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室春光

    容景看着云浅月软软地倒在地上,并没有去接住她,而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室内朦胧的灯光映照下*,他玉颜如笼罩了一层雾色^&,看不出情绪*。

    许久^&,容景对外开口,“青裳*,进来将桌子收拾了!”

    “是^^,世子&**!”青裳从远处走来,推开门,刚要迈脚,见地上躺了一个人,她一愣,当看清是云浅月顿时惊异,抬头看着容景*,“世子,浅月小姐她……”

    “你只管将东西收拾下去就行^!”容景吩咐。

    “是^!”青裳绕过云浅月走进屋,将桌子上的剩菜残羹碗碟收拾好,拿着东西躬身退了出去^,走到门口脚步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容景*,绕过云浅月走了出去*^。

    房门关上,屋中再次静了下来。

    容景依然坐在椅子上看着云浅月一动不动。

    许久,他再次开口&,对外面温声道:“药老&!”

    “世子?”药老来到门外^。

    “你在一叶雪里放了多少嗜睡散&?”容景问*。

    “按照世子的吩咐放了一包&?*!币├匣氐?*。容景刚要点头,只听他又道:“可是前两日青泉调皮*,将嗜睡散里掺了子夜散……”

    容景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问道:“掺了多少子夜散^?”

    “一半……”药老身子一颤&,有些虚弱地道*。

    “青泉……”容景脸色忽然沉了下来*。

    “世子^,我……我哪里知道您要将那嗜睡散给浅月小姐用啊……我以为世子如今身体好了^**,已经不需要这两种药了*,就……要是知道我打死也不放子夜散……”青泉声音好像要哭了**,战战兢兢地从外传来^。

    嗜睡散顶多让人睡一日一夜,可是子夜散就不同了,子夜散能让人大睡三日三夜*^,还是有武功的人,若是没武功的人就会睡上七八日&。这两种药都是药老早先为了让容景好睡研究出来的&*。因为容景中了寒毒&,每日都不得好眠^&,有嗜睡散便可以每日安睡半夜*?*?际人⒐苡?*&,后来嗜睡散不管用就研制出了子夜散,这么些年他都是靠着暖玉床和嗜睡散以及子夜散来帮助睡眠的。

    “算了!你们下去吧!让她多睡两日也没什么不好^*!”容景忽然一笑,对外面道。

    青泉的哭音霎时而至*^。

    药老试探地小声问:“世子^,您为什么给浅月小姐用嗜睡散?”

    容景沉默。

    药老等了半响*,没听到容景的回答,知道世子不说&^,问也问不出来。他伸手拍了伸长了脖子好奇地等着答案的青泉一下&*,青泉转头看他^^,他对他使了个眼色,青泉点点头*,二人离开了房门口。

    走得远了,青泉压低声音问:“药老,你想出世子为什么给浅月小姐使用嗜睡散了吗?如今浅月小姐明显对咱们世子好了,世子这是为什么?*??若是浅月小姐醒来,估计会大怒&?!?br />
    “我也疑惑着呢!”药老也是一头雾水^。

    青泉耐不住好奇心,看到青裳从厨房走出来^&,端着饭菜篮子看起来要去给弦歌送吃的,他连忙快步跑到她身边,拦住她*,低声问道:“姐姐^&*,你知道世子为什么要给浅月小姐使用嗜睡散不*?”

    “不知道!”青裳摇摇头*。

    “真不知道?”青泉不信&。他觉得跟随在世子身边他们几个人中最能猜出世子心思的不是长期跟在世子身边的弦歌哥哥^,而是他这个心细如发的姐姐。她姐姐刚刚从世子房间出来面有忧色,她一定知道什么的^。

    “知道什么管什么用?都是你将嗜睡散里面掺在了子夜散,坏了世子的事儿,世子不怪罪你^,你居然不思悔过,还出来询问。今夜不准睡了*,练武去!”青裳瞪了青泉一眼*。

    青泉立即蔫了,小声道:“我哪里知道世子会给浅月小姐用嗜睡散……”

    青裳哼了一声^,低喝道:“还不快去练功*!”

