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血脉相承

    云浅月自认为她的灵术一定会让上官茗玥吃亏,她对自己的灵术本事信心十足。

    可惜她这次料错了^。

    上官茗玥见她竟然使出灵术^,浓雾如莲花*,瞬间将他包裹,他怔了一下&,忽然嘴角扯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任她施为*。

    云浅月看到他笑容有些诡异,心中隐隐觉得这会估计要失败&&,果然不过片刻&,围绕他如花的云雾顷刻间在他周身散去,根本没看到他如何动作*,灵术反而向她自己反噬而来&。她心中惊异&^,顿时操控灵识&*,在他反噬的空荡收回了灵术*。

    收回灵术后&*,她身子顷刻间退出三丈远,飘然站在了墨菊等人身前^。

    墨菊等十二星魄齐齐松了一口气^,将她护住^。

    上官茗玥负手在身后&^,对云浅月轻笑,“妹妹的灵术修习得不错嘛*?哥哥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我用这个出手的人*。蛮新鲜的!”

    云浅月想着她真是在行家面前班门弄斧了^,显然上官茗玥的灵术浑然天成,比她高深,不但让她不能将他如何半丝*,反而还能将她的灵术反噬回来,她敢肯定^,若是他想要她命的话*,恐怕轻而易举。她压下惊异^^,也没有对他出手的不好意思^,笑了笑*,“哥哥好厉害!不过欺负一个女人*,可不算男子汉大丈夫&?*!?br />
    上官茗玥“呵”地一笑*&,扬了扬唇角&,“恶人先告状。对我先出手的可是你?^!?br />
    云浅月不觉得偷袭人先出手没脸,理所当然地道:“你早先若不是牵制我&,犯了我^^,我如今还在睡觉&,哪里会对你出手&。总之是你不对在先*?&!?br />
    “狡诈的小丫头*&!鄙瞎佘h弹了弹衣袖,云纹锦绣轻滑如流彩,他似乎当真如哥哥一般不和妹妹计较刚刚她出手的耍的小心思*,慢悠悠地道:“如今该兑现刚刚你我谈妥的事情了吧*!现在就该将子书美人给我找出来了吧&!”

    云浅月抿着唇看着他&,暗暗想着主意。

    “妹妹*,你最好别打什么主意,你不是哥哥的对手^,你身边那十二个小木偶也不是我的对手&^?*!鄙瞎佘h警告^*。

    墨菊等十二个人被他说出小木偶,心下不满&^,但他是墨阁的尊主&^,连云浅月的灵术也奈何不得他^&,他们也不敢吱声惹他**。

    云浅月想着这回可真是遇到厉害的主了*^^,区别于夜轻染&*,夜天逸*,夜轻暖和以前那两个帝师老东西&,他是她遇见的人里面真真正正厉害的&^,心里暗骂,子书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惹了他?本来早先还想着他找来这里帮他解决了麻烦,谁知道竟然是这么个厉害的大佛^,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什么办法将他惩治了。

    上官茗玥也不急,看着她,再次提醒,“妹妹&&,你若是食言而肥的话^,哥哥我可就不客气将你拐走了*!”话落,他状似无奈地道:“我说我能在东海横着走,你也许不信*。我若是说我在天圣横着走^,估计你也不信^。哥哥有这么没名吗?让你一点儿也不怕我&?”

    云浅月心想*^,你可不是没什么名吗^&?你若是有名还好了&,我也早有准备&,不至于没看在眼里*,如今受制于你。

    “你再不将他叫出来,我可对你出手了?&?!”上官茗玥欣赏着云浅月的脸&,觉得她分外有趣。

    云浅月忽然一咬牙^*^,对四下喊,“子书*,你快滚出来,将他带走&^?^!?br />
    上官茗玥眨眨眼睛。

    “喂^*,我现在可不想去东海&,他若是真将我弄走的话^&,容景会找你算账的?!痹魄吃戮醯盟刹荒苋ザ?,两相比较下^,觉得子书惹的麻烦还是他自己处理好了*,她没本事给他处理。

