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滟福不浅

    云浅月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到了荣王府而且以如今这种情况这种姿势见到容景&&。那清淡的温润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如恶魔的耳语^,令她全身血液不止僵硬而且冰凉入骨&&,手指不由自主地往回缩了缩&,唯一能动的地方大概就是这两根手指&。

    容枫也是有刹那的僵硬,不过很是短暂,须臾&,他低头去看怀里的云浅月&*。只见她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脸色,但明显感觉到她身子僵硬^,他凤眸溢上苦楚*,抱着云浅月缓缓转过身,对容景一礼^,并未说话。

    “这就是传说中‘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娜偻醺笆雷?*?”叶倩听到声音回头,打量着从府内缓步而出的容景,一双美眸刹那闪过惊艳之色,清脆出声^,赞叹道:“果然不负传言!”

    云浅月惊醒&&,僵硬退去*,软绵绵地躺在容枫怀里,心里哼了一声,没想到容景还有这样艳色的传言*。当是杨贵妃吗*&?还回眸一笑!

    “传言南疆叶公主‘银月点染胭脂色^,千江踏水一点红*?&^!?,本世子今日一见^,也果然不负传言*?!比菥巴W〗挪?&,目光落在叶倩一身红衣上淡淡一笑&,似乎没看到容枫怀里的云浅月^&&,连眼神都没瞟来一个^^。

    叶倩闻言脸一红^^,有些尴尬地道:“景世子这话是损我呢!若是我真当得住这句传言的话就不至于刚刚从半空中摔下来丢人丢到你荣王府来了^^!?br />
    “马有失足&,人有失手^。叶公主轻功高绝*,若非出了意外自然会平安无事?!比菥靶Φ?。

    “可不是嘛!都怪夜轻染你个臭人^^^,你要不害我^*,我至于丢人吗*?”叶倩转身瞪向夜轻染,“这回我丢人你满意了*&?”

    夜轻染哼了一声&,“你自己丢人,与我何干*?你要是不扛了小丫头来这里*&,我让你放下你不听话^,我能害你?说白了还是赖你自己?^!?br />
    “我们说好了她带我来荣王府的,你以为是我绑架她吗?紧追不舍的。我还能吃了她*?”叶倩不满地瞪眼&。

    “谁知道你这个女人打的什么鬼主意^!如今你还不是险些将她给扔下来摔着&?我就知道你去了云王府找她准没好事儿^*&?!币骨崛景遄帕扯砸顿焕渖?&。

    “要不是你一直拧着我帮你干活&*,我至于没地方睡觉跑云王府去吗?再说我就去了又怎么了?我就找她,我以后天天找她^,我就要和她好^**^,你管得着吗^*?就算我打坏主意也不干你事儿?*&!币顿荒张氐?&。

    “你不可理喻!现在就跟我去皇宫&^?!币骨崛酒?,过来抓叶倩。

    叶倩躲开,“我就不去,我要去景世子的紫竹苑&&?!?br />
    “你去他紫竹苑做什么^?”夜轻染住了手&,脸色不好地问道&?*!翱纯?&,不行??*?你说不行也不管用*&。你今天不让我进去紫竹苑^,我就打死都不跟你去皇宫,就算你押了我去^&^,我要是死活不帮忙你也奈何不了我。就凭那些死尸中有我南疆的虫咒算什么?在百年前始祖皇帝征战天下时^,南疆曾经也发生了大变&^,那一场大变之后南疆曾经四分五裂。有懂那种虫咒的人借此机会出了南疆另立门派隐匿如今又出山祸乱也不是不可能。天圣皇上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治我的罪去&!”叶倩扬起脸,对夜轻染道**。

    “你……”夜轻染一时间哑口无言^&。

    叶倩对他哼了一声^*,再不理会夜轻染*,走近容景^,一边走一边热情地套近乎道:“景世子*^,我能不能去你紫竹苑参观一下&^?”

    “叶公主请止步!”容景见叶倩距离他三尺之距没有停步的意思缓缓出声^。

    叶倩立即止了步,也不恼*,笑道:“我一时高兴忘了你的规矩^。我认准一件事情就非要做成不可^,你今日不让我参观的话,我明日还会惦记着*&,直到参观完为止。你说呢*?”

    “既然叶公主对我的居所有兴趣^*,那是容景的荣幸^。叶公主请^!”容景对叶倩轻轻一拂袖^,做了个请的姿势^,话落*&^,他转身^,向府内走去&*^。

    “景世子真好*!多谢!”叶倩喜色染上眉梢&,连忙跟上容景*,她走了两步才想起云浅月,对她招手,“云浅月,跟上??!”

