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凤侧妃看到太子殿下携同太子妃而来本来一喜,当看到夜轻染脸色顿时难看*&。舒煺挍鴀郠

    昨日在皇宫中染小王爷和景世子齐齐出手保云浅月之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别说整个帝京城百姓无不知晓&*,就是这天圣上下如今怕是也传遍了。今日夜轻染来做什么?若是有他在的话*,她还能惩治了云浅月&?不由心里开始想主意。

    老王爷看到夜轻染忽然一乐,“今日咱们府中刮了哪股邪风*?真是热闹了!”

    “父王,我看今日之事还是算了。毕竟是家事&?&!蓖跻窒蚶贤跻ㄒ?&。

    “算什么算*?都来了正好*,都做证人!你以为就算不来*,这王府这么大能藏住事儿?”老王爷扫了凤侧妃一眼*,哼了一声*。

    王爷顿时住了口。

    凤侧妃眼珠子转了几圈忽然停住不动*,难看的脸色也有了笑意。

    云浅月一直盯着凤侧妃举动*,此时见她模样显然又是有了对付她的坏主意,她冷冷一笑&,有什么招她最好都使出来,而且最好将她赶出云王府,否则的话^^,从今日起,她就让她倒台,以后这个王府再不会有她立足的地方^。

    一时间屋内几人再次无声*,谁也没出外迎接人*^。

    立在院中的众人一见到太子殿下和太子侧妃进来立即恭恭敬敬请礼,还没等太子挥手让人起来^,就看到夜轻染踱步走了进来*,人人脸色大变*,瞬间比见到太子殿下还要恭敬了几分,连忙给染小王爷见礼,似乎生怕慢一步被他不满给打杀了&*。

    夜天倾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回头冷冷瞥了夜轻染一眼,抬步向屋门口走来。

    夜轻染无视夜天倾的冷意,嘴角挂着欠扁的笑意,显然心情很好*&&,依然如昨日一般行止张扬*,大踏步走来,衣袂生风^^,人还未到,他轻扬的声音就已经传进了屋内*,“云爷爷&,七年没见您,我可是想您的紧,不知道你老人家可有想我^?”

    “你个小魔王**^^,一出去就是七年,回来也没长进**&,还是一样德行!”云老王爷的声音从屋内传出**^,虽然是骂语&。但显然心情愉悦*。

    “哈哈^,就知道您老想我了&?^*!币骨崛敬笮?。

    “想你有鬼&&!我见你就头疼!”云老王爷道。

    “云爷爷&,您想我就说想我,哪里需要不好意思^&?我就敢说我想您了*,我可是刚刚回来就巴不得来看您呢!”夜轻染很厚脸皮地回了一句&。

    李芸嘴角抽搐&。这人当真不知道脸红为何物啊……

    “还是一样没脸没皮^!”果然,云老王爷笑骂道^。

    “哈哈^,昨日爷爷也如此说我?^!币骨崛敬笮ζ鹄?,张扬的笑声震得院中花草都微微轻颤。他口中的爷爷自然是德亲老王爷&。

    二人说话间^,夜天倾和她的侧妃已经来到了门口*^,云孟快步上前一步打开帘子,语气虽然恭敬但不如对着容景和夜轻染愉悦*,“太子殿下请,侧妃请!”

    夜天倾抬步走了进来^,刚刚进屋*,一眼就看到了在云老王爷身边的云浅月。今日的云浅月似乎与昨日又不同,只见她懒洋洋没骨头一般毫无女子形象地倚在椅子上^,嘴角挂着浅浅的笑^,那笑却不是对他&,而是对他身后的夜轻染,甚至从他进来她都没看过来一个眼神,只是定在后面夜轻染的身上^^,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昨日从皇宫回去他就再也压制不住那种烦闷翻滚的感觉,今日见到她*,不但这种感觉不退,反而又增加了几分**,尤其是她这样毫无形象,坐没坐相的模样**^,此时看起来要比那些端庄的大家闺秀不知美多倍*&?让他不由得将眼睛焦在她身上&。想着以往为何不曾发现这个女子不同?不,或许不是他没发现,是他从有记忆起云浅月就如他的影子一般,无论他走到哪里&,那个影子必然追到哪里^^^,他躲她反感她厌恶她还来不及,如何会仔细注意她&?

