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深夜启程

    上官茗玥丢下一句话*^^,抬步走了^。

    云浅月看着上官茗玥,他的背影清冽阴沉*,带着隐隐怒意,正午明媚的阳光打在他身上^,似乎也不能让他沾染上阳光的味道^。她的怀孕^,将最大机会解毒的那个办法扼杀在摇篮^。这样一来*,让九仙山师祖和三僧三道白白奔波一趟*^,也让她爹娘数载苦苦钻研的解毒之法毁于一旦*。他是该怒的*,但是她在他的怒意下分明地感觉到了自己心中跳跃的喜悦^。

    在听说怀孕的那一刻,这种喜悦无法言说*。

    她也未曾想到在马坡岭军营的那一夜,她会怀上身孕。

    这样的一个生命*,是怎样的生命?很难想象,它在深入骨髓的毒里生长着*,而且正在发芽。她甚至害怕再也不能回到天圣,见到容景,祈求上天厚待她^,让她能留有一命。已经做好了这一辈子都不再有孩子的准备*,却不想它突然到来,而且遂不及防。

    对别人来说,可能因它的到来是一个意外且阻止了她能够解毒的最大机会^^?**?墒嵌杂谒此?,她只有泼天的喜悦和庆幸^^。庆幸和惊喜于她的身体里也可以孕育一个小生命,是属于她和容景的孩子。

    它如今就安然地长在她的身体里^^^,与毒并存***。

    她的手放在小腹处*,它还太小,感觉不出来^,但是已经让她升起一种为人母的骄傲*。它能在这样一具有毒的身体里存活,该是何等的坚韧*。让她如何还再敢惧怕*,懈怠,没有信心^?为了它*,她也必须解了生生不离。

    “我也摸摸^!”玉紫萝走过来^*,好奇地伸出手也去摸云浅月小腹。

    玉青晴一把打掉玉紫萝的手^,对她嗔了一眼^**,“刚怀孕,能摸出什么*?”话落*^^,对云浅月道:“这一夜半日你也折腾得累了,去休息吧*!明日启程去云山,你必须保存体力!?br />
    云浅月点点头^***,抬步向房间走去^^。

    玉紫萝立即跟上她^,玉子夕也连忙追着跟了去^^^。

    “师祖和几位大师随朕去休息吧!”东海王对九仙师祖和三僧三道让礼**。

    九仙师祖点点头^,一行人随东海王离开了归雁居*。

    “子书^,你受了内伤**,也赶紧去调息吧*!”云韶缘拍拍玉子书的肩膀,“明日我和你姑姑随她去云山^,你就不必去了。毕竟东海离不开你?!?br />
    玉子书摇摇头^*,“让子夕随父皇铺政*,他也大了*,磨砺出来了,可以独当一面^^。我不放心云儿,明日也随她一起上云山?*!?br />
    云韶缘闻言看向玉青晴^^^。

    玉青晴看着玉子书^,点点头,“也好^*,夕儿是该锻炼一番^*。你和云儿知交甚深^,小景不在她身边,你也是她的支撑***?*!?br />
    玉子书点点头。

    三人不再说话**,离开了暗室门口*。

    云浅月回到房中*,火灵见了她**,高兴地蹦到了她的怀里^,她伸手接住它^,摸了摸她的皮毛,想着十个月后^*,她也能这样抱着孩子了*,心便温暖得无以复加。

    “小东西,你快下来**!”玉紫萝惊呼一声,上前就要夺云浅月怀里的小狐狸*。

    云浅月看着她紧张的模样*,好笑地道:“紧张什么?它没有重量,况且我也不至于娇气得怀了孕便什么也做不了*?!?br />
    玉紫萝顿住手*,盯着她肚子看**^,还是不敢相信*^*,“真怀了孩子?你没有感觉^?”

    “不足一个月^^^^,若不是昨日进暗室里面的人都是医术高手,也不能查出来。我自己都没发觉*^?!痹魄吃卤ё判『曜诹巳黹缴蟐^,她主观地认为不可能会怀孕,从来没往这方面想,却不想给她来了个天大的惊喜^**。

    玉紫萝嘎嘎嘴,挨着她坐下^,眼睛还是不离开她的肚子,怀疑地道:“你身体这么毒^,这个孩子能留住吗^?”

    “不能留住也要留住**?!痹魄吃伦旖乔崦?*。

    玉紫萝抬眼看着她,轻声道:“你真不将怀孕的消息告诉姐夫*?”

