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再议婚事

    第二日早朝,八百里加急,景世子深夜子时点兵出了青山城,一夜之间攻陷了祁城。陈老将军迎抗不得*&,一退再退,退军祁城百里外的马坡岭*。

    马坡岭位于祁城和兰城之间^,是除却青山城外的第二道天险。

    消息传回,朝野震惊。

    这短短两日的时间&,景世子便挥军攻陷了青山城和祁城两座大城&^,若照如此速度^,不日便会来到天圣京城,直指天阙^,这还了得?

    夜轻染对此到没有什么震惊和无措^,只坐在高位上淡淡地听着士兵禀告完,便令其下去休息了&^。也并未再派兵点将,更未对此有何商议。

    群臣被这个消息砸懵了*,致使早朝分外安静。

    云浅月依然坐在原位,对此也没什么表态*。

    下了早朝,夜轻染和云浅月出了金殿^^^,夜轻染走出殿门^,想起什么*&,对云浅月笑道:“好久没赛马了**,今日天气极好*,我们出去赛马吧?”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挑眉,“都要兵临城下了,还有心情赛马?”

    “必须有&?!币骨崛镜?。

    云浅月转了道,向宫外走去。

    夜轻染知道她答应了^*,抬步跟上她。二人的身影很快就出了宫门^,不多时,两匹马向宫外闪电一般地驰去^。没有任何护卫随从跟着*。

    满朝文武出了金殿,才知道皇上和浅月小姐竟然去赛马了,互相对看^&,不明白这二人怎么还有心情?景世子如此攻城的话,不出十日*&,这天圣就会沦陷,虽然说那个人是景世子,据说攻城严令士兵不扰民不烧杀不抢掠,但是他们心里到底是恐慌的^?多少人为了光耀门楣而做官^^?如今身穿官服**,他日也许就会布衣之身了*&。一时间所有人都忧心不已&。

    玉紫罗昨日好好睡了一夜,醒来就从翠华轩跑到了金殿,早朝已下^,她对人打听,方才知道夜轻染和云浅月出去赛马了*,恼怒地站了片刻&,便跑去夜轻染的御书房门口等着逮人。

    她在御书房门口的石阶上整整坐了一日^,直到天黑,夜轻染也没去御书房*,问了侍卫无人知道^^*,她气冲冲地跑去了荣华宫^,荣华宫依然如昨日一般,被护卫守着,反正到了后宫的地盘她也不怕传出去什么名声有损了&,放开嗓子喊了半天,里面半丝声音也没传出。她怎么想怎么觉得憋屈,夜轻染和云浅月就这么将她凉在了这里,想找个人连人影也见不着*^,实在可恨*,有气无处发,她逮住绿枝恶狠狠地问,“这皇宫里除了住着夜轻染和云浅月,还有哪个^?”

    绿枝虽然被钳制,不卑不亢地道:“还住着几位公主^*?!?br />
    “哪个最不好惹?”玉紫罗问。

    绿枝想了一下,道:“除了轻暖公主,其她公主都没有武功&^&?&&!?br />
    玉紫罗眼睛一亮,“夜轻暖也住在宫里?她住在哪个宫&?”

    “凤颜殿&?!甭讨Φ?。

    玉紫罗甩开她^,大踏步向凤颜殿走去^,走了两步*&,找不到路,回头对绿枝命令,“带我去凤颜殿?!?br />
    绿枝知道玉紫罗这位公主不好惹,点点头,带着她向凤颜殿走去。

    夜轻暖从德亲王和德亲王妃薨逝*^*,便病了一场,被夜轻染封为公主^,住进了皇宫,在凤颜殿养病,虽然她养病*,但也知道外面的情形&。容枫和朝臣请奏立后,却被东海的玉紫罗前来搅乱,她正思量着如何想办法让玉紫罗离开*,好让夜轻染顺利立后^,还没想到办法*,玉紫罗便找上了她&^^。

    有宫女向夜轻暖禀告紫罗公主来了&,她愣了一下&,寻思片刻^,对宫女道:“就说我病了,不见?*^!?br />
    宫女的话还没传出去,玉紫罗便闯了进来,怒道:“不见也得见*^?!?br />
    夜轻暖躺在软榻上,大病一场*,伤心过度*,分外苍白&&,见玉紫罗进来&,她收整起情绪,对她道:“紫罗公主不怕过了病气&&*?”

