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温泉春色

    云浅月本来想试一下恢复的武功*,没想到她只足尖轻轻一点*&,身子便轻盈飞起,她一惊,随即又一喜^,想着果然还是有武功好^!回头看向弦歌,见弦歌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她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本来想落下来的身形忽然改变了想法^,身轻如燕地向荣王府而去。

    她想着按照她如今这个速度,应该是比叶倩还快的!也就是说她如今武功很高了&!

    云王府距离荣王府赶车大约需要两刻的时间&^,可是施展轻功不过盏茶功夫*。

    来到荣王府大门口,云浅月并没有停住身法,而是身形一转*,绕过荣王府正门从侧门轻飘飘飞跃高强而入^。按照上次来的记忆*,向紫竹苑飞去。

    此时夕阳西下*,太阳光打在紫竹林上,紫色的竹叶被点上斑斑驳驳的光点,煞是好看&。云浅月看了一眼紫竹林前竖立的石碑&,她眸光闪过一丝狡黠^,并没有踏着阵法而入,而是身形直接拔起&,踏着紫竹林顶端的枝叶飘然而入。

    这一份功力&^&,堪当绝顶&!

    轻而易举地过了紫竹林*^,来到容景的院子^*,云浅月轻飘飘落下*,心下得意&&,想着若是做贼的话&*^,就凭这份功力,就能搬走容景的家了&!等哪日一定要将他院子中这些宝贝都偷走*,再让他有钱就得瑟!

    “什么人?”忽然传来数声怒喝*,转眼间云浅月四周就围上了十多名黑衣人。

    云浅月正在得意,不想转眼间就被围住&*,她一怔,她已经做到轻若无声&,没想到容景院子的人如此警醒,当看到围着她的是那日遇到百名死尸刺杀时容景召唤出的十八黑衣人,她便觉得被发现也不足为奇了&*。这十八个人都是顶尖高手,不知道容景打哪里淘来的^。一人便可顶十人。她挑了挑眉^^,并未说话。

    那十八黑衣人本来刀剑齐出对准擅自闯入者^,但当看到对准的人是云浅月**^^,齐齐收了刀剑,对她躬身一礼,“原来是浅月小姐&!浅月小姐请!”

    话落,那十八个黑衣人齐齐隐了下去&**,动作整齐一致^&,如若没出现过*^&,半丝风丝也不闻。

    云浅月早先来那次因为没有武功,以为这院中除了药老^&、青泉^、青裳外再无别人,如今她恢复武功,才感知到这所院子每一个角落都布置了暗岗。她翻了个白眼,果然有钱人都是日夜防贼的。她这样的功力都能被发现*,容景这院子当真是铜墙铁壁了!

    “浅月小姐^&^!您总算来了^!”药老、青泉、青裳三人听到声音齐齐出来&,每个人都一脸喜色地看着云浅月,像是请来了佛爷一般&,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嗯^!容景呢^*?”云浅月笑了笑^,看着三人&。

    “世子还在水里泡着呢*!浅月小姐,您快进去吧^!”青裳连忙催促**。

    云浅月抬步向容景的房间走去^,走到门口刚要推门,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她停住手,回头看向三人*,只见三双眼睛眼巴巴地看着她,她有些好笑*&,问道:“我就这么进去*?合适?”

    她可没忘了弦歌说容景将衣服都烧了泡进了水里^&*^,那她就这样进去岂不是不合适?她和容景还没亲密到将他光溜溜从水里拽出来的那种程度吧&?

    “合适*,您最合适了&,属下们没有世子的命令都不敢进去&^,您若不合适*,可就没人合适了……”青泉连忙点头^。

    “不错,浅月小姐您快进去吧&!世子的伤本来就不能沾水,可他偏偏还泡这么久……”药老也连忙点头。

    “是啊*^&,浅月小姐&&*,您快些进去,多耽搁一分世子就会多泡一分水……”青裳再次急急催促道^&&。

    云浅月看着三人,有些郁闷^,加重声音强调^*,“我是女人^!你们的世子是男人^^!”

