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彩莲听到冷邵卓走进的脚步,身子微颤&,连忙靠近云浅月&,惧意十分明显,说出的话再也不是噼里啪啦伶牙利嘴,结巴地询问,“小姐,怎……怎么办?”

    云浅月面色不变,镇定如常&。不等冷邵卓挑开车帘,她先一步将帘幕挑开,淡而冷地看着他,“没哑巴&!也没傻!只是觉得你的声音是我听到的人里面说话最难听的&,让我好半天都觉得耳朵像是长了虫子&?!?br />
    “云浅月&!你说什么?找死&!”冷邵卓顿时大怒。

    云浅月看着面前这个男子&,和容景、夜轻染、云暮寒&、夜天煜差不多年纪,可是这副皮囊就比那几人差远了&。一身华丽的袍子,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看他面上气色蜡黄,脚步虚浮,显然是长期侵淫酒色&,这样的人还是孝亲王府的小王爷?简直是侮辱了小王爷这个称号。

    云浅月圆满了!原来这个世界不全是“掷果盈车”的美男子?&?!

    云浅月上上下下将冷邵卓打量了个遍&,最后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落下帘幕。她和这样的人纠缠都侮辱她的智商。

    “小姐&?”彩莲低声询问,见云浅月镇定如常,她也镇定了些&,虽然还是紧张&,但想到冷小王爷每次都在小姐手上吃亏,也就不那么怕了&&。

    “他叫什么名字?”云浅月偏头问彩莲&。

    “冷小王爷叫冷邵卓!”彩莲无奈叹气。她家小姐连和她有过结最深的人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冷小王爷太失败,还是她家小姐太健忘&。

    “可惜了这个名字!”云浅月哼了一声&。

    彩莲刚要说话&&,只听外面冷邵卓勃然大怒道:“云浅月,你那是什么眼神?”

    “就是你看到的眼神?&!痹魄吃碌?。

    车厢帘幕“啪”地一声被打开&,冷邵卓看着云浅月,一张脸扭曲到变形&,双眼盯着云浅月,那里面似乎要冒出火星,几乎要将云浅月烧化,他奸笑着一张蜡黄的脸道:“云浅月,听说你武功废了。小爷就看看你今天还拿什么嚣张!”

    云浅月扫了一眼冷邵卓身后&&,站着大约有二十多人,都是身材魁梧的壮汉&。她收回视线,淡淡道:“我没有武功&,照样能嚣张!”

    “哼,那小爷我今日就看看你怎么嚣张&,今日小爷不打得你哭爹喊娘,给我的娇娇报仇雪恨,我冷邵卓三个字就倒着写&?&!崩渖圩磕σ簧?,放出一句狠话,对身后一摆手&,大喝道:“给我上!本小王今日就教训教训这个女人!”

    “是&,小王爷!”身后二十多名魁梧大汉立即涌上前。

    “小姐……”彩莲赶紧抱住云浅月&&,小身子拦在她面前&。

    “怕什么?你闪开!”云浅月推开彩莲,抢过了车夫的马鞭&,轻身跳下了车。这时候那二十多名魁梧壮汉已经向她打来&,她抖了抖鞭子&,劈手就一鞭挥了过去&。

    这一鞭打得极响,只听得“啪”的一声,当前两名大汉齐齐挨了一鞭,被打得一个趔趄,云浅月抓住机会,开始噼里啪啦又挥出数鞭&&&,一群人顿时都挨了个正着&。齐齐抱着膀子后退了数步。

    “给我上!一帮子废物!”冷邵卓没想到云浅月没有武功&,一条鞭子居然还使得这么有劲,他站在一旁愤怒地大喊。

    那二十多人又涌上前&,还没碰到云浅月&,却有被她的鞭子打回来&&&。云浅月的鞭子挥得没有规律,却是极其有效。鞭鞭都打在人身上&,半天让人不得动弹。

    一时间二十多人生生靠近她不得,没伤到她一丝,却是被她打了个狼狈&!

