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出人意料

    云浅月向外看了一眼*^,总兵府大门口立了一个一身蓝衣如水的身影*,正是蓝漪**^。

    容景淡淡扫了一眼&&,温声道:“请她进来!?br />
    凌莲应声走了出去**,不多时&&,蓝漪随着凌莲走了进来^。她清瘦了很多,但脸色莹润^,气色极好,眉眼不见曾经在凤凰关时候的沉郁^^,姿态端了一丝淡然^*,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显然让她也有了改变。

    “景世子^*^^,景世子妃*!”蓝漪进来^^,看了二人一眼,目光在云浅月身上顿了顿,微微弯身见了一礼*&。

    “蓝家主不必拘礼!”容景随意地摆摆手*。

    蓝漪直起身,看着容景&&&,开门见山地道:“想必景世子猜到我会来找您&?!?br />
    容景笑了笑,摇摇头*,看向云浅月道:“不是我猜到*,是她猜到了&,我才陪着她等在这里&&^*!?br />
    蓝漪面色动了动,看着云浅月挑眉*^,“景世子妃从天圣皇宫逛了一圈回来**,还如此会洞察人心&*。既然猜到我会来&***,是否也猜到了我的来意*?”

    云浅月看着她**,这个女子是蓝家自小培养的家主*,她一直以来不过是做着蓝家主该做的事情而已^*&,从来也没有什么大错^&,若说错了&&,那就是背负了家主兴旺的负担^&^?^;辜堑贸跫?,她在醉香楼镜子里窥到她在沐浴^,背后的兰花印记让她认出她的身份&,后来南凌睿对她有意,想求娶&,但是她为了帮助夜天逸^^,横空插出被南凌睿玷污的消息*,以此咄咄相逼南凌睿*^,最后两个人的姻缘自然黄了^*。之后便是她代表蓝家投入夜轻染阵营&,后来蓝家主和那五大世家倒戈被容景收服^,她开始不从,后来又归顺了*。这么多事情发生^*,有些事情也许不是她愿意做的,但背负着蓝家主的身份*,她不得不做而已^*。她一时间没说话。

    “景世子妃的目光是在可怜我^?”蓝漪忽然眯起眼睛*&,声音冷了下来&,“你先看着我被南凌睿弃了^,后来又看着我被苍亭弃了,之后看着我被夜轻染弃了&*。如今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没有人要&?而你无论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都有一个人愿意等你要你&?”

    云浅月摇摇头&,嘲弄地一笑,“我不过是想起了一些旧事^。初见你的时候&,南凌睿对你确实有意想娶,而我那时候也确实想你成为我的嫂子??墒呛罄捶⑸氖虑橹站渴悄愕难≡?,才造成了后果&。怨不得别人?&!被奥?,她淡淡道:“人在这个世上活着,如此不易*,谁不可怜^&&?我连自己都可怜不过来,又哪里有心思可怜别人&?”

    蓝漪看着她。

    “天下多少女子看着我风光无限^&,多少人对我好*,却看不到为了这些好&^*,我承受了多少。你只看到了你的不如意*,未曾看到天下多少人为了一口粮食而奔波劳作**,最困难的时候*,甚至病死饿死冻死*,哪怕易子而食。比起这些*,没有男人要算得了什么*?总归你不愁吃穿,衣袂光鲜^,身份上等^?*^!痹魄吃碌繼^**。

