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情何以堪

    容景偏头看云浅月,目光落在她极为难看的小脸上,须臾,眸光移开&,又看向她紧攥着他胳膊的手,清泉般的凤眸微凝&,她刚刚也是这般拽住容枫的&,不过拽住他的是整个胳膊,而拽住容枫的只是一片衣袖……

    “喂&,你说话??!快点儿!”云浅月催促容景。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顺眼的。怎么就成了容景的侄子&?她想拿块豆腐去撞墙&&。

    容景从云浅月拽住他胳膊的手上移开视线,淡淡道:“你确定要在这里说&?”

    “就在这里说!”云浅月点头。她下定决心要嫁人的,如何允许出了差错?这让她刚刚还信誓旦旦的非容枫不嫁的人情何以堪?

    容景蹙眉,问道:“如今都响午了&,你难道不饿?”

    “不饿&!饿也不饿&?&!痹魄吃乱⊥?。

    “可是我饿了。你知道的&,饿了的人就没力气&,没力气就说不动,外加我本来就染了凉气,身子不大舒服?!比菥奥锏氐溃骸跋胍宜得靼?,那就请我吃饭吧!否则我是不说的?&&!?br />
    云浅月脸一黑,“不请!”

    “那你去找别人问吧!不过文伯候府的事情除了我怕是无人敢说。你是知道的,当年文伯候府被人灭了满门&。对了&,就在我父王母妃死后不久,我被人下了催情引中了寒毒丸又受了致命一击之后,文伯候府也出了事情&。都是同一年&?!比菥吧羟宓?&,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情&,继续道:“容枫的存在以前一直无人知道,所以,他和我的关系只有我和他知道。就算夜轻染也是不知道的&&&,只知道他是文伯候府唯一幸存的后人。你确定你去问容枫&&?让他再难受想起自己家被灭门的惨案&&&?”

    云浅月皱眉&&,这种伤害人摧残人痛苦的事儿她才不做&。自然不能去问容枫。

    “所以,只有我能告诉你了&。你确定不请我吃饭?”容景挑眉&。

    “你不是染了凉气身子不舒服吗&&?”云浅月瞪眼&&&,身子不舒服还吃什么饭??&?

    “身子不舒服才要吃饭&?!比菥暗溃骸安怀苑股硖甯岵皇娣?,我还想多活几年,等着看你嫁给容枫&,也好等着你每日去给我晨昏定省请安问好喊叔叔?!?br />
    “别做梦了!”云浅月恼恨&。每听到这晨昏定省四个字她就有种抓狂的冲动。

    “请我吃饭?&!比菥凹绦康?&。

    “好&,那走吧!先喂饱你这个饿死鬼&!”云浅月没好气地拖着容景就走。

    容景似乎笑了一下&,身子懒洋洋地被她拖着,自己不用半分力气跟着走。眸光瞥见容枫转身走了,夜轻染皱着眉头等在那里。收回视线&,容颜淡淡沉静&。

    “上你家吃还是上我家吃&?”云浅月心里虽然气,但有求于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冷着脸问。她想着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上一世没人敢要,这一世她厚脸皮自己送上门了还摊上了这事儿,她就不能顺顺利利将自己嫁出去吗&?

    “上你家吃的话估计会看到一幕云爷爷拿着拐杖打你的戏码,嗯,似乎很不错,就上你家吃吧!”容景想了想道。

    “不要&!我不回府去吃,上你家吃&?!痹魄吃铝⒓匆⊥?&。她准备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去见那个糟老头子了,免得挨打&。

    “上我家吃还叫请我&?不成!哪里有请人吃饭跑人家吃的道理?”容景否决&。

    “那你说去哪里?”云浅月横了容景一眼&。

    “就去京城最著名的醉香楼吧!”容景思索了一下,给出建议。

    “听着像是烟花柳巷之地?!痹魄吃禄骋傻乜醋湃菥?&,“你那里有相好的&&?”

