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解开心结

    出了房门*&,容景撑开伞,拉着云浅月走向书房。

    祁城总兵府的院落自然比不上天圣荣王府的尊华^,二人来到书房^^,容景收了伞&,推开房门,云浅月当先走了进去*。

    入眼处,她顿时怔住*&。

    凌莲说书房别有洞天**,原来就是这样的别有洞天&^。到处散落着她的画卷*,还有一张张纸写满了她的名字^,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容景的手笔,他的笔迹她再熟悉不过^^。这些纸张怕是足足有千张之多&。她不敢相信^,这一个月来,他是如何一张张画这些画像和落笔写满一张张她的名字的。

    “本来我想收起来*,但想着这些总归都是我想你的见证,于是就留着了&&?^!比菥肮厣鲜榉康拿?^*,将伞放下^,走到云浅月身边*,自然地道。

    云浅月想着她在荣华宫日日面向窗外看着天边的浮云或轻或重*,他在这里堆满她的画像*,日日看着画着写着&,是否也是若轻若重的心情^^?

    这一瞬间^,似乎一切都微不足道了!

    容景从身后轻轻环住她,将头枕在她的肩膀上*。

    云浅月许久才回过神,低声问,“当时你弄这些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只想你*,满脑子的都是你*^*?^!比菥白プ∷氖?*,轻轻揉捻着&,传递着浓浓柔情^,似乎仍然有着不能回首的疼痛^,低声道:“想得心都疼得没有感觉了?*!?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一个生生不离,老皇帝从她出生就布置的一局棋&*,在她为他死而感慨一代帝王就那么消逝,所有的一切也随着他消逝的时候*&*,却没想到他生前布置的棋局开始运作,让她和他经受了这么多痛苦^*,且还不算终止*。

    这一刻^,她对夜氏老皇帝是真的恨了起来。

    她不敢想象*,每落一笔,他的心情。尤其是有些纸张的末尾停顿的显然太久,被墨迹渲染开^,还有甩笔墨划开的痕迹&,可想而知*,他当时定然是何等恨怒的扔了笔^。

    他承受的半丝不比她少!

    甚至也许比她承受的更多!

    云浅月忽然转过身&,将头埋进容景的怀里^,手臂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腰。

    容景身子一僵,随即眸光一丝痛苦消失&,浓浓的云雾散开,伸手抱住了云浅月纤细的身子*,感觉他胸前有湿意&^&,声音低哑,“这些算不上什么*,不过是儒弱的表现罢了&*,不值得你心疼?&!?br />
    云浅月闭着眼睛,强忍住眼泪*,“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做不儒弱&?”

    “将你夺回来&?&!比菥暗?。

    “为什么早不出手将我夺回来^?”云浅月想着这一个多月&,每日度日如年,最早的时候她期盼着他很快出现^^,后来期盼变成了失望,之后绝望,之后的时间里^^,她连嗔痴恼恨疼痛似乎都不会了&。

    “上官茗玥说^,生生不离*,有一种解法&,能保住你的命*^。但是让我不准过问**,也不准派人去天圣京城见你&,否则他便不给你解&?!比菥俺聊?^^,眉眼沉暗地解释。

    云浅月眯起眼睛*,忽然抬起头&^*,看着容景&,“就是所谓的断我宮房^,让我变成堪比活死人的女人**?不但一生一世不能要孩子^*,而且和你再不能有夫妻之事*&?”

    容景闭了闭眼睛,低声道:“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这种办法,也没有想到如此绝情。只想你活着^?^&?銮椅颐挥醒≡?^*,只能答应了他&?^!倍倭硕?,他低声道:“后来失败了*,我才知道?!?br />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起&**。

    “我怎么可能让你变成堪比活死人的女人^^?如此的话,相望不相亲&&,还不如死了*?!比菥敖馐?,“对于云族之术&,他找到云山&,且在云山待了五年,我不及他了解颇深。若不是迫于无奈&*,我与他有早先相看两厌的仇怨*,怎么也不会请他回来&?*!?br />
    云浅月看着他^,原来她猜中了开始,没猜中结果&*,因了他的爱太沉太重&^*,她也以为只要她活着,他什么事情都会做出**,却断然没想到这件让她最寒心的事情不是他做的主张^。心头的结微微解开了一些^&,开口道:“所以*^,在他失败后,我将他关了起来。你便让子书助你给我写了封会晤的信,引了夜轻染前去迷雾山,将他困在迷雾山,借此想带走我?”

