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归来重逢

    安魂堂内外是两个天地^,内里清寒阴凉*^,外面夕阳明媚^^。

    云浅月站在安魂堂门口*^,即便见惯了生死^^,但西延玥的死去还是让她有些难受^^。若是当年,她没有尾随夜轻染之后前往孝亲王府那所小院^^*^*,若是没坐在梨花树上,若是没有后来的结盟和约定,里面的那个人是不是不会成为她和夜轻染之间的那把双刃剑?他也许不会背负那么多**^,会轻松一些***,或者能活着一定不会选择死吧!

    但终究不能重来。

    “主母*,您就别难受了!人总有一死*^,西延玥也算对得起夜轻染,让他活着未必快乐?!蹦崭抛吡顺隼碸^,对云浅月劝慰*。

    云浅月点点头,对他道:“不必将他送去西延了**,他喜欢梨花*^,就将他送往梨花山的梨花台埋葬吧!那里山明水秀^^,他该是喜欢?*!?br />
    墨菊点点头,梨花山距离这里百里地,不是太远*。

    云浅月不再停留,向所下榻的院子走去^。

    夜天逸从安魂堂出来,看着她的背影片刻*,抬步跟上了她*。

    二人一前一后没有什么交谈来到云浅月所住的地方,里面传来欢快的笑声和说话声**,还伴随着容凌咿咿呀呀的声音*。

    云浅月听到里面的声音,驱散了几分胸腹织染的郁气^,不禁露出笑意**。

    夜天逸忽然止住脚步^^*。

    云浅月回头看向夜天逸*^,对他道:“容凌睡醒了*,进来吧^!让他认认你*?**^*!?br />
    夜天逸微微抿着唇,须臾^^,点点头。

    知道云浅月回来*,华笙从里面走出来,挑开珠帘*,对云浅月轻声问^,“小姐^,西延玥可是救活了^?”

    “他不愿意活*,死了!”云浅月道*。

    华笙一怔*,他们红阁的人和西延玥打的交道最多,本来以为只要小姐回来*,西延玥就能救^^,没想到他不想活死了。

    凌莲^**、伊雪从里面走出来,自然也听到了云浅月的话,她们与华笙一样的想法*,而且她们所认识的西延玥个性有几分洒脱,不像是有什么看不开求死的人*,没想到却不愿意活。

    云浅月看着她们**,将西延玥的话简略说了一遍^。

    几人闻言齐齐沉默^^。

    “我吩咐墨菊将他送去梨花山安葬,距离这里不远,不必择日了^^,你们相识一场^*,现在就启程送他去梨花山吧^!”云浅月对几人道*。

    华笙等人对看一眼*,点点头^。

    云浅月抬步进了屋,小容凌躺在床上*^,床上的帷幔挑着,有一缕珠穗落下来*^,青裳在旁边吹气*,让珠穗来回晃动*,他正伸着手兴奋地练习抓珠穗*。

    弦歌、花落*、苍澜^、凤颜等人守在一旁,看着他玩^,一个个都甚是开心^。

    见云浅月走进来*,几人齐齐给她让开路。

    “你们也累了*^**,都下去吧*^!我看着她?*!痹魄吃露约溉诵ψ虐诎谑?。

    青裳刚想说不累^^,看到后面跟进来的夜天逸^,住了口,笑着点点头*^,几人走了出去。

    无人再吹珠穗飘动,容凌轻而易举地抓到了珠穗*,得意地对云浅月弯起小嘴笑^。

    云浅月洗了手^,走过来*,用手指轻轻弹了他小脑门一下,笑道:“又调皮**!”

    容凌看到了夜天逸^^,好奇地打量他*。

    “这是舅舅!”云浅月自然地对容凌介绍夜天逸^。

    小容凌眨眨眼睛,看着夜天逸^,小眼神似乎在说舅舅真是太多了^^,见一个是舅舅^,又见一个还是舅舅,一点儿也不新鲜了^^^。

    夜天逸走过来*^,看着容凌^^,无论是早先他睡着的样子*,还是如今醒来的样子,都分外像容景*^,无一处不像*^。这样的一个小人儿,粉粉嫩嫩的^*,让他不由得眸光恍惚*。

    云浅月坐在床边,对容凌道:“这个舅舅和娘亲也是青梅竹马*,和子书舅舅一样?*!?br />
    夜天逸身子微微一震,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没看他^,对容凌继续道:“娘亲以前和舅舅躺在墙头上讲故事^,有时候一讲就是一夜*^,躺着躺着就睡着了*,第二日两个人都着了凉^^,染了寒**,但不知反省*,还是继续*?!?br />
    夜天逸忽然撇开脸*,看着容凌,对她道:“你还记得这些,我以为你早忘了^?!?br />
    “怎么会?”云浅月笑道:“我记性好着呢*^!”

