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滟冠群芳

    众人都看向签文。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干支梅^,写着“去也难留”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一句小诗,“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br />
    七公主身子一震&,刚刚稍好的脸色霎时苍白如纸。

    云离拿着签文的手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轻轻地抖了起来*,签文在他手中轻轻摇颤。

    云浅月蹙了蹙眉*,心下暗叹这签文的准确,偏头看向上官茗玥,他也同时偏转头^,用一副“我的签文果然准确吧?”的神色看着她,似乎等着她表扬*,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

    上官茗玥弄了无趣,收起表情。

    “七姐姐,签文说难留,又不是不能留*。这解花签虽然说是九仙山的师祖开了光的*,但神佛也有误人的时候*。不一定准确的?*!币骨崤兆∑吖鞯氖?,挨着她轻劝^。

    七公主此时连勉强的笑也笑不出来了,她想站起身离开,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眼中蓦地染上一丝悲凉,身子也如云离的手一般,轻轻颤抖起来*。

    夜轻染也适时地劝说&,“签文而已*,你肚子里还有孩子,莫要真伤心,免得伤了身?!?br />
    云离此时定下神,看了众人一眼,放下签文对七公主宽慰道:“签文而已,又不是既定的事实,皇上和小郡主说得对。别伤心了?!?br />
    七公主也勉强定下神*,掏出娟怕,抹了抹眼睛,苍白的脸色歉意地看着众人道:“我和夫君不如不来,来了打扰了皇上、帝师&&、妹妹、小郡主&、枫世子的雅趣&。从怀了孩子便受不得半丝不好^,见谅了^?!?br />
    容枫温和一笑,“七公主也知道是雅趣^,不过玩事儿而已,不必太当真。有时候枯木逢春也未可知!?br />
    七公主脸色缓和一些,点点头,拿过签文看了一眼*,说道:“抽到此签者&*,右者之右者与之共饮一杯?!彼鹜?,看向她的右边&,是夜轻暖,夜轻暖的右边是容枫,她终于露出笑意,似乎解脱一般地怅然道:“枫世子&,以前我喜欢你的时候^,就盼着有朝一日你我对饮一杯,如今总算得偿所愿了?!?br />
    容枫愣了一下*,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今我只喜欢夫君一人,那些前尘往事,埋在我心中执念最深的也不过是年少不知事时的一个名字而已&。今日借此得偿所愿,也算是了了心结^?!逼吖骰奥?,转头对左边的云离笑道:“夫君^,不会介意吧^?”

    云离笑了笑&,“枫世子是举天下难得的秀逸人物^,自然我不能比。你也说是些旧时之事&,自然无需介意?!?br />
    七公主点点头,端起酒杯^,对容枫道:“枫世子^,请吧!”

    容枫看了云离一眼^,也端起酒杯,笑着道:“公主能嫁给云离世子*,是你的福分,容枫曾得师傅算命,福运浅薄^。自然受不得公主厚爱^?!?br />
    七公主忽然黯然地道:“这话说得也当准,当年若不是我喜欢你,也不至于让母妃钻了空子利用我,以至于文伯侯府一门倾覆*?!被奥?,她见容枫神色平静,没有怨恨责怪她之意*,她心下一宽&,低声道:“你不怪我,我当高兴?^!?br />
    容枫淡淡道:“文伯侯府该当一劫,你那时不过几岁&。原也怨不得你*。不必说了?!?br />
    七公主也知道再说这些无用,但今日总算了了她心结。即便她心里早已经看开,但还是难免不被以前那些根植入她灵魂的东西左右,她笑了笑,轻轻对容枫举杯,不再说话。

    容枫也轻轻举了举杯*。

    二人齐齐抬手,一饮而尽。

    “隐者抽签*,枫世子,该你了?&!币骨崤嵝讶莘?。

    容枫放下杯子,拿起签筒,轻轻晃了晃*,须臾,从里面掉出一支签^,他翻开,看了一眼^,忽然一笑^^,“师傅说我一生福运浅薄,我刚说完,这签文便说我福运可转,这该是做不得准的^。所以,七公主该宽心,好的差的,无非是个玩事儿而已&&?!?br />
    七公主探身看去。

    几人也同时看向签文。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月季,写着“否极泰来”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一句小诗,“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br />
    上官茗玥忽然笑了,深深地看了容枫一眼,语气有些辣味地道:“枫世子得的这首小诗有意思&。我看不见得是不准&?!被奥?,他搂住云浅月的纤腰^,柔声问,“浅浅,你说是不是^?”