    “你如今有人领着进去就行了*,我就不进去了!”云浅月摇摇头&。

    叶倩停住脚步,看向云浅月,目光落在她没鞋子的两只脚上,恍然大悟,“哦*,你的鞋子没了^,走不了,这怎么办?”

    “没事儿!丢了一双鞋子而已*。你去吧&!”云浅月依然摇头^。

    “我把你扔在这里似乎不够意思^?*!币顿徽咀挪欢?&。

    “没有鞋就不能走路吗?你在我紫竹苑住了半个月^,还当自己是客人^*?还不进来!”容景忽然停住脚步^^*,回头淡淡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当没听见,不理容景&,对叶倩道:“你去吧^!我这就回府^&!”

    “你怎么回去^*?”叶倩总感觉气氛有些不大对*。

    “不就是丢了鞋子?又不是没了脚&^。你就不用管了^?*!痹魄吃戮醯靡顿徽馀硕运匦牧薧,跟大妈似的*&^。

    叶倩刚要点头,只见容景缓步走了回来*,径自走到容枫面前*,面色清淡的没有一丝颜色^^^,对容枫伸出手&,“将她给我^!”

    容枫身子一颤*。

    云浅月看着伸到容枫面前的那一双手&^&,白皙修长,如上等美玉,顺着那双手向上^,她看到了容景的脸^,同样是白如雪*,玉质颜色^,如诗似画**,只是较之往日温润疏淡之中如今多了冷然^。她皱了皱眉,问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要送文小姐回府吗&?难道让人家就在这门口淋着雨等你将她送回云王府后再送人家不成*&?”容景不理会云浅月问话*,对容枫道*。

    文小姐?云浅月一愣,这才发现荣王府大门口不止容景和容枫^,还有一位身姿窈窕的女子&,那女子容貌秀美&,灵动中有一分英气,此时正打着伞站在那里&,一双美眸定在容枫抱着她的手上&,眼底有着明显的醋意*,虽然她极力忍住^,但云浅月还是一眼就看的清楚^。她忽然扯了扯嘴角&*,对容枫道:“艳福不浅癪?!”

    容枫身子猛地一僵&。

    “我不管&,我就要你送我回去!我先看上你的,别人嘛,不管是谁……都排队!”云浅月忽然来了脾气&*,这话说的有气势^,而且娇蛮骄横?;奥?^,她对文如燕挑衅地挑了挑眉**,她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见过这个女人&,太子侧妃表妹文如燕^,是文大将军的小女儿。当初夜天倾要押她入刑部大牢^&&,这个女人看起来可是很得意的*,估计和太子侧妃一个德行&^。

    文如燕美眸染上恼怒,她抬起一双盈盈妙目看向容枫,眉眼间的英气一改变成几分楚楚柔弱,“枫公子*^&,你说要送我回府的……”

    容枫抿唇不语*。

    “枫公子,今日我父亲回京^,如今这个时辰怕是已经进府了*。我父亲曾经和文伯候爷交好,知道他有个后人十分高兴*,早就派人来传话说想回京就见到你!蔽娜缪圊獠阶呃?^,期盼地看着容枫&*。

    容枫不答话*,手却微微松了一下&。

    云浅月忽然有些心灰意冷^*,她和容景纠缠不清,虽然没发生什么^,她也自认为她是真想嫁给容枫的^,但终究她乍一听闻容景是容枫叔叔后的举动以及那些沸沸扬扬的传言怕是伤了容枫^,这短短日子连她都发生了好多事儿^,心境再不复那日请旨赐婚时候只想嫁给他的单纯*,他怕是在这期间也发生了不少事情。那日虽然意会知道容枫对她不一样,但人家也没说喜欢她不是?她热脸贴冷屁股是够掉价的^^,如今再要强行胡闹&,被人家甩了就没脸了^。尤其是她如今也没有权利阻止人家去得到幸福不是&?她虽然请旨赐婚,但老皇帝可没答应**,那件事情到如今空余一场笑话,她还不是容枫的谁,文如燕在她眼里不好&^,但不代表在容枫眼里不好*。想到此^,她忽然淡淡一笑*,无所谓地道:“那就算了&^,你要忙尽管去忙*^,将我扔下就是了&^?!?br />
    云浅月话落&,容枫抱着她的手忽然一紧,抿了抿唇,对面前的容景道:“既然世子有客需要招待,我先送浅月小姐回去&!”