    容景点点头,压抑住情绪道:“当日与他出手,我也受了伤&。你去了之后,我本来有十成把握能带回你,哪怕用强硬的手段,也要你回到我身边。但是没想到迷雾山是你的地盘^。连我也不知道*&,原来墨红一动风云震的云阁原来是你的,而且总坛就在迷雾山&。我本就受伤^,武功受到掣肘*,且迷雾山有你的兵马*,我知道截不住你^,只能放了你离开?!?br />
    云浅月收起一些情绪^*,低声道:“当时我建立了风云两阁^^,风阁专司情报,与夜天逸通信相助他,云阁养了五万兵马^。我暴漏了风阁,隐没了云阁。想着若是夜氏的老皇帝真逼我入宫为后,那么我便让他尝尝厉害,却不想隐瞒了数年*,第一次给你用上了*?!?br />
    “你瞒得也隐秘^,天下间这几个人*^,包括我^,哪怕是夜轻染游历天下^&,也不知道迷雾山是你的地盘&*,埋伏着你的兵马?^!比菥暗?。

    “迷雾山常年迷雾*,是最好的地方*?*!痹魄吃碌溃骸笆杂糜谝?,布阵*,山体连绵*,凿空山后,外山另有乾坤,自然适合养兵&?!?br />
    “我以前也注意过迷雾山&*,以为是哪位隐世高人不想入世被红尘打扰^,隐居迷雾山布置了阵法&,但未曾想到那个人就在我身边,风阁的背后有云阁,真难以想象&^*?^!比菥耙惶?,最难以想象的是,她第一次用云阁,困住的却是他^,世事难料。

    “我那日与子书会面,他去找我,之前就找了你吧^?说到底^*,我这个旧识到不及你和他的关系了^,连容枫&&、冷邵卓&*、云离都支持我*,他却选择帮你。明明十万兵马说是给天圣掣肘你*&,可是却兵在而不发&*?!痹魄吃碌?^。

    “我从十里桃花林回来&,当日他拦了我*&^,才没及时拦住上官茗玥^,让他被夜轻染截去*。心中有愧*。后来知道上官茗玥所谓的办法是断你宮房&,他也没有料到^,于是,之后助我,算做补偿?!比菥暗?^。

    云浅月轻哼一声,“那日从迷雾山见了他我就料到他是在帮你了*&?!?br />
    “他帮我请来了燕王爷*,带走了上官茗玥^,留下贴身隐卫言棠带的十万兵马,算是补偿了。否则的话,就冲着他设计我的神仙睡^^,让我睡了一日*,我也不会与他善罢甘休&**!比菥跋肫鹉侨?,依然有些余留的情绪^^。

    云浅月想着有些事情她虽然料到,但是与他亲口解释还是相差了些距离,她点点头&,问道:“在迷雾山没拦住我*,你回去之后便攻城引了容枫前来马坡岭,之后故意伤了他&^,让他命悬一线,等我来救*?趁此机会带我回来?”

    容景点点头&,“我实在没有办法了&?&!?br />
    “那也无需下那么狠的手*。我见到容枫的时候他只剩下一口气了^*。万一我晚来一步呢^?你岂不是要了他的命^*?”云浅月看着他*&。

    “我派人冒充八百里加急*&*,让你得到消息的时间安排得正好^,你急于救容枫&,怎么可能会晚一步?”容景似乎想起什么,有些情绪地道:“若非如此&,你竟然就答应夜轻染下了诏书,你……”

    云浅月捂住他的嘴*,笑了一下&^*,云淡风轻地道:“答应了又如何&,下了诏书又如何?我便早就知道你不会让这些发生的?^&!?br />
    容景盯着云浅月,忽然苦笑了一下,“你这也是在算计我吗?故意让我心急^?*^!?br />
    云浅月撇开脸,她承认她是在逼他,但若是他不出手^*,她便真的会嫁给夜轻染。既然他们再无可能&,活着如行尸走肉,便也没所谓了^*。她轻吐了一口气&*,不想再谈这个,转移话题问,“上官茗玥可不是好相与的,你用了什么代价将他从云山请下来帮你?”