    “男人女人还不都是人?浅月小姐快进去吧^&&!我们世子就对你例外……”药老见云浅月站在门口不动,看那架势恨不得要过来推她了&。

    “我们关系还没有那么亲密……”云浅月有些无奈^*。

    “以后就亲密了!”药老又道*。

    什么叫做以后就亲密了*^?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看着药老*,问道:“药老&*,您几岁了*?”她就不明白了**,一个老头怎么就这么开化&?她从那个世界而来,也没开化到脸不红心不跳去从水里拽出一个泡水的男人。

    青泉和青裳二人看着云浅月,这回倒是没开口帮忙说,两张小脸都红红的&,他们刚才急于想将容景从水中拉出来,此时也才想起浅月小姐和世子如今虽然关系近了一步*,但也没定情,没大婚^,浅月小姐虽然能拉出世子^,但若是进去的话也的确太亲密了*&,是不太合适……

    “小老儿今年七十了!”药老道。

    “看起来真不像&!”云浅月打量了药老一眼&,外表看起来就五十多岁*,尤其这心智更是比他的外表还让人佩服。

    “小老儿一生钻研药理,有养颜之术&,所以年轻一些?^!币├嫌行┑靡?^,随即再次对云浅月催促&*,“浅月小姐,所谓医者父母心,在医者的眼里*^,没有男女之分^,您虽然没和世子……但是进去也是无碍的,就当他是个伤者^,若是您不将他拉出来的话*^&,世子别看平时很好说话,但其实脾气拗着了&。我们谁也拉不出来的……”

    她是不是该为自己在容景面前的特例而高兴?云浅月摆摆手,咬了咬牙^,有些无力地道:“好,我进去将你们家的世子给你们拉出来就是了&&,不用说了!”

    “多谢浅月小姐!”药老连忙道谢。

    “多谢浅月小姐&*!”青裳*、青泉对看一眼^,也连忙道谢^。

    云浅月用力一推门,抬步走了进去。

    此时弦歌慢一步才回到紫竹苑,他飘身而落,就见云浅月正推门走进去,他此时依然难言心中惊异,不明白浅月小姐的武功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但见她能进屋去劝出自家世子不再泡水^,还是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走进房间,就见房间空无一人*,她转了一圈^,一个人影也没有&*,皱眉对外面询问,“不是说容景泡在水里吗*?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会是在寻她开心吧^&?

    “浅月小姐*&,奴婢忘了告诉你,房间有一处暗门,在靠床的墙角处有机关*,您将机关打开*,就能进去了&,世子的确是在泡水,我们并没有偏您?^!鼻嗌蚜Φ?。

    云浅月抬步走到床前*,果然见床头有一处暗阁&,她轻轻一按*,屏风后忽然打开一扇门,她转身走进屏风后,只见那扇门和墙壁吻合&,机关布置很是巧妙*。她撇撇嘴*^^,抬步走了进去。

    “弦歌^,我不是让你别进来吗&?出去&!”容景声音从水雾中传来。

    云浅月停住脚步^,向里面看去,只见水雾缭绕**,依稀可见一个大水池*,水池边上一个朦胧的身影,果然是在泡水*,她皱了皱眉*^&,并没有开口。

    “没听到吗&*?出去^!”容景又道^。

    云浅月依然没开口,感觉铺面而来的水雾带着温热之气^,看来这里还是个温泉池^。她想着这个黑心的家伙到真是会享受!居然在房间里按了暗门因了温泉进来*。

    “你难道非要让我将你关进暗室方才出去吗&?”容景温润的声音忽然沉了几分^,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出去&!别再来打扰我^!”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终于忍不住开口*,“受了伤还泡在水里不出来*,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容景一惊&,本来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向门口看来,透过浓浓水雾就见云浅月站在门口,他难得一怔,讶异地道:“你……你怎么来了?”

    “你将自己泡在水里不出来*,你的人谁都请不出去你*,就将我拉来了&&!”云浅月没有进去^^,将身子倚在门边上^,懒洋洋地看着容景朦胧的身影道:“果然是一根干巴棍,脱光了也没有看头!”

    容景沉默*,看着云浅月*,半响没出声^。

    云浅月从容景身上瞥来眼,凉凉地道:“还不快出来&**,难道真等着我过去将你拖出来不成^?”

    容景继续沉默&。

    “真不出来吗?你架子可真大!我属一二三&*,你若是再不出来&,我就……”云浅月想着难道她真过去拽他出来*?摇摇头,改口道:“你爱出来不出来,反正身体是你自己的&,伤口也是你自己的&,你不爱惜拉倒*。反正我来也来过了&,你若不出来就继续泡着吧!我走了&*!”

