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生死锁情

    今夜没有月光,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云浅月出了房门,就见门口站着一个黑影^,正是上官茗玥,她向他走去。

    上官茗玥等她走近^,看了她一眼道:“走吧^*!”

    云浅月点点头,跟在他身后。

    二人刚走不远,一个小黑影从后方追来^&,跳上了云浅月的肩膀。她一怔,见是火灵,对它道:“你回去&*!”

    火灵“唔”了一声&,趴在她肩膀上不起来^。

    上官茗玥回过头,看了一眼火灵,对她道:“带上它吧*^!”

    云浅月挑眉&,看着他^,提醒道:“这是谢言的宠物?!?br />
    “它在外面游荡了这么久,被人日日养着,如今也该回家了^*?&*!鄙瞎佘h道。

    云浅月一怔,看向火灵&。

    火灵看起来没睡足,扒着她肩膀有继续睡的架势。

    上官茗玥再不多话,转身进了那间昨日给云浅月解毒的暗室。

    云浅月知道他应该是要走暗道^^,将火灵从肩膀上拽下来,抱在怀里,跟着他走了进去*^。

    二人走进,暗室的门无声无息地关上*。

    暗室黑暗,上官茗玥并没有掌灯照明*,而是打开机关**,走在前面**,云浅月跟在他身后一步距离。每走一段路&&*,他动一下墙壁的按钮,一连转换了几次路径***,半个时辰后^&,二人出了暗道,来到城外*^。

    入眼处&,眼前是一座大山*,没有道路*。

    上官茗玥抬步上了山^,云浅月四下看了一眼,跟着他上山。

    天色漆黑^&,但二人目力极好。所以*,上山的路并不难走^。

    走到山头时&,隐隐听到远处城门口传来玉紫萝的喊声,应该是发现她和上官茗玥离开&,追到了城门口,但天色漆黑^,上官茗玥带着她徒步而行,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她无从查找,只恼怒地大喊了。

    喊声极大,这般声音,怕是全京城的人都被她喊醒了*。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向城门口。

    “别理她^^&*!”上官茗玥脸色难看地看了一眼城门口&。

    “我是答应她解毒让她跟着的&?!痹魄吃露运?。

    “她还有没多少十日就及笄了*,若是跟了你去云山*,谢言如何能同意?她的性情还不将云山炸开了锅,你确定能带着她?”上官茗玥挑眉^。

    云浅月颔首,“倒是忘记她答应谢言及笄后就与他大婚^,走吧^!”

    上官茗玥翻越过山头*^,云浅月不再理会玉紫萝的喊声^,跟着她翻过了大山。

    过了这一处大山*,又翻越了两处大山,之后,眼前还是一片绵绵群山*。

    云浅月终于忍不住出声^^,“你这是带着我一直翻山越岭了^?就这么走下去?”

    上官茗玥头也不回地道:“我走的这条路是最近的路^*,但都是山路^,不能骑马坐车,只能步行^,你若是连这点儿苦都吃不了的话,我看毒不必解了,孩子也不必要了?&^&!?br />
    云浅月脚步顿了一下*,问道:“需要走几日&?”

    “半个月!”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问&。

    天明时分&,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翻越了六座大山,如他所说,前面依然是山路。云浅月到没觉得累&,上官茗玥打了野味^,烤了吃,之后*,二人继续行路。

    第二日^*^,总算看到了一小片村庄^,上官茗玥显然是这里的熟客^&,寻了一家只有一位老婆婆的人家落了宿^。老婆婆别看年纪大了,腿脚却利索*,人也热情*,烧了水,让二人沐浴,睡了个舒服的安稳觉^。

    第三日,继续行路&。

    第五日的时候,云浅月的脚下磨起了泡*&,走路不适*&,渐渐慢下来。

    上官茗玥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一直不拿自己当女人,如今知道自己娇生惯养了*?才走几日,你就受不住了^?一两个月前你骑马去迷雾山救夜轻染的时候不是很厉害?”

    云浅月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反驳道:“我什么时候不拿自己当女人了*?你不用处处看我不顺眼,不给我好脸色看*,骑马是骑马**,走路是走路^。这些年我是没如此走过路*&。就是娇生惯养*,又如何*?你能把我怎么着?将我塞回我娘肚子重新生我?重新锻炼我^?”

