,虽然不能和夜轻染赛马&,但有人陪着她赛马也不错&,南凌睿就刚刚从西城门到东城门的距离看来^&,马术丝毫不差于夜轻染&。

    “只要你输得起^,我就输得起!”南凌睿道^。

    “好&!我们以东山的烟雨亭为终点?!痹魄吃碌溃骸澳阆人刀淖?^!”

    “你若输了*,随我去南梁*!”南凌睿道。

    云浅月闻言眸光微闪&&,“去南梁做什么^?做你的太子妃还是太子侧妃?”

    “都差不多!”南凌睿道^*。

    “好!”云浅月点头*。

    “小丫头^!输了你别后悔&*^!我是不会让着你的^!”南凌睿提醒云浅月,“而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诺千金*,赌场可不言交情&。输了的话^^,到时候你不去南梁都不成^?!?br />
    “后悔我随你姓&!”云浅月不认为她会输。

    “哈哈!好!”南凌睿大笑*,“说你的赌注吧^!”

    “你若输了,将你手中的扇子给我!”云浅月看向南凌睿手中的扇子*。

    南凌睿一愣,看着云浅月,笑问:“那日我在醉香楼要给你这把扇子,你可是不要的,如今怎么又要了^&?”

    “你确定你那日在醉香楼给我的是和你手中的这把扇子一样的扇子&?”云浅月挑眉**。

    “你怎么看出不是一把扇子的*?”南凌睿嘴角微勾*^。

    “我眼睛还不瞎!”云浅月看着南凌睿手中的扇子^。她发现一个细微之处*^,就是南凌睿每次只要打着折扇的时候^,都是仕女图的扇面朝外,那么扇面的里边是什么^?她觉得大约能从中找到她想要的答案^。

    南凌睿眸光微闪&*,点头*,“好&!应你&*^!”

    “我数一二,我们一起数三^。就开始&!”云浅月不再看南凌睿,端正坐姿^。

    “好&!”南凌睿应允*^。

    云浅月做好准备*&,清声开口,“一^,二……”

    “三&!”

    二人齐齐出声*,两匹马瞬间向东山冲去。

    南凌睿的坐骑丝毫不次于夜轻染送给云浅月的踏雪,两匹马并排冲出&,并排前行。马蹄的抬起和落地的距离都是一模一样&。风驰电掣^^,所过之处一阵烟尘滚滚,疾风呼啸^*。

    云浅月心下暗赞^,想着南凌睿这个太子开始看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随着往深里接触却发现这人每次都令人意外。她本来有几分漫不经心收起&,开始认真地看着前方*^。排除脑中的一切想法*^,眼中只有一个目的地&。随着骏马奔腾,整个人似乎也随着骏马奔跑的速度飞腾起来^*,早先压抑的情绪被抛诸于九霄云外^&。一人一马*^,看起来轻盈无比*。

    南凌睿不见与平时有任何不同&,依然风流邪魅,肆意张扬^,一身华丽的锦袍随风摆动^,一人一马*,看起来英姿飒飒^&,同样轻松无比^*。

    二人很快就行出十里路&*,依然并排前行不分上下&&。

    云浅月偏头看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对她挑了挑眉*。云浅月收回视线^,不再理会他^,端坐在马上的身子忽然凌空飞起,轻飘飘站在了马鞍上&^。将全身重量提于一点,身下的踏雪瞬间快了一步*&。她想着有轻功就是好^*。

    南凌頭&?吹皆魄吃碌亩黜夂鋈簧亮松羄*,也凌空飞起&,足尖站在了马鞍上&*,与云浅月几乎同时落脚,他身下的骏马也瞬间快了一步&。

    二人动作后^,两匹骏马依然并排前行**。

    云浅月偏头看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对她得意地挑了挑眉&&,她唇瓣微抿^,忽然手腕一甩*,手臂挽着的轻纱直直冲着南凌睿飞出。因为她如今身怀内力武功&,轻纱虽轻,但被她灌注了内力*,便如一把轻盈的剑。紫色的光芒一闪^^*,直击南凌睿面门*。

    这一招出其不意*,她意在将他打落下马*!