    “无用的东西&,今天要不给老子收拾了这个女人!老子就将你们都宰了&?&!崩渖圩靠醋潘吹娜巳绱瞬豢耙换?,一双眼睛冒火,撂下狠话。

    这一句话像是兴奋剂,那二十多人也顾不得疼痛了,蜂拥涌上前。

    云浅月立即扔了鞭子&,赤手空拳迎上二十多人。她在军情局特殊训练多年,这些人自然不放在眼里。顷刻间就撂倒了两个,她出手干净利索&&,不留余地,不出片刻&,十多人就痛得惨叫躺在了地上&&,不是伤了腿的,就是断了手腕的&,再就是嘴巴被打歪的&,腾空、旋踢&、斜劈&、直击等等动作云浅月做得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泥带水。她的招式身手不繁杂&,却最是有效&。

    “上!都给我上!”冷邵卓看着躺在地上的人不再起来,愤怒大喊&&&??墒俏蘼劾渖圩吭趺春?,地上的人都痛苦地爬在地上起不来。他一双眼睛喷火,“一帮子废物,小爷白养你们了&?!?br />
    云浅月冷哼一声&,三拳两脚又将剩余的十余人撂倒,她拍拍手,看向冷邵卓,挑了挑眉,不屑地道:“不服气?你来!”

    “你以为小爷不敢&?来就来!”冷邵卓扔了手中的扇子&,对着云浅月出手。

    云浅月侧身闪过&,冷邵卓又挥出一拳,云浅月再侧身闪过,冷邵卓又一拳打来&。如此几招过后,云浅月见冷邵卓都是直来直去打她面门,根本没有丝毫招式和打法&,显然这个冷小王爷根本就不会武功&。她嗤了一声&,懒得再跟他磨叽&,忽然出手,一拳击中了冷邵卓下巴,冷邵卓惨呼一声,被打倒在地。

    云浅月停住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冷邵卓,“如何&?不服滚起来再打!今日姑奶奶就豁出去陪你玩了!”

    “你……你敢打我……”冷邵卓捂着下巴&,疼得厉害,几乎话都说不出来。

    “是你来招惹我的!”云浅月冷冷地道&&。

    “好你个云浅月……是你要逼小爷的……别怪小爷对你不客气!”冷邵卓狠厉地看着云浅月&,话落&,捂着下巴大喝了一声&,“冷卫&,都出来!”

    冷邵卓话音未落,他身后顷刻间现出十多名黑衣侍卫,身上挂着孝亲王府的腰牌&。齐齐将云浅月围住&。

    云浅月一惊。没想到这家伙也有隐卫,不过一想人家也是孝亲王府的小王爷,有隐卫也不稀奇。她看着围着她的隐卫蹙眉,她自然清楚她的身手对付没有内力的寻常人自然是绰绰有余&&,若是对付隐卫自然犹如以卵击石。

    “给小爷今日打死这个女人!”冷邵卓躺在地上喊。

    孝亲王府的隐卫看着云浅月,都犹豫着不动。毕竟云浅月可不是一般人。

    “没听到吗&?本小王命令你们动手!”冷邵卓每喊一句话下巴就钻心的疼。此时她哪里还理会云浅月的身份&,只觉得新仇旧恨加一起&&,今日一定要报仇,最好是杀了这个女人!他见隐卫犹豫不动,怒道:“你们若不听命令,等回去我就让父王打杀了你们&?!?br />
    他话落,十多人瞬间对着云浅月齐齐出手&。

    就在这时,莫离飘身而落&,抱住云浅月躲开了十多人一起挥出的掌风。不过眨眼之间,就退出了圈外。

    莫离身形还未落稳,只听冷邵卓大喊,“杀了&&,两个一起杀了!”

    十多人再次蜂拥而上,黑暗的掌风如排山倒海袭来&&。

    云浅月眼神发冷,看来刚刚她根本就不该手软,冷声怒道:“冷邵卓&,光天化日之下你想杀人,反了不成&&?”

