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命定姻缘

    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德亲王呕尽心血而死^*,德亲王妃殉情,德亲王府不到半日时间*,失去了两位主人

    满朝文武&,府院奴仆,刹那哭声一片*,无不垂泪

    夜轻染如一个孩子一般&&,抱着德亲王和德亲王妃的尸首痛哭失声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看着死在一起的德亲王和德亲王妃*,眼眶也微微酸涩生不能同时*^*,死能同巢,多少人能做到**?当初荣王府容景的父母做到了&,荣王死**,王妃殉情,如今德亲王妃也做到了

    是否自古来^,女子总会比男子痴情些?

    想起德亲王妃死前的话^,她唇瓣紧紧抿起&^,再不在德亲王府逗留,转身向外走去

    有人看到她离开&,无人敢拦住

    来到德亲王府大门口&,她看了一眼骑来的马&,并没有翻身上马^&,而是径自徒步出了府门&^*,向街道上走去

    德亲王是皇上生身之父&&,他大丧之日,家家闭户不出&,街道空无一人,自然分外空寂

    云浅月走在街道上&,没有什么目的&,一步一个脚蝇轻轻地走着,夕阳将她的影子拉得极长^,似乎曾经繁华居住数万人的帝京城一时间空落落的只剩下了她自己

    就这样走了两条街道*,在拐角处*^,她蹲下身,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夕阳落下^,天幕滑下昏暗的纱*,夜幕降临&,德亲王府的哭声远去,这个世界似乎更静了

    她闭上眼睛^,感受这种静

    似乎曾经的某一刻&,她消失生命时*,世界就这样的静*,后来无知无觉再睁开眼睛^,十六年前*,那一日艳阳高照&,阳光洒进浅月阁的房间中*,那个生了她的绝美女子在床头含笑望着她,阳光打在她身上*,似乎进入了她眼底,她的温暖一刹那照耀了她

    那时候她想什么?

    她第一想法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再不复曾经

    命运的齿轮是否就在那一日运转?多少人因为她的出生而伸出了手云王府嫡出女儿这个光环^^,她从那一日开始背负^*,得了身份*,也该背负身份下的一切

    眼前照下一片暗影,使得这个角落忽然更为昏暗

    云浅月缓缓抬起头*^,只见容枫站在她面前,心疼地看着她&*,在他的眼眸里*,映照着她看起来单薄细弱的身影*,一脸苍白她忽然升起自我厌弃的情绪*&,撇开眼睛

    大约是她的表情突然流露,被容枫看清,他忽然蹲下身,一手蒙住她的眼睛*,一手握住她的手,声音低哑温柔&,“月儿,你曾经对我说过,世上最大的事情莫过于死*,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所有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

    云浅月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落在容枫手心^&,许久不开口,声音同样低哑,“容枫*&,若是我如今再说&&,我想死了呢^^!”

    容枫面色一变&,握住她的手猛地一紧,“不行”

    云浅月拿开他的手,睁开眼睛,认真地看着他&^,“容枫,我想死了”

    容枫脸色瞬间比云浅月的还白&,身子微微颤抖,看着她的眼睛^,眼中再不是清澈如水,亦不是让人看不透蒙了一层轻纱*,而是如今一团死气&,他立即道:“你不能死,你怎么能死?你乾了多少人的命^,你活着&*,多少人才能活^,你死了^*,也会死多少人月儿,你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你是否因为德亲王妃的话?德亲王妃殉情德亲王,她有目的&&,而你呢&?你若死,为了什么**?”

    云浅月忽然浅浅一笑,有着无尽的沧桑和苍凉&*,“没有为什么^,只不过活得累了从来没有一日如今日这般累过”

    “那是你需要休息了^,你想想,你来回奔波迷雾山,千里地才用了几日往返&?焉能不累*?不要胡思乱想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容枫弯身^,颤抖地抱起云浅月&,似乎怕她真做出什么事

    云浅月不推拒*,没力气地靠着容枫^,任他带着她离开

    容枫带着云浅月走了两步,忽然又同低头看着她问^,“还回皇宫吗&?”