    云浅月推开上官茗玥,看着那签文笑得温暖,对容枫道:“月季别名长春花。雪山老头半吊子的算命,如何能做得准&&?你后半生无忧了?!?br />
    “那就借这支签文的吉言吧!”容枫也不纠葛,笑着道。

    “抽到此签着,大悲转大喜,自饮一杯。与坐者抽一签续解他人?!币骨崤哺判Φ溃骸胺闶雷诱馇┑娜酚幸馑??!?br />
    容枫端起酒杯,自饮一杯^^,之后拿起签文&,如早先的砚墨一样,抽当了摇签者。须臾,一支签指向上官茗玥。他笑道:“上官帝师,论到你了?!?br />
    上官茗玥挑了挑眉,接过签筒,不同于别人的轻摇,他猛地抖手摇晃了一阵*,须臾,掉出一支签,他还没动手*,云浅月先伸手帮他拿到了手中。他瞪了云浅月一眼*,“这么手快做什么?”

    云浅月不理他,拿过签文打开给众人看*。

    众人包括夜轻染,自然都好奇上官茗玥的签文,数双眼睛都凑了过来。

    只见签文上画了一株玉兰,写着“明月争辉”四个字,下面又篆刻了一句小诗*,“整顿乾坤事了,归来虎拜龙庭?!?br />
    夜轻暖看罢顿时唏嘘一声,“这句到也真符合上官帝师的名讳和寓意。尤其是虎拜龙庭四个字,哥哥是龙,他是帝师?!?br />
    夜轻染并没有说话&。

    云浅月心思动了动&,也并未言语。

    “是呢&!上官帝师有大才&,这个签文也好。如今天下间^,有几人可以与上官帝师争辉?”七公主似乎活泼了过来,也笑着道&。

    云离想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又压了下去。

    容枫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神色莫名,他同样没说话,

    上官茗玥从云浅月手中拿起签文^&,嗤了一声,扔下签文^,不屑地道:“本帝师一个月抽好几次签^,次次抽到它,看着都烦了^^?!被奥?,他径自道:“上下首陪饮一杯,上首者抽签一支&?!?br />
    “帝师的上首者是哥哥,下首者是云姐姐&^?!币骨崤ψ诺?。

    夜轻染端起酒杯,云浅月也端起酒杯,上官茗玥看了上下首二人一眼,莞尔一笑,“这签最讨厌&&,我明日大婚,这鸳鸯酒不是该一个人喝吗?”

    “帝师自己抽的签,难道要怪朕这个多出来的人了*?”夜轻染笑着挑眉。

    “明日再我们二人喝也一样?!鄙瞎佘h哼了一声,端着酒杯与二人碰了一杯^。

    三人一饮而尽*。

    轮到夜轻染抽签,他漫不经心地晃荡了几下,掉出一支签文,他打开看了一眼,忽然笑道:“朕有朝一日见到九仙山的祖师*,一定要向他好好说理一番&,这签文果然不准?!?br />
    几个人抬眼看去*。

    只见签文上画了一株芙蓉,写着“九重宫阙”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一句小诗^,“春风桃李花开日,又是一年美人垂&?!?br />
    “这首诗好怪异?!币骨崤苫蟮乜醋拍侵┪?。

    “这如何不准了?我看很准??!”七公主看着签文径自解析道:“皇上是九五之尊。春风桃李代表后宫三千粉黛,如今说的正是他该选秀了&,垂帘美人^,这是正理,天圣不能无后无妃无嫔不是?”

    夜轻暖忽然笑起来,“这样解释也对?!被奥?*,她问向云浅月&,“云姐姐^,你说是不是这样解释?”

