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云浅月听夜轻染说给她烤鱼吃&*^,顿时睡虫驱走了一半&。舒煺挍鴀郠但在暖洋洋的被窝里还是懒得起来。是睡觉还是去烤鱼吃^?大脑在进行天人交战。

    “去喊醒啊*,磨蹭什么*?”夜轻染见莫离犹豫,冲着他瞪眼。

    “小王爷,您是男子*,我也是男子&,如何能进去喊醒小姐?”莫离立即道^&。

    夜轻染皱眉,“她婢女呢?怎么一个也不出来?难道都在睡觉&?”

    “小姐将婢女都打发出去玩了。她怕是没有兴趣和小王爷出去?!蹦胝庑┤兆影抵泄鄄煲卜⑾至诵〗阕罱懈霭醯拿?&,似乎要将以往没睡够失眠的觉都给补回来似的*^。逮住机会就拼命的睡。和世子学识字开始几天还好,后来趴在桌子上就能睡着,世子一天里能敲醒她好几回^。

    “她真是能耐&!这么大好的天气睡什么觉??*&!你不去喊她我去喊醒她&^?*!币骨崛就瓶?,就往前走**。

    莫离出手再次拦住夜轻染,“小王爷,您还是等我家小姐醒来再来找她吧!”

    夜轻染没想到云浅月这个贴身隐卫武功居然如此高强,他一推居然没让他挪动半步。虽然他仅用了五成功力*,但是这五成若是在一般人身上定能推开的,他不由仔细地看了莫离一眼&*,问道:“你是隐世的莫家人?”

    “是^!”莫离点头。

    “这就怪不得了。没想到云爷爷居然有本事请得动莫家人来护月妹妹?!币骨崛景诎谑?*,看着紧闭的门道:“等她醒来估计天黑了。你放心,我不进屋子,就在外面喊她&,坏不了她清誉?&!?br />
    莫离依然犹豫。

    “你确定你能拦得住本小王&*?”夜轻染挑眉&。

    莫离让开身子,他武功虽然不错&,但也知道是拦不住这位小王爷的,这位小王爷的武功和他的小魔王名声一样让人可怕*,否则也不至于横行这么多年了^。即便能拦住的话,也会吵醒了小姐^*,还不如不拦。再说这位小王爷似乎对她家小姐不错,也不会有什么危害之举。

    夜轻染见莫离识趣^^,也不再理会他^,大踏步走到门口&,对着里面道:“我就不信你没醒着,赶快起来&。用半枝莲的莲叶包裹上刚从泉水里捞出的肥鱼&,放在火上一烤,半枝莲的香味就飘进了鱼里^&&*,还没吃就让人垂涎三尺,等鱼熟了更是鲜嫩飘香。吃一口还想再吃第二口^^。那真是回味无穷??!”

    夜轻染话落,门内没有丝毫动静。他等了半响^*,忽然叹了口气,“我也有七年没吃了呢^!既然你不去,我可忍不住想吃了,那就不等你了,你继续睡觉吧!我自己去了?&?!”

    话落,他当真不再喊醒云浅月^^,转身离开。

    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推开了^,云浅月瞪着夜轻染背影^&*,“等等,谁说我不去了&?”

    “原来你去??!那就更好了&*,我们一起烤鱼吃*。走!”夜轻染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云浅月&,顿时笑了。

    莫离替他家小姐脸红*^^,一个烤鱼就能将她骗走*&,实在是太没风度和矜持了。云浅月伸手摸摸头发,头发没乱,看不出容景梳头的技术还不错^。低头看看衣服&,衣服这么滚也没出褶皱,说明云暮寒买的这件衣服是真的很好。她比较满意地对着夜轻染道:“走就走!正好我没吃早膳呢,你多给我烤几条鱼吃?!?br />
    话落^,她关上房门,走向夜轻染&。

    “没问题!你想吃多少都成!”夜轻染惊艳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似乎每见她一次她都有变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道:“听说你这些日子被云暮寒抓了识字了?连皇伯伯都下了旨意?我知道你定是不爱学*,本来想去解救你^&*,没想到皇伯伯居然给我在军机大营安排了职务,让我立马就去上任^。我没办法,只能去了。你这些日子都瘦了&,正好多吃些补回来?!?br />
    “嗯^^*!我被关了半个月^*?*!痹魄吃孪胱乓骨崛驹词窍刖人?,好吧^*&!那她就原谅他没去救她了*。走过莫离身边对他摆摆手,“你不用跟着了?!?br />
    莫离点头,嗖一下子退了下去。

    云浅月顿时感叹果然的轻功??^!可惜她虽然有也不会用&。改日定要偷偷练练。

    这样想着,只听夜轻染咬牙切齿道:“这个云暮寒*,对自己妹妹都这么狠,真是欠收拾&。等回头我帮你教训他^?!彼坪醣还亓税敫鲈率蹲值娜耸撬话?^*。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从善如流地点头,“好^,你狠狠收拾他*。替我报仇&!最好将他收拾的教不了我识字学账本&*,那我就太感谢你了!?br />
    “行*,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夜轻染闻言顿时拍着胸脯保证。

    云浅月心里顿时高兴了,心情也霎时舒畅了&。感觉前景一片大好癪&?&!她这才打量夜轻染^^,见他宽肩窄腰,锦袍袖带&,玉树临风,还是一样俊美。这副样子不知道会电瞎多少女人的眼,不由咂巴咂巴嘴,想起容景的话^,心下一叹,再好也名草有主了。幸好她没有谈恋爱嫁人的打算&,否则说不定会动心思给这娃抢到自己手里^*。偏头问道:“军机大营好玩吗*?”

    “都是一帮子臭男人,好玩什么!”夜轻染摇头。

    “难道没有女兵&?”云浅月问。古代虽然不准许女子当兵,但历史上也是有特殊情况的^,就像是花木兰,她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当然&&,这要不算的话,还有樊梨花^&,穆桂英,杨门女将呢^!这可是实打实的女人^。女人在军中虽是极少数,但也还是有的*。

    “没有^!”夜轻染摇头*。又补充道:“就算有女人也没意思,本小王又不待见!”