    话落*,云浅月当真转身出了门*。

    “等等!”容景忽然开口。

    云浅月脚步一顿^,语气不好,“什么事儿^&?”

    “你……你将我的衣服给我拿进来&&*!”容景声音微哑&。

    “在哪里呢&?”云浅月问^。

    “在床头!”容景道&*。

    云浅月抬步出了屏风,见床头果然放着干净的月牙白锦袍,她伸手去拿,这才看到自己手里还抱着从玉镯那里拿来的衣服^**,当时急急赶来,倒是将衣服也带来了^,她放下自己的衣服,拿起容景的袍子,抬步又走回屏风后*,来到暗门口,伸手将袍子向容景扔去*,“给你**^,接??!”

    “我手没有力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给我拿过来^!”容景道。

    云浅月刚要脱手的衣服生生顿住^&^,皱眉看着容景^&,“你连个衣服都接不住了^?”

    “嗯^!”容景应了一声。

    “手无缚鸡之力还要逞能去接人&^,活该!再泡在水里你胳膊非废了不可&!”云浅月语气虽然不好&&,但还是抬步走了进来&。

    没发现在她身后&,门无声地合上了。

    来到距离水池三步的距离^,云浅月不看容景,瞥过脸,将胳膊伸过去,手中的衣服递到容景面前&,“给你*^!”

    容景看着云浅月^,如诗似画的容颜因为热气蒸染&,此时微带熏红色泽,他看着云浅月&,青泉的眸子有什么东西在汇聚,越聚越多&,将整个眼底吞没**。

    “你倒是接着??^!”云浅月感觉胳膊酸了也没人接过衣服*,她忍不住催促,“别告诉我你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信不信我将你拽出来扔墙外去?”

    “嗯!”容景轻若无声地应了一声&*^^,缓缓抬手去接云浅月手中的衣服。

    云浅月感觉到他的动作松了一口气,这种阵仗她从来不曾经历过*,一个男人在她面前不着寸缕地泡在水里,此时她脸不红才怪^!想着他拿了衣服她赶紧出去才好**^,否则在这里她非憋死不可^,连气感觉都喘不出来了。

    容景并没伸手去接衣服,而是一把握住了云浅月的手腕*。云浅月一惊^&,刚要说话&,只感觉容景拽着她的手猛地一用力,她还来不及打开他,身子就被她拽着跌入了水中?!班弁ā币簧?,水池里爆出一大片水花。

    “容景,你做什么**?”云浅月被水花四溅打得满脸是水,她恼怒地喊了一声。

    “看你连衣服都没换^^,回去后一定没听我的话用热水沐浴吧!来,和我一起泡泡,否则小心染了凉气?^!比菥吧舫銎娴纳逞莆氯?&。

    “鬼才和你一起泡^&&!”云浅月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挥手去打开容景&*,手触到他温滑的肌肤一个激灵,立即缩了回来^,脸腾地红了&,又羞又恼,“你放开我!”

    “不放&*!”容景摇摇头,目光定定地看着云浅月羞恼的脸,水雾中她容颜清丽脱俗^&,眉眼瑰丽如烟霞,他心神一荡^&,低头去吻她的唇。

    云浅月心中暗骂这个“混蛋*^!”,他还说自己没力气^&,如今扣着她手腕的力道可是一点儿都不小*。她偏头躲开他的吻,恼道:“我可不是送上门给你吃的,你给我松开手^,否则信不信我真能将你扔出去?”

    容景的吻落在云浅月脸颊上,听到她警告的话他仿若未闻*^&*,声音低哑地道:“那你就扔吧^&&,反正我和你一起被扔出去^,我也不会觉得没面子&**!这里是我的院子,外面是我的人*?&!?br />
    云浅月顿时失语,容景伸手扳过她的脸*^&,将唇重重地覆在了她的唇上。