    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眸光微黑,“那里是酒楼,有一味荷叶熏鸡不错?&!?br />
    “那好吧!就那里了&?&!痹魄吃铝⒓赐?。

    二人下了亭子,云浅月觉得手被压得很重很酸&,她皱眉&,这才发现容景将全身重量都给他了&&,被他拖着走,能不累吗?她小脸一黑,立即松了手。

    容景看她一眼&&,没理会被她抓出的褶皱,继续向前走。步履轻缓,不紧不慢&。

    “小丫头,怎么回事儿?你和这个弱美人在磨叽什么?”夜轻染迎了上来。

    “没什么&!他病得要昏倒,我拉了他一把?!痹魄吃抡鲎叛劬λ迪够?,也是脸不红气不喘。

    容景也不点破,还配合地脚步更慢了,看起来很是虚弱苍白的样子。

    “弱美人,你这是怎么了?早先不是还好好的吗?”夜轻染看向容景&,皱眉,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估计是昨日染了凉气。早上没发作&,如今发作了&?&!比菥暗?。

    夜轻染上前一步&&,伸手去按容景脉搏。

    容景没躲,他身后却瞬间现出弦歌的身影,弦歌挡开了夜轻染,警告道:“染小王爷,我家世子不喜欢别人碰他&&。请您保持三尺距离&?&!?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她又成贵宾待遇了&?她可是不止一次碰了容景??!

    “臭毛?&?!”夜轻染哼了一声&,还是缩回了手&。

    云浅月见夜轻染这小魔王都守规矩地躲开,看来是真的了&。她用心寻思了一下&,果然从见到容景之日起到如今除了她和弦歌外&,真没人距离他太近过,就连老皇帝也是不曾&,今日容景坐得和夜轻染虽近,也是有三尺距离的。她这样一想,伸手指着容景,你了两声,无语看天&。怪人!

    “小丫头,他对你倒是不同的&。每次都有例外。刚刚你居然拉了他胳膊,还那么长时间,若是换成别人&,你那一只手怕是早就被这个家伙砍断了?!币骨崛竟忠斓匮凵褚簧?,对抬眼看天的云浅月道?!霸谒劾锕兰泼唤业比??&!痹魄吃驴刹痪醯帽蝗菥疤Ц咦晕腋芯趿己?&。这个黑心的家伙指不定根本就没将她当人看呢!

    “浅月小姐真神了,居然知道世子心中所想&?&!毕腋瓒偈痹尢?。当初在灵台寺的南山上他家世子的确是这样对南梁太子说的&。那时候浅月小姐醉死一般&,自然是听不到的,不过能知道世子心思&,也够让他佩服的了&。

    “呃……哈哈哈……”夜轻染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容景也笑了笑。

    云浅月哼了一声&&,跟容景相处这么长时间她再不清楚他黑心黑肺就白活了。没好气地回头瞪了容景笑着的脸一眼,“快点儿&,走了!”

    容景点点头&,脚步果然快了些。

    弦歌见夜轻染再不接近容景,身形隐了下去&。

    “小丫头&,你和我骑马吧?怎么样?我将你送回府去?!币骨崛疚实?&。

    “不要,我有事情找容景&。你自己走吧!明天你还要和……要和容枫比试,赶紧回去休息?!痹魄吃绿崞鹑莘隳怨先示吞哿似鹄?。果然冲动是魔鬼?&?!她怎么也想不到容景居然是容枫的叔叔&。天!打雷劈死她得了。

    “我不累?&!币骨崛究醋旁魄吃律袂椴欢?,摇摇头,皱眉问,“你有什么事情要找这个弱美人&?”

    “大事&!”云浅月很想说是婚姻大事。

    “什么大事这么重要?你找我也一样,这个弱美人能办的事情我也能办?!币骨崛究纯丛魄吃?,又看看容景,前者一副想撞墙的样子,后者笑得极其欠扁。他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这件大事你办不了。要是能办的了的话我早找你了?!痹魄吃孪胱湃菥霸缦饶蔷湟骨崛疽膊恢啦涣私獾幕八推淮蛞淮?&。真是流年不利??!

    “小丫头&,你可别被这个弱美人给黑了&!他黑着呢!吃人不吐骨头?!币骨崛厩康?,以他对容景的了解,这个小丫头怕是被他威胁了。

    “我知道&,行了&,你快回府休息吧&&!这件事情你真办不了&&?!痹魄吃虏幌朐偎?&,伸手推了推夜轻染&,见夜轻染脸色不好,她立即哄道:“改日我没事儿找你赛马&,作为补偿,好不好?”