    “听到了没&*?你要是在就别躲着了*&,赶紧出来^。否则我看着这个妹妹可人^*,可不管他是什么有夫之妇*。我抢了容景的女人&,去了东海后*^,他不能将我奈何^^,但估计你躲不过&?!鄙瞎佘h漫不经心地道,“这笔账他要算在你头上^?*!?br />
    二人话落*,后方传来一声轻叹*,须臾*,院中落下一个人&,头疼地看着上官茗玥,无奈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云浅月眨眨眼睛&,子书果然在!

    上官茗玥回头看到玉子书&,顿时笑逐颜开**,“总算追到你了&,我就说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不管用&^?*!?br />
    玉子书伸手揉揉额头,看着上官茗玥道:“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我就没限度了又能如何?”

    “你不就是报当年的仇吗*?那你该找老王叔和华王叔&,他们若是不将我扮作女孩子,我也不至于偏了你^?^!庇褡邮榫醯米约河行┰┩?&。

    “我将老王叔酿的酒都偷着变卖了&,如今他咬牙切齿地拿着银两各处收酒呢&!至于华王书嘛&&,我将青姑姑藏到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他如今正急着满天下的找呢&^?*!鄙瞎佘h呵呵一笑,“至于你&,我觉得有什么比我们两个以后在一起相依为命的好^?”

    玉子书苦笑,“我们都是男人*&?!?br />
    “男人怎么了?男风还少?”上官茗玥不屑一顾^&。

    “我不喜欢男人^!庇褡邮楸砻髁⒊?。

    上官茗玥翻了个白眼*,“那以后我日日装女人^!”

    云浅月听着无语&,女人能是装出来的吗&?很想告诉他&,大哥,虽然你长得很好,不差子书多少,但是是男人也不可能变成女人&^。但是她只限于腹徘&,不敢再招惹他***。想想他也够强大的&&,老王叔说的就是臭老道吧?他敢将臭老道的酒都变卖了,臭老道咬牙切齿地各处拿着银两往回收自己的酒**,而她娘原来落在了他的手上被他藏起来了&*,她爹满处找呢,她想想对她就多加了一份佩服^。臭老道^^,她爹娘这三个人是什么人?谁能拿他们这么容易处置,她比谁都清楚。难怪子书没办法跑出东海来了。

    “你装女人也是男人&!”玉子书没好气地道。

    “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有两个办法**^,一,我娶你&,你做我的小王妃^*,二*^,你娶我,我做你的太子妃&。选一个&*?^!鄙瞎佘h打算快刀斩乱麻&,处理此事^。

    “两个都不选&!庇褡邮橐⊥?。

    上官茗玥看了一眼云浅月^&,挑了挑眉,“你确定不?*??你若是不选的话*^,那么我就娶了她回去做我的小王妃&?!?br />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她是已婚妇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这么抢手。

    “那你抢了她吧!”玉子书出卖云浅月也没觉得脸红*,似乎已经逼到极其无奈的份上。

    云浅月抬眼望天。

    上官茗玥忽然一笑^,抬步向玉子书走去*。

    玉子书往后退。

    他走一步&&,他退一步^,一时间二人在院中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云浅月看的新鲜&,还从来没看过子书怕过谁。心中想着东海这个小魔王可是比当初夜轻染那个小魔王做得合格^,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小魔王,让见他一面的人&,都躲着他&*。不知道容景那样算计人的人^,是否也躲着他&*,可惜容景如今不在**,她也分辨不出容景是否会怕了他。

    “你如此父皇拿你没办法,我拿你没办法^*,燕王叔拿你没办法^,但你就不想想燕王婶&*?她的眼泪如今估计能发河了?*!庇褡邮楸槐频搅饲浇?^,无奈地警告。

    上官茗玥脚步一顿。

    玉子书见说动他*,隐隐松了一口气&,再度劝说*^,“燕王婶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她柔柔弱弱的,身体又不好^^,你总不能让她伤心是不是*?”