    殿中的确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

    玉紫罗捂住鼻子,嫌恶地看着夜轻染^^^^,“你不会也要死了吧?这药味呛死人*?^!?br />
    夜轻暖眸光现出怒色,德亲王和王妃的死让她对这个死字甚是敏感,此时见她如此说,想起了德亲王和王妃的死&&,不由得对她劈出一掌,怒道:“别以为你是东海国的公主,我就怕了你&?!?br />
    玉紫罗正想找人打架,见她虽然病着,但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打架,顿时大喜*&,不客气地对她还手^&^。

    顷刻间,二人打了起来^,从殿内打到了殿外&。

    一时间两个人谁也不客气&^,只见身影飘闪,花草树木纷飞。

    夜轻染和云浅月刚回到宫门口,便有宫廷内卫禀告,说轻暖公主和紫罗公主打起来了*。他挑了挑眉&^,扔开马缰绳,问道:“公主的病去了?”

    “公主的病养了几日^,似乎是稍好了?!蹦谖赖?。

    夜轻染偏头看向云浅月^,云浅月甩开马缰,有些疲惫地道:“能打架病就是好了&。公主和公主打架^,这也不关系国事儿^?!?br />
    夜轻染笑了一下&,对内卫吩咐**,“不必理会&,打累了的话*^&,她们自然不会打了?!?br />
    内应恭敬地应声。

    夜轻染回了圣阳殿^,云浅月回了荣华宫。二人谁也没理会打架之事^^。

    夜轻暖虽然是夜氏自小培养的暗凤^,但实则与人交手的机会极少^&,虽然武功略胜玉紫罗一筹^,但是玉紫罗常年混迹在外&,打过的架比吃过的饭怕是都多,经验十足。所以,和夜轻染对打,分毫没落了下风。二人打了个平手。

    果然如夜轻染所说,玉紫罗和夜轻暖打到半夜*,打得累了*,玉紫罗恨恨地扔下一句话&,散了场,本来不想再住翠华轩&,发现散场的地方就在翠华轩附近^*,于是又跑去了翠华轩^。

    夜轻暖虽然也是极累&,但并没有回凤颜殿*,而是跑去了圣阳殿*。

    圣阳殿内^,早已经熄了灯火&,砚墨守在外面^,见夜轻暖来了&^^*,淡淡道:“皇上说了,公主若是来的话*^,就说立后和东海紫罗公主的事儿他自由主张。您回去休息吧!”

    夜轻暖皱了皱眉*^,并没有立即离开,对砚墨问&^,“砚墨^,你是哥哥近身之人,自小跟在他身边,你可知道哥哥心里在想什么&?他是不是不想娶云姐姐*?”

    砚墨面色不变*&,“属下不知皇上心思?!?br />
    夜轻暖看着他,“哥哥若想做一件事情,无论是谁阻止,他都照做不误^,哪怕是碰个头破血流*,可是他明明爱云姐姐,她都住在这皇宫近一个月了^*,他却是分毫动作没有。我自小没在他身边^,聚少离多,不知道就罢了,但是你在他身边最久&,我就不信你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br />
    砚墨淡淡道:“公主做好分内事情就好,皇上的事情自有主张*?!?br />
    夜轻暖看着砚墨万年不变的脸和不卑不亢的声音,忽然气怒地道:“别以为我真不知道,他是想得她的心而已&&?&?墒悄睦镉心敲慈菀??她心里一直心心念念的人是……”

    “公主&,天色晚了*^&,免得吵醒皇上,您还是去休息吧&!”砚墨打断夜轻暖的话&*。

    夜轻暖话语卡主,看向殿门,里面分外安静,她知道从云浅月来到皇宫&,住进皇宫^,无论是御书房还是圣阳殿&,每日的灯火都是早早歇了&,不像以前,彻夜通明^。这说明哥哥有了她在,哪怕不住一个宫殿,不守在身边,也有了好眠^。她叹了口气*,低声道:“云浅月何德何能得了哥哥的爱&?!?br />
    砚墨沉默不语^。