    夜轻染脸色顿时好了很多,“好&,那就答应你吧&!不过你这脑袋也机灵点,千万别被这个弱美人给糊弄了?!?br />
    “我知道了&。放心吧&!他敢糊弄我的话,我就让他断子绝孙&&?!痹魄吃潞崃巳菥耙谎?,对夜轻染保证。

    夜轻染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警告地瞥了容景一眼&,“不准欺负小丫头!若是让本小王知道你欺负小丫头&,我就搅得你荣王府不得安宁&?!?br />
    容景淡淡看了夜轻染一眼,充耳不闻。

    夜轻染转身走了&,很快就出了较场的大门,不出片刻一阵马蹄声走远&。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夜轻染真要跟去的话&,她还真当着他的面问不出口,还是夜轻染这孩子可爱些,知道给她留点儿脸。她回头恶狠狠地看着容景慢悠悠踱步,怒道:“你不是饿了吗?还不快点儿!”

    “走不动!”容景看了她一眼&&,温吞吞地道&。

    “别想着我背你,不可能!”云浅月哼了一声&。他从来也没走得动过,都是那副用一百个人也将他拉不快的架势。

    “今日是真走不动了?!比菥疤玖丝谄?,停住脚步,声音及虚弱。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容景,刚要冷嘲热讽,怒目而视,见他额头上有细密的汗溢出,脸色较之刚刚又白了几分,似乎真的病了的样子。她皱眉,转身回走几步&&,来到他面前&,伸手按在他脉上。

    容景站着不动,任她把脉。

    弦歌这回没出现。

    “你当真病了?脉象怎么这么虚&?你这些日子做什么去了?怎么将身子搞成了这副德行?难道真像我说的没去干好事儿?寻花问柳了?你堂堂荣王府的世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至于出去找吗?”云浅月一边皱眉,一边训斥。

    “我没去寻花问柳!”容景本来白着的脸泛起黑色,这四个字说得咬牙切齿。

    “那做什么坏事儿去了?”云浅月挑眉。

    容景沉默不语&,清泉般的眸光仔细看的话似乎里面多了丝幽怨。

    云浅月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忿忿道:“果然被我才对了&,你果然没去做好事儿&,才将自己弄成了这副德行?!?br />
    “是,我的确没做好事儿&&,你那藏起来的十二座金山我不帮你运走藏起来的话,难道真等着被皇上……”容景反问。

    云浅月一惊,立即出手去捂住容景的嘴,眼睛不忘四下看去&。见这较场不知何时早已经走得空无一人&,她才松了口气&&,低声斥道:“小心隔墙有耳,你怎么随便就拿出来说&&?若是被皇上知道,我们都玩完了&&,那老皇帝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老东西?&!?br />
    “是你非要逼着我说的?&!比菥昂苁俏薰?,声音依然温吞吞的。半丝怕意也无。

    “好,祖宗,我怕了你了成不?”云浅月想着那十二座金佛像啊&,眼前顿时冒起十二座金山,哈哈,以后不愁没钱花了,她连忙低声问:“喂&,听说香泉山一直都是重兵把守,你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些佛像弄走的藏起来的&?”

    容景脸一黑&,“你若是嫁给容枫,叫我叔叔是应该的,但我家没有重重孙子给你嫁,让你以后天天叫我祖宗,晨昏定省&,请安问好&?&!?br />
    “你……”云浅月气得无语&。小脸顿时爬满无数黑线&,恼怒地瞪着容景&,“幽默,我说的是幽默&,懂不?你个古董!”