    云浅月感受到夜天倾直直的视线,那视线不停变换^^*,复杂难懂&,她不由皱了皱眉&*。

    老王爷心里哼了一声*,并没有起身&。他如今对皇上都行免礼&,夜天倾只是一个太子而已*,还不值得他老头子起身行礼。

    王爷倒是站了起来对夜天倾一礼^,“微臣参见太子殿下!小女香荷只是区区受伤,劳动殿下和侧妃大驾来看望实在是她福气?**!?br />
    “王叔严重了**,天倾闻言大表妹之事**^&,今日特意来看看*。更何况天倾最担心的还是外公的病情。宫中母后可是一直惦记呢!”夜天倾勉强从云浅月身上收回视线&&,伸手虚扶了一把王爷*,对上座的老王爷道:“今日外公看起来气色不错*!?br />
    “哼&,那还要感谢你昨日在宫中对臭丫头一番教训,让我老头子消了火气,病也就好了一半了?!痹评贤跻浜咭簧?,任谁听来都是反话^^。丝毫没给夜天倾面子&。

    “昨日不过是对月妹妹小惩大诫,做给群臣看而已。天倾又怎么忍心伤害月妹妹呢^!外公误会天倾了&*?&!币固烨忝嫔槐?^&,立即道。

    “到底是不是误会你心中清楚?^!痹评贤跻辉倏匆固烨鉤。

    夜天倾淡淡一笑,也不再反驳,转头看向凤侧妃&。他从进来一直没注意到凤侧妃^,此时看到她的模样险些认不出来**^^,不由一愣。

    “姑姑&?”太子侧妃此时也认出凤侧妃来,不由用帕子捂住嘴惊呼一声^*。

    “妾身拜见殿下和侧妃娘娘。香荷昨日遭了大难,妾身……妾身实在是……有失礼仪,殿下和侧妃娘娘恕罪……”凤侧妃过来行礼,抓住机会流下泪来*^*,哽咽不成声&。她被从湖里才捞出来就来了这里,本来就浑身是水,刚刚又哭又闹了一通&,如今再配上她的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哪里还是昔日华贵的贵夫人**&?

    “姑姑**,您……您的衣服怎么全是湿的^?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太子侧妃惊讶之后连忙走上前*,扶起凤侧妃问道。

    “我……我不活了……”凤侧妃顺势哭出声来*。

    “姑姑*,您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言死^。表姐的事情我昨日就听说了,本来昨日晚上我就想过来&,殿下说我过来也帮不上忙&,不如今日再来。您这是怎么*?是谁欺负了您&,您告诉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一定会为您做主的?!碧硬噱Π参糠锊噱?*,一边说着&*,目光一边看向云浅月*&。她也发现云浅月与以往不同了^。

    夜天倾皱了皱眉**,并没有言语,也重新看向云浅月。

    凤侧妃闻言一喜&,刚要趁机开口*&,只听夜轻染的声音再次传来*,话语说不出的愉悦,“月妹妹*,昨日你我赛马实在是路程太短不过瘾^。今日天色正好^^&,不如我们再出去比试一场*^&。西山马场场地宽广*,可以任你我多跑数十来回&?^*!?br />
    话音未落*^,他人已经走到了云浅月面前,笑得意气张扬*^&,见她浅笑不语,又问道:“如何*?我知道昨日你也没尽兴&&^!”

    凤侧妃一句话憋在心口,心中恨死夜轻染了。

    “今日怕是不成!”云浅月摇摇头**。

    “为何&^*?难道你真要听皇伯伯的话在府中侍候云爷爷*?我看云爷爷今日气色很好嘛*&!根本就不用侍候**^,再说这种侍候人的活你也做不来?*??闷在府中也不是你的性子&,不如出去玩玩?”夜轻染似乎有上来拉人的架势。

    云浅月看了凤侧妃一眼^^,眸光又扫过正看着她的太子和太子侧妃&,最后定在院中黑压压一群人身上,状似苦恼地摇摇头,“我倒是真想去赛马,不过今日怕是真不成,即便不侍候爷爷也去不了&&。有人说我欺负了她和她的女儿,非要找我讨个说法?!被奥?,她又看了凤侧妃一眼&*,幽幽地道。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