    云浅月一愣*,送她回去^*?

    容景眼睛眯了眯,撤回手^,并不答话*^。

    容枫抱着云浅月抬步就走^,并未看文如燕一眼&。

    “枫公子……”文如燕面色一变*&,急追了一步呼喊了一声^,拦在了容枫面前*。

    “如今天色还早**,文小姐也不是柔弱女子&,荣王府距离文大将军府也不是太远。文小姐自行回去即可^?&!比莘憧戳宋娜缪嘁谎?^,没什么表情地道&^^。

    “可是我父亲说想见你……”文如燕做着挣扎^。

    “我改日再去拜见文大将军?!比莘闳瓶娜缪?*,再不欲逗留&,抱着云浅月足尖轻点&,施展轻功向云王府飞去。

    文如燕咬着唇瓣小脸发白地看着容枫离开的身影&,一双美眸又恨又妒,她怎么也想不到容枫竟然扔下她带着云浅月那个废物送回云王府了*。尤其更想象不到景世子当真如传言一般对云浅月非同一般,他阻止叶公主靠近三步之内,却要伸手去接云浅月^*,她从来未曾被人当众甩了个没脸*,不由心下恼恨**。

    “原来果然如她所说*,容枫真的很好??!”叶倩啧啧称赞。

    “你这个女人也知道什么叫做好^?”夜轻染叱了一句&,哼道:“你今天到底还跟不跟我进宫^&?”

    “不去!我要参观景世子的紫竹苑!”叶倩摇摇头&&。

    “本世子今日累了,叶公主想要参观紫竹苑改日再来吧**!”容景忽然转身向府内走去*^,月牙白的锦袍卷起一阵微风&,清清凉凉的寒意赛过了飘雨的凉意^,他清淡的声音此时虽然依然清淡,但任谁听了都有一股凉入骨髓的冷^&。这一刻的他*,疏离冷淡*,别说三尺之内令人望而却步&,就是十丈方圆内的花草都现出颤颤寒意*&。

    叶倩一愣^。

    夜轻染忽然嗤笑一声&,“弱美人*,你也有今日*^!”

    容景脚步一顿&^*,忽然转回头,淡而冷地看着夜轻染^,“你连今日都没有&&!”

    夜轻染顿时大怒,刚要发作&,容景再不理会于他*,转身向府内走去*&。夜轻染气得瞪眼,想不理会他又有些不甘心&,刚要拉开架势去给容景一掌^^,叶倩忽然走过来一把拉住他*,“走,我跟你去皇宫^!”

    “还去什么皇宫&&?不去*!我要回小丫头那里睡觉!你爱哪儿去哪儿去!又不是小丫头一人被遇刺^*,犯得着本小王累死累活而某人却清闲吗?这案子爱查不查&*?!币骨崛纠戳似⑵?^,猛地甩开叶倩,足尖轻点,追随容枫的身影而去*。

    他也没有想到容枫居然真当着那个弱美人的面抱走了小丫头!有两下子嘛*^!

    “你……”叶倩顿时一恼*,瞪着眼睛看着夜轻染离开*,发作不得。她回身*,只见容景的身影早已经走入了内院&,荣王府大门口的侍卫很有眼力价的将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她更是有些恼,如今的她算不算得上鸡飞蛋打?她哼了一声&,气怒道:“莫名其妙!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她怒骂了一句后觉得今日这事儿不对味??*!“小女子文如燕,叶公主有礼了^*!”文如燕走过来笑着对叶倩一礼*。

    叶倩本来想好好琢磨琢磨今日是怎么回事儿,还没来得及琢磨就见文如燕笑站在自己面前*,她挑了挑眉*,并未答话&。

    “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刁蛮任性胡作非为纨绔不化不知礼数,在我们天圣可是出了名的大字不识不通文墨&^。叶公主今日见到其人^,想必觉得她和传言果然一般无二吧*?当年她喜欢太子殿下^,一直追在太子殿下身后十多年,如今居然又喜欢上的容枫公子^&,还居然在武状元大会上向皇上请旨赐婚^,你说可笑不可笑&?此举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不但如此居然和景世子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言论&,景世子是我们天圣第一奇才&,神邸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行出不君子之举*?定是她胡乱污秽众人耳目^,污染了景世子清雅^?&^!蔽娜缪嘁膊辉谝庖顿徊欢运鸹?^,行礼后对她缓缓开口*。

