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军规处置

    章节名:第十四章军规处置

    五万兵马都是容枫一一亲点^,拉出军机大营时,整齐一致的步伐和肃杀令云浅月满意&。

    西山军机大营里的两名副将不敢阻拦^&,只连忙派人回京禀告安王和皇上^。

    云浅月并不理会那两名副将&,西山军机大营是什么地方^&?不止两个副将,她的一举一动此时恐怕早已经事无巨细地禀告进了宫。如今没人阻拦,自然再不会有人来阻拦^。

    出了军机大营一路无话,来到玉龙山新军机大营*。

    新军机大营的大门不同于西山军机大营紧闭,此时正大敞四开*,里面闹哄哄响成一片*。同样无人前来迎接*,云浅月对身后一摆手,五万兵马齐齐驻足*。她和容枫&^、凌莲*、伊雪打马走进。

    新兵营比照西山军机大营而建,因为才招募新兵不久^,没有编排和管辖*。所以分外乱,一日发生几十场打架甚至几百场打架不新鲜**^,甚至还有出了人命的。

    云浅月因为对西山军机大营熟悉&,所以也很快就来到了练兵场,自然正赶上了打架*。而是不是一人两人*,而是数千人在打群架^*&。刚刚在外面听到的吵闹声就是因此&。整个练兵场闹做一团&*,已经有几个人死了&,其余人还在掐着**,数千人不少都挂了彩。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夜轻染就准许这里打架*?

    有两个人迎了上来,一胖一瘦,均是三十多岁*,二人一脸紧张*,身上也挂了彩&^,显然是劝架没劝开*,自己也受了伤&^,苦着脸见礼,“张福*、李程^,拜见容枫世子、景世子妃!”

    容枫点点头&^^,没说话*。

    云浅月勒住马缰*^,看着二人清声问&*,“知道我今日来点兵吗?”“回景世子妃&,知晓^。昨日皇上在这里下了旨意*?!倍肆⒓吹?&*&。

    “听说如今这里有十五万兵马?都在这里了?”云浅月问。

    “是,都在这里了&?&!倍怂祷熬×看笊?,但还是盖不住那边的打架声。

    “虽然说新兵未编制*,但是如今公然在兵营里打群架也未免新鲜^?!痹魄吃履抗饫淝?^^,问道:“怎么回事儿?因何打起来^&?!?br />
    “景世子妃当该知道^,当初南疆那妖女要害皇上和景世子的大案被查出,便有许多人来参军。其中不乏有许多江湖中人,都是身怀武功。其中有两个人是死对头。一个是暴天虎张沛*,一个是翻江鼠韩奕^。这二人早先进来时到没生事*,但是昨日听说您要来点兵*^,便都想跟随,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因他二人都挺有威望,进来的时候也带了不少弟兄,来了这一个月又收揽了许多人&,所以,就变成这些人两边对打了&。从昨日夜半时分&&,一直打到现在。属下无能,管制不了&。已经上报了兵部,兵部大人忙于准备您出征的粮草储备,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来管?!闭鸥=虑橐蚬λ登宄?。

    云浅月点头&&,看向场中,只见打得热火朝天,她看了片刻,目光落在正中打得激烈的两个人身上,两个人一个是虬髯大汉,样貌彪悍,一个是文弱书生,模样清秀&。都是二十多岁。虬髯大汗用一把巨斧&,文弱书生手里使用得是一条软鞭。这真是以大对小,以硬对软。偏偏谁也不相上下&,二人身边的人都挂了彩&,他们身上倒是没什么伤。很难想象这样的两个人,能生出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来。

    “倒是有意思?!比莘愕?&&。

    云浅月也觉得有些意思&,手中把玩着马鞭,看得也有味道。

    “景世子妃,容枫世子,再这样下去&,会多死几个人的&?!绷轿桓苯死戳税胩觳欢?&,不说话&,不劝架&,不拉开&,只看着二人打,不由急急开口&。

    “急什么?死了拖出去埋了?!痹魄吃律羟辶?,足够传遍场中&。

    这时,场中的十五万人似乎才知道来了女人&,都齐齐向这边看来,当看到云浅月、容枫、凌莲、伊雪四人齐齐一怔,顿时有人高喊,“是景世子妃来了!”

