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弱不禁风

    云浅月一眼将午门外的情形看入眼底*,收回视线看向容景。

    容景对她浅浅一笑*,低声道:“你今日要少笑&,否则这监斩台上就不止那些等着被叶倩施咒焚烧的尸首了&,还会多了因你的笑而吓死的可怜鬼*?!?br />
    “你真是不欺负我就不痛快^!”云浅月闻言又气又笑**。当她愿意成为这副鬼样子??!还不是没有粉的那张脸太见不得人了&。至少这粉不禁遮住了她的脸,连嘴角的那一处伤口也遮住了*。

    “我日日欺负你**,总有一天没了我的欺负^,你会觉得连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只有做到这样,大概你眼中心中就再也放不下别人了……”容景低声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容景的声音太小,云浅月没听清。

    “没什么^!赶紧下车吧!如今正赶上时辰?!比菥疤鹜范栽魄吃乱恍?*。

    云浅月扁扁嘴*,刚要跳下车,忽然想起什么&&^,她立即改了主意,扶着车辕慢悠悠下了车^^^,往车前一站^,盈盈弱弱。

    容景看着云浅月的动作眸光隐了一丝笑意&*,在云浅月身后也缓缓下了车。

    陆公公的马车慢一步地来到,马车刚一停,陆公公就连忙从车中下来,向监斩席的皇上那里跑去&。

    “我们呢?去哪里*?”云浅月问容景。

    容景还没答话&,只听监斩台上叶倩大喊^,“云浅月,快些过来&,时辰就要到了&?!?br />
    云浅月闻言看去,只见叶倩正向她招手,她点点头,刚要过去&*,眼前一阵风飘来一个人,正是夜轻染&*,她只能再停住脚步看着夜轻染*。

    “小丫头,你……”夜轻染来到就见到云浅月在阳光下更为惨白的脸*^,他一惊,后退了一步,以为看错人了,再仔细一看^^,才知道没看错人,指着云浅月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个样子?”

    还能怎么回事儿?她总不能告诉他因为某人欺负她的脸已经不能见人了*,只能用粉遮羞了吧?她摇摇头&,虚弱地道:“没事儿!”

    “小丫头*,你怎么了这么虚弱&?”夜轻染皱眉看着云浅月,关心地问&。

    “昨夜被子都被叶倩抢走了&&*,我染上了风寒^^?!痹魄吃潞過。

    容景抬头望天^*。

    “这个可恶的女人!”夜轻染闻言有些恼怒,又不赞同地道:“染了风寒你怎么还来?”

    “查找凶手这么大的事儿&,染了风寒怕什么?别说我还能走来了,就是卧床不起爬也要爬来*^!痹魄吃录绦?^,否则她能说什么?说容景欺负了她吗?

    “不行&,你这副样子可不能放血的。走*^,我带着你去和皇伯伯说,就说这个改日再进行^^。秦玉凝也染了风寒,她怎么就那么矜贵能不来*?而你怎么就偏偏傻了吧唧地赶来^。你比她矜贵多了?!币骨崛疚叛怨蠢魄吃?&*,当真信以为真。

    云浅月顿时有一种负罪感&^,这夜轻染是谁家的孩子呦,这么好骗*,真让人忧伤。她躲开他的手*,虚弱地道:“没事儿^,我身强体壮&,一碗血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br />
    “那也不行,你看看你的脸难看得和鬼一样*?!币骨崛厩啃欣醋г魄吃?*。

    云浅月再次躲开,想着这孩子能不能不说真心话^,说一句违和的话也行。谁愿意将脸弄成这副鬼样子。她转头瞪了容景一眼^。

    容景依然抬眼望天,似乎没看到夜轻染和云浅月这边的动静。

    “你躲什么*&?怎么这么大的粉味?”夜轻染此时才发觉*,皱眉问道&。

    “我脸色难看&,就多扑了些粉?!痹魄吃孪胱庞盅搅艘桓鋈?,干干地笑了笑*,问道:“此时脸色是不是好看了一些?”