    “我杀的就是你&&!”冷邵卓在两名壮汉的搀扶下站起身&&,歪着下巴得意地看着十多名隐卫围攻莫离一人。对云浅月阴狠地道&。

    云浅月本来以为冷邵卓就是一个绣花枕头,高门大院被宠坏了的公子而已,教训教训他就算了。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是个阴狠的小人。居然如今要杀了她。她眯起眼睛,射出冷冷精光看着他得意洋洋的嘴脸&&,寒声警告道:“最好命令你的人住手&&,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云浅月,你到现在了居然还敢嚣张?吃不了兜着走的我看是你。你以为你能威胁的了本小王?”冷邵卓话落,狠狠地道:“给我将她杀了&,快些&!”

    “恐怕你杀不了!”云浅月伸手扯下头上的几支发钗对准围在面前的隐卫甩了出去&。不见她动作如何用力&&,只见发钗刚刚飞出去&,便听到数声惨叫&。有好几名隐卫都被击中咽喉应声倒下&。

    莫离一怔,没想到云浅月只是轻轻一出手便杀了四五个孝亲王府的一等隐卫&。他不由心下讶异,没想到小姐武功尽失还有如此身手。他顾不得惊异,掌风扫过,两名隐卫的身子被震飞了出去&。

    十二人不过顷刻间就去了一半&。

    冷邵卓脸色一变,若说早先还是有一半要杀了云浅月的心思,那么如今便是真起了杀心&,且十足十。他也顾不得捂着下巴了,喝道:“给我杀,谁杀了这二人本小王赏他黄金万两?!?br />
    本来露出怯意的孝亲王府隐卫闻言齐齐都使出杀招。

    云浅月被莫离护在怀中,只感觉无数戾气铺面而来,压抑的她几乎喘不过起来。这六个人杀机毕现,不次于刚刚那十二个人的杀机。

    云浅月再去伸手摸头上的簪子&&,却是摸到了一头散乱的青丝&,她皱了皱眉,伸手摸莫离的头&,可是这家伙却微微偏头躲开&,对她道:“小姐,我带你先离开!”

    “好!跑路不丢人&!”云浅月收回手&,点头。

    “想走?做梦!”冷邵卓一直都盯着莫离和云浅月,自然听到了二人的声音,立即大喊&&,“不能让她离开,给我杀&!”

    六名隐卫得到指令&,瞬间将莫离和云浅月围得死死的。

    若是莫离自己自然离开不成问题,但是带着云浅月就有些困难,一时间只能又和六名孝亲王府隐卫颤抖在一起,双方俱是杀招。

    “你将我扔出去!”云浅月当机立断。

    “不行,太危险!”莫离摇头,“若是将小姐扔出去,这些人定会立即甩了属下奔着小姐而去。我怀里放着信号弹,小姐取出来扔出去,王府隐卫看到必然来救!”

    “好!”云浅月伸手向莫离的怀里摸去&。

    “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杀人!冷邵卓,你好大的胆子!”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声音虽然温润如风,却是顷刻间盖过了漫天的杀气&。

    云浅月手猛地顿住,转头&,只见不远处不知道何时停了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车厢帘幕挑开,露出容景如诗似画的容颜,面色淡淡,眸光淡淡,并没有看她&,而是正看着站在远处观战的冷邵卓。

    冷邵卓听到声音一惊,猛地转头,当看到容景,他身子似乎剧烈地颤了一下。

    “还不停手!”容景清淡的声音微沉。

    “景世子&,这是我和云浅月的私事,你还是别管的好!”冷邵卓虽然怕容景,但是也不愿意错过今日杀云浅月的机会&。

    “都动用了王府隐卫,还是私事?本世子倒是头一回听闻&!”容景眉梢微挑。

    “自然是私事!云浅月打了本小王,还杀了本小王的隐卫,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崩渖圩苛⒓吹?。

    “看来你非要杀了她不可了&?”容景问&。

    “不过是一个臭女人而已,她……”

    “弦歌!你上去将那些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的人都给我杀了?!崩渖圩炕耙粑绰?,容景出声截住他的话,温润的声音透着丝冷意?;奥?,又强调道:“一个不留!”