    “我就知道你会动手&*,特意准备了这个!”南凌?^?醋旁魄吃率滞蟮那嵘粗敝毕蛩蚩?,他忽然一乐*,手腕一抖&*,一条轻绸飞出*,直直拦住了云浅月的轻纱*。

    云浅月哼了一声&,手指一划,灌注真气,真气如刀刃顺着轻纱划开,轻纱“咔哧”一声*,一分为二&,一条拦住南凌睿,一条绕过他向他面门继续击去^。

    南凌睿同样手指一划,灌注真气&,真气如刀刃顺着轻纱划开^,轻绸“咔哧”一声*,也一分为二,他两条轻绸同样分开**,拦住云浅月。

    云浅月挑了挑眉,两只手指再次一分&&,两条轻纱一分为四^。

    “这也难不住我&*!”南凌睿大笑一声*,同样动作&,轻绸一分为四&。

    “那这个呢^*&!”云浅月忽然五指并用,真气催动轻纱**,四分的轻纱忽然碎裂成无数段^,她衣袖轻轻一甩*,无数轻纱碎段向南凌睿飞去。

    “这个也难不住我&&^!”南凌睿同样五指并用&,真气催动轻绸,四分的轻绸同样碎裂成无数段,他衣袖轻轻一甩,无数轻绸碎段飞向云浅月&。

    两匹马和两个人中间如天女散花,轻纱绸缎碎屑霎时洒了一地&。

    二人这一番动手的功夫^&,两匹骏马丝毫不受影响*,又行出了十里,距离东山烟雨阁还剩二十里。

    云浅月没想到这一手不管用^。她唇瓣紧紧抿起,想着看起来今日要想赢了南凌?;沟闭娌蝗菀?*。但是她如何能输&?不知道南凌睿是黑是白是红是绿自然不能跟他去南梁&&。她不服输的个性被挑起,忽然扔了马缰*^,足轻轻点^,身子轻盈飞出&。

    “不赛马了&?想比轻功^?”南凌睿也同样扔了马缰&,身子追随云浅月一起飞出。

    “自然赛马^^,我用轻功我的马也能到烟雨亭。你的马不到烟雨亭*,人到烟雨亭也没用&!”云浅月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清声呼唤:“踏雪跟上*!赢了他的那匹破马以后我吃什么就给你吃什么&!”

    踏雪似乎听懂了云浅月的话**&,顿时来了精神^,四蹄扬起^,去追云浅月。

    “小丫头&!有两下子&!”南凌睿忽然大笑*,在云浅月话落对他的马道:“月儿追上,你赢了踏雪的话我就给你改名字*。以后再不叫你月儿了^!”

    那匹马立即扬起四蹄&,似乎打了激素一般追上踏雪&。

    云浅月本来快了南凌睿一步*,听到她居然叫那匹马月儿&,真气一泄*,险些从半空中跌落,她连忙提出真气^*^,瞪向南凌睿^^^*,“可恶**^!”

    她可是听过南凌睿不止一次喊她月儿的&!

    南凌睿就在云浅月这小小的错失中已经追上她^^,哈哈大笑&,“你要想让我改名字^,就让我赢了你^,别说一匹马,就是我南梁太子府的所有东西都由你做主取名字!”

    “你做梦!”云浅月抛下一句话&&,再不看他^&。全力施展轻功^,如今她内力精纯*,功力高深*,她就不信她轻功赢不过他*。

    南凌睿又大笑了一声*,随着云浅月身形加速*,他的速度居然也与她相差无几&&。

    云浅月心下惊异^,没想到南凌睿轻功居然这么好*&!