    无论缠绕的气息多么温热,容景的吻从来都是温润温凉的**^&,如雪莲香^,淡而不腻,雅而不浓&。

    云浅月心跳慢了半拍,神智刹那飘飞。

    容景看到云浅月的反应满意一笑,轻轻啄住她唇瓣加深这个吻^,本来扣着她的手腕的手臂轻轻一揽,将她抱在怀里,两人间再不见一丝缝隙。与此同时,他那只受伤的手臂伸手在云浅月腰间轻轻一扯&**,她的腰带被扯开,束着的衣裙敞开^,他手指灵巧地一勾,里面丝裙的衣带也被扯开^,露出绣着海棠花的肚兜,他动作微一停顿,将手覆在了她纤细的腰肢上^,这次没有衣料阻隔*,他手下肌肤光滑如锦缎&^,手刚覆上*,他身子颤了颤&,似乎倒吸了一口凉气&,吻着云浅月的动作也猛地一顿。

    云浅月就在容景这一顿中飘飞的神智刹那归位*^&,她猛地推开容景^,身子后退了数步,伸手将敞开的衣襟收拢,又羞又恼地看着他,“容景……你,你无耻……”

    容景看着云浅月慌乱羞恼的神色,眸光忽幻忽灭,晦暗不明。

    “你……你个……”云浅月想骂色狼*,但这两个字到嘴边怎么也吐不出口^&*。她看到容景眸光暗潮涌动,眸底似乎有浓浓欲火攀升,她猛地背转过身子&&,声音含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低喝道:“赶紧给我出去*,你再在水里待一刻,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容景看着云浅月的背影&*,她纤细曼妙的身子在水雾中娉娉婷婷而立&*,他收回视线看向自己的手*,刚刚那碰触她肌肤的温度还在,他手指微微蜷了蜷**,忽然从水中站起身,出了水池^,弯身捡起池边的月牙白锦袍,默默地穿了起来&。

    云浅月听到身后的动静^,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她微松了一口气。男女情事她从来未曾涉及过,也不知道怎样才算最好&,但她知道一点,就是她和容景还没有到裸裎相见的地步,虽然她葵水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多,才两日就已经没了^&,她如今完全可以……但是这种风流阵仗,她自认目前还消受不了&。

    容景穿好衣服^,见云浅月还背着身子站在水池里,他眸光闪了闪**,温声道:“这里是引香泉山灵台寺的温泉水*,以前我身体寒气重^,每日都要在这里泡上半日才能驱除寒气。你今日浑身都是寒气&,就在这水中泡上一泡吧!”

    “不要!”云浅月立即摇头。

    “你确定不要^?我这里可是从来不让别人进来的。若是你今日不泡,改日不一定就让你泡了*^?!比菥疤袅颂裘?,继续温声道:“如今天色还早^,我出去让药老准备一番*,你就在我这里用膳如何?让药老给你做荷叶熏鸡^^。一会儿做好了晚膳你再出来?!?br />
    云浅月抿唇犹豫半响,还是受不住这暖暖的温泉水和荷叶熏鸡的诱惑*,低咒了一声&**,想着容景真是黑心到家了^,就会抓住她的弱点。她没好气地点点头**,“嗯*!那你赶紧出去*!”

    “好,我这就出去!”容景似乎笑了一下&,抬步走了出去&。

    暗门被关上,云浅月才转回身,这间房间已经没有容景的影子,但雪莲香气依然缭绕。她低头看向自己*,似乎那只温润的手还放在她肌肤上,前所未有的奇异触感^,让她想起刚刚那一刻就忍不住浑身颤栗,不知道容景刚刚是什么感觉?她忍不住去想,却是又立即打住^,告诫自己不准去想&,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埋入水中,躺在容景刚刚躺的位置,除了头部外*^&,全身都包裹在水中,暖融融的水侵袭她身体没一寸肌肤,说不出的舒服*。以前她每次连续奋战好多日夜之后都会去泡温泉**,如今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觉得真是温暖^,闭上眼睛*,暗暗不忿&,想着容景果然会享受&。

    出了暗室,容景并没有离开*,而是静静站在门口。微抿的薄唇和一双被暗潮侵吞的凤眸出卖了他看起来平静的表面^。

    从何时起^&&,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从何时起,他的克制已经如此薄弱&?