    青泉点点头,垂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走了下去。

    药老凑近青裳&&,悄声问,“青裳,你真知道?和我小老儿说说,我越来越摸不清楚世子的心思了。世子若想对浅月小姐那什么&*,也不至于用药迷昏她啊……”

    青裳看了一眼药老,又向着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透过窗子灯光,看到容景依然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她收回视线&*,叹了口气,低声道:“明日七皇子回京!”

    药老一惊,随即疑惑道:“七皇子回京和世子对浅月小姐用嗜睡散有什么关系&?”

    青裳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药老*,难道您忘了^^^,七皇子和浅月小姐……”

    药老面色一变。

    “明日浅月小姐要去云雾山^^^,正是七皇子回京的必经之路。万一遇上……”青裳面露忧色,低低地道:“世子心里大约是怕的^,毕竟这十多年里世子大病错过了很多机会……曾经还因为命不久矣一度放弃过……如今……”

    “这真是个难事儿!”药老老脸上也染上愁云^&,低声问,“皇上前些时候要召回七皇子*,七皇子不是说不回京城拒绝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还赶在这个时候?”

    “谁知道呢!大约是浅月小姐受伤的消息传去北疆了吧&!所以七皇子不放心回京了*^。也或许是皇上又再次下诏^,七皇子不能屡次拒绝圣意&,只能回来了。毕竟七皇子离开京城五年了,而在北疆又屡次立有军功^,如今北疆俨然全在七皇子掌控中*。再说过几日就是乞巧节了,乞巧节过后就是皇上五十五大寿,七皇子这时候回京给皇上祝寿^,也不奇怪^*?!鼻嗌训?。

    药老听罢点点头^,叹道:“没有皇上恩准*,七皇子是不会回京的?!?br />
    “是呢!”青裳点头&^。

    “世子恐怕要有的苦了*,这人还没进京^,世子就已经对浅月小姐用上了嗜睡散,这人若是进了京的话,世子还不得给浅月小姐用上生米煮成熟饭*?”药老再次叹息*。

    青裳想着若是生米煮成熟饭可行的话&*,世子刚刚在温泉池的时候估计就用了^!

    “那七皇子当真是个人物?居然让咱们世子如此忌惮?”药老有些不敢置信。他一生钻研草药&,未娶妻生子,孤身一人*^,从容景大病之后被请来荣王府,被容景和病魔抗争的风采折服*,这些年就一直追随在他身侧&,自然熟悉容景什么禀性,放眼天下&,谁能让他看在眼里^^?不成想如今出了个七皇子,显然是让世子方寸大乱了*。他很是好奇。

    “七皇子啊……那是不能拿他和世子比较的一个人*!鼻嗌严肓讼?,低声问*。

    “怎么个不能比较法^?他比世子好?”药老问&。

    “不是他比世子好*?!鼻嗌岩∫⊥?。

    “那就是没有世子好?那世子还怕什么?”药老就不明白了。

    “他也不是没有世子好!”青裳再次摇摇头。

    “青裳丫头**^&,你快别卖关子了?!币├霞绷薧,越发好奇起来。

    “他……似乎是在浅月小姐心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那种地位是世子不能比的*?^!鼻嗌阉坪踉谘八加么?*^,半响吐出一句这样的话*,又补充道:“浅月小姐对待七皇子从来与别人不同的?&&!?br />
    “这样^?怎么个不同法*&&?”药老更加好奇了。

    “我也说不明白,等你见了七皇子就明白了&。总之是不同的&&*?!鼻嗌岩∫⊥穅,“不过浅月小姐失忆了^,到时候认不认得七皇子也是说不准的事儿?!?br />
    “你说得对,浅月小姐不是失忆了吗&?估计不记得七皇子了呢!如今我看浅月小姐挺紧张世子的,世子还怕什么^^?”药老觉得他脑袋不够用,真想不明白世子的心思&*。

    “若是你曾经见过七皇子和浅月小姐相处的话,你就明白世子怕什么了^!”青裳又向容景的房间看去&,只见容景依然坐在桌前&,她住了口,小声道:“药老,我们说得再多再担心也没有用&,你快去休息吧^,我去给弦歌送饭!”