    “知道我最拿手的武功是什么吗&?就是轻功**!我内力虽然没有你的精深*^,但轻功可是我下过一番功夫苦练的*。所以&&*,你估计赢不了我&&?&!蹦狭桀F房丛魄吃旅蜃诺拇?,笑着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想着轻功靠的是耐力&。

    南凌睿也不再说话*,二人如两缕轻飘飘的云&&*,四周花草树木一闪而过*。

    在二人身后*,两匹骏马并排前行*,扬起四蹄*,像是和自己的主人一般*,也各自较劲&,所过之处烟尘滚滚*&。

    不出片刻^,又十里地走过。南凌睿却丝毫未见疲惫懈怠&^。

    云浅月想着这样下去不行&,西山和东山都有平坦广阔之地可以赛马&^,但因为西山有百多里广阔平坦的地面*&,而东山方圆广阔之地也就仅四十里而已&。一般赛马施展不开^。所以天圣京中子弟赛马最爱去西山&,如今他们已经走了三十里,也就说还有十里地到烟雨亭*,十里地不算什么,南凌睿自然可以坚持到^。但是她自然不能让他这样坚持到达^^^。想到此&&,她忽然转身对着南凌睿出手*。

    南凌睿立即接招&*,且张扬大笑,“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否则你输了可就要跟我去南梁!”

    “去南梁不见得&,让你躺在这里三天三夜动不了估计成**^!”云浅月道**。

    “这里山清水秀^,一会儿赢了你躺着睡觉也不错!”南凌睿四下扫了一眼笑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一掌落空之后紧接着第二掌打出**,南凌睿轻松躲过&*,且还能还招*^。南凌睿的招数快而凌乱*,云浅月不懂古人的招数*,一时间突然有些手忙脚乱&。只能靠着精纯的内力和轻功向前躲闪&。

    “原来你空有内力&*,没有招数^!你输定了&!”南凌睿凤目闪过一些讶异*,大笑&。

    “不到最后一刻^^,别高兴得太早*?&!痹魄吃乱槐叨闵烈槐咂窘韫坎煌谋臼录亲∧狭桀3鍪值恼惺?**。南凌睿的招式虽然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但也不是杂乱无章^。每一个动作都是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那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南凌睿招式频繁递出。

    云浅月打起十二分精神^。

    二人缠斗间却同时不忘施展轻功向前进行**^。

    过了片刻*,云浅月终于摸清了南凌睿的招式门路。她刚要反攻,就在这时^^,两匹快马追上来且很快就超过了二人*^,马蹄声一致,不分上下&。卷起一片烟尘滚滚*,尘土包裹了二人。

    云浅月忽然闭了一眼*,伸手拽住了南凌睿的马尾^,那匹马却丝毫不因此停顿&&,托着她向前走去&。与此同时*,南凌睿也伸手拉住了云浅月那匹踏雪的马尾,踏雪也不因此停顿半丝*,依然向前跑去&。

    两人隔着马尾拳脚并用*^,依然不停。

    云浅月开始转守为攻*,动用前世近身格斗所学&,一时间将南凌睿打了个手忙脚乱。但南凌睿一边躲闪*,一边依然稳稳抓住马尾^*。一番缠斗过后&,她也摸清了云浅月的路数&&,应对自如^。

    两匹马因为二人交手&,力量被各自拉住一半^,脚步慢下来,但依然费力向前跑&*。

    最后十里地到达&,隔着尘土云浅月隐隐看到前方烟雨亭矗立在那里**^。距离他们此时不足五百米^。她一边出招一边想着对策。忽然灵机一动*^,她立即松了马尾,一个前滚翻&,滚出十丈。后脚一踢,绣花鞋直直从她滚落的空隙向南凌睿面门飞去&。

    南凌睿似乎没料到云浅月来这一手&&,一愣,在绣花鞋要砸在他脸上的空挡慌忙松开马尾侧身躲过^,因为马速太快&,他没有丝毫准备^,身子一个不稳*,不向前,反而向后滚去&。但他必定身怀武功^,几个打滚之后凌空拔起^^,忽然甩出腰带去缠云浅月的身子*。