    场中的人立即不打了,都向这边看来。

    两位副将没想到云浅月一句话如此管用,见不打了,都松了一口气&。

    “景世子大爱百姓&,原来景世子妃竟然是如此冷血冷心,这里都是军营的弟兄,死了就拖出去埋了&,景世子妃这话让人听了岂不寒心&&?”虬髯大汉举着大斧打量云浅月&,“昨日我还盼着景世子妃来,没想到盼来个没心的,老子这一架打得亏?&!?br />
    “就是,景世子妃怎么能如此说&?”有人立即附和。

    “我们死了三个弟兄&?&!币灿幸蝗朔叻叩氐?&。

    “我们也死了三个弟兄!”又有人道&&。

    “张二狗子还没娶媳妇,就这么死了&&?&!庇忠桓鋈舜罂奁鹄?,“老子不当兵了&&!”

    “对,我们走,不当兵了&&!”有人立即附和&,“这里有什么好?不如回家该娶媳妇的娶媳妇&,该抱娘们的抱娘们&,听一个女人来调派做什么?”

    “对&,走!”虬髯大汉将斧子一扛,问那文弱书生,“韩小二&,你走不&?”

    那文弱书生看着云浅月,秀眉挑了挑,“走&&,这里的确没意思,不如回去娶杏儿&?!?br />
    “你他妈的再在老子面前提杏儿,我杀你全家?&!彬镑状蠛汉崦寂?&。

    “我全家就我一个人,你杀不了&?&!蔽娜跏樯肀薏谘?。

    “来日方长,老子出去再找你算账?!彬镑状蠛阂换邮?&,一声喝令,“弟兄们&,走?&&!?br />
    “是&,大哥&!”两千多人呼啦一下子整齐地跟在了他身后。

    “等着你算账,就怕你算不了?!蔽娜跏樯弦惨话谑?&,“我们也走?!?br />
    “是,大哥&!”又有两千多人呼啦一下子整齐地跟在了他身后。

    两方竟然达成一致,说走就要拉着各自的人马走&。

    “喂,那帮兵崽子们,你们走吗?不走的话难道是等着一个女人选兵&?”虬髯大汉回头对那些站着看戏的士兵喊,“景世子仁爱百姓&,老子心里敬佩,但到底他太宠女人&,实在有失男儿本色。如今这么个冷血女人&,我们谁若是跟着她走了,没准转天小命就没了&?!?br />
    那些士兵没人说话&&,互相看着,似乎被他隐隐说动&,又似乎拿不定主意&。

    “你们不走拉倒,老子反正不再这里待着了&?!彬镑状蠛捍筇げ较蛲庾呷?。

    云浅月端坐在马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离开&&,一言未发。

    虬髯大汉见她不阻拦&,步履迈得更大了&,他身后的两千人一心跟随&,人人脸上都是要离开的骄傲&。而文弱书生多看了云浅月两眼&&,也跟着大踏步离开,他身后的人都偏瘦弱&,但气势不输&。

    “景世子妃,这……这就让他们走了&?”两位副将见云浅月不制止,心下紧张。这若是真要他们出去,那么这刚招进来的军心就散了&&&。有一就有二,指不定他们开了前车之鉴,后面就有了后车之师了。

    云浅月淡淡看了二人一眼&&,没说话。

    那二人被她平淡的眼光扫来&,顿时心神一凛&,噤了声。

    练兵场距离大门口有百步的距离&。四五千人的队伍浩浩汤汤&,很快就到了大门口&,虬髯大汉的脚距离大门口还有几步的时候,云浅月忽然对容枫问&,“兵营里第一条军规是什么&?”“没有兵部批准&,即便是死&,也不得离开兵营?!比莘愕?&。