    上官茗玥蹙眉*。

    玉子书再接再厉^,“昨日我还收到了燕王婶的书信,让我劝你赶紧回去^,你……”

    上官茗玥忽然冷哼一声,继续向前走去^,打断他的话&**,“那个女人整日里柔柔弱弱的*,柔弱了几十年了&,眼泪也流了几十年了*,也没见她流没&,你少拿她威胁我,我才不吃你这一套&&!被奥?&,他凑近他*,笑得邪魅地道:“我如今想的就是与你……”

    “云儿^!”玉子书忽然喊了一声*^。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这一刻她觉得他真可怜,什么玉质盖华&^,从容优雅^*,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东海太子一言九鼎,尊太子令等于尊皇令&*,什么受东海万民推崇,这些在上官茗玥面前完全没用**,她忽然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是一个藩王的小王爷那么简单^?即便是墨阁&,子书也不必怕了他。他除了墨阁的尊主外&^,还能是什么人?让他的灵术不管用,这一点,就值得探究。

    “你喊她做什么&?还指望他能救了你*?”上官茗玥挑眉&*,扫了云浅月一眼*。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那眼神*,是云浅月从来没见过的*。

    云浅月暗暗想着前世今生的情分^,她怎么也不能没良心的见死不救^,虽然她很想见死不救。她看着玉子书,传递给他眼神*,那意思是在说谁叫你惹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佛&,玉子书同样报以无辜和苦笑,她撤回眼神&,看着上官茗玥&,忽然对他走了过去。

    “妹妹过来做什么^?难道想和我去东海^?”上官茗玥对云浅月笑得好不客气*^。

    云浅月来到他近前&,忽然手心挽了个灵气的?;?&,一把将他抱住*,软黏黏且分外仰慕地道:“好哥哥,我忽然觉得你真是太好了&^,容景他哪里比得上你威风,我不要这世子妃的身份了,也不要什么兵马大将军了,我愿意去东海做你的小王妃,你觉得怎么样?”

    上官茗玥被她灵气略微冲击了一下^,也是淬不及防**,被她抱了个正着^,玉子书趁机躲开了死角^,到了一处随时能跑的位置*^。

    云浅月听子书说过他的轻功是被臭老道和她爹练出来的,想必上官茗玥的轻功不及他,否则也不至于被他从东海跑到了这里*&。

    上官茗玥到也不追玉子书^,对抱着她的云浅月挑了挑眉&*。

    墨菊等人撇开脸*,想着等世子回来,世子妃跪搓衣板吧&&!竟然上赶着抱男人&。

    云浅月仰着脸看着他&,“怎么样&?子书一个大男人的&,抱着硬邦邦的,哪里有女人舒服&?女人软软的&,娇娇的,柔柔的*,无论是捏还是抱,都有手感不是&&?”

    上官茗玥勾了勾嘴角*,忽然一笑,“你确定!”

    “确定!”云浅月诚恳地点头*。

    “好^^!那我带着你走吧!”上官茗玥话落*,也不看玉子书了^,忽然揽住云浅月的腰,飘身而起^,瞬间带着她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总兵府^。

    墨菊等人没想到云浅月送赶着上门,更没料到对玉子书执着的上官茗玥真扔下玉子书带着云浅月走了*,齐齐对看一眼*,就要追去*,他们自然不能让主母跟着人跑了&,等世子回来^,还不扒了他们一层皮。

    “不必追了*!他不会伤害她的^?*!庇褡邮榘谑种浦故瞧?*^。

    “不行!主母和人跑了^^*,公子回来会砍了我们的^?!蹦找⊥?*。

    玉子书轻笑*^,看着十二人道:“灵术需要血脉传承^^?^!?br />
    十二星魄齐齐一怔,看着玉子书&。

    “你们既然出身墨阁^,应该知道墨阁最早起源于东海*。但他不是发起百年&^,而是千百年&!庇褡邮榈愕轿?,“云儿的灵术奈何不了他,你们觉得他除了墨阁的尊主外^^*,还是什么人*^?”