    容景长长的睫毛眨了眨,摇摇头,很是干脆&,“不懂&&&&&!”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觉得距离气死估计快不远了&。若是嫁给容枫&,每日晨昏定省请安问好还会被他气&,她估计活不了两年就一名呜呼哀哉了。她垮脸,有气无力地道:“不懂就不懂吧!没有人懂我的……”

    她觉得遇到容景何止是流年不利,简直就是此生不利。

    容景看着云浅月垮下的小脸&,嘴角微微勾出一抹极浅的弧度,眸光也绽出一抹笑意。他从十年前遭了大难之后,连爷爷也不亲近了&,那老头曾经无数次对他无可奈何地喊祖宗,大约就是她如今这个意思吧……

    “喂,我问你,你是怎么将那十二个金山神不知鬼不觉弄出去的?”云浅月压下心中的郁闷,压低声音又问了一遍&。这个才是她最关心的。

    “你确定要在这里说&?”容景也压低声音反问。

    云浅月默了一下&,拉着他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道:“去醉香楼吃饭!就点你说的荷叶熏鸡?!?br />
    “好&!”容景缓缓抬步,被云浅月拽着走。

    二人终于走到门口,弦歌已经坐在车前&&,看二人像是拧成了麻花一般拖拉着出来,他嘴角抽了抽,他家好好的世子啊,从遇到浅月小姐之后半丝形象都没了。叹息归叹息,扼腕归扼腕,但他还是赶紧给二人挑开车帘。

    云浅月先上了车&&&,见容景站在车边看着她,她无奈,又伸手将他拉上车&。

    容景靠着车壁坐稳&,云浅月才伸手揉了揉酸疼的胳膊,她这些日子废寝忘食看书同样体力虚脱。而且都是拜这个家伙所赐。她瞪了容景一眼&,从怀中掏出帕子去抹额头上的汗。

    容景扫了一眼云浅月手中还是用的他那块帕子,如诗似画的容颜绽出一抹暖意,也伸手入怀,掏出帕子抹了抹脸上的汗,对弦歌温声吩咐,“去醉香楼!”

    “是!”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稳稳地走了起来&。

    云浅月抹完汗,将帕子又揣进了怀里&。

    容景瞥了她一眼,淡淡提醒,“那是我的帕子&,你不打算还给我了?”

    云浅月手一顿,又将帕子往怀里塞了塞,半丝不客气地据为己有道:“你不是有老皇帝给了你一匹雪蚕丝锦的缎子吗?能做多少帕子&?我觉得这布料好用,柔软又吸汗,我要了?!?br />
    “你可真不客气&&!”容景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哼唧了一声&&,算是认同。这些日子她算是明白了,跟谁客气也不能跟他客气&。这人不值得人家客气。因为他黑起人来从来都不客气。她黑了他一块帕子算什么?比起他黑心差远了&&。

    容景不再开口,疲惫地闭上眼睛。

    云浅月见这会儿上了车,除了弦歌外再无人听到他们说话了,她还惦记着那佛像被他怎么弄出香泉山的藏到哪里去了&,但见容景气色的确不好&,他所说的染了凉气本来她认为他是胡诌的&,但给他把了脉之后知道其实的确是真的,她扁了扁嘴角,终是没问出口。觉得这人病着,她不能太不人道再问东问西。

    云浅月在较场亭子内睡了一觉,如今半丝困意也无&,她挑开车帘看向外面。

    容景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闭上眼睛,并没阻止她挑帘子向外看的动作。

    今日的大街上人流依然如往日一般繁华鼎盛,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各种古玩、玉器、字画、食物&、杂耍&&、玩物等等都摆出来卖,入目处都是在现代没有的真正手工艺品&。随着马车走动,这一条街道两旁热闹非凡。

    云浅月从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在马车中睡觉度过就是在云王府和荣王府被人管着识字&,还没有真正地逛过街。她颇有兴致地看着人们或买或卖,前世今生逛街的次数有限,如今方觉得最下层人的生活才叫做生活。

    “听说了吗&?浅月小姐要嫁给文伯候府的公子&,今日居然在武状元大会上向皇上请旨赐婚&。文伯候府十年前被人满门杀害,听说就留下这么一个后人?!币桓錾艉鋈淮胝吹媒蚪蛴形兜脑魄吃露?。

    云浅月一怔,顺着声音转过头去,只见在街道拐角聚了一群人,其中说话的人是一个男子,大约三十多岁,一脸络腮胡子&,其余那些人则是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皆是一脸吃惊的八卦像&。

    “我也听说了,那文伯候府幸存留下的唯一公子叫做容枫!”又一男子道&。

    “是,是&,就是叫做容枫的。文伯候府是荣王府的旁支&&,这容枫公子昨日刚刚进京&,如今就住在荣王府呢!”又一个年岁小一些的男子连连点头,“我家昨日在荣王府二夫人院子侍候的一个姑姑回家探亲说的。说这容枫公子很得景世子照顾呢&&!”