    蓝漪眼中的冷色忽然褪去^^,不发一言**^*。

    云浅月坐正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语气缓了下来*,言归正传,“我只能猜到军中职位不是你所求^^,但也猜不出其它了^^,毕竟人心最是难猜*^*。不过在你开口和容景谈条件之前*,我想提醒你一句*?!?br />
    蓝漪看着她*^^,“又要对我说大道理*?我知道你的大道理最多*^?!?br />
    云浅月忽然笑了**^,“我是会说些道理***,但也给值得一说的人^!?br />
    蓝漪面色稍霁,语气虽硬*,但不再冷,“洗耳恭听!?br />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见他含笑看着她*^,似乎也认真地听着,她缓慢地道:“对付苍亭^*,不是非你出马不可*,容景可以不答应你的任何条件*^,无非再换个人领一路兵马罢了。风烬还闲着没用呢^*!所以^,你今日若是来此谈条件^^^,那么就请收回去个谈字^*,不如换成个请字^^^^。求他一事^,他也许会应^*^?!?br />
    蓝漪竖起秀眉*^,扬了扬*,知道云浅月还有话说,并不言语*。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家族兴盛,荣耀繁华*,哪怕就连生命^,也是过眼云烟*^^,脆弱得不堪一击^^。所以,你该明白我的话。为了别人舍弃你,没有眼光^,而放弃你自己,毁了后半生。值还是不值^*^?”云浅月起身站起来*^,抚平了衣袖被压出的褶皱*,向外走去^^,“我言尽于此^^,至于是谈条件,还是请求一事^,你既然来找他^^^,有什么与他说好了**?!?br />
    蓝漪怔在当地^*,若是前几句话她一直不以为然,那么最后一句话无疑是触动了她的心^*。

    容景坐在椅子上没动**,目光追随着云浅月的身影^,温声道:“你在外面等我!?br />
    云浅月“嗯”了一声^,迈出门槛*^。

    就在这时,蓝漪忽然转回头,对云浅月喊道:“你等等*^!?br />
    云浅月停住脚步^*,站在门口看着她。

    蓝漪抿了抿唇,眸光涌上一抹坚毅*^^,看着云浅月,一字一句地道:“你料错了***,我来此不只是找景世子,也同时是来找你?*^!?br />
    云浅月“哦*?”了一声*,看着她,微带讶异,随即**,她看了容景一眼*,恍然明白了什么***,笑了笑,“原来也是找我**,不知我们有什么能为蓝家主效劳的?!?br />
    “效劳不敢^!”蓝漪摇头,清声道:“我是没资本和景世子以及你谈条件^^,就如你说的*^,我请求一事*^?!?br />
    云浅月看着她*。

    容景笑了笑,“蓝家主请说^^?!?br />
    蓝漪静默片刻,沉声道:“不管是马坡岭一战收服容枫世子,还是有朝一日容枫世子归顺景世子**^^*。我请求景世子为我赐婚于他*^?!?br />
    云浅月一怔,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蓝漪是想要嫁给容枫,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她看向容景*,容景似乎也有些讶异,她定下神^^,问道:“为什么是容枫*?”

    虽然她不觉得她今日来是想请求嫁与容景**^,蓝漪不傻^,不会来自取其辱^。她想到了苍亭*,南凌睿,夜轻染*,怕她看不开*,但也没想到是容枫。

    蓝漪道:“我自认为我不会配不上枫世子?!?br />
    “这不算理由*?!痹魄吃碌?。

    蓝漪看着云浅月**,外面下着雨,她站在门口*,水天相接处*^^^,她清丽脱俗^,别说男人见了,就是女人见了,也一样为她惊艳^。惊艳的不止是她的容貌*^,还有她身上那种与这个世界所有女子都没有的气质姿态^*^。她忽然出神了片刻*,轻声询问*^^,“云浅月^,难道你想看着容枫孤老一生吗?”

    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子^,脸色微微一变。

    “容枫对你之心如何^^*,想必你比谁都清楚^。天下之大^^,他的眼里只有你云浅月一人。他就如一株树上的草,依靠着你这棵树而活。你生*,他生*,你死,他死*,你是他的根。他活着*^,似乎为的就是你**^。你好*,他便好了^。你苦**,他也陪你苦?**!崩朵艉鋈蛔?,看了容景一眼,“哪怕景世子都不及他对你之心***^,景世子想将你属于他*,他的爱有所求,就落差了他的深重。在这一点上,就输了他。而他对你*,无所要求***。不求回报,不求共枕**。这样的他^*,你却不能给他回应*^,你认为这一生,他可还会娶别的女人?还会有想娶别人的心思?不是孤老一生又是什么^^?”