    “是!”弦歌飞身而起&,冲向包围着莫离和云浅月的隐卫&。身形刚到,手中的剑寒芒一闪,顷刻间一名孝亲王府隐卫被一剑刺穿。

    “景世子,你这是何意&?”冷邵卓面色大变&。

    “既然冷小王爷说是私事,那么本世子也就认为是私事了。私事自然私下处理。如今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未来有一段时间归在本世子名下管教&。她的私事自然也是我的私事。你要杀她,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容景淡淡道。

    “你……”冷邵卓看着容景&&,一双眼睛全是怒意&&。

    容景不再看冷邵卓,而是看向打斗的场中&&&,有弦歌的加入,莫离不再受到制肘,二人合力&,顷刻间孝亲王府剩余几名隐卫都躺在了血泊中,无一活口&。

    云浅月从莫离怀里出来,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十二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她早就警告过了冷邵卓别惹她,是他猪油蒙了脑子要报仇,活该&!

    冷邵卓从容景身上收回视线&,只见他贴身?;さ氖酪丫可硭?。他身子一软跌坐在了地上。这十二名隐卫一直跟随着他&,没想到今日都死了。他打得红肿的脸再次愤恨地转头看向容景&&,想要张口大骂&,在看到容景淡淡飘过来的眼神立即住了口&&,愤恨的眸子染上恐慌。

    容景只是淡淡瞟了冷邵卓一眼就移开视线看向云浅月,见她披头散发,衣裙染了斑斑血迹&,蹙了蹙眉道:“没有一日你不惹事!”

    “这如何能怪我,是他拦了我的马车要打杀我&,自找的&&&!”云浅月哼了一声&。

    “还站在那里做什么?你以为你现在的样子很好看吗&?还不过来上车!”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胳膊上&&&&,那里袖子被斩断了两截&,没伤到胳膊&,却是露出一截白如雪的手臂&&,他眸光一凝,温润的声音微沉&。

    云浅月顺着容景的视线看了一眼自己的半截胳膊,想着还好当时她躲得快没有受伤&,听从了容景的话,抬步向他走去&。几步走到容景的马车前&&,上了车厢,才想起她是自己有车的。不过反正也要去他家,也懒得下去了。

    “冷小王爷&&,若是不想被皇上知道你当街拦截意图杀人&,今日的事情最好就如你所说私了&?!比菥岸岳渖圩咳酉乱痪浠?,落下了帘幕,对弦歌吩咐&,“回府&&!”

    “是,世子!”弦歌回到车前,一挥马鞭,调转车头,向北街驶去&。

    彩莲早已经在车内吓傻了&&,此时惊醒过来&,立即吩咐车夫赶车。车夫连忙拾起云浅月扔了的马鞭,上了马车,一挥马鞭&,马车跟在容景马车身后向荣王府而去&。

    莫离冷冷地看了一眼冷邵卓&,足尖轻点&,此回没跟着云浅月,而是向云王府云老王爷的院落而去&。

    冷邵卓坐在地上死死地盯着容景的马车离去,半晌,他忽然“呸”了一声&,咬牙切齿地道:“容景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病秧子而已。今日这笔账本小王跟你记下了?!被奥?&,他回头对着那二十多魁梧大汉破口大骂,“一帮子废物&&,都给本小王滚起来,赶快将这里收拾了。若是留下一点儿血迹&,本小王就要了你们的命?!?br />
    “是&,小王爷&!”那二十多人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收拾尸体&。

    二十多人动作利索&&,不出两盏茶的功夫便将这一处街道打扫干净。冷邵卓带着人抬着隐卫的尸体回了孝亲王府。一边走一边依然不甘心地骂骂咧咧&。

    百姓们在冷邵卓拦截云浅月马车的时候早就怕殃及躲得远了,只有胆子大一些的人躲在犄角旮旯看热闹,如今见人都走了,才都出来,三两一伙地聚在一起悄悄讨论刚刚的事情。没少气压百姓,如今被浅月小姐和景世子和收拾了,众人虽然不敢大声宣扬,但内心里觉得解恨&,无一人不拍手称快。