    十二星魄本来就聪明*,但还是有些懵懵懂懂&*。

    玉子书又进一步说道:“为何云儿能修习灵术*^?灵术你家公子也只是懂皮毛而已*,到底及不上真正的血脉之源才能大成?!?br />
    十二星魄这回明白了&,齐齐睁大眼睛&,墨菊讶异地道:“玉太子说这尊主竟然是云族后人&?”

    玉子书微微一笑^,不答话&,转身向云浅月所住的房间走去&,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将自己的麻烦扔给云浅月*。更不担心上官茗玥将她掠去做小王妃。

    十二星魄对看一眼^*,又看看玉子书,瞬间放心下来&,也不理会去追人了*?*?銮乙簿醯?,即便他们去追,也是受制于人^,不如不去&。

    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出了总兵府后&&,径直前往兵营*。

    云浅月乖巧地任他钳制着*,没反驳*,跟着他前往兵营*。

    这时候*,兵营已经按照云浅月昨日夜间定制的规定*,已经十几个小队开始操练起了兵*。嘿哈的声音不绝于耳&^,热火朝天&,可见士气高涨&。

    上官茗玥带着云浅月飘身落在高台上^,他落地无声&&,乍然出现*&,场中的二十三万操练的兵马竟然无一人发觉*。

    云浅月想着&,这个人别说在东海横着走,就是在天下横着走,都有这份本事*,谁敢对他说一个不字?真难以想象&,世间竟然有这样的人*。本来他以为容景和玉子书就是绝顶厉害*,年轻一辈的翘楚了,如今才知道真人不露相^,会咬人的狗不叫*。

    “喂*,所有兵将听着!本小王今日打算掠走你们的大将军回去做我的小王妃?^!鄙瞎佘h一手扣着云浅月的腰^,一手把玩着从云浅月手里夺来的容景的那块玉佩&,狭长的凤眸扫了场中二十三万兵马一圈^,扬声对下方高喊^。

    云浅月暗暗想着你也真敢跑二十三万兵马跟前来叫嚣&^。

    训练的二十三万士兵此时才震惊地向高台上来*^,见云浅月被一个长相俊美绝伦的年轻男子挟持着^,顿时哗然。

    张沛首先大怒,“哪里来的贼人*?竟然敢挟持大将军*!”

    韩奕也大喝,“快放了我家大将军^,否则乱箭射死你&*^!”

    “什么人?竟然敢跑兵营里来放肆&&!”又有人喊。

    一时间人人都看出是云浅月受到钳制*,群情激奋,但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放箭伤了云浅月&。有不少人都想着是不是南梁派来的人,天圣可没这号人物*,但是南梁除了顾少卿外&,他们还真想不出是谁。有的人想着是不是南梁的国师&*?但是国师不会这么年轻,况且那人自称小王爷,但到底是哪个小王爷&,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能钳制住云浅月的人一定是个高手。大将军的武功和剑术箭术他们是见识过的**。

    云浅月不说话^,只听他一个人唱戏^。

    孙桢见挟持云浅月的人竟然是上官茗玥*,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抽了抽&,没说话^。

    “这里有个主事儿的人吗*&&?上来和本小王说话!”上官茗玥那神情是完全不将二十三万人马看在眼里*,骄傲狂傲不可一世&。当然*&&,他也有狂的资本^&。

    蓝漪在下塌的地方养伤**^,凌燕也在养伤,今日的练兵只有华舒在&^,她是天子钦点的副将,这些人里除了云浅月外,她的官职最大*。她站出来,看着上官茗玥问^,“敢问这位公子是何人*?”