    上官茗玥没料到她恼怒之下吐出这么大段话&,一改这数日来的话语稀少&&,以前的牙尖嘴利似乎回来了,他看着她^,一时没了声。

    云浅月狠狠地挖了他一眼,别扭着向前走去。这般的深山老林,多荆棘石子,极不好走。她如今怀了孕**,自然一再小心,每走一步都尽量踩稳了再走,自然费脚上的力气。

    上官茗玥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走到她身边^^&,弯下身^,刻板地道:“上来,我背你^?!?br />
    “不敢劳您尊驾*&!”云浅月不买账&。

    上官茗玥忽然笑了,看着她,“你赌气什么^?若不是看在那个混蛋的面子上,我会管你*?女人就是女人,就应该做女人的事儿,以后认清楚自己是女人,别夺男人的活干^^,听到了没有^&?”

    云浅月知道他是报以前被她反算计的仇呢!看着他不答话&。

    “上来!还要我说几遍&?”上官茗玥加重语气*。

    云浅月犹豫了一下^^,想着他是容景的兄弟&&^,她是容景的女人&,她肚子里怀了容景的孩子,他的侄子或侄女&&,容景父母早已经不在,他算是容景最亲的人,也就是他最亲的人。这时候不用他什么时候用?不用白不用^。想到此&&^,二话不此&,二话不说,扔开了小狐狸*,趴在了他后背上。

    上官茗玥看透了她刚刚露出的心思^,瞪了她一眼*,骂道:“果然是一肚子弯弯肠子的女人&&?!?br />
    云浅月不吭声,闭上了眼睛^。

    上官茗玥背着她向前走去&?;鹆樵谠魄吃碌幕忱锼思溉站?*,如今精神了,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显然对这一条路很熟悉。

    一连两日&,上官茗玥都背着云浅月走路。

    第三日的时候,云浅月脚上的泡养好了些,过意不去地不再让他背着了&。

    上官茗玥看了她一眼*&,不置一词,任她自己走路。

    几日相处以来*,上官茗玥倒是不再对她动不动就冷脸了,云浅月大约因为怀孕的关系&^,也找回了几分曾经的性情*。

    半个月后,二人来到一片森林外,森林是黑色的&,如黑暗的漩涡^,似乎只要人一旦踏入*&,就会被森林吞噬。

    小狐狸却欢喜地窜了进去*。

    上官茗玥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她道:“跟紧了,被阵法困住的话^,别怪我不救你?*!?br />
    云浅月知道他也就嘴上说说,若是她一旦有个什么事情,最先救她的人一定不是她自己&,而是他*。这几日也领教了,她但分露出不适来,他便死死地盯着她的肚子,似乎比她还紧张,她想笑*,却暗暗压下&*,点点头&,跟上他&。

    进入森林后,阳光便被隔绝在外*。如黑了天一般,入眼处黑洞洞的,似乎踏入了鬼门关一般,森森凉凉的冷意&*。

    “这个林子叫什么名字*&?”云浅月看着每一棵树怕是活了数千年不止*^,低声问。

    “黑风林!”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点点头,天下这样的林子不是没有,但如此大片的林子,一入内便伸手不见五指,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个时辰后,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走出了黑风林*&,眼前是一片湖水青山**&。

    此时正值响午*,太阳高悬,入眼处,青山静静,碧水幽幽。湖水的两岸,是大片的稀世名种的玉兰花。在天下其它地方早已经绝种^,这里却青山两岸都是兰花^。

    目光放远^,越过碧湖*&,只见有一处青山如一道翡翠色的屏障一般竖立在那里,倒影着碧湖中的水和两岸的兰花,分外明丽*。

    越过青山屏障^^,远方是层层叠叠的山峦**,云雾缭绕&,山峦上隐隐有宫殿高耸入云*^,如画中一般。世外桃源怕是也不足以形容这一处的极美景致&。

    但是多少人能走过黑风林来到云山?

    怕是寥寥无几&。

    云浅月看着眼前*&,轻声道:“这就是云山吗*?”