    夜轻暖不再逗留,转身向自己的寝殿走去。今日她和玉紫罗一番交手^,清楚地知道她没那么好打发^,心里也早就做了准备*,若是她好缠的话,当初安王和哥哥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心力将她送入无回谷??墒瞧藁毓榷脊夭蛔∷?。想到此^,她忽然羡慕起玉紫罗来^,天下有几个女子有她活得惬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人还奈何不了她^,连云浅月怕是也不能。

    第二日早朝,兵部传回消息^,容枫率领二十万大军到达了祁城百里外的马坡岭*,与陈老将军剩余的四十七万兵马汇合&。

    当日,陈老将军主动让出军中主帅职位^&,六十七万大军全全交由容枫统领**。容枫到达之后^,未曾歇息^&,便重新整合军中人员,重新派人布置了马坡岭,利用平生所学,在马坡岭布置了阵法埋伏,设了十道屏障。

    六十七万大军,盘踞在兰城和祁城中间,将马坡岭不出半日&,防守成了一道绝壁天险^。

    军中本来低迷的士气因为容枫出现*&,霎时一新。枫世子虽然一言未发,只轮番下发命令调兵布置^,但人人都看出,这次枫世子是真正的和景世子天河两岸,敌我相对,誓必不让他再渡过马坡岭直指天阙了^。

    满朝文武得到消息,纷纷赞叹*,齐齐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紧张和忧心顿时去了一大半^。容枫世子带兵&,是有史以来最快的行军,两日夜走了八百里,半日便在马坡岭筹备好,对抗景世子大军*。天圣终于有了一个拿得出手的人*^。景世子想再如攻占青山城和祁城一般&,便不那么容易了。

    满朝文武因为心里有了底*,朝堂上的气氛也霎时松缓了^。

    早朝进行了一半&^,北疆传回消息,北疆总兵出面压下了暴乱的百姓,他是跟随安王夜天逸多年的副手,夜天逸离开北疆后&^*,北疆全权由他管辖&^&,也颇具声望**,百姓们见由他出面*,又得知安王未死的消息,顿时要扬起的硝烟熄了下去。

    满朝文武虽然不知道北疆总兵为何早没阻止*^,任由百姓暴乱,如今突然出来阻止,很是蹊跷^&,但想到浅月小姐早先说对北疆她有策略*,皇上和枫世子也未曾对北疆担忧^,又想到她在北疆有着不次于安王的根基,如今不出三日就让北疆暴乱平息&,顿时都心下甚是佩服*,觉得她是天圣的福星。

    两件大事解决&^^,北疆再无威胁^,内乱平息&,群臣悬了一半的心落了下去。便想起了第三件事。那就是枫世子一力主张,群臣一力拥护的立浅月小姐为后之事。

    虽然有东海国公主手持东海王书函来请婚,但是他们还是觉得,东海国远在千里之外*,两国联姻,对于如今的天圣派不上太大用场^&,紫罗公主虽然有着东海公主的身份^,但是论起来^,不及浅月小姐于国有用*&^。西南恢复春种*,三日悄无声息地平息了北疆暴乱^,这是除了她外&,任何一个女子都做不到的&^&。

    虽然东海公主也是个大西瓜,但是西瓜大了未必甜。对于如今的天圣,他们要的正是云浅月这样能素手翻转乾坤的皇后&。江山新换代的新一届朝臣都有着不同于老一辈的眼光*,所以^,弃东海公主,立云浅月为后**,依然无人有异心变更想法&*。

    以云离^、冷邵卓打头&&,满朝文武请奏,立后之事于是又旧事重提。

    正当群臣请奏时&^^,玉紫罗再度闯上了金殿*&^,她言语铿锵激烈,若是夜轻染不答应请婚**,那么看她敢不敢一把火烧了金殿*&&。让她父王下旨&^&,东海大军踏平天圣。

    玉紫罗一改三日前的温婉端庄一国公主做派,露出本性。反正她也知道,她再装&^,这里的人也没有一个人觉得她好&,那她又何必买好*?

    群臣一时间没了声*。

    玉紫罗自己搬了椅子,大咧咧地坐在金殿上&,等着夜轻染表态*。

    夜轻染还没开口,云浅月第一次越过夜轻染说话&&,声音浅淡&,对玉紫罗询问&*,“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请你出去?”

