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传言和离

    云浅月想着天下间果然是无奇不有*,有人竟然能将千里传音用得炉火纯青如人在眼前,她不由得恼恨起来^,子书到底招惹来一个什么人**,看起来他的目标根本不是他*^*,而是容景和她。 否则的话^,不会真扔下子书不管挟持她^。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知是她的心思太明显^,还是根本就在这个人的面前藏不住**,上官茗玥低头看着云浅月**^,轻轻一笑,“正如二皇子所说*^,我吃了十几年的素,如今也该吃荤了^?!?br />
    云浅月挑眉看着他。

    上官茗玥悠悠一叹**^,“哥哥我哪里不比那个笨蛋好*?让你愁苦着脸?东海人杰地灵*^,风貌极好^*,名士风流^,如今这个季节玉兰花遍地,处处飘香,人间仙境^,不过如是?*^*!被奥?**,他抽出手,一手抱着云浅月,一手在她唇角抹了抹,温柔地道:“你一定会喜欢的?*!?br />
    云浅月寒下脸,“别动手动脚?!?br />
    “我是看到你嘴角咬我没擦净的血帮你擦擦而已^!鄙瞎佘h无奈地一叹^。

    云浅月皱了皱眉^,不再说话。

    上官茗玥也不再说话*^,抬起头看着前方**,狭长的凤眸在黑暗中看不出情绪*。

    云浅月折腾了一日*,也困了^,实在不想费心力再与他对着干,况且她私心里并不怕他将她如何*^*,这种感觉很奇妙,她也懒得去探究深想*,头一歪^,躺在了他的胳膊上^^,闭上眼睛*。

    上官茗玥从前方收回视线^*,就见云浅月堂而皇之地躺在他胳膊上,转眼就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传出*,将他的怀里当做大床了^,他顿时觉得自己这个挟持的绑匪甚是失败。嘴角勾了勾*^,用宽大的衣袖给她遮住脸上的风^,轻功几乎脚不踩地,一路如风一般地飘向东方**。

    玉子夕追出两百里^,早已经不见了上官茗玥的影子,他累得气喘吁吁,再也没力气,坐在路边一株大树下大骂****,“该死的上官茗玥,活着就是为了打击人的***!?br />
    他自认为轻功很好*,可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轻功对于上官茗玥来说就是蚂蚁和大象。

    玉子夕骂了半响^,将自己会骂的词都骂了出来^,直到骂了个痛快^**,实在累及了^^^*,才头一歪^^,靠在树干上睡去。

    并没有发现就在他不远处的另一株树干上躺着一个人小憩,从他来到将其惊醒,一直听着他骂完,之后对着东方沉思片刻^,施展轻功^**^,无声无息向东追了去^^。

    云浅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辆老牛车上^,老牛很老,老得皮毛都掉没了,嘎油嘎油地向前走着^,比蜗?*;孤?,她眨眨眼睛^*,头上的天很蓝,晴空万里,虽然天晴,但是太阳不烈,正是冬日的暖阳*,暖意融融。她听到四周轻风拂过*^*,听着身边有人均匀的呼吸*,听着山路虫鸣鸟叫*^,她猛地偏过头。

    只见上官茗玥躺在她身边正在酣睡,睡梦中似乎想到了什么美事儿*,嘴角高高地翘起*^。

    云浅月看着他,即便睡梦中^,他眉眼间的倨傲和张狂也丝毫不减,配上这张俊美绝伦雌雄莫辩的脸*,再加上他高绝的武功和灵术^^,他的确可以笑傲天下**,不可一世*。她嫉妒地瞪了他一眼,想打散他嘴角的笑*^*,但又作罢。虽然她一直睡着,但是隐隐约约还是记得他施展轻功带着她走了一夜^^,夜里风凉,他似乎刻意遮挡了风,她没觉得冷^*,还算是他有良心有待俘虏。

    她收回视线,看向四周,只见是走在一条山道上,四周景色一样,让她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是哪里,天色已经响午*^,她扫见旁边有几个食盒*,坐起身,只见食盒是温的*^,打开^*,里面竟然是炒菜^,而且好几样,菜不多,但贵在精*。刚打开,一阵菜香味便飘出*。