    从何时起,他想要的不再是玉雪山共喝一坛灵芝醉*,而是想要更多?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如今察觉了*,偏偏不想罢手……

    许久**^&,他苦笑了一下*,抬步出了屏风后&&。

    “世子&,您总算出来了*!”药老、弦歌、青泉、青裳四人焦急地等在门口*,此时见容景出来,齐齐一喜。

    “弦歌,你将她找来的?”容景站在门口,目光淡淡地看着弦歌。

    弦歌一惊,立即单膝跪在地上&,请罪道:“世子恕罪*,属下……”

    “去暗室紧闭一日!”容景吩咐。

    “是!”弦歌垂首*。

    药老、青泉^、青裳三人对看一眼,也齐齐跪在了地上&*&&,却无人为弦歌请求饶恕*,

    容景看着三人*,目光定在药老身上*,吩咐道:“药老^&,你去做晚膳吧!做一盘荷叶熏鸡^!”

    “是,小老儿这就去!”药老连忙转身,快步走了两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向容景胳膊,“世子^^&*,您的胳膊……要不要小老儿给您包扎?”

    “不用^!你去吧&*!”容景摆摆手*^。

    药老再不多言^,转身下去了。

    容景目光又转向青泉和青裳,姐弟二人不等他开口齐齐道:“请求世子责罚,今日之事不全怪弦歌^,我们二人也……”

    “弦歌^,你可知我为何罚你&*^^?”容景截住青泉和青裳的话&&,出声对弦歌询问*。

    “属下未经世子允许,擅自将浅月小姐请来*!属下知错*!”弦歌道^。

    “你擅自做主将她请来也没什么*,但是致使我险些……”险些什么,容景并没有说&,而是话语生生顿住**,眸光暗了暗&*&,对弦歌摆摆手,“现在就去暗室!”

    “是!”弦歌站起身,向暗室走去。

    “你们起来吧^!”容景对青泉和青裳摆摆手*,转身走回了房间。

    青泉和青裳齐齐站了起来,见容景没什么吩咐*,姐弟二人对看一眼,向厨房走去*。走得远了,青泉终于忍不住低声对青裳询问,“姐,世子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将浅月小姐请来*^,致使他险些什么&?你可知道?”

    青裳回味容景的话和他说话时的神情&,毕竟女儿家心思细&*,也较成熟一些,世子在沐浴^&,浅月小姐进去,会发生什么&*?她想着世子那句完整的话应该是“你擅自做主将她请来也没什么**,但是致使我险些没把持住就错了^!?,她想到这里脸一红,见青泉疑惑地看着她,她斥道:“世子的心思也是你能胡乱猜测的?别以为世子没罚我们就算了,你别忘了弦歌可是被罚去暗室了,若是你不想去暗室陪他**,尽管猜世子的心思?!?br />
    青泉脖子一缩,立即噤了声。

    青裳见青泉乖觉不再问,心底松了一口气&。她毕竟也是未出阁的女儿家,自然不好给青泉解释,只要他不再问就好。

    “世子将弦歌哥哥关进暗室是为他好,每次弦歌哥哥从暗室里出来都是功力增长*,我还很想进去呢!可惜世子偏偏就每次都不罚我^?!惫税胂?,青泉郁闷地道^。

    “那是因为你功力不够&*,罚你进去就出不来了&*?&*!鼻嗌训闪饲嗳谎?&。

    “我一定会好好练功,总有一日超过弦歌哥哥?!鼻嗳露ň鲂牡?。

    青裳看了一眼弟弟*,笑了笑,不再开口&^。说话间二人来到厨房,见药老已经开始忙活^,遂洗了手帮忙打下手*。

    房间内,容景走回床前*,看到放在床头的紫色衣裙一怔^^*,眸光闪了闪,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靠着床头坐了下来&。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温泉池的门被打开*^&*,云浅月站在门口,对容景喊道:“容景^,将我放在你床头的衣服给我扔过来^!别告诉我你再没有力气!”

    “好!”容景这回到没推脱&**,拿起床边的衣裙扔向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衣裙^,连忙穿上&。此时已经天黑&,房间内并没有点灯&,玉镯给她拿的这件衣裙太过繁琐*,她弄了半天不是丝带系错就是环扣被扣错*^,过了半响&^,她有些无力地道:“容景,你点上灯&,我穿不上衣服!”