    是??!你只待见那南疆族主的女儿,可不是就不待见别的姑娘了呗!云浅月仰头望天^*,在心里默默替他加了一句*^&,又问:“就算没有女人也有很多好玩的事情??!你给我说说呗*^*,没准哪一天我一高兴也去混军中了呢!”

    这样说着*,云浅月心中不由鄙视自己,前世在军校军队中摸爬滚打十几年,还是没待够,人果然是犯贱的*!不过不知道古代这军队什么样*?她尤其是想看看如今的军队设备*,什么箭弩啊&,强弓啊&^&,长矛啊之类的。她极其感兴趣。

    “你去混军中?”夜轻染吓了一跳,看着云浅月。

    “我去混军中怎么了^&?女人冲锋打仗可不比男人差的*?!痹魄吃绿裘?。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劝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心思吧!首先这天圣就没有一个女兵,别说女将军了&,更是没有^。就算有&,你的身份也是进不了军机大营,当不了兵?&*;什睦镌市??”夜轻染怕怕地摇摇头,看了她一眼又补充道:“尤其是你长这副容貌,要是当了兵的话,军队的兵都不用操练打仗了,管看你了?!?br />
    “谁敢不服我练了他!”云浅月立即嚣张地道。不过还是有些郁闷,想着自己这样貌实在烦人*。不过她会化妆&^^,能简易地让自己换一个人,不是亲近之人绝对认不出来*,这样一想顿时又高兴起来,“我一定要去军中看看^!大不了不让皇上知道不就成了*??銮颐蛔寄奶熳夹砼说北四?*!即便没有&,我也要开个先例^!”

    夜轻染扑哧一下子乐了*,看着云浅月眉飞色舞觉得有趣。

    “你笑什么&?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告诉你^*,我真会当兵的!肯定比你合格!”云浅月偏头看夜轻染。想着这男人长这么美去军中岂不是也祸乱军心*?不过估计没人敢将主意打在他身上^,毕竟他的小魔王名字全天下人皆知??&!

    “你呀&,比我还会让人头疼!”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一副不服气单挑的架势&&,更是大笑了一声,然后收了笑对她道:“你要想当兵估计是真不成的。你的身份没有人允许^?;什?,皇后娘娘,云爷爷*&,还有云王叔^,以及你那世子哥哥*&,再就是太子殿下等等所有人都是不允许的,那些老顽固的大臣更别说了,估计奏折就能堆成山将皇伯伯的御书房压塌了&。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云浅月撇撇嘴,这个破身份真是烦??!

    “不过你若是真想去军营看看我可以偷偷带你去一次*&?!币骨崛居智纳?*^*。

    “真的&*?”云浅月眼睛立即亮了。

    “嗯,我何时骗过你*^*?”夜轻染立即挺起胸道。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你一定要带我去?^&!痹魄吃驴计诖侥切┕糯髁?,连忙问他,“什么时候?”

    “目前估计不能,你如今被云暮寒看着学识字看账本,我在军机大营还没站稳脚跟,多少人盯着找我的错处呢!等我将那帮子玩意儿都收拾了后,你也不被云暮寒看着的时候,我找个时间再带你进去看看*。如何?”夜轻染想了一下,问道。

    “好!早晚不是问题,只要我去看看就成!反正那军机大营又跑不了。就这么定了!”云浅月痛快地点头。伸出手掌^,“击掌作数&^,你不能反悔!”

    “好^&,就这么定了^!不反悔!”夜轻染一愣,也伸出手掌&&。

    啪啪啪*,三声脆响^。二人算是定了约。

    云浅月手心有些疼*,但还是心情好^。想着夜轻染这娃真是不错啊不错!比容景那死孩子黑心肝的强多去了&*。

    夜轻染手心不疼,而是微微酸麻,直至麻到心里*。他不知不觉地用手指挠挠手心&,似乎想将刚刚手心相触的柔软感觉挠去,但怎么也飘不散&,他不由蹙眉寻思&,神情有些恍惚和不解。

    “喂*,走?*?!你说的鱼要到哪里去抓&?”云浅月见夜轻染忽然不走了,催促他&。

    夜轻染将心头的怪异感觉立即挥去^*,伸手一指后方&&,“看见没^?就是半山腰那个小亭子处*&。距离这里不远^^&,若是施展轻功的话一炷香就到的^?!被奥?*,他眼睛一亮*,对着云浅月兴奋道:“你不是也会轻功吗?我们今日不比赛马^*,比轻功如何^?”

    轻功?云浅月有些动心&,但她不会??!怎么飞起来?有些犹豫。

    “怎么?不敢?还是你知道肯定比不过我?”夜轻染挑眉。

    “比就比,谁怕谁??!”云浅月不服输的脾气又上来了&^,立即道。不会轻功她可以学??^!看夜轻染怎么飞*,她有样学样不就成了&?这样一想顿时有了底气。

    “好!”夜轻染见云浅月答应,立即道:“我们就以那个小亭子为目的地。谁先到那里谁就赢了^?!?br />
    “好!”云浅月点头。紧紧盯着夜轻染动作。

    “那就开始**^*?”夜轻染问&。

    “开始!”云浅月点头&。

    夜轻染足尖一点^,轻若无声地飘了出去。云浅月只觉眼前光影一闪&,那人轻飘飘就飞出了十多丈&&,她顿时傻了&。就这样飞出去了**?