    云浅月感觉身后袭来的风,知道她若还手,就势必被南凌睿阻住到达不了烟雨亭&&。她就不信南凌睿真动手伤她&。虽然才接触几次^,但因为那把她画的扇子,她只觉南凌睿不会伤她&,所以不理会^,头也不回,身子刚一落地,便直直起身,飞身向烟雨亭内飞去。

    南凌睿忽然将腰带转了个方向打向踏雪。

    云浅月一惊,想着南凌睿不愧是南梁太子&,真是狡诈*,她立即转身去救踏雪。

    南凌睿得意一笑,刚要开口对云浅月说什么*,忽然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惨呼^^,极其惨烈*,二人手下动作齐齐一顿^,同时偏过头去。

    只见他们打得太过激烈忘我^,不知何时身后追来一匹马*^,那马上坐着一名女子^,而云浅月刚刚踢出去的绣花鞋虽然被南凌睿躲过&,但直直打在了后面追来的女子头上^,那女子惨呼一声被打落马下。

    云浅月看出那女子是容铃兰&,也来不及想容铃兰怎么会追来这里&*,但她清楚她刚刚的力度的^,打中南凌睿估计无恙*,他毕竟有武功**^,但容铃兰似乎没有武功的一个弱女子而已&。鞋打中她会昏迷&,但若是这般坠落马下^,不摔死也会摔残&*。她立即住手&,施展轻功去打算接住容铃兰^^。不管以前有多少纠葛,毕竟是一条人命*。但她和南凌睿从出了东城门一直交手至今&&,疲乏不已&,真气有些不足&^,动作自然就慢了一些^。

    南凌睿似乎也被惊了个够呛&,立即收回腰带&*,也飞身向坠马的容铃兰接去&。他虽然比云浅月近一些^^,但他耽搁了一下,再加上也是极其疲惫&&^。所以动作还是慢了一分。

    眼看容铃兰要跌落马下**,二人谁也接不住&。

    就在这时,一道雪青色身影忽然后发先至^&,端得是轻功高绝^,较云浅月和南凌睿都快了一步接住了容铃兰&。

    南凌睿和云浅月后一步来到*,见容铃兰被接住&,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这才看清是一名男子,身穿雪青色锦袍,腰束玉带*&,身子秀挺*,背如松竹^*。只见他接住了容铃兰之后立即低头给她把脉*,虽然只看到他一个侧脸,但不难想象应该也是一个年轻俊秀的人物&。

    “七皇子好高的轻功^!好及时^*!”南凌頭?醋琶媲暗哪凶釉薜?&。

    七皇子&*?云浅月一怔^^。

    “睿太子过奖了*^!”夜天逸放开容铃兰^,虽然是对南凌睿说话&,目光却是看向云浅月**^,“她只是昏迷了*,并无大恙&*!”

    云浅月在夜天逸抬起头来的那一刻看清了他的脸*,整个人瞬间呆怔在原地&*。

    ------题外话------

    千呼万唤*,我终于无比辛苦地将他拉出来了^^,美人们,肿么看^?O(n_n)O~

    最近又开始犯困了=_=(⊙_⊙)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打赏&、钻石^、鲜花^&!

    吕奶奶(3000打赏3钻30花)&^、chenjing8828(1314打赏)*、若依(10钻)*^&、liuwenqiuqq(50花)^^&、raphaellion(200打赏)、清夜画真真(388打赏)*、小白幺幺(1钻1花)^、的猫猫(188打赏)^、ks282204183(5花)&**、林涵丶曾学瑞(4花)*、倾思情丝(2花)&、可可夜雨(1花)^、yuxiangzdd(1花)&*、不讨喜的丸子(1花)、转交fenger8855(1花)、乌克兰小肥猪(1花)**、f8031026(1花)*、daisyzcf326(1花)^、魂醉(1花)、18523531209(1花)^*^、13826919081(1花)^*&、rhong207(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赛马交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赛马交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