    云浅月看了上官茗玥一眼*,他还在睡着*,她想着要不要出手,见风吹来^,他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她顿时放弃,丝毫不怀疑,只要她出手*^,他一定会立即醒来。无用之功自然不必做^。她撇撇嘴^,拿起筷子就开吃食盒的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想他有什么目的^*^。

    吃了两个食盒的东西,她才放下筷子*,扫了一眼有饭菜无水*,而她渴得厉害**^,看向四周*^,荒山荒冷^,根本就没有水源。她刚要推醒上官茗玥^,扫见老牛脖子上挂着的类似酒壶的东西,她伸手摘了下来*^,老牛竟然回头看了她一眼,继续蹒跚向前*^。她打开酒壶^*,果然是酒^^,一阵酒香,她刚要喝*^,犹豫了一下*^^,低头闻了闻*,酒香扑鼻,她想着若是这个人想害她,她也反抗不了,饭都吃了*^,还怕喝酒^?于是再不犹豫^,拿起来一阵猛灌*。

    一壶酒一滴都没剩^,之后酒壶一扔,她晃晃脑袋**,嘟囔道:“这是什么酒这么好喝^?”

    “好喝*^*?”上官茗玥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隐隐笑意*,“神仙醉*,的确是好喝的酒^。若不好,如何能将神仙都醉上三日^^?”

    云浅月暗叫了一声不好,感觉头有点儿晕了,支撑着偏头问上官茗玥,“我喝了一壶*,能醉几日?”

    “大约十日吧!”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身子一软,倒在了牛车上**。

    上官茗玥笑了起来,似乎极其欢快,伸手拍拍云浅月的脸*,“对我半点儿都不设防*,让本小王觉得很失败*,连欺负你都觉得可耻^?^!被奥?*,他叹息了一声。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只觉得眼皮沉重得很*^^^,心里暗骂,她是不设防吗?相信方圆几十里都没人家没水源,她总不能渴死^。怒道:“给我解药^?!?br />
    “神仙醉没

    “神仙醉没有解药?^^!鄙瞎佘h笑吟吟地看着她酒劲上来,醉醺醺的样子,他坐起身^^,一手支着头**,一手拍着她^,分外温柔^,“乖妹妹,好好睡,等你再醒来,我们就会到东海了。到时候咱们骑太子殿下的大雕回去^。他的雕在来之前被我驯服了。否则我哪里会追不上他^?”

    云浅月想骂他一句**,但是耐不住酒劲^,睡了过去*^。

    上官茗玥絮絮叨叨似乎又说了什么*,云浅月耳朵嗡嗡^,已经听不清了。

    老牛车继续向前走着*,它看起来老迈,但是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得稳稳当当*。

    上官茗玥说了半响^,无人搭腔,他又闭上眼睛**,将云浅月搂在怀里^,幽幽睡去^^。

    云浅月睡着,没发现刚转过一道山坡后不久,前方已经是茂密的丛林无路,而牛车仿佛没看见没路,继续向前走,他所过之处*,树木被一阵风刮过,齐齐伐倒^,倒地之后^^,半丝声响也没发出*,便被四周的动物将树给搬走了^^*。没路的地方,转眼间便腾挪出一个牛车的路。

    云浅月再醒来时^,只觉得身体轻盈,灵台清明**,没睁开眼睛^^^*,似乎方圆五里的动静都尽数掌握^*,她惊异地醒了片刻吨*,消化了片刻惊异的感觉^,才睁开眼睛^。

    只见她躺在一个明黄的帐子里。

    床很大*,只躺了她一个人^,她伸出手^,去碰触帐子,轻轻挑开一条缝***,入目处的房间她分外熟悉*。正是帝寝殿**。

    天圣皇朝的帝寝殿*^^。

    云浅月一惊**,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已经不是她昏睡过去前穿的那件紫色阮烟罗^,而是一件桃花织锦的粉色宫装^^^。她面色一变^,猛地坐起身*,挥开了明黄的帷幔。

    哗啦一声,帷幔打开,惊动了外面的人*。

    外面顿时呼啦啦跑进来一群人**^,对云浅月齐齐见礼,整齐一致^,“奴才(奴婢)们拜见浅月小姐!”