    夜轻染张了张嘴&,想说好看^,似乎实在说不出,她看着云浅月殷切切的眼神^,忽然移开视线,对她道:“你在这等着,我去和皇伯伯说^&!不让你放血?&^!被奥?,他不等云浅月再说话&^*,足尖轻点&,向监斩席施展轻功飞去*。

    云浅月见夜轻染离开^,转头瞪着容景,低叱道:“你干得好事儿!”

    容景收回视线^,忍着笑意低而温柔地道:“嗯&,是我干得好事儿!你没说错?!?br />
    云浅月脸一红,撇开脸不看他,只见夜轻染飞上监斩席,几乎与跑路的陆公公一同到达^,她回头对容景叱道:“夜轻染比你好多了?^&!?br />
    容景笑意顿收,淡淡看了眼正和皇上上前说话的夜轻染^,提醒道:“再好他也是喜欢叶倩&,不喜欢你?!?br />
    “我知道,就你喜欢我行了吧*?除了你天下没人喜欢我,不用总是对我提醒^*?*!痹魄吃禄赝钒琢巳菥耙谎?*,夜轻染喜欢叶倩就喜欢叶倩呗^&!他至于天天在她耳边念叨时刻对她提醒吗*?

    “嗯*^,你明白就好!除了我真没人喜欢你的!比菥笆掌鸬男σ庥致?,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这个家伙。

    “云浅月&,你还站在那里磨蹭什么*?赶紧快上来*!”叶倩又喊。

    云浅月向监斩席上看去,只见夜轻染和老皇帝依然在说话,她转头对容景挑眉询问&,容景对她一笑,“既然来了,何不上去看看?”

    云浅月抬步向叶倩走去&。

    容景缓步跟在云浅月身后。

    “叶倩喊我上去,你跟着我做什么^*?”云浅月回头瞥了容景一眼。

    “陪你上去&!”容景道*。

    云浅月嘴角勾了一下*,再不说话*&,转回头向前走去。她能清晰地听见容景轻浅的脚步在她身后*,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味道,只要她回头,就能看到他,这种感觉奇妙得难以形容&&^。

    上了监斩台,云浅月淡淡扫了那些尸体一眼,刚要对叶倩开口,只听叶倩忽然大喊了一声**^,“妈呀,鬼&&^!”

    云浅月脚步一顿^,看向叶倩**^^,见她惊恐地看着她&,她不由好气地道:“你见过有青天白日出来溜达的这么好看的鬼吗?”

    叶倩定了定神**,细看云浅月*^,惊恐退去^,怒道:“云浅月&^,你扮作鬼脸做什么&?吓死人了!我魂儿险些被你吓丢了^^?^!薄澳懔獗榈氐乃朗疾慌?,还怕鬼&^^?”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你如今看起来比这些死尸可怕多了^!”叶倩唏嘘了一声*&^,扁扁嘴又道:“你当我愿意对着这些死尸啊&,我这是硬赶鸭子上架^,我虽然学了我们南疆不传之密的咒术&,但是我从来没用过*。如今还不是为了你&,我第一次要开始用了?!?br />
    云浅月见叶倩说得委委屈屈的神色^,有些好笑*&,“南疆王不就你一个女儿吗^?你不学南疆的咒术谁学?总要有人继承祖业的。你早晚都会有第一次的&^,这次就当实验了?^!被八淙徽庋?&,但她心里想着叶倩第一次施咒,不知道靠不靠谱&!

    “你说得也对^!”叶倩似乎鼓起了些勇气,看到容景也走了上来&,她讶异地问&*,“景世子?我没喊你??!你来做什么?”

    “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难道叶公主不同意我上来?”容景挑眉^。

    “当然同意^,你上来最好^,有景世子在这*,我就没那么怕了^?!币顿涣Φ?*?;奥?,她凑近云浅月^,用胳膊撞了她一下,低声询问,“你们和好了&?”