    “这浅月小姐莫不是和那容枫公子早就认识?要不她怎么今日就向皇上请旨赐婚呢&&&!据说还非卿不嫁&?将太子殿下给气坏了,听说刚刚回府后将书房内的东西全砸了&。我一个表亲刚刚从太子府传出来的话?!庇忠荒凶右苫蟮氐?&。

    “应该是以前就认识。不过这也说不准。浅月小姐做事向来都不顾忌,为所欲为&,想到就做,快人快语&&&,大概是觉得太子殿下不好了&,又看上容枫公子了&?!庇忠荒凶右驳阃犯胶?,“谁叫太子殿下那日在皇宫要拿浅月小姐关押入天牢伤了浅月小姐的心呢&&!”

    “嗯&,听说今日在武状元大会上&,容枫公子武功无人能及,要连战千人&?;故乔吃滦〗闾嫠醯貌还?,请示了皇上,说怕累坏了容枫公子,咱们天圣就少了一个人才了&&&&。染小王爷也看不过,才向皇上请旨下场,与容枫公子平分了参加武状元大会的人&,皇上准许了呢!最后是染小王爷和容枫公子一起胜出&,明日再决一胜负?&!庇忠荒凶佑值?。

    “据说这容枫公子不仅武功好,且长得也好。不逊于景世子的容貌呢!既然是文伯候的后人,那定也是个有才华的&。据说浅月小姐怕明日他夺得了武状元大会之后被别的女人抢走,就捷足先登非要嫁了他不可&。不过浅月小姐身份非比常人&,皇上没同意,浅月小姐险些以死明志……”又一男子道。

    ……

    云浅月听得嘴角抽搐,没想到男人也如此八卦&,且八卦起来比女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她那时候是真想让老皇帝指婚嫁给容枫的,但什么时候以死明志了&?极其无语地看着那些人。

    “这容枫公子若是明日得了武状元,前途不可限量&!浅月小姐有眼光!”一个中年大婶,胳膊上挂了一筐鸡蛋&,对云浅月表示赞扬。

    “是啊,容枫公子的画像如今在墨宝斋有卖呢!我刚刚从墨宝斋出来,看到了容枫公子的画像了呢&&!当真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呢&!我也觉得浅月小姐有眼光?&&!币桓鼋啃〉呐蛹吩谌巳褐?,有些羞涩地道。

    “浅月小姐的画像也是在墨宝斋有得卖的。我也看到了,那两幅画像放在一起&,当真是一对璧人呢!”令一个女子羡慕地道&。

    “男子有才&,女子有貌&,若是真能结成连理&,也是千古佳话一桩&&?&&!币桓龃笤剂睦咸?&,手里抓了一只鸡,声音苍老&,但阻挡不住一颗年轻的心,“说书的都是这么说的,才子佳人嘛&!戏本子也都是这么演的?&!?br />
    云浅月看着那个老太太手中的鸡,小脸扭曲&&,这容枫不是昨日才进京今日才轰动吗?他的画像出来的也未免太快了&。没想过古代也有聪明人知道抓住商机??!

    “可惜,浅月小姐是荣王府的嫡女,要想嫁给容枫公子恐怕真不容易?&&!逼渲幸桓雠用勺琶嫔?,娇娇柔柔&,站在人群最后面,由婢女扶着&,穿得衣服极好,显然是路过&,听到人们说便停下来听了,看起来像是大家闺秀。

    “是啊&,容枫公子虽然是荣王府的旁支&,但据说也是百年前的旁支了&&&,和荣王府的血缘早就淡了不少。从二十年前文伯候被封了侯爷,也算是另立门户了。这文伯候府如今就剩下容枫公子一人&&,孤立无援。与浅月小姐门不当户不对,就算皇上不顾及始祖爷的祖训同意了的话,云老王爷和云王爷怕是也不会同意的&?!庇忠桓鋈说?。

    “那可不一定,浅月小姐是什么性子&&?那是无法无天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她要真是下了狠心非容枫公子不嫁的话,连皇上和云老王爷也是拿她没辙,恐怕这事儿没准就真成了&?!绷硪蝗擞值?。