    云浅月有些好笑地道:“这就待有朝一日你哥哥去九仙山问问九仙山的师祖了^。我也说不准。美人垂倒是应该有的*?&!?br />
    “小丫头,你皮紧了是不是^?竟然敢取笑我!”夜轻染恶狠狠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取笑你的又不止我一人,你拿我出什么气?”

    夜轻染轻哼一声&。

    夜轻暖微微讶异地看着二人&,她从没想到她哥哥和云浅月还有朝一日能有如此谈笑的一幕,哥哥的脸上有多久没看到这种恶狠狠的表情了*?云姐姐有多久在哥哥面前没有卸下那种紧绷有这种放松的表情了?她收了笑,想着定是这几日发生了什么&,让二人之间缓和了。

    上官茗玥大笑了一声,道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br />
    几人一愣*。

    上官茗玥也不解释,看向签文下面的注释*,说道:“先自饮三个,在座所有人陪饮一个。在座若有至亲可由至亲抽一签,无亲者,再可自抽一签*?!被奥?,他看了夜轻暖一句,“夜小郡主扰了你哥哥的美人梦了&,若无你,他可再来一签?!?br />
    夜轻暖立即站起身,“那我现在就走?!?br />
    夜轻染一挥袖,她顿时坐下*,夜轻染无所谓地笑道:“玩乐而已^,瞎当真什么?我先自喝三个?^!被奥鋇,他一手端着酒壶,一手端着酒杯*,三杯酒转眼喝尽。

    上官茗玥道了声,“好!”

    “该你了!”夜轻染将签筒扔给夜轻暖&&。

    夜轻暖有些谨慎地看了签筒半响*,才轻轻摇起来。

    云浅月看着她&,即便从小她被当做暗凤驯养,也算是经历了诸事,但是如今算起来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女孩而已。今夜的签文,没人究问来由*,但心底到底都是当了几回真的*。

    不多时^,夜轻暖抽出一支签*,她似乎不敢看*,递给了夜轻染。

    夜轻染随意地伸手拿过*,看了一眼,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原来妹妹也是个有福之人?!被奥?,他将签摊开&&。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菊花,写着“南堂春色”,下面又篆刻了一句小诗^,“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br />
    “这个寓意好深?!逼吖魉坪蹩床欢厮档繼。

    夜轻暖也是看着她的签文疑惑,“这说的到底是什么?”话落,她问向夜轻染,“哥哥,你可能给我解释解释?”

    夜轻染甩开手^^,签文扔给它**,“说你的春天在南,不远了*?!?br />
    夜轻暖愣了一下,脸庞顿时爬上红霞,嗔道:“哥哥取笑我?!被奥鋇^,她悄悄抬眼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含笑望着她,她低下头,喃喃道:“我准备终身不嫁的,哪里有春天^?!?br />
    “不是有一句话说得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吗?你的终身兴许不由你决定*&?&!痹魄吃滦α诵?。

    夜轻暖似乎害羞了,不再说话,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抽此签者是人间帝女花&。此签生来富贵*,奈何飘零。对坐者饮一杯,自抽一签^^?!痹评肟聪蛳旅娴淖⑹蚟,须臾一笑,看向云浅月道:“妹妹坐的好位置,替夜小郡主饮酒了?!?br />
    夜轻暖的对面^,正是云浅月。

    云浅月左右扫了一眼,就她一人未抽到签了,她笑了一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伸手拿过签筒^,低头看着签筒,摇了起来^。

    她的神色没有漫不经心*,也没有太过认真,只是那么平静地摇晃着签筒。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

    在座的人或许好奇夜轻染的签,或许好奇上官茗玥的签,或许好奇容枫的签,但更好奇更想知道的是云浅月的签。有相由心生的说法,有时候,某种玄思的东西未必不准。更何况是东海九仙山那位传说活了几百岁的人开了光的签文*。

    云浅月摇晃了许久,都没有一支签跳出来。

    “云姐姐,你用些力!”夜轻暖见等了半响,也不见有签跳出**,她不由得提醒她**。

    云浅月点点头,手下力道重了些。

    半响,还是没有签跳出。

    夜轻暖不由疑惑,看向上官茗玥^,“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何云姐姐的签不跳出来?”

