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一场胜仗

    戌时三刻,玉子夕为先锋^**,出了祁城^,带领一千隐卫前往马坡岭^。

    亥时一刻**,以顾少卿为主帅*,沈昭为军师,蓝漪*、六皇子为左右翼将军,兵分三路&&,带领五十万大军出了祁城城门。

    容景和云浅月并没有在房上了祁城的城墙,放目远望。

    天幕漆黑&,没有月光,但见马坡岭方向灯火明亮**,凭借二人眼目还是能看到个大概。

    亥时三刻^^,玉子夕放出信号弹之后*^,带领一千隐卫入了迷幻阵^*。

    云浅月看着迷幻阵上空绽放的烟雾,轻声问容景,“夜轻暖带了数千隐卫&,子夕只带了一千隐卫**,两相对比^,太过悬殊,他能破了夜轻暖的迷幻阵吗?”

    容景面色丝毫看不出担忧^,温声道:“迷幻阵无非是迷幻人的神智而已&&,若得其法,用不到一千人就可破^^。他意在破阵,不在杀人&^?!?br />
    云浅月还是有些忧心&,“夜轻暖毕竟是夜氏自小培养的暗凤&&,子夕虽然也有本事^,但夜氏有些东西太过阴险^,我怕他受伤?^!?br />
    容景握住他的手,传给他安心的力量*&,“你放心吧*&。玉子书是他哥哥,洛瑶是他姐姐&^*,罗玉是她妹妹^,有这样三个人,他能差得了哪里去?你看他平时散漫不学无术的模样^&,别被他的外表骗了?!?br />
    “也是?!痹魄吃滦α诵?。

    “况且有一个人只要出现在迷幻阵,迷幻阵有一万兵马也不抵用*!比菥盎耙粢蛔?*。

    云浅月一怔,看着容景&&,眸光若有所思,忽然试探地问,“你说的是罗玉那个丫头^?”

    容景莞尔^,“你不觉得她应该会出现吗?她从天圣京城出来^,可没回东海*,就在马坡岭附近游逛了。这样的日子*,她好玩成性,是不会错过的&&&?^!?br />
    云浅月闻言顿时放下对玉子夕的担心^*,好笑地道:“当日她去皇宫&,是你指使的吧*?”

    容景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

    “我将她气坏了?&!痹魄吃碌?&。

    “我自然是了解你气人的本事^&。她虽然精灵古怪,但是在你面前却不抵用^,造次不来&。自然气得跳脚^?!比菥耙埠眯Φ氐?。

    “十里桃花林后山无回谷都关不住她,小小的迷幻阵对于她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了?&!痹魄吃驴醋旁洞Φ拿曰谜?*&&,“在天圣皇宫的时候&,她有气没处发&*,和夜轻暖打了一场,不分胜负^^。如今怕是会再找上她*!?br />
    “找上也好*,有她牵制夜轻暖了?!比菥暗?^。

    云浅月不置可否^。

    一盏茶之后&^,笼罩在两道险坡的黑色云雾破除^,迷幻阵忽然火光冲天。

    云浅月道:“破了^!竟然这么快?*!?br />
    “所料不差的话*,罗玉应该是去了&?!比菥靶Φ?^。

    云浅月点点头^,只见不多时^,迷幻阵上方传出玉子夕破了迷幻阵的信号**。这时,顾少卿带领的二十万兵马已经到达&,马坡岭顿时杀声震天*&。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鸢淹?*,似乎能看到断臂残骸。

    云浅月紧紧抿起唇^,夜色暗^&&,“江山换代是用鲜血和白骨堆积^。容景*,你……这是并不愿意做的吧?”

