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双生之子

    春夏交替的东海国风暖日暖^,岸边开满了蓝色的花树&*&,正是东海的蓝颜花*。蓝颜花香阵阵飘来*,海风也沾染了蓝颜花的味道*?*;姑惶と胝馄恋厣?^,便令人感觉到了一种舒畅的气息,不同于天圣的压抑气息。

    云浅月迎着海风**&,看着岸边等候的人,一个人是玉子书,一个人是上官茗玥。她想着同样重活一世*,子书比她要幸运许多&*?^!岸9怀雒廊?*&,你们看看*,玉太子、上官小王爷*,还有他们二人后面的那几个男子&*&,样貌都是极好^*?*^!绷枇谠魄吃律肀叽贸ち?*,对于男子练就了不避讳大声评论的本事&&^。

    “嗯^&,是呢!”伊雪附和*&。

    “将你们两个嫁到东海得了?^!被涑錾芏?。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齐齐道:“将风露先嫁到东海?^!?br />
    风露小姑娘正看得起劲,闻言不满地噘嘴&^,“你们怎么说到我了*?关我什么事儿?”

    “你问花落,他让不让你嫁!”凌莲揶揄地看了花落一眼^&*。

    风露看向花落&。

    花落撇开脸,不以为然地道:“嫁就嫁呗&,将你们几个都嫁了^?^^!?br />
    “她若是真嫁了别人**^,到时候你可别急眼*&?*!币裂芩?&^。

    风露立即道:“花落哥哥才不会急眼呢^!她恨不得我早点儿滚离他眼前,免得他日日看我不顺眼*?!?br />
    花落本来要反驳凌莲和伊雪的话*^^,闻言转头瞪了风露一眼,对她道:“就你这样笨都笨死了的样子*^,哪个男人会要你?&^!?br />
    风露顿时委屈,“我一直很聪明的,小主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得很好&,在凤杨身边也没被发现**,要不是因为那日担心景世子和小主*,我不至于暴露,让夜轻暖抓到?*!?br />
    “她抓你不知道躲^,那也是你笨&!”花落道。

    风露扁了扁嘴&,不再理他。

    玉子夕站在旁边看着有趣,忽然上前一步,站在风露身边&,胳膊勾住了她的肩膀^*,风露吓了一跳&,扭头看他&,他笑得风流地道:“本皇子看着你就很好,要不要考虑嫁到二皇子府去?”

    风露呆了一下&。

    花落忽然出手&^,动作极快*,不等玉子夕还手&,他便将风露拽到了他身边&*,见玉子夕挑眉看着他^*,他笑道:“二皇子府美人无数*,这个笨丫头还是别污了二皇子的贵眼了^&?&^!?br />
    “是吗&?”玉子夕笑了一下&,“若是本皇子就想要她污一下贵眼呢*?”

    花落眉梢扬了扬^,“山鸡就是山鸡**^,成不了凤凰&。二皇子别开玩笑了&?!?br />
    玉子夕意味幽深地道:“山鸡养一养没准也能变凤凰的?!?br />
    花落眸光动了一下^,忽然低头问向风露*,“笨丫头^,你想变成二皇子府的凤凰吗*?”

    风露摇摇头*,“才不要^&!”

    “二皇子^,劳烦打消将山鸡养成凤凰的念头吧&!她不要?*!被湔囟杂褡酉Φ?。

    玉子夕看着二人,似乎被娱乐了*,忽然大笑*,清越的笑声传了出去*^。

    凌莲&、伊雪也忍不住好笑&^?^;?&、苍澜&、凤颜三人也露出笑意^。只有风露不明所以*,花落恨铁不成钢地照着她脑袋狠敲了一下,她疼得痛呼一声*,须臾&,气呼呼地踩了他一脚。

    罗玉被玉子夕的笑声吵醒,从舱内跑出来&,刚要不满地对玉子夕瞪眼,就看到了岸边站着的玉子书^,顿时惊喜地大喊&,“子书哥哥*!”