    容景抿了抿唇*&,似乎有什么不好说*&。须臾,还是低声道:“他是……”

    “公子^*!”这时,外面想起墨菊的声音,一改嬉笑,有些凝重**^。

    容景顿住话,看向门外&,收起情绪^&*,温声问^&*,“何事&?”

    “收到消息,红阁风露被夜轻暖关押起来秘审&*?*!蹦盏?*。

    云浅月面色一变&,想着指定是风露暴漏了^,夜轻暖既然是夜氏暗凤^,自然有着非同常人的敏锐本事,风露小丫头虽然激灵^,但是还是不足以是夜轻暖这个自小培养的暗凤的对手&。

    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问道:“因为何事?”

    “应该是昨日主母带公子回来*,夜轻暖想要不顾一切拦截*,却两次三番被风露打断*,回去之后^,她细想起来^,便留了心*,今日将风露叫去,便趁机关押了起来^?!蹦盏?。

    “秘审的地方可有办法进去^?”容景又问^。

    墨菊低声道:“这一次夜轻暖来,带了夜氏暗凤的所有隐卫&,将秘审的暗室防守得密不透风*,如天网一般^^?删仁强删?&,但是我们一旦出动暗卫相救^,一定损失甚多^?!?br />
    容景沉默了一下*,声音低沉,“不惜损失^&,救&!”

    墨菊一惊,“公子^?”

    “不必了&,为了一人搭进去无数人,这不冷静*?&!痹魄吃吕棺∪菥癪&,想了一下道:“风露虽然不及夜轻暖^&,但她也是自小在红阁受过训练的*^。夜轻暖应是有所怀疑&,但是她若是挺住不回答,她也不能奈何*。更何况风露是凤杨的人&,她在西南平乱的军中立过好几个大功&,凤杨在军中有些威信*,风露亦是。夜轻暖没有把柄**,却关了风露*^,凤杨定然不干*^。所以,不能强行相救*,只能智取了?*!?br />
    “若是智取,耽搁的时间便多一些&,她会受苦的^,红阁的人你可舍得&?”容景问&^。

    “受些苦而已^*,只要有命留着就行。夜轻暖不会杀她的*&*?^!痹魄吃碌?。

    容景点点头,说不惜损失救风露也不过是为了云浅月罢了*,他也知道智取是最好的办法&。对墨菊吩咐道:“令人鼓动凤杨和天圣军中的人为风露造势,趁机营救*?&*!?br />
    “是^&!”墨菊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又道:“给容枫私下传一封信,他知道风露是我的人*,一定会相救的?*!?br />
    “是&&*!”墨菊应声。

    容景和云浅月再无吩咐,墨菊退了下去&。

    “夜轻暖也在一步步成长^^,她终是夜氏培养的暗凤*,哪怕以前看起来不足为惧^,如今也终是不可小看^?&!痹魄吃碌?。

    容景“嗯”了一声&。

    “这一回她亲眼见你如此风月立誓*&,血祭精魂^*,对你也该死心了**?*!痹魄吃掠值?。

    容景不以为意*,“我的心因你而死,因你而活**,别的女人&,终究是在心外面^^&?!?br />
    云浅月笑了一下*,推开他,弯身去捡地上的画纸^。

    容景看着她的动作,低声道*,“这些让凌莲和伊雪进来收拾吧^*!你不必收拾了^?&!?br />
    “都是给我的&,自然我要亲手拾起来*?!痹魄吃乱徽乓徽诺丶褡?&,随捡随看,笑着道:“你的笔墨&*,千金难求&,若是有朝一日没钱了,你就卖字画&*?!?br />
    容景“嗯”了一声*,“应该是养得起你的^*?&!?br />
    云浅月心下一叹^&,但愿她能活得久些&,他们能相处得久些&^。昨日他血祭精魂^^,她决然离开天圣大军随他回来,选择的就不再是夜轻染&,也决然和生生不离对抗&。若是解了生生不离,或者是有了控制之法**,她就能活*,他也能活。若是解不了的话^^,那么就一起死了。又何谈以后*?