    话落,青裳连忙向暗室走去&*。药老摇摇头^,背着手向他的药园子走去。

    院中静了下来&。

    房间内,容景看着二人身影离开*^,收回视线^&,看向门口躺着的云浅月^^,又低头看向自己受伤的手臂*,苦笑了一下&&,起身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是怕吗^?

    何时他也会怕?

    不怕吗^?

    可是他偏偏给她用了嗜睡散,还是不想她见他的吧……

    夜天逸……

    一个让他能方寸大乱的人……

    终于回来了!

    走到门口*,容景弯身*,将云浅月轻轻抱起&。她身子柔软轻盈得如一团棉花,可是只要将她抱在怀里,他就会觉得那满满的分量像是他的怀里被装满了一个五彩缤纷风景绚丽的世界,分量如此之轻*^,又如此之重&&。

    他轻轻叹息一声*,低头在她唇瓣轻轻一吻,便不舍得离开。他从生下来至今,缠绵病榻十年,父母亲情早去,又早早就背负着荣王府的责任。他手中能抓住的东西从来都少之又少,有的是抓不住,有的是根本就不想去抓*。而唯一一个例外就是怀中的这个人^,即便抓不住,也要去抓。

    即便她醒来大怒,即便她会恨他,即便有朝一日天崩地裂^,他会付出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也……在所不惜*!

    唇瓣缓缓离开她的唇&,容景薄唇紧紧抿起^,眸光坚定地抱着云浅月转身走回床前*。

    这一夜,房间缭绕着一叶雪的酒香&,云浅月睡得人事不省**。

    容景躺在云浅月身边*,亦是一夜好眠。

    第二日天色大亮^,青裳在门口轻轻喊,“世子!”

    容景闭着眼睛缓缓睁开,第一时间看向身边,见云浅月依然睡熟,他出声询问^,“何事?”

    “前面大管家传过来话,皇上口谕&,今日七皇子回京,太子在丞相府看顾秦小姐无法迎接&,四皇子处理昨日午门外施咒残留的后事,染小王爷在德亲王府看顾叶公主,为今只能请世子迎接七皇子?!鼻嗌亚嵘鞲?。

    “哦?”容景眼睛眯了眯。

    “皇上说如今七皇子在百里之外&,让世子不必着急^,天黑之前七皇子大约就会进城,世子不必出城迎接*,只在城外迎接就成?!鼻嗌延值溃骸盎噬弦丫扇诵掭萘似呋首痈?*,告知世子&,说迎接到七皇子之后天色晚了,恩准七皇子不必急于进宫拜见他,先回府休息!?br />
    “七皇子府?”容景声音听不出情绪。

    “是让七皇子先回府!”青裳声音忽然又小了很多*,“七皇子府在云王府隔壁**?!?br />
    容景不再出声&。

    “世子,要不要奴婢去回了宫里的来人^**,就说您有伤在身*,不便迎接七皇子?”青裳等了半响没听到容景说话*,小心翼翼地询问。

    “不必!去告诉皇上,我会准时迎接七皇子!”容景声音平静&。

    “是*!”青裳应声^,犹豫了一下又道:“刚刚云王府云老王爷派大管家给世子传来话*,说知晓浅月小姐昨日宿在了荣王府,让世子记得提醒浅月小姐,别忘了今日有重要的事情要做&?&*^!?br />
    “嗯!”容景看了一眼熟睡的云浅月&,同样听不出情绪。