    “我们打架了吗?”云浅月想着这叶倩看着迷糊,但实则精明的很癪?!

    叶倩一噎^,立即远离开云浅月&,不再问&,看向监斩席**^,见夜轻染还在和老皇帝争辩着什么^,她皱眉,“这夜轻染在干嘛^&?”

    云浅月也看向夜轻染*,想着夜轻染对她真的很好,真够朋友,她对叶倩道:“你可不准三心二意&,夜轻染多好啊,要不是早知道她喜欢你,我就喜欢他了&&&?&&!?br />
    叶倩一愣。

    容景眸光绽出一丝幽深。

    “你……你不会是以为……你……”叶倩愣了片刻后忽然用手指着云浅月,结巴了半响&,见夜轻染已经不再和老皇帝争辩*&,向这处飞身而来,她大声道:“谁说……”

    “叶公主,时辰到了!”容景忽然淡淡提醒。

    叶倩猛地转头看向容景,容景淡淡地看着她,她从那淡淡的眸光中看出警告的意味,立即吞了吞口水,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艰难地移开视线,噤了声。

    “怎么了^?”云浅月看向叶倩^。

    “没什么!”叶倩没好气地瞪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看了一眼容景,见他神色没有半丝异样,又见叶倩突然就对她甩脸色,她摸不着头脑^,皱了皱眉^^,想说什么&,此时夜轻染已经飘身落在了高台上^,只能住了口&。

    “夜轻染**,你上来做什么*?”叶倩问道。

    “我刚和皇伯伯说了*,小丫头身体不适,不能放血?;什饬?,我来告诉她让她回府休息。今日这个作法施咒就算了*,改日再进行*^!币骨崛镜?。

    云浅月没想到老皇帝真的同意了&&。不知道是信了夜轻染的话还是因为被夜轻染闹了一通他无奈只能作罢,但总归听夜轻染这话是答应了。她不急着表态^,看向叶倩^。

    “什么?你居然说要改日再进行?你知道为了这个我今日可是准备了一整个早上^*^,你说改日就改日??!她怎么就身体不适了?我看她好的很!别人都不操心*^^,你是吃饱了撑的瞎操心!”叶倩闻言劈头盖脸就对夜轻染一顿臭骂。

    夜轻染被叶倩骂得一愣。

    “她如今脸上不就粉多一些吗^?你仔细看看*&,你不是也会些医术吗?你过来给她号号脉,她明明就好的狠*^?!币顿灰话牙≡魄吃峦频揭骨崛久媲?*&。

    云浅月被叶倩推得一个趔趄&,向夜轻染倒去^*。

    夜轻染一惊*^,连忙扶住云浅月,对叶倩大怒道:“你这个女人发什么疯&?她明明就被你夺了被子受了寒气,如今连站都站不稳,你对我吼什么&?你看看她的脸,不扑粉也白的不像话!不是身体不适是什么&?”

    夜轻染说着&*,忽然气怒的用袖子在云浅月的脸上蹭了蹭&&&,他动作太快,让云浅月想躲避也躲避不及**。脸上的粉被夜轻染蹭掉了大半,露出她的脸*。

    叶倩看到云浅月的脸立即噤了声^&,但又不甘心地道:“她脸白一些算什么&?你没号脉给她吗?也许她是装的呢!”

    云浅月想着你们这么闹起来,我的脸不白才怪,想红的像桃花也红不起来了。

    “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我们走!”夜轻染拉着云浅月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你给她号脉*,她身体根本没什么不适*?^*!币顿焕戳司?&,拦住夜轻染&,“你别整日里犯傻&,你可知道她根本就喜欢……”

    “叶公主&,说话要注意分寸!”容景忽然开口***^,声音淡淡*。

    叶倩手一颤^,看了容景一眼,转头又看向有些恼怒的夜轻染,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是你要拧着我给你的小丫头追查背后凶手的*,如今你将我叶倩当做什么?我辛辛苦苦准备了半天&,你说算了就算了?”