    “是啊,浅月小姐那执着劲,若是认准了一件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呢&&!还记得前年浅月小姐出去打猎吗&?据说追一只雪狐,追了三天三夜,终于将那只雪狐给累得跑不动抓了回来&?!绷硪蝗烁胶偷?。

    “对&,对,我记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儿,当时茶馆酒楼都说这件事儿呢&!所有人都赞浅月小姐英勇不输于男儿?!绷硪蝗艘哺胶?&。

    “今日这事儿茶馆如今有说书先生也正在说,我们大家不如去听听?”一人询问&。

    “好,走,去听听!”众人立即同意&&。

    说走就走,转眼间一群人哗啦啦向着对面的茶馆冲了去&。就连那抱着小孩的妇人,挂着鸡蛋篮子的大婶,抓着鸡的老太太都跟了去,那站在人群最后面的蒙着面纱听众人谈论的小姐和她的婢女犹豫了一下也跟了去。

    云浅月看着那一群人浩浩汤汤进了茶馆&,盯着那茶馆看了半晌&,才无语地收回视线。今日一不小心她又轰动了一把&,怕是哗然天下也不为过&&。她为古代广大人民贡献了茶余饭后的舆论谈资。最重要的是她为那家茶馆增加了生意,为那墨宝斋拿出她画像赚了商机&&。

    云浅月抬眼望天&&,只见上午还好好的天晴日朗,这么片刻就笼罩上了乌云&&,一如她如今那颗颤颤巍巍的心。收回视线,她又盯着那茶馆看,只见那处人声鼎沸,只有人进去,没有人出来,透过窗子可见人头挤人头,生意火爆得不行。她有心也想去听听,不过想着以如今自己武功尽失的小身板也挤不进去,只能打消了念头。

    但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目光移向茶馆门面上方的牌匾上,只见一方大牌子上面写着“一缕茶香”四个大字&。她默记下了名字,才收回视线,刚要落下帘子,发现弦歌似乎忘记了赶车一般&,手中攥着马缰也看着那间茶馆&&&,脸色怪异&,马车停滞不前,怪不得她能听了这么久呢&!原来刚刚那些人的话这家伙也听到了。

    “咳咳,弦歌,你想你家世子真变成饿死鬼吗&?还不快走!”云浅月狠狠咳嗽了两声。想着八卦无处不在??!

    弦歌一惊&,连忙收回视线,回头看向云浅月,冷峻的脸色无比怪异,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嘴还是回过头&&,一挥马鞭,马车快而稳地走了起来&。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想着今日这地雷踩大发了!怎么收场??&!

    再没有看外面大街热闹的心情,她落下帘幕,身子缩回来继续靠着车壁,见容景依然靠着车壁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似乎睡着了&。即便睡着,即便如此虚弱,他看起来还是那么欠扁的温吞样子,她瞪了容景一眼&&,想着若不是知道他是容枫叔叔,她听到这些人的话大约是很高兴的。都是这个黑心的家伙。

    这样一想&,她恨不得掐死他。想到就做到,云浅月立即伸出手去掐容景脖子,手还没到,恶狠狠地声音就传出,“你说,说你不是容枫的叔叔&,我就不掐死你&!否则我就掐死你?&!?br />
    容景恍若未闻,依然闭着眼睛睡着,一动不动。

    云浅月的手到了容景的脖子上&,他脖颈的肌肤温凉润骨,她刚碰到手立即缩了回来&,改为抓住他的衣领,依然恶狠狠地道:“不准睡了,快说!”

    “你掐死我也好&&,我的牌位会供奉进荣王府祠堂&&。等你以后嫁给容枫,也是每年要去给我叩头上香的。这样也不错,能每年得你三个响头&,与日日得你晨昏定省请安问好喊叔叔相差无几&。我就勉为其难受着吧!”容景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云浅月恶狠狠的表情&,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闻言只感觉一口鲜血突然从她胸腔涌出来,看着容景温润如画的脸险些喷到他脸上&,一双眸子恼怒地盯着他&,你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嗯?还看着我做什么?快掐???”容景反过来催促云浅月。

    云浅月死死瞪着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几乎要瞪出来&。她盯着容景,牙齿磨得咯吱咯吱响,她怀疑这一口牙怕是都要碎了。