    “世子有什么吩咐吗?”青裳又问。

    “弦歌可是从暗室出来了&?”容景问&。

    “已经出来了!”青裳道^。

    “令他去百里外接应七皇子,随七皇子一起进城^。告诉七皇子,就说我在城外候着他?^^!比菥胺愿?。

    “是*!”青裳点头*^。

    “再无事了,你下去吧&!”容景重新闭上眼睛。

    青裳悄声退了下去&。暗暗想着百里外是云雾山^,七皇子如今在百里外大约是等候浅月小姐,而如今浅月小姐中了子夜散人事不省^,偏偏世子又将弦歌派了出去迎接七皇子&,这样下来,七皇子等不到浅月小姐,又看到世子派去的弦歌,只能提前回京了*。她暗暗叹了一口气^,也难为世子了。

    房间内,容景闭着眼睛睁开*,偏头看向云浅月*^^,她唇瓣的伤口已经好了,一夜好眠让她脸色莹润剔透^*,中了子夜散让她睡觉极为老实*^,不再手打脚踢&*^,也不乱踹被子&,无比乖巧&,他笑了笑,忽然翻身而起,身子覆在了她的身上,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身下的娇躯柔软若无骨&,虽然睡了一夜,唇瓣依然泛着淡淡一叶雪的酒香,令他心神一荡&,伸手扯开了她的衣带。

    如玉的手触上温滑的肌肤&*,在纤腰上来回流连,最后手指灵巧的一勾,她肚兜挑开*,两团清雪碎然弹出,他指尖带着微微颤意在雪中流连回旋,须臾^,他放开她的唇瓣*,低头将唇印在了她的锁骨上……

    白皙如凝脂的肌肤不出片刻便有一处处红梅盛开^,娇艳夺目……

    骄阳透过帘幕照进房间&&*,一室春光*。

    许久*,容景忽然翻身而下,用被子将云浅月裹住,微带喘息地喃喃自语**^,有些懊恼还有些叹息,“真想继续……可惜不能……”

    又过了许久^,容景推开被子起身^,披衣下床&,穿戴妥当走出房门^&。

    外面早已经是日色高悬,艳阳高照*。

    他站在门口*,微仰着脸看向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金色的阳光打在他脸上身上^,浓浓暖意将他覆盖^^,他收回视线&,忽然一笑,“果然是魔怔了!”

    “世子*?您……您笑什么?”青泉练了一夜功*&,此时困倦地走回来&,就看到容景站在门口径自笑*,他困意顿时,顿时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药老呢?”容景笑着询问&。

    “药老在药园呢^?世子您找他^?我这就去将药老喊来^^?”青泉被容景的笑容蛊惑,想着没想到世子也会这样笑。

    “嗯&*!将他找来^&!”容景点头^。

    青泉应了一声^^,连忙撒开腿向药园跑去&。

    不多时药老从药园跑来,见容景站在门口,嘴角含笑,似乎极是愉悦**,他疑惑地看着容景*,“世子*,您找小老儿何事?”

    七皇子都要进京了&&,世子还这般开心?难道和浅月小姐生米煮成熟饭不担心了&?不怪他这样想,实在是容景此时和昨日大不相同,昨日心思莫定*,整个人都有些阴郁^,而今日温润如玉&,暖如骄阳^。一夜之间就这么大的变化,让他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将你的解灵丹给我一颗!”容景道。

    “???”药老一惊*,“世子^&,您不会是要给浅月小姐用解灵丹吧?”

    “嗯!”容景点头*^。

    “那药一旦用上^,她可是就会立即醒来了?*!币├锨康?。

    “醒来就醒来了^!”容景笑了一下&*。

    “您……您难道真的……生米煮成熟饭了?”所以不怕了?药老怪异地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抚额^&,摇摇头,似乎有几分回答的艰难**,“没有**!”“那您还……”药老失望&,他觉得这么大好机会&&*^,世子就偏偏错过*,多么可惜&?浅月小姐明明对世子也有情意&,若不然不会那么紧张他的伤&。等七皇子回京,若是再想这样,依照青裳的说法来看*,再想煮熟饭就难了!