    “喂,走癪?!你还愣着干什么*&?”夜轻染感觉云浅月没跟上来,立即停住招呼她*。

    “这就来,你回来,我们重来!”云浅月暗暗运劲&,觉得小腹丹田处忽然有了能量&,她顿时一喜。不知道能不能像飞机燃烧的氢气一般,她肚子里的这些气流帮助她飞起来^,不过总也要试试的*^,不行顶多被夜轻染笑话而已&&。

    夜轻染果然飞了回来*,同样是足尖轻轻一点**,转眼间就轻飘飘地落在了她身边。

    “走吧!”云浅月骨鼓起勇气&&,吐出一句话*,学着夜轻染的动作,足尖用力一点^,只觉身子骤然一轻*,她双脚已经离地面三尺,瞬间飞了起来^&。

    天&!云浅月这一刻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她的心情了!想着古人类的奇迹癪?!太博大精深了。就没留给现代人一点儿半点儿*,真是可惜&^。

    “小丫头不错癪?!小亭子见了!”夜轻染表扬了一句*,顷刻间就轻而易举地超过了云浅月^,刹那就飞到了她前方,几个起落,就向半山腰处就亭子飞去。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胸口^,大约七八丈远的距离忽然掉了下来**^,幸好她有准备&^&,只是一个趔趄并没有摔倒??吹揭骨崛疽丫咴?,她再次提气*,又飞了起来&。这次比刚刚稍微好些,只是在七八丈远的时候稳稳落地点了一下地再次飞起,这样几次后就掌握了平衡,她每次落地逗留的功夫就短一些再短一些^,但还是差夜轻染好远*。

    夜轻染感觉云浅月没跟上来^,不由回头看他,当看到她一直盯着自己脚尖,似乎有些吃力的气喘,不由停住身形^^,站在前面好笑地看着她,“你难道不会换气吗?天煜那小子说你轻功极好^,难道就是这般好?这也太让我大开眼界了吧*?”

    “我是好久不用生疏了&&。要不才不会输你*&?!痹魄吃峦W∩硇?,虽然被夜轻染嘲笑^,但心中还是惊喜的^^,这要在现代她那具身体连一丈都飞不起来&,别说七八丈了。她已经很知足了。

    “原来是生疏了呀&!”夜轻染拉长音冲着云浅月笑。

    “哼,我不会换气又如何^*?你还比我多长几岁呢^^!轻功厉害了不起癪?!”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本来高兴的心情有些郁郁,换气怎么换^?她真不会。

    “小丫头&,你今年十五,我今年和云暮寒同岁,十八&,才比你大三岁而已。什么好几岁,说得我好像多老似的?!币骨崛居檬智昧嗽魄吃峦芬幌耝,对她道:“听说你的武功是云爷爷亲自教的,不知道那老头是怎么教你的,居然不教你换气。哎^&&,我告诉你*,你要用丹田呼吸,不要像平常一样呼吸^*^,这样你的真气就能接上&*,就不会中途断了^,你的速度自然就提升起来了^^*?!?br />
    “丹田呼吸&&^?”云浅月似懂非懂^*。

    “真是笨??&!”夜轻染又去敲云浅月。

    “别敲了,再敲更笨了!”云浅月不满地躲过,这人怎么跟那死老头一样,就爱敲她的头呢!什么破毛??!

    “你闭上嘴,也不要从鼻孔呼吸,用心去感觉丹田,你丹田是不是有气流在来回盘旋,像是一个漩涡一般*&*?”夜轻染收回手&,见云浅月认真听,他也收了笑^,认真地道:“你跟着它流动的顺序去呼吸,自然就不会断层的*^?^!?br />
    云浅月点点头,果然闭了嘴,也不从鼻孔呼吸,当真用心去感受丹田*,果然如夜轻染所说,她本来就聪明绝顶,有人指点立即找到了门路^,很快就跟上里面的气流快速地流动,她顿时一喜,“我会了!原来这么简单??!”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现在才学会,看来不是你不聪明,实在云爷爷不会教人*&^。是他太笨了,不是你笨^&?!币骨崛咀匀灰哺惺艿搅嗽魄吃绿迥诘谋浠?,惊异于她很快就领悟了门路&,但更是更惊异于她体内居然有两种气流盘踞^,一冷一暖*,居然好像是在融合的趋势,他有些不解^**^,“你修习的是什么武功^^?这么怪异?”

    前几次见云浅月可能是她未曾用功&,所以他没有发觉*。如今她体内真气流动*,外放出来&,他自然感觉到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体内乱七八糟的&^!痹魄吃乱⊥?&。没有说老王爷教给她的是叫什么凤凰真经的东西,他怕夜轻染刨根问底^&^*,因为她除了知道这么个名字就一概答不出来了&,所以,还不如说不知道*。另外她很想说其实不是那老头笨*,实在是她不是真的云浅月*,所以才不会?&^?!不过她自然不能说,所以只能让那老头背着被夜轻染说笨的名声了*^^。

    夜轻染蹙了蹙眉,似乎也是不解,刚想说什么^*,忽然闻到一股清雅药香,似莲似雪,似乎从云浅月身上散出*,他立即靠近一步对她轻嗅*^,不由道:“你身上怎么有那个弱美人的气味*?”

    弱美人^&*?容景?云浅月皱眉,问道:“有吗?”

    “有!”夜轻染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见这人一副发现奸情的表情紧紧看着她,她撇了撇嘴,“我今日坐他的马车来的^,和他一个车厢,能不沾染了他身上的味道吗?”

    “不对,这香味是从你身体散发出来的*?!币骨崛疽∫⊥?,“不可能是沾染的?!?br />
    “上山的时候我晕马车,他给了我一颗药,我吃了^&&?^!痹魄吃掠值?&。

    “是天山雪莲?”夜轻染一惊。

    “我也不知道^&*,挺好吃的*,我还想要,可惜他不给了。真小气??&!”云浅月想起容景手里的白玉瓶子,他才给了她一颗,不是小气是什么&?

    夜轻染闻言脸皮抽了抽*,看着云浅月,表情有些怪异&*,“他居然将天山雪莲拿出来给你治晕车&?”

    “天山雪莲?^*??是那个传说中的天山雪莲吗?很珍贵了?”云浅月问^。她知道天山雪莲是超级名贵的药材,只是不知道容景给她吃的是不是那个。不过天山雪莲是花**,她吃的是药丸。要是的话估计就是合成的药丸&^*。

    夜轻染轻叱了一声^*,鄙夷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不知道你这脑子里天天都装着什么东西?天山雪莲当然贵了。整个天下也没有两株&?^;什挠┓慷济挥?^,一株被灵隐大师得了*^&,可是当年他为救你家好哥哥云暮寒给用了一半^^,另外一半是救了一个和云暮寒同样遭了大难的南梁国太子&,也给用没了*。剩下只有一株,就是不知道怎么被那弱美人给得了&。他将其掺杂了多种名贵药材做成了药丸来治病,总共不过十颗而已,这么些年下来估计被用得手中也所剩无几。如今居然为了治你晕马车就给你吃了一颗*,简直就是糟蹋好药!”