    玉子书含笑望着大船驶来,笑着招了招手^。

    罗玉一把拽住云浅月的袖子*^,一改半个月以来的萎靡样&^,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对她道:“二姐姐,你看&,子书哥哥多重视你^,看这阵势^*,定然是老早就来这里等着你了*^。我每次回来东??擅徽飧龃?*^?!?br />
    云浅月笑了笑^,没说话&。

    大船抛锚靠岸^&,稳稳地停在那边。罗玉欢喜地拉着云浅月跑了下去,她跑得太急^,被缆绳绊住,云浅月刚伸手去拉她^,玉子书已经到了二人近前&,一手扶住一人*,对罗玉嗔怪地训斥&,“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罗玉虚惊了一下^*,抱住玉子书&&,嘻嘻笑道:“子书哥哥,二姐姐来东海^^,你是不是很高兴^*?”

    “那是自然*^!”玉子书笑着望向云浅月*,语气熟悉的温暖^,“云儿*,欢迎回家*^?!?br />
    云浅月眼眶微微一热^,但她从被夜轻染剖开面纱,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习惯掩藏情绪^,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问道:“等许久了&?”

    “计算着你们今日到,也没等多久?*^!庇褡邮橐∫⊥?^。

    “华王叔和姑姑呢*?”罗玉松开玉子书*,立即问*。

    “他们在华王府^&?*&!庇褡邮橄蚨松砗罂戳艘谎?*。

    “玉太子好&&!”华笙等人立即过来给他见礼。

    玉子夕温和一笑^,对几人摆摆手*,对云浅月道:“你若是不累的话*&,我们现在就启程回京&&,三日后可以到京城*。父皇想先见见你^&,之后再去九仙山&。若是九仙山不行的话*,由上官再带着你去云山^*?&!?br />
    “好!”云浅月点头,既然来了东海^&,她客随主便就是了&*。

    上官茗玥走过来,山下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扬了扬眉*&&,姿态轻狂地道:“行啊*,小丫头,隐藏得这么深&,将那个笨蛋耍得团团转。这才是我辈中人?&^!?br />
    云浅月看着上官茗玥,对他道:“当年钦天监算出说紫微星和龙檀星相携下凡,天圣京城必有双生子出&。双生子出,天降于斯&&,实乃预示天圣运术已尽^*。破解之法必须诛杀双生子,方可保太平盛世**,天圣再繁荣百年亦非尔尔之谈*^?!?br />
    上官茗玥一怔&。

    云浅月看着他继续道:“其实夜氏的两代皇帝都错了*,我爷爷也错了&。紫微星和龙檀星并没有出生在云王府*^,而是出生在荣王府。一个是容景**,一个是自小被偷偷送出天圣的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你^,上官茗玥&&?&!?br />
    此言一出^&,云浅月身后的凌莲^、伊雪^**^、华笙等人齐齐惊呼一声&。

    玉子夕也大大地吸了一口气&,罗玉盯着上官茗玥看*,眼睛睁得极大。除了云浅月外,只有玉子书脸色平静&,似乎早已经知晓*。

    上官茗玥眸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须臾,挑眉&,“他告诉你的&?”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br />
    “那就是你自己猜出来了^?”上官茗玥忽然一笑*,“女人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这样男人会觉得没有用武之地*?!倍倭硕?^,他又道:“容景那个笨蛋自诩聪明一世&&,到底是上天看不过&*,派来个女人治了他^?^^*!?br />
    一副极其解恨的样子&*^。

    “真看不出半点儿亲兄弟的样子来!”罗玉走上前*^,伸手不顾及地去揪上官茗玥脸皮*,“我看看^*,你这张脸皮是不是假的*?”

    上官茗玥打开她的手,警告道:“臭丫头&,小心我将你扔海里去^*?!?br />
    “就看看嘛*^!小气*&*!”罗玉撤回手。

    云浅月看了一眼上官茗玥&,不探究他,对玉子书道:“启程吧!”

    玉子书点头,对言棠吩咐了一句*,言棠收整队伍^,他带着云浅月向他所坐的马车走去。

    玉子书的马车自然不次于容景沉香木打造的马车。车大而宽敞*,太子尊贵的身份让他理所当然地享受这种舒适^。

    二人上了车&&,上官茗玥也随后跟了上来,坐在了云浅月身边*。罗玉、玉子夕一前一后也爬上了玉子书的马车。

    华笙&&、凌莲*&^、伊雪等人被言棠安排了后面的车*^。

    队伍离开岸边&&,训练有素地走了起来^。

    上官茗玥刚一上车*,便对云浅月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情天衣无缝&!天下知道的人屈指可数?&!?br />
    “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痹魄吃陆馐?*,“大约是十一年前吧&^!就是你第一次见容景的时候**?*!?br />
    上官茗玥顿时用不是人的眼神看着她^,“那时候你才多大?”