    “不用说了&!将药给我!”容景伸出手。

    “世子&&*^,您再好好想想?*!币├险咀挪欢?,做最后挣扎&。

    容景轻笑*,“想好了**!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是用这个就能管用的。将药给我?&!?br />
    药老似懂非懂,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瓶子递给容景*。

    容景伸手接过^&,转身走回了房间*。

    药老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院子向药园走去*。

    回到房间,容景走到窗前*,伸手打开瓶塞,倒出一颗药丸,放在云浅月唇边一寸^&,柔声道:“来,吃了^&!”

    云浅月一动不动^。

    “既然你自己不吃*,那我喂你吧!”容景撤回手^&,将药含在自己口中^,俯身^^,低头^,含住了云浅月的唇瓣^。

    药在两个人唇间散开,极苦&,容景却像不知道苦一般,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云浅月眉头却是皱了起来^,无意识地躲闪容景的吻&*。

    无论她怎么躲闪,容景的唇都不离她,最后^&,那颗药丸终于被云浅月吞了下去&*。她小脸已经皱成了苦瓜*^,揪成一团。

    容景不再亲吻*,而是将唇贴在她唇瓣处,看着云浅月苦巴巴的小脸&,低低笑了起来&。笑声飘荡在房间*,极是清润愉悦。

    过了半响,云浅月悠悠醒转,砸吧砸吧嘴*&,眉头打成一个结^,“好苦……”

    容景退离她的身子,坐在床头笑看着她,并未出声。

    “苦死了,容景,你给我吃了什么*?”云浅月费力地睁开眼睛,朦朦胧胧间见容景坐在床头^,她难受地吐了吐,什么也没吐出来*,皱眉问*^。

    容景依然不出声*^。

    “你哑巴了?”云浅月伸手抚在额头上*,有些今夕不知何夕之感^。

    容景仿若未闻,继续看着她^。

    云浅月不再开口,脑中记忆回旋*,忽然定格在她昏倒前的那一刻,她猛地睁大眼睛*,彻底清醒过来,腾地坐起身^&,恼怒地瞪着容景&,“你给我在酒中下了什么东西?”

    容景依然沉默*。

    “说!到底在酒中给我下了什么东西&?今天是第几日了&?”云浅月欺身上前,一把掐住容景的脖子,并没有发现自己衣带尽解^,春光外泄*,怒道:“你有何目的&?”

    “你这样子让我如何说**?”容景忽然呼吸一窒&,撇开脸&。

    云浅月手松了一分&*,死死地瞪着容景,警告道:“你最好给我说出个理由来!否则我今日定不饶了你?!?br />
    “咳咳&*,你……”容景脸色微红*,声音微哑。

    “你什么你&*?快说!”云浅月心中被怒火填满。她怎么就没防着他&?

    “你……你先将衣服穿上^,我再慢慢说给你听&?!比菥安豢丛魄吃?,柔声道。

    云浅月一愣,低头,这才发现她衣带尽解,面色一变&,立即松开了容景的手,伸手拉过被子包裹住自己,脸色发白地看着容景*,颤着音怒道:“你对我怎么了?”

    她眼神还没差劲到看不见身上的斑斑类似吻痕的东西……

    容景看着云浅月发白的脸色,无奈一叹&,“我没将你如何!”

    “你还敢说没将我如何*?那我……我身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恼怒^,看着容景衣冠楚楚坐在床头,她则这副样子,小脸红白交加&,骂道:“你无耻,你敢对我……”

    “嘘&,我真没对你怎样!”容景伸手捂住云浅月的嘴,眉眼温柔^,带着三分不自然低声道:“就是吻了吻你&*^^,抱了抱你^,嗯,又摸了摸你……”

    这还叫没对她怎么样?云浅月又羞又怒,挥手打掉容景的手&&,伸手指着他,你了半响才找回声音,怒道:“你是容景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是你吗?你还天圣第一奇才呢**?云端高阳呢&?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呢?就对我做这等无耻的事儿?”

