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千年秘辛

    宝剑锋利,鲜红的血顷刻间顺着翠微公主的脖颈流了下来。

    众将领细细吸了一口凉气,但是谁都没有动手去救她,齐齐看向顾少卿&。

    顾少卿脚步猛地顿住&^*,袖中的宝剑出销,转眼间便打掉了翠微公主脖颈上的剑,宝剑咣当一声落在了翠微公主脚下,他猛地转回头,恼怒地瞪着翠微公主。

    翠微公主微颤着身躯看着他^,脸上是视死如归的神色。

    顾少卿看了她半响,恼怒地转身往回走*,丢出一句话^,“你还想站在那里给人看笑话吗*?还不跟上?!?br />
    翠微公主一怔,呆呆地看着他^。

    顾少卿走了几步,见翠微公主没跟上来,他骂了一句^,“笨女人&!”

    翠微公主还是没动&。

    “公主*,顾将军收下你了&^,快跟上去?&!”一个顾少卿手下的副将大声提醒^^。

    “是啊&^*,公主,快跟上去吧!你这些年心仪顾将军**,顾将军就算是石头也被你捂化了&?!币晃桓苯泊笊?*。

    “公主快追上去^,否则顾将军后悔了&&!”几位将士一起大声道*&。

    翠微公主惊醒,立即提着裙摆去追顾少卿,不多时便追上了他,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

    顾少卿偏头看了翠微公主一眼,见她满脖子血^*,皱了皱眉*&,但没甩开她&,回头瞪了一众将士一眼,堵住他们的嘴道:“景世子的女人到如今还没回来&^&,不知生死,你们最好别起哄&^,否则他一个不高兴&,这里所有人都遭殃^?*!?br />
    众将士本来想要欢呼起哄,闻言顿时卡在了喉咙里*,一个个立马蔫了脑袋^。

    顾少卿任翠微拽着&,向他的营帐走去&。

    翠微知道进了他营帐,看着他给她包扎脖子上的伤口,依然回不过神来。她来之前,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突然被他救了&,还有些不敢相信。

    顾少卿板着脸一言不发&&。

    翠微公主也不觉得脖子上被割了一道口子疼&,微微仰着脸不确定地问^&,“顾少卿,你……你真要娶我吗&?”

    “否则你以为呢?”顾少卿挑眉^。

    “你……”翠微公主咬了咬唇瓣*,“若不是要逼你*,你是不是一辈子也不会娶我^&?”

    顾少卿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翠微公主微微红了眼圈,也不再说话^。

    半响^&,顾少卿为她包扎完伤口^*,对她道:“明日我派人送你回南梁^?!?br />
    翠微公主面色一变^^,“你还是不想娶我*?”

    顾少卿看着她^,恼怒地道:“我若是不想娶你,十个你如今也死了&&?!?br />
    翠微公主一喜&,但喜色刚溢出&*,便被她立即收了回去&,试探地他^,“这么些年,你……你也是有点儿喜欢我的对不对*?”

    顾少卿背转过身子*。

    翠微公主伸手想再去拉他,但手伸到一半*,又顿住&,似乎有些不敢,须臾&,见他不说话&,站在那里,她鼓起勇气^*,还是拉住他的手^^*,低低地道:“我知道你喜欢景世子妃……”

    顾少卿顿时大怒,“谁说我喜欢她了?”

    翠微公主抬头看着他^,见他满脸怒意&,她心一颤&,但还是道:“难道不是吗^^?我知道很多人都喜欢景世子妃的*,我知道我比不过她&,但是她已经嫁给景世子了啊,所以……”

    “你现在就给我回南梁去!”顾少卿猛地甩开她&。

    翠微公主眼泪顿时流了出来*,垂下头*,但没哭出声&&,只默默地流泪。

    顾少卿虽然看不到她哭&,但凭借他的武功和灵敏,也知道她在做什么,他恼怒半响,压了压怒意&,回转头在她脸色用力地抹了一把*,生硬地道:“别哭了&&!”

    翠微公主睁着水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

    顾少卿见她的模样,某处坚硬的心软了一下,对她道:“收起你乱七八糟的想法。你以为云浅月是人人都喜欢得起的?不是与景世子有争锋的能力,连喜欢都喜欢不起。不是蠢人*^,谁又会去喜欢她?”