    “好!”容景站起身,走到桌前^,将灯点燃*,房间内刹那明亮起来,他回身看向屏风,只见玉质的屏风上隐隐约约透出清秀纤细的身影,正在手忙脚乱穿衣,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眸光温暖。

    捣腾了半响,云浅月依然不得门路**,相反裙带被打成死结,环扣错乱不知道哪个该对准哪个^&*,她极其郁闷^,恨不得将这件衣服撕了,可是撕了的话就没得穿了,她只能耐心去一点点解*,解了半响还是乱七八糟一团*^*,最后她实在无力,郁郁地对外面道:“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件衣服来,我不穿这个了!”

    “我府中没有准备你的衣服*&*!”容景道。

    “那青裳的呢?将青裳的衣服给我一件!”云浅月实在不想再要这件衣服了。

    “青裳的衣服你觉得你能穿吗&?”容景挑眉**。

    “要不将你的衣服给我一件&?”云浅月想着她这个身体虽然瘦^,但却是高挑^&&,青裳比她矮了一头,她的衣服估计还真穿不了^。

    “我的衣服太大*,你觉得你能穿得了^?”容景听到云浅月无力虚弱的声音,眉眼隐了一丝笑意。

    “那怎么办&?这件破衣服我穿不好^!”云浅月觉得自己干什么都是能行的,可是来了这个世界屡次受打击,一是梳头,二是穿衣&,头她根本就不会梳,衣服只能穿简单的。不明白容景怎么就轻轻巧巧解开了她的衣带*。发誓等从这里出去后^,一定要好好琢磨琢磨这穿衣的敲门,否则穿个衣服都能将她难住*,她不用活了&。

    “我帮你吧&!怎么样?”容景询问^,不等云浅月开口,又补充道:“反正我又不是没给你穿过衣服*!”

    “那……好吧!”云浅月想着只能如此了^。

    容景离开桌前^,绕过屏风&*,走到云浅月身边站定*,看了她郁闷的小脸一眼&,如玉的手轻挑慢捻**^,随着他缓慢而优雅的动作*,不见任何急迫^,却是轻而易举地就将云浅月被系拧了一团乱麻的衣带环扣解开,又轻巧地逐一给她系好,扣住。

    云浅月赞叹地看着容景,想着在他的手下是不是从来就没有难事^?

    做好一切,容景轻轻一笑,在云浅月的唇瓣轻吻了一下,柔声道:“好了!是不是饿了?出去吃饭吧^!药老早就做好了&,就等你出来了*!”

    云浅月点点头^,难得顺从柔软地应了一声*^,“好!”

    容景伸手拉住他&,向屏风外走去。走了两步云浅月忽然想起什么,看向他的胳膊,问道:“你泡了这许久水&,胳膊怎么样^&?包扎了吗*?”

    “没有*,等你出来给我包扎呢*!”容景摇头&^。

    云浅月立即挽起他的袖子,只见入眼处他肘弯处还是红肿一片,伤口处不见血,却红肿中泛白*^,显然是泡水所致,她脸一沉^,喝道:“不知道在受伤吗?就算你要泡水也不必要泡这胳膊呀&?难道你想废了它不成^?不就被秦玉凝碰了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美女也不是谁都能抱到的^,你居然还自虐?”

    容景一言不发^&,眼神却温柔似水地看着云浅月微黑的脸*^&*。

    “你看看&,如今又严重了,你说怎么办*?”云浅月瞪着容景&。

    容景开口,声音极轻极柔,“下次不会了*,你给我包扎^,好不好&*^^?”

    云浅月本来要出口的一大堆教训和怒意在他这样温柔的面孔下消失于无形^,她撇撇嘴,暗骂了一声“妖孽”,不再沉着脸*^,低声对他道:“先上药&,再吃饭&,如今天黑了*,我还要回府呢*&!”

    “好*!”容景点头^。

    二人出了屏风&,床榻上放着药和绢布&**,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出来这么半个时辰自己不知道包扎&?这个人受了伤还就赖上她了^?虽然心中腹徘&,但还是动作仔细地给他抹了药*,将伤口裹上&^&,做好一切,对他警告道:“明日你以后直到伤口好这一段时间你胳膊再不准碰水。听到没有^?”