    叶倩又挑了挑眉,面色不动&^,悉心静听&*&,似乎不明白这位美人想说什么*。

    “我听说叶公主和染小王爷曾经定情,两情相悦&??墒侨缃褚勒杖拘⊥跻飧黾苁扑坪醵栽魄吃绿谝饬诵?。叶公主难道就一点儿也不介意吗&?”文如燕凑近叶倩,低声询问&^。

    叶倩眨眨眼睛,似乎依然不明白&。

    “哎&,叶公主一直生活在南疆,不明白天圣京城的诸多污秽事儿也不奇怪*&。这浅月小姐时常做勾三搭四的勾当,早先是中意太子殿下,后来太子殿下不喜&,正当她犯事火烧望春楼,太子殿下要将她押入天牢**&,却正逢景世子十年后出府和染小王爷回京*^,她便对太子殿下绝了念头,转而看上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一直不清不楚的。后来武状元大会在京举行*&,容枫公子回京&,她又看上了容枫公子^,非要请皇上在武状元大会上当场赐婚&,皇上没应&,转而她便又欺辱污染景世子,如今这京中还因为她对景世子的举动传得沸沸扬扬……”文如燕压低声音*,身子几乎要贴叶倩身上,嘴也快贴到叶倩耳朵上了,一番话语说来很有技巧&,避轻就重。

    叶倩站着不动,眸光闪过一丝亮光^,稍纵即逝*。依然不语&*&,静听下文&。

    “这种女子,连皇上都对她十分头疼&,据说云老王爷曾经也给气得大病一场*,如今都不理会于她,云王爷更是十来年对她不闻不问甚是不喜*。只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住了景世子对她另眼相看&^,连染小王爷也对她……”文如燕说到此^,话语顿了顿^,看了一眼叶倩脸色&,见她一副感兴趣的神色*,她再无顾忌*,继续拉近关系道:“妹妹虽然初次见公主,就为公主风采折服,觉得这天下女子都不如公主才貌^^,就连丞相府的玉凝小姐也抵不过公主**,恕小妹斗胆&&,您这样才貌双全且武功高绝又心思玲珑剔透的女子染小王爷怎么会不喜欢呢*?染小王爷如今对云浅月在意指定是被她用什么魅惑手段迷惑住了?!?br />
    叶倩眼皮细微地翻了翻&**,继续沉默^。

    “男人嘛&&,有时候是受不了诱惑的^,云浅月虽然什么都不懂不会大字不识不通礼数文墨,但她还是有一样拿得出手的*,那就是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男人还不是就爱女人的身子和脸蛋*?所以&*,恕妹妹斗胆*,请公主还是要多加看着染小王爷才是*?!蔽娜缪嘟档幕岸妓低炅?**,退离开叶倩,心中想着她这番话的重量&,让和染小王爷定情的这个小公主不对云浅月恨死才怪*。她虽然动不了云浅月&,但有人动得了&。比如这个精通咒术的南疆小公主**。

    叶倩到如今总算是明白了,和着眼前这个美人将她当成一条线上的蚂蚱了。算什么?同病相怜^?还是都被人刚刚给甩了惺惺相惜^?她不由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今日听了这么一番话*,她暗暗想着不知道将这一番话转给云浅月那个女人听她会是什么表情*,反正她是觉得实在太新鲜了^,也太……令她长了见识。

    “叶公主*,妹妹说了这么多^,你有什么想法*?”文如燕没想到这个小公主性子如此镇定&,她是女人,最了解女人。府中姨娘小妾庶女整如里斗来斗去&,这些个本事她学得得心应手,女人的嫉妒心理和占有欲有时候是很可怕的。她没想到听了这么一番话后这小公主什么动作都没有^,脸上虽然情绪怪异&,但不像是恼怒&。

    “想法&^?”叶倩挑眉。

    文如燕一愣*^,点点头*,“是啊*,叶公主&*,难道您刚刚没仔细听妹妹之言&*&?”

    “听了&,只是有些不太明白^!币顿豢醋盼娜缪郶,极为纯真且认真地问,“我父王没有私生女啊*,你为什么对我自称妹妹?”