    翠微公主眼睛一亮,但还是道:“可是天下很多人都喜欢她……”

    “说你笨你还真笨^。喜欢和喜欢能一样?”顾少卿看着她,说话终于不再恶声恶气^^,如寻??谄溃骸疤煜孪不端娜?^&,多不过三五个**。那些不是凡夫俗子的人&,才敢去喜欢*。其余人^,也不过是敬佩她而已。而我*,就属于那个其余人。只敬佩她*&?!?br />
    翠微公主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再度问道:“那你……是有点儿喜欢我吗?”

    顾少卿偏过头,有些别扭地“嗯”了一声。

    翠微公主猛地站起身&,双手抱住他&,扑进了他的怀里,眼泪再度汹涌而出,“这么多年&,我成了南梁嫁不出去的公主^,人人口中的笑柄,但是有你这一句话,我也值了?&!?br />
    顾少卿冷硬的面容和暖了一下&,别扭地拍拍她^,“从今以后,再无人敢笑话你*&?!?br />
    翠微公主喜极而泣,用力地点头。从很小的时候&,她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上了他*&,那时候只是喜欢,多年下来,变成了爱和执着&,若是这一生*,不能嫁给他*,不能陪在他身边,她宁愿去死*。如今幸好,幸好他要她,也有点儿喜欢他^,这就够了^。她不多求*。

    顾少卿见她一直哭,皱眉推开她&&,“别哭了&!难看死了?&!?br />
    翠微公主松开他*,暗暗想着*,这个人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对她说什么温柔的言语^。但她就是爱这样的他^。她掏出娟怕&^,擦了擦脸,有些不脸,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胸前一片湿迹,也给他擦了擦,问道:“既然你有点儿喜欢我^,干嘛还赶我走&^?”

    顾少卿看了一眼胸前*,到没有嫌恶^,对她道:“这里是战场,是兵营&^&,虽然如今没打仗^^,指不定那日就打仗了^,你待在这里做什么*?”

    翠微公主看着他,“可是我想与你待在一起*?*!?br />
    “来日方长*!”顾少卿正了颜色,有些忧心地道:“况且景世子妃如今还没回来^*,而且指不定会……”他不想说凶多吉少的话^&,顿住不说&,对她道:“我会派人护送你回南梁皇宫^,你归京之日&,将军府就会有求娶聘礼送去给你。不明不白跟着我做什么^?你放心^!待景世子妃回来,景世子收服了河山*,我会明媒正娶娶你&&^?&!?br />
    翠微公主闻言点点头^,皇室的公主大多刁蛮任性^,但是她已经被顾少卿磨没了任性*,乖巧地点点头,“好^*,我回去等你&?!被奥?,她讨好地问他^&,“今日不走,明日再离开好不好?我还没与你好好相处&?^!?br />
    顾少卿似乎不太适应这种亲近,这些年他一个人习惯了,没有娶妻的打算,久而久之,几乎忘了自己已经到了娶妻的年龄,脸有些红&^,别扭地点头,“好?&&!?br />
    翠微公主欢喜地看着他&&,少女脸上的笑容如此明媚^,也点亮了顾少卿的心。

    一日一晃而过&&。

    第二日^,顾少卿派了近身亲卫*,护送翠微公主回南梁,与她一起回去的还有容景下的一道许婚旨意。翠微公主数年追求&&,终于求得了圆满&。

    翠微公主离开后^,兰城又传出天圣新皇病危的消息&,这一次,比上一次似乎更重,据说天圣新皇已经陷入了昏迷。

    南疆国舅想要请旨出兵兰城*,一则是为了探听天圣新皇的消息,二则若是他真是病危^&^,可以趁机出兵*,收复兰城*,那么等不及夜轻暖翻盘,江山便在握了^。但是想到景世子妃还没消息,他也能体会容景的焦虑紧绷几近崩溃的心情,不敢去请旨逼急了他&^*。

    虽然他想请旨而未敢请&^*,但是容景却在此时下了一道命令,吩咐所有将士议事帐议事&*。

    此命令一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要出战的命令,人人顿时打起了精神&^,前往议事帐。