    云浅月似乎没有什么意识地“嗯”了一声

    容枫带着她转了道,向皇宫而去

    满朝文武都聚集在德亲王府^,皇宫显得分外空阔清寂夜轻染带着云浅月进了皇宫&,来到荣华宫门口,有内侍打开殿门,他送她进入

    来到内殿,将她放在床上^,容枫不离去*,坐在床头对她道:“你睡吧*!我看着你”

    云浅月看着容枫&,他的脸上写着着着实实的的,她忽然自嘲地一笑*^,“你不必看着我***,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正如你所说*^,我乾了多少人*?怎么能一死了之?连死的权利&,其实都是没有的”

    容枫还是不放心,她刚刚的话的确是吓到了他^&,摇头*,柔声道:“德亲王府的人太多***,也不需要我什么&,我左右无事*,就在这里守着你,谁也没有你重要”

    云浅月心下一暖&*,不再争执*,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容枫看着她,白皙如瓷的脸庞*,肌骨纤细,不盈一握看着她^,明明柔软如水^,却是骨子里比男子都有着不服输的刚硬这样的女子*^,多少人愿意倾尽所有,捧在手心里宠着,可是上天不厚待她&,她的苦和血都堆积在了心底,日积月累,几乎将她压垮

    曾经&,她千里送他去玉雪山,一路上不停地告诉他,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如今*,让她口中能说出死字,她该是已经到了怎样难以支撑的地步?他不敢想象

    云浅月不多时&,真睡着了*^*^,浮浮沉沉中,她似乎看到了那个人*,他背对着她&^,孤傲高远的涅,背后是一条深深的沟壑*,有数千丈那么深^&,她想走近*,奈何跨不过沟壑,她在沟壑边转圈圈^,用力地大喊他^,他也不回头&,仿佛听不见,她心中急得五内俱焚&,不小心&,脚一滑^*,栽了下去

    “月儿,醒醒^!醒醒^!”有人在用力地推她

    云浅月摔在半空中,惊醒&,睁开眼睛

    容枫一脸惶恐疲惫地看着她,见她醒来*,他松了一口气^,哑声道:“总算是醒了”

    云浅月恍惚了片刻,才看清是容枫^*,她移开视线*^,看向自己,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连被褥都湿了,像是被水打过似的*^,她动了动手臂,浑身酸痛,觉得头也涨得厉害,嗓子发疼*&,干涩涩的*,像是被灌了烧热的油灼伤了一般她定了会儿神^,开口,“我是怎么了^?”

    声音哑涩至极*,不仔细几乎自己都听不清

    容枫看着她&&,心疼溢满眼眶*,同样哑涩地道:“你夜里忽然发起了热^,一直喊着容景的名字^,我怎么叫你&,也叫不醒……”

    云浅月忽然沉默下来

    容枫看着她,他从昨日晚上到至今一直在她身边守着,没离开&,亲眼看着她突然发热,来得快而急&,脉象诊断不出异常&,偏偏她高热不退,他喊了半夜,用尽办法*,才将她喊醒一个人的心执着到何种地步?才让她沉沦不愿醒来*?

    “什么时辰了*?”云浅月过了许久&,才轻声开口

    “快第二日午时了”容枫道

    云浅月点点头,问道:“德亲王府什么样了?夜轻染如何了?”

    “皇上留在了德亲王府守灵&,满朝文武也都在德亲王府守灵^,今日没早朝,夜小郡主今早据说回到了京城”容枫道

    “什么时辰为德亲王德亲王妃发丧^^?”云浅月又问

    “三日后如今天暖了&,棺木不能长时间汪”容枫道

    云浅月不再询问**,又闭上眼睛

    容枫看着她&,轻声道:“是不是浑身是汗很难受^?我喊人进来帮你沐钥”

    云浅月点点头

    容枫站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绿枝带着人走了进来扶起云浅月*,向屏风后走去容枫见她进了屏风*,走到桌前写了一张药方*,出了殿门**,交给一名内侍&,吩咐了一句^*,他站在殿门口,不再进入

    阳光打在他身上^,显而易见的疲惫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沐浴出来&,身上稍微轻松了些^,来到门口^,看着容枫疲惫的神色&,她忽然觉得^,她做什么似乎都是错*,从来没有对的时候*,哪怕是软弱,哪怕是自己生铂哪怕是自暴自弃^,哪怕是冷血无情&*,都会乾到人,她连为自己活着的资格&,似乎都是没有

    偏偏没有人逼她*,她就已经连选择自主的权利都没有

    这种无力,已经不是一日两日

    云浅月面对容枫&,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许久&,只道:“你守着我累了一夜&,回去休息吧*!”