    文如燕小脸一白&,一时间呐呐无言。她没想到这小公主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她们平日里京中大家小姐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谈论琴棋书画等艺技都是相互姐姐妹妹称呼的*,有时候连清婉公主在得意之时都忘记自己身份也是这样随着她们称呼的*,她想不到在叶倩这里居然行不通&。

    “嗯?文小姐*?你是不是该给本公主解释一下*?”叶倩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文如燕忽然后退了一步&^,勉强扯出一丝笑意道:“是小女子一见公主特别投缘^,一时间忘了公主身份&,就兀自姐妹相称起来^,还请公主勿怪&?&^!?br />
    “哦*!原来是这样&^!”叶倩恍然大悟,对文如燕郑重地道:“以后这样的话文小姐还是不要对本公主说了**,害得本公主以为我父王在外有私生女呢^!我父王就我一个女儿^,很是疼爱我&,我也引以为自豪&,可不想再多一个妹妹^^,姐姐更不想*?!?br />
    “叶公主说得是&,小女子以后不会了!”文如燕连忙告罪*。

    “不会就好?!币顿豢醋盼娜缪嘈×骋徽蠛煲徽蟀椎?,煞是好看*,她盯着她不错眼珠的看*,忽然抬步凑近她&,小声问道:“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云浅月当真那么不像话^^?”

    “是呢&*!小女子绝无半句虚言*^!”文如燕一见叶倩上钩^^,连忙保证。

    “你说她勾引了景世子,又勾引夜轻染?如今还勾引容枫?”叶倩又问。

    “大家都这样说的**!”文如燕点点头,回答的很是有技巧而且精明。

    “哦&,原来是大家都这样说的*?那就错不了?&!币顿凰坪跸嘈帕艘话?^,又凑近了文如燕一步,恨恨地道:“你说这个女人勾引景世子和容枫也就罢了&*,居然敢勾引夜轻染^,我该怎么治了她才好^?你给我出出主意如何?”

    文如燕心里一喜&,但面上不动声色,为难地道:“叶公主,这……恐怕是不好吧^*!她可是云王府的嫡女*,如今还掌云王府的家业呢*,而且景世子,容枫公子,染小王爷都对她很是维护……”

    “你不是刚刚说和我投缘吗?还对我姐妹相称呢!我虽然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但这份情面我还是对你赏脸的,你就说说,我该怎么治她?我初来京城&,也不了解这天圣京城的情况,怎么才能治她个狠的,让她以后再不敢肖想夜轻染!”叶倩又问&&。

    “这……我也没什么好主意!”文如燕摇摇头&,还是比较谨慎。毕竟这里是荣王府大门口。

    “你怕景世子护着她&?我看这个你根本就不用操心&,你没看刚刚景世子的脸色吗&?他根本就不喜欢那个女人的&&,而且那个女人那么不识抬举&,敢对景世子撂挑子。景世子以前照拂她大约是看在云王府云老王爷的面子上吧?”叶倩又问。

    “嗯,是看在云王府云老王爷的面子上才对她照拂的。没想到她得寸进尺想要妄想景世子?&!蔽娜缪嗟愕阃?,似乎犹豫了一下&,见叶倩一副真想要对云浅月出手惩治的架势,她觉得也差不多了&,低声建议道:“据说南疆擅长虫咒之术,能不声不响让人死去活来&,叶公主若是真对她恼恨想惩治了她那还不简单&!”

    “哦&!我倒是忘了我的身份了。幸好你提醒&?!币顿换腥?,点头。

    文如燕柔声一笑&,毫不吝啬自己的好话奉承,“那是因为叶公主您太心底纯善了,可惜您不知道人心险恶,你对别人纯善别人不一定对你纯善,染小王爷是如此风流俊逸的人物,你们本来就两情相悦&,偏偏今日他因为云浅月居然对你甩脸子,你可一定要想个法子,免得她真被云浅月给勾引了去&!”

    叶倩点点头&,用佩服地眼神看了一眼文如燕&,天圣女子当真令她刮目相看??!她又凑近她问,“你是不是喜欢容枫?”

    文如燕一惊,小脸霎时一红,连忙垂下头&,声音也低了,“小女子是对容枫公子倾慕&,但也仅限于倾慕。我们天圣女子除了云浅月一个不顾礼数的外,可都是谨守礼仪,不敢做出格的事情的。和叶公主不同&,听说南疆和南梁一带很是开放,男女可以私下定情&。公主千万别以为是小女子藏了什么私心,小女子都说了是和公主你投缘&,同时也觉得公主和染小王爷如此相配,令人羡慕,看不过去云浅月将染小王爷勾引了去&&&&,才提醒公主一声,免得到时候追悔莫及&,悔之晚矣?!?br />
    “原来是这样&&!那谢谢你了&!”叶倩笑着道谢&,随即怒道:“我这就去云王府,非要惩治了云浅月不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本公主不给她些教训,她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文如燕喜色染上眉心,又连忙掩藏了去。