    南梁国舅喜忧参半&,也连忙前往议事帐。

    容景出了中军帐,到达议事帐时&,所有将领已经在此等候&^*。他吩咐人摆开兰城和马坡岭的地形图^^,开口为众将士解析。

    众将士都认真地听着^。

    容景的话语简单&,有重有轻地说了几处地貌^,之后又说了主意事项*&,以及布置**。这一次^,没采用集思广益,而是他一人独断&。之后^,果然如众将士猜测的一般*,他吐出一句话^,“今日出战&,攻打兰城^!?br />
    众将士都看着他*,整齐一致地大声道:“愿随世子赴汤蹈火?!?br />
    容景点点头*^,没有什么情绪地调兵遣将&,兵分七路,他一共设了二七一十四个计谋。每一路大军*,都有计中计*,谋中谋*。

    众将士都有接到令箭&,全军出动**,人人兴奋不已&&。因为他们在马坡岭已经按兵不动了几个月&,早已经憋不住了&,想要大干一场*。

    容景调兵遣将之后,摆摆手&,“今夜子时出战,都去备战吧*!”

    “是!”众人整齐一致地拿着令箭出了议事帐&。

    容景也出了议事帐^,静静地站在军营中*,看向东方,艳阳高照&^,阳光打在他身上&,月牙白锦袍泛着丝丝华光。他背负着手*,眸光迎着阳光*,将里面的所有情绪都暴露在阳光下*&。

    入夜子时^,马坡岭五十万大军^,按照容景筹谋,全军出动^,攻占兰城&。

    七路兵马&&&,在到半路时*,不约而同地遇到了兰城出战的天圣士兵,两军打响了数月以来的第一战&。显然*&,兰城也早有准备。且准备万全^&^,丝毫没有因为容景的七路兵马而慌乱。

    两军交战中&,天圣所有将士和兰城所有将士都倾巢出动&,但独独两个人没有安排*。一个是马坡岭的容景*,一个是兰城的夜轻染&。

    子夜,容景出现在兰城总兵府的院落中&*,并没有刻意避着人*,飘身而落后&^,也没有立即进主院的主房门&,而是立在了院中&*。今日夜色极好^,一轮明月照下,大地清辉&。他月牙白锦袍的身影如天空洒下的明月光,分外惊艳^。

    兰城总兵府守护的隐卫开始没发现容景来^,待他立在院中时才看到*,齐齐惊骇&,纷纷现身^,将他用剑围住&^。夜氏隐卫在这所院子布置足足有千人之多&。

    容景周身霎时刀剑林立*,但他仿若不见^,而是静静地看着那间主院&^。

    夜氏隐卫都持剑谨慎地指着容景^^,并没有立即动手**&。气氛一度凝定。

    过了片刻^^,主院主屋内忽然传出夜轻染虚弱的声音^^,“容景*,你今日是来看看我死了没有&^,还是来想确定她死了没有?”

    “你还活着*,她自然是也活得好好的?!比菥暗?**。

    夜轻染忽然冷笑一声,“你还不知道吧*?她身上中的不是什么生生不离*&,而是生死锁情。你可知道生死锁情?那是云族上古禁术&,被誉为云族的万灵之毒**!?br />
    “不用你告诉*,我自然知道?!比菥暗?。

    “你恐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亘古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万灵之毒,天地无解?*!币骨崛舅坪跗⒉怀?&,猛地咳嗽了两声,又道*&,“你是否疑惑为何夜氏会有这种灵术流传?”

    容景沉默地看着他所在的房间*&。

    “你以为只有你们慕容氏在这片土地上流传了血脉几千年吗^*?你以为只有你们慕容氏的人天纵英才**,惊华滟滟吗&?你错了^!夜氏也在这片土地上流传了血脉几千年&^。夜氏几千年前也出现了一个人物*。那个人天纵英才&,过目不忘^^,且天生异眼^^*,能窥探灵异之术&。且机缘巧合&,拜了一位隐世高人为师^,传他绝学^^*。他学成之后,自认天下无所不能之事^。上天厚待他,给了他太多好处*,必也伴随着他太多坏处^。太过狂妄&,不可一世&。想独霸天下*,一统山河&。那时&,云山未隐世*&^,是天下一处独立的存在。他打算先挑云山&,让世人看看*,云山不是不可撼动^!币骨崛酒⑺坪醪晃?*,慢慢地叙说着^,“他到了云山之后,遇到了云山神女。也就是那个穷尽毕生之力^,启动了云山禁术&,引情花之魂与他们合一,研制了三颗锁情药的女人*&?!?br />
    容景目光平静^,静静听着。