    “他们今日若是迈出去这大营&,是否算犯了军规?”云浅月问。

    “是,因为他们从招募进来那一日起,已经算是从了军,有了军籍?!比莘愕?&。

    “擅自离开军营,依军法如何处治?”云浅月问。

    “轻则打三十军棍,重则处死?!比莘愕?。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容枫也不再说&。

    二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像是寻常叙话&,但是偏偏足够整个军机大营听见。

    那虬髯大汉本来已经要一脚迈出,此时生生顿住?;赝房蠢?,见云浅月端坐在马上,目光清淡地看着大门口,似乎就等着他迈出去,好实行军法&。他大脸一板,看向文弱书生。

    “张大憨,你怕了?”文弱书生也回头看了一眼,对虬髯大汉嗤之以鼻&&。

    “谁怕了?老子又不是吓大的&?!彬镑状蠛阂唤怕趿顺鋈?。

    云浅月没说话&,那两名副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虬髯大汉又回头看了一眼,见云浅月没反应,他另一只脚也迈了出去。之后&,见云浅月还没发话,他大笑三声,大踏步走了出去。他身后的人也跟着涨了士气,大踏步离开。两千多人,很快就出了军机大营。

    云浅月依然没说话,目光落在后面的文弱书生身上&。

    文弱书生走到门口&,一脚往前迈了一下,又收回,忽然也大笑三声,“张大憨,要走你走,老子才不走。杏儿那个小娘们老子也不娶了&,你爱娶你娶去&,老子打算就跟着景世子妃出兵了。冷心冷血,老子才喜欢?!?br />
    话落&&,他转身走了回来。他身后的两千多兄弟齐齐一愣,都看着他们的大哥。

    “出去有什么好&&?不如留在这里&,好吃好喝,没准还能混个军功娶个富家小姐,比杏儿那朝三暮四的小娘儿还要好的?!蔽娜跏樯?。

    “大哥英明&?!绷角Ф嗳肆⒓锤胶?,也跟着他走了回来,显然是唯他马首是瞻。

    “韩小二,你他妈的竟然骗我,不是人&&?&!彬镑状蠛夯赝肪吐?,大脸铁青&。

    “说你憨你还真憨?!蔽娜跏樯椭员?。

    虬髯大汉磨了磨牙,一挥手&,怒道:“我们走,来日方长&,老子有收拾他的一天?!?br />
    两千多人恨得牙痒痒&&,跟着虬髯大汉离开&。

    云浅月此时清声开口,对从西山军机大营调出来的五万兵马兵令,“拦住他们,一个也不准放走?!?br />
    “是&!”外面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

    两位副将齐齐一惊&,显然不知外面还有兵马&。

    “走,我们出去&?&!痹魄吃麓蚵硐蛲庾呷?&。

    容枫点点头&,催马跟上。凌莲、伊雪自然跟在二人身后&&。那两名副将对看一眼&,也连忙跟了出去。在场的士兵们闻言也一哄而上,跟向大门口。

    文弱书生韩奕大笑,“张大憨,活该&&!景世子妃要施行军法了&。你不死的话&,也等着屁股开花吧!哈哈哈……”

    明明是个瘦弱的文弱书生,偏偏有一张粗狂的嗓子&,笑起来也响亮,整个军营都听到他大笑的声音。

    云浅月来到门口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他只觉通体一凉,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不理会他&,打马出了大门口,只见五万士兵将虬髯大汉张沛的两千人团团围住,密不透风。两千兵马对五万&,就算他插翅也飞不出去。