    “不是不告诉,是不能告诉。笨丫头*!”玉子夕走了进来*,也挨着云浅月坐下***,看着她的肚子道:“难怪上官生了那么大的气,这回他肩上的担子重^*,不仅要保住你的命,还要保住这个孩子的命。连九仙山师祖都没办法的事情,若是云山再没解毒的办法**,这可真要命了^?**!?br />
    云浅月沉默不语。

    “二姐姐,你就没想过……”玉子夕看着她,试探地道:“打掉这个孩子的话*,那你……”

    “不可能^^!”云浅月断然道*。

    玉子夕立即住了嘴*^*。

    玉紫萝瞪了玉子夕一眼。

    凌莲、伊雪端来饭菜^,玉子夕^^^^、玉紫萝从昨日云浅月进了暗室也在外陪着等结果没用膳。此时^,二人止住话^,和云浅月一起坐在了桌前*。

    用过饭后*,云浅月对玉子夕道:“去你府里将玉燕归抱来*?!?br />
    玉子夕一怔,“你不休息?那个小子很闹腾的^*?*!?br />
    “我不累,你去抱他来^**?^!痹魄吃乱∫⊥?,想着她从来到这里还没见到夜天赐^^,明日去云山了^^,云山距离京城还有数千里之遥^,不知何日是归期,总要见夜天赐一面^。

    “好吧,我这就去抱他来*?!庇褡酉Φ阃?,起身站起来出了房间。

    玉紫萝见玉子夕离开^,拉着云浅月研究起她的肚子来**^,重点猜测她肚子里是男的是女。

    云浅月也喜欢这种猜测,二人低低地说着话^,从是男是女*^^,猜测到长得像谁^*,又猜测到它长大后性情随谁*,最后说起了要提说起了要提前准备小孩的衣服什么的,姐妹二人说得欢喜**,偶尔露出笑意。

    这一刻的云浅月*,没有深沉心思^*^,有的只是为人母的纯碎^*。

    二人正说着^*,归雁居外面传来脚步声,其中一个人的脚步声熟悉^,云浅月识得是华王府大管家陈伯**^,另外一个脚步她听得陌生^,到也不在意*^。

    玉紫萝却竖起了眉头^*,脸色顿时不好^,“她来做什么*^?”

    “谁^?”云浅月挑眉***。

    “菱钰那个死丫头^!庇褡下芑鼓蘸拮帕忸诙孕谎杂行乃嫉母泶裆?*^^。

    云浅月想着东海王和皇后感情极好*,皇后生有二子三女*。玉子书^*、玉子夕、玉洛瑶*、玉紫萝四人她都见过不止数面^,唯独这个玉菱钰她到还没见^。她来那日没见到^*,在东海这几日也没见到^。难得今日她自己上门来了*。

    “让她离开^**,不想看见她^**!庇褡下芷鹕碚酒鹄?,看态势是要去撵人*^^。

    云浅月拉住她^,对她道:“早先是你对谢言没意思,嚷着嫌弃人家老^。菱钰便放纵了自己的心思,这原也怨不到人家^*?!?br />
    玉紫萝顿时恼怒^^^,声音加大,足以传到外面**^^,“她是姐姐,我是妹妹*,抢妹妹的男人,像什么话^?就算我对谢言没心思*^,但我们有婚约*,她也不该对他有心思*?!?br />
    云浅月听到归雁居外来的脚步声顿住^,她对罗玉笑了一下^,也没控制自己的声音**,照样传了出去*^,“男人如衣服,姐妹是手足*^*。相信这个道理她不会不懂的。谢言那等人物,不招惹别人待见的话,你也不见得会喜欢*^*!?br />
    玉紫萝瞪眼*,“什么叫做男人如衣服^?她要是去抢你的容景,你会干**?”

