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隐卫浓浓的暗沉肃杀之气弥漫整个观景园,观景园陷入死一般沉寂。舒煺挍鴀郠

    那些千金小姐一个个吓白了脸,她们平时在家中和庶女姐妹姨娘斗个你死我活&,但那无疑都是小打小闹,如何见过这种肃杀场面?一个个对太子崇敬钦慕的同时又多了一分畏惧和心颤。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皇后自夜轻染出现插手此事后就一言不发,如今更是坐壁旁观起来。

    “呵呵,没想到七年不见太子皇兄越发有魄力了,这隐卫可都是一等一的死士呢!我好久没打架都手痒了,真想试试太子皇兄隐卫的实力?!逼?,夜轻染抬起头,轻笑道。

    夜天倾面色沉暗&,警告道:“这可不是玩笑&&,你可要想好了&&&。不是什么都能玩的?!?br />
    “哎,真没意思,本来看着月妹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受难&,我也想着学习英雄救美救上一救&,她对太子皇兄死了心&,也好一颗真心倾慕在我身上,也让我感受感受被人爱得死去活来的感觉&。没想到太子皇兄不给弟弟我这个机会&,着实让人伤心&?!币骨崛就媸啦还У拿嫔训寐冻錾诵纳裆?,幽怨地看了夜天倾一眼。

    夜天倾面色稍缓,也不理会。对着隐卫一挥手,隐卫押了李芸向外退去。

    “暮寒&,自己的亲妹妹就被押入大牢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倒是无动于衷,坐得可真老实。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他亲哥哥呢&!”夜轻染将目光看向那张玉桌上依然稳稳端坐盯着棋盘和散落的棋子沉思的年轻男子,笑道。

    李芸一愣,顺着夜轻染目光看向那名男子&。那个人是她的亲哥哥&?

    太子闻言也顺着夜轻染的目光瞥了一眼那名男子&,神色微动。

    “是啊,我们两个在这里拼死保月妹妹不得,你这个亲哥哥坐得可真老实?&&!彼幕首右部聪蚰敲昵崮凶?。

    那名男子闻言缓缓抬起头&,向着这边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又收回视线&,声音听不出情绪,“有圣上这个姑父在,皇后娘娘这个姑姑在,家中爷爷虽然卧病在床也还是不糊涂的,月儿所犯不过是些许小事儿而已。哪里由得着如此大动干戈,甚至出动太子殿下隐卫来押她?实在小题大做了。本世子不是不管,而是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她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弱女子而已。在坐谁人杀的人都不比她少&,岂不是都有罪?”

    李芸闻言暗赞了一声,哈,原来真正厉害的人在这里&。

    夜轻染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声音再次恢复张扬&&,似是极为开心,“说得有理&,实在是有理。暮寒兄&,本小王以往还真是小看你了&,哈哈哈……”

    整个观景园都飘荡着他的笑声&,一边笑一边看着云暮寒乐不可支,“不错,在坐谁人杀的人都不比她少,她这件事情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劳动太子隐卫实在小题大做。更何况有皇伯伯这个姑父在,皇后娘娘这个姑姑在&,云老王爷依然健在,谁能真欺负了月妹妹去?哈哈……”

    太子看着一本正经的云暮寒和夜轻染脸色越来越发黑。

    夜轻染越说似乎越是开心&&&,无视太子漆黑的脸色,对着李芸摆摆手,“月妹妹,你就去住大牢吧&!且放心地住着,刑部大牢可是个好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太子皇兄也是为你好,先拿了你,堵住天下的悠悠之口&,稍后你玩一圈再出来&,照样还是你。只要皇伯伯不倒&,皇后娘娘不倒&,云王府不倒,谁能真打杀了你去?”

    话落,他忽然眼睛一亮,“你要是觉得一个人住大牢没意思我可以陪你一起&,正好我们做伴&&。啊&&&,就这样,你会玩支色子打马吊吗&?会玩斗蛐蛐垒长城吗?会玩……”

    “夜轻染!”太子阴沉的声音打断夜轻染的话&。

    “走,我们这就一起住刑部大牢去。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你放心&,有我在,绝对让你玩得开心,一点儿都不想家的?!币骨崛静焕砘嵋固烨?,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李芸身边&,伸手挥开太子隐卫&&,拉上李芸就走&,还不忘对太子摆手&,“太子皇兄不用派人送了,刑部大牢我熟悉的很&,自然知道怎么走&。啊……有七年没去过了,不知道那牢头换了没?还认识我不&?可以喝一杯……”

    李芸心里暗笑,这个人着实是个混世小魔王,谁都不怕的&!

    太子隐卫一个个面面相眈&,都看向太子听从指示&&&&。

    夜天倾再也坐不住,腾地站起身,对着夜轻染怒道:“夜轻染,你够了&。别以为本太子一再地纵容你&,你越发地放肆不将我看在眼里了&。如今你敢再胡闹试试?”