    容景的马车上&,云浅月想着经过今日之事那冷邵卓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看来她以后出门要小心一些了。今日若不是容景突然出现,即便王府隐卫来救她和莫离&,怕是她和莫离也会受伤的。

    从上车后云浅月再没听到容景说话,她抬起头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云爷爷昨日晚上派人去给我送了信,说你今日会去荣王府,左右等你不到&。听说你被人拦住且动了手,我便过来看看热闹,谁知道你竟然如此不济,还需要我救&?&!比菥暗?&。

    “若不是我武功尽失,若不是对方人多我能用你救?”云浅月哼了一声&。

    “你和冷邵卓结下的梁子有多大你自己该是最清楚。你当知道他这些日子就等着你出府呢!你今日没有什么准备就敢出府,不知该夸你胆子很大&&,还是该骂你不自量力如此愚蠢&?!比菥捌沉嗽魄吃乱谎?。

    云浅月心下腹徘,她又不是真的云浅月&&,丫的哪里知道这个身体和这个冷邵卓结了这么大的梁子?话语如鲠在喉&&,吐不出&,吞不下&&,着实难受&,半晌无语。

    容景从云浅月身上收回视线&&&,对外面道:“转路,去仙品阁!”

    “是!”弦歌应声&。

    “喂,不是去你府中吗?去仙品阁做什么?”云浅月问&&&。

    “你一身血腥肮脏,令人闻之欲呕。自然将你这身衣服扒下来换一件&&。难道你要穿成这个样子进我的府中吗?”容景嫌恶地挑了挑眉。

    云浅月抬起手臂,皱眉闻了闻自己&,血腥味的确有些难闻,但也没有他说的那么想要吐的地步&。她哼了一声,“真是毛病大&&?!?br />
    容景仿佛没听见&。

    云浅月又道:“我去你的府中是奉我家那糟老头子爷爷的命令请你教我识字看账本&,既然你如今都知道了,看来也答应了,我还去你的府中做什么?你跟我去云王府不就得了,这样也脏不了你家的地儿了?!?br />
    “我是答应了教你识字&。但没说是在云王府教?!比菥暗?。

    “那在哪里?”云浅月一怔&。

    “自然是荣王府?!比菥翱醋旁魄吃?,见她不赞同的神色刚露出,眉梢微挑&,缓缓道:“你不会认为我要每日早起跑到云王府教你识字看账本吧&?你给了多少好处?值得我要日日往云王府奔波?既然你要学&&,自然是来荣王府?!?br />
    云浅月皱了皱眉&&,没反驳。这个家伙说得的确有理。

    “每日鸡鸣十分,你就到荣王府报道?!比菥坝秩映鲆痪浠?&。

    鸡鸣十分也就立即反驳&,“不行,太早了?!?br />
    “早?古有闻鸡起舞之说。天下学子都是此时起&?&&!比菥暗?。

    “我又不是学子,也没想一朝成名天下知。不行,再靠后些?!痹魄吃乱⊥?。

    “这是跟我学的规矩!你若是不同意&,那就算了&&&。本世子如今卧床休息&&,实在没有多余心力担负你这个重任。尤其还是个时时刻刻不让人省心的重任?!比菥氨纠粗敝弊派碜涌吭诔当谏?&,漫不经心地道。

    “容景,做人不能如此苛刻!”云浅月瞪眼。想着若不是云老王爷那个老头子硬性规定除了容景外只能夜天倾这两个人教她的话&,她能如此非霸着他不可吗?

    “做人的确不能如此苛刻,但是对于你来说不苛刻不行?!比菥盎奥?,闭上眼睛&,似乎极其困倦,不欲再说&,一句话封了云浅月还要争取的嘴,“就这么定了&!你再多说一句,就改在半夜子时吧!”