    呀!云浅月这回有些惊讶&,“这么说容景那家伙还是很大方的!”

    夜轻染哼了一声&^,“他倒是对你大方&!”

    云浅月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忽然挥了挥手&&&,叱道:“哼^,他那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恐怕我被马车折腾死了,我爷爷会找他算账,无奈之举而已。否则我踩了两下他的车板就说我要是弄坏了还要赔他钱,天山雪莲比沉香木珍贵多了吧&?沉香木虽然珍贵也是有价钱的^,天山雪莲照你这么说是无价的了&。他如何对我会有这么大方&?”

    “也是^!没准他那黑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呢!才不会这么大方?!币骨崛靖胶偷氐阃?^&,想起往事又恨又恼地道:“当年我想要了他的寒暖玉棋都不给,我还输了我的汗血宝马,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刚将马赢到手没等我想办法赢回去就给杀了吃马肉了^^。太可恶了**!”

    云浅月这回也点头附和&*,同样气愤地道:“他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错。什么好东西到他手里都是糟蹋!”夜轻染有些咬牙切齿&,虽然过去十年了,但他还是忘记不了当初被杀汗血宝马的恼恨*。提起来恨不得自己吃了容景的肉^。

    云浅月毕竟不是汗血宝马的主人^,只是气愤气愤就算了,此时看夜轻染有找容景去拼命的架势,想着他若是此时去找容景打架,那她的烤肥鱼岂不是要泡汤?所以立即劝道:“行了,都陈年旧事了。什么时候我帮你找回场子来**,好好治他一治&,你别气了*&,我们这就去烤鱼吃去。拿他当肥鱼吃了解恨!”

    “好,走&!”夜轻染果然向前走去。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她刚刚领悟入门了轻功法门,此时自然要借机尝试*^*,于是不等招呼夜轻染*,就足尖轻点^,向半山腰凉亭飞去,此时果然不再断了真气^&,几个起落就到了凉亭外。她回头望去^*,只见如此远的距离她不过片刻就来到,再次感叹古人神武!

    “小丫头这回不错??&!”夜轻染也随后来到&,赞叹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得意地扬起下巴,“那是,我赢了&,所以命令你抓肥鱼烤给我吃!”

    夜轻染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对她道:“好^,我这就去抓来烤给你吃,咱们分工,我去抓鱼^,你去那边采摘半枝莲的莲叶*?!?br />
    “没问题*!”云浅月扫了一眼半山腰的地形&*,只见凉亭右侧是半山坡的半枝莲盛开,盘根错节,极是繁华明艳&。左侧是一条不算太宽的河水^,河水清澈&,水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水藻和石头^,半山壁有泉水滑下形成的天然瀑布,顺流直下流入河里&,这条河再顺流直下流向山下。她不由问:“这是条什么河,流入哪里?”

    “这就香泉河&,流入五百里以外的青林镇河道,那里是个河道重镇,一般海盐和载客乘船都走那条运河?!币骨崛疽槐吆颖咦呷?,一边道。

    “哦^*!”云浅月点点头,“那岂不是青林镇的河道沿途这一路的鱼都鲜美了&&&^?”

    “才不是&!只有这香泉山的水养的鱼才鲜美*,出了这香泉山,就再吃不到这么美味的鱼了^,也有其他处的水流入那条运河**^,所以^,杂七杂八的杂质过去,那条河道的鱼还如何能鲜美?再说除了这香泉山的香泉水养活的半枝莲才有如此特别的味道,半枝莲烤的鱼才会特别^,别处哪里有?我出外游历这么多年*&^,也没吃到一回比得过这香泉山水养活的肥鱼好吃的?^&!币骨崛韭饭豢攀髋陨焓终鄱狭艘桓髦?&^*,拿在手里比划了一下道&。

    “哦^&!原来如此!”云浅月点头。

    “你快些去*,给我先采一片莲叶扔过来&?!币骨崛径栽魄吃碌?。

    “好&*^!”云浅月转身向凉亭右侧走去,入眼处尽是半枝莲相互搭着枝叶盛开&^^,花瓣有紫^*^、红*、橙、黄、白五种颜色,阵阵幽香扑鼻,似乎整个人都被这莲的香味给洗染了一般。她吸了几口气,先采摘了一片莲叶,手下用劲扔向夜轻染*&,“给,接譤?!”

    只见随着她用力,那片莲叶轻飘飘成直线飞了出去。迅疾如风&。

    云浅月顿时一惊&,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又跟那日被四皇子惹怒时候她打开他手一般,丹田气流瞬间通向她手臂^^,手腕^*,手心,直至手尖,她手中之物像是突然注入了灵魂和力量一般*&,听从了她最本心的指示。但这次的手劲要比那次大不知多少倍。

    夜轻染也是一愣^^^,眼见那片莲叶突然向着他胸口袭来,力道迅猛&,让他不由得急急侧身闪过&,伸手这才接住那片莲叶,但手还是被震得一麻,他不由睁大眼睛看向云浅月&,“月妹妹,你是要谋杀我吗?”

    云浅月抬起头*,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夜轻染,面皮动了动^,有些傻气地道:“我杀你做什么?你又没得罪我?不过怎么这么神?”

    她感觉被说是一片莲叶,哪怕刚刚是一架飞机她估计也能给推出去^*^!

    “你问我我问谁去?”夜轻染白了她一眼&,看着她傻呆呆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地道:“这应该是说明你体内内力庞大&,我用了七成功力才接住这片叶子,这要是一般人估计就会被莲叶穿心当场而亡了。你这个小丫头,居然还一副不懂的样子^^,真不知道云爷爷是怎么交给你武功的&*,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学会的^^?&!?br />
    “这就是内力??^*^!真可怕!”云浅月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夜轻染手里的叶子,忽然感慨道^*。她以前听闻古时候说武功高强者飞花摘叶即可杀人于无形^&,以为那都是武侠小说里瞎编乱造的,原来真是有此事?&?^&*!