    宫女太监嬷嬷大约二十多个人^。

    云浅月眉头竖起^*^^,看着这二十人,不说话,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她为何会在这里*^?上官茗玥哪里去了^**?难道是他将他送到了夜轻染的皇宫*^?

    她眯起眼睛,虽然不说话,但顿时压力从她身体散发出来。

    请安问礼的二十多人身子齐齐颤了颤*^*^^,其中一人在最前面,直起身来,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既然醒了,可有什么吩咐^?是否传膳**?”

    云浅月看着她,这才看清当前之人*,她梳着宫里嬷嬷的发髻**,穿戴着嬷嬷的衣装,却还是昔日云王府书房那抹素雅的倩影^,只是那时候她嘴角含笑*^,如今却是一脸冷木^。这个人正是昔日在云王爷身边侍候的绿枝^*,她看着绿枝,不由眯起眼睛^,问道:“你是谁*?”

    “奴婢绿枝^^!”绿枝恭敬地道^。

    连名字都没改吗?她挑眉,“云王府的绿枝^?”

    绿枝垂首*,恭敬地道:“回浅月小姐*,奴婢是昔日受皇上差遣**^*,前去云王府侍候云王爷,如今云王府已经没有云王爷,不需要奴婢侍候*,奴婢自然被皇上招回来了^?*!?br />
    云浅月眸光一冷*,她没有想到绿枝竟然是皇上的人,是先皇*^?还是夜轻染?记得她出生时绿枝就在云王府吧*^!那就是先皇了。她笑了一声*,“我竟不知云王府竟然还养了一尊菩萨。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br />
    绿枝不卑不亢地道:“为吾皇效忠^,绿枝并不委屈***!?br />
    云浅月忽然拿起手边的枕头对着绿枝砸了过去。

    绿枝不躲开^,枕头将她砸了个正着^,帝王所枕的枕头是玉枕^,有棱有角*,绿枝被砸到了地上^,额头顿时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瞬间染花了她的脸**。

    “姑姑!”四周响起宫女太监的惊呼声^。

    在宫里被宫女太监称呼姑姑的^,都是有一定品级的,可见绿枝的身份在众人中之高。

    云浅月冷冷地看着一众宫女太监惨白了的脸^^,人人惊骇的神色^*,她心中惊异,没想到自己的功力竟然在一觉醒来之后提升了不止一层,随手扔的一个枕头***,并没有用内力*^,却还如此之快^^,连绿枝额头砸了个窟窿*,她眯了眯眼睛,什么时候她得了某种提升功力的好处了?

    脑中没有什么印象,她也不再想*,看着众人冷声问*,“今日是什么日子^?”

    那些人惊骇地看着他,人人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说^*^!”云浅月声音凌厉^。

    “回浅月小姐*,今日是天圣一百一十八年四月十二^?^!逼渲幸桓鲂√喽哙碌氐?。

    云浅月想着她被上官茗玥钳制离开凤凰关怡红楼那日是四月初二,如今整整十日了*。她顿时一阵心浮气躁*^,容景在哪里?十里桃花林的事情解决了吗*?这十日他在做什么?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腾地下了床,光着脚向外冲去*。

    “醒了^?”外面传来夜轻染的声音。

    云浅月脚步猛地一顿*,若不是有绿枝^^,若这里不是帝寝殿,若人人不是称呼她浅月小姐*^,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竟然到了的寝宫睡在这里^。她压下浮躁^*^,冷冷地看着门口。

    不多时*,夜轻染脚步走近*^,来到门口,一身明黄锦袍令他看起来分外尊贵威仪?*^;故蔷墒蹦Q?,但是已经帝王气息庞大*,如腾龙*^,缓步走来,令人不敢直视*^。

    透过珠帘***,云浅月的心猛地缩了缩**。

    夜轻染伸手拂开珠帘,缓步走入^,先是看了云浅月一眼*,目光从她头上到脚下^,须臾^,他看向地上跪看向地上跪着的众人和躺着满脸是血的绿枝^,微微蹙了蹙眉,对云浅月问*^,“刚醒来就发脾气了?”