    云浅月要开口的话一哽,张了张嘴,没声音发出,只是看着容景&&,见他盈盈弱弱地倚着车壁靠着,似乎不经一阵风吹雨打,偏偏她真不敢还嘴一句,要知道这个人是真做得出的。她懒得再争取&,反正在那个世界时候哪日不是差不多天还没亮起床&&&。只当又恢复以前的日子好了。沉默半晌,她问,“我要学几日&?”

    “这就要看你的天才本事了。我满意了,你就可以不用学了&?!比菥暗?。

    “要是你永远不满意呢?我岂不是要学一辈子&?”云浅月哼了一声。

    “即便你想学一辈子&,我也没那份闲心教你一辈子&?!比菥把燮ざ疾惶б幌?,声音微低,“你就期盼着清婉公主早些好了吧!只要她好了&,云世子抽出空来教你,就用不到我了?!?br />
    云浅月再不开口&。她希望那公主明日就好。云暮寒那丫的虽然刻板&,但至少没全黑心,这丫的简直不是人。

    二人不再说话&,车中静静。

    过了大约两盏茶后&&,马车停住,弦歌的声音传来,“世子,仙品阁到了&!”

    “将掌柜的请来?!比菥耙凶懦当诙艘膊欢?。

    弦歌立即去了&&&,不多时有一人脚步匆匆走来,人还没走近&&,只听极为恭敬的女声响起,声音不太年轻,却有着成熟韵味&,“琳琅拜见世子,不知世子有何吩咐&?”

    “你过来看一眼她的身量,取一套合适的衣服来?!比菥暗?。

    外面那女子应了一声,立即上前来,伸手挑开车帘,当看到车中除了容景外还坐着云浅月&,她看着云浅月似乎愣了一下,目光掠过目测了一下二人相距不到一尺的距离,眸光轻闪了一下,盯着云浅月仔细地看了一眼&&,还没等云浅月看清她的样貌,她已经落下了帘幕,应了一声,“我这就去取来,世子稍等片刻&?&!?br />
    “好!”容景声音传了出去&。

    云浅月蹙眉,但也坐着没动&。有人白给衣服穿,不要是傻子。

    那个叫琳琅的女子动作很快,不多时就抱了一件衣服出来,递给弦歌,对容景恭敬地道:“世子看看这件可是喜欢?若是不合心意,我再去换一件来&?!?br />
    “不用了&,她穿什么都是一个德行。喜欢不喜欢也没所谓?!比菥把劬σ廊晃凑?,对弦歌道:“拿进来吧!回府!”

    弦歌挑开帘子,将衣服扔了进来,一挥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那名女子看着马车离开,低头思索着容景的话,忽然笑了起来,看到马车走没了影,她才转身欢快地走了进去&。

    云浅月不看那衣服,瞪着容景,骂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容景睁开眼睛瞥了一眼仍在车厢上的衣服,又闭上眼睛道:“赶快换上&!”

    “我就这样换?”云浅月问。

    “那你不想换?”容景问。

    “我是说我就在这里换?”云浅月默了一下&,看着容景&&,咬牙问&。

    容景也沉默了一下&,闭着眼睛睫毛轻颤了一下,面色神情不变,理所当然地道:“不再这里换难道你想上车外换去&?你又没几两肉&,也没什么看头,你放心,我是不会看你的??戳四愎兰苹嵛哿宋业难劬?&?!?br />
    云浅月顿时气血上涌,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虽然说还是个小丫头,没长开,但也是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这丫的是赤果果的鄙视瞧不上她,她立马反击回去,“你更没什么看头,还不及我呢&!我虽然没几两肉,但比你身上肉还是多的,你就是一根竹竿&,麻秸秆&&,一点儿魁梧的男人胸肌都没有?;钩靶Ρ鹑?&?别五十步笑百步了&&&?!?br />
    “原来你喜欢魁梧的男人?就像是刚刚冷邵卓带着那二十多名打手吗?”容景忽然睁开眼睛,清澈的眸光锁定云浅月&。

    云浅月顿时呕了一下&,抬起头一脸黑线地看着容景,磨牙道:“不是!”