    “你当为何如今云山还在^?那是因为*,当年那个人前往云山之后&,他爱上了当时的云山神女*。云山神女也爱上了他*。但是他心中装有天下&,即便爱一个女人^,也阻止不了他灭她家国。而云山神女即便爱他,也受云山历代规矩束缚,必须嫁给云山少主,不能另外缔结姻缘&*。所以&,同样相爱不得*。但是她不想他灭自己家国^,不想云山因为自己爱的人而毁&。便绞尽心思,想尽办法*。她本来就是那一代天纵英才的女子*,是当时唯一一个练成通天咒的神女^*,自然天赋极高^^^。终于让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后来用她全部灵力和她爱的人的灵魂^,引情花之魂,制成了的生死锁情**,她给她和她爱的人一人中了一颗^^*。中毒之后,神女耗尽精血而死^,那人也跟着死在了云山*?*!?br />
    容景挑了挑眉,淡淡道:“你对几千年的过往倒是清楚*?*^!?br />
    “这是夜氏秘辛*,我如何能不清楚**?”夜轻染嗤笑一声^,“他们死时*,未曾大婚*,无子无女。但他有一个侄子,云山族主念神女守护住了云山&,不追究她为护云山而死的责任*,感于其情&,便恩准了他们合葬。他侄子敬佩其叔^,为他们埋骨合葬,暗中收取了那最后一颗药。从此励志,效仿其叔^^,争霸天下^。他一人之志,延续子孙。数千年后,终于,夜氏出了个夜卓兰&,一统了天下*?!?br />
    “果然是有因必有果*&?*!比菥暗?。

    “世人不知生死锁情**,杜撰了无数揣测&,只说生生不离,却不知*,生生不离的是身体^*,而生死锁情*,锁住的是生生世世的情根^?*!币骨崛竞咝σ簧鵡,“容景&,你当为何那颗药留了数千年*^,一直未用^,而是留到了这一代^,留到了云浅月的手里&&?”

    容景挑眉。

    “那是因为*,我出生之日&,夜氏帝师夜观星象&&,观出了我的情劫出在云王府*。在云浅月出生时*,应验在了她的身上&。便为她下了生死锁情&*?!币骨崛居锲涟?,“中了两颗生死锁情者&^,一人死,一人必死*,而滴了我的血^^,一人中生死锁情者&*,她会成为我的附属品^^。她陪我生^*,陪我死&,但我不会赔她死。这也就是皇伯伯给她下生死锁情的原因&。否则你以为,皇伯伯真会将夜氏江山未来继承人当做赌注^,压在她的身上&?岂不是自取灭亡^*?”

    容景脸色昏暗,声音低沉,“如今难道夜氏不是在自取灭亡&?”

    夜轻染哈哈大笑,“容景,你如今该想的不是夜氏如何*,该想的是你的女人是否还能活着回来^^?”

    “你的血引了生死锁情,中在她身上^。若是她解了生死锁情,活了的话^,是不是该死的那个人会换成了你&?”容景忽然问&&。

    夜轻染顿了一下^,冷笑道:“你这么确定她还活着&?”

    “她自然会活着!”容景肯定地道**。

    “这话也只能安慰你自己&!若是你能真的肯定*,又怎么会跑来这里一趟看看我死没死^?”夜轻染忽然挥手打开了窗子,月光射进房中^^*,他身穿单衣伴倚在床上,对他道:“可惜了^*,你看到我没死&,而且也不会死&。而你的女人&*,她的确是解除了生死锁情^^,但是解除了又如何^?还是身体死在了云山&,魂魄飞去了天外^,永不超生了^?!?br />
    ------题外话------

    面对一群不好好学习只盯着景月的小喷油*^,我日日顶着小强的精神坚持日更新*,容易么我……~(>_<)~

    月初了啊,见到曙光的一个月,月票是不是该给力些?么么哒!明天见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1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一十章 千年秘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1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一十章 千年秘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