    “会有办法的*^*?^*!比菥岸紫律?,也与她一起捡,低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

    书房收拾干净&,云浅月喊来凌莲和伊雪,让她们将字画收起来。之后见二人脸色不好,显然是也得到了风露被关押的消息,不过大约是怕她操劳,没禀告。她看着二人道:“风露一定会没事的*&。天圣军中有容枫和凤杨在。夜轻暖怕搅乱军心&,不敢将风露如何&,受些苦罢了?!?br />
    凌莲和伊雪愣了一下&^,齐齐看向容景^,了然小姐是从景世子这边知道的消息*,点点头*。

    “传信给华笙&*、花落、凤颜三人不可轻举妄动^。利用造势救她&^?!痹魄吃路愿?。

    凌莲和伊雪也觉得这个最为妥当*,连忙应声*^,走下去传信了&。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书房*,外面依然下着雨&*,他们打着伞往东暖阁走去^。来到东暖阁门口^,便见屋内有人^&,容景挑了挑眉*,拉着云浅月走了进去。

    珠帘刚挑起^^,里面便传出熟悉的声音,“我还以为会有一场大仗可打&,可以看些你的骨气^,没想到不争气,这才撑了一个多月&,回来得到快*?*!?br />
    云浅月一眼看到顾少卿躺在软榻上^,懒散随意&,旁边桌子上坐着曾经南梁的六皇子&&。两个人脸色都微带苍白^*,一个肩膀缠着白带,一个手臂裹着白带*。除了外伤,显然还有内伤^*。说话的人是顾少卿&,显然是在说她*&^。她随意地道:“刚一场小战,一个小阵&,便让你伤得去了半条命&&。若是真再打一场大仗的话^,你还有活路^&?”

    顾少卿不屑地嗤了一声*^,“本将军是故意伤的^^!?br />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是吗?那真是屈了顾将军的才华了,还得配合我故意受伤^?&!?br />
    顾少卿一噎*&,顿时恼道:“你这个女人,在天圣皇宫待了一个多月,没学会别的&&,到学会伶牙俐齿了?&!奔魄吃滦ψ挪辉偎祷?*,他瞥向容景^,“终于得偿所愿将女人夺回来了&*!有心情享受温柔乡了*&,是不是该顾忌一下这里的五十万大军*?”

    容景拉着云浅月坐下,随意地问^,“如何顾忌&?每个人给找一个女人^*?”

    顾少卿嘴角一抽*&*。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没说话^。

    六皇子接过话道:“每个都给找一个女人比攻一座城池还难吧^^!”话落^^,他看向云浅月,慢悠悠地道:“不知道表妹是否舍得荣华宫里刚发芽的牡丹?”

    云浅月想着这六皇子从困境里走出来,被容景收服&,为他效力,如今找她报以前的仇来了吗?她看着他&,“我舍不舍得荣华宫里的牡丹到没什么,总归是几朵花而已**?*?墒蔷褪遣恢辣砀缡欠裆岬靡骨崤舛浠始业慕垦拗?&?!?br />
    六皇子一噎&,恼道:“一个女人而已^,我和她又没什么,舍不舍得能如何&?!被奥?,他斥道:“你果然还是以前的本性^,这么些日子也没将你磨平些菱角&,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br />
    云浅月看着他*,终于笑了,“哥哥和洛瑶一身轻松地去逍遥了^,将你和翠微公子抵押在这里给慕容后主效力了。你们在,南梁曾经的群臣和子民便可心安?^!被奥?^,她啧啧了两声,“表哥就甘心让哥哥嫂嫂逍遥?”

    六皇子脸色一僵&。云浅月说中的事实他无法反驳,忽然转向容景,恼道:“什么时候出兵攻打马坡岭?别告诉我你要歇上十天半个月&?五十万大军可不想干等着你们泡在温柔乡里^?!?br />
    容景闻言淡淡一笑,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又轻轻放下,温声问*,“今日如何^?”

    六皇子一怔&&*,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没意见*&*,他点头,“好^!”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个江山天下,总要收复,有的人注定是夫妻*,有的人注定是对手。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亲爱的们,我加油码字,我们的月票也加油哦^。么么哒**!

    《纨绔世子妃》第一部实体书出版到第二部实体书出版,其中有些波折,隔了半年之久*,在我的坚持下,书号刚下来,如今终于即将上市,非常不易&。团购开始了&^^。有团购的亲可加购书群34476623报名*&,V群的亲就不必加了,也会有团购。团购的亲可以参加抽奖活动。其中有我的亲笔签名礼物神马的&。想要收藏的亲,尽量选团购^。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解开心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解开心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