    夜轻染抿唇不语。

    “告诉你,不可能^^!”叶倩怒吼了一句&,显然气得够呛&^*。

    “怎么就不可能^^?难道你看着她血尽而亡**?”夜轻染也恼了,伸手按在云浅月脉搏上,停顿了片刻^*,他将云浅月轻轻推给叶倩,大怒道:“你给她号脉了吗&?你看看她的身体到底虚弱不虚弱?你看看她还能放血吗?你没给她号脉就乱说一通*,你看看,她再刮一阵风就要倒了!”

    叶倩接过被推给她的云浅月,见夜轻染言之凿凿,她疑惑地将手按在她脉搏上^^&。

    云浅月心里苦笑*&。果然扯谎的孩子早晚会早报应的,瞧,这不她报应来了?她没想到夜轻染对她是真的好到较真的程度^。心中无限愧疚的同时又下定决心,以后坚决不再欺骗夜轻染了。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虚成这样?”叶倩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怒瞪着叶倩,“这回你知道了吧*?你觉得她还能放血?是用她的血追查背后凶手重要还是她重要?一堆死人和一个早晚被追查到会死的人而已,搭上云王府唯一嫡女的一条命^,哪个划算?若是她出了事情,这个责任你担负的起吗&?南疆王担负的起吗?”

    叶倩本来一腔怒气顿时没了脾气,在夜轻染的怒吼下呐呐无言&&*,她转头看向容景询问^,“她……她怎么会这样?”

    容景沉默不语*,淡淡看着叶倩。

    叶倩收回视线看向云浅月,态度较之刚才天差地别,问道:“喂,云浅月,你不是活蹦乱跳的吗^?而且从昨日见你到今日见你我明明看着你很精神啊,如今怎么是这副样子?”

    云浅月心里苦笑^*,从那日灵台寺她中了催情引和容景一起困在地下佛堂九死一生功力尽失之后*&,身体消耗太大^,几乎亏损了身体大半精气&&^,后来回府后又被赶去容景的藏书阁^,没日没夜看那些书&**,没休息*,后来又遭遇刺杀^*^,失血过多^,没养过来又来了葵水……这一番下来^*,就算她身体壮得像牛一样也会吃不消^,更何况这个身体的体质本身就弱,如今身体虚弱不堪很正常,但也没有夜轻染说的一阵风就刮倒,她自己按向自己的脉搏,手刚放在上面,心里惊异&,她脉象怎么会如此虚弱*?跟没有似的……

    云浅月转头看容景&,容景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她忽然想起早上的鸡汤和那碗汤药*,她吃出有两味是补脑的药&&,但其它的大约就是致使人虚弱不堪的药了。和着他早就料到她今日会来这里放血了^?若是这样的情形^,任何一个懂医术的人都不会让她再放一滴血的,若不是她身体没有丝毫异样&*,她根本不相信自己有这么虚弱,当真如夜轻染所说一阵风就能刮倒……

    云浅月看着容景有些无语,未卜先知,走一步看十步&,说的就是这个男人吧!她想着若不是夜轻染这样闹起来^&,是不是她放血的时候就会直接晕倒,也会进行不下去的?

    “我需要三大碗血*,你如此弱不禁风当真不行!你这副样子再放三碗血的话&*^,不死也会躺个一年半载?!币顿幻旁魄吃碌穆霾凰墒?,皱眉道^&^。

    云浅月无言以对&,她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如今还有何话说?”夜轻染瞪着叶倩**。想着幸好他去找了皇伯伯将此事阻止。

    “我哪里知道她如此虚弱?我还不是为了你!”叶倩放开手,气道。

    “你为了我什么&?我有什么可让你为了的!”夜轻染不买账。

    “你……”叶倩猛地转过身,不看夜轻染,恨恨地道:“是我活该行了吧^^*?不过你也活该*,活该……哼,最好活该死你&*^,怪不得不得人家喜欢?!?br />
    “不可理喻!”夜轻染叱了一句,转头看向容景,“弱美人,你明知道她身体虚弱成这样居然还将她带来*,你安的什么心^*?”