    夜轻染停住脚步,眸光有一股凌厉之色一闪而过&,不过瞬间之事&,他慢悠悠地转过头,看着夜天倾愤怒的脸色笑嘻嘻地道:“我哪里敢不将太子皇兄放在眼里&?我今日可是看得清楚明白你穿着的是太子朝服呢&&&。这明黄的颜色着实显眼,天圣上下除了皇伯伯也就你敢穿&。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不认识你呀?!?br />
    夜天倾闻言面色沉怒不减,紧紧盯着夜轻染。须臾,他缓缓抬步向着夜轻染和李芸走来,步履沉稳&,虽然是简简单单的步子,但是在他如此走来,凭空流出一股浓郁的杀气。

    李芸移开视线看风景,她是一眼也不想看这个男人了&&。

    夜轻染看着夜天倾走来,眸光微动,宽大的衣袖下抓着李芸的手微微一紧&,随即松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含笑看着夜天倾。

    夜天倾走到夜轻染和李芸面前&&,微沉的目光凝视夜轻染片刻,淡淡道:“我真好奇,月妹妹是如何打动了我们天圣的混世魔王染小王爷?如此让你倾力保她&?”

    “什么叫倾力保她?”夜轻染翻了个大大地白眼,“我根本就没尽力好不?若是尽力的话她还能在这里?早在云王府的闺阁睡她的安稳大觉了&?&!?br />
    “那你大可以尽力试试&!”夜天倾眯起眼睛。

    夜轻染也眯起眼睛&,似乎也被夜天倾如此紧咬着不放人激起了怒意,慢悠悠地道:“既然太子皇兄如此盛情,那本小王就试试也无妨&。不过若是这些隐卫尽数损去的话,太子皇兄可不要到皇伯伯面前哭鼻子&,说我欺负你?&!?br />
    夜天倾眸光凝聚厉色&,抿唇看着夜轻染&,一言不发&。

    夜轻染手指忽然动了一下,看来真要出手。许久不出声的李芸忽然甩开被夜轻染抓着的手,淡漠地道:“算了,不就是刑部大牢吗?我去就是了&?!?br />
    她就不信古代的刑部大牢能关得住她!

    夜轻染一愣,转头看向李芸&。夜天倾也看向李芸&。

    李芸也不理会二人,转身就走。她不是傻子,相反聪明绝顶&。虽然初来乍到,但是经过这一番变动该得到的讯息也得到了个七七八八。若是今日真因为救她而让这一对堂兄弟反目的话,那么她本来小小的一件放火烧人的事情便会变成了天大的事情了。到时候想活着出来还真是一件难事。就算她有本事逃出刑部大牢&&,也怕是逃不出皇族势力铺天盖地天涯海角的追杀&。得不偿失。

    “还不跟上,带云浅月去刑部大牢&!”夜天倾袖中紧攥着出手的起始势不松&&,似乎只要夜轻染动手他就出手。

    夜轻染看着李芸离开,不怒反笑,嘴角微微勾起,这个小丫头比七年前有趣多了&。

    太子隐卫得了命令,立即上前押住李芸。

    皇后收回视线,似乎暗暗叹息一声&,眉眼凝聚一抹说不出的哀伤和忧色。温婉庄严的皇后装似乎也因为她的转变失色了几分&。

    那些被吓得白了脸的女子再次兴奋起来。云浅月这回连染小王爷都保不了你&,看谁还能保得了你&。进了刑部大牢,休想再活着出来&。

    四皇子看着夜天倾&,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再变。

    观景园再次陷入静寂,只听到李芸被押着离去的脚步声。丝毫不乱。

    就在这时,一个老太监从远处急急忙忙跑来,大约五十岁年纪&,保养极好&,身穿宫廷大总管的太监服&,手执一柄佛尘。一边跑一边喘,虽然看着慢&,但很快就跑到了近前,正好拦住了太子隐卫押着李芸离去的脚步&。

    夜天倾看着老太监蹙眉&&。

    夜轻染忽然一乐,“陆公公&,好久不见了&,您可想我&?”

    “哎呦,染小王爷,老奴自然是想你的,您走了这七年来,老奴是夜也想,日也想&&,就盼着小王爷早些回来呢!”老太监看着夜轻染&,一句话说完&,眉眼都笑成了花,对着皇后&,夜天倾,夜轻染&,四皇子深施一礼&&&,“老奴拜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染小王爷,四皇子……”

    “陆公公不在父皇身边侍候&&,何事劳动您亲自来跑一趟?”夜天倾缓和了声音问。

    “回太子殿下,这件事还就得老奴亲自来,别人来老奴怕是给景世子交待的差事办砸了&&。那老奴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甭焦戳死钴恳谎?,回完夜天倾的话转向被押着的李芸,似乎没看到太子隐卫的肃杀之气,笑呵呵地对她道:“景世子吩咐老奴来知会浅月小姐一声,说知道浅月小姐今日也来了赏诗会&,他正在和皇上下棋,一局棋马上就要下完了,要浅月小姐在宫门口等他一等,一会儿他和浅月小姐一起去云王府看望云老王爷?&!?br />
    ------题外话------

    喜欢的亲们【放入书架】收藏,方便阅读哦!O(n_n)O~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