    容景玉颜清淡^,眸光染上一抹温凉&,声音却极轻^,“你曾经说过,旧的腐朽终究要被摧毁,只有摧毁&,才有新生*。这一片土地早已经千疮百孔^。如今虽然是白骨堆积*,血流成河^,但牺牲的毕竟是少数&,这个江山天下却有数千万子民。我虽然不愿意*,但也必须去做。这件事情只有我做才最适合*!?br />
    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气&^,“是啊,只有你做才最适合&^。你是慕容后裔^,荣王子孙,收复河山是大义*^,报荣王府之仇是大孝&。无论是义还是孝&,你都当得起&,更何况天下子民推崇你&。若是南凌睿来做,那么会结下天圣子民和南梁子民之仇&^,叶倩来做,不够资格,西延玥来做*,也不够资格&。东海子书来做*&*,那么属于侵犯领土&&*。这件事情只有你来做,才顺应民心?&!?br />
    “曾有一刻*,我是想放弃的^,就让夜轻染坐这个皇位吧&^&!但是后来想想^,不可能?^^!比菥翱醋旁斗絕,黑漆的天幕浸染大地,马坡岭就是这一片大地用血织染的云霞,他声音幽然冷寂*,“夜氏的根基和覆盖天下的阴暗势力必须摧毁^,才能还天下朗朗乾坤。所以,他是夜轻染也不行*,虽然他有雄才伟略,奈何姓夜。他在一日&*&,有他支撑着,夜氏就不会被催毁。这个天下光鲜的外表下还包了一层脓疮,所以^,这个皇权他必须让出来**?!?br />
    云浅月想起德亲王府祠堂内堆积成山的白骨&,心下一暗&,点点头。

    有一句话早已经说了千变,但也改不了事实**^&。夜轻染**&,奈何姓夜。他是一个好帝王&&,但是夜氏有着滔天的黑暗,不能被他一个人的好字覆盖,夜氏这个毒瘤已经到了不可不拔的地步^。

    距离得太远^*,看不到熟悉的人和动作,看不到谁和谁交战^。无论是顾少卿&,还是沈昭*^,还是容枫&,还是夜轻暖*,还是玉子夕,还是罗玉,都看不到。只看到堆积如山的军队和战马还有人&,以及震天动地的厮杀声。

    云浅月忽然转回身*,不再看。

    “可是累了*,是否回房休息&?”容景将她揽在怀里,低声询问。

    云浅月将头靠在他身上^,环抱住他的腰&,摇摇头,“不累*,我陪你在这里看着^!?br />
    “可以不看&&?*!比菥暗?&。

    “不行!”云浅月摇头,“你说过给我一片锦绣河山,如今这鲜血白骨,铁骑杀戮^,也是河山的一部分*,如何能不看?”

    “好&&,那我们就一起在这里等到这一战结束?!比菥膀ナ?*&。

    二人不再说话&^。

    夜晚虽然不再下雨^,但是雨后的风清凉入骨^,城墙上冷风吹起衣袂,火把照耀下*,投在地上长长的影子,两个人的身影合在一处。

    云浅月忽然问&,“你不是穿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吗&^*?怎么如今又换回月牙白了?”

    容景低声道:“为了你一眼能认出我?**&!?br />
    云浅月想起数日前,她初到马坡岭为容枫疗伤后,在看向这里,恍惚看到一袭月牙白立在城头上*,那她是没看错了。她点点头*^,“的确是一眼就认出了?!?br />
    容景扯出一抹笑意。

    云浅月又道:“换回来吧^!别再穿这个了,我喜欢你穿墨云彩沉香锻^?&!?br />
    容景挑眉^,“你以前不是喜欢我穿天蚕丝锦月牙白吗?如今怎么不喜了*?”

    “月牙白适合容景,温润雅致,王侯不如。但墨云彩适合慕容景^&,唯我独尊,华贵天下*?!痹魄吃碌蜕溃骸澳闳缃袼淙换苟プ啪笆雷拥拿?^,但已经是慕容景了?^!?br />
    “一件衣服而已?&!比菥靶α诵?。

    云浅月执拗地道:“不行&,听我的*?^!?br />
    “好&,听你的?!比菥笆?。难得短短十日便养回了她的孩子气,他发现他该死地怀念^。恨不得她再多些小脾性*,他愿意就这样宠着她&。

    这一夜&&,马坡岭的喊杀声一直到天明才息止^^。

    天明时分**,墨菊现身^,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一改嬉笑^^,正色地禀告*^^,“公子,顾将军带领的大军拿下了马坡岭,六皇子、蓝漪两位左右翼将军袭击天圣大营成功*,我军伤亡六万。天圣大军伤十万^^。夜轻暖和容枫联手带领败军撤进了兰城&^。顾将军本欲带领大军继续进攻*,但是天圣新皇突然出现在了兰城,如今大军止步&&*,听候公子命令?^!?br />
    容景闻言面色浅淡*,“若是真被我拦在云城&,他也就不是夜轻染了。他出现在兰城&*&,也不稀奇?^!被奥?,他吩咐道:“给顾将军传信*^,收拾战场&,原地整顿,择日再攻兰城?!?br />
    “是!”墨菊垂首&。

    “夜轻暖和容枫联手退回兰城*,可有受伤?”云浅月关心容枫^^,询问道^^。

    墨菊知道云浅月的想法,立即道:“夜轻暖受了重伤,枫世子受了些轻伤&?!?br />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苍亭呢^?”