    云浅月紧紧地抿起唇**,这才是她对容枫最无奈的地方*。十一年前,文伯侯府被灭门那一日,他是亲眼所见满府横陈的尸首*,她只身救他出了天圣京城前去玉雪山*。那个时候**,她只想让他活着,他也真活了,并未曾想到,如今她成了他活着的信念*,应该也是唯一的信念^。

    一个人的信念根深蒂固到一定程度是何等的可怕^,她比谁都清楚。就如前世的她自己被信念主导*^,最后令小七身死,她自己也灰飞烟灭。正因为清楚*^,所以才无能为力。

    数日前^,在天圣皇宫*^^,因为德亲王^^*、德亲王妃的死,她知道了自己中了生生不离,绝望到有了想死的心的时候*,是他守了她几日*^*,从悬崖里将她拉出来,她定下心神的时候^,才发现他那个没病的人比她的脸色还白还憔悴,状态比她好不了多少^,应该他是恨不得自己中了那个东西代替她*。那时候她便深刻地明白了,如果她死了^,他也不会活的。

    所以*,她的生命下^,又多背负了他的生命。才知道*,死有时候比活着难^。

    曾经他对她说,“从今以后你喜欢谁,我就和你一起喜欢谁,你讨厌谁,我就和你一起讨厌谁^!?,这句话她当时很感动**,可是如今想来^,莫名的沉重和心酸*^。

    “相信你比我更能体会他对你的深重^?^!崩朵粲值?。

    云浅月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底一抹深深的无奈隐藏住*,她盯着蓝漪问,“你明知道他是这样,还想嫁给这样的他,我很想知道你心里的真实想法?^!?br />
    蓝漪幽幽地道:“我想找一个人^^^,对他好一辈子?!?br />
    云浅月面色一动,心思被她这句话猛地触动*。

    蓝漪又道:“就如你所说*^,家族繁华,荣耀尊位*,甚至性命不过都是过眼云烟。所以*^*,过往的那些纠缠,就比如我从小喜欢苍亭*^,他与我青梅竹马*,但又如何^?我们终是有缘无分*。南凌睿不过是有一番纠缠之缘,夜轻染更算不上,那是蓝家我爷爷和几位长老的一厢情愿。这么些年^,我顶着蓝家主的身份*,肩上背负着蓝家的责任,如今的蓝家已经不需要我了。我这个家主如今可有可无,那么我是否可以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人若没有想做的事情^*^,生活便没了滋味。数日前^^^,我听闻枫世子金殿为你请求夜轻染立后,我那时候便忽然决定了?!?br />
    云浅月想起数日前在金殿上,容枫一力请求*,坚毅决然的姿态^,至今仍记忆犹新^。

    “容枫与我^,没有前情旧事^^,没有恩怨纠葛,我从头来过*,愿意去对他好**^*。哪怕最终不能让他将心从你那拉回来给我,至少*,我们是个陪伴?*!崩朵舻繼。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一般都会说对另一半心里有谁不在意^,可是时间一长^,你付出的多了^^,还得不到,便忍不住会恼恨,会怨恨,会失去初衷*^!痹魄吃驴醋爬朵?,平静地道:“你如今如此想法^,难保以后会变了想法^。容枫他……其实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爱上的人^。你抱着这种心里^*,也许不到一年相处^,你便能爱上他。但是他却是个太过执拗的人。到时候你会如何?也许他多了一份痛苦*^^,你也更痛苦^***,你确定比他孤老终生要好?”

    蓝漪闻言坚毅地道:“容枫贵在对你无所求*^。只要你好^*,他便不会有担心,更不会去求什么^*。你说的这些,我早已经想了*^*。单不说我会不会爱上他^,就冲我有这个心,是否该让我试试?更何况*,能有一个人爱*,有一件可以去寄托,投注我全部身心做的事情*^,也许会苦,但谁知苦中没有甜?也许我甘之如饴*^。沧海能变成桑田,铁杵能磨成针^。有心人^,连上天都不辜负的*^。结果再坏也比我寻不到一件想做的事情^**,找不到一个想爱的人强吧*^!”

    云浅月轻轻吐了一口气,看向容景*。

    容景一直静静地听着,玉颜看不出什么情绪**,一双眸子也没有丝毫情绪外泄^^*,一如往常。似乎只是静静听着*。如今见云浅月看来*^,他对她一笑*^,温声道:“这件事情你决定*。你的答复便是我的答复**?!?br />
    云浅月收回视线,对蓝漪道:“你说容枫依靠我^,其实错了,他是独立的生命^。有些时候^,更多的是我依靠了他^。你对他^^,还是不了解,不要以主观来评判他^*。否则的话,你哪怕用尽生命*,也走不进他的心里?!被奥鋇,她抿了抿唇道:“我不能为他做主应你*?*!?br />
    蓝漪以为说这些话云浅月会答应,没料到她不答应^^,听到她的话,她默然了一刻,但不退却*^,问道:“若我强行想让他应承呢?”