    “嗯!听到了!”容景点头&&^。

    “乖^&,吃饭吧&!饿死我了?*!痹魄吃侣獾卦谌菥暗牧成锨崆崤牧伺?*&,转身向桌前走去&。桌子上此时已经摆满了饭菜&&,她想起一天没吃饭^^,如今才觉得饿&。

    容景听到云浅月的那一个“乖”字有些哭笑不得&,他今日对她说“乖”,他就知道她抓住机会总会要找回场子&*?&?吹皆魄吃乱丫?,他也抬步走了过去&。

    “咦?这里居然还有一壶酒&*?”云浅月抓起一个鸡腿啃了两口^,忽然讶异道。

    “嗯*!药老爱喝酒&*,估计是拿错了!”容景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酒壶,眸光微闪。

    云浅月立即放下手中的鸡腿,伸手将壶塞拧开*,顿时一股酒香扑鼻而来^*,她赞道:“看起来还是好酒*!”

    “这是一叶雪&*!是不次于雪莲香和灵芝醉的好酒^&,药老平时就好这一口^&&?^!比菥拔律繼*,见云浅月眼睛一亮^,他提醒道:“你别喝&*^,它的烈性也是很大的^&*,不适合女子喝?!?br />
    “比你那一坛兰花酿的酒性还烈*?”云浅月询问*^。这酒有一股清清的雪香,当之无愧一叶雪这个名字**。容景不说还好^,他越让她别喝她却是越想喝一口,但又怕喝酒误事*。毕竟明日她是有事的*。

    “不及兰花酿?*!比菥暗繼。

    “那就没问题^!除了你的兰花酿,一般的烈性酒还奈何不了我&?!痹魄吃挛诺秸庀闫翟谑懿蛔∮栈?,张口喝了一口*^,酒水入口不辣^,温温滑滑^,柔柔润润,她又喝了一口&,还是没有任何辛辣之意^&,她挑眉看向容景,“这就是你说的烈性酒^?不会弄错了吧?它怎么喝着一点儿都不烈?”

    “入口不烈&,后劲极大。这是一叶雪的特性!”容景道^。

    云浅月又喝了一口,放下酒壶&*,有些可惜地道:“要不是明日我有事儿*,定然都将这一壶酒喝了*,既然你说它性烈^,如今就喝三口吧!不能喝酒误事^^?!?br />
    “明日你有事*^*?是去云雾山&?”容景似乎漫不经心地问道。

    “嗯!”云浅月重新拿起鸡腿啃了一口点头,容景知道她去云雾山也没什么奇怪。她向来就觉得这个男人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容景拿起筷子*,不再说话。

    云浅月想起她的娘亲,又想起爷爷说她娘中了紫草之毒,以及连她爷爷都不知道她娘的神秘身世*,以及她爷爷说她娘遗言她去够云雾山一个生肖轮回便不必再去了等等今日发生的令她迷惑的事情*,不知道明日去云雾山是不是能发现些什么,这样想着,便也不再说话^。

    一时间房中静静,二人各自默默用膳^。

    吃饱之后*,云浅月放下筷子,起身站了起来,对容景道:“我回府了!明日你自己换药吧*&!晚上我会在云雾山待一晚,大约也是不会回来的,你不要等我给你换药&?!?br />
    容景不说话*。

    云浅月感觉头有些晕,想着莫不是那酒后劲来了?她就喝了三口而已,有这么烈吗?她皱了皱眉*,也不管容景没开口答应她&&,她抬步就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身子忽然向地上倒去&,倒去之前,她保留一丝意识恼怒地道:“容景,你在酒里……放了什么*?这酒明明温润&*,不可能这么烈的……”

    一句话断断续续说完^,她身子已经倒在了门口,闭上了眼睛&*^。

    ------题外话------

    容景美人出浴,都看到没呀(⊙_⊙)*^?

    我们的月儿可是看到了O(n_n)O~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kikilovejie(20钻1000打赏)、吕奶奶(20钻石10花)、boa琪琪86921(100鲜花100打赏1钻石)*^^&、raphaellion(10钻)、yangyi2008(5钻)*、琥珀273(2钻100打赏2花)^、15805700627(2钻)、清夜画真真(10花)、莫淸颜(2钻)&*、海阔星朗(10花)、真子931102(1钻)、zhanghe365(5花)、15122775803(5花)*、18951999066(10花)、melon123(1钻10花)*&、淡淡8滴(1钻)^、suyi2080(10花)、赵小四86(1钻5花)、chenli2008(1钻)、蔡dyna(1钻)*&*、昕薇scorpio(1钻)^、银月银(2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八章 温泉春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八章 温泉春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