    墨菊道:“苍亭受伤极重*,未能撤走*,昏迷不醒&,如今被蓝家主收监看押*。听候世子发落*?&!?br />
    云浅月点点头*^,“我方的人呢^?可有谁受伤?”

    “顾将军和六皇子伤上加伤*&,六皇子的伤更重些,如今昏迷不醒&。凌墨和蓝家主也受了重伤!蹦湛醋旁魄吃?,似乎犹豫了一下&,道:“张沛身亡了^?&!?br />
    云浅月面色一变,“他怎么会身亡&?”

    墨菊道:“其氏隐卫也参战了*,张沛是被夜氏隐卫所杀。他的功夫您知道^,对付一般士兵还尚可*,但是在夜氏隐卫面前,一招也抵不过^?!?br />
    云浅月默然**。那个憨憨的大嗓门直言直语的张沛,他豪言壮语想追随容景建功立业*,但是没想到却在马坡岭一战止步了。

    容景紧紧地握住云浅月的手**,在死亡面前,任何宽慰的语言都是苍白*。

    片刻后,云浅月抿唇道:“有战争&,不可避免就有牺牲和死亡^,张沛识得我,我才为他痛*,但不识得我的那些士兵呢?痛的只是他们的亲人?^!被奥?^,她对容景道:“这一战牺牲的所有人全部厚葬*,丰厚抚慰其家人吧!”

    容景点头*,“那是自然*?&!?br />
    墨菊见云浅月不再询问^,容景也无吩咐,他转身退了下去。

    “走吧^!我们回去**?*!比菥暗?。

    云浅月点点头^,和容景一起下了城墙&。

    马坡岭之战,是容景反戈起兵收服山河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战,这一战注定被记入史册*。且会由史官写上一笔,这一战,容景没出手*,云浅月没出手^^,麾下精兵良将却令天圣的第二道天险再度被攻破*,宣示着泱泱天圣无人可用*,江山岌岌可危&。

    容景和云浅月回到总兵府主院,凌莲和伊雪立即准备热水令二人沐浴^&。二人在城墙上吹了一夜冷风*,雨后潮湿^*^,寒气侵体。他们身体都虚弱^,自然不能这当口染了风寒*。

    沐浴过后,凌莲和伊雪又端来姜汤,二人服下*。云浅月看着容景&,轻声道:“我想去马坡岭看看?*^*!?br />
    “好&&!”容景颔首,对凌莲吩咐了一句*。

    凌莲立即应声去备马了^。

    用过早膳,二人出了房门来到总兵府门口,一匹于玉雪飞龙拴在那里*。云浅月见到它一喜&,上前摸了摸它^,它似乎也极其欢喜,用头蹭了蹭云浅月。

    云浅月飞身上马&*,将手伸给容景&&。容景就着她的手,坐在了她身后。

    玉雪飞龙见二人坐稳&,四蹄扬起,箭一般地离开了总兵府*^。

    祁城的清早大街上便聚满人潮^,百姓们奔走相告大战告捷的消息&,分外热闹*。玉雪飞龙步伐太快^,转眼间便穿街而过^^,出了城门*,前往马坡岭。

    这一战尽管没有达到容景的目标攻下兰城,但是占领了马坡岭&&,击败了天圣大军&,令其撤回兰城,也是一场胜仗^^。大军自然要在马坡岭安营扎寨*^,不能再撤回祁城为天圣大军再腾出空地。

    一路疾驰,半个时辰后来到马坡岭^^。

    容景勒住马缰*,云浅月看着眼前*,紧紧抿起唇。

    空气的血腥味*,方圆五里*,一眼望去^,遍地尸骨残骸,鲜血浸湿了两面险坡,血染一片**。战争的残酷向来说着轻易,可是真正面临的时候&,才知道岂止是残酷^?修罗场亦不为过。