    容枫摇摇头,“我没事*&^,陪着你”

    他话音刚落,荣华宫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分外熟悉&,转眼间&*,来到了宫门口,正是夜轻暖&,她双眼通红&,泪痕犹挂在脸上,一身风尘仆仆之气^,显然连衣衫都没换她来到之后,正看到了云浅月和容枫立在门口^,二人状态似乎都不怎么好&^&,脸色一个比一个苍白^,她不由得顿住脚*,愣了一下

    “夜小郡主^!”容枫当先称呼了一句

    云浅月看着夜轻暖没说话*,昨日午时德亲王薨&,夜轻暖今日早上刚刚回来*&,一夜半日时间,最快的马&,可以跑千里了

    夜轻暖对容枫点点头^,抬步走了进来^,来到门口^,仰着脸看着云浅月*^,对她道:“云姐姐*,母妃离开*,你未能答应她的临终之言,你心里也不好受是不是?”

    云浅月抿唇不语

    “你可能不知道,母妃一直将你在私下里当做她的儿媳妇看待的,一直看待了许多年&,她为何如此^*?你可知道?”夜轻暖询问

    云浅月不答话

    “如今你住在荣华宫,哥哥是皇上*,荣华宫的寓意你不会不明白,既然住进了荣华宫*,为何昨日不答应母妃的请求?”夜轻暖直直地看着云浅月,见她依然不语^,她道:“你可是还念着景世子?你可知道你和他……”

    “妹妹&!”夜轻染的声音忽然从宫殿外响起*^,打断夜轻暖的话

    夜轻暖顿时住了口^,回头*,见夜轻染从殿外走了进来*,显然知道是她来了这里*,跟了过来半日一夜之间,他几乎不成人形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任谁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死&,母亲在自己面前对父亲殉情&,死而不能救,也难以承受有些人,再刚硬的筋骨,也禁不住天塌地陷的压垮

    “哥,你不是为父王母妃守灵吗&?为何来了这里?”夜轻暖对夜轻染问

    “你刚刚回来*,不为父王母妃守灵,来这里做什么&?跟我回去”夜轻染来到近前*,拽住夜轻暖,不看云浅月和容枫一眼,拉着她就走

    夜轻暖固执地甩脱夜轻染的手^^,“我来这里自然有事情找云姐姐”

    “关于她的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我说&!”夜轻染强硬地拽住她

    夜轻暖顿时恼怒*,“哥哥*&,父王死了&,母妃死了&&,都到了现在了^,你还要维护她吗?你维护她**^,她可曾知道?可曾领你的情&&?可惜念着你的好,将你放在心里^?她心心念念的*,无非是一个容景而已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夜轻染汀脚步,沉声道:“我不需要她明白”

    夜轻暖忍不住大声道:“你是不需要*,你愿意为她生*,为她死,为了她不惜一切^,哪怕将这个皇宫和皇权都给她把玩&,可是你想过没有?你不止是你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你是皇伯伯选中的继承人,是这百年夜氏江山的主人你怎么能……”

    “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我是谁,自然清楚”夜轻染声音寒了寒

    夜轻暖看着夜轻染*,忽然恼怒地对夜轻染拳打脚踢起来*^*,一边踢,一边哭*^,“都是因为你,父王呕尽心血死了*,母妃管不住你*^,无可奈何殉情了,他们心里眼里只有你,连等我一下,死前让我见一面都不能*^,都怪你……”