    “可怕什么?只要你掌控好了*,让它被你所用,能收放自如,把握力道^&*,那么就是对你防身大有益处。有些人一生汲汲赢取也不见得能达到你三成内力,如今你有如此博大内力,而且是两股内力似乎在融合^,若是都合起来的话&*^,实在难以想象会如何*,恐怕就连我体内的内力到时候也不及你呢^!这是好事儿,笨!”夜轻染笑道。

    “的确是好事儿*!”云浅月顿时高兴起来^。早先她还觉得这个破身体的破身份真是麻烦讨厌^,可是没想到有害也有益,如今有白得的武功和内力让她心里舒服些&。以后谁敢欺负她就一拳揍过去^*,一掌拍过去&&。想起老王爷当时提到凤凰真经时候的臭屁神情&,她还不屑^,如今看来是真的了。

    “嗯,不过你学的这是什么武功^&?我怎么不曾见过?来&!你比划两招,给我看看?!币骨崛疽苫蟮乜醋旁魄吃?^^,很感兴趣地对他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比划两招&?她哪里知道凤凰真经有啥招数?^?*!她又不是真的云浅月^,那真经那天她也没在她房间里找到*,不由为难地看着夜轻染。

    “小丫头^,还和我藏着吗?比划两下怕什么?我又学不去*!”夜轻染笑骂她,“说容景小气呢^!我看你更小气!”

    “谁说我不愿意了*^?等着,我给你看两招^,让你见识见识!”云浅月立即道。

    “好&,我看着!”夜轻染从河边撤了回来&*,站在云浅月不远处看着他。

    云浅月也站定^,将以前每日早上打的太极给夜轻染展示*。

    夜轻染顿时睁大眼睛&*,“这是什么招数?”

    “这是太极真经!”云浅月一边打着太极一边道&。

    “太极真经^*?云爷爷教与你的*?”夜轻染紧紧盯着云浅月的动作,觉得当真是无穷奥妙,他不由啧啧称奇,“没想到云爷爷还藏了这么个好武功^,怪不得你身体如此怪异呢!我先还不明白为何你体内有如此一冰一火两道气流*,这不就是阴阳两极吗?当真无愧于太极这个名字&*!”

    云浅月垂下眼睫,想着张真人对不起了^,我在异世帮你发扬光大了&&。估计你不会怪我的,传承吗&?大不了我在心里认你做师傅了^。不过她体内的确是一冰一火在运行^,以前是在各自运行*,从今日起就感觉在交融的趋势,难道说这凤凰真经和太极很是相似*?或者本来就是一种武功?她也是不解,无论什么^,能应付过夜轻染就成。

    打了几下她刚要收手,感觉似乎丹田的气流已经开始在她身体周身循环成了一个光圈&^,将她团团围住,不觉暖融融的^*,有一种极其舒服停不下来的感觉*。所以&,她继续开始抱球动作^。

    夜轻染开始还新奇*,后来越看越惊异,不由得最后嘴巴微张^*,一副惊吓到了的模样&*。只见云浅月周身开始很是清明,只有风丝拂过^,渐渐的她周身开始聚拢上云雾^&,最后随着她动作,云雾越来越多*,最后将她团团包裹其中,几乎看不到人影,只见一团雾在动。这是他从来就不曾见过的。

    终于将太极打了一周天,云浅月缓缓收了手^,所有真气全部回到丹田,她顿感一下子轻盈许多*,神清气爽&,整个人都明丽了数倍*。不由看着自己的手心下欢喜^?^*?縙,她以后还找什么凤凰真经的功法啊*&&,以后天天坚持打太极不就成了&。既简单又可以练功了&*。也不用费心^,简直就是一举数得了^*^!

    “喂,怎么样^?你可看出什么门道了^?”云浅月对着夜轻染挑眉,眉眼又灼灼光华了几分&,只是她自己不觉而已。一身紫衣让她看起来似乎从雾中走出来的仙子&。朦胧不真实。

    夜轻染神情有些恍惚,依然看着云浅月一动不动^&*。

    “喂,傻了?”云浅月走进夜轻染^,在他面前挥挥手,“来,回魂了&*?不会我打了几招太极就将你的魂给勾去了吧!罪过??^!”

    夜轻染此时才惊醒^^,眸光渐渐焦距,看着面前的云浅月才渐渐清明起来&,他不由开口*,震惊无比^,“你……”

    “怎么了?有这么可怕吗?看看你这副样子&,真是吓人!”云浅月想着在二十一世纪大街上人人都会的太极拿到古代来居然给一个好好的美男吓傻了&,她有些无语。不过太极能被传承千载*,自然博大精深,当然是好东西啦。不由有些得意,若是张真人知道她将太极发扬到异世来,会不会也穿越时空隧道来表扬她一番?

    “还好!”夜轻染移开视线。想着何止可怕?简直就是……他形容不出自己此时心中震惊翻滚的感觉^??戳艘谎鬯南挛奕?^,舒了一口气*,对着她认真地道:“以后你万万不可在人前如此练功,我也不会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不到万不得已,你还是不要显露你有如此功力了?*^;瓜裨缦纫谎薮谰统蒦?!?br />
    云浅月嘴角抽搐,什么叫做像早先一样愚蠢*?

    “听到了吗&*?尤其是你如今看起来体内真气不稳交融的阶段*,若是被有心人看破你情况,别有用心害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币骨崛局V氐氐?。

    “好*,听你的*!”云浅月笑着点头&,明媚真诚。反正她身边有莫离^,万事有莫离出面就成*&,估计需要她动手的机会也不多。以后大不了她关起门来在房中摸索着练习太极就成了。什么时候能到不被别人一眼就看出的地步就算功成了**。像弦歌说的容景一样,也和面前这个夜轻染一样*。

    “嗯!”夜轻染也笑了*&。

    “快去抓鱼啊^,我早上没吃饭^&,饿死了?&!痹魄吃麓耸辈啪醯酶怪锌湛誢。

    “好!”夜轻染将手中的莲叶扔向了河里^,足尖轻点*,身子轻飘飘落在了莲叶上,他另一只手用早先折断的树枝向河里扎去,只见顷刻间一条二斤多的肥鱼就被他串在树枝上*,而他踩着莲叶,鞋面都没沾湿一点儿。

    “厉害??!”云浅月看得目瞪口呆。

    “给,接??!”夜轻染将鱼扔了过来^^。

    云浅月立即伸手去接,她本身就是自小接受军队训练出身,再加上如今有内力,自然轻而易举就接到了夜轻染扔过来的鱼,抓在手中,胖胖的鱼带着一股水草的清香,还没开始烤,就感觉食欲颇大^^。

    “来*,再接??!”正在她打量间,夜轻染又扔来一条^*。

    云浅月连忙又去伸手接住,感叹夜轻染抓鱼的技巧&,优美又熟练,不由问道:“你是不是平时什么也不做就只学习摸鱼了^*?”