    “我五岁^&!容景八岁^!你也八岁*&^!”云浅月道^。

    上官茗玥眯起眼睛,“当年你跟踪我们&*?”

    “我先是跟踪了容景&,后来跟踪了你?&!痹魄吃陆蹦甑氖虑橐痪浠按?&。

    上官茗玥顿时又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见她神色不变*&&,他脸色忽然阴郁&,“你跟着我^,我竟然不知道^。一个五岁的小毛丫头&^,你当时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自己跑去我们见面的地方^,后来还跟踪我&,也不怕被狼吃了*,或者被人贩子抓了卖了^*?*!?br />
    云浅月没说话**^,五岁的她**,藏着的是成年人的灵魂&^,那时候已经能走能跑^,对她来说已经足够*。那一年,她做了很多事情&&?&*?銮宜焐辛槭?^,有一种本能&,是无师自通的**。

    玉子书笑着道:“她五岁从天圣老皇帝眼皮子底下救了容枫*,敢跑去天雪山深山里守一个月抓老虎^,她不吃狼就不错了*,人贩子该见了她就躲?!?br />
    “果然不是人*&!”上官茗玥扶额&。

    罗玉立即道:“这个动作像,姐夫就爱扶额^*?^!?br />
    上官茗玥手立即顿住,恨恨地放下&,“谁和他像*?一个笨蛋而已,被个女人跟着都没发现?&^!?br />
    “你不是也没发现吗?”罗玉嘲笑地看着他&^。

    上官茗玥有些沉郁*,对云浅月道:“你这么有本事^,这么些年怎么不解了生生不离?”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不予作答*。她用尽办法,若是能解的话,早就解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罗玉瞪着上官茗玥,好奇地问*,“喂,你是哥哥还是我姐夫是哥哥&?既然你做了燕王府的小王爷,那燕王府真正的小王爷呢^?”

    上官茗玥白了她一眼&,不答话^^。

    “在丞相府&!”玉子书道。

    罗玉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玉子书&&,“子书哥哥^,你说的是……丞相府的公子谢言?”

    “言通燕?&!庇褡邮榈溃骸按耸滤道椿俺?*!?br />
    “反正我们路途还远*,到京城早呢**&!你就说说^!”罗玉黏着玉子书&^&,好奇心很重^。

    玉子书看了上官茗玥一眼^,见他没反对,便道:“当年谢丞相夫人生下的公子两岁的时候便早折了*,那时候^,正值燕王府王妃刚生下孩子,燕王府和荣王府一直因为墨阁有来往^,燕王收到了天圣荣王传来的一封信&^,信中言^&,荣王妃怀的是双胎&^,因着钦天监的预言,天圣的皇上一直盯着荣王府*,孩子不能在天圣存留^*&,只能送出来一个&。天圣遍布皇室隐卫**&,无处安放,只能送来东海,拜托燕王接收^。燕王收到书信,同属一源&,自然相助&。但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燕王府在东海的地位也是特殊,突然多出一个孩子也是醒目&,于是和燕王妃商议之下&,又经过禀明父皇准许之下&,将自己的孩子悄悄送去了丞相府&。丞相府夭折了孩子还没对外透漏消息&,便弥补上了空缺&。谢丞相和夫人痛失爱子的情况下&,自然欣喜。用小王爷替换了自己的孩子&。因谢夫人生了公子后再无法怀孕,所以&,对这个得来的孩子爱如至宝,当如亲子。从此,他成了丞相府的公子。而燕王府将孩子送去丞相府后秘而不宣地等待了一年,一年后,天圣荣王妃果然产了两子,送来了东海一个&&,成了东海燕王府的小王爷?&!?br />
    罗玉听完后怀疑地道:“那如今的谢言这么说没那么老了?”

    玉子书好笑地看着她,“你看他现在像是很老的样子吗?”罗玉脸一红&&,挠挠头发&&,“也不是啦&,我一直觉得他当年被跟你赐了婚,后来又将我赐婚给他,你比我大五岁,他比你还大三岁,所以……”

    玉子书失笑,“所以你就觉得大八岁太老了,一直躲着他&?!?br />
    罗玉被戮中心事&,不言声了。

    玉子书看着她道:“如今的谢言&,比我其实只大了一岁而已&。不过是顶了真正谢府公子的名头,年岁上让他多长了两岁而已?&&!?br />
    “就没人发现吗?”罗玉觉得奇怪&,当初谢府公子两岁死的&,燕王府公子出生被送去谢府当公子的&,一个两岁的孩子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那些人眼睛都是瞎了吗&?