    “本来我知道她身体虚弱不能胜此重任,但是圣命不可为&!她不来的话&**,皇上大约会怪罪^*&,你总不能让她抗旨吧*?”容景似乎没看到二人争执,神色连一丝毫变化也无^&。

    夜轻染脸一寒,“皇伯伯还不是那么不通人情*!”

    容景淡淡一笑,不予评判^,缓缓道:“她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有一人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比她更适合,可是不想那人昨日染了风寒,陆公公去请说卧床不起^,所以,这件事情只能落在了她的身上?!?br />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谁?”夜轻染问。

    “是啊,谁?”叶倩也问**&。

    “是丞相府的秦小姐^。陆公公难道没告诉你们吗?还是只禀告了皇上?皇上怜惜丞相府秦小姐染了风寒卧病在床^,便不用她,第二次又派陆公公去了云王府,非要将这个一阵风就能刮倒的女人揪来*。这个女人偏偏又想追查到凶手,投鼠忌器&*,只能来了!”容景目光淡淡地看向监斩席那一袭明黄的身影^&,笑道:“秦小姐一直娇生惯养*,日日好吃好喝,就算生个病也该比不是被人下了催情引*&^,就是被人当街截杀*,再就被百名死士暗杀到如今总是折腾不成人形的女人强吧*?皇上能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说大约皇上是弃了她^&,选了丞相府的秦小姐&?!?br />
    夜轻染皱眉,脸色不太好,并未说话。

    云浅月也不说话,看向监斩席那一袭明黄的身影^。想着大约是容景的那句秦玉凝“堪当国母”的话起作用了*。老皇帝这般作为是在弃她保秦玉凝^。是不是说明老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彻底打消了让她再嫁入皇室的念头了*^?将她踢开,最好死了,那么他再以云王府没有嫡女为由将下一任皇后给秦玉凝……

    或许即便没有容景那句话的话,以秦玉凝之才,和丞相统领百官的地位,秦玉凝也是不二人选。云王府本来就百来年外戚坐大&,树大招风,再加上她纨绔不化^,老皇帝的确有理由选秦玉凝而弃了她*^&,如今说取消她不用是因为夜轻染,大约是夜轻染刚刚找了老皇帝闹了一通,老皇帝怕是无奈才应了的……

    云浅月心里冷笑一声*,若是秦玉凝做皇后最好,她正不愿意嫁入皇室。若是老皇帝真想动云王府,真对她下手的话&,他就要掂量掂量后果。

    “原来丞相府的那个小姐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那就再好不过了?!币顿谎劬σ涣?,忽然想起什么*,又对容景问道:“就是景世子所说的那个堪当国母的女人^?秦玉凝&*?”

    “嗯^&,叶公主说得没错&*,就是她!”容景面无表情地点头*&^。

    “那太好了!夜轻染&,你去将那个女人带来,我就用她^!”叶倩道。

    “你看看天色,如今都过了午时了?^^!币骨崛咎嵝?,“而且你没听到说秦玉凝染了风寒卧病在床吗^?”

    “因为云浅月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若是我作法施咒*,她的血必须要午时用才有效^,但那个秦玉凝既然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就不必要了,她的血随时都可以用^。过了午时也不怕!币顿坏溃骸澳歉銮赜衲降子卸囫婀骬^&?她不过是染了小小的风寒嘛^&!风寒还能要了人命&^?还能比你眼前这个女人更娇弱?我就不信了&*!你去将她抬来我看看,若是她真虚弱的要死^,我今日就白折腾准备一番也就罢了&*,若是她能用而不用的话,以后就休想让我再折腾一次**,过了今日,明日本公主不侯了!”