    夜天逸不再说话^^^,也缓缓坐在床边^,对容凌伸出一只手^^*。

    容凌立即松开珠穗,两只小手抱住了他伸出的手,往自己的嘴边拽。

    云浅月立即出手打掉他的手*^,佯怒道:“容凌**,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这是手^,不是能吃的*^?^!?br />
    容凌手被打得疼了*,撇着小嘴委屈地看着云浅月^。

    夜天逸蹙眉,立即道:“他还是孩子^*,你怒什么吓着他^?”

    云浅月想着他会被吓到才怪^,他最会的就是装委屈^,她看了夜天逸一眼,对他道:“数日前*,子夕那个臭小子拿了一个猪蹄给他吃^,他虽然吃不下^,添了几口味*^*,便一发不可收拾^*^,见到人的手就往自己嘴里拽^?!?br />
    夜天逸愕然了一下,看向自己刚刚被拽的手^。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如今你还觉得我吓着他了?你的手愿意当猪蹄?”

    夜天逸轻咳了一声^,看着容凌,眸光终于在见面后第一次染上了笑意*^,温声道:“他长得像景世子^,但是性情倒是有些像你*?!?br />
    云浅月摇摇头^,“才不像!我没他这么大爷,脾气偶尔大得很***?*!?br />
    夜天逸挑眉,天逸挑眉**,“景世子的脾性很温和的***?!?br />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容景若是温和*^^,天下人都温和了^^,他的脾气不过不显山不露水的使出来而已**。他难道不知道*^?还是故意忘记了*?

    夜天逸忽然想起什么^*,笑了笑,不再说话^。

    容凌的委屈果然是装的*,片刻后,见云浅月不理他*,他去够珠穗*^,觉得风不吹起珠穗不好玩**,便咿咿呀呀地看着云浅月说起来*。

    “他在说什么^^*?”夜天逸有兴趣地看着容凌^*^,很难想象这么大点儿的小东西如此精神而且有意识。但想起云浅月的灵术和云山*,便觉得不那么奇怪了*^^^。

    “他让我像青裳那样吹珠穗给他玩?*^!痹魄吃滦ψ潘底?,吹了一口珠穗*^。

    珠穗飘起来**^^,容凌顿时挥舞着小手抓珠穗,越是抓不到,他才越兴奋。

    夜天逸看着他,不多时,便接替了云浅月的动作*,轻轻吹着珠穗逗弄他。小容凌因为有的玩**^,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新认识的舅舅^。

    一大一小玩得开心。

    云浅月坐在一旁看着二人***^,她曾几何时认为夜天逸和她的关系就此冷冻,再无关联了^*。若说这个世界上,她辜负了谁^^,那么便是夜天逸莫属了。十年相知*^,她步步做棋*,总之是她将他拉进了漩涡,让他挣扎*。如今能有今日*,坐在一起平静地说话****,过往成为云烟^*,他放开了心底的执念*,她放开了芥蒂*,最好不过。

    一夜一晃而过。

    这一夜,云浅月终究是被西延玥的死影响^^^^*,没睡踏实**。

    第二日一早^,启程前往云城。

    夜天逸清早便前往云浅月的住处,对她道*^*,“我也与你去云城**!?br />
    云浅月看着他*^^。

    夜天逸目光有些悠远^*^,“对于夜氏**,我可以不仁*^^,可以不认祖*,可以放手不管,因为无论是父皇*^,还是夜氏祖宗^^*,给了我生命**,没给我应有的尊重*。我对夜氏从母妃死和蓝氏灭门的那一刻*,就恨它*。所以^,夜氏成王还是败寇*,与我关系都不大。但是夜轻染他不是,他自小就是夜氏和父皇选中的继承人*。他对于夜氏^,早已经荣辱与共^^*,血脉相连^^!?br />
    云浅月沉静地问*,“所以**?”

    “他与景世子该是最后一场战争了^?!币固煲菝嫔璋档氐溃骸氨戎谖?*^,他生来才可悲。若是能活*^,我还是不希望他死*^^?^^!?br />
    云浅月不说话^。

    夜天逸又道:“以前某一刻*,我也想着就那样死了算了^!我在这世上生无可恋*,就如西延玥选择了死一般^。你成全了他*,但是景世子在十里桃花林没成全我*。无论我愿不愿意,还是被他救活了**。醒来后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云浅月有前世今生*,玉子书有前世今生***,不代表你也能有前世今生。今日若死,来生可还记得前尘往事?你确定你想忘了这世间事儿*?’说完这一句话^,他就走了*^?!?br />
    云浅月想着容景毕竟是看透夜天逸了!