    “嗯*,我以前没事儿的时候都时常跑来摸了鱼烤着吃^,所以*,鱼一见我来,就欢喜地欢迎我,自愿上钩了&!币骨崛镜靡獾氐?。眉眼张扬^。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这一副景象真是赏心悦目??&^!青山*,瀑布,清凌凌的河水*,河中莲叶上不停轻舞的美人*。她手里拿着鱼^,看的目不转睛^**。想着这个古代没有照相机可惜了,不过她会画画啊,回去可以将这副美人美景画出来。

    “想什么呢*^?赶紧接??&!”夜轻染又扔来一条鱼*。

    云浅月连忙扔了手中的两条接住这条*&*,手被鱼身压得一沉,这一看,不由惊呼一声^,这鱼估计有七八斤*,见夜轻染还向水里扎去&,立即出声制止,“喂&^,别再抓了,够了&&,多了我们也吃不完?!?br />
    “可是三条鱼?*^?^!怎么也要抓四条?!币骨崛镜?^。

    “不用,够了,这一条鱼我们俩一起吃*?!痹魄吃孪胱哦亲釉俅蠖艘渤圆涣耸嘟锶グ?!没准还能剩下呢!还是别浪费了。

    “一起吃?”夜轻染微怔&。

    “是啊^,刚刚那两条二斤多,你看看这条鱼有七八斤&,再多的话我们俩哪里吃得完^?我们一人吃那一条*,然后再一起烤吃这一条就够了?!痹魄吃吕椿卦谑掷锇谂馓跤?,越看越是喜欢。果然是香泉山清泉水养的鱼,看着就赏心悦目&。怪不得夜轻染惦记着这烤鱼呢!

    “好,那就一起吃!”夜轻染心里忽然被软软的如羽毛一般的东西划过。他飞回地面,来到云浅月面前*,伸手接过鱼,“我杀鱼&。你采莲叶拾掇干柴,对了&,你会生火不&?”

    云浅月刚想说会^,顿时想起这里不是现代,她虽然以前在原始森林训练过求生技能,但那时候身上都有工具啊&*,如今哪里有?钻木取火^?她摇摇头,“不会*!”

    “知道你也不会^,那你就看着吧^&!”夜轻染开始捋胳膊挽袖子*^。

    “好^^!”云浅月转身去采莲叶和拾干柴^。

    夜轻染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背影窈窕,娉娉婷婷^*,阳光照在她身上&^,她一身紫衣轻纱映着阳光说不出的炫目。连地上的影子似乎都令人难以移开视线。他压下心头的怪异感觉,勉强收回视线&*,拿出腰间的匕首&,低头开始杀鱼^^^。

    云浅月回头看了夜轻染一眼*,美人杀鱼^,居然还如此优雅,天理难容?&?!

    采了几片半枝莲的莲叶又捡了一抱干柴回来,夜轻染已经杀好了鱼*。云浅月再次感叹这人技巧&,为这香泉山上的鱼默哀,端看这人杀鱼^,就知道鱼吃的估计太多了。

    夜轻染将匕首放在莲叶上试干净血迹放回腰间^,得意洋洋地抬起头,见云浅月一脸崇拜地看着他^,顿时得意不已,“让你看看我的手艺?!?br />
    “嗯!”云浅月见旁边有块大石头&^,走过去坐了下来*。

    夜轻染将鱼内部的血迹洗净^^,然后用半枝莲的莲叶将鱼包裹上^,然后从怀内掏出一个小包裹来,在云浅月睁大眼睛瞪视下,里面倒出了一堆东西&。只见各种各样的香包。

    云浅月嘴角抽了一下^*,抚额感叹道:“你红颜知己真多??!”

    夜轻染手一顿*^,顿时恼道:“小丫头^,说什么呢?这里装的是烤鱼的东西!”

    “哦^,原来是烤鱼要用的东西?!”云浅月恍然^*,然后不解地道:“那你用布袋子装啊*&,也用不着香包吧*?这东西不都是女子送给男子的定情之物吗*?”

    夜轻染闻言脸一抽,“本小王才不用那等破布袋子*,所以就让人缝制了这些香包*。觉得用着还不错^?!?br />
    “嗯^,香包是不错,很好看&。你看那面上还绣着鸳鸯戏水呢^!而且还有龙凤呈祥&,呀*,居然还有合欢树,你让谁给你缝制的&&?真真好手艺??**!”云浅月目光定在那些香包面上,啧啧称奇*。这些东西拿出来不让人误会都难??&!

    夜轻染低头一看*^,果然如云浅月所说&,他面色一僵,俊美的脸上刹那阴云密布^^,咬牙道:“该死的*!”

    话落,他忽然扬手&,将香包就要扔出去。

    “别,别扔^!你将这些东西都扔了我们就烤不成鱼了^?!痹魄吃绿诘卮邮飞掀鹕?,飞一般地冲到了夜轻染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见香包没飞出去**,大松了一口气*,“还好及时&^?!?br />
    夜轻染脸色发黑地看着云浅月*,似乎有暴怒的倾向&。

    “这东西不过就是图案而已,没什么的??斓愣居?*&,我等着吃你一顿烤鱼容易吗?都等了大半天了,你看看,天都快响午了?!痹魄吃驴逑铝砠&&。

    夜轻染渐渐散了怒意,恼道:“等着回去收拾他!”