    夜轻染皱眉^,看向监斩席端坐的老皇帝,大约是听了容景刚刚说皇上想保秦玉凝的话&,有些犹豫。

    “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叶倩看着夜轻染*,“难道你也怜惜那秦玉凝?舍不得用*^?”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怜惜她做什么*?”夜轻染瞪了叶倩一眼*。

    “既然不怜惜就赶紧去丞相府将那个秦玉凝给我带来&!我说了&,非她不可&,否则你别觉得本公主好欺负似的^^^,来天圣给你当牛做马使唤来了^。若秦玉凝根本就是能用话^,就算是天圣皇上也别想护着,若是护着的话&,以后这种事情就别找本公主*,你当我愿意动这种咒术&?我们南疆的咒术轻易不用*,动一次伤身,你又不是不知道?!?br />
    “我这就去和皇伯伯说说*!”夜轻染终于点头,抬步向监斩台下走去。

    “等等*&,既然如今不急,我们就一起过去*?!币顿缓白∫骨崛?,看向容景和云浅月,没好气地道:“走,你们也过去。这事情可是因为你们两个而起^,没道理本公主给你们出头&,你们却闲得和大爷似的!?br />
    “叶公主说得对&&!”容景和气一笑&。

    云浅月笑了笑,对叶倩道:“你这么对他说话,是不是不想观看他的紫竹苑了?”

    叶倩板着的脸一僵&,看向容景,见容景含笑的面色比刚刚淡淡看着她时候和气多了&,她唏嘘一声,一把拽过云浅月&,对她悄声道:“我忘了!幸好你提醒*&?!?br />
    云浅月无语^,看着她刚刚浑身是刺的样子还以为她多厉害,原来也是一只怕猫的老鼠。

    “你不是要一起去吗&?还不快些走*,磨蹭什么?”夜轻染回头对叶倩冷着脸道*。

    “这不正走着嘛&!就你这副臭脾气,没女人会喜欢你*!”叶倩瞪了夜轻染一眼&,拽上云浅月就走。

    “你脾气好*?”夜轻染哼了一声^,“你与本小王半斤八两&,谁都别说谁!”

    “我脾气不好也比你强&,你就是……”叶倩有些恼怒。

    “行了,行了^,你看所有人都看着这边呢^!”云浅月伸手捂住叶倩的嘴^,见陆公公已经走过来了^。

    叶倩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又瞪了夜轻染一眼。

    云浅月放开捂着叶倩嘴的手,想着幸好她心里强大*,这两个人闹起来都不是一般人&^,她瞥了容景一眼*,见容景面不改色^,淡淡然然,想着不愧黑心,境界果然比她高。

    “老奴给景世子、染小王爷^*、叶公主、浅月小姐请安!”陆公公急匆匆跑来^^*,迎面对几人匆匆见礼,口中不停地道:“皇上说了&,既然浅月小姐身体不适,那就等浅月小姐身体好了之后改日再由叶公主作法施咒?^&!?br />
    云浅月冷笑一声,老皇帝怎么不说等秦玉凝好了之后?

    “小丫头不行不是还有秦玉凝吗?”夜轻染冷冷瞥了陆公公一眼*,“你且闪开^*,本小王和叶公主&&、小丫头^、弱美人一起去见皇伯伯*^!”