    “用不用我将你送回去&&&?”叶倩很好心地问文如燕&&。

    “公主有正经事情要忙就赶紧去吧&!我自己回府就好,如今天色还早!”文如燕连忙摇头,谢绝了叶倩好意&。

    “那行,今日你的人情我记住了!改日定然回报你的&?!币顿欢乱痪浠?&,足尖轻点,向云王府而去。

    “叶公主慢走!”文如燕对着叶倩离开的方向浅浅一礼,直起身时&,面色露出冷笑,一双眸子也现出恶毒之色。她自小和表姐最是亲近,不想因为云浅月太子殿下对太子侧妃冷落至今,云浅月如今和以前有些不同,不止太子对她转变了态度,就连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也对她另眼相待&,更何况还有一个云世子如今对其妹也甚是爱护&,她本来不想招惹她,不成想她居然如今霸上了容枫公子&。她那日听闻云浅月请旨赐婚的传言因为好奇去了墨宝斋,不想对容枫的画像一见钟情,自此便心心念念上了他&,想尽办法才接近了容枫&&&,好不容易今日借她父亲回京让他送她回府打算更亲近一步,不想跑出来个云浅月搅局,这让她十分恼恨。正好赶上叶倩也被夜轻染甩了脸子,所以她顿时心生一计,何不让这个叶公主去对付云浅月?她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更好&?她就不信云浅月有本事躲得过南疆的虫咒之术&&。

    文如燕一番想法自然不敢说出来&,此时见叶倩离开&,她虽然没得容枫护送回府&,但还是为自己的伎俩得意,颇有些志得意满地向文大将军府而回。

    “啧啧,这个女人很可爱,小蜘蛛&,你们说是不是?”叶倩并没有离开,而是倚在不远处房檐一角&,将文如燕刚刚的表情看了个十足十。她啧啧赞叹的同时又似乎对谁自言自语&,“你们去追上她&,好好对她欢喜一番,没欢喜够不准回来?&!?br />
    她话落&,四周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奔着离开的文如燕而去。

    “你们别急啊,等她回了府见了文大将军之后再稀罕她,否则她要是半路出事儿责任不就因为容枫没护送而惹祸上身了吗&&?既然浅月美人喜欢容枫&&,我可不能害了他?!币顿挥种龈懒艘痪?&。

    她话落,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忽然放慢了。

    “也不用太狠了,让她半个月不能出门就行?!币顿挥侄V龅?。

    四周传来无数声细小的吱吱声,似乎是在回应叶倩的话&。

    叶倩圆满了,足尖轻点,向云王府飞去。既然进不去紫竹苑,夜轻染又改了主意不拉她去皇宫了,那她还是回去睡觉得了&&。

    叶倩离开后&,荣王府大门口才彻底安静下来。

    这时紫竹苑主屋内,容景面无表情地立在窗前,许久&,他温润清凉的声音吩咐道:“弦歌,将她丢的那双鞋子找回来送去云王府!”

    “世子&?”弦歌有些不情愿。浅月小姐如此不识时务,世子又何必非她莫属?

    “还不快去&&&!”容景沉下脸&&&。

    “是&&!”弦歌再不敢耽搁&&,连忙退了下去。

    容景依然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看着窗外细小的雨渐渐停止,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露出青白,又看着那青白渐渐褪去,暮色划上天际&&。他如玉的容颜鲜少地现出沉暗莫测的情绪&。

    ------题外话------

    碎碎念&,我每日坚持更新很给力了&&,有的亲手里有月票威胁不给我,呜呜,太不给力啦(⊙_⊙)

    推荐好友舒歌《妾倾城》&,出版名字《妃倾城》!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吕奶奶(10钻1花)&、qinxia668899(10钻)、boa琪琪86921(100花)、伊雪佳人(2钻3花)&、若依(1钻100打赏)&、raphaellion(1钻)&、qniuy(1钻)、徐熹霖(1钻)&、qinxia668899(100打赏)、悠悠我心贤(3花)、13637661885(2花)、yesican(3花)、昕薇scorpio(3花)、空灵念琦(2花)&&、特工队(1花)&、残缺韵律(1花)&、隗健华(1花)&、13071160512(1花)、18281897447(1花)、风韵三十(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章 滟福不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章 滟福不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