    夜轻染不还手&,任夜轻暖打着^,拳脚踢在他的身上&,他仿佛不知道疼夜轻染完好的衣衫很快就踢破了数道口子*^,点缀了无数个脚蝇那样踢打的声响&^,是下了重手

    云浅月看着他们,忽然想起那个让她失足跌落沟壑的梦她忽然闭了闭眼睛^,迈出门槛^,向二人走去

    容枫一把拽住她&,“月儿*,你别过去^,小心伤了你”

    云浅月挥开容枫的手,不多时来到二人面前*,一把推开夜轻暖

    夜轻暖被她推得不稳&,坐到了地上&,抬起头*^,一双眼睛恨恨地看着云浅月,“你推我做什么*?你不是不喜欢他吗&?我们的父王死了,母妃也死了^,就剩下我们二人^*,我如今就大逆不道,打了哥哥了&,让他也打死我,我们都死了*,你就可以高兴了,可以不必再在这里待着等着什么了&^,你就可以和那个人享受这天下**,双宿双栖^*,没人拦着你们了”

    云浅月清冷地看着她^,“你跑这里来&,无非就是想我答应嫁给他吗&?好!我嫁给他”

    容枫面色一变&&,急迫地喊了一声,“月儿*!”

    夜轻暖一怔,怒气瞬间憋在心口,看着云浅月,似乎被她这句话镇赚发作不出来了

    夜轻染回转头&,虽然被夜轻暖胡乱踢打了一气*^,面色更冷沉&,但是不见狼狈**,他看着云浅月&,淡淡地道:“你不必理会她,说什么嫁我的话”

    “你当我是在说笑吗*?”云浅月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看尽她眼底*,那里面果然半丝说笑的意思没有,他蹙了蹙眉,淡淡道:“不是说笑也不必说,父王和母妃的死^,怨不到你”话落,他不再看云浅月*,对地上的夜轻暖沉声道:“还不走*&*?你还想在这里继续闹吗&&?”

    夜轻暖抿唇站起身*,看了云浅月一眼&,终是不再说话*^*,跟着夜轻染离开

    云浅月看着二人的身影,一前一后*,在夜轻染即将离开荣华宫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轻声问*^,“夜轻染*,是生生不离吗?”

    夜轻染脚步猛地一顿

    夜轻暖脚步也是一顿,猛地回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也看着他们&,目光落在夜轻染不停变幻的脸上*,她淡淡一笑^,“原来我出生之时*,就被种了生生不离^,当初娘亲为我下了凤凰劫*,其实并不是什么凤凰劫是克制凤凰真经的一种功法绝七情&,弃六欲摒除一切天地间万物,还于本元封锁脑中的一切记忆,为了我有朝一日有解不开的谜团时用到*&,从头开始而她的本意,只是锁住生生不离”

    夜轻染忽然紧抿起唇角

    “但是凤凰劫终究只是一个劫数&,它锁不住生生不离的本命普善大师曾说过,凤凰劫*,劫过而生久死即是生*,生即是死生死不过一线之间凤凰真经*^,真经化真身*^,真身艳天下乾坤日月**,大地万物,宇盖五内*^,莫不惊艳但凤凰从来艳华落于天子之家哪里有凤凰飞入寻常百姓家*?”云浅月淡淡道:“终有一日*,它借由我的感情爆破出来,开启了凤凰劫&,促成凤凰真经^,也推动了生生不离”

    夜轻染沉默不语

    “此生彼此相生,不能离弃就如那合欢树比翼鸟连理枝比目鱼一般,双生之物&,死生同步天下所有人都猜错了,先皇不是厌恶云王府和我&,而是我出生那一日*,他早就选中了我是他下一任继承人的皇后,与那个继承人合种了生生不离”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的眼睛^,微微挑眉^,声音平静&&,“那个继承人自然是你^!我最该嫁的人&,命定的人,也是你!不是吗?”

    ------题外话------

    和大家解释一下&,这章标题的意思是&,生命出生&^,就定了姻缘—_—|||

    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就甩点儿*^,没有就算了还有一日就情人节了吧*&!温馨提醒,给男神买巧克力的*,礼物的,该入手了男人送女人礼物天经地义*,女人有时候也需要表现一下温暖男人的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三章 命定姻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三章 命定姻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