    “哎&,如今你这副样子真丑&!容枫若是见了&,估计打死也不会想娶你的&&?&!比菥耙瓶劬?,叹了口气&,那如画的眉眼闪过一抹嫌弃。

    云浅月感觉喉咙刹那咸丝丝的,她感觉血真要喷出来了&。实在难以忍受,忽然将他领子松开,改为掐住他脖子,恶狠狠如母夜叉,“好,我今日就掐死你了。大不了以后嫁给容枫每年都去给你磕头上香?!?br />
    云浅月话落,白皙的小手按住容景喉结&,手心温凉温滑的触感也难以打消她一颗被怒火燃烧的心。今日非掐死他不可!她豁出去了&!

    “嗯&!到时候我虽然死了&,也会附身到牌位上看着你给我磕头的。我不看也不打紧,荣王府祠堂专门有看管祠堂的暗人&,你磕不够三个头是不会让你起来的?!比菥捌磐凡豢此?,虽然被云浅月掐着脖子&,呼吸困难&&&,但一句话还是说得极为完整&。

    “你还说!”云浅月手下用力&,“真想死是不是?”

    容景微不可见地点点头,哑着嗓子道:“生无可恋&,不如死了好&&&!”

    “你还生无可恋&?我看你活得有滋有味的!”云浅月嗤笑。脸上神情还是恶狠狠的&。她觉得今日必须要一定要掐死这混蛋&&。

    “如今真是日日没滋味&,除非你真嫁给容枫……每日晨昏定省见到你还有点儿滋味……但是这些比起来也不如你将我掐死了每逢年过节都去荣王府祠堂来给我磕头觉得有滋味……”容景这回说话不完整了,但还是让云浅月听得清清楚楚&&。

    云浅月气冲脑门,容景的话如一根巨刺从她耳中直直刺入脑海,刹那那根巨刺在脑海中翻滚搅拌,她几乎都不能呼吸了。咬牙启齿、磨碎一口牙也不够表示她此时的怒气,她本来一只手掐住容景的脖子,又将另一只手也掐在他脖子上&,声音如地狱来的魔鬼,阴森森的,“你再给我说一句,你就死定了!”

    容景眸光瞥了她一眼,极是幽黑深邃,里面似乎还含了一丝控诉无辜&&。似乎在说我很想再说一句&,但是你掐着我说不出来了&。

    云浅月读懂了容景眼中的神色&&,更是恨得要死。明明是她威胁他,要掐死他&,而且他脸色由虚弱的苍白转向潮红&,呼吸被哽住,出气多进气少,却偏偏还是一副温润雅致的样子&,没有半丝惶恐紧张&,她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他,手松了松,“再给你个机会&,你说你不是容枫的叔叔,我就饶了你&?!?br />
    云浅月此时像个小孩子一般叫真起来。

    “咳咳……”容景的脖颈被解脱,呼吸不畅地咳嗽起来&。

    “快说&!”云浅月又将手松了一分,看着容景咳嗽的难受的样子别开脸。

    “容枫虽然是荣王府的旁支,但血脉里也是留着荣王府先祖的血液&,我是他叔叔的事实恐怕更改不了&。你总不能将荣王府已经死去百年的先祖给从底下挖出来更改了血液&,也总不能将容枫的先祖塞回他娘亲的肚子里去&,更不能将容枫塞回他娘亲肚子不让他出来吧?所以,这辈子,我就是他叔叔。断乳更改的道理了?!比菥笆婊毫撕粑?,看着云浅月别开的脸,似乎笑了一下,慢悠悠地道。

    “你怎么不说将你塞回你娘亲肚子里去&?”云浅月转过头,她前世自诩的冷沉自制灰飞烟灭,觉得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让人真想掐死他!

    容景点头,声音温温,“嗯,你若是有办法将我塞回我娘亲的肚子里也行&&?&!?br />
    云浅月眼前一黑&,感觉片刻眩晕。她再看着容景,黑着脸已经无语了。她早就在被云暮寒逼迫着识字用这个黑心的家伙来威胁她的时候就想将他塞回他妈肚子里去&,若是能完成早完成了&?;褂盟??