    “嗯*?我有你说得这么好*?”容景笑着挑眉&*。

    云浅月顿时一噎**^。

    容景凑过身子*,隔着被子伸手将她抱住,柔声道:“我虽然很想对你如何&,但是真没对你如何&。若是想对你如何的话*^,昨日我泡在水里时,你来找我,我就会对你如何了^,可是不是没有对你如何?”

    “那……那我身上……你……”云浅月想想也是*,她身体并没有任何腰酸背痛的异样*,他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她身上有吻痕&,他一定趁她昏迷^,行不君子行为&&。

    “你躺在我身边^,我也不是柳下惠。自然会对你……其实我现在还想……”容景唇瓣凑近云浅月的唇*,声音暗哑&。

    云浅月身子一颤&*,心通通跳了两下,本来发白的小脸听到这样的话一红到底^,她伸手打开容景,又气又恼*^&,又羞又愤,“你躲开&*,先把话说清楚!说你为什么给我下药,若不说清楚,你休想再碰我一下^!”

    她听他刚刚说昨日**,抬眼看了一眼天色^^,如今艳阳高照&,也就是说没耽误她要去云雾山给她娘拜祭的事儿了^!她放下心来。

    容景乖乖松手,放开云浅月&,笑着道:“那酒……”

    “告诉你,老实些,不准骗我&,实话实说^!”云浅月盯着容景&。

    “好&,实话实说!”容景浅浅一笑,温声道:“昨日我就告诉你那酒是药老拿错了*,慌忙间摆在了桌子上。我告诉你酒烈,你不听^&,偏偏要喝。其实那酒里是被药老放了嗜睡散,药老年纪大了,时常睡不好觉^&^,每日晚上就喝一壶放了嗜睡散的酒,就会一夜好眠**。你将药老的酒喝了,害他昨夜都失眠了?!?br />
    “是这样?”云浅月挑眉,明显不信^^。

    “是这样^&!要不我将药老找来,让你问问?”容景点头*,神色无辜*,“我提醒你酒烈的。是你自己要喝*?!?br />
    “可是你怎么不提醒我说那酒里放了嗜睡散*^?”云浅月瞪眼。

    “药老一生未娶,每夜不得好眠,以酒解闷,这是他的心病&。难道你让我对你揭他的底^?所以^,就说是酒烈*&,对你变相提醒了*。谁叫你贪杯^&,受不住诱惑,还很笨来呢!所以^,就睡得人事不省&&?&!比菥八祷鸦傲巢缓炱淮?,再配合他无辜的神色,由不得人不相信。

    云浅月仔细地看着容景,没看出哪里不对,他的话也算是合理的解释。怒意退去了些&*,还是有些气恼地道:“那我嘴里怎么这么苦&?”

    “是因为青泉调皮^,想要和药老开玩笑*&,所以就在他配置的嗜睡散里放了子夜散。子夜散能让人睡个七八日的药^^。今早我见你还不醒&**,怕你耽误了重要的事情*,找药老要了解灵丹&^,解了你的药性*^&。你才醒来*^。解灵丹属于苦药^,你嘴里自然苦了?!比菥盎夯航馐?&&*,末了还加了一句**^,“我喂你吃的&,如今我的嘴里也是苦的^?!?br />
    “谁叫你喂我了?”云浅月伸手摸向唇瓣^,想到自己吃了他喂的药^,就浑身有一股奇异的气流在流转^^。她红着脸斥道&。

    “你睡得吃不下去药,吃不下去药就醒不来,醒不来不就耽误事情^&?”容景挑眉*。

    云浅月彻底失了言语,她的确睡得沉^,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由着他说了*。她不相信他就不能提醒她别喝那酒&^,一定是故意的。让她昏睡之后就宿在他这,好趁机对她为所欲为。她总不能跑出去真找药老盘问,只要没耽误她去给她娘拜祭的事情就好*^。她恨恨地瞪了容景一眼^,“还算你识相^!知道让我赶紧醒来。否则耽误了我去云雾山&&,我就要你好看&!”