    云浅月声音冰冷,“我为何会在这里^?”

    夜轻染看着她,笑了一声*,“原来是因为这个发脾气吗**^?你在我这里睡了五日了。我吩咐人好好的侍候你^,难道就是让你醒来与我质问发脾气的*^?”

    云浅月眯起眼睛,继续问,“我为何会在这里*?”

    夜轻染不答话,也不再看她^*,对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吩咐*^,“将绿枝姑姑扶起来*,送去太医院*,吩咐太医^,好好医治^,不准落下疤痕?!?br />
    “是!”立即有两人上前,扶起绿枝。

    不多时,绿枝被人扶了出去^,有人打扫了金砖上的血迹,一群人转眼间退了个没影*^。

    云浅月见夜轻染不答,也懒得待在这里再问他,她必须要出去*^,才能知道外面如何了*。她越过夜轻染,向外走去。

    夜轻染也不拦着**,任她走出了帝寝殿。

    帝寝殿外^,竟然下着雨*,小雨不大^*,凄凄沥沥^。

    她一刻也耐不住*^,施展轻功就要向宫门而去??墒撬仗鸾臹,顿时一阵箭羽对着她落下*。箭羽分外密集,如细密的网,她将周身迅速设上防护罩*^,可是依然寸步难行。

    云浅月坚持了片刻^*,但毕竟人难以对抗数千只箭羽*,她心中含恨,只能退回帝寝殿。

    随着她退后,箭羽也顿时吸止*,地面上落了厚厚一层箭*^。

    云浅月猛地回转头看向夜轻染*,“你什么意思?”

    夜轻染淡淡地看着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将皇宫当成了什么?”

    云浅月眯起眼睛看着他^*,夜轻染眸中一片淡漠^^^,她冷静地道:“我为何出现在这里?别告诉我你不知道?^!?br />
    夜轻染瞥了她一眼,忽然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一把拽住他,“说清楚!你将我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夜轻染弹了弹衣袖,掰开云浅月的手,语气淡漠^,“你确定要听^?”

    “自然***!”云浅月看着他。

    十日,可以乾坤倒转*,历史改写^^。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

    夜轻染负手背在身后^,对外面侍候的一众宫女太监随手指了一人,“你来告诉她,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

    那人是一名小太监,闻言立即哆嗦地出列*,垂着头低声道:“十日前**,十大世家反戈了夜氏,联手杀了安王**。拥护前朝后主?!被奥鋇^,他似乎不敢说出那个名字^,颤抖得更厉害,“前朝后主是……是……是景世子?!?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夜天逸死了^^?容景前朝的身份大白于天下了**^*?

    “继续说*^^^^!”夜轻染没有表情地吩咐**?!叭偻醺笆雷渝?^,天圣征缴南梁的兵马大将军得到安王被杀的消息*^^,心神俱裂*,一怒之下……与景……世子写了和离书^*,言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你说什么?”云浅月上前一步*,一把拽住那小太监的衣领*。

    那小太监被她冰冷的气势和怒意吓得顿时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云浅月一把甩开那小太监,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扫了那小太监一眼^^^,迎上云浅月的目光,嘲讽地挑眉^,“不信吗*?”话落*,他随手一指一众宫女太监^,“那就让他们再与你说说!”

    一群人顿时跪在了地上^^,齐齐道:“回浅月小姐,外面都这样传……”

    云浅月见不像作假^,身子颤了颤**,她写了和离书?她想起上官茗玥令人写的休书,她看着夜轻染*,恼怒地问*,“上官茗玥呢^?”

    “上官茗玥^?”夜轻染笑了一声,“帝师大人在钦天监议事***^*?!?br />
    “帝师^^?”云浅月眸光冰寒*,“是他将我送来这里的^?”

    夜轻染淡淡看了她一眼^,向外走去^,对跪在地上的人吩咐^,“好好伺候着!”