    “既然不是,还就是杀猪的屠夫?你喜欢那样的&&?”容景挑眉。

    云浅月脑中自行想象拿着一把大刀长着络腮胡子光着膀子的魁梧大汉,她又呕了一下&,磨了磨牙,“也不是&&!”

    “那是什么样的&?”容景继续问。

    “什么样的都不是。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长胸???”云浅月嗤了一声&,“我看你就算了。这辈子估计都是这副麻秸秆的样子了&&&。没有发展潜力的?!?br />
    容景忽然闭上眼睛,不再询问。就在云浅月以为他不再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又道:“我看你也没有什么发展的潜力了,再长估计也就是这个德行了。我们一样?&!?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这丫的。发誓一定要将自己长成魔鬼身材,闪瞎这丫的铝合金狗眼。

    “还不快换?换完了将你这身上这身衣服赶紧丢了?!比菥按叽?。

    云浅月看了看那衣服&&,又看了看容景,坐着不动&,“我就不换,恶心死你得了!”

    “难道你等着我帮你换&?”容景再次睁开眼睛问&,“我不介意帮你&,回头再洗手就是了?&!?br />
    靠!云浅月彻底恼了&,伸手将自己的身上的外衣天下五除二就给脱了&,一把扔到容景的头上&,恶狠狠地道:“洗你个大头鬼!”

    容景伸手一挡&,将她扔过来的衣服扔出了车外&,瞥了她一眼,慢悠悠地道:“当真是没几两肉,没什么看头,我果然没说错?!?br />
    云浅月当没听见,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拿起车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可是这衣服太过繁琐&&,比她身上刚脱下的那件衣服还繁琐,她恼恨得不行,手下用力,触感是丝滑水润的布料&&,她认真的看了一眼,觉得这衣服定是价值不菲。

    “这是天丝锦织成的&,一件衣服价值千金。你确定给扯坏了?”容景道。

    云浅月下手的力道顿时轻了&。

    容景不再言语,看着云浅月,见她半晌都穿不上,再次出声,“过来,我帮你,笨死了,一件衣服都不会穿。你果然是需要学习?!?br />
    云浅月头也不抬,哼道:“不用&&&&&!”

    “过来!”容景对她伸出手&。

    云浅月躲过,瞥了他一眼,怪声怪气地道:“小女子可不敢劳动景世子大驾,您的手多金贵?&&?!脏了估计得用洗猪手的肥皂狠狠地洗&&?!?br />
    容景不怒反笑&,看着云浅月穿了一半乱成一团的衣服道:“好,那你就慢慢穿着,希望到荣王府之前你能穿好。否则荣王府人多,眼睛也多,有些人正愁闲得无事,都愿意看你热闹的?!?br />
    云浅月恍若未闻&。反正她身上又不是没穿衣服&&。在二十一世纪多少女人穿着比基尼游泳,在海边一眼望去白花花的一片胸脯和大腿,她如今里面不仅穿了肚兜&&,还穿了中衣,裹得严严实实的,能暴露个屁。瞪了容景一眼&&,“那也不用你。你们荣王府的人想看姑奶奶就给他们看??炊氖撬牧??&!?br />
    “自然丢你的脸,你和我有何关系?”容景慢条斯理地道。

    “是啊,我和你没关系,半两银子的关系都没有。既然如此,我还在你的车里坐着做什么?”云浅月忽然一把扯了穿了一半的衣服&,她有病才在这里受这混蛋的闲气。伸手挑开车帘&,就向下跳去。

    容景眼疾手快地伸手抓住她,问道:“你去哪里?”