    “上官茗玥&!”上官茗玥报出名字。

    华舒一怔^,似乎在搜寻这个人的身份^,可是想了半天,也没听过天下有这号人。向左右看了一眼^,无人给她解惑&*,二十三万士兵自然也没听过上官茗玥的身份,都人人懵懂,不知道他是谁^。

    “果然本小王不出名?!鄙瞎佘h似乎有些郁闷**。

    云浅月忍下好笑,不说话^。

    “敢问这位告诉公子是南梁人&?”华舒看着上官茗玥&,“还请公子报出真实名姓^?*!?br />
    “南梁人?算是吧&!”上官茗玥不知道因何原因*,想了想,也没反对**,轻哼一声,“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小王自然是上官茗玥*&*!被奥?&,他似乎懒得再说^,对华舒和二十三万兵马道:“本小王将她带走了?*?!告诉你们新皇**,另外选大将军吧!”话落&,足尖轻点&&,在二十三万人跟前消失了身影^。

    华舒等人齐齐面色一变*,二十三万人面面相耽。

    孙桢嘀咕了一句*,只有自己听得见^*。

    张沛顿时急了&,“怎么办*?他将大将军掠走了&^!”他话落,没人搭言^,这么些日子以来&,他都以孙桢为首^,立即转头问他&,“孙校尉*,你说怎么办*?快想办法救大将军?*^!”

    “你没看到那个人的武功吗?怎么救?”孙桢挑眉&。

    “可也不能不管大将军?^*?!”张沛急急地道&。

    孙桢摊摊手&,“那也没法管^,试问我们这些人谁是他的对手^?”

    张沛无言以对&&,看向韩奕^,韩奕也是着急^,看向华舒*?^;嬷遄琶纪?,似乎还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赶来二十三万人的兵营劫持人*,而且如此张狂*&。

    “景世子呢^*?”不知道谁问了一句&。

    众人心神一醒^,是啊&*,景世子哪里去了&?景世子在的话,哪里准许人劫走大将军&^?

    “我去禀告蓝副将军*^*!你们等人不必惊慌**,继续训练&^?&!被嫒酉乱痪浠癪^,去找蓝漪*。

    众人看着她离开&,心里哪里还有训练的心思&^,都哗哗然吵闹开。

    “大将军也许是一时受到钳制^&,会有办法摆脱*^,我们要相信大将军**。各营都各司其职!不准懈怠,否则大将军回来^,不练出个像样的成绩,就等着都挨军棍吧^!她当初点兵时敢打四千人,就敢打四万人,甚至四十万人?!彼镨甯吆耙簧?*。

    二十三万人齐齐噤声&*,各自哆嗦了一下&。

    “军有军规*,各就各位^!不能因为大将军不在,就不遵循军规&&?!彼镨灏诎谑?*。

    张沛*、韩奕等几位将领一寻思^,都不敢再懈怠^,他们莫名地相信云浅月会没事儿&*,一阵骚乱之后,很快地就带着兵继续训练了*,将担心等等情绪都先藏了起来*。

    不多时&^,军营再次井条有序地训练起来^^。

    孙桢不再理会训练的士兵,转身出了军营向总兵府走去&&。

    来到总兵府*,他径直进了主院,凌莲**、伊雪见他来^,迎了过来*,不等他询问,就低声将云浅月如何被上官茗玥带走的经过说了一遍^*,他挑了挑眉,点点头,抬步进了主房间。

    房间内,玉子书躺在床上已经睡了去&,轻浅均匀的呼吸声传出。

    孙桢来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玉子书*,他大约数日不曾好好休息了,玉质俊颜上疲惫之色一览无余*&*。眼睫下两抹淡淡的黑影*,他看着他^*,大大地翻了个白眼^,须臾&,坐在床边幸灾乐祸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兄^,终于也有你怕的人了。啧啧^,你多少日子没睡过好觉了&&?真是可怜*!?br />
    ------题外话------

    我觉得吧&,上官美人很可爱*^,你们觉得呢*?O(n_n)O哈哈~

    可怜的子书^,被嘲笑了……T^T

    手里有月票的亲,给我揉肩捶背就不用了^,有月票的甩甩我,就精神了*,么么哒!~(^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章 血脉相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章 血脉相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