    “她也抢不去^^!”云浅月道:“有些人的缘分是命中注定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容景对我一心,别人抢不走^^,我有什么可担心?天下女人都喜欢她^*,我更是骄傲^*。谢言有人喜欢*^,但他独独喜欢你*,等你这么多年*^,你该骄傲*!?br />
    玉紫萝气小了些*,嘟囔道:“你自己一身是毒^**^,如今还有心思劝解人^,真不明白你!?br />
    “正因为我一身是毒^,才明白有些东西难能可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缘分是靠修来的^*,无论是夫妻^^,还是兄弟姊妹朋友。都是难得^,更该珍惜?*^!痹魄吃虑崆嵋惶?*,这话是说给玉紫萝听*,也是说给外面的菱钰听*^。

    玉紫萝也是聪明人,向外面看了一眼*^,又坐了下来。

    归雁居外面的脚步声停顿了许久^^,又缓缓走来^,伴随着一个柔美的声音响起,“陈伯^^*,你去忙吧^!我自己进去看二姐姐^*?!?br />
    “好,三公主您身体刚好一些,慢些走^^,老奴去忙了*?!背虏α艘簧鵡^,转身走了^^。

    玉菱钰不多时来到归雁居,径自向里面走来^*。

    云浅月看向窗外^,只见玉菱钰比玉紫萝年纪略大一些,容貌姣好,有一种病弱的娇婉,三分柔*^^^,七分怜^,一身宫装*,远远走来^,倒是应了林黛玉的那首诗^,“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曾经她将夜轻暖比喻林黛玉^,如今看到她,比较起来,夜轻暖到底不及她的我见犹怜^。

    她心中暗叹*^^,若是论美貌**,玉紫萝不及这玉菱钰**,玉紫萝向来性子野^^,大大咧咧*^,她有一种玉紫萝身上没有的女子婉约娇怜*,正是与玉紫萝相反的极端,虽然她不及洛瑶美貌*,但是比洛瑶看起来要女人的多*。难怪玉紫萝不喜她了。

    谢言能专情紫萝^,不被这等美人扰了心思^^,的确难得^*^。

    “看到她的样子就不喜*?^!庇褡下艿秃吡艘簧?*^。

    “你是羡慕她吧*!”云浅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羡慕她做什么?挤一下就能出水?*^!庇褡下懿恍嫉剜土艘簧?。

    云浅月不再理会她*^,笑看着门口。

    不多时**,玉菱钰来到门口^,隔着珠帘向里面看来*,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也不见刚刚在外面听到说她心仪谢言被撞破情事儿的尴尬**,对里面道:“二姐姐^,我是菱钰*?!?br />
    “三妹妹请进?!痹魄吃露酝庹惺?。

    玉菱钰挑开珠帘走了进来^*,看着云浅月赞道:“早就听闻二姐姐不同寻常,今日一见果然如是*,妹妹早该来看望二姐姐*^^,奈何这副破身子不争气^^*,二姐姐勿怪**?!?br />
    “你是身子不争气还是心思不争气?”玉紫萝不客气地看着她^^^。

    玉菱钰笑了一下,看着玉紫萝道:“四妹妹这是恼我对谢言动了心思了^^?其实你该谢我^^,若不是听闻我对谢言动了心思*,你岂能开窍^*^?”

    玉紫萝顿时竖起眉头***^,看着她道:“你什么意思*?”

    玉菱钰走过来^,挨着云浅月坐下,对她道:“就是你听到的意思*^,这些年^*^,你一直往外面跑。每回来一次^,都是口口声声对谢言的不喜*^,而你却不知道*,你的毒药*,在别看来却是蜜糖^^。本来以为你在外面有了心仪之人*,才看不上谢言^,我便忍不住对他放纵了心思*,后来这几年我也看明白了,谢言对我没心思*,一心等着你^。我是玉家的女儿^,骨子里也有着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骄傲。他不喜我^,我为何要下作地去夺了亲妹妹的男人**^?抢了他的话,弄得名声扫地**,众叛亲离*,岂是值得?所以*^,你也不必对我怨怼*。若是我早先不找了子书哥哥^,他也未必将我对谢言的心思透漏给你知道*。子书哥哥虽然和你近*^^,但我也是他的亲妹妹*^?!?br />
    玉紫萝哼了一声*,“算你识相^^!”语气到底是改善了^。

    云浅月顿时笑了^,对玉菱钰道:“三妹妹能看得透最好,姻缘天定,总有懂得欣赏你的那个人出现的^?**!?br />
    “我虽然想通,但到底是不甘心,还要谢谢二姐姐刚刚的话,令我醍醐灌顶?!庇窳忸谛α诵*^,眉眼绽开^*,分外柔美。

    云浅月含笑点头*^,承了她的谢意*^。想着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姐们^*。若是有嫡庶之分^,就不那么容易看开了*。骨血情分^,骨头断了*,还是连着筋的^**。