    夜轻染看向上官茗玥。

    “你再摇些时候!”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对她道*。

    云浅月又摇了起来,里面的签来回晃荡,过了一盏茶**,还没有一支签跳出来。

    众人都疑惑地再次看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挑了挑眉,似乎也有些讶异,随即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恍然和了然,顷刻间,情绪褪去,他笑道:“不必摇了*,这一支签筒少了一支签?!?br />
    “少了一支?”夜轻染皱眉。

    云浅月也皱了一下眉*,看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道:“九仙山的师祖一生只得天地七彩霞用真气化了花梨木造了这一筒签*,签文是得天机注了天解的。有一支是一株”艳冠群芳“的签。有一签出,百签避的说法&。有它在^,所有签都不出^。这个签筒也无法玩*,只有它不在,这个签筒才可玩&?!?br />
    七公主“啊”了一声*,“那这么说妹妹的签就是那支签了?那支签在何处&?上官帝师可有解?”

    云浅月停下手,放下签筒,看向上官茗玥挑眉&。

    上官茗玥从怀中抽出一支签,放入了签筒里,对云浅月笑得荡漾&,“再摇一次试试?!?br />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签筒,只见上官茗玥的那支签融合在了百支签里看不出来,她拿起签筒,随意地伸手摇晃,须臾&,一支签跳了出来。正是上官茗玥扔进去的那支。

    “好神奇*!”七公主唏嘘一声。

    夜轻暖也是觉得新奇,看着云浅月手中落下的那支签道:“从来解花签没见过这般的*,云姐姐,你快看看签上写了什么&?”

    夜轻染也好奇地看着云浅月手中的签,若有所思,“艳冠群芳吗?到也附和小丫头。她本来就是极好?!?br />
    “快打开看看!”七公主似乎也迫不及待地想看签文*。

    云浅月笑了笑,眸光扫了一圈*,见连容枫温和清淡的脸上也染了一抹好奇,只有上官茗玥一副不可一世的张扬表情,她点点头,打开签文。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牡丹*,写着“艳冠群芳”四个字,四个字的旁边,又多写了“金玉满堂”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三首诗,第一首诗是&,“天地迎娇客,人间富贵花?!钡诙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盺,第三首诗是,“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丹景春醉容,明月问归期&*?!?。

    “竟然是牡丹!怪不得说是艳冠群芳?!币骨崤?。

    其余人都看着签文,无人说话,荣华宫的院落内*,庭院深深^,分外沉静。

    “荣华宫里养不活牡丹^,几代云王府的女儿都在芳华年纪香消玉殒,不得长青,怪不得妹妹嫁不进夜氏&,原来她是人间富贵花,夜氏的皇宫养不了*?!逼吖鞑恢痪踔兴党隽诵闹械南敕?,忘了顾忌*。

    夜轻染薄唇抿起^,并没有说话。

    夜轻暖抬起头,看了夜轻染一眼^,见他哥哥忽然之间眉眼沉暗了一分,她看向云浅月,见她脸色淡淡,仿佛不觉签中深意&,她立即转移话题,“第三首诗真有意思呢!涵盖了哥哥的名字,景世子的名字,上官帝师的名字*?*!?br />
    “本帝师以前不知这明月问归期的道理,原来竟然问在了这里&!鄙瞎佘h笑了一声&,忽然起身站了起来,同时伸手拽起云浅月*,不再理会众人&*,向外走去,“天色晚了,今日的牡丹也被你任性地种在了荣华宫,走吧!我们早些回去睡,明日好欢欢喜喜大婚?!?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跟着他出了荣华宫。

    ------题外话------

    2014年2月1日,大年初二,忍不住写出来*,纪念一下。今年看春晚就记住一句&,“人倒了还可以扶起来,人心倒了可就扶不起来了?!焙眯Φ耐?,发人深省*。今年我家较往年热闹许多,以至于除夕之夜被灌了酒拉出去打了一夜牌,没给亲们拜年,在此,子情携《纨绔世子妃》给亲们拜年了。马年吉祥的话说得太多*,但终究我们需要这样喜庆的祝福&。祝亲们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家人和和美美&,幸福安康!爱纨绔的美人们永远年轻漂亮&!群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滟冠群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滟冠群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