    “小王爷&,秦小姐如今卧床不起……”陆公公一惊&。

    “狗屁的卧床不起?她能矜贵到比小丫头还虚弱的地步^?”夜轻染见陆公公不躲开^^,直接一脚踢了过去^,迈开步就向监斩席走去。

    陆公公哎呦一声*&,身子被踢出了老远,砰一声栽到了地上*^&。

    云浅月想着这夜轻染真牛叉,连老皇帝身边的大总管也敢踢^&。果然是小魔王*。

    “这个臭人有时候是挺男人的^^!”叶倩赞美了夜轻染一句&。

    云浅月有些哭笑不得*,踢个太监就男人了,这叶倩是在夸奖夜轻染还是在损夜轻染*?她刚想到此&,就见夜轻染回头狠狠挖了叶倩一眼,“你最好给本小王安分些*,别以为仗着你会南疆咒术就了不起,本小王非用你不可了。你若是不安分&,本小王有办法将你驱赶出京城,送回南疆&,将南疆王请来^?&*!?br />
    叶倩立即住了嘴。

    夜轻染转过身,不再理会叶倩,继续走向监斩席*。

    叶倩嘟囔了一句什么,云浅月没听清*,她瞥了一眼陆公公*,见陆公公正困难地爬起来^^,她看向监斩席,想着这回见老皇帝怕又是一番风雨。但是她又有何足惧&*?

    四个人再无话,一路来到监斩席&。

    “月丫头,你怎么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老皇帝不等众人开口,目光落在云浅月身上,皱眉问道。

    云浅月也不见礼**,虚弱地扯了扯嘴角,对老皇帝出声,声音也是虚弱无比,“皇上姑父,我这些日子卧床养伤,面色太差*,是陆公公说我脸色难看得像鬼,来见皇上姑父有辱天颜,所以就多扑了些粉*?!?br />
    陆公公忍着疼痛爬起来从后面追来,听到云浅月这样说身子一矮^^&,险些又载到地上,想着这浅月小姐乱打一耙,这明明是景世子说的话,怎么成了他说的了?而且他见浅月小姐的时候也没这么虚弱*,刚要反驳,想起不能得罪景世子&,便生生住了口。

    “原来是这样!月丫头是自己人&,又有什么侮辱天颜的^?”老皇帝看向陆公公,皱眉道:“你怎么弄了一身土?办个事情越来越办不好了^!”

    “老奴……老奴不小心栽倒了……”陆公公有苦难言,自然不敢说是夜轻染踢的*&。景世子他得罪不得*,染小王爷也得罪不得,只能怪自己倒霉了&&。

    他虽然自认倒霉&,夜轻染却是不放过他**,怒道:“皇伯伯,都是这个奴才办事不利&,丞相府的秦小姐明明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他却不去找&*^,偏偏找小丫头这个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还强行将她拉来**^。若不是我探了她的脉太过虚弱来找皇伯伯**,而叶倩也探了她的脉^*,说小丫头要是放血的话一准没命&,没准此时就给小丫头放了血*^,她就横死在那监斩台上了。所以,皇伯伯一定要治这个狗奴才一个大罪,最好拖出去杀了!居然敢欺上瞒下&,护着丞相府的秦小姐&^,要让小丫头没命,简直可恶&^,不知道收了丞相什么好处*&^。当真该死的很!”

    陆公公闻言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看着夜轻染&&,老皇帝不远处坐着的秦丞相也是面色大变。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祝福和礼物^,这个新年虽然辛苦,但过得无比幸福!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梦落之繁花(520钻石520鲜花)、吕奶奶(200钻石1花)、杰吴(50鲜花)&、木棉柚子(10钻)、boa琪琪86921(3钻520打赏14花)、dependon(20花)*^、袁上斐(3钻10花)、枫丹白露2008(2钻500打赏)*、15923079137(888打赏)、染心夜(520打赏)、raphaellion(4钻)^、飞翔的候鸟(388打赏、388打赏)^、一元钱假钞(388打赏)*、彼岸冥血00(3钻5花)、499415104(300打赏)^&&、debbieshao(1钻100打赏5花)、lazytangtang(1钻20花)&**、风中紫薇(3钻)zgyyj1(200打赏3花)、暮雨醉娃娃(168打赏),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章 弱不禁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章 弱不禁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