    玉紫萝和玉菱钰解除了隔阂*^,话语到也轻松起来^*,三个人闲坐着聊天^。

    半个时辰后^,玉子夕抱着玉燕归走进了归雁居。

    云浅月放开小狐狸*,迎了出去*^,她是想那个孩子了,他出生不多久,迫于无奈**,将他送来了东海^。如今时隔七八个月****,他该长大一圈了^。

    “哎呦,你慢点儿^^!”玉紫萝见云浅月脚步太快*,担心得跟着跳起来。

    云浅月放慢脚步,走到门口^,玉子夕也正来到,珠帘挑开*,她一眼就看到了玉燕归。他也看到了她^^,显然还识得她^,张开胖胖的小手就要找她抱^^*。

    云浅月刚要接过他^,玉紫萝一把抢过去将玉燕归抱在怀里^*,对她恼道:“你知道他多沉吗^?你看看,他在东海都被养成一个小胖子了^。你竟然还敢抱?你如今怀孕了,不想我告诉姐夫这件事情,你就给我安分点儿^,早点儿解了毒好滚回去*^,我可不想将来姐夫将我以没看好你的罪责扔去怡红楼?**!?br />
    “小题大做!”玉子夕瞪了她一眼,须臾,话音一转*^,对云浅月道:“他的确沉*^,你还是别抱了。你的身体本来就差*,怎么禁得住他*^^?”

    云浅月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比她自己还小心在意^,尤其是玉紫萝。她以前讨厌容景,后来不知道容景给了她什么好处,如此看着她^^,对她比对谢言还上心。

    玉燕归没到云浅月怀里^*^,委屈着小脸看着他*。

    云浅月笑着拍拍他的手*,轻声道:“我不抱小胖子*。你以后少吃些^,减肥知道吗?否则别说我不抱你,将来媳妇都娶不到^?*!?br />
    玉燕归“哇”地一声哭了。

    云浅月看着他雨水来得快,顿时好笑^,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板下脸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哭^^?*^*!?br />
    “听到没**?不许哭^!再哭的话我将你扔出去*^?!庇褡下芸醋呕忱锏男《?,恐吓道*^。

    玉子夕看着二人,忍不住将玉燕归从玉紫萝怀里夺回去抱进怀里**,“没见过你们两个这样的**,他还这么小,你们也忍心欺负他*。你们再欺负他****,我抱回去了啊?!?br />
    玉紫萝嗤了一声^,“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谁说的!我喜欢着呢*!白来的便宜^,谁不喜欢捡?”玉子夕得意地道:“最起码我不愿意大婚的时候,父皇不会逼迫我。他该逼迫的人是如今还没定下婚约,太子妃八字还没一撇的皇兄^。这可是我的小挡箭牌*^?*!?br />
    云浅月顿时好笑**^^。

    玉燕归显然听懂了几人的话*,止住了哭**,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对云浅月破涕而笑*^。他笑的时候^,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分外像他的母亲。

    云浅月伤感了片刻^,便令玉子夕抱着他上榻上玩*。

    半日一晃而过**。

    夜晚时分*^,玉子夕抱着玉燕归而来*^*^,玉菱钰也和云浅月告辞回了宫。

    玉紫萝黏着云浅月商量明日与她一起去云山的事儿*^,云浅月对她道:“云山是上官茗玥的地盘,得他带着我去**^,你去找他^^,他若是答应,你就可以跟着我去^,他不答应的话^,我答应也没用*?**!?br />
    玉紫萝闻言立即去找上官茗玥了。

    云浅月站在窗前对着蓝颜花看了片刻^,转身回了榻上*^*。

    深夜时分*,凌莲推开房门悄悄进来*^,对云浅月低声道:“小姐*,上官小王爷刚刚传来话^^,让您起床*^,现在就随他启程*!?br />
    云浅月怔了一下^,挑眉看着凌莲^^^。

    “上官小王爷说了^,只带您一人离开*,任何人也不准跟着,包括玉太子和主子,紫萝公主更不可能*,我们也留在这里*?^!绷枇簧岬亟馐偷溃骸霸粕搅角昀匆?*^^,不涉足红尘*^*。今日一如两千年前,不会因你破例*^*^^?^!?br />
    云浅月点点头*,没有异议,起身下了床。

    ------题外话------

    晚上喝茶,会造成失眠^^^。引以为戒*,分享给亲们*,千万别让这种悲催的事情发生…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七章 深夜启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七章 深夜启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