    “是啊^,他说得对*,我不想忘了这世间事儿,哪怕万事不如意*,爱而不得苦*?!币固煲菘戳嗽魄吃乱谎踍*,止住话^,“所以*,对于夜轻染,夜氏的苦果和罪孽是夜氏千百年来造下的业障,也不该由他来背负^,他不过是成了夜氏抓住稻草的那个人^,但不该是夜氏的祭品**?!?br />
    云浅月点点头,目光染上一抹远山云雾^^^,平静地道:“既然你有此心^,便跟着我去吧*^!希望夜轻染能为自己活一回^。容景能容得下你活**^,能容得下夜天煜活,能容得下夜天赐活^。姓夜的血脉还是能延续的****^,他没道理容不下夜轻染活^?!?br />
    夜天逸看着她**^。

    “对于夜轻染,我也不希望他死?*^!痹魄吃露陨纤难劬?*,认真地道。

    夜天逸抿了抿唇*,不再说话*,有些话也不必再说*,无论是容景,还是夜轻染,还是他自己*^*,还是云浅月**^,他们在京城那片繁华之地长大^,生而知之,无论是明*^,还是暗^,牵连多年的关系,不是立场不同,战争的血刃刀锋和生死对头几句话就可以抹杀得掉。

    因夜天逸跟随云浅月离开,祁城便没有了守城。

    云浅月思索片刻^^,对安葬了西延玥才回来的华笙道:“你和苍澜、凤颜三人留在祁城吧!花落、风露、凌莲*、伊雪跟随我离开?*!?br />
    华笙看了夜天逸一眼*,点点头。

    云浅月吩咐一句^^,一行人启程离开^^^。

    容凌连日来不是坐船就是坐马车已经腻烦了^*^,虽然小小的孩子,连话也不会说*^,但是闹起人来力气不小,云浅月在马车内被他闹得无奈,只能挑开车帘,让他透风^^。

    但是容凌并不满足只是透风*^^,探着小脑袋,伸着小胳膊^,用力气要脱离他母亲够车旁骑马的人*。

    玉子夕和夜天逸并排骑马走着^,见容凌闹腾,玉子夕顿时乐了,对他伸出手,“要不要舅舅带你骑马**^?”

    容凌顿时咿咿呀呀起来**,欢喜地舞着手。

    “小心他摔了你?*!痹魄吃戮嫒萘?,这孩子在她肚子就能闹腾*,出生后因为上官茗玥看着^,她一度觉得是她的错觉^,这孩子一定如他父亲一般*^,可是从出了云山算是见识到了*^*,他根本就是个猴子*^。

    “怎么会*?两个他我也抱得??*?”玉子夕立即反驳^*。

    “那就给你吧!”云浅月将容景递给玉子夕,她昨日没休息好,今日禁不住他折腾。

    玉子夕立即伸出手。

    夜天逸先玉子夕一步伸出手^,轻轻一带,将容凌从云浅月手中接过来,抱在了怀里,语气平静地道:“我来抱!”

    玉子夕愕然了一下*^,怀疑地看着他,“你会抱孩子^?”

    夜天逸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云浅月到也不反对^,无论他们谁抱^**,吵不到她就好了^,她不再理会欢喜不能自己的容凌*,放下帘子,钻回了马车补眠。

    玉子夕见夜天逸四平八稳地骑着马抱着容凌^^,无论他怀里的孩子怎么动^,他都抱得稳*,他啧啧了两声,有些不甘地对他道:“一会儿你抱累了给我??*^!”

    夜天逸“嗯”了一声*^。

    沈昭走在前面*,回头看了一眼^,见到容凌在锦被里探出小脑袋^,新奇又兴奋地看着外面^^^,他笑着摇了摇头*,想着世子若是看到这个孩子……

    一路太平,马车昼夜行路*,四日后,来到了云城外*^。

    两军在云城对垒*,显然数度战火硝烟*,刚靠近云城边界*,便闻到了空中弥散的血腥味^。

    “看来又开战了**!”玉子夕啧啧道:“姐夫也真是**,都弹指在望了**,竟然还没拿下^^?!?br />
    夜天逸瞥了他一眼*,声音有些清凉*,“夜氏即便是朽木枯木,曾经也是参天大树*,根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斩除*^。更何况夜轻染的能耐不差于景世子*?^!?br />
    玉子夕撇撇嘴,对车厢内的云浅月道:“二姐姐,你看到姐夫是不是先抱头痛哭^?”