    “高门府邸,宫墙内院&&,哪家哪户没有些隐私的事情&?况且这件事情又是父皇准许的&。就算有人觉得奇怪想探究,又有谁敢去探究&?而且皇室、燕王府、谢丞相府三方势力下,想隐瞒一两个孩子的年龄,还是能轻而易举瞒几年的&,待孩子略微长大一些,哪里还能分辨出差个一两岁?”玉子书道。

    “真是手眼通天&&!”罗玉嘟囔&。

    “所以&&&,你以为父皇为什么后来将你和丞相府的公子定了婚约?”玉子书笑看着她,“那是因为他是燕王府的小王爷。父皇喜欢你,才将你许了他&&&。谢府虽然尊贵,子嗣不差,但哪里能养出谢言那般的人物?”

    罗玉恍然,“原来这样&!”须臾,她骂道:“死老头子&!早早就将我定了出去&?!?br />
    玉子书伸手点了她一下,“身在福中不知福。谢言对你真是不错,如今你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年&,若还是留着心在的话,考虑一下,及笄之后,就和他议婚吧!”

    罗玉顿时怪叫一声,“我才不要这么早嫁人!”

    “你是不想这么早嫁人&,还是不想嫁给他&?”玉子书挑眉。

    罗玉皱眉,不答话&。

    “我听子夕说你喜欢容枫,可是如此?”玉子书看着她&。

    “别听他胡说!”罗玉瞪了玉子夕一眼。

    玉子夕耸耸肩,“你一直躲着谢言,却救了容枫&,什么人能让你这个小丫头伸出贵手?不是喜欢他是什么?”

    “容枫喜欢二姐姐!二姐姐也在意他,我当时不救他,难道让他再死一次&?”罗玉声音拔高。

    玉子夕拉长音“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玉子书看了一眼云浅月&,见她没什么情绪&,他对罗玉道:“谢言这些年一直在等着你&,若你不喜欢他&&,不想嫁给他&&,回去就告诉父皇,将你的婚约解除了吧&!”顿了顿,他似乎无意地说道:“我看菱钰那小丫头似乎对谢言有些想法?!?br />
    “她想也别想!”罗玉顿时恼了&,“整日里弱不禁风的,还胡乱肖想别人的人?!?br />
    玉子书笑了笑,看了她一眼,点到为止,不再说话&。

    罗玉磨了磨牙,也不探究上官茗玥了,唧唧咋咋的她终于住了嘴&,开始想事情。她想什么,云浅月知道,玉子书知道,玉子夕知道,上官茗玥也知道,只不过无人点破而已&&&。

    车厢内安静下来。

    马车走了一段路后,前方传来热热闹闹的人潮声&,似乎许多人聚在一起,不少人大胆地嚷着想见回国的二公主。

    云浅月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含笑对她解释&,“早就与你说了&,东海风貌极好,人杰地灵&,大多数人风姿特秀&&,名士云集,行止风流。类似于魏晋之风。所以&,如今当街拦你观看&&,也不算意外?&!?br />
    云浅月点点头,东海子民的善意和风土她自然要尊重&,伸手挑开了车帘子,将头探出了车外。只见眼前是一座城池,约有数万百姓云集&&&,不见天圣百姓大多数人的衣衫褴褛&&,只见到长袍广袖&,衣袂明丽。男女老少,各个穿戴整齐&,最好者,绫罗华裳&&,最次者也是布衣素衫&,干干净净&&。一见音容姿貌&,便知东海是一片乐土。

    数万人早先叫嚷着&,见云浅月探出头&,顿时没了声音,都看着她。

    ------题外话------

    对于上官茗玥意外吗?其实不意外的,开篇不久就埋下了坑。只不过这个坑埋得深,一半埋了我自己,一半埋了你们而已?;ッ?&!O(∩_∩)O~

    东海其实极好的,让我带着你们领略一番吧!美人们&,月票加油哦!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章 双生之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章 双生之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