    “云浅月^*,一女不嫁二夫?!庇褡下藓嶙挪弊涌醋旁魄吃?,提醒她&&,“你赶我出去,当真要嫁给他不成*?别忘了你是景世子妃^?!?br />
    云浅月淡淡地看着她,“我已经和离了&*?^!?br />
    “和离便是你背情弃义的借口?”玉紫罗不屑地道:“山盟海誓,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那些被天下人都嚼烂了的话^&,人人都帮你记着呢!如今你到好,拍拍屁股就要嫁人&^^?做梦!”

    “你不是容景,没有资格替他来抱不平*。就算你是容景,也没有资格来找我抱不平^&?!痹魄吃驴醋庞褡下?&,脸色寡淡&,声音冷漠^,“无人是我,所以,也没有资格指责我是否背信弃义&,左右不过是活着而已^*!?br />
    玉紫罗顿时一噎&。

    云浅月不再看她^^,对夜轻染道:“下旨立后吧!”

    群臣齐齐一喜^,终于等到了浅月小姐表态,何等不易*&?顿时哗啦啦跪倒一片,声音震天,“请皇上下旨立后*!”

    玉紫罗腾地站了起来,大声道:“我不准!”

    云浅月淡漠地看着她,忽然出手,一缕青烟,顷刻间见玉紫罗捆住。她一惊,顿时动弹不得,脸色难看地看着云浅月。

    “将她请出去,送回翠华轩&^?!痹魄吃露匝饽愿?。

    砚墨立即应声^,从夜轻染身后出来^&,将玉紫罗带出了金殿*。

    群臣齐齐松了一口气^,浅月小姐是东海长公主玉青晴的女儿&,又和东海玉太子交好*,与东海渊源颇深^&。紫罗公主虽然有东海王的书函&^*,他们不敢得罪她&,但浅月小姐是敢得她罪的&。如今她表态^,最好不过^。人人都等着夜轻染下旨。

    夜轻染忽然一笑,“荣华宫种的牡丹还没发芽*,朕本来觉得不急的?&*!?br />
    “皇上,早一日定下来&,可安江山*,也可安群臣百姓之心*&?^!痹评氪笊?^。

    冷邵卓立即附和。

    他们都不想错过今日这个机会,容枫一力主张的&,便是他们一力主张的^。无论是伤了谁&,恨了谁&^,苦了谁&^,恼了谁&^,折磨了谁^^,他们都已经无暇理会,他们只想她平安^。

    群臣连忙再度请奏*,须臾,大殿内一时无声,静静等待。

    “你放心&,就差一场雨了,只要来一场雨*&,那些牡丹一定会发芽的*,你……”云浅月偏头看夜轻染&,话语说了一半,眼前忽然一黑^^,飘忽了一下,不受控制地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夜轻染正仔细听着云浅月说话,见她忽然栽倒^,他面色一变&,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离得近,一把拖住了她的身子,喊了一声,“小丫头?!?br />
    “月儿!”

    “妹妹!”

    “浅月小姐^!”

    冷邵卓、云离、满朝文武齐齐惊变,都不受控制地向前迈了一步*。

    夜轻染将云浅月抱在怀里,手按在她脉搏上,须臾,脸色分外难看&&,将云浅月弯身抱起^,疾步奔出了金殿*。

    冷邵卓、云离等料想不好&^^,齐齐跟着夜轻染跑出了金殿&。朝中大臣们不明所以&,但也连忙跟了出去。

    夜轻染带着云浅月回了荣华宫&,“砰”地一声关好了房门^,对外吩咐,“没有朕的吩咐*,任何人不准进来^?!?br />
    “是!”外面内廷侍卫齐齐应了一声。

    冷邵卓、云离等自然没有夜轻染快*,追来荣华宫之后^**,看着紧紧关闭的宫门,云离一把抓住绿枝,“妹妹怎样了?皇上要如何救妹妹*?”

    绿枝摇摇头^,“回王爷&^,奴婢也不知?^&;噬戏愿?,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准打扰^?!?br />
    云离稳了稳心神&,放开了绿枝&^。冷邵卓想到了什么*,脸色蓦地白如霜纸。

    ------题外话------

    大家安心&,关上门,也未必要用那种方式救人的……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群么么&!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八章 再议婚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八章 再议婚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