    云浅月挑开帘幕*,对他道:“为何要哭^?”“你就算哭我们也不会笑话你的?!庇褡酉奥?*^,看着她车厢内道:“但是小容凌可是有意识的,以后他会说话会不会笑话你就不知道了。弟弟给你提个醒,你家小孩心眼坏着呢*,昨天将我衣袍都给尿了^,他不但不反省^*^,还直乐**?!?br />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想起昨日也是好笑,容凌闹着要找夜天逸抱,玉子夕就是不给*^,容凌似乎是来气了,就将他衣袍尿了,他虽然喜欢容凌,但到底是皇子出身*,尊贵着呢*^,而且也爱洁净,当时脸都绿了*,后来再也不和夜天逸争着抱他了*。

    玉子夕似乎也想起昨日^,脸又绿了绿**,不满地对夜天逸道:“你抱了他好几日***,他怎么一回也没尿你身上?”

    夜天逸看了他一眼,“我没做让他记恨的事儿**^?!?br />
    玉子夕一噎,没了声^。他清楚他做的让容凌记恨的事儿是什么^^^*?不就是上次拿了一个猪蹄给他,后来被姐姐训斥一通,说小孩子不能吃太油的东西^,他自然再不敢给他了^^,可是那孩子偏偏记住了猪蹄*^,每次见面都闹他要^,他哪里拿得出来^^**?算是招了他的厌**,也不爱让他抱了,他强行抱^,他就尿他一身**^,想想就郁闷**。

    云浅月不再理会玉子夕^***,看向前方,星旗营帐隐隐在望*^,“慕容”两个字迎风招展。浓郁的血腥味弥漫而来,但是没有喊杀声和战鼓声,怕是刚刚结束了战役^,她想着数度周折,终于来到了大营,不知道容景此时可是得到了她回来的消息?

    她正想着^,远方的营帐前忽然走出一抹白影,她的目光瞬间定格^。

    月牙白锦袍在军营凛冽大旗下纤尘不染,散发着夺目清华,弥漫的血腥中**,他颈长的身影静静地立在那里^^*,雍容雅致*,如玉无双*^。

    一如前年,她凤凰劫失忆时他从皇宫里打着伞走出来。

    一如去年*,他立在祁城的城墙上***,她透过阑珊灯火看到的他*。

    有这样一个人***,无论时间在他们面前横陈多久**,无论他们面前摆着的是万丈沟壑*,还是千倾碧海*^*,他都一如往昔,不曾变化。

    “明明刚打完仗*,姐夫好惬意*?^!庇褡酉Σ宦乜醋湃菥?^*。

    夜天逸静静地望着容景,没有说话*。

    云浅月忽然足尖轻点,离开了车厢****,从队伍中飘然飞过**,奔向那抹月牙白。

    众人只感觉头顶紫色光影一闪*,前方一抹烟霞飘远*^,人已经不见。

    玉子夕撇撇嘴,嘟囔道:“这么迫不及待,太不矜持了!”话落,他对夜天逸怀里的容凌道:“看,你娘见到你爹就不要你了!”

    容凌正好奇地看着前方^,闻言歪转头看向玉子夕^^^*。

    玉子夕继续对他灌输*^*,“所以*,你要看好你娘知道吗^^?免得她被你爹夺去不爱你了^^^。你要知道*,你爹可厉害了*,你若是不拿出本事来霸着你娘,你以后的日子,哼哼……”

    ------题外话------

    就到此处吧!再多一章和容景相见^,几千字也不够滋味*,我写的不过瘾,亲们看得也不过瘾*,不如留待几万字的大结局。所以,从明日开始^^,正式请假写大结局。计算日子*,大约五到七日^,暂定23日至25日。具体日期我不敢和大家保证,要看我的发挥水平^,毕竟是几万字的大结局,可早可晚。想第一时间知道更新大结局的亲们,可以关注我的新浪微薄**^,或者读者群,这两处最能及时得到消息。

    2012年跨越2013年到2014年,纨绔陪伴我也陪伴大家一起相携走过,如今临到结局**,分外伤感。但一本书走到了该封笔处,就该有它完满的落幕***!

    距离月底还有点儿早,月票是动力^,也是压力*^*,亲们尽力而为吧!爱你们,大结局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2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二十四章 归来重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2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二十四章 归来重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2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