    “谁呀^?”云浅月不耻下问。

    “我爷爷!”夜轻染道^*。

    “呃,你爷爷给你的这些香包&*?”云浅月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顿时傻了。

    “不是他给我的,是七年前我让我的贴身书童买些装这些东西的香包回来,我爷爷正好在*,说他给我弄了。后来就给我拿来这些*,我看着不错,也没注意这上面的图案^,所以……”夜轻染恨恨地道。

    天!原来在身上一带着就七年&*!

    云浅月拿起一个香包打量,又拿起一个打量,只见每个香包的做工都很精细,是上好的锦锻绸面布料,尤其是那些针脚和手艺每一个都不一样,一个人一个绣法,这些香包显然是出自不同人之手^*,而且估计还是大家闺秀^??凑庑迕婧托宸ü兰撇皇且话闳思遗苄宓贸隼吹?。他不由佩服夜轻染粗心至极*,更佩服德亲老王爷手笔大?&!原来那么早就给他孙子带了一堆女儿香在身上&。难道怕他旅途寂寞?聊以解闷?夜轻染这副倜傥风流的模样*,会寂寞才怪!

    “烤鱼吧!再等下去我都饿扁了*^?!痹魄吃路畔孪惆?,忍着笑道。

    “想笑你就笑^!”夜轻染磨牙。

    “哈哈……”云浅月果然大笑了起来。不同于一般女子的银铃笑声,她的笑声清爽开阔?吹揭骨崛竞诹肆?&*,更是畅快地笑了起来^。

    夜轻染瞪着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死丫头,也太诚实了吧&?让你笑你就真笑^!

    云浅月笑了半响^,在夜轻染瞪视下终于止了笑^,对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摆摆手道:“我不笑了,不笑了,紧着饿得没劲呢^,怪累人的*?^*?炜居?^,烤鱼啊……”

    夜轻染哼了一声^,开始用引火石引火。只听擦的一声*,引火石在石头上一磨,火花就出来了&^^,他将干柴搭成一个小棚子的样子,将包着莲叶的鱼放在干柴上。顿时兹兹声响起,莲叶一寸寸紧收,将鱼缩紧&,莲叶的香味很快就飘散开来。

    云浅月盯着夜轻染手中的引火石,看材料是燧石*。问道:“如今都用这种东西引火吗?”

    “嗯!”夜轻染点头^&,“你不会连这个都没见过吧?”

    “没*!”云浅月实话实说,现代谁还用这个??!

    “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认识也正常?!币骨崛纠硭比坏氐?*。

    云浅月想想也是,这个身体主人怎么说也是大家闺秀的,这个时代大家闺秀都不下厨房专门有人侍候的*,不知道可不是很正常吗?

    说话间^,只见莲叶受不住火势很快就紧紧黏在鱼身上,像是鱼又多了一层皮一般。这时候夜轻染捣鼓出香包&,将每个香包里装着的东西都洒了一些在鱼上^,用树枝给鱼翻了个身^*,又照样洒了一些。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不出片刻*,鱼香和莲香融合成一种特有的香味,直直冲进云浅月口鼻^,她舔了舔嘴角^*,好想立即吃了??!

    “真是个馋丫头??!”夜轻染好笑地看着她^。

    “都说会吃的人普遍都是馋人**&。你更是!”云浅月没工夫看他*^,只盯着鱼,眼珠都不转*。她一直都不会做饭,所以最佩服的是大厨&。如今夜轻染在她眼中的形象是极其高大的。

    “嗯,也是!”夜轻染一边翻着鱼一边点头*,“照这样说容景更是馋人了!那弱美人比我会吃多了*&,我舍不得将汗血宝马吃了,他可是舍得的很!”

    “因为那不是他自己的嘛!所以不心疼*?!痹魄吃碌?*&。

    “不错?*!币骨崛镜愕阃?*,似乎在回味,“不过那马肉真的比一般的马肉香?*!”

    云浅月抬头望天,有些无语*。替那马悲哀的同时觉得被容景和夜轻染那两张嘴给吃了也值了^^。至少一回味就是十年不忘!

    “估计还要等片刻,你蹲着不累*?”夜轻染问。

    “不累&^!”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摇摇头^,这么好吃的东西能吃到嘴里就不觉得累。

    夜轻染不再言语*,开始专心翻动鱼^。

    云浅月也不说话*^,拿起一根树枝也帮忙翻动*。

    山间清风静静&,鱼香四溢&。

    大约一刻钟后&,那两条小一些的鱼熟了,夜轻染挑起一只来递给云浅月&^,云浅月立即伸手接过,迫不及待地往嘴里放&*,夜轻染立即阻止*,“慢些,烫!”

    “不怕^&!”云浅月躲开他的手,张嘴就咬了一口^。果然很烫,但也果然如夜轻染所说,又香又滑*,又鲜又嫩,满口留香^*,唇齿都感觉酥了一般&。连话也顾不上说一句*^,就开始大口吃了起来,更是意外于这鱼就一根鱼刺。连吐鱼刺都省了。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大乐^,也拿起另一只鱼吃了起来*。

    一时间只听到两个人咀嚼声*^,速度都极快,似乎在比赛吃鱼一般。

    不多时,两条二斤多的鱼被二人消灭掉^,扔了手中的鱼刺,舔舔嘴角^,对看一眼**^,同时盯向火上的另一条大鱼。

    夜轻染犹豫,“这怎么吃&&?”难道你一口我一口^?不太好吧!