    上官茗玥瞥了她一眼,骄傲地道:“这里自然是云山?&&!?br />
    云浅月沉静片刻&*,低声道:“的确不能让凡尘污垢污染了它,云山的历代掌权人不让云山涉足红尘是对的。这一处人间仙境,若是涉足红尘&,早晚有一日会毁了&*?!?br />
    “两千年前这里也曾经血腥弥漫过^&,更险些让云山成为天下至尊王山。但终究是因为一个女人让出了王权&,又隐没了云山*?*!鄙瞎佘h看着那处青山屏障道。

    云浅月也隐隐知道两千年前的事情&,对他问,“你自小生长在燕王府,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上官茗玥嗤了一声^^,“若是没有云山的人接应我,十个我也找不到云山?!?br />
    云浅月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云山虽然不涉足红尘,但是有血脉却分流在红尘&&^,灵术也因此被分流*。五年前,上一任云山家主卸任^,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无人继承云山,我送上了门*,自然成就了他。于是被留在了云山?!鄙瞎佘h难得给云浅月解释^。

    云浅月点点头*,上官茗玥灵术庞大,天纵英才,能继承云山^&,也不奇怪。

    “走吧!”上官茗玥当先踏上碧湖中的一叶扁舟**^。

    云浅月跟着他走了上去。

    湖水静静,不用人划船&,便顺流之下*。水面清澈,可以清晰地看着水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鱼&。都是稀世名品&&^。

    半个时辰后,二人来到岸边,青山屏障外&。

    这时&,青山屏障打开***,从里面显出一群人&,当先三位是须发皆白的老者。后面有男有女,大约几十人之多&。一行人出来后^,对上官茗玥叩拜&&,“恭迎少主回山^,恭迎神女回山^^*!?br />
    云浅月一怔,看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摆摆手,对当前三人问^,“三位叔伯可是按我传回的消息准备妥当了?”

    “准备妥当了!神女回来之后,就可以进行*?!比舜蛄孔旁魄吃?*^,齐齐颔首*^。

    上官茗玥不再多话^,也不给云浅月介绍这些人&^,抬步进了青山屏障&。

    云浅月虽然对这些人对她的称呼疑问*,但也不问*^&,抱着火灵跟着走入^。

    “是云灵,小云灵终于回来了^!”一个女子惊喜地看着云浅月怀里的火灵道*。

    云浅月脚步一顿,低头看向怀里*,它是叫云灵**?不是火灵**?

    “云灵是守护云族神殿的神物&&,是云族每一代神女的护身灵宠*^,神女一日不回云族,它一日不归主&。否则你以为谢言养了它这么多年*^,会那么轻易地给了你?神狐有灵性,是认主的?!鄙瞎佘h回头看了一眼**,算作解释^。

    云浅月沉默。

    上官茗玥不再说话,向山上走去。

    三位老者和众人跟在二人身后^^*,三位老者面容谨慎,并不再言语&,后面的年轻男女低声交谈着&。云浅月细听之下,只听他们道&,“少主和神女多般配啊&,可惜*,神女已经嫁了人了?*!盺,她看了一眼前面走的上官茗玥**,有些好笑*。

    一路走上山,后面人的谈论声并不避讳她^^。

    云浅月想着云山只不过是一处躲开了红尘喧嚣的净土而已,这里生存的人^^^,除了会灵力外,其实与寻常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上了山顶&*,层层叠叠的宫殿尽在眼前。真有一种仙山的飘渺和脱离凡尘之感&。

    来到一处宫殿门前,上官茗玥对云浅月道:“你歇在这里^?^&!?br />
    云浅月点头&。

    “你们两个侍候她?^&!鄙瞎佘h对后面两名女子吩咐*。

    “是^,少主!”两名女子容貌娇美*^,清脆出声。

    上官茗玥丢下这两句话,再不多说&,也不多逗留*&^,转身离开了这座宫殿*。三位老者和其余的人立即跟着他离开了。

    “神女^,奴婢叫蓝翎^^*!”一个女子对云浅月自我介绍。

    “神女*^,奴婢叫紫琪!”一个女子也介绍自己。

    云浅月看着二人*,沉吟片刻,斟酌着对她们道:“我叫云浅月**,慕容氏容景之妻*。你们可以叫我浅月小姐,也可以叫景世子妃*?&!?br />
    二人闻言对看一眼^,从善如流地选择前者**^,“是,浅月小姐*^?!?br />
    云浅月转身走了进去。对于云族她是知道一些事情,但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云族少主^、神女、三堂长老&*,云族也是按官位分制。为什么称呼她为神女^,她到没心思探究这些&&,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解毒**。