    “哎,你看看你现在真是半丝女子样子都没有&,幸好容枫不在。否则他看到你这副难看的样子&,是真的不会想娶你的&?!比菥疤鞠⒁簧?。

    “别再提他!”云浅月低吼一声。她此时恨不得将容枫也塞回他妈肚子里去。

    “好,不提&?!比菥按由迫缌?,眸光破碎出一抹光芒转瞬即逝&?&?醋潘谧诺男×?,连额头都泛着青黑色,显然是气得不轻&&,本来粉红的唇瓣此时都微微泛着白色&,他长长的睫毛眨了眨,低声提醒,“你还掐死我了不?要掐的话就快点儿&&,不掐的话就松手吧!你这样僵着手臂是很累的&?!?br />
    云浅月手下不由自主地用力&,森森然地道:“自然要掐死你?!?br />
    容景不再开口&,微低这头&,一副等死的样子&。

    云浅月盯着容景,车厢内因为帘幕遮掩了日光而微显昏暗&,又因为她用力掐他脖颈,呼吸不畅而染了几分血色&,白雪玉颜上血色微微熏红&,如画的眉眼似乎海天一色间铺了那么一道云霞,而他安安静静在云霞中静坐,这一刻她居然觉得他华滟而美好。一时间不由得有几分痴然。

    容景感觉云浅月异样的眸光,他垂下眼睫,盖住眼中的神色&&&。

    “世子&,醉香楼到了!”弦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有些僵硬紧张。

    云浅月惊醒,瞬间松了掐着容景脖颈的手&,嫌恶地看了容景一眼,恨声恨语地道:“掐死你我还嫌脏了我的手呢!这次就先饶过你了&?!?br />
    “嗯!”容景低不可闻地应了一声&。

    云浅月沉着脸揉胳膊,这么一番折腾她胳膊的确僵硬酸麻&。她揉了半天见容景一动不动,复又抬眼看他&&,只见他依然低着头安安静静地倚着车壁坐着,微微敞开的衣领可以清晰地看着脖颈处被掐出的红痕&,因为他肌肤过分的白而莹润&,那红痕便愈发的现眼,她蹙了蹙眉&,没好脸色地道:“还不快点儿收拾你自己一番&,好下车吃饭&?!?br />
    容景抬起眼皮看了云浅月一眼,静静的眸光幽幽,往日温润的声音含着一抹低哑,语气说出来似乎赌气一般,“不吃了&!”

    “不吃了?”云浅月挑眉&,“你不是饿了吗&?”

    容景幽幽的眸光蒙上一层恼意和幽怨&,“我这副样子如何去吃饭?若是被人看见还以为你将我怎么了呢&&!”

    “嗯?”云浅月一愣,看着他一副被揉虐了的虚弱样子此时尤为解恨,胸中的满腔怒意和郁闷也霎时散去&,哼道:“我本来就是想掐死你&&,如今算你命大。就是要让人看看你这副样子&?&!?br />
    “那好吧!我就下去吃,就如了你的愿吧&!”容景忽然起身&,也不理会敞开的衣领和被云浅月又掐又压褶皱的锦袍,伸手挑开帘幕,微微探头,缓步下了车。

    ------题外话------

    暴风雨来得果然猛了,有的亲都要愤起追杀我了&&,那个&,我想说的是要相信女主,不要怀疑本文的设定背景&&,她目前不是李芸,不是什么上校,而是云浅月!还是伪装的云浅月!即便不相信她&,也要相信我,啥&?不相信我&?(⊙_⊙)我人品有这么差吗(⊙_⊙)o(╯□╰)o,>_<,

    暴风雨继续中,还有留着票票的亲们别捂着啦,你们用力将票票砸给我,将我砸迷糊了,暴风雨越爆发的更大O(n_n)O~

    谢谢下面亲们!luoying98(5钻)、2233503552(2钻2花)、yxc113344(2钻)&、mama579(1钻)、sm880625(1钻)、mmt12(1钻)、499415104(100打赏)&&&、静悄悄de秋(1钻1花)&、豆豆乐悠悠(1钻)&、极夜蓝(1钻)、尖叫色(1钻)&、悠悠我心贤(3花),有些亲们送的花明日列出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情何以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七章 情何以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