    “你去用你的匕首给咱们俩削两个树枝做两双筷子来&&。我们夹着吃?^!痹魄吃路糯笥?,对夜轻染吩咐^*,火将她脸蛋烤得红红的*^,更明艳了几分&。

    “好^*!”夜轻染立即拿着匕首站起身^。

    不多时他削了两双筷子回来*^*,一双递给云浅月^,一双自己拿在手里&。

    “好了*,开吃&&!”云浅月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立即先下手为强。

    夜轻染觉得有意思,也不甘落后。一条大鱼顿时被二人开始瓜分。他们吃得欢快&^,并没有发现有人也来了后山。一时间全部精力都投注在了吃鱼上。

    直到有几道脚步声走近*^*,二人才发觉*,齐齐抬起头**&*,入眼处就见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夜天倾^,容铃兰、冷疏离、还有玉凝、走在最后面的是云浅月只在初来这里那日在皇宫见了一面的四皇子夜天煜。

    “真是阴魂不散??^!”云浅月收回视线嘟囔了一句&。

    夜轻染也只是瞥了几人一眼就收回视线,哼了一声*。

    二人说话间动作依然不停&,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动作也丝毫不慢。仿佛没看见来人似的。

    “我说谁人敢在这灵台寺放火呢!原来是轻染和月妹妹&!”夜天煜当先开口&^。似乎看了夜天倾一眼,对着那并排而坐的二人笑道:“皇兄,难怪我等寻不到月妹妹,听说轻染来了也没见着人影^,感情二人是躲在这里吃烤鱼了*?!?br />
    “在灵台寺杀生,若是被慈云方丈和灵隐大师知道的话^。你们如何交代?真是胡闹*!”夜天倾看着二人,目光落在二人并排紧挨着坐在一起的身影上&,一人一双树木削的筷子一口一口吃着,连动作都是一致,不由脸色阴沉&^&&,轻喝一声^。

    “太子皇兄&,不如你将我二人抓去交给慈云大师和灵隐大师问罪&^?”夜轻染头也不抬地道:“反正我们是吃了*?!?br />
    “你……”夜天倾气怒*。一时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不可能将这二人抓去的交给慈云方丈和灵隐大师的。

    “不是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就算我们在这里吃鱼又如何?我们心中有佛祖也不算亵渎的?^*!痹魄吃峦芬膊惶?。她可不想因为这几个人将她引到那个灵隐神棍面前被剖析&。

    “哈哈^*,不错。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们虽然在这里吃鱼^,但心中有佛祖也不算亵渎?^!币骨崛竞鋈淮罄?。觉得身边这个人儿真是妙极了。

    夜天倾不再言语^。只阴沉着一张脸。

    夜天煜瞟了一眼夜天倾,再看向云浅月和夜轻染,忽然嘴角微勾,笑了起来&*,“月妹妹看来还是和轻染近不和我近,居然如今都分而食之一条鱼了。真让我伤心&^&!?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四皇子这人是典型的亦正亦邪。

    夜轻染轻叱了一声,不屑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德行。你会赛马吗^?会烤鱼吗&?会玩吗?会支色子打马吊吗&^?你都不会吧*?她自然是和我近的。因为我都会?^^!?br />
    云浅月白眼刚翻完*,又接着翻了一个。夜轻染也不为自己的不务正业而脸红&。

    “谁说我不会*?那些我也会!”夜天煜走过来,伸手去夺夜轻染手中的筷子*,“我赶着你脚后进了山门&,只不过跑去达摩堂看了一眼回来你就没影了。找了半天才找到这里来^&^。你到是有本事^*&,居然将睡觉的月妹妹给拉起来陪你吃烤鱼^,怎么就没想着我?”

    “你那也叫玩*?你会玩也是不精&?*!币骨崛径愎固祆系氖?^,被他抓了个空&,立即道:“滚一边去^*^,没你的份*!”

    “香泉山的烤鱼最是好吃,我既然赶上了*,怎么能不吃?”夜天煜没夺来夜轻染的筷子,伸手去夺云浅月的筷子,云浅月立即躲过,他皱眉看着二人,伸手接下腰间的匕首,将剩下的小半条鱼直接扎起来,张口就咬了一口,对着瞪眼看着他的二人唔哝道:“你看看你们这一堆鱼骨头&,也不怕撑到&&^?这些我吃了^,你们要吃再去抓了来烤*!”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摸摸肚皮**,她已经吃够多了^,放下筷子,摇摇头,“饱了&*!不吃了*!”在夜天倾这些人刚一出现她就饱了&。有些人让她没了食欲*。

    “那好^&,我也饱了&^&!”夜轻染也放下筷子。

    夜天煜得意地挑挑眉^*^,一边大口吃一边道:“又香又软&,真是美味?^*?!从你离开这七年其实我也偷偷抓了几次鱼烤过,但总也不是这个味道?^!?br />
    云浅月汗颜^*。原来四皇子也深喑此道*。

    夜轻染叱了一声&,“你哪儿能烤出本小王的水平?”

    “再给我烤一条去*,这些不够我吃!”夜天煜道:“你和月妹妹吃够了,怎么也不能磕碜了我??!”

    “要吃自己烤,没空!”夜轻染起身站起来,看向云浅月,“在这里待了半日了,也吃饱了,我们去达摩祖师堂转一圈如何?看看那老和尚和那弱美人论法去。顺便看看那弱美人能遁入空门不&!”

    “哈,你和我想得一样*。他最好遁入空门得了?!痹魄吃露偈贝罄?,但想到彩莲说那老和尚神了**^,会看面相。她撇撇嘴^,摇摇头**,“不去,我困着呢,论法有什么好看的&&,我要回去睡觉*?^*!被奥鋇&,她打了个哈欠*,毫不淑女地伸了个拦腰,“吃饱喝足睡觉正合适啊^^,如今更是吃了这么美味的鱼,一准睡得香甜?^!?br />
    “好*^,那我送你回去睡觉?&^!币骨崛镜阃?。

    “走*^*!”云浅月同意^。本来想着吃完鱼上山上的瀑布上坐着看看风景,如今是一刻她也不想待了。

    “还比赛?轻功?”夜轻染问。

    “嗯!”云浅月应声的同时已经足尖轻点^,整个人轻飘飘向山下飞去^。

    夜轻染也不甘落后,几乎同时和云浅月一起飞身而起*,只见两道光影从几人面前闪过,转眼间就飘出了十几丈远&&。端的是如清风拂过,奇快无比^。

    ------题外话------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和鲜花**!

    花败不堪(2钻石)、boa琪琪86921(1钻石)、wangyina92(1钻石)、梦凌如若琉璃(4鲜花)、kane3939(1鲜花)&^、books(1鲜花)、guopeipei(1鲜花)^^、pangada(1鲜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