    “容枫是容枫^*,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哪怕是我^,哪怕是你想一辈子对他好^^*。都没有权利替他决定***?!痹魄吃碌溃骸扒啃械幕啊杂谌莘?*,你若有这个本事能强行了他^^,我没意见?!?br />
    蓝漪紧紧抿起唇^,忽然失了声*?*!安还铱梢杂δ阋坏?*^,有朝一日^,若是你能让容枫和你一起来请婚*。当然***,我不管你用了什么办法**。那么我就应你*^,容景也会下旨给你们赐婚^?!痹魄吃驴醋潘?,意思不言而喻*,“至少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明白吗^?”

    蓝漪看着云浅月*^,若有所思,片刻后^,忽然笑了,坚毅地道:“好^^!被奥?,她看向容景**,语气轻松地道:“景世子*,若是真有一日*,我和容枫一起来*,你一定下旨赐婚*^?!?br />
    容景微微一笑^^,“当初的文如燕铩羽而归,无数千金小姐踏平了文伯侯府的门槛,都无功而返*^。希望蓝家主可以成功^?^^!闭馑闶怯Τ辛?。

    蓝漪拱了拱手^^,“我这便调兵去对付苍亭**^?!被奥鋇*,她请旨道:“我的武功不及苍亭^,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景世子可否再派一个人暗中助我。我不求光明正大的和苍亭打^。只要拿住他*,我不惜手段*?!?br />
    容景点头,“好^,我令青影随你前去*?!?br />
    蓝漪知道青影是容景的近身隐卫,除了云浅月^,从未对外人用过。她郑重以臣子之礼单膝跪拜*^,“多谢世子*,此战我只赢不败?!?br />
    容景轻轻挥手*^,笑了笑,“蓝家主免礼,此一路多加小心*。输赢到没什么*?!?br />
    蓝漪直起身^*^,点点头,走向门口**^。

    云浅月给她让开了路,对她笑道:“我等着蓝家主凯旋^,备上好酒^,共求一醉?!?br />
    “以前的事情,我可没说与你一笔勾销。希望到时候你能千杯不醉*。否则……景世子也救不了你*^?!崩朵羧酉乱痪浠?^,抬步走了出去**。

    外面细雨如帘,她没打伞,走在雨中,来时还用真气隔离了雨,如今并没有用真气^,不多时^^^^,雨水便将她衣服打湿*,但她似乎无心理会,脚步分外轻松^,连衣袂在风雨中也端见飘逸^。这个女子终究是选了一条规划自己人生的路*。

    容枫也许从来没想过他已经被一个从来没想到的人规划在了人生里*^。

    云浅月目送着蓝漪的身影消失在总兵府,嘴角慢慢勾起,渐渐扩大*,须臾^*,又缓缓收起^,有些惆怅^^,有些叹息*^^,又有那么一丝欣赏,一如对她初见。

    若是有这么一个人愿意去对容枫好一辈子,她自然乐见其成*^,不会阻止^*。

    她所认识的那些女子^,从最早时候的清婉**,死于山匪沾污***,容铃兰,自愿去了北疆以北的苦寒之地,冷疏离梦想嫁给夜天倾,落空之后,日日关在孝亲王府闭门不出*。七公主生下孩子选择死去^^,六公主看破红尘,出家青云庵^。叶倩招云暮寒为驸马^,守护南疆。洛瑶放弃婚约选择南凌睿。夜轻暖依然为了皇权和她暗凤的身份挣扎,蓝漪如今有了自己的选择^。

    这个时代的女子,总会有自己的命运**。

    “在想什么^?”容景从里面走出来*^,抱住云浅月**^。

    云浅月将身子靠近他怀里*,对他一笑**,轻声道:“乱世烽烟*^,能好过一个是一个吧!”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票票*,我尽力在努力码字*^,争取有动力一些吧^。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一章 出人意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一章 出人意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