    虬髯大汉面色一变,他身后的两千人也是大变&&,须臾,都握紧了手里的兵器&。

    “来人&,将这两千三百五十人按倒,张沛三十军棍&,其余人二十军棍。立即执行&?!痹魄吃吕兆÷礴?&,端坐在马上,吩咐了一声。

    顿时一队人马上前,齐齐去抓人&,虬髯大汉反抗&&,抡起了大斧。

    “凌莲!拿下他?!痹魄吃路愿?。

    “是&,小姐!”凌莲飞身而起,轻飘飘落在了虬髯大汉张沛身边,伸手去夺他大斧。

    张沛也是个有本事的,立即躲开&&,抡起大斧砸向凌莲,凌莲身轻如燕,几招之后,便将他手中的大斧夺下,将他一脚踹在了地上,绣花鞋踩在了他后背上&。

    凌莲身为红阁七长老之一,自小受红阁训练,她的武功虽然不及花落、苍澜&,但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江湖高手可比。虽然这张沛在江湖上小有名气&&,但是哪里是凌莲的对手?自然三两下便给打倒在地&。她一只脚踩在他后背上&&,仗是一百六七十斤的大汉也翻不过身&。

    他的一帮子兄弟一看张沛竟然三两招就被一个小女子制服,一下子都傻了&。这些人一愣神的功夫&&,就被训练多年的西山军机大营的士兵给制服住&&。两千多人,霎时卧倒在地,人人头朝下,屁股朝上&。按着他们的士兵都和凌莲动作一样,一脚踩着他们的脊背&,任人一动不动&&。

    “打&&!”云浅月吐出一个字&。

    顿时包括张沛在内两千人被人抡着军棍噼里啪啦打了下来。仗是张沛这样的大汉,也被打得哇哇大叫。他身后的弟兄更是受不住&,顿时新兵营门口一片叫苦连天。

    不多时,打完了,张沛一动不能动了,呲牙咧嘴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不看他,回头看了韩奕一眼,韩奕见她看来,顿时觉得不妙,连忙道:“景世子妃,小的可没迈出大门口?!?br />
    “容枫&&,聚众煽动在军中闹事&,什么处罚?”云浅月清淡地问&。

    “轻者三十军棍&&,重者处死&?&!比莘阋部戳撕纫谎?。

    “你没走出兵营&,但也聚众闹事了?!痹魄吃驴醋藕?&&,“你是自己领三十军棍,还是让我吩咐人按你实施?”

    韩奕的脸刷白,似乎纠结了片刻,一咬牙&,当即趴在了地上。

    云浅月眸光转了一圈,清声道:“韩奕打三十军棍&,其余从犯二十军棍&&!即刻杖刑?!?br />
    韩奕的一帮子弟兄没想到大哥没踏出门照样挨打,也都白了脸,早先看张沛和他的人挨打,心里乐翻了天&&,没想到转眼就轮到了他们&,见大哥都趴那了&,自然也不敢反抗,都一个个苦着脸趴在了地上&。

    有一队人立即扛着军棍过来行刑。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响声再次落下&。

    这回虬髯大汉张沛心里觉得公平了&,虽然被打了三十军棍,但还是通体顺畅&,也不对云浅月呲牙咧嘴了,大声嚷道:“对&,就该打他,这个韩小二&&,就是个狡猾的狐狸?&!?br />
    韩奕咬牙挺着&&,嘴里道:“张大憨,你刚刚的叫声可真是难听,你原来就那么点儿骨气&?看小爷的,小爷保准一声不吭&&?!?br />
    “老子那是不服才叫,你以为三十军棍能奈何得了我&?”张沛怒哼。

    “有本事你站起来??!”韩奕嘲讽他&&。

    张沛被他一激,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人还没起来,又趴下了,他对韩奕骂咧了一句&&,韩奕的疼劲也上来了&&,顾不得再和他斗嘴&,咬牙忍着疼&。

    片刻后,三十军棍打完,大门口一片血腥的味道。当真是人人皮开肉绽&。

    云浅月看也不看趴在地上的四千多人,回头对两名副将道:“回去点兵&?!?br />
    两名副将心里佩服云浅月的雷霆手腕,竟然对四五千人罚了军棍&。这可是亘古未有这么大面积的惩罚。二人扫了一眼整齐的五万兵马&,这么半天,队形整齐,半点儿也没散,他们心惊不已,连连应声,“是!”