    “怎么会呢?云爷爷一早就派人来提醒我了?&!比菥靶Φ?。

    云浅月脸色一变,“我爷爷知道我昨日住在这里了?”

    容景点点头。

    云浅月红透的小脸变化了一番,裹着被子的手紧了紧*^,看着容景含笑看着她,她气也不是,怒也不是,恼也不是*,恨也不是,半响^,有些无力地道:“看在你没对我做什么的份上*^,我懒得和你计较^。你赶快给我出去,我要穿衣服^^?!?br />
    容景坐着不动,微微挑眉&^,轻声问,“那件衣服你会穿吗?”

    云浅月一哽^,最后一丝力气也没了。她不会穿!繁琐死了!她恨死玉镯了,在哪里弄来那么一件里三层外三层*&,又是轻纱又是丝带又是环扣的衣服&?比她哥哥云暮寒送给她的那件还要繁琐*。

    “反正你的身子我也不是没见过,还是我帮你穿吧*!若是我想对你做什么^,早就做了不是^?”容景柔声询问,“如何?”

    云浅月抱着被子不动^。

    “如今天色不早了*,云雾山距离京城百里呢!就算快马加鞭也要两个时辰??銮以莆砩缴礁咔д?&&,你还要登山上去。时间不太充裕的。不能再耽搁了^?!比菥坝值?*。

    “好吧*!”云浅月推开裹着的被子^。这才发现肚兜外是一件月牙白锦绸的软袍,显然是容景睡觉穿的衣服,相当于睡衣^,不用想^,也是在她昏睡后他给她换上的,她红着脸看了容景一眼&,没说话*。

    容景似乎笑了一下,手指轻轻一挑**,月牙白的软袍从云浅月的身上脱落^&,露出泛着粉红印记的肌肤*,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轻轻给她系上肚兜扯开的丝带&,又拿过床头叠得整齐的衣裙披在云浅月身上^,指尖若有似无地划过肌肤*,温润温凉^&*,激起层层颤栗。

    云浅月闭着眼睛不敢看容景^,脸上红如火烧。

    她何时经历过这种风流阵仗,在一个男人面前春光外泄?

    何时和一个男子这般亲密过*,让人侍候着穿衣*?

    何时……

    房中静静,只听到悉悉索索的穿衣声,云浅月感觉呼吸都停了,容景的呼吸亦是轻不可闻。

    许久,容景罢手**,看着云浅月红透的小脸,轻轻一笑*,“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题外话------

    美人们^,今天过瘾没呀(⊙_⊙)?

    我们的月儿要被煮熟了,默哀O(n_n)O~

    推荐亲亲好友简红装《妾美不及妻》,即将完结,亲们可以去看看。

    谢谢亲们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梦落之繁花(520钻)、kikilovejie(20钻1000打赏)、吕奶奶(20钻)^、raphaellion(10钻)^、zxfzxf1997(9钻)、wtngzh(888打赏)&、mama579(6钻)&*、徐熹霖(188打赏)、辣椒姐54(20花)*、许小姐(1钻5花)^&&*、zhanghe365(1钻5花)^&*、咬口苹果真心复活(1钻1花)、昕薇scorpio(1钻)、jlybaby000(1钻)、mmt12(188打赏)*、泠柳(1钻)、huyutingnsk(1钻)、悠悠我心贤(9花)^、幻舞怜月(1钻)^^*、arielh256(1钻)&、tjshwjjsfd(1钻)、冉若易(5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九章 一室春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九章 一室春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