    云浅月回头冲他一笑,要多温柔有多温柔&,“我决定了&,不用你教了。我去找夜天倾教我。他如今据说正闲得无事,有心要和我和好&,见我去了一定会很高兴的&,至少我和他还是有些以前的情爱纠缠的,比起和你这个连半两银子关系都没有的人来说&,他肯定不会嫌弃我的?&!?br />
    容景面色一僵&。

    云浅月看着他僵硬的面色又道:“我爷爷说除了你们二人没人有资格教我,所以,既然你这里容不下我这粒沙子,我还是去夜天倾那里吧&!我觉得夜天倾虽然以前可能不喜欢我,但是如今似乎又喜欢我了&。也许我们能再有什么发展也说不定?&!?br />
    容景僵硬的面色忽然染上一层清霜&&。

    “我也快及笄了,一个女儿家的&,整日里和你这高贵的世子待在一起也的确不好,影响闺誉&。若是和夜天倾在一起就不同了。我们总归也是有那一层关系在的&&,别人想嚼舌头根子都觉得没什么新鲜的&??銮以仆醺突适矣钟惺甲婊实鄣幕樵甲嫜?,我又是云王府的嫡女&,他是太子殿下。估计若是我们感情有什么进展的话&,这一桩事情总会水到渠成的&&?!痹魄吃掠值?。

    容景如诗似画的容颜在清霜之上又聚拢了一层薄雾&。

    云浅月不再看容景&,对弦歌喊,“停车&,我要下车!”

    前面弦歌额头上冷汗直冒。听到云浅月喊他,硬是憋着没出声。

    “喂,我说停车,你没听见吗&?”云浅月又喊&。

    弦歌恍若不闻&,似乎真成了聋子。

    云浅月见喊不动人&,她只能跳车了,用力去甩容景的手,手腕传来的力道极大,拉着她纹丝不动,她恼怒地瞪着容景&,“松手&,我要下车,你拉着我做什么&&?”

    容景眼睛眯了眯,不说话。

    云浅月看到容景这个神情身子忽然颤了颤&。

    二人两相对视&&。

    半晌,容景看着云浅月&,一字一句慢慢道:“你确定你现在下车&?那你可别后悔!”话落,他忽然松了手。

    云浅月伸手揉揉手腕&,切了一声,不理会容景&,再次挑开车帘就要向下跳去。她若是被他威胁,她就白活了上辈子了。

    “弦歌,转道去皇宫&,既然太子殿下和浅月小姐都有结成连理的意思。我便去奏秉皇上&,成全了他们吧!也免得有些人已经急于想嫁入太子府了。我的话皇上还是会能听一二的。尤其是被我烧了的那幅画,我若是仔细说来那人的画法就连天下第一画师也不如,皇上想必也很想探究一番的&?!比菥扒扒愕纳碜酉蚝笠豢?,重新又靠回了车壁上,对外吩咐&。

    云浅月要下车的动作一僵。

    “是,世子!”弦歌立即应声,一勒马缰立即转道。

    “容景!”云浅月回身咬牙切齿地看着容景&。

    “嗯&?何事?”容景挑眉&。

    云浅月暗自磨牙半晌&,觉得自己真是斗不过这个黑心的,他已经不是人,已经是黑神了。沉默了许久,见弦歌真的已经转道,她收回要跳下车的脚,落下帘幕,慢慢地一字一句地道:“这衣服太繁琐&,我不会穿&,还是你给我穿吧!”

    容景轻轻一笑,声音极是温柔&,“好!”

    ------题外话------

    有的亲不想我过渡&,只想看精彩&,木有过渡哪里有精彩呢?这样我很内伤&?;褂辛糇牌钡那酌撬阑钗孀牌逼辈桓?&,让我颤颤巍巍胆战心惊还是被人给追上了,也很内伤,呜呜&,总之内伤无处不在&,无处不消魂~严重威胁,再不给票票&,我就将月儿嫁给老皇帝去,让容景去撞墙&,让夜轻染去跳河……,>_<,(⊙_⊙)o(╯□╰)oO(n_n)O~

    谢谢亲们的打赏、钻石&、鲜花&!

    hua3389818(500打赏2钻10花)&、燕麦1292(5钻)&&、mmt12(1钻)&、兮r(1钻)&、张甦(1钻)、raindew521(5花)&&、furore(3花)&&、傲莲(2花)、蝴蝶心结(1花)、风韵三十(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