    “是*^^!”跪在地上的人齐齐应声*。

    云浅月瞬间拦在夜轻染面前*^,盯着他看了片刻*,见他一脸冷漠,再寻不到任何昔日的影子,她心里一灰,勉强镇定地道:“让我离开?!?br />
    “离开*?”夜轻染勾了勾唇**,没有半丝笑意,冷漠地道:“不行!”

    “你就不相信我死也能冲出去一条路吗?”云浅月看着他。

    “那你就死着冲出去?!币骨崛静灰晕?*。

    云浅月忽然对他出手^,她奈何不了外面布置的数千弓箭手*,但是如何能奈何不了他**?今日说什么也不能留在这里,她要去找上官茗玥*,问他为何将她带来了这里*,难道这就是他绑了她的目的^?他和夜轻染私下里有什么协议**?

    她的武功比十日前高了不止一倍,她早就发现了,但是和夜轻染过上招*,才知道有多高*^^。夜轻染根本就抵抗不了她的武功,节节后退*。夜轻染金冠被云浅月打下*^*,“砰”地一声砸到了地上。

    云浅月毫不客气*^^*,趁着他躲避不开^,迎面就是一掌^。

    夜轻染面色微微变了一下,似乎也没想到云浅月短短时间竟然有如此功力^,他也不躲闪了*,抿着唇看着她*^。

    云浅月拿定主意*,今日必须要出去,于是一掌砍向夜轻染的肩。

    千钧一发之际^,一缕清风拂来,轻轻拂开了云浅月的手**,明明很轻盈*^^,却是有着排山倒海之力^,迫使得云浅月退了数步。一抹艳华的身影飘身而落^,风姿如月,俊美俊伦*,正是上官茗玥。

    玥。

    轻袍缓带**,衣袂轻扬^,细雨中^,一枝独秀*。

    他落地后**,看着云浅月冰寒的脸色^,走近她一步*,揽住她的腰^,“刚刚醒来就发脾气^^^?怎么这么不可爱?^!?br />
    云浅月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腰^,上官茗玥“嘶”地一声,一口凉气还没吐出*^,云浅月顿时一手死死地抱住他^,一手对他拳打脚踢*^。

    上官茗玥挨了好几拳**,才勉强制止住云浅月*^,手被钳制住,她猛地踩向他的脚^。上官茗玥躲躲闪闪,却还是被她踩了好几下,她撒泼耍辣的劲头上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恨不得打死他。

    上官茗玥最后被逼无奈*^,从她袖中抽出红颜锦^*,将她腿脚困住,她才死死地瞪着他,不再打了。

    上官茗玥一身狼狈*,刚刚好好的锦衣华裳*,风流公子的模样*^,转眼间便一团糟,他看了一眼自己^,嘴角抽了抽*,须臾^,弹了弹锦袍的褶皱*^,锦袍在他一弹之下轻轻地舒展开^*,他又弹了弹脚,见脚上没灰尘,这才看到云浅月是光着脚的,他蹙了蹙眉^^^,对她埋怨不赞同地道:“不知道女人的玉足是不能轻易外露的吗?怎么不穿鞋?”

    云浅月恼恨地瞪着他*,若是眼神能杀人,他早死了一百次了。

    上官茗玥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将她拦腰抱起,她被红颜锦绑着,僵硬地躺在怀里*^,他看了一眼她恼怒的脸,笑道:“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我不是在这里吗?又没有将你扔下不管*?”话落,他似乎才想起夜轻染,回转身子*^,看着夜轻染比他狼狈数倍的模样笑道:“这只小野猫就是爪子厉害^,给皇上添麻烦了!以后我会好好看着她^^。不让她再伤了你^?***!?br />
    夜轻染面无表情地道:“帝师言而有信就好!”

    ------题外话------

    只说三件事,一^,淡定^,二^,淡定^,三,淡定**。

    有人愿意死在对手的剑下^,也不愿意俯仰天下^。没有对手^,总是寂寞的^。

    月中了呢^,有票的亲^*,你们的票票*,决定某情是大虐^^*,是中虐*,是小虐,还是不虐哦…嘿嘿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章 传言和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章 传言和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