    天圣的士兵败走*,这一片土地就由胜利的人收拾战场&*。士兵们用推车推着断臂尸骨,风吹起尸骨的残衫破衣*,血肉模糊*。

    “景世子,世子妃*!”士兵们见二人来了&,都纷纷扔下手地上&^&。

    “都起来吧*&!顾将军呢?”容景摆摆手*,声音低沉。

    “顾将军在后山&?!币幻勘?&。

    容景点点头**&,催马向后山走去^。

    踏过遍地鲜血&,来到后山,只见顾少卿正吩咐人安葬尸骨。历来战争牺牲的人^,都是就战场之地埋葬^。即便是厚葬&*^,也难以悉数将尸骨送回家/>

    顾少卿见二人来到*,走上前*^。

    容景和云浅月翻身下马**,看着顾少卿。只见他盔甲被刀剑伤了好几道口子,露出肌骨血肉一片*,伤痕并没有包扎,而是就那样显露着。这个少年将军不见轻袍缓带时或冷嘲或不屑或调侃或戏谑的姿态,脸上是悲怆和不符合他年龄的沉暗神情&&。

    “当年你从沼泽地的遍地尸骨处将我救起时&,可没见你如此神色,怎么*?越活反而越回去了^*?受不住这血腥的战场了&?”顾少卿看着云浅月青白的脸色挑眉*。

    云浅月不答他的话,反问道:“怎么不包扎*&?”

    “先葬亡灵^,我这点伤不算什么**?*!惫松偾湮匏降氐?。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他该是没有心情包扎吧&?即便是历经数战的铁血将军,他早已经磨练了冷血冷清杀伐狠厉,但是这样的血染大地*,白骨堆积成山&,也令他难以不触动*。

    “真是小看夜轻暖了,她竟然在迷幻阵里又布置了九死阵&。幸亏罗玉那个小子来了&,否则的话&,昨日一战,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惫松偾涞?。

    容景目光看着眼前埋起的新坟,沉声问,“只你在这里*,其他人呢?”

    “在那边天圣的军营残地*?!惫松偾渌媸忠恢?,“南凌澈伤得很重&,都在救他呢&^?*!?br />
    云浅月知道南凌澈是六皇子的名字&,对容景道:“我们过去看看^?&!?br />
    容景点点头*^*,二人向天圣弃了的军营走去&*。

    三日前*,云浅月才从这片军营离开*,如今再回来*,到也没什么感慨。军营破败一片^,大部分被损坏烧杀了,但完好**。

    二人来到见蓝漪*、沈昭,凌墨*、玉子夕等人站在那里*,每个人一身血污*&。

    见二人到来,玉子夕立即上前,还是那副昔日的模样&,“姐姐,姐夫&,你们来了。我险些再也见不得你们&&。竟然不知道夜轻暖那个死丫头在迷幻阵里还布置了九死阵……”

    “你如今不是没事儿?”容景看着他,“轻敌就是大忌&,如今让你长教训了&^&?!庇褡酉ξ叛粤⒓词鹈纪?^,对容景道:“你肯定知道她又布置了九死阵*,却不告诉我。故意报一个月前的仇?&!?br />
    容景淡淡看了他一眼^,挑眉,“是吗?一个多月前你做了什么让我报仇的事了*?”

    玉子夕刚要张嘴&^,忽然又恨恨地住了嘴,转向云浅月&,伸手去抱她的胳膊,“姐姐^&,你可要管着姐夫点儿^,这个人实在是太黑心了&&,连小舅子都算计……”

    他还没抱到云浅月^,便被容景挥手将云浅月挪开*,他扑了个空*。

    容景不理会他&,问道:“罗玉在里面救人?”

    “这个死丫头,我想看她怎么救&,她却将我们都赶了出来^^!庇褡酉藓薜氐?,“早知道我出生的时候也要死皮赖脸住进华王府去*,如今肯定比她强&&?!?br />
    他话落*,从里面挑开,罗玉从里面走了出来,依然是少年打扮,抬脚就踹了玉子夕一脚*^,骂他,“说我死皮赖脸住进华王府,怎么不说你死皮赖脸住进太子府?早知道我才不进阵里救你&,让你死那得了?!?br />
    玉子夕顿时大怒&,反踹了罗玉一脚&,“死丫头^,你放走容枫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话落,他见罗玉没了声,盯着她,危险地问*,“你是不是看上容枫了^?”

    ------题外话------

    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有就投了吧&,么么哒。

    启蒙书纯s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一场胜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二章 一场胜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