    云浅月打马而回&。

    “景世子妃&,我也要跟你出征&?!闭排婕魄吃戮谷淮蛲瓴焕硭?,立即大喊。

    “我也要&?!焙纫泊蠛?&。

    云浅月仿若不闻&,头也不回&,重新进了大营&&。那些看热闹的士兵再没有了不恭敬之色&,一窝蜂地跟着云浅月身后跑了回去,人人自发地站好,等着她选。再没有一个放肆的目光&。

    “今日我点兵征南梁&,愿意追随我的,稍后被选中就出列。我虽然是一女子,但亦有筋骨&&,言必出&,行必果。军功明算&,赏罚分明&?!痹魄吃驴醋畔旅嬉徽耪琶婵?&,声音清澈&,“不埋没任何一个有才能的人,也不包庇任何一个馋懒之人。只要有志,我便为你们架一座青云梯&?!?br />
    人人心神一凛,顿时心中热血沸腾。

    “容枫,还是辛苦你来点兵?&!痹魄吃缕范匀莘愕?。

    容枫点点头&&&,翻身下马,如在西山军机大营一样,挨个亲点&&。点到的人愿意跟随的就出列&,不愿意跟随的就不出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被点到的人几乎没有一人不出列&。

    大门口的张沛急了&,“景世子妃,我也要跟着你&,我收回早先的话,我狗眼不识您,您就给我个机会吧&?;褂?,景世子宠着您没什么不对,他宠着您很好啊&&,您不知道,天下人人都羡慕您,我大老憨也是羡慕的,打算娶媳妇以后就娶一个,做了多大的官都娶一个……”

    韩奕似乎也急了&&,“景世子妃,我一直就打算跟着您的啊&&,您可不能真丢下不选我。我不娶那个什么杏儿了&&&,让给张大憨了,他以后就不找我打架了,我也不煽动聚众闹事儿&&?!?br />
    “你个死韩小二,老子不要什么杏儿了,水性杨花的女人,不娶也罢&,我以后也不跟你打了&。那小娘儿的确没什么好?!闭排嬉擦Φ?。

    二人难得被打了三十军棍&&,声音还都很响亮&&。

    云浅月一声不吭,当没听见。

    容枫点起了四万五千三百人&&,回头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点了点头,“够了!”

    容枫止住&,足尖轻点&&,回到马上,稳稳坐好。

    两位副将一怔&,都疑惑地看向云浅月&,“景世子妃,这还没点够?&?!不是皇上下旨要点五万人吗?”

    “加上门口那四千七百人,够了!”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吩咐道:“找四千七百人的担架来,将这些人抬上,随我离开?!?br />
    两名副将睁大眼睛&,“景世子妃&,您还真要那些人??&?那些人可是……”

    云浅月淡淡看了二人一眼&,二人立即噤声,呐呐了片刻&,连忙应是,亲自带着人跑下去拿担架。自古以来就没见过点兵的将军点了四五千伤兵用担架抬着出征的。

    云浅月一马当先,出了军机大营&,后面四万五千三百人跟随,虽然未得真正的训练&&,但队伍整齐一致,人人脸上肃杀和被选中的兴奋,看起来也有模有样&&。

    张沛和韩奕自然知道云浅月还要他们,见她出来&,二人趴在地上对他咧着嘴笑&。

    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嘴角难得地勾了勾,一摆手&,清声道:“走&&!”

    她一马当先&,容枫、凌莲、伊雪跟在她身后&,之后是十万兵马,前面的队伍铁血肃杀&,后面的队伍抬着担架。踏步整齐&,大地震颤&&,浩浩汤汤,驶向城门。

    半个时辰后,队伍来到城门口,只见夜轻染一身龙袍,率领文武百官已经等在那里。

    亲爱的美人们&,蹲墙角,画圈圈,看到我们月儿的厉害没?强烈呼唤月票啦!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军规处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军规处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