    蓝翎和紫琪将云浅月请进内殿,侍候她沐浴换衣*&,之后摆上饭菜&&&,她用罢饭后**,二人将床铺好*,落下帘帐^,点燃安神香,请她休息。

    二人不多话,将她照顾得极为周到^。

    云浅月的确是累了&&,从天圣皇宫&,奔波到马坡岭,从马坡岭又奔波到东海*,从东海又奔波到云山*。这么久以来^,她都未曾得到好好休息?;蛘咚嫡饷葱┠昀?^^,她处处筹谋*,精于算计^,每日都活在棋局里,也未曾真正得到休息*。云山有一种令人安宁的气息,不多时*,她便睡着了。

    也许因为身体本身的原因,又加之怀孕*&,她睡得极沉,这一觉直到睡了两日才醒。

    醒来的时候&&^,正是正午^。阳光从窗外打进内室,有一种暖暖的明媚。

    云浅月翻了个身,在床帐里又躺了片刻,才推开被子坐起身。

    她刚有细微的动静,外面便传来蓝翎的声音^,“浅月小姐&&,您醒了吗?”

    “醒了!”云浅月应了一声*&。

    蓝翎推开房门进来*,温暖的阳光也跟着射进来&,她对云浅月笑道:“少主说您应是睡两日才会醒,让我们别吵您。如今果然睡了两日*?!?br />
    云浅月下了床,在她打来的水里净面,随口问道:“你家少主呢?”

    “少主也歇息了一日,昨日便和三位长老商议为您解除灵毒之事^。商量了一日,才商量出一个最可行的法子来,应该稍后就过来带您去万年寒池了^?&&!?br />
    云浅月动作一顿,看着她&^,“灵毒?”

    蓝翎见她似乎不懂,轻声解释*^,“您中的毒其实不是生生不离^,它是比生生不离还要厉害的毒,生生不离不过是云山外面的人不懂得这种毒*&,给传讹杜撰了名字*。它的真实名字其实叫做生死锁情。在云山被誉为万灵之毒^,是最毒的一众禁术^?!?br />
    “生死锁情^?”云浅月挑眉,第一次听说这个毒不叫生生不离,上官茗玥并没解释&。

    “对*,是叫做生死锁情?!崩遏岬愕阃?*^,尽量给她解释明白一些,“就是用锁魂术**,锁定了您的情魂。您知道*,人都有七情六欲^,是锁了您的**&*&。而这种毒^,毒的不止是您的身体^&,而是毒了灵魂*,它贯穿的是您的神思*,让您摆脱不能&?!?br />
    云浅月看着她,抿唇道:“能说得再明白些吗^?”

    蓝翎点点头^,继续解释道:“奴婢虽然生在云山,但对禁术也不是太懂,您知道*,一般人是学不了云山禁术的&&。只听三堂长老和少主谈论的时候听了一些。据说生死锁情这种毒^,一旦真正的发作,生死是小,生生世世不能摆脱是真。也就是说&,您哪怕死了^,来生也会同与你同中生死锁情的人继续纠缠&,死也不休?*^!?br />
    云浅月眉头瞬间拧紧。

    “不过您放心,既然这种毒是云山几千年前一位神女研制出的,如今您来了云山*,一定有办法解除了它^?!崩遏峥砦吭魄吃?,回身见上官茗玥出现在门口^&,立即见礼^&,“少主*!”

    上官茗玥看了蓝翎一眼,蹙了蹙眉&,对云浅月道:“既然醒了&,就随我去寒池吧^!”

    ------题外话------

    本文与《妾本惊华》有些关联很正常&,毕竟涉及了云山。但其实还是很多不同,《妾本惊华》里^,云山是主旋律*,本文云山不过是个小辅助。等更的同时&,亲们可以温习一下《妾本惊华》后面*&,今日我温习了一下鸾儿上云山挽回云锦,被一剑刺伤*,真心觉得虐得爽了一下*,突然不觉得小景和小月分离是虐了,这简直是小儿科嘛!后来容景绝情弃爱&&,鸾儿小女儿心地讨好挽回,绝对治愈系……o(∩_∩)o~

    当当网《纨绔世子妃》第二部今日到货,我的亲笔签名+Q版人物图+古风插画^^,想要收藏的亲,建议提早下单^^。现在有些亲过来找我说买的第一部里面没有赠送东西^^,我觉得是因为入手晚了,没赶上第一批首印&,有些附加赠送的东西是只限于首印的&。

    另外&,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哦^^。亲们*^,呼叫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八章 生死锁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八章 生死锁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